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九卷 来访者篇 上 第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来访者篇 上 第一章

    西元二〇九五年也已经剩下一个月。

    回想起来,这一年忙得不可开交。回顾这一年的达也深刻体认这一点。四月对付恐怖分子、八月对抗国际犯罪集团、十月抵御外国侵略。再怎么动荡也该有个限度才对。

    不过,达也还没有余力好好回顾今年一整年。不是基于「还有一个月。凡事都得结束才知道是何种状况」这种处世箴言的意思,是基于更迫在眉睫的现实理由。

    「……呜啊!!看不懂!」

    「吵死了!别大叫啦!好烦!」

    「雷……雷欧同学与艾莉卡,两位都冷静一点……」

    这是无论国中、高中或大学,只要具备学生身分就恨之入骨的天敌、无法避免的障碍、非得跨越的高墙——期考即将来临。

    老班底聚集在雫的家——应该说宅邸。

    达也、深雪、艾莉卡、雷欧、美月、干比古、穗香、雫。之所以全员到齐无人缺席,是为了举办读书会应付期考。

    虽说是读书会,但若只论笔试,场中成员的成绩几乎都很优秀。唯一例外的雷欧也只是成绩比较普通,不用担心不及格。非得担心不及格的反而是实技,但这不住读书会的守备范围。

    虽然偶尔有人怪叫,但气氛大致祥和,有如茶会一般——直到雫语出惊人。

    「咦?雫,你可以再说。次吗?」

    「其实我要去美国留学了。」

    穗香慌张地同问,雫以完今相同的语气,回以每字每句都不变的回应。

    「我怎么没听说!」

    「抱歉,因为直到昨天我都被要求保密。」

    穗香脸色大变地靠过去,雫只有在这个时候,露出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愧疚表情低下头。看雫的样子就明显知道她其实也想早点说出这件事,因此穗香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你可以留学?」

    艾莉卡这句话,旅不是在怀疑卡的(外语)学力。

    在这个时代,为了避免遗传基因——也就是军事资源外流,政府非正式且实质限制高阶魔法师出国。

    USNA表面上是日本的同盟国,却是西太平洋区域的潜在竞争国。按照常理不可能获准到美国留学。

    「嗯,不知为何获准了。爸爸说,因为是交换留学。」

    「为什么是交换留学就可以获准?」

    「不晓得。」

    美月的疑问很中肯,要责备一起歪头纳闷的雫也很过分。既然是交换留学就无妨——这种逻辑连达也都完全无法理解。

    「要去多久?什么时候出发?」

    即使硬是尝试理解,情报也完全不足。达也决定放弃无谓思考,思索当前该做的事。

    「过完年就出发,时间是三个月。」

    「三个月啊……别吓我啦。」

    穗香听完雫的回覆松了口气。看来她以为是更长期的留学。

    依照达也的「常识」,即使是三个月也太久了(政府居然批准的意思)。

    不过,这也是不重要的小事。

    「那就得举办欢送会了。」

    达也向朋友们提议这个「当前该做的事」。

    ◇◇◇

    期考顺利结束,今大是十二月二十四日星期六。是第二学期最后一天,也是圣诞夜。

    在经过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现在,日本人依然不执着于宗教信仰。这并不是不信教的意思,应该是日本人潜意识将一神教的唯一神也视为众神之一。所以无论是元旦或圣诞节,都以相近的感觉庆祝。

    市区完全是圣诞节的气氛。

    或许改为「完全是圣诞抢钱大作战的气氛」才是正确的形容方式,但是以这种说法冷嘲热讽遭到孤立的人才是愚你可及。如果没任何人陪伴就算r,住可爱(!)女生围绕之下,只有笨蛋才会自命不凡地爱搞怪,对开心享受的朋友们泼冷水(这个例子一般当然适用在男性,如果是奇性,或许得改为「在帅气男生包围之下」)。

    是的……比方说明明是「欢送会」,却刻意挑十二月二十四日举办,眼前摆着一个又圆又大的鲜奶油蛋糕,蛋糕上还装饰着写上「MERRY XMAS」的白巧克力板。即使如此,也不能说这个样子「很奇怪」……何况依照这间店的作风,上而的文字不应该是「XMAS」,而是「WEI』NAC』TEN」才对,这部分或许也该说声「敬请见谅」吧。

    「哥哥,您在意什么事吗?」

    达也说声「没事」摇头回应。妹妹身上明明是制服,却如同盛装打扮般释放华美风采。

    是的,没事。非得没事才行。不能让主宾觉得不悦。因为今天的他是负责招待的一方。

    「大家手上都有饮料了?那么,虽然和欢送会的主旨有点不同,但难得店家帮忙准备蛋糕,就用这句话乾杯吧……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达也以沉稳的声音带头乾杯,朋友们则是高举玻璃杯,以响亮的欢庆声回应。

    咖啡厅「艾尼布利榭」的门口,挂着「本日包场」的睥子。

    ◇◇◇

    隔着太平洋的北美大陆中部,还处于圣诞夜的前一晚,时间正要换日进入二十四日。

    日本人大多只把圣诞节当成单纯的节日,相较之下,美圆人即使历经长达二十年的战争,或许正因为历经战争,所以包含战后才成为「美国人」的民众在内,都远远更加真挚、虔诚,或是热中于迎接圣诞。人们已早早熟睡,准备迎接明大的圣诞夜——本应如此。

    然而在圣诞夜前一天的这个深夜,USNA南部首屈一指的大都市——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街角,看得见黑影暗中活跃。

    沿着各大楼楼顶跳跃移动的人影。

    此外,数人从空中包围这个可疑人物。这些人使用刚普及的飞行魔法特化型CAD,看来应该是警方或军方的魔法师。

    「亚弗列德·佛玛浩特中尉,停下来!你应该早就知道逃不掉了!」

    戴面具遮住眼睛周围的娇小人影,挡在逃走者的正前方。

    少女尖声劝降。逃走者亚弗列德·佛玛浩特顿时停下了脚步。不晓得是从她的娇小身躯中看儿了什么。

    「……弗雷迪,究竟是怎么回事?荣获一等星代号的你,为什么要逃离部队?」

    蒙面少女如此询问。她的语调顿时从盛气凌人变成符合她实际年龄,包含不安与困惑情绪,有点稚嫩的语气。

    「…………」

    然而,对方没有回应。

    「有人说,在这座城市中所发生的连续烧杀命案,是你的引火念力造成的。你应该没有做这种事情吧?」

    「…………」

    「弗雷迪,请回答我!」

    对方以话语以外的形式回答。

    少女连忙向后跳。

    只有缠在肩膀上的披肩留住原地。

    大幅展开包覆少女身体的披肩,在毫无火种的状况下点燃,随后燃烧殆尽。

    引火念力。

    不是系统化的现代魔法,是曾被称为「超能力」的个人专属特异能力。

    少女在紫黑色制服外面围上披肩,包围男性的所有人也各自穿着披风、斗篷这种易脱的防寒伙物。这并非用为的防寒用途,而是从这名男性以视线为契机发动的超能力保护自己。

    披肩的火焰消失的同时,男性周围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

    以目标为中心,在固定的相对距离反转光线路径,使外界光线无法射入,将对方完全封闭于黑暗之中的领域魔法——「镜面牢笼」。

    这是包围的其中一人所发动的防御术式,藉以封锁对方以视线为契机发动的超能力。

    「佛玛浩特中尉,我要以基于联邦军刑法特别条例的STARS总队长权限,处决你!」

    如同哀号的宣告。

    佛玛浩特中尉被另一个魔法束缚,在黑暗牢笼当中动弹不得。蒙面少女——STARS总队长安吉·希利邬斯少校,以加装消音器的自动手枪瞄准他。

    赋予强力的情报强化,可瘫痪所有魔法干涉的子弹,一枪贯穿囚禁于漆黑结界之中的佛玛浩特中尉的心脏。

    ◇◇◇

    虽说是欢送会,但早已知道到了春天就能重逢。而且这趟旅程是一般来说无法获准的海外留学,所以好奇心或许难免更胜于落寞的心情。

    「雫,你要去美国哪里留学?」

    「柏克莱。」

    雫面对艾莉卡的询问,只冷淡回应一个地名。不是因为雫不高兴,是她生性如此。

    「不是波士顿啊。」

    美国的现代魔法研究中心位于波士顿,这是日本魔法师根深柢固的认知。深雪这句感想也来自这样的背景。

    「听说东海岸的气氛不好。」

    雫对深雪这个问题的回应,隐含危险气息。

    「噢,记得『人类主义者』在闹事?最近经常看新闻播报这个消息。」

    干比古附和雫的回应。

    「继猎杀魔女之后是『猎杀魔法师』?虽说历史总会重演,这也太荒唐了。」

    雷欧以冰冷语气扔下这番话。

    「并非完全重演吧?我不晓得十七世纪猎杀魔女的行径基于什么背景,但最近的『猎杀魔法师』似乎和新白人主义系出同源。」

    达也随即以安抚的语气帮腔。

    「不过,避开东海岸确实比较好吧。」

    达也虽然在帮腔,但这番话并不是为「猎杀魔法师」辩护。

    「这我就不晓得了。」

    深雪一边附和哥哥这香话,一边以眼神要求解说。达也立刻回应妹妹的要求。

    「因为只要审视活动团体的成员名册,看到相同人名的机率很高。成员名册不是台面上随时能调阅的东西,你不晓得也难免。」

    「感觉达也同学这番话的犯罪气息更重……这种阴沉的话题还是打住吧。」

    艾莉卡刻意逗趣地摇头示意。达也与深雪露出苦笑,点头回应。

    达也自觉这个话题暗藏火药味,确实不太适合现在的场面。

    「知道是谁会代替你而来吗?」

    深雪话题转换得有点唐突,大概是对于气氛改变感到需要负责。

    「代替?」

    「是交换留学吧?」

    正如预料,雫只听一次似乎听不懂,但深雪再度询问之后,雫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依然很难看出她的表情变化。

    「好像是同年纪的女生。」

    「不知道进一步的情报?」

    「嗯。」

    在众人露出「只有这样?」的表情时,达也笑着如此询问。雫理所当然般点头回应。

    「……说得也是。即使再怎么在意取代自己的是什么样的人,也没人愿意说吧。」

    美月如此低语,于是这个话题就此结束。

    既然是往今天举办欢送会,各位就已经明白,聚集在这里的八人都没有其他的圣诞夜行程。雫、艾莉仁与干比古家里没活动令人有些意外,不过北山家、千叶家与吉田家都是举办适合成年人的宴会,先不提家长们的想法,高中一年级的孩子没有参与的余地。

    他们也不是没受到青春诱惑的驱使,想要痛快玩通宵加深友谊,不过很可惜他们穿着制服,不能玩到三更半夜。

    「毕竟待太久也对店长不太好意思。」

    假装天真、实则充满邪恶的这句话击垮了店长之后(是谁讲出这句话,这里就不刻意公开了),八人踏上归途。

    穗香和雫搭同一班电中,大概是要住雫家吧。虽然在魔法科高中并不稀奇,但穗香和家里的关系不是很亲密。

    艾莉卡、雷欧、美月、干比古各自搭乘不同车辆。彼此似乎也稍微期待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插曲,但四人看起来都还没达到那个阶段。

    至于达也与深雪当然不可能发生任何插曲,感情融洽地并肩搭乘两人座车厢返家。车厢里表面上是私密空间,但达也从未忘记过「隔墙有耳」这句谚语。讲到深入的话题时,他总是以专有名词含糊带过。深雪也明白这一点,她一直洋溢着欲言又止的气息,直到踏入家门、在客厅静下心来休息,才实际提出想说的话题。

    「雫这次留学,我实在觉得微奇妙。」

    各自换上居家服,准备好两人份的咖啡,并肩坐在沙发上之后,深雪说出这个意见。

    「奇妙……说得也是。」

    受到咖啡杯离口的达也默默催促,深雪犹豫地说出自己想到的问题点。

    「首先,雫这么具备魔法天分的人获准留学很不自然。直到刚才,我解释成雫不是以魔法学习者的身分,而是以大企业家女儿的身分留学。但是这样的话,她不晓得交换留学的对象就很奇怪了。仔细想想,忽然在这个时期留学,我也觉得一定有隐情。感觉就像是……」

    「就像是要调查我们的底细,而暗中蓄意安排的?因为依照姨母大人她的说法,我们似乎是『嫌疑人』呢。」

    达也微微一笑,置身事外般低语。

    「质量爆散。旁人果然无法坐视吧。」

    深雪吞吞吐吐不敢说的话语,哥哥却一字不差地亲口说出来。深雪听完后睁大双眼,同时露出放下心中大石头的笑容。

    「这样啊……哥哥也这么认为吧?」

    「如果只有留学生前来就算了,但若加入姨母大人的『忠告』考量,认定是巧合也实在太悠哉了吧。」

    达也已经在当天告知深雪,当时和真夜一对一会谈的内容。包括他们被怀疑什么,以及是被「谁」所怀疑。

    「那么,果然是STARS……?」

    「这么一来,姨母大人禁止我们和少校他们接触,对我们相当不利。」

    达也未经事前许可就使用战略级魔法,因此真夜暂时禁止他和独立魔装大队联系作为惩罚。达也完全不想乖乖听命,但是只要利益没大于风险,他也不会刻意违背命令。

    「即使请教姨母大人……她应该也不会说吧。」

    「到头来,在留学即将成真的时间点,很显然姨母大人就默认这件事。」

    四叶是现任十师族,处于和七草争夺主导权的地位,不可能不知道「拥有优秀魔法天分的魔法科高中生出国留学」这种反常事态。

    「但是反过来说,我认为并不是对我们有弊无利。如果只是来调查底细,姨母大人肯定不会放过对方。大概是美国也发生什么麻烦事吧。姨母人人或许是要我们查明个中真相。」

    达也的表情与其说是苦笑,更像是死心的笑容。

    「毕竟还不能这样断定……我觉得急于推测也不太好。」

    「说得也是。深雪,你说得对。」

    达也嘴里这么说,但是安慰与被安慰的双方,都确信这只是一时宽心的话语。

    ◇◇◇

    安吉·希利邬斯——安洁莉娜·希利邬斯少校,搭乘STARS的集束风扇垂直趟降专机同到基地,以编码通讯回报统合参谋总部之后,没换掉制服就倒在自己卧室床上。

    她就这么翻身趴着,将脸埋进枕头。

    行刑任务执行再多次都不会习惯。虽然不会和刚开始一样在任务结束之后呕吐,但这只不过是因为身体习惯了内心的痛楚。

    内心的痛楚反而更是加深。

    「美籍」的「魔法师」,USNA军统合参谋总部直属魔法师部队「STARS的成员」。基于三重意义算是同胞的队员,由她亲手行刑。

    这是拥有「天狼星」代号的总队长应负的任务。她当初知道时,并没有实际的感触。

    荣获名誉而欢欣鼓舞的她,不知道「杀害同胞」的意义。

    她再度翻身,单手遮挡刺眼的光线。她甚至还没关掉房里的灯。

    这时,匆然响起门铃声。希利邬斯少校嘴角浮现苦笑。

    爱管闲事的部下,今晚似乎也来察看状况了。

    STARS是由十二支部队所组成,各队长形式上由总队长统管。她的部下是非得照顾自己部队的队长。

    照理说,明明没空管她的闲事才对——

    「请进。」

    希利邸斯少校从床上起身,以遥控器开锁之后,朝对讲机麦克风如此简短回应。

    「打扰了,总队长。」

    进来的人物正如预料。是STARS的第二把交椅,她不在时代理总队长职务的第一队队长——班哲明·卡诺普斯少校。

    在STARS,地位和军阶没有关连性,编制上和军方组织有些出入。至今并发生没有哪个队长的地位高于总队长的状况,但总队长和队长军阶相同派不稀奇。

    现在也一样。十二名队长之中六人是上尉,另外六人是和总队长相同军阶的少校。

    不过希利邬斯少校非但没有对此不满,甚至很在意年长许多的卡诺普斯军阶和她相同。

    「这是慰问品。」

    班哲明·卡诺普斯少校是年约四十岁的男性。外貌看起来完全是高阶军官,洋溢着刚健又潇洒的气息,和千锤百链的士兵或民间企业家不同。

    「班,谢谢你。」

    放在边桌的是热腾腾的蜂蜜牛奶。而对年龄如同父亲的部下所表达的这份关怀,希利邮斯少校率直地接受了。

    加入蜂蜜的热牛奶,不是装在作战行动时使用的军用随行怀,而是从保温瓶倒入市售的时尚马克怀中。希利邬斯少校轻轻拿起杯子饮用。

    温暖与甘甜,仿佛治愈了内心的伤痛。

    「不用客气。话说总队长,您准备好了?」

    卡诺普斯少校看着堆住房间一角的个人行李箱,如此询问。

    「嗯,大致完成了。」

    「真是俐落又高明,了不起。」

    「因为我好歹是女生。」

    对于年纪如同自己女儿的长官这番回应,卡诺普斯少校耸了耸肩。实际上,他确实有个比长官小两岁的女儿。

    「但我觉得这和您是女生没什么关系……是基于日本人的血统?」

    「『日本人生性一丝不苟』的说法,我觉得过时了。」

    希利邬斯少校听到体内四分之一的血统被这么说,这次轮到她耸肩回应。

    她并不是对此反感。

    在意人种的人,至少无法待在这个STARS部队。

    「总之,不提这个……请暂时忘记您所肩负的任务,好好充个电吧。」

    「这不是休假,是特殊任务……」

    希利邬斯少校不禁噘嘴回应卡诺普斯少校悠闲的怂恿。

    这个表情,和同年纪的女孩相符。

    「我反倒很忧郁。居然要我查出嫌疑人是不是战略级魔法师……如果肯定是两个嫌疑人之一就算了,但很可能两人都不是吧?为什么要我进行我不熟练的卧底调查……即使有年龄限制,明明还是有许多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选吧?」

    希称鄙斯少校所接到的任务,是调查十月底在极东观测到的、疑似战略级魔法的大爆炸执行者,也就是查出术士的真实身分。情报局锁定的五十一名嫌疑人之中,有两人是就读东京某高中的学生,因此命令年纪相近(其实他们凑巧同年)的希利邬斯少校卧底调查。

    「别气别气。」

    卡诺普斯少校伸出双手前后移动两次,安抚这位叹气的长官。

    「参谋总部应该是判断他们不好应付吧。如果目标人物正如我们这边的推测,代表这个术士能使用危险程度凌驾于战略核武的魔法。而且我们查不出对方的真实身分。参谋总部在指派人选的时候,比起谍报经验更重视战斗力,这也不是无法理解的事。」

    「这我知道,可是……」

    「嫌疑人是高中生,所以同样派高中生过去接触——我认为这个计划有点草率,但是负责调查的人不只是总队长而已。」

    虽是理所当然,但希利邬斯少校和嫌疑人接触时,背地里也有许多「专家」进行侧面调查或提供后援。STARS也预计派出行星级魔法师,直接在少校身边辅佐。她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这我也知道,可是……」

    因此,希利邬斯少校如此回答,也可说是理所当然。

    「不然您试着这么想吧。总队长的职责是接触嫌疑人,暗中试探对方。」

    「总之……这样还算是可以接受吧。因为我的谍报技能几乎等同于外行人。」

    「既然这样,我觉得您更应该放轻松并乐在其中,不然就亏大了。而且我认为这样比较容易诱使对方露出破绽。」

    「唔……说得也是。或许正如班所说吧。」

    希利邬斯少校叹出长长一口气,将马克杯放回边桌,起身站在卡诺普斯少校正前方。

    「班,我不在的时候麻烦你了。其余的逃兵还没完全处决,在这样的状况下,原本应该由我承担的责任却交给你,我很过意不去……但我能委托代理的只有你。」

    「总队长,请交给我吧。虽然现在说有点早,不过祝您一路顺风。」

    卡诺普斯少校以蕴含慈祥之意的笑容敬礼,于是少女以感谢的笑容回礼。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