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第四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越野障碍篇 第四章

    星期一,周公瑾依照约定,准时造访九岛真言。

    真言出面迎接,回应愿意收容逃亡的方术士进入研究所。

    周与真言都露出满意的笑容,握手道别。

    而即使下达了严格的封口令,这场会见依然在一小时后被九岛烈得知。

    「……如您刚才听到的,真言阁下允诺收容逃亡的方术士。周公瑾对此没有特别要求报酬或提出条件,让那些方术士潜入这里应该就是他的目的。」

    「这样啊。」

    如同僧侣般剃发,并穿著西装的老人报告之后,将白发梳理得服服贴贴,且将三件式西装穿得无懈可击的九岛烈悠哉地点头。

    「老师,可以就这样坐视不管吗?」

    称呼烈「老师」的这名老人是九的含数家系——九鬼家前任当家,名为九鬼镇。虽然年龄超过六十岁,但是比起即将九十岁的九岛烈,他还不到要隐居的岁数。他将当家位子让给长女,是为了要成为烈的部下为他效力。

    九之家系的团结意识高于其他含数家系。与其说他们是「十师族与师补十八家」这种对等的二十八家关系,更像是「本家与分家」、「君主与家臣」的关系。这层关系源自第九研时代,各家系以九岛家为中心一同对抗「传统派」这个共通的敌对势力。不过,盟主之所以不是九鬼或九头见而是九岛,是基于九岛烈的领袖气质。烈的威严在最近失色不少(至少已经能让真言对研究 所人员下达封口令),但是对于九鬼与九头见前任当家的世代,也就是对于镇他们来说,烈至今 依然是他们的领袖。

    「无妨,不过计画得修正。」

    「您的意思是?」

    「凑巧在九校战同一天测试性能的寄生人偶,被有心人士利用大亚联盟的方术士动手脚,试图让九校战选手受重伤藉以操纵舆论,这个计画的幕后黑手是强硬派。而且协助强硬派将方术士送进我们研究所的人,将会是接受传统派使唤的周公瑾。」

    烈对镇这个问题的答覆,即使保守来说也是过于粗略的回答。只要拥有一般的感受性,都会认为这种想法实在过于称心如意。

    但是镇对烈的计画没有提出异议。重点不是拟定缜密的计画,而是比对方技高一筹,让对方劈头就碰一鼻子灰。镇与烈都明白这一点。

    「得做好安排,以免魔法科高中生有所牺牲才行……」

    镇说「有所犠牲」的意思是有人丧生。受伤程度的犠牲不在考量范围。

    「不用担心,寄生人偶本来就有设定限制器,禁止攻击非战斗人员。这次的试验原本预定采取游击战模式,不过只要改成一般战斗模式,穿普通衣服的高中生就不会被攻击。」

    烈理解这一点,进而保证不会有人受伤。

    「限制器不会受到方术的影响吗?」

    镇的担忧很中肯,但烈的自信仍吃立不摇。

    「他们打从一开始就不可能让寄生人偶失控。寄生物和女机人是以忠诚术式结合,限制器是忠诚术式的一部分,本质上和凯尔特的古式魔法『制约』具备相同效果。寄生物是以受到忠诚术式的拘束为条件,女机人才会提供活动所需的想子。寄生物要是意图违抗限制器,将会一鼓作气地释放所有想子,陷入休眠状态。女机人的躯壳将会因而成为封印寄生物的容器。这个规定记载在忠诚术式里,作为违反禁忌时必须支付的代价。」

    「意思是只要我们这边有心,就能让周公瑾的诡计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意义吗……」

    「没错。」

    烈与镇静静对笑。

    「不过这么一来,就没有人能让寄生人偶失控了吧?」

    镇询问的语气有点在开玩笑,但烈以非常正经的语调回答。

    「如果出现无法识别为己方的士兵,也就是武装分子的话,就会成为寄生人偶的攻击象。我想让风间的部下来应付。」

    烈的目标不仅止于强硬派与传统派,而是想卷入所有对立的势力。镇得知此事之后,不禁正襟危坐。

    「风间会配合吗?而且佐伯不会默不作声吧?」

    「会配合。至少他的某个部下会配合。」

    不晓得这时候是哪种想法掠过了烈的脑海,他收起表情继续说下去。

    「要是得知九校战被盯上,深夜的儿子必定会出动。即使知道自己将落得扮演小丑角色,他也无法选择不介入。」

    「您说的深夜……阁下是……四叶家?风间的部下当中有这种人?」

    镇压低声音询问,但烈没有回答。

    「只要他出动的话,风间也不得不出动,至少比起默认,别无他法。因为风间或佐伯都无法阻止他。」

    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七月进入下旬,达也也终于开始有自己的时间了。和期末考重叠的九校战新规则应对措施逐渐上轨道,新竞赛操舵射击与坚盾对垒的选手也熟练许多,本周战绩还超越了练习对象。唯一担忧的项目是越野障碍赛跑,不过这部分只能让选手在演习森林奔跑,藉以习惯没有整地的地面,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事可做。由于完全无法预料赛场会准备何种障碍物,所以只能选择看开。

    在好不容易挤出时间的七月二十一日星期六夜晚,达也决定执行他和八云策划的前第九研调查计画。

    现在,达也正在开往奈良的磁浮列车包厢中放松身心。不是公车或收纳电动车厢的连结电车这种长程交通工具,是传统的多人搭乘型列车。这种列车是一种比起不用转车的便利性更著重于旅途舒适性的交通工具,因此存活至今。以昔日基准来说就是只有商务车厢的特快车。

    那么,即将进行谍报任务的达也为何会如此奢侈?其原因在于同行者。

    刚开始预定只有达也与八云两人。

    现在这间包厢的乘客共有四人。达也拗不过深雪「请带我去」的要求,而水波也表示「既然『深雪大人』要旅行,我就得负责照顾」,所以连水波也顺其自然地也同行了。

    「哥哥,这种列车搭起来比想像中舒服呢,而且感觉速度也很快。」

    看来深雪正愉快地享受著磁浮列车之旅。列车确实几乎不会振动,座位很舒服,速度也接近短程航空的等级,但最大的重点是稀奇吧。现代的陆地交通工具转换为少人数的分散型,连搭公车都很难得。这种多人共乘,而且内部还是包厢的高级列车,达也与深雪都是第一次搭乘。连达也都觉得和平常的感觉不同,所以深雪会觉得兴奋也不无道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似乎连水波也有些兴高采烈。

    这趟列车之旅是八云安排的。原本打算由徒弟驾驶厢型车高速奔驰,但他知道深雪会同行之后就变更了计画。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开车到饭店登记入住的时间会比较晚,但主要的理由是安

    全考量。

    前第九研,九的含数家系几乎不可能会知道这边的行动,所以不用考虑会遭到妨碍。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开车的话有可能出车祸。如同去年前往九校战会场时那样。

    从这一点来看,如果是搭磁浮列车,除非对方毫不犹豫采取无差别恐怖攻击,否则不可能以假装成车祸的方式袭击。列车上有其他乘客,所以也有剌客混入其中的可能,不过以这群人的实力来说,剌客比车祸好应付。

    只是大家也知道,实际遇袭的可能性等于零。

    到头来,只有八云真正目的只是想讨深雪与水波欢心的可能性很大而已。

    在奈良车站下车的达也一行人在此兵分两路。八云先前就告知希望分头行动,所以他自己单独搭乘电动车厢前往京都。

    达也他们在车站目送八云离去后,就先到饭店登记入住。他们一进房就打开行李迅速换装。达也换上骑士服加上一件外套。虽然材质进步,但盛夏穿这套服装还是会热,不过为了隐藏两侧腋下的CAD,这也是逼不得已。即使只能成为一时的慰藉,他还是在外套底下喷上冷媒,准备工作就此完成。

    在达也正要离开房间时,发生了就某方面而言正如预料的小小纠纷。

    「……那么,无论如何都要拋下我吗?」

    深雪投向达也的视线很夸张,简直像是目送勇者启程前往遥远的世界,双手还郑重地在胸前交握。不晓得是不是连很宠妹妹的达也都觉得没办法陪她这样玩,他的回应相当冷漠。

    「因为很危险,所以我不能带你去。」

    「我绝对不会拖累哥哥丨」

    「而且现在根本就不是年轻女孩该外出的时间。深雪,你是不良少女吗? J

    现在时间将近晚上九点,如果是上才艺课的日子,在这时间外出是稀松平常。达也这么说的时候也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但他以不负责任的态度说出的这番话意外有效。

    「……我知道了,我会听哥哥的话。」

    深雪挂著受到打击的表情,点头之后就不再抬头。

    这种表现方法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达也暗自纳闷。

    「水波,麻烦你照顾深雪。」

    但现在不是可以浪费时间的状况。能用的时间只限今晚。达也以照顾的名义命令水波监视深 雪,伸手开门。

    「遵命。」

    不用看就能知道水波郑重地对他行礼致意。从她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藏不住能履行职责的喜悦。达也决定在头痛来袭之前离开房间。

    ◊ ◊ ◊

    达也骑著在东京预订的出租机车,离开饭店前往前第九研。虽然这么说,但他无法入内,他没有入内的理由与名目。他将机车停在路肩。这里是研究所前面的县道,两盏路灯正中央最阴暗的位置。

    前第九研(虽然现在改名为「第九种魔法开发研究所」,但在魔法师之间依然称之为「前第九研」)周围只有零星几栋不晓得有没有人住的独栋住家,连无人便利商店都没有,讲好听一点是非常清幽的环境。

    正因为冷清,所以即使是很小的声音都很容易被麦克风收音。因为路上行人少,因此即使只有一人应该也很显眼。严苛得超乎预料的条件,使得达也的行动也变得谨慎。

    达也从机车座位前方附设的侧收纳包取出情报终端装置,开启应用程式假装找路,并以精灵之眼观察研究所内部。

    现在的前第九研标榜的研究主题是开发知觉系魔法。实际上或许另有玄机,但既然都当成名目了,应该并非完全没有开发知觉系魔法。

    达也并未熟知所有现存的魔法。如果在混战中就算了,在毫无杂讯的这个状况下使用精灵之眼,很可能会被他人以未知手段发现。

    (即使如此,还是比潜入内部的风险低。)

    他如此向自己诉说,然后使用俯瞰情报体次元的眼睛。

    首先,先将整座研究所收入视野里。

    既然选择九校战作为实验舞台,那么P兵器应该是使用魔法技术的兵器。而从拿魔法师当对手进行试验这点来看,P兵器不是施放魔法,就是阻碍魔法的兵器。

    如果是施放魔法的武器,达也推测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使用了像是琼勾玉这种储存魔法式的物质来制作的武器。达也分析琼勾玉至今超过半年,不过还没有立下成果。但或许前第九研已经成功做到魔法式的储存了。

    第二种可能,是融合寄生物与人型机械的战斗机器人。因为有琵库希这个实例,所以这个可能性较高。

    无论是哪种可能性,都可以观测到浓烈的想子。如果是储存魔法式的兵器,就是观测到源自储存的魔法式本身的想子.,如果是战斗机器人,就是观测到内部寄生物积蓄的想子。

    虽然也可能是妨碍魔法的兵器,但达也决定暂时先不列入考量。如果是使用晶阳石还好,但如果使用的是类似达也拥有的类演算干扰技术,就无法和普通CAD区分,寻找一个找不到的东西只是浪费时间。

    专注观察整座研究所,看著看著果然就发现有某个地方的想子浓度特别高。达也将「视力」聚焦在该处。

    (内藏寄生物的……女性型机器人?)

    ◊ ◊ ◊

    在达也发现寄生人偶的同一时间……

    「--喂?」

    柜台打电话到深雪她们下榻的房间。

    「好的……请稍待片刻。」

    水波拿著收话口与送话口相连的复古造型电话话筒,按住送话口转身面向深雪。

    「深雪姊姊。」

    水波在家里偶尔会不小心使用「深雪大人」这个称呼,不过在可能隔墙有耳的地方,她会基于下意识的判断,确实使用先前决定的称呼。

    「有访客想面会。」

    「面会?找我?请教一下对方的姓名。」

    「是。」

    水波透过话筒和柜台讲两三句话之后,这次换改为以稍微紧张的表情转过身来。

    「是黑羽贡大人与亚夜子大人,他们在饭店大厅。」

    水波的紧张心情传染给深雪。

    「帮我转达,我立刻下楼。」

    深雪指示水波之后,连忙走到镜子前面。

    深雪在水波的陪伴之下来到饭店大厅一看,黑羽父女确实在那里。

    「哎呀,深雪小妹,好久不见。」

    贡眼尖地发现深雪之后打招呼,但深雪只有点头回应就走向贡。

    「舅父大人,好久不见。」

    接近到适合行礼的距离,深雪就深深鞠躬。

    「嗯,看深雪小妹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贡以亲切的笑容回应。不只是表情,他的双眼中也浮现相同的笑意。至少深雪的眼力无法看 穿贡的演技。

    「和亚夜子是三个月没有见面了。春季的那个事件,谢谢你在各方面的协助。」

    深雪没有自信能够露出和贡相同的笑容。

    「不用客气,那是达也哥哥与深雪姊姊竭尽所能的成果。」

    所以深雪看到亚夜子笑容里的双眼释放具有挑战意义的光芒,就稍微安心了下来。

    「别站著聊,找个地方坐下聊吧。那边那位是樱井水波吧?你也一起来,。」

    贡向深雪与水波下达看似提议的指示。深雪没有义务服从贡的命令’但也没有违抗的理由,所以便乖乖跟著走。

    带著两人(加上女儿是三人)的贡不是走到饭店大厅的沙发,而是进入饭店咖啡厅,而且还是包厢形式的会议室。

    「这间饭店的后台是四叶本家,但我想深雪小妹应该不晓得。」

    贡像是闲聊般以恶作剧的语气揭发了这个内幕。被先下手为强的深雪,好不容易才能继续维持笑容。

    「这样啊。安排我们住进这里的是九重老师……这还真是天大的巧合呢。」

    「九重八云先生吗?看来反倒必须调查是否被设下什么奇怪的局了。」

    黑羽贡以及四叶家,都不得不对九重八云这个名字提高警觉。 .

    贡微微放松嘴角,看来深雪的回应依照贡的基准来说算是及格。

    「好啦,坐吧坐吧,水波小妹也别客气。」

    第一个坐下的贡在椅子上伸手催促。

    「好的,失礼了。」

    深雪首先应邀坐下,接著依序是亚夜子与水波。

    「夜已经深了,立刻进入正题吧。」

    「抱歉这么匆忙,因为车子在外面等。」

    亚夜子补足父亲的话语,朝深雪轻轻低头致意。

    「好的,请别在意。舅父大人,您在回家路上拨空前来,应该是有要紧事要说吧?」

    贡的言外之意是今天不会住在这里。深雪表示自己确实理解了这个讯息,以眼神回礼。

    「没错,因为今天本来就没有外宿的预定。」

    贡以这句没有必要的开场白进入正题。

    「我要说的是今年九校战要进行的实验。」

    「是指以越野障碍赛跑当成实验场的P兵器性能测试计画对吧?」

    「你知道P兵器的事?」

    贡的语气有些意外’看来他没有想到深雪知道P兵器这个代号。但他立刻重振精神,再度使 用难以看出内心想法的笑容武装自己。

    「不,只知道代号。不过,哥哥现在正在外出调查该武器的真面目。」

    「这样啊……」

    深雪说完,贡装出「糟了」的表情。

    「舅父大人,请问怎么了?」

    深雪知道这是在引诱她,但却无法判断这是何种引诱,无法判断对自己有益还是有害。她在「接受引诱」与「拒绝引诱」的两个选项中选择了「接受」。

    「其实我们直到刚才,也都在调查P兵器的真面目。」

    深雪的眼神闪现了一丝动摇。她之所以没有回话,与其说是将话语吞回肚子里,不如说是说不出话吧。深雪旁边的水波睁大双眼,单手捣嘴。

    深雪的反应就某种意义而言正如希望,贡面不改色地朝亚夜子使个眼色。亚夜子从手提包取出行动终端装置用的资料卡。

    亚夜子将卡片递给深雪时,表情有点得意。

    「这是关于P兵器——也就是寄生人偶实验的调查结果。深雪姊姊,请收下。」

    「寄生人偶?意思是」

    「我想正如姊姊的想像。寄生人偶是利用寄生物的兵器。」

    面对蹙眉的深雪,亚夜子以与深雪表情相反的笑容回应。

    「这次真的费了好大的工夫。对方同样是十师族,而且这次是利用妖魔来开发兵器,要是情报泄漏出去,肯定会成为媒体焦点,所以警备体制非常严密。即使是达也哥哥,应该也很难一个晚上就查明。」

    亚夜子讲得像是在炫耀,深雪在她这番话发现一个无法忽视的点。

    「这些情报是亚夜子查到的……?」

    「不不不,这靠的不只是亚夜子的力量。」

    深雪的这个问题,贡只肯定了一半。

    「而且如你所知,亚夜子的魔法适合谍报。即使亚夜子擅长的领域跟适合战斗或镇压的深雪小妹不同,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

    贡说的是客观的事实。尤其如果是在镇压多数敌人的状况下,亚夜子完全比不上深雪。不过这个事实,无法对看著自己手中资料卡的深雪造成任何慰藉。

    现在达也需要的,是揭发国防军与九岛家阴谋的能力。

    现在帮得上达也的不是深雪,是亚夜子。

    「抱歉找你出来一趟。不好意思,我们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就先告辞了。」

    「请帮我向达也哥哥问好。」

    两人起身离席,现在的深雪光是进行制式回应就得要耗上全力。

    ◊ ◊ ◊

    这里是前第九研想子浓度特别高的一角。位于那里的东西和琵库希的类型相同,是依附在女机人身上的寄生物。在达也质疑为什么是使用女性型而注视著女机人时,察觉内部植入了条件发动型术式。

    (这是?看起来是精神干涉系魔法……)

    所有女机人都内藏著近似Luna Strike的术式。这个魔法式存在得相当突兀,不像是当成机体元件组装进去,怎么看都像是事后追加的。

    (Luna Strike是以幻象冲击麻痹意识,强制减缓意志的克制力让情绪失控。这是……让寄生物失控的魔法?)

    刻意让兵器失控,这种无意义的做法令达也困惑。此时情报终端机的警铃响了,达也的意识因此从情报次元回到物质次元——也就是这个世界。

    这是收到紧急邮件的通知声。达也迅速开启内文。寄信人栏位是空白的,和寄到自家的那封邮件一样。内容是「现在立刻离开现场」。

    在这个状况告知这件事,表示对方所处的场所查得出达也在这里,并有足够的动机警告他。达也确信这个人物的真实身分之后,他的「眼睛」随即看见魔法攻击的徵兆。

    是释放系的电击魔法,以及精神干涉系的幻觉魔法°完全被暗算了。即使现在拔出CAD也 来不及。

    达也瞬间如此判断,以蕴含想子的双手用力一拍 想子随著拍手声爆发性地喷散出去。

    术式解体。以想子压力震飞魔法式的对抗魔法。

    由于没有赋予方向性,所以这次的术式解体使用的想子量比平常更多,使得周围因而被高浓度的想子所垄罩。

    达也纵身跨上机车,以最快的程序起步。

    浓密的想子雾成为魔法烟幕,阻止前第九研的追击。

    ◊ ◊ ◊

    隔天早上,在返回东京的车上,深雪一反昨天的模样挂著消沉的表情。她自认和往常一样,但是在达也眼中,妹妹的笑容看起来蒙上了 一层阴影。

    并不是因为和去程时搭乘相同的磁浮列车包厢很无聊。昨晚达也将近深夜才回到饭店,当时 深雪看起来只是有点累,今天早上见面时,也只给人状况不佳的印象。

    但和八云会合,并进入磁浮列车在包厢里相对而坐时(深雪不知为何没有和往常一样坐在达 也身旁),她的笑容逐渐出现阴影,立刻变成强颜欢笑的表情。

    这表情并非单纯感到身体不适。再十五分钟就会抵达东京,但她的异状已经不寻常到无法等到返家才处理。达也当然在意分头行动的八云调查了什么,却觉得现在必须以深雪为优先。 「深雪,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你有什么很在意的事……」

    「达也哥哥……」

    「水波,没有关系。」

    水波为了袒护深雪而想打断达也发问,但深雪也打断了她的话语,将手伸进包包,递出一张行动终端装置用的小型资料卡。

    「这是?」

    达也接过卡片后,蹙起眉头询问。

    「昨天晚上,黑羽舅父大人与亚夜子在饭店给我这张卡片。」

    「他们有来饭店?」

    达也听完深雪的回答,仍保持蹙眉的表情转头看向八云。黑羽父女为什么知道深雪下榻在哪间饭店?虽然没有特别隐瞒,但四叶也不是随时监视深雪,就算有事也没办法立刻查明深雪的所 在地。

    「啊,嗯,因为那里是四叶旗下的饭店。我的安排不太妙吗?」

    达也的视线颇为锐利,但坐在旁边的八云却不为所动地爽快招供,并说出隐情。不对,形容为「招供」应该不恰当,因为八云不觉得自己做了坏事,而达也也没有名目去责备师父。

    「里面似乎是P兵器——寄生人偶的资料,以及本次实验相关的调查结果。」

    「寄生人偶……那就是P兵器的真面目吗?」

    达也复诵深雪告知的P兵器名称,连带回想起昨晚「看见」的女性型机器人。

    寄生人偶——「寄生物」、「人偶」。

    这个命名过于直截了当,令人觉得没有什么品味,但是浅显易懂。沉眠于前第九研的女机人 正是内藏寄生物的人偶——寄生人偶。

    「亚夜子是这么说的。」

    不是贡,而是亚夜子。达也听到这里就察觉深雪「消沉」的原因。亚夜子从小就对深雪抱持竞争心态,这在任何人眼中都很明显,但达也知道深雪也暗自将亚夜子视为劲敌。两人擅长的领域完全不同,不过无法藉由这种道理看开的深雪,看来也还只是个孩子。

    达也没有打开资料卡的外壳,直接将刚才收到的东西放进口袋。虽然对里面的资料感兴趣,但是现在已经快抵达东京了,再加上也不晓得谁会在哪里偷看或偷听——这是达也对自己讲的表面话,他只是不想在深雪面前称赞亚夜子的战果。

    ——亚夜子在贡的陪同之下交给深雪的情报,不可能不值得称赞。

    「达也,可以让我看看内容吗?」

    但是八云想搞砸这份顾虑。

    「不过师父,已经快进站了。」

    过度反弹反而会让深雪操心,所以达也注意自己的语气,拐弯抹角地婉拒。

    「不是还有十分钟左右吗?」

    「已经不到十分钟了。」

    「哥哥,没关系。」

    达也始终维持拒绝的态度,但深雪将身子探向哥哥,从下方注视他,然后摇了摇头。

    达也将反驳的话语留在舌头上,默默向深雪点头。结果还是让妹妹操心了,但他理解到继续坚持下去的话将不再是为深雪,而是为自己著想。

    「师父,您有带终端装置吗?」

    「没问题,我带在身上。」

    达也从自己的终端装置抽出了传输线。这趟旅程只有两天一夜,所以他只带随身型的终端装置。达也突然心想,和八云肩并肩观看小萤幕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构图。

    达也确认八云将线插在自己的终端装置上之后,就从深雪给他的卡片里读取资料。内容只有文字与简单的图表,所以达也一如往常地高速卷动资料,八云也毫无问题地跟上他的速度。

    一般得花十五到二十分钟阅读的资讯量,八云只用了短短三分钟来阅读,并露出了颇为满足的表情。

    「不枉费我们跑这一趟。」

    或许他这是在以自己的方式顾虑深雪。如果深雪的态度一如往常,他应该会咧嘴露出坏心笑容吧。达也还没有询问八云得到什么成果,他就从自己的终端装置把资料传输过来。

    经由传输线收到的资料是个人简历。附照片,总共三人。姓名与长相都是汉人风格。

    「这是……从大亚联盟逃亡到日本的方术士资料?」

    「是上周偷渡入境的大陆方术师。」

    达也问完,八云便点头回应,同时补充日期情报。达也立刻理解他这么做的理由。

    「我觉得这时机也太巧了。」

    简历上也记载著方术士擅长的魔法。以木头、石块、金属制作傀儡,并且加以操作的唐土法术。这是施加在能对傀儡注入暂时性意志的孤立情报体上的精神干涉系魔法。此外还特别注明他们擅长抢走其他术士底下孤立情报体的统治权,或是让孤立情报体脱离术士的控制作乱。注明事项中提到的魔法,和达也在前第九研的琵库希同类——寄生人偶体内发现的魔法性质相同。

    「这应该不是巧合吧,他们大概是被想要利用本次实验的某人邀请前来的。」

    「想要利用?所以并非九岛家邀请他们前来……慢著,原来如此。」

    达也询问到一半就自己得到了答案。是他昨晚就自己想过的一件事。让「自己的」兵器失控没有意义,一般来说,兵器失控只会让敌方得到好处。

    「看来这次的事件没有这么简单。但或许查明之后就会发现结构很单纯。」

    达也认为八云说得很对。一个谋略在准备的过程中牵扯到其他意志,在执行阶段又更涵括了各种意念。结果,还是非得等到事情全部结束,才能理解事件的本质为何……

    此时,包厢面板显示即将到站的讯息。听不到广播声。

    「水波,辛苦了。」

    时间到,这场讨论就此结束。达也在话中夹带著此种用意来慰劳水波。

    水波点头之后就放松了身体。正在重复的广播声随即传入达也等人耳中。这是因为水波架设的想子护罩与隔音力场解除了。

    达也再度以视线慰劳,而水波则坐著低下头回应他。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