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一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上 第五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一卷 动乱的序章篇 上 第五章

    四月十四日,星期日。今天是克人召集二十八家年轻世代开会的日子,但达也一如往常到八云寺庙修行。对于达也来说,十师族的会议不足以逼他变更每日的例行计画。

    不过,今天的他也不是一如往常。昨天和推测是贝佐布拉佐夫的魔法师进行的那场对决,留在达也心中成为重大悬案。

    应该是「水雾炸弹」的那个魔法,达也无法以「术式解散」使其失效。

    昨天他是主动中断「术式解散」,但即使认真对抗,肯定也很难使其完全失效。

    这是达也第一次的经验。他不像克人或水波能使用强力的防御魔法。让敌人的魔法失效,藉以保护自己以外的某人不被魔法攻击。这是他的作风。

    一边自动复制魔法式一边广范围展开的那个魔法,要以何种方式对抗?自己能怎么做?达也动不动就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被眼前以外的事分神而疏于注意,这是达也非常难得的经验。

    和八云对打时终究不会分心,但是回到家里似乎就松懈了。

    在淋浴的时候,以及冲汗完毕擦拭身体的时候,「如何对抗昨天的魔法」这个问题也几乎占据意识。甚至会忽略平常不必注意也肯定能察觉的声音或他人气息。

    (只要是单一魔法式,无论规模再大都能以「术式解散」处理。)

    (只要记述内容相同,无论是成千上百的魔法式都能当成单一物件处理。)

    (不过,昨天的魔法是记述内容略有不同的无数魔法式聚合而成。)

    (如果只是座标/场所不同就算了,连发动时机/时间都不同,在情报层面就无法视为相同物件处理。)

    (以自动复制连锁展开的那个魔法……真麻烦,暂时命名为「连锁演算」吧。现在的我无法对付执行完毕的连锁演算。)

    (在展开完毕之前摧毁原点魔法式,这种做法的效果最好……)

    (……但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对方肯定也想过对策。)

    (各魔法式的威力没什么了不起。虽然可以攻击的范围很广,却没有特别高温高压的爆炸中心。姨母大人说的没错,和气体炸弹一样。)

    (如果是高强度的护壁魔法,应该可以确实对抗吧。)

    (到头来,问题果然在于我无法好好施展护壁魔法吗?)

    (要在圣遗物写入护壁魔法吗?不……圣遗物的分析顺利进行中,但是现阶段还不能在实战时靠它协助。)

    (要让琵库希学习护壁魔法吗?)

    (毕竟从现实层面来说,也不能要求水波随时随地陪在身旁……)

    或许是因为正在思考这种事吧。

    更衣间的门突然开启。即使再怎么专心想事情,也终究会察觉这个声音。正在擦头发的达也从毛巾缝隙看去,水波站在打开的门后,睁大双眼愣在原地。

    达也也不是没吓到。但他瞬间就从惊慌回复。虽说刚冲完澡,不过当成礼仪植入身心的下意识行动,使他下半身围著浴巾藏住重要部位,只有上半身赤裸。

    「水波。」

    达也避免和水波视线相对,尽量以平静的声音叫她。

    但是,没有回应。水波不可能没看见达也。因为她脸蛋红通通的。

    「水波,麻烦关门。」

    这次达也稍微加重语气这么说。

    「────!」

    延迟数秒。

    「属……属……属下失礼了!」

    水波发出响亮的声音,关闭更衣间的门。接著地板砰碰作响,大概是水波在走廊跌倒吧。

    达也感受著愧疚的心情,迅速穿上衣服。

    饭厅里,餐桌上已经备好早餐。

    至于地板上,水波维持跪伏姿势发抖。

    达也瞥向就座的深雪。

    深雪一副「我哪敢!」的表情摇头。

    看来水波跪伏在地上,并不是因为惹深雪生气。

    「水波。总之,不要在意。」

    「这可不行!没徵得深雪大人的许可就欣赏达也大人的身体,侍女不该如此冒犯!」

    深雪五味杂陈地轻声说:「徵得我的许可是怎样……」但水波没听到。

    「请惩罚我!」

    「不对……没锁门的我也有错,所以你不用这么自责。」

    「不!没发现达也大人正在洗澡,百分之百是我的过失!请依照罪状给予我这个没用的侍女相应的处罚!」

    「居然要求处罚,我说啊……」

    看来水波似乎开启了奇怪的开关。

    为难的达也看向深雪求助。

    「水波最近好像迷上以近代欧洲为舞台的恋爱小说……」

    深雪一边苦笑,一边建议(?)达也。

    确实是建言没错。多亏这句话,达也消除内心的疑问。不过说来遗憾,这样没能解决什么。

    不得已了……达也心想。虽然没有任何要责备水波的事,但这样下去也会影响后续的计画。达也决定狠下心肠。

    「……水波,我接下来必须出席重要会议。这你记得吧?」

    「──记得。」

    水波就这么额头贴著地板大声回答。

    「开完会,我必须到本家一趟。你当然也必须以深雪护卫的身分同行。」

    「属下明白。」

    「今天就像这样很忙,没时间处罚你。听得懂我的意思吧?」

    「……是。」

    「那么,起来吧。然后先吃完饭,接著做该做的事。别以为没完成自己的工作就『有幸』接受处罚。」

    「……遵命。」

    水波一脸沮丧地到餐桌就座。达也强烈受到罪恶感的刺激,却也对自己抱持罪恶意识感到不解。

    ◇◇◇

    一大早的意外短剧耗损达也的心理能量,不过附加效果是得以将「连锁演算」的对策暂时拋在脑后。达也转换心情,前往位于横滨的魔法协会关东分部。

    在分部所在的横滨港湾高塔入口处,达也偶然看到熟识的三姊妹。

    对方似乎也很快就发现达也,先开口打招呼。

    「哎呀,达也学弟。好久不见。」

    身穿亮色套装的真由美,以不适合正装的休闲动作挥手。贴身套装强调她娇小却凹凸有致的体型,营造出「成熟女性」的感觉,所以她这个态度令人略感遗憾。

    不过,这也算是真由美的风格吧。

    「好久不见。七草学姊也会出席吗?」

    达也以为七草家出席今天会议的人是长子智一。不过参加人数没有限制。如果来个五人或十人或许会引人反感,但若只是两人或三人应该还在常识范围吧。

    「不,我们是来帮忙的。」

    可惜达也猜错了。不只是真由美,连香澄与泉美也打扮得稍微成熟,似乎是为了协助报到或带位等工作。

    「不过,为什么是学姊你们帮忙?记得今天的会议是由十文字家主办……」

    达也这么问只是当成牵制用的刺拳。

    「今天的会议是家兄对十文字提议的,所以我们来帮忙是理所当然喔。」

    不过真由美很乾脆地供出内幕。

    「……没关系吗?爆料这种事?」

    「没关系吧?毕竟父亲也没阻止我们帮忙。」

    没参加会议的真由美和妹妹一起走到幕前表现得像是主办人,恐怕会遭受各种打听导致内幕曝光。因为承认这一点,所以觉得曝光也无妨吧?就是这样的道理。

    「但我认为这个结论太草率了……」

    达也隐约知道真由美与七草家当家弘一之间有摩擦,却觉得这么做不像她的作风。她肯定会将自己对父亲的情感放在一旁,以七草家的利益为重才对。

    「学姊,难道这种做法像在利用十文字学长,惹得你不高兴吗?」

    达也不经意冒出的想法,使得香澄与泉美同时露出「咦?」的表情。

    「怎……怎么可能啦!这是两回事!」

    真由美结巴了。与其说是因为达也,应该说是因为妹妹们惊讶的视线而狼狈。

    她慌成这样,反倒是问问题的达也吓一跳。

    「…………」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和十文字不是这种关系!」

    「……我没这个意思就是了,不过……」

    「『不过』是什么意思?真的不是那样啦!」

    达也觉得没必要慌张到这种程度,但没有继续说任何多余的话语。

    「学姊,大家在注意你喔。」

    这句忠告应该不是「多余的话语」,是「必要的话语」吧。

    证据就是(虽然是否称得上证据就是了)达也的指摘令真由美语塞僵住。

    「我先走了。我知道场所在哪里。」

    达也省略「不必带路」这四个字,走向电梯厅。

    为了避免继续为真由美添麻烦,达也前往设立会场的楼层。

    会议是上午九点开始。距离预定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但会议室前面已经聚集许多魔法师。会议室已经开门,不过没就座而是站著聊天试图收集情报的人似乎比较多。

    达也在人群中发现熟悉的制服身影。

    「七宝。」

    「啊,司波学长。」

    穿著一高制服站著没事做的,是比达也小一届的七宝琢磨。虽然当事人应该绝对不会承认,但是完全陌生的年长者集团似乎令他畏缩不前。达也一叫他,他就露出有点安心的表情接近。

    「你不进去?」

    达也跳过寒暄直接问。他没问「是你来参加?」这个问题。

    不用看琢磨缴交给学校的资料,达也就知道他是独生子。虽然魔法师被鼓励早婚多产,却没强制生育子女的人数。魔法师不是家畜。即使迟迟没怀第二胎也不会被迫「治疗」。

    而且既然琢磨是独生子,他代表七宝家参加这场会议,对于达也来说是自明之理。

    琢磨似乎不觉得达也出现在这里很突兀,但以他的状况,说他没余力注意这一点比较正确。

    「已经可以进去了,但好像没决定座位分配……」

    琢磨以难掩怯懦的声音回答达也。

    换句话说就是他不知道该坐哪里吧。

    「要一起进去吗?」

    「拜托了!」

    如果是十三束这样的人,或许会觉得琢磨变得相当老实。但是达也没对琢磨的态度抱持什么特别的感想。他将琢磨视为单纯的同校学弟,带他进入会议室。

    会议室里,长桌排列成中空的正方形。

    每边各六个座位,只有正面靠墙那边是五个座位,所以共二十三人参加。

    达也坐在右侧。没特别意识到主座与下座问题。他选择坐那里是因为看见认识的人。

    「一条,好久不见。」

    「才经过一个月。」

    达也问候完,身穿三高红色制服的将辉以不太高兴的表情回应。与其说他是真的觉得不快,感觉他只是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你一个人来?」

    「一个人就够了吧。」

    这次是将辉询问,达也以正经表情回答。将辉大概期待深雪会来吧,但他看起来不太失望,大概早就知道达也不可能带深雪来这种场所。

    「话说一条……」

    达也转身面向将辉,压低声音。

    「令尊状况怎么样?」

    这个问题应该也没让琢磨听到吧。将辉反射性地板起脸,但他知道这是达也的贴心。

    「……好很多了。司波,谢谢你。」

    将辉向达也道谢,是因为四叶家派遣夕歌。达也立刻明白原因,也没有装傻问他为何道谢。

    「有难本来就该互助,而且家里只是帮忙介绍专家。你的谢意我心领了。」

    而且,也没忘记隐瞒夕歌和四叶的关系。

    「这样啊。」

    将辉大概认为继续絮絮叨叨说下去反而失礼吧。他简短说完点头致意,然后就没说话了。达也也回复为原本的坐姿。

    大概是看两人打招呼告一段落吧,刻意面向其他方向的琢磨,起身向将辉说话。

    「一条先生,在下是七宝琢磨。您上个月待在一高的时候,很遗憾没机会和您交谈。今后请多多指教。」

    「我是一条将辉,我才要说请你多多指教。」

    将辉就这么坐著大方回礼,具备长者的风范。

    如果是去年的琢磨,将辉这种态度或许会惹他生气。但现在的琢磨视为理所当然而接受。

    琢磨反倒觉得将辉莫名有股亲近感的样子。

    「一条先生也穿制服啊。」

    不过问到抱持亲近感的原因,答案其实很单纯。

    「高中生的正装是制服。」

    将辉理所当然般的回答,使得达也不禁苦笑。

    距离预定开会的时间不到五分钟,座位坐得差不多了。不少人还在大厅谈事情,应该可以认定预定与会的人员几乎都到了。

    没包括在「几乎」里的某人。只要前来无疑会引人注目的人物出现在会议室时,秒针已经多走了三圈。

    以女性标准算高的身高。栗色短发下方的容貌即使不算中性也没有女人味。但是以白色系套装包裹的胴体,强烈凸显「女性」的特质。

    年龄二十九岁。在这场会议里大概是最年长的一人。

    「司波达也。不对,是四叶达也吧?」

    「我是司波达也。这应该是第一次有荣幸直接和您交谈。六冢小姐,请多指教。」

    「我才要说请多指教。重新自我介绍一次,我是六冢温子。」

    十师族六冢家当家──六冢温子一进入会议室,就不知为何找达也说话。

    六冢崇拜四叶真夜,这件事在二十八家之间相当有名。之所以先走到达也这里搭话,也是因为他是四叶真夜的儿子吧。虽然事实上是侄子,但即使按照事实宣布是侄子,六冢肯定也会挑选达也为第一个交谈的对象。

    「六冢小姐,好久不见。」

    继达也之后,将辉起身向温子打招呼。出生就以十师族直系身分长大的将辉和温子面识。

    「好久不见,将辉。那个……」

    「好很多了。」

    将辉冷淡回答温子这个吞吞吐吐的问题。

    「这样啊。太好了。」

    然后,和将辉同时起身的琢磨,也和温子进行初次见面的问候。

    七宝家是在今年二月进入十师族的行列。七宝家当家七宝拓巳很少和「七」与「三」以外的家系交流,因此住在关东以外区域的二十八家成员,琢磨几乎没见过。

    温子以亲切语气回应琢磨的自我介绍,然后走到正面靠墙的座位。看来她、克人与智一的座位事前就决定了。

    克人与智一一起从会议室深处的门现身时,时间是上午九点整。

    座位全部坐满。

    克人向聚集在此处的众人道谢,然后坐在深处长桌中央的座位。

    「各位应该都是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吧。我想立刻进入正题,以免浪费时间。」

    没人对克人这番话有异议。总之,出席这场会议的人大半是二十岁以上,未满二十岁的只有克人、达也、将辉与琢磨四人,不会演变成「先从自我介绍开始」的国高中学生聚会。

    「今天想徵询各位意见的主题,是关于气势逐渐增长的反魔法主义运动,我们魔法师该如何应对。进入这个月到现在,不只是日本,世界各地都发生重大事件。虽然国内没报导,但我听说某些事件也发展为叛乱或内乱。我们在如此严峻的局势下该如何行动?请各位不吝发表意见。」

    将辉如同等待克人这么说已久般举手。

    「我是一条将辉。」

    将辉确认克人以眼神准许之后开口。

    「在各位发表意见之前,请容我先确认这场会议的性质。明明是如何应对反魔法主义者的重要议题,却将参加资格限定为排除许多当家的三十岁以下,请问用意为何?」

    与会者将近半数点头附和将辉的询问。

    克人的视线从将辉移向智一。光是这个动作,与会者们就明白这场会议真正的企划者不是十文字家,是七草家。

    几乎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不是意外的事实。

    在暗藏疑惑的二十对视线之中,智一毫不畏惧抬起头。至于没以眼神之箭射穿他的三人分别是智一自己、克人,以及达也。

    「我是七草智一。老实说,举办这场会议的契机,是我找十文字先生商讨魔法师排斥运动的对策。因此一条先生刚才的这个问题,我认为由我回答比较适合。」

    智一环视会议场。

    没人插嘴。

    总之先听听智一怎么说吧。这种气氛统治室内。

    「成为反魔法主义者恐怖攻击目标的箱根师族会议,也检讨过反魔法师运动激进化的对应方式。但是到头来,我听说只能采取强化监视的消极对策。」

    智一停顿片刻。

    场中参加那场师族会议的是温子与克人两人。

    「一点都没错。」

    温子在视线聚集过来之前,肯定智一这番话。

    智一以眼神向温子致意,继续回答。

    「不过,只是默默继续监视的效果有限。我在搜索恐怖分子的过程彻底体认这一点。」

    「请等一下。」

    不过立刻有个声音打断智一说话。

    「失礼了。我是九岛家的九岛苍司。抱歉打断您的发言,但您说搜索恐怖分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说来见笑,我不知道十师族参与箱根恐攻事件的搜索行动。」

    在地的师补十八家之间,出现赞同九岛苍司这番话的声音。

    「警方表示箱根恐攻事件没有破案,还在继续搜查当中,这不是事实吗?如果藉由十师族之手发现破案线索,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们?」

    这才是真心话吗?聆听苍司这段「抗议」的达也心想。

    九岛家直到今年二月都是十师族成员。却因为被七草家拖下水──正确来说是被四叶真夜与七草弘一的私斗殃及,降格为师补十八家。

    至今一直稳坐十师族宝座的尊严,使得他无法忍受自己被蒙在鼓里吧。

    光宣有这种家人也真辛苦啊……这是达也出自内心的感想。

    ◇◇◇

    会议开始没多久,横滨港湾高塔的一楼笼罩喧嚣的气息。此世不应有的英俊少年登场,不只是女性,连男性也把顾虑与礼貌遗忘在某处。

    不检点的视线令英俊少年皱眉。但即使是这张看似不悦的表情,也紧抓人们的目光不放。

    「哎呀,这不是光宣学弟吗?」

    对于毫不客气的注目感到退缩的光宣一认出说话的人,紧绷的脸就安心放松。

    「真由美学姊。还有香澄与泉美同学。」

    光宣和三名美少女会合。周围随即覆盖消沉的失望。男性看到光宣完美的美貌,女性面对七草三姊妹各有不同的魅力,都只能不战就举白旗投降。

    「光宣同学,好久不见。」

    「上次像这样见到你是论文竞赛那时候……大概隔了半年吧?」

    泉美在二月中旬学生会干部的视讯会议,隔著通讯线路和光宣见过面。不过香澄就如她自己所说,是前往京都举办的论文竞赛加油时,在后台和光宣聊过几句。

    光宣和香澄、泉美同年,虽然不太频繁,但是从以前就会见面。不会因为光宣的美貌而怯懦的两人,是光宣极少数的朋友。

    「话说光宣学弟,如果你是来开会,会议已经开始了耶?」

    「会议是交给苍司哥哥参加。」

    「咦──?但我觉得你参加比较好。」

    「喂,小澄!嘘!」

    光宣回答真由美的问题之后,香澄毫不客气说出感想,真由美连忙警告。但这并非否定妹妹的发言内容本身。

    至于光宣则是露出无从评论的表情苦笑。

    「姊姊,不要站著聊,要不要换个地方?毕竟好像没人迟到,我想我们已经没必要在这里负责带路了。」

    泉美插嘴得正是时候。

    「也对。一起去找个能坐下来的地方吧。」

    真由美也察觉妹妹的意图,立刻开始移动。

    光宣知道她们在关心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状况的身体,所以没有胡乱逞强,乖乖跟在真由美的背后。

    ◇◇◇

    「箱根恐攻事件的原委之所以没知会各位,是因为最后以不甚理想的结果收场。要形容为丢脸的结果也行。」

    会议室里,九岛苍司的这个追问是由克人回答。

    「您说不甚理想的意思,是放任恐怖分子逃走了吗?」

    即使克人的强势语气令苍司胆怯,他依然不肯罢休。

    「恐怖攻击的主谋确定死亡。」

    「那不就没问题了吗……」

    「但是,没能回收主谋的尸体。」

    克人的回答使得将辉咬牙切齿。

    达也事不关己般聆听。

    「在美军的介入之下,恐怖分子搭乘的船被击沉。」

    「美军介入……?」

    克人说出苍司未曾想像的原委,苍司哑口无言。

    「美军的攻击正中恐怖攻击主谋,尸体不成人形。」

    克人自己并没有确认箱根恐怖攻击主谋顾杰的尸体。但是没必要在此时此地坦承这件事。

    「连尸体都拿不出来,甚至无法证明恐攻事件的主谋已经死亡。由于没有任何物证,所以无法宣布那个事件已经解决。」

    「……我知道警方为何对外表示还在搜查了。」

    苍司好不容易重整态势。

    「不过,没必要对我们都保密吧?」

    但他的声音没有最初的气势,舌锋不再锐利。

    「并不是要保密。关于这一点,我承认顾虑不周,但现在先讨论今后的事情好吗?」

    智一适时插嘴,封锁苍司的反驳。

    苍司的发言打断了刚才对于将辉问题的回答。要是继续坚持,他可能会被视为在妨碍对于将辉问题的回答。实际上室内某些地方就逐渐形成不耐烦的气氛。

    「我知道了。不过这种重要的情报,请尽早告诉我们。」

    「我会妥善处理。」

    苍司近乎不服输的这段话,智一随口带过。

    苍司感觉到屈辱而握拳。

    但智一没察觉(或许是忽略),环视会议室。

    「不只是恐怖分子,要找出潜藏在社会的危险分子,当地居民的协助是不可或缺的。不过我们的搜索没能获得居民们的协助。」

    达也开始对智一的发言感兴趣。他与将辉从一开始就是只靠自己追捕顾杰。但是智一……应该说七草家原本想以打听等方式向居民收集情报。

    如果要进行这种侦查,原则上应该是利用警力才对,但七草家为什么试著做自己不习惯的警察工作?

    七草家的内部或许没有好好整合。

    达也思考起和此处无关的这种「赘事」。

    「并不是所有居民都对魔法师怀抱敌意。不少人暗中表态说他们其实理解我们的处境。」

    「『其实』?」

    一名出席者感觉像是忍不住般插嘴。

    「抱歉失礼了。我是五轮家的五轮洋史。」

    某段时期是真由美未婚夫候选人的洋史当然认识智一。这段自我介绍是会议礼仪,也是说给初次见面的与会者听。

    「请问这里的『其实』是什么意思?」

    洋史之所以发问,是因为这件事在十师族之间也是首度提及。

    「我想,理解魔法师的人在害怕。」

    「害怕魔法师排斥派的暴力吗?」

    「是的。我不认为反魔法主义者是在市民之间占多数。但他们的活动激进又显眼。要是在言行上同情魔法师,下次或许会轮到自己成为不讲理暴力的目标……现状足以令人如此认为。」

    似乎不少人对内心这个逻辑有底,场中没人发言反驳。

    「我认为反魔法主义者是吵闹的少数派,沉默的多数派理解魔法师,至少站在同情的立场。不过实际上,追捕恐怖分子的我们没获得居民的协助,没能完成逮捕恐怖分子的目的。」

    「不好意思。我是八代隆雷。」

    智一省略过程突然下结论,十师族八代家当家的弟弟发言遏止。

    「但我认为就算获得居民协助,也不一定抓得到恐攻主谋。」

    「确实如此。不过反过来说,若能获得居民的协助,我们可能更早查出恐怖分子的下落。这么一来,或许可以避免连尸体都无法取得的结果。」

    「这是一种假设吧?」

    「是一种可能性。」

    八代隆雷行礼之后不再多问。不是因为被驳倒,而是判断继续讨论不会有结果而主动收手。

    「同情魔法师的人们害怕敌视魔法师的人们,所以不敢发声。这始终是我感受到的状况。」

    智一的音调稍微压低,大概是提防别人认为他得意忘形。

    「不过,我明知这是我个人的印象,还是想请各位思考一下。世间净是敌视魔法师的声浪,却没听到支持魔法师的声音,是不是因为我们魔法师这边只有消极面对反魔法主义?」

    「恕我失礼,『没有支持魔法师的声音』这个论点太极端了吧?」

    这句发言来自六冢温子。她没有自我介绍,却没人表示不满。因为温子是十师族六冢家的当家,出席这场会议的人当然知道十师族当家的长相与名字。

    「实际上也有政治家拥护魔法师。例如上野议员,我记得他和七草家走得很近。」

    「说得也是。我讲得太过火了。」

    智一没有多费唇舌争论,很乾脆地接受温子的指摘。

    「不过,这样的声音很少,敌不过反对势力,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吧?」

    「确实如您所说吧。不过,这场会议的参加资格限定在三十岁以下,究竟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温子将论点逐渐失焦的议论拉回起点。

    智一在这方面大概也没有迷失,即使温子突然这么问,他也没有困惑的样子。

    「当家的意见会直接连结到行动。所以当家之间的讨论不得不慎重。我说的没错吧?」

    「……确实有这种倾向。」

    「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们年轻世代先以自由的立场发表意见,讨论当前做得了什么,或许可以集思广益想出不错的法子。」

    「这场会议,并不是要决定任何事情。」

    或许是看时机成熟,至今默默聆听议论的克人开口。

    「我自己是十文字家的当家,却依然不能只以我的一己之见决定家族的行动。即使在这里取得任何共识,也很可能在真正付诸实行的时候发现做不到。不过在这里交换意见,应该不会完全徒劳无功吧。」

    「换句话说,这场会议是以如何应付反魔法主义为主题,阐述彼此理念的场所?」

    「我认为不必用『理念』这么冠冕堂皇的词来形容。」

    隆雷像是故意曲解的这段发言,克人苦笑却没显露反感,而是沉重摇头。

    「互相提出方针,如果达成某些共识,下次就提交到师族会议,这样就可以吧?」

    隆雷似乎接受了。将辉、洋史、苍司与温子看起来也没有异议。

    但是达也「咦?」地感到不对劲。

    因为克人说这场会议没要决定任何事,听起来却又以达成「共识」为前提。

    他对会议接下来的展开提高警觉。

    ◇◇◇

    真由美带光宣来到魔法协会的茶室。她判断自己这群人(尤其是光宣)进入普通餐厅会引发轩然大波。

    光宣当然不用说,香澄与泉美也没口出不满。茶室能准备的餐点,美味程度与种类都比不上咖啡厅或餐厅,不过说到要忍受烦人的视线还是差强人意的餐点,两者无须放上天秤比较。

    真由美制止职员上茶,自己挑选茶叶与茶器泡红茶。茶室姑且是收费经营,所以真由美这么做是妨碍营业,但是这个分部也很清楚她的红茶嗜好。店员与职员早已习惯真由美的任性。她和店员完全成为好朋友。

    「来,请用。」

    「谢谢。」

    真由美在光宣面前摆上茶杯,光宣惶恐地行礼回应。

    即使是这种「平凡男生」会做的动作,由光宣来做就成为一幅名画。接在真由美后面端司康过来(这就是乖乖付钱买的)的女店员,在餐桌旁边僵住。

    这副模样令香澄露出「真拿你没办法」的苦笑,从店员手中(硬是)接过司康篮与小碟子。

    「不过,真难得看到光宣同学在这里。」

    唯一闲著没事的泉美向光宣搭话。

    「算是……陪苍司哥哥过来吧。」

    泉美这么说只是当成闲话家常的起头,但光宣回答得结结巴巴,似乎话中有话。

    「是受命过来办事吗?」

    「与其说办事……应该说是打算盘。」

    光宣省略「打如意算盘」这句惯用语,肯定泉美的询问。

    「……方便详细问吗?」

    泉美隐约觉得眼前的少年想发牢骚,以询问的方式催促光宣「请尽管说」。

    「总归来说,就是要我到司波达也先生与深雪小姐的家里打扰,和他们叙旧。但我说我们的交情没有好到可以突然到对方家里拜访,就害得哥哥失望了。」

    「唔哇……你的哥哥们还是老样子耶。」

    「喂,小澄!」

    「没关系的。」

    真由美再度训诫香澄,但光宣笑著摇头。

    「因为我也经常认为哥哥与姊姊的想法很天真。」

    「换句话说,想透过你和四叶家缔结友谊?」

    泉美避免提及光宣家人的人格,将话题聚焦在九岛家的想法。

    「应该是这么回事吧。」

    光宣似乎也不想说哥哥或姊姊的坏话,向泉美投以感谢的眼神。

    「九岛家以此当成重返十师族的手段,应该是正确的吧。」

    泉美此时没有脸红说不出话,是因为平常就目不转睛注视深雪,已经习惯这样的美貌。

    「不过,说来遗憾,非常遗憾!」

    泉美突然加重语气,光宣受惊睁大双眼,以眼神询问真由美发生什么事。真由美只以苦笑回应光宣。

    「今天的会议,只有司波前辈参加。」

    「啊,泉美说的司波前辈是那位哥哥……不对,是未婚夫。」

    香澄自己也是在混乱状态补充说明。

    泉美不在乎被插话。或许是没听进去。

    「深雪学姊好像下午要出门。」

    将深雪当成女神崇拜的泉美,大概是刻意用如此尊敬的语气说话。

    「还以为难得可以在没有司波前辈的地方见面!要不是深雪学姊有预定行程,我就不会来这种地方了!」

    泉美一副随时都要拿出手帕咬的样子。

    「……所以我不是问你要不要上午去玩吗?」

    「香澄,你说这什么话!深雪学姊肯定忙著进行出门的准备,我怎么可以去打扰!」

    「……啊~说得也是。」

    光宣悄悄从激动的泉美身上移开视线。

    转移视线看去,真由美挂著一副忍受头痛的表情看著泉美。

    「那个,泉美同学……」

    光宣甚至不敢问她怎么了,话只讲一半。

    「别在意。这算是老毛病稍微发作。」

    「这样啊……」

    真由美以已经习惯却也很难为情的语气,回答光宣没说出口的问题。

    「不提这个,光宣学弟……」

    「嗯?」

    「那要不要来我们家?虽然价值可能比不上四叶家,但如果你回报和七草家重温旧情,你的哥哥们也不会多说什么吧?」

    真由美的提案打动光宣的心。确实,与其待在这里,拜访七草家不只没有烦人的视线,也不会闲得发慌。

    「……不会添麻烦吗?」

    「完全不会。那么,我们走吧。」

    「咦,现在就去?」

    「是的。刚才小美也说过,我们不用再负责带路了。好啦,小美!小澄也走吧!」

    真由美将泉美叫回这边的世界,起身离席。

    ◇◇◇

    正如智一的计画,会议话题转为讨论具体的对策。

    「……换句话说,七草先生认为需要积极博取大众的好感?」

    三矢家下任当家──三矢元治进一步询问。

    「形容为博取好感或许不妥,但是以方向来说正是如此。」

    七草智一露出有点像父亲弘一的笑容回答。

    「要上电视节目吗?很抱歉,我可不会唱歌跳舞喔。」

    温子这句玩笑话引发笑声。年轻女性出席者的反应特别明显。

    「但我认为六冢小姐上电视唱歌会很受欢迎。」

    这个笑话似乎也让智一没有余力隐藏表情。虽然毫无防备露出苦笑,却还是没助长离题。

    「我认为必须以更浅显的方式,让世人知道我们有助于社会。」

    「要在魔法协会成立宣传部门吗?」

    这句发言来自师补十八家的一之仓家。会议方向已经倾向于支持七草智一的意见。

    「我认为这也是有效的做法。然而不只是宣传,也需要拍摄实际活跃的影片发布吧?」

    如今不需要智一强力主张己见,会中也接连提出意见补足他的点子。

    「发布影片吗?要上家用无线频道或许很难,不过如果是卫星频道或有线频道,或许找得到媒体愿意协助我们。」

    「如果要增加媒体曝光度,门面也变得很重要吧?要上电视的话,最好找容貌出众的人。」

    议论方向变得有点肤浅冒失,是因为没有长辈控场。或许七草家早就预测到会这样进展才规划这场会议。

    达也就这么不发一语思考这种事。

    「既然要在重大刑案或大规模灾害出动,实力也不能太差吧。」

    「容貌与实力兼具的魔法师吗……对了!七草先生,您妹妹不就完全符合条件吗?」

    这段发言令克人与将辉眉头一颤。

    「真由美吗?很难说,虽然她身为魔法师的实力还算不错……」

    达也收起表情,闭上眼睛,聆听智一「故做」谦虚的这段话。

    「不不不,毕竟再怎么说也是『妖精公主』,我认为真由美小姐很上镜头喔。」

    「她本人听到应该会高兴吧,但如果撇开对自家人的偏心进行客观评价,我认为有人在容貌与魔法两方面更胜于她喔。」

    「您这意见别说对自家人偏心,甚至不给面子喔。不过,容貌更胜真由美小姐的人吗……」

    这句话令会场数处发出「啊」的细微声音。

    「那么,四叶家的下任当家如何?她应该是很适合成为吾等象徵的一位小公主。」

    有点过时的用语,大概是半开玩笑的发言吧。

    不过,另一半透露出货真价实的心声。

    智一双眼隐藏强烈光芒。他就像是等待已久般,准备说出决定会议大局的话语。

    「十文字先生。」

    但是达也先发制人,在智一开口前的瞬间首度发言。

    「什么事?」

    克人简短回应达也的发言。

    「刚开始,您说这场会议并不是要决定任何事情。」

    即使是首度发言,达也也没自我介绍。他认为没必要。因为他这次的发言对象不是聚集在这间会议室的二十八家代表,是形式上主办这场会议的克人。

    「一点都没错。」

    「那么,即使这场会议决定任何事,我们四叶家也不必照办。我可以解释成这种意思吗?」

    这番话形容得客气一点也是在「挑衅」。故意要惹出争端。

    「可以这么解释。」

    不过,这不是狡辩。推翻法则的是其他成员。

    「四叶阁下,这……」

    五轮洋史露出怯懦表情,略显犹豫地向达也说话。

    「失礼了。我是司波达也。」

    达也冷漠回应他的话语。

    六冢温子与八代隆雷朝达也投以「看好戏」的视线。

    将辉在旁边以傻眼却有所共鸣的眼神看达也。话题提到真由美的时候,将辉就担忧这段讨论可能殃及深雪。

    克人看向达也的眼神,大概隐含责难之意。

    不是因为达也将逐渐和乐形成的共识搞砸。克人默默责备达也,要他处理这股冻结的气氛。

    「……积极对社会贡献,积极宣传形象。这是好事。」

    达也同样自觉扰乱场中气氛,所以不得已回应克人的要求。

    「不过,警消单位都有许多魔法师任职。在国防军,也有很多魔法师负责军务。厚脸皮抢走他们的工作,当成自己的功绩沾沾自喜,我对这种做法不以为然。」

    不过说来遗憾,会议室的气氛就只是更加僵硬冻结。

    没人反驳达也的发言。

    但也没人支持。

    毁掉至今友好气氛的达也,承受许多敌意。

    不过,达也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

    诗奈不知道哥哥出席的横滨港湾高塔会议室正吹起暴风雪,前往第三研进行自主训练。

    第三研──魔法师开发第三研究所,是十所魔法师开发研究所之中,至今依然挂著原本「招牌」运作的五所研究所之一。

    在没有封闭而是存留至今的五所魔法师开发研究所之中,第三研堪称是运作最活络的。

    第三研的研究主题是提升多重演算的技能。钻研可同时发动的魔法数量极限。这种技术对于十师族以外的魔法师也有效。尤其对军方魔法师来说,这是可以提升各士兵战斗力的技术,和千叶家的近战战术并列为重点项目。

    许多军方魔法师出入第三研,可说是理所当然的归结。军方研究员也不算少,但现役的战斗魔法师还是占多数。

    诗奈从小在这样的环境累积训练,所以一反温柔的外表,战力相当杰出。要不是耳朵有著不明原因的缺陷,她在三矢家也能成为首屈一指的战斗魔法师吧──父亲三矢元不是面带惋惜,而是以松一口气的表情如是说。之所以没有惋惜,是因为比较不用担心诗奈踏上战斗魔法师之路。

    此外,诗奈也有很多机会认识经常出入第三研的军人。尤其是同为二十八家的这名女性,可说是她亲密的友人之一。

    「啊,司小姐。」

    「哎呀,诗奈小妹。今天也来训练?」

    国防陆军情报部所属的远山司士官长。司在这里使用「远山」这个姓氏,但诗奈很早就知道她姓「十山」。

    「侍郎没和你一起啊。」

    司不经意的这句话,使得诗奈露出闹别扭的表情。

    「侍郎去千叶家的道场了。」

    「千叶家?」

    「是的。我想他大概打算拜师吧。」

    司克制自己别失笑,装出看似诚恳的表情,再度和诗奈视线相对。

    「考虑侍郎的特性,我想千叶家的剑术对他有益。别当成拜师,当成武者修行就好吧?」

    「……这样有什么差别?」

    「哎呀,没差别耶。」

    司送个秋波,露出俏皮的笑容。

    诗奈也跟著笑了。

    「话说诗奈小妹,魔法科高中怎么样?在各方面很辛苦吗?」

    「没想像的辛苦。不过或许接下来会辛苦吧。」

    「学生会长是那个四叶家的人吧?」

    「啊,这部分也没问题。虽然她非常漂亮,令我紧张,却没有一开始想像的『恐怖』感。」

    「这样啊。那么,方便稍微帮忙我的工作吗?」

    司在气氛变得和睦时,不经意提出请求。

    「咦,司小姐的工作……是情报部的工作吧?」

    「是的。不过并不会很难喔。拯救要人的训练,需要找人饰演人质。」

    「……这种工作是情报部负责的吗?」

    「我这个部门的任务是防谍。为了防止情报外泄,也会负责拯救被抓的要人。」

    「我能胜任吗?」

    诗奈看似犹豫,内心则是跃跃欲试。其实她是好奇心强烈的性格。

    「没问题的。而且也只会花你半天左右的时间。」

    而且司早就看穿诗奈有这个意愿。

    「唔──请让我考虑一下。」

    「嗯,好的。那么,细节等你下定决心再说明。」

    「咦──不能先告诉我吗?」

    「这姑且是原则。」

    诗奈已经快要败给好奇心了。这么看来肯定会答应吧。

    同样就读第一高中又同样加入学生会的一年级学生成为人质。「他」要是得知这件事,肯定也不能视若无睹。

    得到一颗测试「他」的上好棋子了。

    司那张温柔的笑容底下,将原本视为妹妹疼爱的诗奈当成工具。

    ◇◇◇

    USNA国家科学局(NSA)所属的学者──艾德华·克拉克的专长是大规模资讯系统。讲得更具体一点,简称相同的国家科学局使用的通讯监听系统最新版本──梯队系统Ⅲ的设计者就是他。

    说梯队系统Ⅲ是由艾德华·克拉克独自设计不是很妥当,但若说他是全面改良梯队系统的核心人物就没人有异议。只不过,建构梯队系统Ⅲ的程序本身是机密,所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克拉克的功绩。

    他平常是在国家科学局加利福尼亚分局配给的个人办公室,负责进一步改良监听系统。表面上是如此。

    然而实际却是为了避免梯队系统Ⅲ的机密外泄而软禁。克拉克自己也明白这一点。

    但他没因为这种事而自甘堕落,反倒积极接受这个现状。

    他手上有情报。无论是国家科学局局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国防部长、国务卿甚至总统,应该都不知道这件事吧。

    他可以自由连结世界各地的情报。他建构出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系统。

    克拉克只和极少数人分享这个秘密。只有他认定适合共享秘密的同志。不限定是美国人。

    不过艾德华·克拉克完全没有背叛USNA的意思。他堪称热爱自己的国家。但他不是对政府忠诚,而是只对国家忠诚。

    他确信,掌握世界的是情报。

    他确信,只有他的祖国与忠实的同盟者,有资格掌握世界。

    为了引导世界成为应有的样貌,他今天也收集、筛选、分析情报。

    「日本当地时间是上午十点吗……」

    分局职员大多已经返家。但是克拉克甚至没有离开办公桌的徵兆。

    「喔……『他』孤立了吗?日本人还真傻。」

    本应绝对不可能窃听的会议室所进行的讨论内容,以同步翻译显示在他的终端装置。这就是梯队系统Ⅲ所内建后门元件的威力。

    「虽然我国国民也不能把话说得太满……不过这或许会是绝佳的机会。顺利的话,可以除掉我国面对的最大威胁。」

    克拉克在自言自语的同时思索。

    艾德华·克拉克的终端机,显示著横滨港湾高塔会议室里,达也和其他出席者决裂过程的发言纪录。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