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第三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第三章

    到了周末,第一高中才总算逐渐脱离九校战的「营运冲击」。七月二日收到竞赛项目变更的通知,重新选拔选手后,在七日星期六再度进行竞赛的练习。虽然下星期二开始期末考,但他们 决定在这之前,至少要让新选手练习一次。尤其是新项目操舵射击与坚盾对垒,为了掌握竞赛的感觉,大家决定试打一次模拟战。此外越野障碍赛跑因为规模过大,所以还没有完成准备。

    操舵射击是沿用冲浪竞速的水道练习,标靶则是从铁人双项社与狩猎社调度过来。坚盾对垒 则是临时在运动场搭设男女赛场各一,并在放学后立刻举行模拟战。

    现在的女子组赛场(虽然这么说,但男女赛场的规格都是长宽二十公尺、高一公尺,并无差异)中,女子组单打选手千仓朝子正在和艾莉卡交战。

    坚盾对垒的赛场除了大小之外,外观完全是「没有围绳与角柱的拳击擂台」,但地面使用防滑材质,上下振动也减轻到最小。艾莉卡自由自在地驰骋在这块适合奔跑的赛场上。

    「唔,好快!」

    朝子从刚才就使用偏倚解放的魔法,试图将艾莉卡推到界外。从某方向压缩空气,并从另一侧喷出高压空气的偏倚解放,原本就是如此使用的魔法。

    然而这个魔法却完全跟不上艾莉卡使用自我加速魔法之后的动作。艾莉卡以不规则的步法奔跑,而在朝子眼神跟丢她身影的下一瞬间,盾牌就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艾莉卡利用山怒涛的原理,以自己的盾牌撞向朝子的盾牌。这招堪称是山怒涛的盾击版。双方接触的瞬间,艾莉卡将自己盾牌的惯性提升到极大,将朝子连人带盾撞出擂台。

    千仓朝子背对地面摔进场外铺设的缓冲垫,艾莉卡则跳下擂台伸手帮忙拉她起来。在达也身旁看著这一幕的服部叹了口气。服部察觉达也以眼角余光看他,于是将头转向男子组擂台。泽木与雷欧的搭档,正在和桐原与十三束的搭档交锋(在这个场合或许应该说是「交盾」)。

    坚盾对垒使用的盾牌材质是木材,表面积的部分,男子组是零点五平方公尺以上,女子组是零点三平方公尺以上,且规定除了把手,表面不得有两种以上的曲面。换句话说,只要不是表面 呈波浪状或是两端凹折,盾牌是圆形、方形或星形都没有问题。

    第一高中以代表选手的攻击模式进行模拟后,决议采用纺锤形的盾。桐原将盾牌前端的尖细部位瞄准雷欧往前顶。

    雷欧在擂台中央压低重心,挡下桐原这记突剌。稳如泰山的雷欧很高明,但在承受被雷欧完全挡下时所造成的反作用力后,依然完全维持原本姿势的桐原也很了不起。

    两人停止动作。这时十三束趁机攻击雷欧。

    十三束躲开对峙至今的泽木,迅速绕到桐原右方。桐原将盾牌固定在右臂,单手持盾。相对的,十三束则是在盾牌长边安装两个把手以双手持盾。他将盾牌举在右前方,试图如同长枪般冲 向雷欧。

    「唔哇!」

    但是还没有冲剌,十三束的身体就忽然遭受强风袭击。十三束绕到桐原右方时,泽木也跟著绕到雷欧左方。将盾牌固定在左臂单手持盾的泽木,向十三束笔直挥出右拳。

    这是泽木擅长的招式,也就是利用拳速产生空压波。这个魔法是藉由将厚厚的空气装甲缠在手上,在不增加重量的状况下扩大表面积,再利用以魔法加速之后的拳头射出风块。依照坚盾对垒的规则,选手不得攻击盾牌以外的部位,但说到底也只是禁止以固体或液体进行物理攻击,以 气体进行攻击时就没有部位限制。

    十三束娇小的身体倒在赛场上。虽然勉强避免摔到界外,但没有远距离攻击方式的十三束,在这一瞬间就被排除在战力之外。和雷欧以盾牌互抵较劲的桐原见状,便以空著的左手操作戴在右手臂的CAD。

    这是打破二对一状况的一步棋。他为了用来破坏雷欧的盾牌而构筑的魔法,是以盾为媒介的「高频刃」。高速振动与自毁防止术式作用在桐原的盾牌上。

    振动沿著接触的边角传到雷欧的盾牌——

    「唔喔!」

    ——桐原的盾牌因此半毁。桐原不禁发出惊愕的声音,但这也是在所难免吧。既然盾牌被振动的反作用力破坏,就代表桐原的自毁防止术式不如雷欧的硬化魔法。

    桐原的盾牌静止在原地,这次轮到雷欧以盾牌边角撞击。雷欧手上以魔法增加强度的盾牌,劈毁了桐原的盾牌。

    这个结果令服部再度叹气。他摇头两三次后,有些犹豫地询问达也:

    「司波……还是选千叶跟西城参赛比较好吧?」

    其实在甄选选手的会议上也提过这一点,但最强烈反对的人就是达也。

    「如果没有限制攻击部位,那两人就是有力的候选人。」

    「意思是,他们在坚盾对垒的规则底下没有胜算?你在甄选时也这么说过,不过实际试著比赛,就会发现这样的话……」

    「千仓学姊与桐原学长都只是还没有习惯坚盾对垒的战斗方式而已。水波。」

    达也委婉否定服部的质疑,然后呼叫正在女子组擂台下方观看练习的水波。

    「是,达也哥哥。」

    水波想跑过来,但达也伸手制止,自行走到女子组擂台边。在新人赛坚盾对垒和水波搭档的一年级女生,在她身旁绷紧表情。

    「艾莉卡。J

    「什么事?」

    达也一边走,一边向艾莉卡招手。专注观看雷欧战斗的艾莉卡立刻回到这里。

    「艾莉卡,麻烦你当水波的对手。」

    「意思是要我跟她单打? J

    「嗯。」

    「是喔……好啊。J

    艾莉卡打量般地将水波从头到脚审视一轮,接著像是认同了某件事般点头走上擂台。

    「水波。」

    水波因为出乎意料的发展而乱了分寸,但还是跟著艾莉卡要走上擂台。就在这时,达也在她耳际低语。

    艾莉卡见状扬起嘴角一笑。

    「千叶学姊,让您久等了。请多多指教。」

    走上擂台的水波恭敬地行礼致意。

    「他到底传授了什么作战给你呢?我好期待。」

    艾莉卡以危险的笑容回应。

    「两人各就各位,预备。」

    按照惯例,九校战的赛场里没有裁判,坚盾对垒的擂台也不例外。达也吹哨代替电子声宣告比赛开始。

    艾莉卡笔直地攻向水波。没有使用假动作并不是小看水波,是她不知道达也究竟传授何种策略,压抑不住好奇心使然。

    水波面对猛然冲过来的艾莉卡,迅速又冷静地操作CAD。

    艾莉卡的身体瞬间停止。这种动作必须要中和自己身上的惯性才有可能做到,但艾莉卡并非自愿停止。

    会这样是因为水波展开的反物质护壁命中了艾莉卡的盾牌。没有承受到反作用力,是因为惯性降到极小。不过水波也处于相同状况。水波没有受到任何冲击就执行下一个术式。

    艾莉卡的身体轻盈地浮了起来。她不是自己往上跳,而是踩在水波斜放的护壁上。即使中和惯性,重力还是会产生作用,所以艾莉卡刚才还是有办法踩稳,但要是双脚被迫离开踏脚处就无从抵抗了。

    「等一下……!」

    艾莉卡连忙试著关闭中和术式,但是很遗憾,以她的能耐无法立刻变更魔法终止条件。此时将惯性提升到最大,也只会持续进行等速运动。结果艾莉卡就像是羽毛一样,轻盈地被水波往前推的护壁送到界外。

    「刚才那招难道是……十文字学长的『连壁方阵』?」

    服部蕴含惊愕心情低语道。

    「不,刚才的术式只是持续移动单层的反物质护壁。」

    达也很乾脆地做出否定。

    「原理就和单纯的移动魔法一样。移动魔法是连续变更对象物体座标的术式。只是这个魔法不是变更对象物体座标,而是变更护壁的架设座标而已。」

    「是这么简单的魔法吗……?」

    服部的惊愕没有消除,而是更加强烈。如果这种事轻易就能做到,那么所有人都可以重现攻击型的「连壁方阵」了。

    「水波使用的术式难度和连壁方阵不同。因为攻击型连壁方阵是以持续时间为代价,将反物质护壁的强度与速度提升到极限,连续创造多重护壁的魔法。而水波的术式重视持久力,无法期望护壁压力强到能摧毁目标。」

    达也回答之后离开服部身旁,走向千仓朝子。刚才摔落擂台的艾莉卡,以及一脸惶恐走下挥

    台的水波也聚集在那里。

    「哎呀〜输了输了。没想到会那么轻易被推落。」

    「在那种容易被看穿的时间点进攻当然会受到反击。艾莉卡那一招必须快到眼睛跟不上,也 就是对方来不及看清楚才管用。」

    「……你还真清楚。」

    艾莉卡因为「奥义」的弱点被毫不留情地指出而心虚,达也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向朝子。

    「如何应付采取肉搏战的对手,我想学姊从刚才的战斗就能明白了。」

    「……但我没办法使用那种护壁啊。」

    「不过我记得千仓学姊擅长方向反转术式。」

    朝子微微睁大双眼,大概是没有想到达也会知道她擅长的魔法。

    「嗯,是的。」

    「在双方盾牌即将接触的时候,反转方向让对方往上浮,然后直接以移动魔法把对方推出界外就好。」

    以达也的角度来说,被当成不晓得朝子擅长的魔法才令他意外。他在这次的九校战是工程师 兼作战参谋,无论是哪个职责,要是不晓得选手擅长与不擅长的领域就没戏唱了。达也或许是因为这样,语气才变得有点爱理不理——不过更可能是他原本讲话就是这样。

    先不提朝子对达也这种态度的想法,她似乎姑且接纳了达也的建议。相对的,艾莉卡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达也的注意力移向了内袋里正在振动的情报终端装置。

    达也取出终端装置检视讯息,接著转身向站在后方的服部说:

    「冰柱攻防那边似乎准备好了。我要去那里,这里方便交给学长吗?」

    「嗯,辛苦了,这里交给我吧。」

    这是当初就先预定好的事情。服部立刻点头。

    为求谨慎,达也看向男子组的擂台。三年级的工程师从泽木那里接过CAD进行微调,旁边的平河千秋则是拚命地专注聆听十三束说话,大概是在徵询竞赛用CAD的使用感想吧。达也判断应该没有问题后,便朝服部与千仓行礼致意,并向艾莉卡与水波知会一声之后,就动身前往演习森林的冰柱攻防练习场。

    冰柱攻防的练习,每年都是在演习森林深处的五十公尺户外水池进行。这座水池不是用来游 泳的泳池,而是用来练习流体控制的水池。平常加盖不放水的水池,如今在激水之后以魔法制作 冰柱,再以魔法直立冰柱,至此才总算可以练习冰柱攻防。

    直到去年,这项准备工作都会耗费不少时间。但今年使用不到往年四分之一的时间,就完成了准备。

    「啊,哥哥,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而能够减少准备时间,也是因为去年是新生而有所顾虑的深雪,在今年成为核心人物推动这项准备工作所致。达也原本也预估只要去年的一半时间就可以完成,但深雪的能力超乎他的预料——实际上直到水池能够使用,只有放水花了较多时间。

    「辛苦了,准备得还真快。」

    「因为不能让哥哥久候。」

    深雪这句话和她的容貌相符,是遵守日本传统贤淑女性价值观的可嘉发言,但她投向达也的 目光背叛了她的声音与外貌等所有的一切。她的双眼强烈要求尽早「取回」达也。任何人都能清 楚看出她的真正想法,像是花音就明显露出一副厌倦的表情。

    「还真是没有想到她会同时制作二十四根水柱,然后一鼓作气冻结成形。」

    「那个流体控制魔法是达也同学建构的?」

    花音只有语带挖苦地轻声唠叨,不过!r似乎对深雪使用的术式感兴趣。

    「相似形复制理论的运用是我的点子,不过是深雪把它改良到实用阶。」

    「但是以我依靠感觉使用的魔法为基础来构筑启动式的,是哥哥喔。」

    兄妹将功绩让给彼此。他们这样使得不只是花音,就连零都露出「随便你们吧」的表情而撇过头去。

    「……总之既然完成准备了,那就开始吧。」

    达也说完,深雪立刻就定位。

    花音与雫的动作会莫名迟钝,应该不全是他们造成的。

    如前面所述,长五十公尺,宽二十公尺,深五公尺的水池不是泳池,所以卫生管理没有很严谨。水池墙面与底部都是只用一层高防水的黏土制成。不过这样反倒方便练习冰柱攻防。

    他们以白色的线条在水池底部画出和冰柱攻防相同大小的场地,并在四个角落立著细长的棒子。他们在距离水池短边十公尺处设置踏脚处,而选手就站在上面对峙。

    其中一边是深雪。

    另一边是花音与雫。

    虽然是二对一的不公平比赛,但是无法断言花音她们绝对有利。

    除了某些特殊例外,魔法是无法合成的。要是花音与乘同时施展魔法的默契不好,就会只有其中一人的魔法会发动。不对,一个不小心也可能两种魔法都不会产生效果。其他双人赛同样存

    在这个问题,不过他们预料这在冰柱攻防是尤其麻烦的问题。

    「雫,加油!」

    穗香在声援_。幻境摘星的准备工作费时,所以她来参观冰柱攻防的练习——不过这只是藉口,其实她是想待在达也身边。

    「深雪学姊,加油!」

    泉美像是不服输,却又有点不好意思地声援深雪。她是新人赛冰柱攻防的代表,即使稍微有 点非分之想,却真的是在见习。

    「那么,开始吧。」

    达也说完,简便设置的讯号灯便亮起红色的光,接著变成黄色。在变成蓝色的同时,魔法开始肆虐整座水池。

    花音坐在折叠椅上,板著脸看向一旁。站著的深雪与雫一同露出「怎么办?」的为难表情, 彼此相视。

    模拟战连续举行五场,冰柱几乎都是由深雪设置,换句话说,就是即使她额外消耗了一些力量,但战绩依然是深雪五连胜。即使当事人不是花音,看到这种结果也会觉得不高兴。

    「千代田学姊负责攻击、韦负责防御,我想这个战术基本上没错。」

    而且达也毫不在乎花音表现出不悦的心情,一边调校她的CAD,一边不客气地搭话。

    「意思是我并非魔法不如人?那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不是出错,是默契练习不足。不过今天才第一天,会这样是理所当然。」

    「……是哪里有问题?」

    「学姊的魔法发动领域和乘的情报强化领域稍微重叠了。」

    雫下听完达也的说明,站在花音面前低下头。

    「学姊,对不起,是我的失误。」

    「是啊。虽然你应该是为了对抗深雪的领域魔法,才会将强化对象扩张为己方所有阵地,不过情报强化还是应该对单一个体,而不是对领域使用。而且冰柱攻防只要任何一根柱子还在就不算输,所以应该考虑集中强化少数对象。」

    「嗯,我知道了。」

    「哥哥,您不给我建议吗?」

    雫露出像是等待被摸的幼犬表情仰望达也时,深雪便面带「笑容」挡在她前方。

    「要是深雪输了,我就会给建议。不过要是你放水就得接受惩罚。」

    「惩罚……我……我才不会故意输掉,这样对学姊与IK很失礼。」

    深雪以看似生气的语气回应达也这番话,但她移开的双眼周围稍微泛红。

    花音目瞪口呆地看著这一幕。坦白说,她之所以不满,是因为练习时的责任工程师不是五十里而是达也,因此动不动就挑剔达也的工作表现。不过花音目睹到深雪与雫么黏达也的样子就在内心苦笑,心想「自己还是忍耐到正式比赛的那一天吧」。

    ◊ ◊ ◊

    七月七日星期六的夜晚。在白昼较长的这个季节,现在还堪称是刚入夜的时间,但七草家主屋已经是寂静无声。

    当家弘一的长子已经结婚,如今夫妻俩住在东京都心的公寓。次子总是在不同于前第七研,由七草家自己设立的魔法研究所过夜,几乎把那里当成自己家。这两人是弘一已故的前妻之子,会刻意回避后妻生下的妹妹们。兄妹俩感情绝对不差,但在内心某处应该还是有芥蒂吧。

    说到这些女儿,长女真由美今天「也」去参加宴会,尚未返家。今晚的舞会不是和含数家系有关的社交场合,而是大学主办的七夕派对,但她应该「一如往常」将近深夜才会回来吧。

    香澄与泉美,早早便洗完澡窝进自己房间。两人今天都频频喊著「今天好累」,所以或许已经睡著了。

    不过,弘一没办法像两个小女儿一样,累了就休息。弘一在书房工作时,他等待的部下来访了。

    「进来。」

    弘一回应敲门声,催促对方入内。对方是他「现在」的亲信——名仓。

    「周公瑾怎么说?」

    弘一制止正要说开场白的名仓,要求他简洁报告。名仓反倒是一副省了工夫的模样,以不带情感的语气回应。

    「他说他委托九岛家的当家,收容大亚联盟的逃亡者。」

    「嗯……他接触九岛的真正理由是?」

    「九校战会进行寄生物附身型战斗女机人『寄生人偶』的性能测试,他要干涉这场测试让女机人失控,危害九校战的选手。他说不会做到出人命的程度,属下认为这一点可以信任。」

    「利用的手段是?」

    「说是要使用寄生物用的狂化术式。」

    「……干涉SB的系统外魔法吗?」

    弘一深感兴趣地低语,但又立刻像是失去兴致,转身面向书桌。

    「辛苦了。」

    这句话暗示要名仓离开,但他没有乖乖听命。

    「可以袖手旁观吗?」

    「无妨。」

    弘一背对著名仓回应。

    「寄生人偶的性能测试,是在举办越野障碍赛跑的时候进行。一年级并非实验对象。」

    「意思是只要自己人没有受害就无妨?」

    「你讲得真奇怪。」

    名仓的语气没有责备,但不晓得弘一是不是感觉到了某种他无法装作没有听见的情感,旋转椅子让自己面向名仓。

    「我为什么非得把力气花在别人家的儿女身上?」

    弘一的指摘,使得名仓低头承认自己的错误。再说,从跟周搭上线的时候开始-关心别人家就只会是一种伪善。

    「而且这次先出手的是国防军的强硬派。寄生人偶的测试,是宗师想趁著这个机会打造出一个由机械取代魔法师的契机才执行的。事到如今多加一两个谋略算得了什么?」

    主谋是和弘一关系密切的集团,所以他清楚知道九校战举办要项大幅变更的原委。

    而且说到底,开端就是源自国防军内部的反大亚联盟强硬派集团。他们是去年十一月成立,反对日本和大亚联盟签订谈和条约的势力。

    他们主张要趁著大亚联盟失去三成舰艇的这个机会进一步采取军事打击,去除这个长年的威胁,换言之就是希望开战。在横滨事变之前,国防军内部几乎都不赞成这个主张,但是在事变之后便逐渐得到确实的支持。

    但是结果仅止于军事恫吓。这段过程反而增加强硬派集团的向心力,并成长为连国防军干部都无法忽略的势力。

    之所以容忍他们对魔法协会施压,主要也是要安抚强硬派集团的不满,结果导致今年的九校战采用了军事色彩浓厚的竞赛项目。

    接下来是弘一的推测。九岛烈应该不是要阻绝,而是要扭曲现在的流向。烈以「魔法兵器的实验」这个名目吸引强硬派的兴趣,让他们目睹魔法师被寄生人偶打倒,藉以让他们认为比起将 魔法师当成兵器,加强开发这种打从一开始就当成兵器的寄生人偶,更能有效强化军事力。

    没有证据,这只不过是从现状推理出来的想像。不过再怎么想,比起犠牲青少年魔法师来开 发兵器,这种做法一定更适合弘一认识的九岛烈。

    「名仓,无须挂念。即使真言阁下中了陷阱,老师应该也会收拾善后吧。」

    弘一至少对昔日的恩师有这点程度的信任。

    ◊ ◊ ◊

    七月八日星期日,达也造访FLT开发第三课。形容为「即使放假依然造访」应该不妥,形容为「因为学校放假才造访」或许还比较适当。

    和以往不同的地方,在于达也这次是独自前来。期末考从周11开始,所以深雪在家里用功。 实技测验在考前慌张也没有意义,但是笔试的部分以恶补来应付还算有效。

    研究室一如往常,满是忘记今天星期几、是不是假日的研究员。大家看起来都在忙碌工作。  第三课的新商品开发计画正要进入尾声。

    完全思考操作型CAD。这种演算装置将会为机械辅助魔法发动的技术带来崭新的突破,是 各厂商竞相研发的商品。半年前,罗瑟魔工所推出了号称是世界首创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 , 而FLT的新商品则是继他们之后推出。

    不过罗瑟与FLT的产品概念完全不同。罗瑟的CAD是植入了以想子波操作按键这种构造的专用机种,以随身cAD来说算是相当大型的类型。

    反观FLT开发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则是特化「输出操作CAD的无系统魔法启动式」 这个单一机能的产品。输出目标魔法启动式的程序说到底都还是和以往的CAD相同,却是以无 系统魔法代替手指操作。这个演算装置实现了这样的概念。

    虽然FLT的完全思考操作型,必须将配对软体加装在配合的CAD上,不过用惯的演算装置可以直接沿用是很大的优点。至少开发第三课是如此认为。配对软体能够对应八成过去五年内上市的CAD,而且不论是泛用型还是特化型都可以。既然可以只靠想子波操作,这个新产品理应会产生跨越制造商极限的庞大添购需求。

    今天是迈向商品化的最终测试日,只要这天没有发现问题就可以对外公开准备发售。达也到监控室露面时,测试工作早已开始。

    「早安。我是否稍微迟到了?」

    「少爷早安!不,您非常准时。不好意思,我们等不及您露面就早早开始了。」

    牛山露出惶恐表情低下头,但他的双眼透露出有如愉悦笑容般的神色。

    那并不是瞧不起达也的笑容,而是工匠完成满意作品时露出的笑容。

    「这样啊。我不介意就是了……」

    达也看向墙面萤幕,露出和牛山相似的笑容。

    「看来很顺利呢。J

    大型萤幕映出十二名测试员同时进行测试的光景。他们逐一使用四大系统八大种类的魔法,

    并在每次使用过后更换CAD。

    「目前一切顺利!耗损的时间也在预测范围之内。」

    测试员使用的尽是初级魔法。这是测试新开发的cAD时常见的光景,不过有两个地方和以往不同。第一,他们没有触摸CAD按键。第二,测试员的脖子以细链挂著一个硬币形状的小型 演算装置。

    藏在衣服底下,直径三公分、厚六公厘,表面进行消光加工的银色圆盘,正是完全思考操作型CAD。经过处理而看得见想子光的萤幕上,显示著硬币状cAD吸收测试员的想子来输出启动式的画面。达也透过萤幕影像,将认知情报体的视力投向其中一名测试员,随即「看见」胸口硬币输出的启动式在测试员体内转换成操作想子的魔法式。聚合为细线的想子波,被集中吸入左手手镯上的按键。

    CAD按键是电流按键,同时也是设置感应石天线的想子讯号收讯处。CAD以前就具备的非接触型按键,是将想子直接送进天线来取代手指操作,但要是使用者没有熟练操作想子,经常会指定到错误的启动式,而且CAD本身的误判机率也不小。这次的完全思考操作型是基于「还没有熟练操作想子的魔法师也能正确指定启动式,CAD也不会误判」的概念开发而成。

    达也他们为此所采用的方式,是研发一个无系统魔法,将聚合的想子波集中输入到感应石天线。以魔法输出发动魔法用的启动式,这种做法确实是绕远路,不过这让驱动CAD的想子波即使构造单纯也没有关系,所以这么做对魔法师造成的负担低到可以忽略。光是思考就能确实指定启动式,这样的优点使得这种绕远路的做法算不了什么。

    「我也试试看吧。」

    「麻烦您了。喂,拿一台试作机给少爷!」

    研究员回应牛山的呼唤而跑来,达也从他手中接过硬币形态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走向测试室。

    ◊◊◊

    当天下午,达也带深雪来到副都心。正确来说是深雪带他来。

    新型CAD的测试毫无问题,在上午就完成了。达也也负责检查特化型cAD更换卡匣型储存装置时的运作状况,但未发现任何问题。因此预先保留修正错误的时间完全空下来了。

    达也拿了 一个移除「试作」两个字-成为成品的完全思考操作型cAD回家当伴手礼,但是等待他的是妹妹因为累积压力感到不高兴而闹别扭的视线。深雪当然不可能对达也发脾气(这种事很罕见),只以看似不满,好像在抗议某些事的双眼看著他。

    但是达也无法置之不理。深雪入学至今,笔试成绩一直保持在全年级第二(总成绩不用说, 当然是屹立不摇的榜首)。她不可能看不懂考试范围的内容,更不是计较名次的个性。达也不认 为深雪只因为考前用功就累积了沉重到一目了然的压力。

    (是准备九校战的事情造成她的负担了吗……?)

    如此心想的达也,试著向深雪提议外出走走换个心情。

    「和哥哥出门?我去!请务必带我去!」

    如上所述,深雪回应的气势,强到让达也不禁有所提防。简单来说,深雪只是希望达也理会她。即使感觉有点过度,但也只是妹妹想对哥哥撒娇罢了。达也慢了半拍才察觉这一点,但他也「不讨厌」深雪对他撒娇。

    「水波要来吗?」

    达也这个问题,「关心同居人」的成分占了很大的比重。

    「不,毕竟还要准备考试,而且我想打扫一下,所以容我推辞。」

    水波鞠躬回应。她内心出现「为了履行守护者的职责应该跟著走吧?」的纠葛,不过「我可 不想暴露在那种甜蜜气氛中」的想法战胜了。

    虽然是达也邀约外出,但由于他是临时想到这么做,并没有具体的计画。所以便交由深雪决定要去哪里,结果两人就来到了涩谷副都心逛街购物。

    深雪具备「以讲究衣著为乐趣」的一面。虽然对化妆似乎还没有什么兴趣,但达也觉得她好像喜欢欣赏衣服或自己搭配衣服。不过深雪真正的想法不太一样,她喜欢的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给达也看,但总之只要和深雪外出大多都是逛这种店,像现在两人也是在逛最近刚开幕的时尚购物大楼。

    这栋大楼似乎不是各承租店家分别营业,而是以楼层为单位共同展售,各店面之间并没有隔开。展示宴会礼服的区域旁边说不定就是内衣贩售区,这种构造使得男性要是贸然乱走,可能会感到不自在。

    达也刚开始也很注意这一点,但他基本上就只是跟著深雪走,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无法避免这种情况。但达也还是看开了。他认为,既然自己没有想入非非,会不想经过内衣或泳装贩售区也说不通。

    但这种心态在今天却成为反效果。

    深雪在休闲服卖场挑选「清凉」的夏季衣物,向店员表示想要试穿时,这个区域的试衣间却很不巧地刚好客满。深雪与达也都觉得等前面的客人出来就好,但店员不知道是被深雪的美貌打动还是有什么非分之想,硬是带深雪来到同楼层没有人使用的试衣间。

    而那里正是泳装贩售区的试衣间。

    达也以平常心钻过紧密陈列著女性泳装的走道,但他可能还是觉得站在试衣间前面,再怎么说还是不太妙吧。达也在深雪消失在门后时,就吩咐她说有事就用终端装置打电话联络,然后准备离开。

    然而他的顾虑没有奏效。达也从藏在墙边的四间试衣间最后一间,经过另外三间试衣间前方要回到楼层通道时,在最外面那间试衣间前面撞见两名少女。她们是达也熟悉的学妹。

    「司波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女更衣室耶!」

    尖声逼问他的是七草香澄。她身穿动物花纹T恤,以及摺起裤管的牛仔风格裤子,打扮得相当中性。

    「香澄,不是更衣室,是试衣间啦……啊,难道!学长应该是和深雪学姊一起来的吧?学姊在哪里?」

    以觉得傻眼的语气纠正双胞胎姊姊的错误之后,突然显露兴奋情绪逼问达也的是七草泉美。她身上的连身裙是以许多蕾丝装饰的女性化设计,胸前敞开又无袖,裙子也只到膝上五公分,有点开放。

    既然这两人在这里,就几乎可以确实推测出这间试衣间里的人是谁。达也在危机感的驱使之下连忙想离开现场——但他晚了 一步。

    「你们两个在吵什……么……」

    试衣间的隔音效果莫名优秀,反而弄巧成拙。真由美听得到妹妹们在门外吵闹,却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为了要斥责两人,真由美才打开了门。

    达也知道对方在凝视他的背。事到如今要是逃走,反倒会背负「偷窥」的嫌疑。与其甘受无妄之灾,还不如留下短暂的尴尬回忆,这也是不得已。达也在脑中迅速计算之后,努力以若无其事的模样转过身来。

    事态近乎是他想像的最坏状况。

    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光著身子走出来,所以最坏的状况是真由美只穿内衣。

    真由美瞪大双眼伫立在达也面前,她身穿的「布」是只有稍微遮住胸部,以及遮住腰部以下到大腿根部的——白色比基尼。

    和娇小身躯不搭的丰满胸部,藏不住的双峰中间刻著清晰的深沟。

    意外丰盈的臀部与纤细的腰围,描绘出妖艳的曲线。

    毫无防备的大腿看起来如同大理石般滑顺,给人无比柔美的印象。

    「呃……啊……这……」

    「七草学姊,请冷静。」

    达也朝著开始颤抖的真由美伸出双掌,反覆做出轻轻克制般的手势。换句话说,就是和他口中话语相同的肢体语言。

    达也的说服(?)意外奏效。真由美就这么看著他,缓缓退回试衣间,轻声关上门。

    「呀啊啊啊啊!」

    从试衣间传出的声音,无疑是真由美的惨叫声。这次达也真的动身逃离了。

    「抱歉惊动大家了……」

    真由美缩起身体,向只是率直说出感想的深雪谢罪。

    「不,这不是学姊的错,反倒是我才应该道歉。」

    这里是开在购物大楼里的咖啡厅,围桌而坐的是达也、深雪、真由美、香澄、泉美。

    「都是因为我带哥哥到那种地方……真的很对不起学姊与哥哥。」

    邀他们四人来到这间店的人是深雪。深雪向真由美表示想好好解释刚才的骚动,香澄与泉美跟了过来,也找来另一个当事人达也。

    「不,这不是深雪学妹的错。反正……又不是被看到裸体,只……只是泳装而已,所以奇怪的是会害羞的我才对。达也学弟,抱歉我刚才叫得那么大声。我只是吓了 一跳而已。」

    真由美表现出学姊应有的态度,但也可能是刻意表现出成熟的举止。不过,除了她自己,大 家都知道她是在拚命对自己解释。看她脸颊羞红,视线飘忽不定的样子,很显然的她至今都还没有镇静下来。

    达也不发一语。因为要是否认深雪的说法,会变成在袒护自家人,向真由美谢罪也可能反而令她更难为情。

    「不,我觉得这也是在所难免。」

    达也顶多只能如此回应。

    但是,场中也有对此觉得不服气的少女。香澄暗自(虽然她几乎没能隐瞒)对达也让真由美 出糗一事感到生气。

    将香澄的想法化为言语,应该就是「明明就是你擅自看到姊姊丢脸的样子,居然还摆出这种态度!」这样吧。不是「明明都偷窥了还这样!」代表她至少还残留一点理性,但无论如何就达也看来都是不讲理的怒火。

    对他来说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的,应该就是泉美没有附和乱发脾气的香澄吧。

    「深雪学姊接下来有什么计画?」

    这时候的泉美满脑子都是深雪。

    「我打算再看看几件衣服就回去,毕竟下周就是期末考了。」

    「那么,方便让我陪同吗?」

    冷静思绪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泉美央求深雪准她同行。她对深雪投以要形容为「天真」来说带有太多欲望的视线。面对泉美忠于自己欲望的要求,深雪好不容易才能继续维持笑容。

    「这个嘛,只要哥哥不在意就可以。」

    「小美,不可以打扰别人家的行程。」

    深雪的回应称不上答应或拒绝,但真由美这番话明显在责备泉美。泉美本来就是个聪明的少女,听到姊姊委婉斥责,她就惊觉不对而恢复正常。

    「说得也是。深雪学姊,恕我刚才冒犯了。」

    要是事情真到此为止,司波兄妹与七草姊妹应该会和平道别,但香澄稍微比泉美更能率直表达自己的心情。

    「就是说啊,泉美。不可以打扰司波学长与司波学姊的约会啦。」

    「约会?」

    如此慌张惊呼的人,不知为何是真由美。

    「香澄,我们并不是在约会。」

    达也的语气平静到不像是在辩解。形容为毫无情感比较合适的这种一如往常的反应,也一如 常地剌激了香澄的神经。

    「男高中生和女高中生一起逛街却不是约会,这种说法毫无说服力。」

    真由美战战兢兢地观察深雪的脸色。

    深雪的表情不知为何,像是在克制嘴角不绽放笑容。

    「我觉得男高中生是哥哥,女高中生是妹妹的状况不在此限。」

    「不过我认为兄妹约会太不实际了!」

    「香澄,再怎么说,你这样也很没有礼貌喔。」

    泉美刻意以强硬语气插嘴。她很清楚香澄正处于「事到如今无法收手」的心理状态。

    香澄也知道自己逐渐陷入无底沼泽,但是不知为何,只要对方是达也,她就会无意义地持续赌气。基本上个性洒脱的香澄很少这样,不像自己的这种作风也令她自己感到疑惑。

    不同于这样的想法,香澄的嘴擅自动了起来。

    「优秀的魔法师有义务传宗接代!还是说司波学长想跟妹妹……」

    「香澄。」

    不过香澄失控的舌头,却因为达也不太大的声音而停下。

    「真要这么说的话,假日和姊妹一起度过也不实际吧?」

    「!」

    香澄紧绷的脸越来越红。

    达也面不改色地看著学妹不甘心地瞪向他的视线。

    「学姊,我们先告辞了。」

    接著他立刻移开目光起身,向真由美低头致意。

    「啊,我买单吧。」

    达也手中握著帐单,真由美见状连忙起身。

    「不,我在学妹面前表现不成熟的举动,这是赔礼。」

    但达也完全不理会真由美的要求,直接前往柜台。

    深雪起身向真由美行礼,然后跟著达也离开。

    座位上只留下泫然欲泣、紧闭双唇的香澄,以及担心地看著她的姊妹。

    离开咖啡厅的深雪在走一段路之后转身察看。当然,七草姊妹并没有跟来。她稍微松一口气之后,向哥哥开口。

    「那个哥哥,我觉得香澄学妹没有恶意。」

    达也瞬间露出诧异表情看向深雪,接著立刻苦笑著点头回应。

    「我也这么觉得。」

    达也的回应使得深雪放松心情,呼出长长的一口气。

    「我也知道香澄不打算提到『那件事』,我甚至是觉得不能让香澄继续那个话题,才用那种论点反驳……但好像稍微挖苦过头了。」

    达也自嘲一笑,但深雪知道他并非真的感到自责。

    「……深雪很喜欢哥哥不会对其他女生太过温柔这一点。」

    「……你也具备坏女人的天分呢。」

    「讨厌!」深雪鼓起脸颊。

    这个孩子气的反应,使达也露出不带苦味的笑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