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终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卷 南海骚扰篇 终章

    机场的出境大厅有六种人。

    含笑送行的人。

    含泪送行的人。

    以其他表情送行的人。要是详细分类大概会没完没了,不过除了笑容与泪水都大同小异。

    同样的,被送行的人也有三种。

    含笑启程的人。

    含泪启程的人。

    以其他表情启程的人。

    不过,如果硬是要增加一种,那就是一脸精疲力尽踏上归途的人。

    差别可能在于是工作或旅游,再者身体或心理上的疲劳,不过等待回程班机的人大多挂着这样的表情。

    她也正是一副疲惫的样子。

    三月二十九日。久米岛西方外海人工岛举办宴会的隔天。

    「这趟旅行好累……」

    抵达那霸机场出境大厅的纱耶香,双手撑在行李箱支撑体重,感慨低语。

    听到她这句呢喃的梓,发出稍微节制的干笑声。邀请旅行的同学就在一旁,所以没办法大声说,不过梓大概想大喊「同感!」吧。

    「会吗?不是很快乐吗?」

    不过,纱耶香男友桐原持反对意见,一脸兴冲冲地如此反驳。看来昨晚的兴奋还没平息。不是参加宴会的兴奋,而是大打一场的兴奋。

    「……你应该很快乐吧。毕竟跟小朋友一样玩成落汤鸡。」

    纱耶香忿恨不平地看过来,桐原连忙移开视线。他想起昨晚差点害西装报废而被臭骂一顿。

    「我……我们可不是在玩水喔。泽木,你说对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征询意见,但泽木大幅点头。

    「嗯,那是很好的『实战』。久违可以使出全力,我很满足。」

    纱耶香与梓射出好几道视线之箭,插在泽木身上。但即使被无形的箭插成刺猬,泽木看起来也不为所动。

    此时,五十里一脸愧疚地加入对话。

    「总觉得对不起。把你们卷进奇怪的事件……」

    「啊,不!没那回事!」

    五十里道歉之后,纱耶香连忙摇头。

    「我乱讲话了,我才应该道歉。玩得很快乐是真的。」

    「嗯,我知道。」

    纱耶香慌张解释,五十里带着苦笑点头。

    「被卷入那种意外当然会累吧。早知道应该再放松一天左右。」

    「赞成!」

    五十里无心的这句话钓到花音。

    「取消今天的班机,多住一晚吧!」

    花音挽着未婚夫五十里的手,以撒娇的声音央求。

    「不能这样喔。」

    「是啊。虽然距离大学的入学典礼还有几天,但差不多该准备了。」

    服部这番话引得梓点头同意,但花音似乎无法接受。

    「有什么好准备的啊?」

    「不提这个,要不要先去办理登机手续?」

    服部无视于花音的反驳,询问五十里。

    「也对。」

    回应的是泽木。他就这么推着行李箱前往登机柜台。

    「慢着!喂,不要不理我啦!」

    跟着泽木踏出脚步的服部,听到花音的抗议只转回上半身。

    「又不是外国,等到夏天再来就好吧?」

    「不错喔。原班人马再来玩一次吧。」

    五十里兴冲冲地回应服部的提议。

    「咦~我比较想单独和启一起来~」

    花音立刻表达不满。

    「我们还不知道暑假能不能真的自由使用。」

    防卫大学的新鲜人桐原说完,同样考上防卫大学的纱耶香一脸遗憾地点头。

    「又不是一定要今年夏天,甚至不一定要夏天。就像任何地方都有风险埋伏,任何时间都有机会存在。」

    「服部,你这是哪门子的哲学吗?」

    服部笑着摇头回应桐原的消遣。

    「不是哲学这种了不起的东西。只是安慰。」

    「我听不懂你想说什么。」

    「类似『下次会做得更好』这样。」

    「原来如此。」

    办完登机手续的泽木转身插嘴。

    「那么,下次就进步到只靠我们就解决麻烦事吧?」

    「哎,就是这么回事。」

    服部就这么维持笑容,同意泽木这番话。

    ◇ ◇ ◇

    一高毕业生组按照预定计划,在宴会隔天搭乘飞往东京的班机。相对的,在校生组从早上就悠闲漂浮在海面。因为潜舰袭击而中断的久米岛游览,今天以同一艘玻璃船重新进行。

    「意外成为『不是出任务的旅行』了。」

    深雪半苦笑地这么说。

    「这次应该可以不算数吧?」

    达也同样带着苦笑回应。

    「什么东西『不算数』?」

    穗香立刻诧异询问。

    「这次的冲绳旅行是工作,所以我们聊到下次要来一场没任务的旅行。」

    没必要隐瞒,所以达也老实回答穗香的问题。

    深雪是在昨晚提到下次别出任务的话题。从人工岛回到冲绳本岛时,在船上进行的对话。在那之后还不到半天。如果这趟游览算是「没任务的旅行」,感觉昨晚的对话变得挺脱线的,所以达也与深雪都露出苦笑。

    「是喔,原来如此。」

    穗香没有深入这个话题。或许知道如果说出「我也一起」这种话,会得到她不想听的回应吧。

    「可以在这里待多久?」

    大概是敏锐察觉好友的苦恼,雫对深雪提出另一个话题。

    「我想,明天或后天就得回东京了。」

    「没什么空耶。」

    「其实原本预定搭今天的班机回去。我们现在这样还算是空了一点时间喔。」

    「是喔……」

    深雪没说明为何能够空出一点时间。

    雫也没问。

    「毕竟差不多该开会讨论入学典礼了。」

    「对喔。」

    先不说实际如何,雫的头衔是风纪委员,即使校内举办活动也不会在事前就忙碌。不过深雪是学生会长,必须为入学典礼进行各方面的准备。

    依照往年惯例,应该在三月中和新生代表见个面,并且完成典礼程序的规划,但是今天深雪要处理一些像是公务的事情(不是「公」务,但实际上差不多),结业典礼一结束就离开东京。虽然典礼的准备工作在春假前就完成,但是新生致词还没开会讨论。

    「今年的总代表又是女生对吧?」

    「没错。」

    「好像是十师族?」

    「嗯。三矢诗奈。是三矢家的小女儿喔。但我还没见过她。」

    「这样啊。既然这样就更不能太悠哉了。」

    「说来遗憾,不过就是这样。」

    深雪这么说的时候,不只是她自己,穗香也一脸消沉的表情。

    不是因为深雪回到东京,达也也会一起走。穗香也是学生会干部,她同样要着手准备入学典礼。

    穗香与雫预定三十一日回东京,但如果深雪三十日就回东京准备入学典礼,就得考虑配合她,将回程的班机提前。

    「……总之,待在这里的这段期间放轻松吧!去海边有点早,不过要不要去我们下榻的饭店泳池游泳?还满大的喔!」

    重新振作的穗香如此要求达也。

    看见这一幕的深雪表情稍微失去从容……和她交谈的雫如此心想。

    ◇ ◇ ◇

    贾丝敏·威廉斯与詹姆士·J·强森被日本军逮捕的消息,隔天也传入英国的威廉·马克罗德耳中。

    这次的久米岛外海人工岛破坏未遂事件,表面上是澳大利亚军支援大亚联盟逃兵部队进行的,不过从中牵线的是英国。要是真相曝光,世间难免批判真正的主谋是英军。

    因为自觉这一点,所以英军情报部现在笼罩着紧张的气氛。

    没达到捅了蜂窝乱成一团的程度。即使在白厅(英国政府机构部门所在的大道)的国防情报参谋部【DIS】总部,也害怕泄漏情报而不敢大声讨论这件事,额外营造出沉重的气氛。

    不少人和马克罗德擦身而过时投以责备的目光。参与本次作战的人员知道,这次由马克罗德主导指示澳大利亚军魔法师部队采取行动。

    马克罗德察觉自己暴露在批判的视线之中。也已经有人要求他解释。不用他人告知,马克罗德也知道自己的立场处于劣势。

    不过,威廉·马克罗德看起来完全不在乎他人表现出来的负面情绪。在政府高官面前接受军方干部质询时,也不改贵族般的从容态度。

    部分原因应该在于他算计自己是公认的战略级魔法师「十三使徒」之一,英国政府不可能草率对待。不过在这次的作战,他深入参与到亲自前往澳大利亚下指导棋,如今看起来却没有受到打击,想必不只是因为他确信自己的地位稳如泰山。

    被叫来DIS的马克罗德走出总部大楼之后,进入隔一个区块的老旧大楼。这里是负责英国讯号情报(监测或窃听各种通讯、雷达波或信标的谍报活动)的政府通讯总部【GCHQ】(前MI1)分部之一。

    局外人完全不知道用途的这栋大楼,也是马克罗德的职场。严格来说是GCHQ大楼分部的某个房间分配给马克罗德,当成完全由他个人使用的办公室。

    他没和任何人见面,进入自己房间之后上锁。这栋大楼原本就没什么人进出,但马克罗德的办公室位于内部职员也几乎不会进入的机房楼层一角。只要搭乘专用电梯,就没人知道他来到这个房间。

    马克罗德按下和大楼外观不符的最新型通讯机开关。

    通讯机荧幕立刻显示一名男性。看来对方在约定时间之前就坐在通讯机前面。

    『哈啰,威廉·马克罗德先生。身体状况怎么样?』

    「哈啰,克拉克博士。以我的年纪来说,我算是很硬朗喔。」

    『我没这个意思就是了……抱歉。』

    「我才要说我冒犯了。只是开个玩笑。」

    画面中露出为难笑容的男性是艾德华·克拉克。隶属于USNA国家安全局【NSA】的学者,大规模资讯系统的专家。

    『先生,您真坏啊。话说回来,那件事看来「按照预定」以失败收场了。』

    「真的什么事都瞒不了博士。」

    『别这么说。所以,「木马」顺利潜入了吗?』

    「目前还没。贾丝被拘留在风间玄那里。」

    『这样啊……我认为四叶应该会对那个样本感兴趣就是了。』

    「我认为机率还是一半一半。因为风间玄的部队和四叶好像有特别的交情。」

    『一点点也好,希望基因情报相同的「威廉兄弟」能以精神感应挖出四叶的秘密。』

    「以贾丝的状况应该说『姐妹』吧。她们的精神感应无法以自己的意志使用,所以缺乏确实性,不过优点在于对方难以察觉。搭配博士的『系统』,应该可以大幅扩张我们耳目所及的范围。」

    『想控制世界最重要的就是情报。威廉先生,无论作战成败与否,USNA都感谢您的协助。』

    「不敢当。为了我不列颠的繁荣,今后也请博士贡献您的智慧。」

    『那当然。因为我们是同盟。那么,不久之后再连络。』

    画面中的艾德华·克拉克在最后如此亲切问候。紧接着,画面变成一片漆黑。

    马克罗德也关闭通讯机电源,谨慎锁定系统,离开这间秘密办公室。

    ◇ ◇ ◇

    久米岛外海人工岛袭击未遂事件的两天后。真夜造访东京都心附近的高级住宅区。

    表面上是古老的独栋大型住家,实际上却是以最新型保全装置与好几层古式魔法防御阵地保护的某种要塞。

    屋主名为东道青波。这名老翁也被称为「青波高僧阁下」,是盘踞在日本政经界深处的幕后黑手(也称为妖怪)之一。是前第四研真正的拥有者,也是四叶家的赞助者。

    东道老翁很少叫真夜过来。虽说是赞助者,但四叶家并不是单方面受他庇护的关系。如果只从资金层面来说,四叶家没有东道老翁的协助也能运作下去。

    四叶家当年驱逐前第四研的管理者与经营团队,战胜军方获得自由。不过在这之前,军方是从东道家抢走第四研的实权。

    正因如此,所以东道老翁与四叶家当家至今依然能维持友好关系。四叶家某些部分依赖东道老翁的权力,同样的,东道老翁也得到四叶家的助力。

    双方是相互扶持的关系。正因如此,东道老翁只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时,才会叫真夜过来。

    真夜与东道老翁进行制式问候之后,立刻进入正题。

    「前天久米岛那件事,辛苦你了。」

    「别这么说。」

    真夜之所以命令达也阻止破坏作战,是因为接受东道老翁的委托。

    「当时俘虏了澳大利亚的魔法师对吧?」

    「是的。一位是平凡的魔法师,但另一位是让人颇感兴趣的样本。」

    真夜说完,东道老翁一副「我想也是」的样子点头。

    「你们感兴趣也是当然的。不过,千万不能让那个人深入四叶家。」

    老翁这番话引得真夜稍微睁大双眼。

    「哎呀……难道是陷阱?像是人肉炸弹那样……」

    「比炸弹还恶质。那个女人是『耳』。」

    东道老翁说得很抽象,但真夜正确理解到「耳」指的是谍报方面的特殊能力者。

    「知道了。我会忠告佐伯阁下尽快『处分』那个人。」

    真夜不怀疑东道老翁的说法。

    也不问他为什么知道这件事。

    四叶家不只是由前第四研开发的。第四研创设之前,其前身组织就持续进行「配种」。

    而且,东道老翁手边还留有昔日提供「血」给四叶家的家系成员。

    「也对。佐伯那边与其由我指使,由你告知应该比较有效。」

    真夜露出假惺惺的笑容,低头回应东道老人的这句命令。

    〔〈南海骚扰篇〉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