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第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第一章

    六月最后一周。即使是期末考将近的放学后,国立魔法大学附设第一高中的学生会室里依然 交相响起敲键声与电子声,以及不时有人轻声询问、回答、报告或讨论的说话声。

    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约一小时后。经过这段不算长的时间,达也起身站在梓的面前。

    「会长,自治委员会与风纪委员会的报告跟提案,我已经全部整理好放在等待裁示的资料夹 了,请在明天以前确认完毕。」

    「我知道了……那个……司波学弟真的可以帮我全部处理完没关系。」

    「我可不能这么做。」

    不知道是信赖他的实力,还是纯粹只是嫌麻烦,梓这番想把事情全部推给达也去做的话语, 只换来达也冷漠的摇头回应。

    「那么,恕我告辞。」

    「辛苦了。」

    距离学校关门还有一段时间,其他干部全都继续工作,没有半点想起身的徵兆。但梓理所当

    然般地接受了达也的「逃离宣言」,出言慰劳。

    其实达也的「早退」是梓的指示——应该说是垦求。

    现在的学生会干部有会长、两名副会长、会计、两名书记,合计共六人,比去年同时期多一 人。光是以这样的人数来计算,每个人负责的工作量就能变少,但在达也加入之后,事态就「过度」好转了。

    简单来说,就是达也的处理能力太强了。

    学校在「运作层面」上的必要工作,有很多都是委任给学生会处理。会这么做的不只是魔法 科高中,这是现在二十一世纪末的普遍风潮。

    但是,并非连影响学校「经营层面」的重要案件,也统统都交给学生处理。像去年四月发生 的「Blanche事件」那样演变成天大骚动的状况真的很罕见。学生会业务几乎都是简单的裁决、颇费工夫的调整,以及真的很费工夫的行政工作。

    然而要是达也彻底发挥处理能力,他一个人就可以轻松解决裁决业务与行政工作。这代表其 他干部会因此无事可做,失去累积经验的机会。

    学生会干部的任期最长也只有两年半,要是达也将一切处理妥当的话,低年级会学不到如何 工作,同年级会忘记如何工作,高年级也会搞不懂目前的程序。而且一旦达也请长假,学生会的工作就无法消化,进而拖累学校的运作。

    这真的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风险。但光是存在著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就是非常不妙的 状况了。学生会长梓与会计五十里在经过整个四月之后,做出了这个结论。但就算这么说,两人〔尤其是梓〕也没有胆量请达也「放水」,才会采用「鼓励早退」这种苦肉计。

    这样也正合达也的意。达也原本就打算将高中生活放学后的时间用来自我锻炼,或是阅览只 对包含魔法科高中等魔法大学相关设施公开的文献。其实他并不想要风纪委员或学生会干部的地位(和伴随而来的义务〕。要是能获淮早点结束工作离开,他也不愁没有地方消耗多馀时间。

    「深雪。」

    「是,我会等哥哥回来。」

    两人的这种互动次数之多,已经到了无须达也说出「晚点来接你」这句话的地步。

    达也离开学生会室的时候,身为书记的穗香依依不舍地目送他的背影。

    达也离开学生会室的时候,同样是书记的泉美瞒著深雪,悄悄以「这个懒惰鬼」的冰冷视线 瞪向他。

    这个时间才参加社团活动有点晚,因此更衣室里空无一人。达也在这里换上野外演习服,将

    收纳制服的包包放进自己教室的置物柜,然后前往学校后方的演习森林。

    这座人工森林不只是用来进行魔法训练,为了满足将来想当军人、警察或急救队员的学生需 求,树林的密度与起伏都经过详细计算,也布设了水池、沙地、水道跟跑道,还设置各种器具与机械,成为强化体能的训练场。因此将这里当成活动据点的不只是魔法竞技型的社团。这个场地也会分配时间给完全不靠魔法的野外活动社团利用。

    达也正要造访的,也是这种非魔法竞赛型社团之一。

    「海,达也。」

    他还没有打招呼,好友就先对他搭话。

    「达也哥哥。」

    提著大水壶的水波或许是听到声音而察觉到达也的到来,朝他鞠躬致意。

    「雷欧,打扰了。看来水波也很努力呢。」 、

    达也举手回应雷欧,然后向水波搭话。

    「话说回来,县社长在哪里?」

    他开口询问负责人的去向。

    「在这里。」

    当事人自行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不是从为了提供练跑而铺设的林间跑道过来,而是从长满杂

    草的茂密树林现身。这个人是雷欧所属的山岳社的社长——县谦四郎。

    达也从躺在地上呻吟的一、二年级男社员们之间钻过,来到县的面前行礼。

    「社长,今天也请多关照。」

    「嗯,放轻松吧。方便的话,就稍微帮忙训练这群一年级吧。」

    这番话使得化为行尸走肉的社员有一半吓得身体颤了 一下,却没有人能够起身逃离。

    「这个嘛,如果可以先等我跑一圈的话,我很乐意。」

    「先跑一圈啊,真从容……相较之下,你们这些人……」

    县听完达也的回答后愉快一笑,然后无情地环视依然爬不起来的社员们。

    「只是在森林跑个十公里而已就累成这样,你们太没用了!给我看看西城,他不是还活蹦乱 跳的吗?」

    「……请不要把我们和雷欧相提并论。」

    好不容易才能如此回应的是一名二年级社员。虽然他已经回复到勉强说得出话,但似乎还无

    法起身。

    「不淮说丧气话,三年级可是已经在多跑一圈了。好啦,你们要躺到什么时候?你们可还没 有死喔!」

    各处响起有气无力的笑声,二年级社员接连挤出力气起身。看来他们再怎么样都不想被当成

    是在装死。

    不过,站起来的就只有二年级,一年级社员甚至没有馀力逞强。

    「真拿你们没办法……樱井!」

    「有。」至今静静地在一旁待命的水波,听到县叫她就出声回应,接著便拿起刚才暂时放在 脚边的水壶,小跑步前往离她最近的同年级学生。

    「动手。」

    「是。」

    水波依照县的指示,倒出手上水壶里的东西。

    「好……好烫!」

    被水壶倒出的液体淋在脸上的一年级学生,用翻滚的方式离开水波的脚边后站起身子,然后 又因为踩不稳而离得更远。

    「是开水吗?」

    达也不禁轻声发问,来到他身旁的雷欧则笑著摇头。

    「不是,顶多四十五六度,只浇那点水不会烫伤。」

    坐在树荫的女社员们也只是笑了出来,看起来没有表达任何担心。虽然确实是不会造成严重 后果,但达也还是认为这种做法很粗暴。

    「在上一个世纪,据说在比赛时倒地的橄榄球员,都是利用水壶浇水来激发斗志。」

    聆听达也与雷欧对话的县说起这种小知识。

    「不是浇冷水而是热水,这是县社长的点子吗?」

    「因为在这个季节浇冷水的话,有些人只会舒服到直接睡著而已。」

    达也问完,县就说出了这样的内幕。而水波则在他们的注视之下,接连对同年级的男学生进 行热水洗礼。

    数条绳索横越水池上方,绳上还挂著细长的圆木条。达也抓著木条在空中平顺前进,同样面 不改色的雷欧在他身旁向他询问:

    「我说达也,樱井为什么会加入我们这个社团?」

    「到现在才问这个?」

    「不,我早就在意这件事了……」

    如雷欧所说,水波是山岳社的正式社员,相对的,达也是只来借用场地的外人——虽然是题 外话,但达也为了参加山岳社的社团活动,以答应帮社员们调校CAD当成参加社团活动的交换条件,社团的同年级学生都称他是「荣誉社员」。

    言归正传。

    「以樱井的魔法力来说,应该有很多社团都想拉她加入吧?」

    雷欧说的是事实,且他会有如此疑问也是理所当然。水波的魔法力在四月的「恒星炉实验」 后便为全校所知;社团招生周时,也因为入学成绩名列前茅而成为各个社团的目标。在正常状况下,她应该早就加入了魔法竞技系的社团才对。

    「因为她之前说过想锻炼身体。」

    达也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当中有一半是真相。他在对岸著地之后,踩著各自有著些微间隔的 狭小踏脚石前进。他以如同是在平坦操场跑道奔跑,那种没有紧张感的语气回答。

    「但我觉得一年级女生有那种体能就已经足够了。」

    雷欧的指摘相当中肯。而且水波原本就在四叶本家被培育为战斗用的魔法师,身体能力不可 能不高。

    不过说到足够,她的魔法力以高中生等级来说已经是极度充足了,这部分更没有必要藉由社 团活动来锻炼。

    「水波应该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水波不只参加山岳社,还同时参加料理社。她参加社团活动的第一个动机是消磨时间,是要 配合学生会干部的达也他们(讲得更正确一点,是配合自己的主人深雪)一起回家。至于另一半的理由,连达也都不敢说出口。

    对于重视实技的魔法科高中来说,九校战——全国魔法科高中亲善魔法竞技大会,是极度重 要的年度活动。不只是对于校方,对于学生也一样。因为九校战成绩也会直接影响出路,而且这绝对不算是稀奇的事。既然这样,他们会致力于九校战更胜于期末考,或许也是理所当然。

    凡事谨慎的第一高中学生会长中条梓,为了避免自家学校学生们的热忱白费,比往年提早一 个月著手进行九校战的淮备。不枉费她如此努力,使得众人无须在考前手忙脚乱,预计可以从容完成淮备。

    直到她在今天——西元二〇九六年七月二日星期一,接获某个超乎预料的通知为止。

    这天放学后,达也与深雪一如往常地前往学生会室。下周就是期末考,但学生会的活动无关 期末考,照例进行。话是这么说,不过基于前述理由,今年和往年相比,干部们的负担反而减轻了——即使没有减轻,临时抱佛脚这种行径也和这对兄妹无缘,因此焦躁、不平或不满的情绪也都不会在他们身上看见。

    总之,达也一如往常地打开学生会室的门。

    紧接著,室内洋溢而来的沉重气氛便使得达也不禁停下脚步。

    「哥哥?请问怎」

    不只是达也,连从他身后窥视室内的深雪,也没办法说完「请问怎么了?」这句简单的话语 就僵在原地。两人视线前方的梓抱著头苦恼,散发出世界末日般的绝望感。

    「啊,两位辛苦了。」

    露出束手无策表情的五十里,在学生会长的桌子前方向他们问候。达也以此为契机,终于下 定决心踏入这股沉闷淤积的空气之中。

    「五十里学长,辛苦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下定决心之后就不会拐弯抹角,这是达也的作风。他无视于依然抱头苦恼的梓,向五十里询 问事情缘由。

    「没有啦,因为……」

    「九校战的营运委员会那边寄来了今年比赛的实施要项。」

    依然掩著脸的梓,代替支支吾吾的五十里回答达也。 ‘

    「噢,已经是这个时期了啊。」

    「详情也会在明天于官网公开。」

    「这样啊。所以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来这份要项中包含了令梓苦恼的问题,但是令她消沉成这副模样的问题究竟是什么?达也 只能选择确认。

    「全部都有问题!」

    梓或许一直在等待别人询问这件事。她猛然抬头,发起有如诅咒般的牢骚。

    「寄来的实施要项是告知竞赛项目变更的通知!」

    「是变更了哪个项目?」

    这确实是坏消息。他们第一高中以「九校战实施要项和去年一样」为前提淮备至今。但即使 竞赛项目近年来已经固定,却也没有规定不能变更。采用的竞赛项目是在大会一个月之前通知各校,所以今天这份变更竞赛项目的通知,也只是按照规定进行的程序。

    「有三个!」

    不过梓如同惨叫般回应的这番话,即使是达也,同样也不得不为其感到惊讶。

    「精速射击、群球抢分、冲浪竞速拿掉,然后新加入了坚盾对垒、操舵射击、越野障碍赛跑这三项!」

    六项竞赛换掉一半,而且新旧竞赛的性质——所需的魔法种类相差甚远。看来非得要从甄选选手的阶段重新来过才行了吧。

    不过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梓的回答并非到此为止。

    「而且选手只能同时参加越野障碍赛跑!除此之外,冰柱攻防、操舵射击与坚盾对垒还分成单人赛跟双人赛!」

    梓以双手重重拍打桌面大声说明。至此,达也也莫名理解到她为何这么生气了。这次变更规 则,逼得各校得大幅改变九校战的战法。从甄选选手的方针开始,直至战略与战术都得从头开始修正不可。

    换言之,提早淮备完全是白费工夫,良好的淮备没能带来好的结果。这也难怪梓会消沉。达 也觉得她光是没有恐慌,就算是相当耐得住性子了。

    「那个,哥哥」

    在达也思考该如何出言安慰气喘吁吁的学生会长时,深雪从后方客气地向他搭话。

    「操舵射击?坚盾对垒?还有越野障碍赛跑……是怎样的比赛?」

    深雪大概会报名冰柱攻防,所以几乎不可能在操舵射击与坚盾对垒上场。但越野障碍赛跑是 唯一允许同时报名的竞赛,她应该会参加。而且深雪身为九校战选手,应该还是会在意另外两项竞赛吧。这是理所当然的心态。

    「不一定是直接套用我知道的规则就是了……」 ,

    所以达也决定以这句话为开场白,回答妹妹的疑问。

    「『操舵射击』是舵手与枪手搭档,一边驾驶无动力小船,一边狙击水道两侧的固定标鞭与

    水面上的移动标靶的竞赛,并以抵达终点的时间与命中的标靶数来计算成绩。既然有单人赛,应该就代表这次设定了单人兼任舵手与枪手的竞赛形态吧。这原本是USNA海军陆战队的登陆支援训练内容。」

    达也确认深雪没有要发问之后,开始说明下一项竞赛。

    「『坚盾对垒』是使用盾牌的格斗战,一般是在高出地面或地板一阶的赛场进行。只要破坏或抢走对方的盾牌,或是让对方选手摔出界外就算获胜。虽然禁止朝对方选手身体进行物理攻击,但是可以攻击盾。换句话说,『坚盾对垒』的战法是以自己的盾与身体攻击对方选手的盾,或是使用魔法将对方选手推落场外。」

    「也可以用自己的盾冲撞对方的盾,让对方摔出场外吧?」

    「当然可以。」

    「不过,依照这次的规定,就算不用抢走盾,也只要让对方放开自己的盾五秒以上,就算是 获胜了。」

    在达也回答深雪的问题之后,五十里再多做了补充说明。虽然这让达也停顿片刻,不过因为 不需要做进一步的补充或更正,所以他便开始说明下一个项目。

    「『越野障碍赛跑』正如其名,是在山野进行障碍赛跑的竞赛,比赛在设置障碍物的森林里跑完全程的时间。这是各国陆军进行山岳、森林训练时采用的军事训练之一。除了物理的天然障碍物与人工障碍物,也会以自动枪座或魔法来妨碍选手。」

    「这还真是艰难的竞赛呢……」

    深雪轻声说出率直的感想,达也因此蹙眉,并点头回应。

    「先不提操舵射击与坚盾对垒,越野障碍赛跑不是能让高中生挑战的竞赛。营运委员会究竟 在想什么?」

    达也如同责备般地低语。此时五十里补充了一个天大的情报。

    「而且越野障碍赛跑不分男女,只要是二、三年级的选手都能参赛,实质上是一年级以外的 选手都会参加。」

    「……要是没有好好拟定对策,会有很多人脱队。」

    达也说的「脱队」不是指在竞赛中淘汰,而是指脱离魔法师的人生。梓大概没有想到这种可 能性吧。

    「怎么这样!」

    她发出洋溢绝望感的呻吟,再度趴到桌面上。

    学生会的业务不只是淮备九校战。不仅是魔法科高中,除了部分例外,现在的高中大多将学 校营运的实务委任给学生会。要是学生会业务有所延误,也会妨碍到学校的营莲。所以纵使是在这种时候,也非得完成最底限的工作才行。在跑腿的穗香与实技课延后下课的泉美来到学生会室时,达也与深雪都已经在处理学生会的工作了。

    ——不过梓依然趴在桌上。

    ——五十里则是努力想把这样的她拉出水面。

    「既然变成这样,也只能重新甄选选手了。」

    「 」

    「幸好还有时间!而且也不是说至今的淮备全部都会白费掉!」

    「 」

    「越野障碍赛跑也肯定找得到应对的方法!所以中条同学,来吧,现在就——」

    五十里绕到梓身后,温柔摇晃她的肩膀,希望她至少能解除自我封闭的状态。

    「——启?」

    背后传来的这个冰冷声音令他冻结。

    「……花音?」

    五十里以僵硬的动作,转身看向通往风纪委员会总部的阶梯。正如预料,他的未婚妻就站在

    那里——挂著笑容,而且太阳穴还冒出了青筋。

    「启〜你在做什么呢〜?」

    「咦,没有啊,哪有什么……」

    「你整个人压著中条同学,究竟想做什么呢〜?」

    毫无真实感的笑容,如同贴在脸上的贴纸。花音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实在是相当容易理解 的一件事。

    「误会!这是误会!」

    五十里拼命摇头,另一方面,梓则是躲到房间角落避难。看来比起应付下个月的九校战,梓 还是选择先应付眼前的火爆场面了吧。说到其他成员的应对方式,例如泉美就是一副不耐烦地看著拼命解释的五十里,但后来不晓得是看腻了还是感到傻眼,视线改为投向工作中的萤幕——不对,是投向在办公桌前看报告书的深雪。

    对于泉美来说,深雪是她的心灵绿洲。工作疲累或碰到瓶颈的时候,或是不悦的感觉导致情 绪易怒的时候,光是深雪的身影进入视野,泉美就能实际感受到内心逐渐因此得到滋润。无人想理会的这一幕情侣吵架光景,使得泉美现在的干劲跌落谷底。她之所以偷看深雪,(依照泉美的理论来说)是因为那是为了恢复动力不可或缺的措施。

    然而不知道是何种巧合,转头看向深雪的泉美和抬起头的深雪不小心四目相对了。泉美连忙开始想藉口,但深雪露出为难的笑容之后,就看向了花音与五十里。接著换成深雪主动朝泉美投以视线。

    泉美察觉到敬爱的「姊姊」在想什么,于是以眼神询问——应该说是附和商量「该怎么办」。深雪只有微微摇头一次,如同回应「这实在是没能怎么办」,再度露出为难的笑容。

    今天达也等人也按照惯例,在放学后绕路前往经常光顾的咖啡厅「艾尼布利榭」。成员是达也等二年级的八人,以及一年级的水波一人。虽然直到刚才都还与他们同行的泉美露出很想参与的表情,但似乎是因为双胞胎姊姊香澄完全没有这个意愿,所以只好不得已地直接回家。独自被学长姊围绕的水波似乎相当不自在,但是忠于职责的她无法选择分头行动。

    今天是干比古提议在放学后享受咖啡时光。他堪称难得的这种积极态度,令人觉得他应该是 想说或想问某些事情。

    而且正如预料,点餐之后,干比古就立刻对达也提出询问。

    「达也,听说九校战的比赛项目变更了,是真的吗?」

    「你消息真灵通。」

    达也肯定干比古的询问。这句话有点难分辨是挖苦还是称赞。

    「听谁说的?」

    「委员长与五十里学长有聊到这件事。」

    回答的人不是干比古,是雫。两人的共通点是同为风纪委员。换句话说,这是在风纪委员会

    总部偷听到的情报。

    「但我不知道细节就是了。」

    「咦,项目变更了?什么变成什么?」

    干比古这句没有必要的解释,吸引了艾莉卡上钩。

    「学生会今天收到了通知,说精速射击、群球抢分、冲浪竞速拿掉,加入操舵射击、坚盾对垒、越野障碍赛跑。」

    「那是怎样的竞赛?」

    达也把刚才对深雪的说明再对艾莉卡说一遍,她随即咧嘴一笑。

    「这样啊……听起来很有趣嘛。尤其是坚盾对垒。」

    艾莉卡这番感想,莫名让人觉得连她的声音听起来都很愉快。

    「咦,是吗……总觉得好像很可怕。」

    美月对看起来满心期待的好友提出保守的反驳。

    「嗯……直到去年采用的竞赛,都是选手不会直接硬碰硬的竞赛。

    「明明连秘碑解码都是那样……」

    穗香说完,美月立刻附和她的意见,或许是因为她自己也这么认为「但我觉得比起坚盾对垒,真正危险的是越野障碍赛跑。」

    「是的,哥哥也这么说。」

    雫插嘴表达意见,深雪则点头回应她的话语。

    「因为在没有道路的森林里,就算只是移动,如果不习惯还是会很危险。这次除了物理障碍 物还加上魔法妨碍,没有人受伤才奇怪。」

    「是啊。在山上跑的时候即使有道路,也必须由经验丰富的人带领才能赶路。在不熟悉的森 林里赛跑真的太鲁莽了。」

    雷欧与干比古也依照自己的经验,说出批判——应该说否定的意见。

    「我说达也,我觉得这次加入的项目军事色彩很强耶。」

    雷欧这番话,是场中所有人都有隐约感觉到的疑问。

    「是啊。」

    而且这种看法正确到无从敷衍。因此即使是达也,也同样只能点头同意。即使不愿意,他依 然基于自己的推测,补充一段不愉快的解说。

    「恐怕是横滨事变的影响吧。去年的那个事件,或许让国防相关人士重新认知到魔法在军事 上的实用性,于是想试著充实这方面的教育吧。」

    「事情变得跟反魔法主义媒体想操作出来的状况一样了呢。」

    艾莉卡露出坏心的笑容打岔。达也无法笑著带过她这句挖苦。

    「是啊,只能说真不是时候。为什么会进行这么浅显易懂的变更呢……我觉得以目前的国际 情势来看,没有必要慌张啊。」

    达也这番话似乎令穗香与美月感到不安,两人表情一沉。

    「……不提这个,接下来大概有得忙了。」

    达也大概是想改变场中气氛,更是明显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这么说。但这并非完全在作戏。因 为这次的事件,肯定使得达也暂时无法享受「舒适的放学后时光」。至少在九校战结束之前,都会是如此。

    对九校战比赛项目变更有所不满的人,不只有第一高中的学生。在十师族一条家的宅邸里, 第三高中的学生也正在对同学发牢骚。

    「突然变更成那样……我真不敢相信。」

    「是啊。」

    「即使是按照规定……既然要做出那么大幅度的变更,他们大可早点通知我们啊。」

    「的确。」

    「拿掉的那些项目,大家都已经开始练习了,进度甚至已经到了在检查启动式的阶段……至 今的辛苦都化为乌有了嘛。」

    「一点都没错。」

    「要从甄选选手重新来过才行……慢著,将辉,你有在听吗?」

    吉祥寺在对九校战营运委员会的通知内容发牢骚,但将辉一直只有简短附和。或许他是觉得 将辉在敷衍他,所以才如此询问。

    「当然。你居然以为我只当成耳边风在听,真是让我太意外了。」

    但将辉内心其实也不太平静的样子,回话相当不客气。

    「抱歉,我刚才在乱发脾气。」

    「不,我才要道歉。明知道把气出在乔治身上也是无济于事。」

    大概是彼此宣泄情绪之后冷静下来了,针锋相对的气氛立刻消失,接著两人之间便开始洋溢 著白费力气的感觉。

    「总之,既然已经定案了,那我们说三道四也是于事无补。」

    将辉像是告诫自己般这么说。

    「说得也是……首先得重新甄选选手吗,唉……」

    吉祥寺叹出一口气,透露出放弃的念头。

    「是这样没错……不过乔治,任何事情是好是坏,都是由自己的想法决定喔。」

    但将辉接下来这番话蕴含的力道,不像是一时的安慰。

    「什么意思?」

    吉祥寺回问时的表情,也自然在感到疑惑的同时增加了正经气息。

    「这次替换加入的新项目,实战色彩都很浓厚。我觉得三高会比一高有利。」

    「对喔……一高著重学生的国际评价基淮等级,不会直接提升魔法技能的战斗技术,他们似 乎比较不重视。」

    「虽然有魔法武术的泽木选手或是『那家伙』这样的例外,但是从学校整体来看,实战魔法 是我们占上风。即使只限于九校战选手团,我们这边应该也很有利。」

    「说得也是。不过」

    虽然吉祥寺同意将辉的见解,但是有附带条件。

    「九校战的胜负不是以参赛选手的平均排名,而是以各竞赛名次的得分加总来决定。依照这 次的竞赛规定,除了幻境摘星,每项竞赛都只有一人,双人赛的话就是只有一组能参赛。谁负责单打、谁负责双打,其人选将成为重要关键。」

    「原来如此。听你这么说我才发现,这次禁止选手报名复数项目。看来应该就如乔治所说, 单人赛与双人赛的人选分配,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比方说,如果要确实获胜,我和你搭档最好,不过——」

    将辉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房门。没有人敲门,但他的知觉并未出现错误。

    「真红郎哥,欢迎来玩!」

    下一瞬间,一条家的长女暨将辉的妹妹——茜带著自己活泼的声音入内。

    「你啊……我不是一直都有跟你说,进房之前要敲门吗?」

    茜将哥哥那已经成为定例的说教当成了耳边风,将手上的托盘中的冰红茶与糖球,放在吉祥 寺面前。

    「来,真红郎哥。糖球一颗就好了吧?」

    「啊,小茜,谢谢你。」

    「不用客气。哥哥不喝吧?毕竟是没有敲门就进来的粗野妹妹端来的饮料。」

    茜面不改色地对将辉说完,当事人便以有苦难言的表情回答:

    「……摆著吧。」

    她那番话应该不用说也知道只是在开玩笑吧。茜笑著将冰咖啡递到将辉面前。从这时候没有 进一步挖苦或斗嘴这一点来看,可以看得出她的个性与家教有多「好」。

    这种互动是这对兄妹之间的例行公事。

    「小茜,你刚回来吗?」

    所以吉祥寺现在也不会在意他们这样的互动。他比较在意茜的服装。

    「嗯,是啊。」

    茜不经意点头之后似乎察觉到了某件事,露出像是在说「啊」的表情。

    「对喔,真红郎哥是第一次看到我穿夏季制服。」

    茜拿著空托盘当场转了 一圈。由用在夏装上的薄布制成的百褶裙与水手服,因此轻盈地飘动了起来。

    「怎么样?好看吗?」

    茜腼腆的笑容是令人惊艳的「少女」笑容。吉祥寺从以前就一直以讶异的眼光看著好友的妹 妹在升上国中之后,从「女孩」急遽蜕变为「少女」的成长过程。但即使自以为知道这一点,这 种不经意的举止依然会令他脸红心跳。

    「嗯……嗯,很好看喔。」

    「真的吗?好开心喔〜谢谢你。」

    吉祥寺挤出有些冷漠的赞赏,茜则像是由衷感到开心般柔和一笑。

    若是不到半年前的她,一定会拍手表达喜悦。现在的她,连这个小小的动作淮也蕴含著「少 女」的魅力。

    白色加水蓝色,清凉的短袖水手服。传统色彩强烈的名门私立国中制服让她看来格外耀眼,

    使得吉祥寺下意识眯细双眼……然后他便突然感受到一旁传来像是责备又像怜悯的视线。

    「乔治,你果然……」

    「这是误会!」

    吉祥寺反射性地否认将辉的质疑。场中只有两人的时候,这样的对应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在 第三人的当事人面前这么做,不是明智之举。

    「喔~?哥哥在吃醋?」

    要是心上人立刻回答「没有把你/你当成恋爱对象看待」,任何人都会受伤。这部分和年龄无关。觉得己身心意是恋爱情感的茜更是如此。

    只是她的情绪并非发泄在吉祥寺本人身上,而是将辉。不晓得这是幼稚的乱发脾气,又或反 而是源自女性不想被心上人讨厌的情感使然。

    「别说傻话。」

    无论如何,将辉只能选择冷漠地否定。因为他没有兴致正经应付这种事,但要是过度把茜当 成孩子看待,茜又会更加闹别扭而让事情变得难以收拾。

    「哼,居然敷衍我。」 ,

    到这里都是颇为常见的拌嘴。若依照惯例,接下来茜就会放话说:「我可是不会把真红郎哥让给你的!」之后再由吉祥寺来帮兄妹打圆场。

    「我可是全都听到了喔。」

    不过,今天的风向有点不一样。

    「听到什么啊?」

    将辉反问,接著茜从容一笑。

    「听到哥哥邀请真红郎哥当舞伴啊!」

    「你说什么?」

    「咦咦?」

    不只是将辉,就连吉祥寺也不得不为这句发言感到震惊,再加上两人都不记得有发生过这种事,所以惊讶程度更是倍增。

    「哥哥刚才不是说你和真红郎哥搭档最好吗?」

    「你居然偷听——」

    「肮葬。」

    茜打断将辉的话语,朝哥哥投以轻蔑的眼神。

    「男生配男生一点也不实际。」

    「慢著,小茜,等一下!这是误会,是误会!」

    被国中女生臭骂的吉祥寺,开始拼命地辩解。他现在的心态真的是赌命,赌上自己在社会上的生命。

    一条家的某个房间里,吉祥寺在房间主人将辉持续当机不动的状况下,激烈地「辩解」了两个小时。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