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十五卷 古都内乱篇 下 第九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五卷 古都内乱篇 下 第九章

    十月二十七日,星期六,明天终于就是论文竞赛了。第一高中的代表以及包含警备的后勤小组于下午前往京都。第一高中是第六个上台,时间是下午一点四十分开始,所以当天早上出发也来得及。但论文竞赛在京都举办的年分,第一高中都会在前一天先住一晚。这已经成了传统。

    大型巴士与载运报告用示范器材的卡车开往专用车站,以货运快车(载运大型车辆行驶,且连同上头乘客与行李都一同载运的高速列车)前往京都郊外的车站,再开往京都市内的饭店。

    第一高中固定利用的CR饭店,用来让高中生投宿有点高级过度。但固定一次之后就很难更换,而且也没学生刻意要求降低饭店等级,所以就这样成为了惯例。

    「抵达~!」

    率先下车的是尽情和五十里享受巴士旅行的花音。去年九校战期待和五十里一起搭巴士旅行却落空的她,非常期待这次前往京都的路途。她早在今年的九校战就消除了去年的遗憾,不过或许只要发生过一次不如意就会一直执著是人的天性。

    最后下车的是泉美。其实身为学生会长,深雪打算自己来确认是否所有人都下车且没把东西忘在车上,但泉美说「这种杂事由我来」,干劲十足地接下这个工作。

    相对的,深雪则代表大家登记入住。钥匙由达也与穗香分工发放。

    就这样,第一高中的学生们在此解散,进入自己分到的房间。

    第一高中学生下榻的房间是比和室便宜的西式双人房。和达也同房的是干比古。这当然不是巧合,是故意的。

    「干比古,之后就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虽然我很遗憾不能一起去。」

    「我不能依赖你到这种程度,再说也有情报公布的问题。而且……」

    「怎么了,达也?」

    达也讲到某件事时支支吾吾,使干比古疑惑地歪过脑袋。

    「……没事。学校的大家就拜托你了。我觉得不会发生什么事,但最好严加防范。」

    「嗯,这我知道。」

    达也没说出口的是「而且美月也在啊」。这次制作示范器材时,美术社大显身手,优先获选为后勤成员,美月也包含在内。达也认为干比古应该会在意她的状况。

    但最后达也还是没将这件事说出口。他判断这是多管闲事,觉得这种事外人不该插嘴。

    「我或许会很晚回来,如果回不来会通知你。」

    「我知道了。达也,你要小心点。」

    达也以外套藏起枪套(里面插著他爱用的手枪造型CAD「银镞」),在举手回应干比古之后走出了房间。

    ◇◇◇

    达也首先前往的地方,是比第一高中学生下榻的CR饭店小又不显眼的饭店。这是黑羽家工作时常利用的饭店。

    「达也哥哥,您好。」

    「达也先生,等您好久了。」

    文弥与亚夜子在门厅等他。

    「抱歉,还麻烦你们专程过来。」

    「别这么说。这本来就是我们带来的案子。」

    「站著聊不太自在,达也先生,要不要坐下来?」

    亚夜子说完便引导达也前往沙发。她让达也坐下之后,就坐到了隔著桌子的正对面,文弥随即端饮料过来。

    达也想问这里是否可以饮食的时候,看见了正在擦别张桌子的3H。不对,那是商业用的机型「人型机械侍者」,通称「机侍」。达也判断既然有机侍在就没问题,不客气地接过饮料。

    亚夜子设起隔音力场。没有响起非法使用魔法的警报。看来这间饭店不是达也所知「只是黑羽家经常使用」的等级,而是被完全改造为黑羽──四叶出任务的据点。

    「这样就行了。达也先生,您委托的东西全部准备好了。」

    「机车准备了达也哥哥平常骑的车种,现在就停在停车场。」

    「准备的衣服也全都具备防割、防弹效果,需要更换吗?」

    「鞋子、手套与安全帽也都准备了战斗用的款式。」

    「真是无微不至啊……」

    完备的程度远超过预料,使达也不禁差点笑出来。他当然知道两人是认真为他著想,所以没有真的笑出来。

    「谢谢,我全部都要用。」

    达也说完,文弥与亚夜子就露出由衷感到喜悦的笑容。

    「那我带您到房间。」

    亚夜子放下没喝完的茶杯起身。文弥也留下飮料离席,所以达也也照做。

    他们为达也准备的衣物,合身到令人毛骨悚然。达也非常在意两人是从哪里得知他的体型尺寸,却隐约觉得别知道比较好,所以决定不问。

    「过滤到什么程度了?」

    不用说,达也问的当然是周公瑾的藏身地点。

    达也将星期一所取得的情报,透过叶山转达给黑羽家了。黑羽这周一直依照这些情报,寻找周公瑾的下落。

    「几乎确定在哪儿了。」

    「这样啊,不愧是黑羽。所以在哪里?」

    达也的这个问题,使得文弥露出些许犹豫。

    「这说来令人难以置信……」

    「国防陆军宇治第二补给基地。几乎可以确定是躲在那里。」

    亚夜子代替依然难以启齿的文弥回答。

    达也没说「怎么可能」这四个字。

    「原来如此,难怪迟迟找不到。」

    达也轻声说完,就走到通讯终端机那里。

    「文弥。」

    「是!」

    达也以冰冷到令人发毛的声音呼叫,使文弥以过度郑重的语调回应。

    这个冰冷的声音证明了达也的情绪达到极限。情绪强度有限的达也,在愤怒达到这个标准的瞬间,对外就只会展露毫无情感的意志。

    国防军的背信行为超过了他的容忍极限。自从深雪在冲绳被叛军射伤,他就变得对于背叛特别不宽容。

    有一句惯用语是「冰刃出鞘冷光射」,形容锋利的日本刀释放冰冷诡异的光芒。因为愤怒而收起情感的达也,足以令人联想到这句话。

    「可以和外部通讯吗?」

    「请稍待。」

    文弥从达也旁边伸出手,以键盘输入保全密码。

    在文弥的催促之下,达也坐到了终端机前面。

    达也输入复杂的通讯码。等待约五秒之后,萤幕上便出现一名女军官。

    『达也,怎么突然找我?』

    达也输入的是独立魔装大队分配给藤林的紧急联络通讯码。

    「少尉,在下现在人在京都。」

    『这样啊……』

    光是这样,藤林脸上就浮现理解来意的神色。

    「找到了吗?」

    达也刻意省话的这句询问,使得藤林半放弃地叹了口气。

    『查出周公瑾的藏身处了。』

    在清水寺与岚山的传统派那儿所取得的情报,达也不只是告诉叶山,也告诉了藤林。对于国防军来说,周公瑾也是和外国军队挂钩的重大罪犯,所以即使达也没特别委托,军方也必须找出他。达也想要利用这一点。

    「在哪里?」

    达也直截了当地询问。对此,藤林露出有苦难言的表情。

    『……宪兵队会出动,请大黑特尉别介入。』

    「这并不适用于特务规则。藤林『小姐』,周公瑾在哪里?请将立场改为允诺协助的九岛家成员,回答我这个问题。」

    『……在国防陆军宇治第二补给基地内部。达也,这件事就交给国防军处理吧。要是被发现非法入侵基地,即使是你也会吃不完兜著走。』

    「我知道了。再联络。」

    『达也!』

    达也没明讲「知道了什么事」就结束通话。不只如此,他还操作终端机封锁线路。

    他转过身去,朝著在后方瞪大眼睛看著藤林与达也对话的文弥与亚夜子点头。

    「得到证实了。计画是?」

    「在天黑的同时开始行动,入侵基地。」

    达也问完,文弥重新振作精神回答。

    「入侵路线是?」

    「从复数闸门光明正大地进入,不会做出翻越围栏的行径。」

    「各门口外面当然也有安排人力,防止他从里面逃出来。」

    「人数不太稳当呢……」

    达也在轻声说完后站起身子。

    「文弥、亚夜子,我会稍微调度一些战力过来。或许来不及在现场会合,不过我也会准时展开突击。」

    「我知道了。达也哥哥,到时候没办法通讯,所以……」

    「达也先生,请保重。」

    「文弥与亚夜子也别大意喔。」

    「是。」

    「那当然。」

    达也点头回应两人,前往备好机车的停车场。

    达也很快就找到两人准备的机车。钥匙上有箭头指示车的方向,所以不会误认。

    西方天空已经开始泛红,距离作战开始的所剩时间不多了。于是达也一边骑车,一边使用安全帽内建的情报终端装置无线界面,以语音输入拨打一条将辉的通讯号码。

    『是司波吗?你打来有什么事?』

    接到达也的电话似乎令将辉感到意外。假设将辉突然打电话给达也,达也应该也是相同的反应吧。达也自己也预料得到这一点,所以没多说什么。

    「一条,已经找出周公瑾的藏身处在哪里了。」

    『真的吗?』

    「真的。你现在在哪里?」

    『上贺茂神社附近。』

    达也心想他果然早就来了。听说第三高中参加论文竞赛是当天来回,但是达也认为上周就来巡视的将辉铁定会前一天就抵达。

    「我在宇治二子冢公园西南边入口等你到下午五点。」

    『下午五点?我知道了,我会在那之前赶到。』

    将辉原本大概想告知来不及吧,但他似乎立刻理解了指定时间的意思。之所以冷漠地结束通讯,一定是因为他立刻就采取行动。

    为敌很棘手,成为自己人时却很可靠。达也欣赏将辉这种「懂事」的人。

    (我也快赶路吧。)

    要是叫将辉过来的自己迟到就太丢脸了。达也将机车骑上了高速公路。

    ◇◇◇

    国防陆军宇治第二补给基地某栋建筑物的一个房间内,达也等人一直在找的周公瑾正在准备启程。

    「周先生,您已经要出发了吗?」

    一名年过三十的军官直挺挺地站在门边,以依依不舍的语气询问周。

    「波多江上尉,我也不忍道别,不过似乎有人查到这里了。」

    「这样啊,真遗憾。只要您待在这个基地,我不会让那种自称十师族的一步登天的魔法师碰您一根寒毛。」

    波多江上尉是亲大亚联盟派,同时喜好大陆的古式魔法,认为现代魔法师是「历史不到百年就一步登天的家伙」,有著食古不化的思考。他深信──因为被说服而深信周公瑾「自己没涉入横滨事变」的主张,将黑羽的追捕认定为现代魔法师的私下报复,并基于「正义感」藏匿周。

    「没办法,毕竟那边有九岛阁下在呢。」

    周浅浅一笑。这张笑容很适合他眉清目秀的脸庞。

    波多江上尉咬住嘴唇。正如周公瑾所说,要是基地司令指示接受查察,只是区区中队长的波多江无法抵抗。而且前少将九岛烈的影响力,当然足以摧毁任何对于正规查察程序的抵抗。

    「真想多向您请教关于仙术的种种……」

    「我还只是初出茅庐的道士。我这个半桶水别说羽化,连尸解之路都找不到,这样的我要传授术理,也太狂妄了……」

    周以老藉口委婉拒绝波多江的要求。

    波多江上尉没有因此坏了心情,出言更改话题。

    「那么,您几时启程?」

    「我想在今晚告辞。」

    「查察预定在明天早晨进行,这样确实比较好,可是……」

    「光是您掌握到无预警突击查察的情报,我就很感激了。」

    周说完低头致意,波多江露出更泄气的表情。

    「不过,闸门晚上会封闭……」

    「这种程度的小事,我会自己解决的。」

    周充满自信的微笑,使得波多江想起他擅长的魔法。

    「说得也是。那么,请至少让我为您准备车子。不是军车,是下官我自己的车。我觉得这样就不会受到对方追踪。」

    不限军车,只要是公务车,都有安装防窃的追踪装置。虽然也有方法可以骗过装置,不过使用私人的车比较保险。

    「感谢您无微不至的关心。」

    周恭敬地低头表达谢意。

    ◇◇◇

    达也靠坐在跟文弥借的机车旁边等待十五分钟后,发现有一辆红色机车接近。

    (这家伙真喜欢红色。)

    达也不禁在心中低语。第三高中的校色也是红色系,或许是爱校心的呈现。应该不会是想符合自己的别名才这么做吧。

    「久等了。」

    将辉下车脱下安全帽,向达也这么说。

    「不,距离指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完全来得及参加作战。」

    现在时刻是下午四点五十分。日落时间是五点十分,所以时间上还算宽裕。

    「所以,计画是怎么安排的?」

    至少来得及对将辉说明作战细节。

    「推测周公瑾躲在那里。」

    达也说著指向南方。

    那里是国防军的基地。

    将辉没能立刻明白达也手势的意思,但他经过数秒就想到「那里」的意思,睁大双眼。

    「难道在国防军的基地里?」

    「国防陆军宇治第二补给基地。周公瑾很可能躲在那里。」

    「……确定吗?」

    「只是可能。我要入内确认。」

    「进入基地?」

    将辉表情写著的不只是「这家伙当真吗」,而是「这家伙不是疯了吧」。

    不过,无论是入侵国防军的封锁区域,或是和国防军的兵力交战,达也都早有经验,没理由事到如今才却步。

    「有某个魔法师集团秘密动员要逮捕周公瑾。」

    「意思是和宪兵队不同路?」

    「没错,这个作战并非正式作战。」

    换句话说就是非法作战。将辉正确理解到达也的暗示。

    「他们即将从各个闸门入侵基地。」

    「从闸门?……原来如此,是系统外魔法的使用者对吧?」

    达也点头回应将辉的问题。

    将辉因而猜出了「秘密动员的魔法师集团」的真实身分。

    擅长系统外魔法,又足以对抗国防军的魔法师集团。就将辉所知,符合这种条件的集圑只有一个。

    「司波,你……」

    「我不是他们那边的人。」

    将辉的询问还没成形,达也就断然否定。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跳过围栏入侵基地。一条,你要怎么做?」

    将辉没能立刻回答。潜入国防军基地明显是犯罪行为。达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方便收起守法精神,但他还没达到这个境界。

    比起身为市民的道德心,应该优先尽到十师族的职责──将辉的父母会这样说吧。尤其他父亲要是看到将辉如此迟疑的样子,岂止只是从背后推一把,或许还会屁股踢一脚,要他快点行动。

    问题在于身为第三高中学生这个立场。若在论文竞赛将近的时候惊动警察,而且还不是只犯下轻微罪行,是重大案件,论文竞赛恐怕得弃权。这肯定会对第三高中的学生们造成严重的打击,不论是高年级、同年级或低年级。最重要的是,他不忍心害好友的努力白费。

    (──不过,我是十师族的一分子。)

    将辉迟疑的时间实际上只有短短数秒。

    「……我也去。要是我去年没被那个人欺骗,这件事早就解决了。我不能视而不见。」

    达也朝著安装在机车龙头的情报终端装置一瞥。

    「作战五分钟后开始。一条,出发吧。」

    「我知道了。」

    两人同时戴上安全帽,跨上机车,开始驶向目的地。

    ◇◇◇

    著名的平等院以有著细腻华丽外表的凤凰堂闻名。这个时候,有辆车停在平等院旁边宇治桥的东侧。

    「谢谢。事情办完就会叫你,可以随便找个地方等我吗?」

    对司机说完这段话后下车的,是俊美到令人怀疑自己是否眼花的少年。

    刚好在这里的行人出神地注视著他。再加上现在是即将日落的时段,使光宣洋溢著超脱俗世的幽玄之美。

    一名壮年男性走到光宣身后。虽然不是特别高大,不过体格看起来经过千锤百炼,不用特别说明,也能知道他是少年的护卫。

    「光宣大人,要在这里等吗?」

    「没错。」

    语气和之前对达也等人使用的明显不同,是惯于指使他人的语气。

    「周公瑾要是成功突围,肯定会逃到这里。到时候必须由我来牵制他才行。」

    「不过如果要渡过宇治川,大岛那边也有桥啊……」

    随扈以有些犹豫……应该说战战兢兢的态度质疑光宣的说法。他不是挑剔主人的意见,是担心徒劳无功。如果周公瑾走别的路线逃亡,光宣鞭策刚康复的身体跑这一趟就是白费力气。

    「那边是高架道路专用的吧?一旦上了高架道路,能逃的地方就有限。想发挥鬼门遁甲的真正价值,就必须能自由往各方向移动。所以周公瑾不会走高架道路。」

    「可是,他也可能逃往东方……」

    「东方是高峰山。从至今的逃亡路线来看,周公瑾喜欢市区更胜于山区。他的鬼门遁甲大概是适合在有人烟的地方使用的招式吧。」

    「不过……」

    「你很吵耶。」

    随扈想继续说出自己的担忧,光宣却高压地制止。

    「你的意思是我的推理错了吗?」

    随扈沉默了。他不是顾虑到雇主的家人,而是光宣洋溢出的那股过于清冽的气息,使得随扈不禁缄口。

    ◇◇◇

    「时间到了,作战开始!」

    「是,少主,遵命!」

    明明已经天黑却依然戴著墨镜的男性如此回应之后,脑袋响起「啪」的轻快拍打声。

    「笨蛋,要叫『大小姐』啊!少主现在男扮女……」

    「吵死了!」

    扮装成「暗」的文弥打断墨镜人他们的口角。

    「现在是说废话的时候吗?作战开始!」

    「是!」

    戴墨镜的男性们一齐单脚跪地低头之后,便如同海市蜃楼般溶入黄昏的空气当中。

    「真是的……那样居然是黑羽首屈一指的幻术师……」

    文弥按著太阳穴独自叹气时,扮装成「夜」的亚夜子从身后接近,出言安慰他。

    「小暗,这部分只能看开一点使唤他们。毕竟能力的有无和性格的善恶是两回事。比起善良又无能的部下,个性差却能干的部下还是比较好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

    「不提这个,小暗,开始了。」

    基地里响起嘹亮的警报声。他的部下不可能犯下这种失误。虽然个性大多有点问题,但连文弥也不得不认同他们的能力。

    「会是达也哥哥吗?」

    「嗯,应该是帮忙成为诱饵吧。大概是想代为将猎物从北方赶到南方。」

    「达也哥哥为什么要做这种危险的事?」

    「达也先生拥有无论面临何种危机,自己都能够突破的自信。所以他才会主动接下最危险的工作。」

    「……说得也是。」

    「我们要是枉费达也先生这份贴心,才真的对不起他。我们得确实追踪周公瑾才行。」

    「我知道。」

    深蓝色烤漆的小型座车在文弥身后待命。当然不可能是普通的车,是车体强度等同于战车,搭载的引擎匹敌赛车的特制自动车。

    ◇◇◇

    国防陆军宇治第二补给基地内部响起警报声。不只如此,还听到不只一两声的枪炮声。

    「怎么了!」

    波多江上尉朝房外大喊。在外面待命的部下脸色大变地回答:

    「基地有人入侵!歹徒共两人!推测都是魔法师!」

    「什么!」

    波多江的惊讶模样绝非小题大作。魔法师即使只有一人,也是强大的战力。每个魔法师的能力相差很大,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军方旗下的战斗魔法师,据说平均每人都能匹敌普通步兵的一个中队。实力强的魔法师一个人就是大队规模的战力。

    这样的魔法师有两人入侵。不是悄悄潜入基地,而是大胆在内肆虐的魔法师,不可能低于平均水准。

    「状况如何?」

    「歹徒一边破坏补给物资一边接近这里,即使我们应战也挡不住!」

    听到紧急警报依然头也不抬地继续打包行李的周公瑾,将包包「啪」的一声关上之后,静静起身。

    「这样刚好。」

    「啊?周先生,您说什么……」

    「刚好是一个好机会。请各位动用基地的所有战力除掉入侵者。」

    周一说完,波多江与他的部下就像是触电般身体一颤。

    这个异状不只发生在这里。波多江指挥的中队所有人身上都发生了相同的事。

    「上尉,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地借车子一用了。钥匙给我。」

    波多江以僵硬的动作将钥匙递给周。

    「好啦,还在做什么?你们得除掉歹徒才行。入侵基地的非法分子,必须彻底消灭到连尸体的碎片都不留,否则无法维持军方的威信喔。」

    「没错。这是在挑战国防军的威信。不能被瞧不起,要彻底击垮他们。」

    「是!」

    他们的语气和话语内容不同,没有热度。

    转身离开房间的波多江与其部下,脖子上都有蜘蛛咬过的痕迹。

    ◇◇◇

    入侵基地的两人依然戴著骑车用的全罩式安全帽,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达也还是找出监视器的位置,并且将其全数分解。

    他分解的当然不只是难以发现的监视器。

    「这是什么魔法?」

    「现在是讲这种事的时候吗?」

    达也冷漠地拒绝回答将辉的问题。两人因为要避免叫对方的名字,对话越来越冷淡。

    「我没听过这种魔法啊!」

    将辉会如此大喊,或许也是在所难免吧。他第一次看见达也的「分解」。

    达也一以CAD瞄准,武器与兵器就遭到分解,散落在地面。枪分解成各种元件;车辆先是车轮松脱,再来是车门松脱,最后内部的火星塞悉数脱落,连引擎都被分解成各个零件。

    「不提这个,你处理燃料的速度慢了。」

    「这很费工夫啊!」

    将辉负责避免外漏的燃料著火。他将用为燃料的氢吸藏液气化,以聚合魔法分离氢气,再将氢气塑型为氢气球,释放到没有火源的上空。先不提魔法本身的难度,魔法工序上远比达也进行的「分解」复杂得多。

    「光是引爆没有技巧可言吧?」

    「我知道!」

    将辉即使表示不平,依然遵从达也的指示。原因在于他判断对于自己来说,这个技术不只是在这里,在将来也派得上用场。利用魔法只让燃料气化,再以聚合魔法隔离火源,将燃料释放到上空。这个方法可以在不造成无谓死伤的状态下瘫痪机甲武器,肯定是比「爆裂」更好用的攻击魔法。

    两人将看见的武器逐一破坏的时候,弹雨突然变得剧烈。子弹也从剥夺战力用的橡胶弹改为实弹。

    将辉连忙架设反物质护壁。没能防御到的部分,达也悄悄以领域设置型分解魔法处理掉。两人各自冲到两侧的掩体后方。

    「他们开枪了!」

    「居然用实弹,看来他们也被操纵了。和那些古式魔法师一样。」

    将辉脸上出现恍然大悟的神色。

    达也指的是上周日在岚山袭击他们,发动自爆……更正,发动自焚攻击的疯狂魔法师们。他们就是被躲在树丛的大陆方术士操纵。

    战车随著巨响从建筑物后方出现。而且不只一辆,是以四辆组成战列。

    「喂,连战车都出现了!」

    「受不了。是想打内战吗?」

    这是归类为市区战适用的小型车种,但以这种战力应付徒步的两人是杀鸡焉用牛刀。不过如果换个想法,也可说这种战力不足以应付两个魔法师。

    而现在这个状况下,正确的是后者。

    「一鼓作气上了。你可别引爆啊。」

    「不要强人……算了,交给我吧!」

    将辉本来想说「不要强人所难」,但他似乎明白了在炮管瞄准过来的时候,还发这种牢骚根本不管用。

    履带与履带里的车轮同时松脱。炮管掉落,炮塔歪斜,装甲板同时剥落。

    这是四辆战车同时发生的事。

    引擎里的燃料外漏。

    燃料在著火之前就气化升空,扩散在大气之中。

    「做得漂亮。」

    「被你夸奖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将辉闹别扭的态度,使得达也露出坏心笑容。

    「那我叫深雪夸奖你吧?」

    「别……别说傻话!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将辉慌乱到令人觉得有趣的程度。

    「不提这个,走吧!别让周公瑾逃走……就是那个家伙!」

    「什么?」

    达也以「眼睛」看向将辉注视的方向。

    达也没问他是否确定。

    将辉曾经和周公瑾近距离见面。他是在那种既特殊又令人印象深刻的状况下见到对方,不可能认错人。

    周公瑾驾驶炮铜色的房车前往南方闸门。将他赶出基地符合预定计画,因为要避免基地内各处设置的监视器记录到处决他的光景。

    (……这是?)

    达也侦测到周的情报体当中,掺有似曾相识的异物。那不是属于周的东西,而是深深嵌入周体内的东西。

    (致命的一针吗……我不会让您的死白费。)

    达也对这位只见过一次,只算是外人的故人,立下这个方便行事的誓言。

    ◇◇◇

    「周公瑾正朝这个南闸门接近中。」

    「他察觉别的闸门都被我们家的人固守了吗?不愧是曾经破解我们黑羽包围网扬长而去的魔法师。」

    文弥说完,亚夜子就以不晓得是感叹还是挖苦的语气回应。

    「他没这么做就伤脑筋了。」

    文弥坐进自动车的后座,亚夜子钻到他身旁。

    同时,载著周公瑾的炮铜色房车从南闸门冲了出来。

    「追!」

    「是,少主……更正,大小姐。」

    「怎么叫都好!快开车啊!」

    虽然是自动车,不过在交通管制区域以外的地方,一定要有应急驾驶才会行驶。文弥对这个获选为主驾驶的墨镜队长大喊,命他追赶周公瑾的车。

    ◇◇◇

    (总有种讨厌的感觉……)

    开车往南的周公瑾觉得自己如同被缓缓勒紧。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如果只看结果,今天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逃离敌人的手掌心。黑羽──四叶的纠缠程度令他无言以对,不过即使有程度上的差异,他也已经习惯一直被追捕了。他这十年都在中华街过著安定的生活,但是之前的三十年,则是一直遭到追缉持续躲藏的日子。

    (哎呀……「现在的我」才二十四岁。)

    他的身分证是这么标记的。自己买下中华街的店铺是四年前的事,记得当时缴交的文件也注明年龄是「二十岁」。

    (不过年龄和姓名一样,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标签。)

    大概是因为思考著这种事,周公瑾直到车子的防撞装置启动,才察觉有个人影站在马路上阻档车辆行驶。

    周想按喇叭的时候脸色大变,一反平常冷静的模样。

    因为他看见了这名少年的长相。

    令人觉得不像是此世应有的白皙美貌。

    周也自认眉清目秀,但是和这名少年差太多了。

    不过,周并非没看过这名俊美少年。

    他对这名少年有印象。

    「九岛光宣!你为什么在这里?」

    对方是周提醒自己必须提防的少数魔法师之一。

    他在奈良派出棋子袭击时,得知了光宣的实力。

    周解除防撞装置,试著强行开车。

    光宣的右手伸向车。

    引擎盖底下迸出火花。

    周在引擎即将爆炸时跳车。

    周公瑾感觉背脊一阵恶寒。对付黑羽贡或是名仓三郎的时候,他都没有这种感觉。

    九岛光宣炸掉车子的时候毫不犹豫。

    这不只是想炸死他所致,即使会殃及路过的行人或对向车辆,他也不会犹豫。

    不是因为没有行人,也不是因为没有车辆行经。这名少年,打从一开始就完全不把这种事放在眼里──

    这份无情搭配脱俗的美,使得光宣看起来彷佛非人之妖。

    周从怀里取出令牌朝向光宣。他不是召唤合成体,是从一开始就召唤幻兽。周直觉认为只能使用必杀攻击对付这名少年。

    黑色独角兽从令牌窜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光宣。

    那不是人类来得及反应的速度。

    光宣没能闪躲这一撞,黑色野兽的角贯穿光宣的身体──就这样穿透过去。

    「是『扮装行列』吗!」

    周公瑾知道这个魔法。九岛家的秘术「扮装行列」。不只是身影、形体与位置,连独立情报体的位置情报都能篡改的究极伪装魔法。

    周决定逃走。他无法破解「扮装行列」。光是一回合的攻防,周就理解了这个事实。

    光宣朝周伸出右手。

    电光出现在周右方一公尺的路面,然后消失。

    光宣微微歪过脑袋。这个动作没有普通人的俗气,就像是天使一样。挂著笑容却毫无慈悲的表情,也正是天使的表情。

    电光在周公瑾的两侧迸发。

    不是光宣没瞄准好,是周利用鬼门遁甲使其失去准头。

    不过,感到战栗的却是周。他原本要让光宣的方向感偏移九十度,实际上却因为光宣持续以视线捕捉他,准心只偏移不到三十度。

    他以令牌召唤手边的所有影兽。

    同时取出黑色手帕,在眼前大幅张开。

    影兽悉数穿透光宣的身影。

    黑色手帕落在路面。

    光宣看向宇治川的下游,露出纯真笑容。

    他注视独立情报体的双眼,没有追丢周逃离而去的阴──不是「影子」,是「阴」。

    周公瑾以时速四十到五十公里的速度,沿著宇治川逃往下游。这是因《水浒传》闻名的道术「神行法」。

    虽然是回头往基地前进,不过途中有高架道路的桥,他打算从桥的下方渡河到对岸。

    不料,却有一名少女突然现身挡住他的去路。不是从路边窜出来,是骤然从空中出现。

    「疑似瞬间移动?」

    他昔日安排的寄生物之中,也有个体会使用相同的魔法。但是不会这么神出鬼没、毫无前兆地出现。

    鲍伯头少女任凭无袖连身裙的裙襬飘扬,挥出戴著拳套的拳头。

    那不是拳头打得中的距离。

    但是周却感受到右脚传来令他站不住的剧痛。

    周连忙张开白色手帕。

    手帕张开到足以挡住他全身。

    周在手帕后方自己拿针插向阻断右脚知觉的穴道。虽然依然感到剧痛,但他告诉自己这只是幻觉,将痛觉隔离在意识之外。

    他从怀里取出备用的最后一张令牌。

    遮住视野的布落下时,鲍伯头少女已不在前方。

    取代少女站在那里的,是架著红色手枪造型CAD,五官凛然的少年。

    「一条将辉……!」

    「好久不见啊,周公瑾。你当时真的是耍得我好惨。」

    周试图跳入宇治川。

    不过河面却产生爆炸,激起水花,制止他这么做。

    「当著一条家『爆裂』的面跳进水里,等于是冲进堆积成山的炸弹。」

    后方传来的声音使周公瑾转身看去。

    「司波达也……」

    周全力施展鬼门遁甲,打算穿过达也身旁。

    但达也的手刀进逼到他眼前。周公瑾知道这手刀锋利得如同断钢妖刀,不得不以没有知觉的脚向后跳。

    周公瑾再度被达也与将辉包夹。

    「为什么我的遁甲术不管用?」

    即使事到如今,周依然挂著笑容。

    是老神在在?还是虚张声势?

    将辉不知道他的真意。

    达也不在乎他的真意。

    「鬼门遁甲真是了不起。听说在极近距离会失效……但你的术法确实在这种距离也管用。我不知道你想从我的身边穿过。」

    「……我无法理解。那么,刚才的攻击是歪打正著?」

    达也扬起嘴角。

    这张笑容没有周那么俊美,本质却和周的笑容相同。

    毫无蕴含任何情感的空洞笑容。

    「我不知道你的位置。不过我知道你体内的名仓三郎之血的动向。」

    周睁大双眼。

    将辉觉得这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年龄不祥的道士展露真正的情感。

    「名仓三郎的血……是那时候的……」

    「他是否把血针打进了你的体内?已经过了两周,进入体内的异物应该会消失才对。看来血针暗藏了非常强大的念。」

    「『念』吗?我一直以为这是现代魔法理论已经割舍的要素。」

    「无论以何种道理解释,存在的事物就是存在,不存在的事物就是不存在。」

    「但也有某些事物即使存在却不存在,即使不存在却存在。」

    达也以银色CAD瞄准周公瑾。

    「要开课去牢里开吧。不过可能不会给你太多时间。」

    「无论如何都要取我性命是吧?」

    「这不是由我决定的。」

    「也就是说,向你求饶也没有意义?」

    达也没有继续回答。

    「只要名仓三郎的血还在,你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这是达也的最后通牒。

    「到此为止了吗……」

    周公瑾叹出长长的一口气。

    然后在下一瞬间朝将辉一跃。

    神行法并不是利用腿部肌肉来奔跑的术法。所以,即使腿没有知觉,只要有「腿」,术法就能发动。

    将辉并不知道这一点。

    但他采取了这个案例中最好的应对方式。说他运气好,应该是不当的评价。

    周公瑾跳跃的瞬间,将辉扣下了红色CAD的扳机。

    几乎零延迟发动的魔法──「爆裂」。

    不是将全身血液气化,而是将局部血液气化的改良型。

    周公瑾双腿的小腿肚从内侧炸开。

    神行法被破解的周公瑾倒在路上。

    「到此为止了。」

    将辉架著CAD要他投降。

    周公瑾立刻起身。他的矜持不允许他就这样难看地倒在地上。

    「看来,确实是到此为止了。」

    明明膝盖以下已经报废,周却缓缓起身。

    动作彷佛幽魂。

    「不过,你们没办法抓到我。」

    周咧嘴一笑。

    如同面具的笑容。

    「我不会毁灭。即使死亡,我依然会继续存在!」

    「一条,退后!」

    达也在大喊的同时往后跳。

    一条也同样和周公瑾拉开距离。

    下一瞬间,周全身喷血,红色的血化为赤色的火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持续高声大笑,直到火焰熄灭。

    火焰熄灭之后,地上连一根骨头都不剩。

    「周公瑾真的死了吗?」

    黄昏已成夜晚,星光开始闪烁的时候,将辉轻声这么问。

    「他并没有逃走。周公瑾确实在那股火焰中燃烧殆尽了。」

    达也没看著将辉。他的「眼睛」看著宇治川的上游。

    将辉也不经意地看向相同方向,说声「这样啊」回应达也。

    将辉没问达也是基于什么根据知道周公瑾没逃走。

    「横滨事变的善后工作到此算完全结束了吗?」

    「没错。」

    「这样啊……刚才只差一点呢。」

    「什么事只差一点?」

    达也转身看向将辉。

    即使是达也,也听不懂将辉毫无脉络可循的这句话。

    将辉也看向达也。

    「没想到国防军会被操纵,甚至连战车都开出来。差一点就变成内战了。」

    「在市区那么高调地互相施展魔法,已经算是内乱状态了。」

    达也正经八百的回答令将辉笑了。

    「那么,我们及早解决事件,在内乱扩大之前成功镇压,算是『可喜可贺』是吧?」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吧。」

    达也也笑出声来。

    两人的笑声溶入寂寥的秋风中,消失无踪。

    ◇◇◇

    「达也哥哥,辛苦了。」

    达也回饭店归还机车时,文弥与亚夜子已经先回来了。

    「文弥与亚夜子才辛苦了。你们的默契还是一样地完美。托你们的福,我们才得以挡下那个男人。」

    达也出言夸奖,两人随即害羞地移开目光。

    「话说回来,达也先生为什么知道他在哪里?明明我们用车子追踪也追丢了……」

    大概也是为了遮羞,亚夜子就这么直接询问,没有看著达也的眼睛。

    「一位魔法师的执著强烈到即使自身已死,仍然将那个男人逼上了绝境……大概算是这么一回事吧。」

    「?」

    亚夜子露出不明就里的表情,文弥也不再低头,疑惑地歪过脑袋。

    「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原理,等我查明详情再告诉你们。」

    达也进入相连的隔壁房间。

    来京都时穿的衣服就放在这个房间。

    达也就这么开著门换衣服,并且对文弥吩咐:

    「文弥,可以帮忙向叶山先生回报任务完成吗?我得去其他地方处理各方面的问题。」

    「我知道了,这种小事请交给我吧。」

    达也在换装完毕之后走出来。

    「拜托你了。」

    达也以这句话代替问候,离开了这间饭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