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一卷 来访者篇 下 Epilogue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来访者篇 下 Epilogue

    终章]

    随风传来快乐的喧闹声。第一高中校内充满喜悦的声音。

    竖起耳朵听得见其中掺杂啜泣声,但绝对不是因为发生不幸的事件。

    相对的,咖啡厅门可罗雀。零星人影只要十根手指就数得完。

    现在并不是上课时间,这里的学生并非跷课。

    今天是毕业典礼。

    达也拿起不是纸杯而是陶瓷杯的咖啡喝了一口之后,没将杯子放回碟子上,而是直接放在桌面(打从一开始就没附碟子)。

    然后,他看向魔法师很少使用的多功能手表。

    现在这个时间,典礼本身已经结束。

    达也推测那些声音,应该来自结束典礼来到操场的毕业生们。

    接下来将以两座小体育馆举办宴会。连这种时候也区分一科生与二科生,有种讨厌的感觉,但是对于当事人来说,这样也比较轻松,应该是好事。

    正确的做法不见得总是最好的做法。毕竟二科生和一科生在一起应该会莫名畏缩,一科生或许也会在意二科生(主要是考上魔法大学的升学率)而无法尽情嬉闹。两个会场的餐点饮料与其他方面都没差别,因此达也也认为这不是需要计较正确性的场面。

    只不过,确实有人因为会场分开而花费无谓的劳力。负责设置会场的业者,或是提供料理的学校餐厅员工,因为会场分为两处而得到追加的报酬,所以不能说这是「无谓」的劳力。但像是主办毕业宴会的学生会,就是会率先列举为被迫花费无谓劳力的人。

    各位应该明白了。

    达也正在等待深雪。她为了毕业宴会当天的运作而忙得不可开交。

    为了避免造成误会,所以在此补充说明。达也也有询问是否要帮忙筹备与执行的工作,而且询问很多次。

    像是梓就明显希望他帮忙。

    但深雪坚决拒绝达也协助。

    『不能因为这种事劳烦哥哥!』

    深雪以毫不让步的气势这么说,梓也只能垂头丧气地打消念头。

    总之,即使除去妹妹的过度贴心(?),对于许多一科生以及不少二科生来说,达也的立场复杂又微妙。

    他具备的能力与实绩,令人质疑一科生与二科生至今的区隔。

    对于三年级来说,这是最后一年突然投入的风波种子。别多管闲事应该是正确做法。

    只不过,最终决议达也不要帮忙今天约宴会,他不经意说出「这样就好」时,凑巧(?)在场的真由美不知为何火冒三丈。

    真由美顺利考上魔法大学。从她的实力与实绩令人觉得理所当然,不过从那晚之后突然不再出现「吸血鬼」的牺牲者,使她不用无谓操心,得以专注准备考试,一定造成了正面影响。

    今年四月起,她将和同样顺利考上的铃音与克人一起在魔法大学求学。

    摩利并未报考魔法大学。她将要就读防卫大学。理由无须多说。不过真由美似乎也是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真由美不断对摩利说风凉话(应该是暗自感到孤单)的场面,达也也目睹过一次。

    魔法大学和防卫大学距离不远,两人想见面随时可以,不过以为会就读同一所大学的手帕交(她们或许不愿意被这样形容,但是对旁人来说,两人的关系无须多提)却就读其他学校,内心果然无法平静吧。

    说到就读防卫大学——

    「司波。」

    达也思考到这里时,有人叫他。

    「小早川学姊,宴会已经开始了吧?」

    对方正是他脑中浮现的当事人。

    「嗯,是没错,但我听摩利说你在这里。」

    在九校战发生意外的小早川,即使努力复健,最后没能恢复魔法技能。虽然魔法感受性没受损,却没能除去自己对于使用魔法、「能使用魔法」的猜疑心。

    听说小早川早在十月就决心退学。

    不过无论要转学到文科或理科高中,剩下的半年明显不够用来准备升学。她打算转学并且重考一年,寻找新的出路。

    「找我有事?」

    「嗯,那个……该怎么说呢……面对面果然难以启齿……没有啦……简单来说,我想……向你道谢。」

    小早川难为情地脸红,达也颇为认真地歪过脑袋。

    「但我没做什么该让小早川学姊道谢的事……」

    「没那种事!」

    小早川提高嗓门的声音,在人少的咖啡厅响亮回荡。当事人似乎也没想到这么大声,缩起脖子以更加脸红的样子继续低语。

    「即使无法使用魔法,也有其他出路可以活用与魔法相关的知识与感受性——这是你提出的建议吧?」

    达也瞬间差点蹙眉,但考量到小早川的心情,所以避免摆出坏脸色。

    「渡边学姊说出来了吗……」

    即使如此,还是无法隐藏傻眼的语气。

    「别这么说。是我硬是向摩利打听的。」

    「但我请渡边学姊当成是她自己的意见……」

    包括摩利与真由美,获选为九校战代表的所有三年级女生,都为小早川的事伤透脑筋。尤其是同样发生意外之后勉强平安的摩利,实在无法置身事外。以小早川的意外为开端,平河千秋在十月造成的事件,也加重摩利的烦恼。

    那个事件之后,摩利曾经向达也发牢骚。虽然她预先声明自己知道这不是达也的责任,但她的牢骚总归来说,就是「小早川的意外是否真的没办法防止」。

    达也拥有这个疑问的答案。

    答案是「没办法」。

    他并非全知全能。不对,即使此时将「全能」置之度外,距离「全知」也差得远。他的注意力光是用在深雪、自己以及自己负责的范围就没有余力,无暇注意其他的事情。这点其他成员也一样,既然小早川自己以及负责她CAD的平河小春(平河姊妹中的姊姊)没察觉被动手脚,其他人不可能察觉。

    但以当时的场面,达也也不太敢如此冷漠放话,所以用假设的方式点出另一条路。

    藤林曾经数度对他说,将魔法编入作战时,熟悉魔法的作战成员总是不足。拥有魔法技能的人极度缺乏,所以总是被派到前线,在后方管理作战的成员,必然尽是不了解魔法本质的非魔法师,这就是实情。

    基于某些原因再也无法使用魔法的优秀魔法师,若能加入成为作战幕僚,前线的魔法师就可以比现在更好发挥。被迫兼任前线与后勤职务的藤林,曾经向达也如此发牢骚。达也以不使用专有名词的方式告诉过摩利。

    「似乎是这样。但摩利好像不太想隐瞒。」

    「那位学姊真是的……」

    「我也很高兴她愿意告诉我。」

    达也忿恨说出的话语,被小早川真挚的声音盖过。

    「我自己没注意到,但我在听到那番话之前,对自己感到绝望。虽然逞强表示不能输,但这种想法本身,是用来瞒骗已经落败的自己。」

    小早川双眼湿润,大概是回想起当时的自己。不过其中没有软弱或自虐。

    「但我听摩利说刚才那番话之后,真的觉得眼前变得辽阔。我觉得这是我该走的路,觉得这不只局限于我自己,和我同样断绝魔法师之路的魔法科高中生,都能将此当成希望。我在那个紧要关头忽然更改志愿,努力到短短半年就能考上,我觉得正是因为拥有这种想法。」

    小早川再度脸红,一定是因为觉得这番话说出口很难为情。

    不过,达也不觉得听到难为情的话语。

    「所以司波……不对,司波学弟,谢谢你。」

    小早川改为客气的语气,深深行礼。

    达也脸皮没厚到面对这一幕依然坐着不动。

    他从椅子起身,敲响脚踝并拢双腿。

    突然响起的鞋声,不只是小早川惊讶地抬头,咖啡厅里的少数学生,也全部向他行注目礼。但达也没有特别在意,无视于旁人,向小早川进行独立魔装大队传授的敬礼。

    「司波学弟……」

    「小早川学姊。虽然讲这种话很老套,不过请加油。」

    达也结束敬礼之后,没害羞也没露出笑容地这么说。

    小早川差点再度噙泪,但她没哭出来,挂着微笑点头。

    「学姊,宴会开始了。」

    「说得也是。那我先走了。你也加油。」

    达也目送小跑步离去的小早川,再度坐下。

    变温的咖啡,也不可思议地不觉得难喝。

    ◇ ◇ ◇

    「哥哥,让您久等了。」

    来自急促呼吸的呼唤,使达也从行动终端装置写到一半的草稿抬头移开目光。

    「达也学弟,你在写什么?」

    抬头的达也,不只是深雪向他说话,还包括将装着毕业证书的圆筒(这种东西依然还是使用纸张)抱在胸前,笑眯眯的真由美。

    「在系统层面延长魔法持续时间的辅助方式,我写下来备忘。」

    「……慢着,我觉得这不是可以当成不重要而随便带过的主题吧?」

    摩利投以傻眼的表情。达也本来想问怎么回事,却轻轻耸肩打消念头。他反射性地想拿小早川的事情挖苦,但今天是由她们担任主角的可喜之日。达也改变主意,克制这种无聊举动。

    「不提这个,各位怎么都来了?无论是七草或渡边学姊,我不认为会没有人邀请两位继续庆祝才对。」

    达也的话语让女学生们转头相视,克人从后方赫然露面。

    「在那之前,我们想来向你打个招呼。」

    「……不敢当。各位不用专程跑一趟,我原本就打算晚点过去问候。」

    「哎呀,是这样吗?但我以为达也学弟在宴会时一直窝在这种地方,等一下应该会若无其事地回家呢。」

    真由美尽显闹别扭的表情挖苦。达也即使知道这是装的,也被迫觉得非得解释一下。

    「我不是学生会干部,没资格在毕业宴会露面吧?更何况是一科生的宴会……」

    「为什么啦!」

    达也高谈原则试图辩解时,突然有人认真插话理论。一颗耀眼的金色脑袋拨开毕业生人群,出现在达也面前。

    「为什么不是正规学生会干部的我,却得要帮忙宴会的准备工作,风纪委员达也却什么事都不用做啊!」

    找达也理论的,是完全被列为人手的莉娜。

    「……风纪委员不是学生会干部。而且即使是临时,莉娜也是学生会干部吧?」

    「我不能接受!」

    莉娜似乎也不太在意毕业生的目光,在为难的真由美等人面前一如往常地生气。

    「慢着,莉娜,别对哥哥讲得这么失礼。」

    至于对抗(?)她的,一如往常地是深雪为哥哥着想的话语。不对,应该说是深雪「一如往常地为哥哥着想」的话语才对吧。

    「你是学生会临时干部、哥哥是风纪委员,这都是筹备毕业宴会之前就决定的事吧?何况事到如今为什么讲得像是心有不满?你不是很来劲吗?」

    达也不晓得是什么事情「来劲」,不过看莉娜变得满脸通红,想必是引人注目的事。

    「深雪,你说的『来劲』是指?」

    此时的达也,没有「刻意不问发生什么事」的选项。

    「达也,没事!」

    「莉娜是临时干部,终究不方便让她进行太花心力的准备工作,所以我们请她负责当天的余兴节目……」

    「深雪!」

    「虽说是余兴节目,其实不是自己表演,只要从在校生与毕业生招募志愿者就好……」

    「深雪,不要说!」

    「不过莉娜似乎误会了……」

    「深雪,拜托!不可以说!」

    莉娜拼命想打断深雪的话语,但是看好戏的真由美与摩利巧妙阻挡她的动作。

    「所以?」

    莉娜过于拼命出声阻止,使得深雪朝她一瞥,但是听到达也催促,就很干脆地将视线移回哥哥身上了。

    「她自己带乐团上台。大约接连唱了十首歌,气氛炒得好热闹。」

    「嗯,那是相当精彩的表演。职业歌手都相形失色。」

    摩利频频点头回应深雪的说明。

    「一点都没错。希尔兹学妹唱得很好听,歌喉真好。」

    真由美以并非奉承的语气,称赞莉娜的歌。

    「呜……」

    莉娜红着脸,低下了头。

    不是生气的表情,显然是害羞的表情。

    达也见状感觉会心一笑。

    「这样啊……莉娜,这是很不错的回忆。」

    「……不理你了。」

    撇过头去的动作,使得她以外的众人发出温暖的笑声。

    ◇ ◇ ◇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莉娜。)

    毕业典礼之后,莉娜再也没来学校。

    询问深雪得知,对A班的说明是「忙着进行回国准备」。

    不过仔细想想,在那之前应该就已经下达撤退命令。即使如此,莉娜还是持续上学到那天,或许是为了准备毕业宴会,尽到自己身为高中生被分配到的任务吧。

    若是如此,她应该也稍微享受了高中生活。

    ——达也看着班机抵达时间延后的通知,思考着这件事。

    第三学期于前天结束。

    换句话说,第一年的高中生活结束。

    达也的成绩一如往常。

    理论科目的分数极端优秀。

    实技科目的分数相当差劲。

    综合排名是中下。

    但是他也不会在意。

    这一年持续被卷入各式各样的麻烦事,却确实朝目标接近。

    也建立起意外良好的人际关系。

    即使考量到连续发生事件的负面要素,今年也堪称是非常好的一年。

    今天是为了迎接其中一位好友,来到东京湾海上国际机场。

    当然不是单独前来。

    他的两侧是深雪与穗香,前面坐着雷欧、艾莉卡、干比古与美月。

    雫搭乘的飞机,预定再一小时左右抵达。

    「不过,从美国本土搭机果然费时。」

    深雪从达也左方搭话。

    「军机不用四分之一的时间就能横越太平洋,民航机为什么要花这么久?」

    穗香从右方询问。

    接着……

    「引擎不一样喔。军机会上升到大气层外缘,民航机以安全与成本为优先。」

    雷欧从正前方插嘴。

    「哎呀,你明明是个毫无素养的野蛮人,居然知道这件事。」

    艾莉卡如此打岔。

    「你说什么?」

    「雷欧,别这样。」

    「艾莉卡也不要动不动就打岔。」

    干比古与美月费神打圆场。总之,这都是老样子。

    此时,达也在大厅人群里,看见熟悉的金色光辉。

    达也突然起身,朋友们仰望他质疑发生什么事。

    紧接着迅速起身的是深雪。

    她只比达也晚一步,看见相同的东西。

    「我离开一下。」达也简短知会之后踏出脚步,深雪跟随在后。

    穗香也连忙起身,坐在正前方的艾莉卡,却不知为何拉住她的风衣衣摆。

    「穗香,不可以妨碍。那是和劲敌的道别。」

    艾莉卡没教养地靠在椅背上,转过身去。

    她的视线前方,是发现达也之后没逃走,反倒主动走向他们兄妹的莉娜。

    「达也、深雪,你们来送我吗?」

    走到正常说话听得到的距离时,先开口的是莉娜。

    「算是吧。不过在这里见面是巧合。」

    莉娜前一阵子想不开的样子完全消失,脸上挂着毫不矫饰的亲切笑容。但是没有完全恢复原状的感觉。双眼深处看得见刚来日本时所没有的迷惘阴影。这令她在这短短期间内,看起来变得成熟许多。

    「哎呀?我没说今天离开?」

    「我可没听说。」

    深雪将莉娜装傻说出的玩笑话给一刀两断。

    虽然这么说,深雪也不是不高兴,脸上挂着类似苦笑的笑容。

    「总之,玩笑话到这里为止。本次受两位照顾了。」

    莉娜改为无畏一切的笑容。

    「应该是『造成我们的困扰』吧?」

    达也随口挖苦回应。

    「困扰的是我们……达也,你真的直到最后都毫不留情。」

    「你明明不会因为我手下留情就高兴……何况,并不是『最后』吧?」

    达也的询问使得莉娜耸肩。

    「天晓得。但我不认为自己可以这么随便离开本国。」

    莉娜的声音暗藏死心的念头。

    但深雪如同要消除她这种想法。

    「不过,这不是最后。」

    她插入这段蕴含坚强意志的话语。

    「深雪?」

    「所以莉娜,我不会向你道别。」

    「……深雪,该怎么说,你这样像是在表白耶。」

    瞪大双眼凝视深雪的莉娜,脸上改为恶作剧的笑容。

    「也对,或许是一种表白吧。莉娜,你是我的劲敌。」

    深雪不为所动,以坚定不移的声音断言。

    「你一定会握住哥哥伸出来的手。你一定会成为哥哥的同伴。从那时候开始,才是我们真正的对决。所以我不会道别。再会了,莉娜。」

    莉娜再度瞪大双眼。而这次是露出符合她头发与眼睛颜色,太阳公公般的柔和笑容。

    「我不太懂你这番话的意思……不过深雪,现在的我也有种预感,觉得应该会如你所说。所以深雪、达也,再会了。」

    「我回来了。」

    莉娜进入海关的一小时后,雫首先说的是这句话。

    「雫,欢迎回来。」

    双眼湿润的穗香抱住雫。雫轻拍她的背安抚,目光投向达也。

    「雫,欢迎回来。平安最好。」

    「嗯。」

    简短的回应和留学前一样。

    「雫,你的气息变了。」

    「是啊,变成熟了。」

    不过如深雪与艾莉卡所说,洋溢的气息相当成熟。

    「是体验了什么禁忌的事情吗?」

    「艾莉卡!」

    艾莉卡咧嘴笑着这么说,做出反应的是美月,当事人雫只有微微歪过脑袋。这幅光景本身和以前没变,却明显感觉到比以前更加从容。

    「达也同学。」

    「嗯?」

    拥抱的穗香总算松手离开之后,雫走到达也面前仰望他。

    「我有很多话要说。雷也要我转达很多事。你愿意听吗?」

    「好啊,请务必告诉我。」

    应该是她在美国获得的许多知识吧。

    达也如此心想。

    ◇ ◇ ◇

    雫说了好久。

    即使如此也没能说完。

    雷——雷蒙德·克拉克转告的事情,不能在其他朋友面前说。

    (非得受邀吗……)

    雫为了讲剩下的事情,邀请达也与深雪到她家。前往大企业家「北方潮」的私人宅邸。不包括其他朋友。

    对于四叶来说,这个行为的意义非同小可。

    但是无法选择拒绝邀请,她带回的情报,是决定今后方针的必要之物。

    达也在自家客厅,重新确认这个最初就定下的结论。

    此时,门铃响起。

    达也听到应门的深雪惊呼。

    出现在达也面前的深雪,脸上浮现惊愕与慌张的神色。

    「那个,哥哥,有客人……」

    「我去应付吧?」

    达也以为是不请自来的客人,准备起身——

    「不,这倒不用……客人是之前在四叶本家见过面的樱井水波。」

    「什么……?」

    达也也记得这名年少侍女。

    樱井穗波。曾经是已故母亲守护者的前警视厅特务;如同姊姊般亲切,亲自对他们兄妹灌溉爱情的女性;三年前夏天,在「那场」冲绳战役保护达也而丧命的调整体魔法师。这名少女的面容,和他们兄妹忘不了的那名女性一模一样。

    对于达也来说,这也是他完全没预料到的来访者。

    达也身旁是深雪,面前是身穿春天风格粉色连身裙的少女。

    她——樱井水波恭敬行礼之后,将一封信递给达也。

    达也请水波坐下,自己也坐在沙发。被她的视线催促,在水波面前打开信件阅读。

    随着继续阅读下去,达也感到口腔中一股不存在的苦味逐渐扩散。

    寄件人是四叶真夜。

    信中,在既定的季节问候之后是这么写的:

    『今年春天,我让水波就读第一高中。

    所以达也,请让水波住在你们家。

    她已经具备充分的家政技能,是独当一面的家管员。

    既然要购买侍女机器人,就代表需要做家事的人手吧?你与深雪升上高二之后,我想各方面应该会很忙碌。

    我叮咛她要以住在你家的侍女身分效力,请不用客气,将家里的事情吩咐给她。

    此外,我也打算让水波习得守护者该做的工作。

    请以前辈身分,教导她各方面的事情喔。』

    感觉从纸面听得到姨母高声大笑的声音。

    达也折起信纸收回信封放在桌上。「哥哥?」深雪似乎从动作感觉到端倪,关心询问。

    达也做个深呼吸,将信递给深雪。

    片刻之后,深雪喉头发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水波如同等待深雪目光从信上移开,在正对面起身。

    「我学艺不精,请两位多多指教。我会依照夫人的吩咐,努力尽到自己的职责。」

    水波深深低头致意。

    即使知道她是真夜派来的内应,达也与深雪也无法拒绝和穗波长相相同的她。

    达也只能装出扑克脸,向姨母这份过于苦涩的讽刺「赠礼」点头回应。

    ——从四月开始的新年度,将会比以往还要风波不断——

    令人不敢恭维的这种预感,赖在达也内心不肯消失。

    〔第一学年篇 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