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短篇集 SS 我自己就做得到了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SS 我自己就做得到了

    西元二〇九六年度的九校战,在准备阶段突然变更竞赛项目,将魔法科高中各校参赛人员推落混乱的漩涡。

    然而,对于按照新竞赛要领开始练习的上场选手们来说,令他们为难的与其说是新项目,更该说是双人赛的导入。

    西元二〇九六年七月七日星期六的放学后,获选为第一高中「冰柱攻防」双人赛代表选手的千代田花音心情很差。

    不是因为被迫和男友兼未婚夫的五十里启分头行动。不对,这也是影响心情的一大原因。不过最大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九校战练习赛的结果。

    虽说是练习赛,也始终只是一高内部的练习。形容为「比赛形式的练习」或许比较正确。交战阵容是花音&雫的双人组,对抗单人赛代表深雪。在演习树林深处长五十公尺、宽二十公尺的野外水池进行的这场比赛,现在的战绩是零胜四败。深雪四胜,花音&雫的搭档四败。

    目前正在准备冰柱,要进行第五回合的比赛。负责准备的不是后勤成员,是实际参与这场练习赛的选手深雪。

    深雪一鼓作气加热融化散落在池内的冰块残骸,以及上一场比赛使用的冰柱。她不是产生高温的热源,而是将冰块的温度「设定」为零度以上,池里因而装满冷水。

    接著再以移动系魔法将冰水变成二十四根冰柱。移动系魔法是变更物体座标的魔法。指定立体座标,就能同时制造相同大小的四角水柱。

    深雪瞬间冻结水柱。在令人惊愕的短短时间内,长宽一公尺、高两公尺的冰柱就隔著中线等距离排列,两边各十二根。

    如同以高压水刀切割出来的光滑表面,以及光看完全看不出差异的相同尺寸。需要坚持到这种程度吗?花音半傻眼地看著这些冰柱,不禁为深雪的魔法力感到不寒而栗。虽说天赋上适合使用这种魔法,但是深雪瞬间就制作出每根约一·八三吨重的冰柱,并排列完毕。这究竟需要多强大的魔法容纳力与事象干涉力?花音不太能够想像。光是在脑中描绘塑型与排列所需的情报,脑袋就快当机了。

    这项工作是深雪在和花音她们比赛之前进行的,而且后来面对她们大获全胜。这种事光是发生一次就惹人不高兴了,却连续发生四次。即使当事人不是花音,心情应该也好不起来吧。

    「哥哥,准备完毕了。」

    「辛苦了。那么请就定位。」

    这句话后半主要是对花音她们说的。深雪已经前往池边的台子。那里是代替「冰柱攻防」选手比赛时所站的高台(上面平坦,如同祭坛的塔状构造物)。达也也没劝深雪休息。

    这副态度如同在说不必拿出全力,就足以应付花音。达也与深雪当然都没这个意思,但花音自己这么感觉。

    不能输。

    这次一定要报一箭之仇。

    先前的四回合,深雪保护的冰柱,花音连一根都没打倒。花音刻意不去思考这个事实,在第五回合燃起更胜于正式比赛的斗志。

    第五回合结束之后,花音彻底闹起脾气了。她坐在折叠椅上,板著脸撇过头,达也要进行练习赛的总结时,她连看都不看一眼。

    这副幼稚的态度,也有同情的余地。第五回合也没能打倒深雪任何一根冰柱就败北。五个回合打倒的冰柱数量是零,一败涂地。从这个结果来看,负责攻击的花音会摆出别扭的态度也是在所难免。

    深雪与雫就这么站著,彼此露出「怎么办?」的为难表情。另一方面,达也无视于以全身表达不悦情绪的花音,朝她搭话。

    「千代田学姊攻击、雫防御。我认为这个战术基本上没错。」

    不过,达也同样没看对方。他一边调校花音的竞赛用CAD,一边回顾练习赛。

    其实这件事也是花音怀抱不满的原因之一。顺带一提,「这件事」不是指达也没看她,而是她的CAD由达也负责调校。

    在双人赛,各选手都有专属的工程师辅助。在「冰柱攻防」女子双人赛,花音由五十里负责。另一方面,雫的工程师是达也,单人赛选手深雪的工程师也是达也。

    单人组加双人组的三人之中,达也负责两人,因此「冰柱攻防」女子组的练习由达也照料。就结论上,为花音调校CAD的当然是五十里,不过调校所需的练习期间资料,是由达也收集,再交给五十里。

    花音在理性层面也接受这种做法。五十里原本擅长的就是纯理论领域,在实践领域的强项是设计、制作刻印魔法使用的符号。不提启动式的改良,五十里其实不擅长调校CAD。花音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不希望调校工作造成五十里的负担。

    不过,花音无法压抑没能和五十里在一起的不满情绪。她的恋心没这么懂事。尤其看到深雪在面前向达也撒娇的样子,花音忍不住冒出「为什么不是启而是司波学弟啊!」的想法。

    「意思是我们不是魔法不如人?那到底是哪里出错啊?」

    因此她的语气变得过度冷淡又挑衅。

    「不是出错,是默契练习不足。不过今天是第一天,所以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就算成为花音的出气筒,达也也不在意,只是制式化地告知该告知的事项。不是因为他成熟,是因为他不在意花音的心理层面。花音的心理层面要由五十里负责照顾才对──他只是不负责任地如此划清界线而已。

    俗话说「喜欢」的相反是「不关心」。如同「爱之深,恨之切」这句惯用语所示,「喜欢」的反面不一定都是「不关心」,但是人们对他人「不关心」自己的敏感程度等同于「厌恶」。达也这个态度令花音更加不耐烦。

    「……哪里不对了?」

    花音的语气变得像豪猪一样长满刺,但达也的反应没改变──完全是机械般的制式反应。

    「学姊的魔法发动领域,和雫的情报强化领域稍微重叠了。」

    听到达也这么说,雫站到花音面前低下头。

    「对不起,学姊,是我的失误。」

    这番话令深雪露出「咦?」的表情看向雫。

    就深雪所见,事实完全相反。雫一开始有朝己方冰柱个别进行情报强化,因为花音的振动魔法不只是攻击深雪阵地,还波及她们自己的阵地,雫才将情报强化的对象从个别冰柱改为己方阵地全体。

    但是雫没对深雪的视线多作反应,达也则点头回应雫的道歉。

    「说得也是。你应该是为了对抗深雪的领域魔法,才将强化对象扩大到己方阵地全体,不过情报强化果然不应该是作用在整个领域,而是作用在个体的魔法。何况『冰柱攻防』只要还保有一根冰柱就不算输,所以应该考虑精简强化对象。」

    既然是我知道的事,哥哥不可能不知道──深雪一边旁听达也对雫的建议,一边如此心想。达也恐怕是考虑到花音的心理状态,才这么说的。

    雫也和深雪做了相同的解释。再说,雫会向花音道歉也是基于相同理由。

    「嗯,知道了。」

    所以即使达也的指摘严厉过了头,雫也能率直点头。她甚至很高兴达也感受到她想打圆场的意图。

    平常酷妹形象强烈的雫,肯定是因此才隐约露出可爱笑容,令人联想到等人抚摸的幼犬。

    大概是被这副微笑带动,达也的嘴角也微微上扬。

    深雪立刻挂著笑容挡在雫面前。

    「哥哥,不给我一些建议吗?」

    雫没有表情的脸上透露不快。

    达也露出介于微笑与苦笑之间的表情,像是在说自己拿这几个女孩没办法。

    「如果你输了,我就会给你建议。但要是放水,就会给你惩罚。」

    「惩罚……我……我才不会故意输掉,这样对学姊跟雫很没礼貌。」

    深雪以生气般的语气回应达也这番话,但移开视线的双眼周围却稍微泛红。

    与其说是情侣,更像是爱犬和饲主嬉戏的这幅光景(不过达也与深雪说到底也不是情侣,是兄妹)使得花音气消了。目睹深雪与雫如此亲近达也的样子,花音就暗自苦笑心想「我就忍到正式上场吧」。

    达也表现出荒唐态度所造成的愤怒则是另当别论。

    ◇◇◇

    「真是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当天晚上,花音闯进五十里的房间,宣泄白天的不满。

    「花音,怎么了?」

    即使是再怎么心心相印的未婚夫妻,也只有这次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所以五十里难免会这么问。

    「启,听我说!」

    花音似乎也料到五十里会这么问,如同等很久般地立刻上钩。

    「我被司波学弟瞧不起了!真的满肚子火!」

    「司波学弟?」

    五十里疑惑问道。他认识的达也如果不是为了挑衅,不会浪费力气当面瞧不起人。

    「没错!是今天练习时的事!」

    花音以这句话开场,说明五连败之后发生的事。

    「魔法作用领域重叠是我的问题!我可没有笨到没发现自己失误!以为怪罪给北山学妹,我就会高兴吗?真是太瞧不起我了!」

    「……我认为这是司波学弟的贴心之举。」

    「我就是在气他认为我是只要这样贴心包庇就会满足的女生啦!」

    「虽然是推测,但我认为他贴心的对象不是你喔。」

    「咦?」

    看来未婚夫不是单纯在安慰她。感受到这一点的花音一脸不安地看向五十里。恋人出乎意料的反应,使得花音直到刚才的激动情绪骤然冷却。

    「司波学弟是害怕气氛变尴尬吧?不对,不是这样。是害怕气氛尴尬之后拖到练习进度。因为他很在意这次竞赛项目变更,导致时间上变得很紧迫。」

    如果自己跟雫或深雪之间变得尴尬,会对练习造成负面影响。花音也可以理解达也这个想法。但是五十里站在达也那边,令花音隐约感到不是滋味。

    「在意时程变得紧凑的不只是司波学弟喔。包括我、你、服部同学,还有中条同学也很忧心。不,我认为最担心时程问题的是中条同学。」

    「是啊。」

    五十里没否定花音这番话,也没有一笑置之。他以非常正经的视线注视花音双眼,克制脊髓反射的反抗反应说下去。

    「不过,最认真思考在新项目跟新规则中的致胜方法的人,应该是司波学弟喔。今年的九校战,司波学弟负责的竞赛项目是『冰柱攻防』女子双人赛、『冰柱攻防』女子单人赛、『操舵射击』女子双人赛、『坚盾对垒』男子双人赛、『坚盾对垒』男子单人赛、『操舵射击』男子新人赛、『坚盾对垒』女子新人赛、『幻境摘星』、『秘碑解码』、『越野障碍赛跑』女子组。总共负责十项竞赛、十一名选手。在二三年级共六名技术人员之中,负责的数量首屈一指。我虽然也算多,却也才六项竞赛八名选手。」

    「就只差三个人而已啊。」

    花音的反驳,五十里一笑置之。因为花音应该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她故意找藉口找碴。

    「所以,我认为司波学弟想尽量以最高效率消化练习进度。你看这个。」

    五十里伸出手,从桌上置物架取出一张电子纸给花音看。

    「……唔呃,这么详细?」

    上面详细记载花音每次练习赛之后测量的数据资料。

    「还没离开学校,司波学弟就将资料送到我的终端装置了。我很佩服他整理得这么好。看过这个,很快就知道该怎么调校。」

    这次花音也没有鸡蛋里挑骨头。不擅长魔法工学的她,也知道这么做只是不服输。

    「总觉得司波学弟著急得太过头了……但他没有瞧不起你,只有这一点可以确定。他这个人不会做这种没意义的事。」

    达也为什么急著挤出时间?即使是五十里也推测不出原因。现阶段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达也非常急于完成九校战的对策。

    总之先这样解释,就足以说服现在的花音了。

    ◇◇◇

    七月十五日,星期日上午。经过段考后,众人从昨天再度开始进行九校战的练习。花音与雫的搭档依然一直败给深雪。

    花音有自觉原因在她身上。她的「地雷原」甚至会波及在己方最前列的冰柱,所以雫的情报强化不只是要对抗温度变化,还要额外分配魔法力对抗振动,因此无法完全防御深雪原本就在事象干涉力上占优势的魔法。

    在攻击方面,也至少不再是连一根冰柱都没击倒就结束了。五十里设计的振动模式,是将垂直与水平振动复杂交错,以击倒冰柱为目的进行最佳化,即使是深雪也没能完全封锁。

    然而到目前为止,十二根冰柱顶多击倒三根。花音这边的冰柱在这时候就会全被破坏。这个速度胜过去年新人赛雫与深雪交战的场次。虽然深雪也在成长,但雫也不是只维持去年的实力。既然成绩比一对一的时候差,无疑代表花音拖累雫。

    花音原本就不擅长精密的范围控制。她的威力、速度与耐力都首屈一指,美中不足的是精确度。这是众人与她自己都承认的缺点。花音原本不适合双人赛,但深雪的「冰炎地狱」是单打才能发挥威力的魔法。魔法的威力与速度都是深雪较优秀,所以花音不得不转为双人组。

    对于花音来说,今年的九校战从选择出赛项目的阶段开始,就一直是事与愿违。

    「休息一下吧。」

    达也宣布休息。

    花音垂头丧气,没有余力在意学妹的目光。

    「千代田学姊,来换个想法试试看吧。」

    花音坐在长椅调整呼吸时,达也来到她面前劈头就这么说。

    「什么想法?」

    花音有看到达也停在自己面前的脚,所以听他突然搭话也没吓到。

    「雫也一起听吧。」

    花音抬起头,雫也在这之前就已经看著达也了。达也开始向两人说明。

    「与其说是请千代田学姊转换想法,不如说是希望雫转换想法。『冰柱攻防』的胜利条件是击倒对方所有冰柱。己方只要还保有一根冰柱就没问题。」

    「是啊。」

    花音出声回应,雫默默点头。

    尤其花音去年就是以这个战法获胜。这种事无须重新说明。

    「所以,不要再保护所有冰柱了。」

    「……意思是舍弃防守?」

    这个问题是雫问的。花音冒出「不会吧」的想法,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只是一部分,并不是完全放弃防御。」

    「什~么嘛。」

    花音与雫异口同声地说。连「什~」拉长音的地方都一致,听在旁人耳里莫名逗趣。实际上深雪就露出了在忍笑的表情。

    「具体来说……」

    大概是在意花音与雫的感受,达也面不改色,且就这么继续说明作战计画。

    「情报强化的对象集中在最后列的四根,拋弃前两列。」

    达也看向雫。雫点头回应达也的视线。

    「请千代田学姊别顾虑己方阵地,专心攻打敌方阵地。」

    「但我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啊。」

    花音以强烈目光看向达也的双眼。

    「那么,就请更加放手去做。」

    达也刻意不退让。

    「──收到。」

    其实花音也不确定自己真的可以专心攻击。她一直在意己方魔法之所以相互干涉是她害的。

    不过,花音认为既然防御魔法不会对前两列冰柱起作用,就不用担心防御魔法和她自己的魔法相互干涉。就算她技巧再怎么不够细腻,也不会误炸己方最后列的冰柱。花音有种肩头突然变轻的错觉。

    「还有,你们三个不要再一起练习了。」

    「哥哥,方便请教原因吗?」

    只有深雪得以回应这个突如其来的提案。不过,看来就算是深雪,这次也听不懂哥哥真正的意图。

    「双人赛与单人赛的性质果然还是不同。双人赛搭档要是没能巧妙合作就会产生破绽。这是单人赛没有的要素。要是习惯抓著双人赛固有的缺点轻松取胜的话,可能会在正式比赛出现意外失误。」

    达也提议变更练习形式,并不只是为了深雪。

    「反过来说在双人赛,尤其在攻击层面上,抓准对方的默契瑕疵趁虚而入应该是重要关键。练习的时候也必须注意这一点。」

    这次花音也率直点头,大概是心里有数吧。

    「那么,要和男选手练习吗?」

    深雪这个聪颖的问题,引得达也露出微笑点头。

    「嗯,我现在去找他们谈。不好意思,我离开一下,请继续以刚才的战术计画练习。」

    「好的。」

    「嗯。」

    「知道了。」

    达也微微低下头,三人以不同的方式回应他。

    「男子单人组的工程师是五十里学长,所以今后应该会由我与学长轮流看你们练习吧。」

    达也如此补充之后,便走向准备大楼。

    这段话让深雪露出不满表情,花音则很现实地心情大好。

    ◇◇◇

    七月二十二日,星期日。达也与深雪今天以办要事为由,预定下午才参加练习。上午,野外水池这里以五十里为中心,进行著「冰柱攻防」双人组的练习。

    「雫,我来替你们加油了。」

    「啊,穗香。」

    穗香是「幻境摘星」的选手,负责的工程师也一样是达也。虽说没工程师也能练习,但果然还是会无法进入状况吧。

    水池这里,后勤成员正在制作冰柱。看深雪制作很简单,不过像这样看到其他学生费力制作的样子,就能清楚了解深雪的魔法力何等卓越。

    「状况怎么样?习惯新战术了吗?」

    穗香问完,雫微微露出苦笑。

    如果不是穗香,恐怕不会发现吧。

    但穗香非常明白好友的辛苦。

    「魔法本身变轻松了,却觉得怪怪的。」

    「怪怪的?是指不防守己方冰柱会觉得怪怪的?」

    「嗯。虽然我知道和胜负无关。」

    「毕竟你不服输啊。不喜欢自己的冰柱倒下啊……」

    穗香轻声一笑,雫移开目光。

    雫脸色没有变化,不过在穗香眼中,好友是红著脸撇过头。

    聊著聊著,冰柱也准备好了。

    「各就各位~」

    五十里吆喝说。雫从长椅上起身。

    「我去练习了。」

    「加油喔,雫……话说千代田学姊呢?」

    「那里。」

    穗香循著雫的视线看去。视线前方是挽著五十里的花音。

    「就算是深雪也不会那样。」

    雫轻声批评。确实,深雪即使和达也感情再好,也不会公然抱住达也。或许不应该拿兄妹和未婚夫妻比,但是就这方面而言,可见深雪比花音更懂得端庄之道。

    不过,情侣甜蜜的模样并不是只引发负面的情感。

    「啊哈哈……我有点羡慕就是了。」

    穗香看著花音,真心话脱口而出。

    「加油。」

    雫给予有气无力的声援。

    虽然是男生对女生的比赛,不过分开看每一回合的交战,会发现这项竞赛并没有性别上的差异。之所以分成男子组与女子组,是考量到屡次出赛造成的体力消耗。练习赛不受男女天生条件的影响。

    即使如此──

    对于男学生来说,这样的结果也不得不令他们沮丧吧。

    「胜利!」

    花音洋洋得意地摆出胜利手势,另一头败北的男子双人组则「呜……」地咬牙切齿。

    「花音,练习的时候不要这样。」

    花音摆胜利手势的对象不是对手双人组,是五十里。即使花音生性旁若无人,神经也不会那么大条。但她依然是在对方面前夸耀胜利。男友五十里也无法否定她缺乏细腻的一面。

    「是~」

    听到五十里训诫的花音缩起头。但她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被骂而变得消沉,反倒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大概是只要男友肯理会她,不管是什么样的状况都会很高兴吧。脑海浮现「笨蛋情侣」这句俗语的人,不是只有具备吐槽属性的雫。

    「雫,辛苦了。」

    现在再度进入整备赛场的时间,雫也回到长椅这里。其实必须撷取CAD的资料,但五十里正在专心应付花音。而且……

    「好厉害,跟预定的一模一样。」

    就如穗香所说,达也拟定的防御战术彻底发挥作用。感觉不需要在达也缺席时纪录调校用的资料。

    五十里也只是说了花音几句,看起来没有要著手进行测量或调校。相较于手忙脚乱的男子双人组选手与工程师,女子双人组这边的从容成为了对比。

    ◇◇◇

    八月五日,九校战的第一天。这天进行「冰柱攻防」男女双人赛预赛,以及「操舵射击」双人赛。

    「要是竞赛时间重叠,就会为五十里学长添麻烦了。」

    「不过看来不用担心这个了。」

    一大早的第一高中帐篷中,达也连上大会总部提供给选手团的情报网站,随后安心地如此低语,五十里也笑著回应他。他们在看今天的赛程表。

    达也在「冰柱攻防」负责雫,在「操舵射击」负责英美。这是基于两人的强烈要求,但如果英美的比赛和花音&雫的比赛时间重叠,就得拜托五十里辅助花音与雫。

    原本无论是「冰柱攻防」或「操舵射击」,技术人员在比赛时都没什么事能做,所以双人赛也只要一名人员陪同就没问题了,不过要将自己负责的选手完全托付给别人,达也还是会心虚。如果这个可能性成真,他应该也会觉得羞愧吧。

    依照实际的赛程表,英美是早上打头阵的第一跑者,雫则是第四与第七场次,两人比赛时间并未重叠。

    达也在向五十里知会一声之后,前往「操舵射击」的赛场。

    目送他背影后松一口气的不是五十里,是雫。

    「知道达也学弟赶得上就放心了?」

    五十里转身向后笑著问。

    雫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被人察觉,害羞地移开目光,轻声回答「不是」。

    「是吗?我倒是放心了喔。说来见笑,我调校CAD没办法像司波学弟调校得那么好。花音的调校我很熟练,所以没问题,但这次还要负责你的,其实我有点不安。因为CAD使用者的魔法力愈高,调教也愈困难。」

    「说这什么话!启出马就没问题的!」

    五十里说完丧气话,花音就重拍他的背。声音相当响亮,应该很痛,但五十里只是为难地一笑。再说,他也不是真的在说丧气话,是比较倾向于开个玩笑让学妹放松。但是接受这种粗鲁的激励,反让他以为「自己在花音眼中也是这样」,因而感到不安。

    「达也同学──司波同学就算赶不上,也没关系。」

    雫不知道想到什么,对五十里这么说。

    「司波同学的CAD和我契合到不需要在比赛前微调。不然我与明智同学一开始就不会接受他两边跑。」

    「啊哈哈哈,说得也是。」

    雫正经八百地说完,五十里回以一道乾笑。

    雫应该是想消除五十里的不安。五十里也是这么接受她这句话的。

    不过雫这番话听在某些人耳里,可以解释成「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期待过五十里学长」,而五十里察觉了这个解释。

    雫没察觉。

    花音也没察觉。

    两人开始和乐闲聊。

    希望两人就这样不要察觉。至少在后天决胜循环赛结束前都不要──五十里由衷祈祷。

    当「操舵射击」竞赛结束,达也回到第一高中帐篷的时候,「冰柱攻防」女子组还在进行第二场次。

    「辛苦了。看来成绩不错。」

    刚才以萤幕观看英美等人赛程的五十里,露出笑容慰劳达也。

    「谢谢学长。国东学姊与明智同学很努力。」

    梓在达也身后以兴奋的语气加入对话。

    「两人的努力当然不用说,但司波学弟的技术这次也吓我一跳喔。」

    已经结束的竞赛就简短作结吧……达也的这个企图,因为第三人介入而草草瓦解。

    「我知道使用了『无形子弹』,原来搭配『循环演算』会变成那样啊。简直是机关枪。」

    「『循环演算』的效果也很惊人,但我更惊讶的是将『无形子弹』改为霰弹的做法。『让某个点产生压力』是那个魔法式的基干部分吧?居然可以维持整合性,只能说了不起。」

    「还不到『基干部分』这么夸张喔。产生压力的『始源码』是那个魔法专属的,不过定义瞄准的部分使用和其他魔法相同的形式。之所以看起来密不可分,是吉祥寺真红郎的伪装。」

    「咦,是这样吗?」

    因为聊到不擅长的领域而克制自己不说话的花音,听到达也这番冷酷的爆料不禁出声问。

    「或许是金泽魔法理学研究所提供的点子吧。公开魔法式的时候,故意将原始魔法式写得艰深难懂,防止诀窍外流,是颇为常见的做法。」

    当时吉祥寺才十三岁,与其说是他自己下手伪装,比较可能是研究所的长辈主导伪装。

    「原来如此~所以这种鬼点子对司波学弟也不管用是吧?」

    梓天真地踩了地雷。

    达也之所以没引爆这颗地雷,纯粹是因为差不多该前往「冰柱攻防」的会场了。

    今年「冰柱攻防」除了增加双人赛,还变更了交战要领。

    直到去年都是二十四人进行淘汰赛,前三名进行决赛。

    但今年是九队分成三组,三组各自进行单循环预赛,各组第一名共三队进行决赛。第一天的今天是在单一场地进行九场循环预赛。

    花音、雫的首战是第四场次。对手是在去年「冲浪竞速」结下梁子的第七高中。

    那个事件是犯罪组织所为,第七高中就某方面来说也是受害者这一点,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关于摩利的意外,花音也知道照道理不应该恨第七高中。

    然而道理与感性是两回事。花音充满斗志地面对这场比赛。

    「所以……要穿这样上场?」

    五十里一副「你在骗我吧?」的语气询问花音。达也依照去年经验理解到雫完全是来真的,便抱持死心的念头欣赏花音与雫款式相同,只有配色不同的服装。

    「没错。可爱吧?」

    花音说著轻盈转一圈,木屐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两人的服装是外出用(在这个年代应该说「庆典用」)的浴衣。

    五十里以视线向达也求助。

    达也早就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却觉得一直视而不见也很对不起五十里,所以还是先开口回应。

    「雫,今年这样看起来真凉快啊。」

    「交给我吧……这样好看吗?」

    「嗯。去年的蓝色也不错,但今年的红紫色同样很适合你。」

    「呵呵,谢谢。」

    五十里脸上浮现绝望。

    花音则是表示「连司波学弟都至少会那样说耶」,对未婚夫有点不满。

    选手进场引得观众席欢声雷动。这或许是到目前为止气氛最热烈的一次。

    出现在赛场后方高台的第七高中双人组,穿著相同款式的水手服。而且不是船员造型,是二十世纪女高中生的造型。上半身是白色短袖水手上衣,下半身是藏青色百摺裙。她们不是选择看起来凉快的蓝色,而是故意选择藏青色,可以从中感觉到第七高中的坚持──选手们自己的感想就另当别论了。

    在对面高台登场的第一高中双人组,则是穿著配色不同的浴衣。花音的浴衣是深蓝底色加上烟火图样的成熟风格,雫的浴衣是红紫底色配上因为同色系使烟火图样不显眼的妩媚风格。散发季节气息的正统派路线酝酿出健康的魅力。

    一高双人组与七高双人组,在外型方面的人气指数不分上下。

    「不过,再怎么受观众欢迎,也完全不会影响比赛结果就是了。」

    高台后方是技术人员使用的监控室,在里面的达也轻声说出无须强调的感想。其实「冰柱攻防」女子组的这个习惯,似乎也让他感受到精神上的疲劳。

    「既然选手乐在其中,那倒无妨吧?我认为九校战也需要这种『玩乐』的部分喔。」

    五十里则是烦恼过度,已经进入了某种悟道的境界。

    「喔,看来终于要开始了。」

    竖立在赛场两侧的灯号杆亮起红光。

    等到灯光变成黄色,接著变成蓝色的瞬间,比赛就开始了。

    达也与五十里都没有继续拌嘴,注视著选手的背影与赛场。

    灯光变化了。

    变成黄色。

    然后变成蓝色。

    震耳欲聋的声音袭击比赛会场。

    约一·八三吨重的冰柱崩塌的声音。

    是七高阵地最前列的冰柱往后倒,撞到其他冰柱后折断的破坏声。

    一根、两根、三根,七高的冰柱接连倒下。

    七高搭档也不是就这么坐视己方阵地的冰柱倒下。

    倒下四根时,八根冰柱以最后列中央为中心,全部聚集在一起。

    「原来如此,用这招啊。」

    五十里的低语听来老神在在。将冰柱聚集在同一处,确实就不易倒下。

    「不过在花音的『地雷原』面前,这步棋不是好棋喔。」

    花音如同听见了五十里的声音,增强事象干涉力。

    七高将八根冰柱合为一体,完成防御态势,接著便转为策动攻势。

    一高的冰柱接连倒下。

    一根、两根、三根。完全没有受到抵抗的迹象。

    一高加油席发出哀号。

    七高加油席响起欢呼。

    哀号夹带著「是出意外了吗?」的声音。

    欢呼夹带著「太幸运了!」的声音。

    然而七高的猛攻,在打倒第八根冰柱的时候骤然停止。

    第九根没倒下。

    一高阵地最后列的四根冰柱动也不动。

    战况突然产生变化,让确信自己占压倒性优势的七高搭档慌了。

    七高负责防御的选手转为攻击。

    即使如此,还是无法穿透雫的情报强化。

    而且说来凑巧,花音的魔法也在这一瞬间完成。

    「他们大意了。不对,是求胜心切。」

    达也的低语点出七高搭档的心理。

    「这样就赢了。」

    五十里的呢喃是察觉花音已经完成魔法。

    花音的──千代田家的拿手魔法「地雷原」。

    透过地面,赋予固体强烈振动的魔法。

    这种剧烈振动隐含的能量,足以轻易破坏冰块等级的强韧度。

    将冰柱集中在一起的战术,在花音眼中只是将靶子整合到单一位置。

    七高的阵地剧烈震荡。

    千代田家的「地雷原」不是将地面前后摇动或左右摇动的魔法,是产生上下波动的魔法。这是让地面出现的凹凸以短周期轮替,使得上方承载物产生扭曲,进而损毁的术式。

    集中在一起,合计十四·六吨重的冰柱,只能短暂承受这样的振动。

    所有冰块随著特别响亮的一阵轰声碎散。

    片刻之后,比赛结束的讯号声响起。

    花音转身露出满面笑容,朝五十里摆出胜利手势。

    她身旁的雫,则悄悄朝著达也竖起食指与中指。

    「冰柱攻防」单循环预赛第二场面对五高的战斗,一高也是留下四根冰柱速战速决。

    至此,别校成员也掌握第一高中女子双人组的作战了。

    「第一场的那个也是故意的吗……」

    在第三高中的帐篷,过度注意达也动向的一条将辉对吉祥寺真红郎这么说。

    「是啊。在『冰柱攻防』,只要己方冰柱还保有一根就不算输。虽然这么说,但以结果来看并不是留下四根,而是一开始就舍弃八根……真是大胆的作战。」

    吉祥寺以隐约缺乏活力的声音如此回答。在「操舵射击」女子双人赛,第一高中的射手在首场计时赛熟练使用「无形子弹」的改造版,使得吉祥寺受到打击,至今还没回复。

    「那个家伙……不,一高为什么采用那种作战?」

    「『为什么』是指?」

    精神活动停滞的吉祥寺,没能理解将辉这个问题的意图。

    平常的吉祥寺不会这么迟钝。感到疑惑的将辉回答好友的疑问。

    「缩减防御对象,藉以增加各对象的防御力,确实地留下一根以上的冰柱。乍看像是合理的作战,但这是魔法力不够保护全十二根冰柱的选手会采取的战法。守方将魔法力集中在四根,代表攻方也将魔法力集中在这四根就好。依照分散风险原则,与其只保护四根冰柱,保护十二根冰柱比较好。从去年的实际成绩来看,北山选手明显拥有足够的魔法力这么做。」

    将辉脑中浮现的,是将去年会场气氛炒热到顶点的那场深雪与雫的「冰柱攻防」女子新人赛决赛。那场比赛中,雫在表面上成功战胜深雪的「冰炎地狱」。为了打倒雫,深雪也被迫打出「冰雾神域」这张牌。

    当时雫可以一边攻击深雪的冰柱,一边承受「冰炎地狱」的攻势,所以将辉认为在可以专心防御的双人赛,她不可能无法保护十二根冰柱。

    「确实……没错。」

    吉祥寺思索的时间不长。只要大脑开始运转,他的思绪就快速又敏锐。

    「你说得没错。一高的战术不是考虑到负责防御的北山选手魔法力不足,问题在于负责攻击的千代田选手。」

    「可是,究竟是什么问题?一高的千代田是去年的冠军耶。」

    吉祥寺毫不思索就回答学长提出的疑问。

    「千代田选手使用的魔法,是千代田家的家传绝技『地雷原』。是透过地面给予振动并破坏固体的术式。这个魔法是让地面震动,就这个性质来说,要精密指定效果范围的难度高到堪称不可能。一高的战术恐怕是要防止『地雷原』和防御用的情报强化相互干涉吧。」

    「原来如此。」

    询问吉祥寺的三年级男生点头回应。

    这次是另一个学长询问吉祥寺。

    「就算有这个缺点,千代田同学的那个魔法也具备威胁性。为了战胜一高,我们得在『地雷原』破坏这边的冰柱之前破解北山学妹的防御,有什么好方法吗?」

    吉祥寺露出令人感受到自信的笑容点头。

    「有喔。我想到一个好作战了。对于负责防守的佐久间学姊来说,要使用的魔法不会太难,所以我想就算现在准备也来得及。我会在明天之前准备好计画跟启动式。」

    「是吗?不愧是吉祥寺学弟。」

    三年级女学生称赞吉祥寺,反观将辉则是投以担心的眼神。

    「没问题吗?乔治,明天是『操舵射击』的单人赛,你要正式上场吧?」

    「没问题的,将辉。这次我一定要挫挫他的威风。」

    吉祥寺对将辉笑著表示不用担心,摇了摇头。

    ◇◇◇

    八月七日下午,「冰柱攻防」女子双人赛循环决赛。

    打进决赛的是一高、二高与三高组。

    至今两场比赛是一高一胜、二高两败、三高一胜。

    下一场一高对三高的比赛,将决定「冰柱攻防」女子双人赛冠军。

    「上午的男子组冠军被三高拿下了。虽然『坚盾对垒』男子双人赛由本校夺冠,但最好不要继续被三高拉开积分,所以希望你们务必打赢这场比赛。」

    在一高的准备室,五十里难得以精神论激励他人。

    「我当然是这么打算的。下一场比赛绝对要赢!」

    基本上以热情为原动力的花音,用力点头回应五十里。

    「那么关于作战,千代田学姊这边没有变更,请和上一场比赛一样专心攻击。」

    达也以跟五十里语调成对比的冷静语气开口。

    「交给我吧!」

    「拜托学姊了。接下来是雫,你的作战要做点改变。防御对象从最后列四根,改为最后列的四根以及中列两侧共六根。座标资料已经写入启动式了,应该不必特别在意这个变更。」

    「交给你处理就好。」

    雫完全没有因为临时变更战术而慌张。如她自己所说,今天的比赛她全盘信赖达也。

    「还有,把这个藏在袖子里。」

    达也说著交给雫的东西,是短版的手枪造型CAD。是去年新人赛也使用过,搭载「声子迈射」改良型魔法式的演算装置。

    「?」

    「要让北山学妹也参与攻击?」

    雫露出不解表情微微歪过脑袋,旁边的花音讲话带刺。达也将「声子迈射」用的CAD交给雫,意味著他判断光靠花音的攻击力可能不够。花音当然会不太高兴。

    「三高可能会玩一些小伎俩。我认为就算这样,由千代田学姊自己应付也没问题,但我不想花时间破解。因为以吉祥寺真红郎的能耐,可能会准备连我都没想到的策略。」

    达也以此作为开场白,说明他预测三高会使用的「小伎俩」。

    听完他说明的花音毫不掩饰傻眼表情,但还是答应让雫使用「声子迈射」。

    一高组与三高组在高台对峙。花音与雫是人气指数持续飙高的浴衣造型。反观三高组是军事风格的立领服装加头带,好像干劲会泛滥出来一般。

    「三高看起来相当有自信。吉祥寺学弟果然藏了几招吧?」

    「不可能毫无策略吧。因为我们也一样。」

    「说得也是。」

    五十里说完失笑。

    「吉祥寺是否能超乎司波学弟的预测呢?」

    五十里的独白不是担心,而是暗藏期待,达也对此并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

    但他没能吐槽。

    不是因为五十里是学长,是因为比赛开始的灯号亮起来了。

    从红色到黄色。

    从黄色到蓝色。

    这一瞬间,熟悉的巨响撼动观众席。

    两队冰柱接连倒下。

    对于一高来说,这个发展正如预料。

    对于三高来说,这个发展令人意外。

    「中列的冰柱为什么没倒!」

    「是修改了防御魔法的架构吗?还是一样爱耍小伎俩!」

    在三高的帐篷里,一高中列两侧的冰柱挡住攻击这个事实,引发了惊叫声。

    「不成问题。这种程度的状况还在预测的范围内。」

    吉祥寺以冷静声音安抚慌张的学长姊。

    「监控室,选手看起来慌张吗?」

    『没问题。她们早就听你说过会变成这样。』

    监控室的技术人员以沉稳声音回答吉祥寺透过通讯机问的问题。

    「不愧是乔治,你早就料到那家伙会变更启动式了吗?」

    「毕竟去年也中过这一招。」

    吉祥寺以老神在在的语气回应将辉的询问。

    「不过,这种程度完全不会影响我们的作战。只要一根根破坏就好。」

    「将北山学妹的情报强化打穿了吗……三高果然难对付。」

    雫第七根冰柱粉碎的瞬间,五十里自言自语地呢喃。

    「敌方魔法是振动系『无炎加热』、发散系『融解』、加重系『破城槌』。面对干涉力比己方强的魔法师,若要破解对方的情报强化,一般的做法是频繁切换不同系统的魔法撼动结构,她们的战法忠于这项基本原则。」

    「既然忠于基本原则,换个说法就是这种做法既正统又有效率。不过对司波学弟讲这个或许是班门弄斧吧。」

    「不,我反倒深有所感。因为我为了弥补魔法力的不足,总是爱走偏锋。」

    「是吗?但我觉得你的作战非常合理。实力远胜于对方的时候,硬碰硬是最短捷径。你说过的这段话让我豁然开朗。因为我总是拉著花音,避免她全力冲刺。」

    「但我认为去年的『冰柱攻防』就是用尽全力的表现了吧?」

    「那次是因为我被花音逼的。」

    就在五十里苦笑的这时候,雫的第八根冰柱折断了。

    即使如此,达也他们依然不慌不忙。

    「花音还要再两根吗……好,不晓得司波学弟的预测会不会命中。你认为呢?」

    「如果对方就这样『正常』防御,会比较容易解决。」

    达也这种自我中心的说法,引得五十里不禁笑出声来。

    「剩下两根吗……对方剩下四根。」

    「果然演变成艰困的局面了。虽然不必动用这招,当然是再好不过……」

    将辉轻声说完,吉祥寺以不堪的语气回应。

    紧接著,三高帐篷内响起哀号。

    在萤幕里,三高的第十一根冰柱倒下。

    而且,最后一根冰柱浮到半空中,只有底面其中一角接地。

    观众席议论纷纷。五十里听著这样的声音发出笑声。

    「好厉害!司波学弟,你好厉害!居然真的和你说的一样!」

    三高最后一根冰柱浮到半空中,只有底面其中一角接地。看起来像是体操选手单手倒立。

    「『冰柱攻防』的规则,禁止将冰柱给完全抬到空中。那么换句话说,只要任何一处接触场地就好。」

    「而且必须是以『面』接触地面的物体,花音的『地雷原』才能发挥足够的效果。因为以『点』竖立的物体只会承受到上下振动,不会产生扭力。不愧是『始源乔治』,以这个策略对付『地雷原』可以给满分。不过也只是对『地雷原』而言。」

    「看来吉祥寺真红郎不是处于最佳状态。他应该不是会看漏这种单纯盲点的人。」

    达也叹气这么说的同时,也看到雫左手从右侧袖口取出手枪造型的CAD。

    内藏的启动式是「声子迈射」。但不是以CAD的前端为起点,而是能在任意座标设置发射点的改良型。

    以超高频振动量子化而成为热线的声音,出现在三高阵地中央附近一个不会被倒塌冰柱妨碍的地点,并从那里以水平轨道射向冰柱唯一和地面接触的顶点。

    即使是雫的「声子迈射」,也无法瞬间从正面贯穿冰柱。

    但如果只是要融化冰柱顶点,甚至不需要花费一眨眼的时间。

    三高的冰柱失去和地面的接点。

    这一瞬间,「以单点接触地面竖立」的魔法定义出现破绽。

    以不自然状态竖立的冰柱立刻失去平衡。

    结果只有一个。

    冰柱轰然作响倒下。

    现场响起比赛结束的讯号声。

    会场内有线转播的萤幕,映出开心牵手欢呼的两名浴衣少女。

    吉祥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僵在萤幕前。

    「……乔治,那个……」

    将辉尴尬搭话的声音成为导火线。

    吉祥寺站起身,不顾一切地跑出帐篷。

    将辉不知道该对好友的背影说些什么。

    「嘿嘿,胜利!」

    回到准备室的花音,朝五十里投以洋洋得意的笑容与胜利手势。

    「优胜。」

    雫在微笑的同时举起右手。

    抓著浴衣袖口的右手,也摆出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胜利手势。

    八月七日,九校战第三天结束时,第三高中还领先第一高中一百分。

    不过许多人公认第一高中在直接对决的这场「冰柱攻防」女子双人组决赛获胜,成为他们隔天开始反攻的狼烟。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