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一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一章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1355369003、岚ちゃん、爆裂之炎星

    校对:1355369003,ah21ling

    图源:一般小创

    修图:ah21ling

    2097年四月下旬,正确的日期时间并未被记录下来。原本这个会议,本来就没有公开的记录文件残留下来。

    “关于南总收容所袭击事件的始末,现在正在读远山曹长的报告书。”

    身为远山司的直属上司的犬饲科长读过部下的报告书后坐下了。

    “袭击犯的真身还没有确认吗?”

    “是的,还没有确认。”

    从出席者中的一人抛出的问题,犬饲即刻回答同意。

    “但是,从现状来看袭击者是谁已经很明了了。想不出除了四叶家的司波达也以外的人了。”

    “是啊。”

    “确实。”

    这次,赞同犬饲的断言的人增多了。相反,基本没有叱责这个断言太过性急的声音。

    在此聚集的国防陆军情报部的干部们认定达也就是袭击南总的秘密收容所, USNA 的非法工作人员的监禁设施的犯人。这个情况虽是事实,但就算是冤罪想必他们也不会在意吧。

    就算是情报部也好,一般是不会用这么乱来的方法得出结论的。就算只是形式上也好,证据和证言还是要收集的。

    但是这个会议是国防陆军情报部的秘密干部会议。是只在认为必要的场合才会开展的非公开集会。因为不是公开开展的会议,并没有收集证据的必要。本次会议是为了让他们主观判断特定的个人或团体,对国家是否有害的。

    “我认为有将司波达也视为危险人物并强化监视的必要。”

    “不立刻排除掉可以吗?”

    对犬饲的提桉征询更加严厉的对策的声音也增多了。

    “虽然在思想上是危险分子,但他毋庸置疑是难得的战力。就算排除背后有四叶家掌控,他也有拥有凌驾于十山的魔法的攻击力的魅力。”

    犬饲的发言继续时,特务一科的科长站起来了。特务科是被视为在国防军情报部中都不存在的秘密性很高的部门部署的。这个组织的形态有存在一科的时候甚至也有存在十三科的时候,是不定型的组织。

    “关于司波达也还有一个理应注意的未确认情报。”

    “哦?是什么呢,恩田科长?”

    副部长对这番发言表示出了兴趣并先行催促。另外,这次部长并没有出席。在这里的副部长也是并没有对外公开的人物。

    “司波达也所属的四叶家和第 101 旅是合作关系,是各位都已经知道的吗?”

    对恩田说的话,桌前的这里那里都表示点头。

    “然后呢?”

    副部长也用态度来表示知道,同时继续催促。

    “司波达也作为第 101 旅的一员,有可能是前年十月末烧灼镇海军港一带的魔法师。”

    “……灼热万圣节吗……?”

    存在被视为秘密的副部长,是可以掌管国防陆军暗部的存在。听到这个台词就算是他也无法平静下来。

    不只是他。会议室在一瞬以上的时间里被沉重苦涩的沉默所包裹。

    “……那个战略级魔法师的真面目是……司波达也吗?”

    换过来向恩田提问的是犬饲。虽然他是把非合法活动作为日常的湮没于世的人,但作为国防战力的战略级魔法师的重要性也十分清楚。如果司波达也是引起“灼热万圣节”的魔法师的话,就不能那么简单的处分了。

    “还未确认。只是就算假设司波达也是战略级魔法师,也不能放任有危险思想的人不管。”

    恩田仅一人,用没有被惊愕所拘束的表情向与部长同等地位的的犬饲应答。

    “不,如果个人拥有过剩的力量的话,那更不能置之不理,我是这样认为的。”

    用有意识地排除军人的措辞的话语,恩田主张出了像是超法规组织一员的意见。

    “你说的没错。对于司波达也,用再教育方针来对应吧。”

    “赞成!”

    “我认为这样比较妥当。”

    对于副会长的决议,会议的成员接连表示赞同。

    ◇ ◇ ◇

    四月下旬,向北海道出动的风间他们回到了第 101 旅团本部。

    “风间以下一百九十五名,现在归队了!”

    “全员无事归来比什么都好。”

    风间指挥的独立魔装大队虽是作为独立作战单位给予了大队的位置的。但在人数方面也只有两个中队的规模,这回出动的是这个的一半。风间上报的归队量和这回出动的人数一致。也就是说,没有出现牺牲者。

    对风间中校的归队报告,旅团长的佐伯少将以稍微放心了的表情回答。在战斗中虽说总伴随着士兵的损耗,但超越零的却没有。

    尤其独立魔装大队在是魔法兵器,魔法战术的实验部队的性质上,有很多作为魔法师持有特殊能力的人。先不论道德的价值观,部队备齐着作为军事人才的价值比其他部队要高很多的士兵。虽然是状况每日都在通报,但实际确认全院的归队佐伯也会更加安心吧。

    “中校,给予出动了的队员三天的特别休假,外出也许可吧。”

    “真是十分感谢,大家都很高兴。”

    风间以休息的姿势,稍微舒缓了嘴角。

    佐伯以可以说是疲劳地动作小小的表示同意,放下眼帘稍稍吐出气息。

    睁开眼睛,朝向风间的佐伯的脸,变成了国防军指挥所的谋将的表情。风间的脸也紧张了起来。

    “昨天联络了恩田少校。”

    “恩田少校……是什么人?”

    风间作为组织里的有心人,军队的人事新闻无死角的过了一次眼。虽然也不是把资料全部记住了,但校官以上的高级士官还是有记住的自信的。然后他并没有关于“恩田少校”的记忆。

    “恩田少校是特务的科长。”

    “是情报部的特务吗?”

    佐伯并未持有对情报部的直接命令权,情报部的部长,并没有对佐伯报告的义务。

    也就是说所谓的“联络”只是私下的联系,恩田少校是佐伯少将的情报源之一,风间像这样解释了。

    大概,恩田那一边也将佐伯作为情报源了吧。

    “那么,恩田少校到底汇报了些什么呢?”

    对风间的疑问,佐伯毫无隐藏的回答了。

    “大黑特尉被载入了情报部的肃清名单,是因为袭击了情报部的秘密收容所。”

    “……是想要让特尉消失吗?”

    虽然没有加大嗓音,风间的声音里包含着“无法相信”的感情。

    “并不是要处刑,是决定要抓起来教育。”

    “实在太愚蠢了。”

    风间的说法就像是策划这般愚行的不是情报部而是佐伯一般。

    “确实,教育。不,这里没有改变说辞的必要。洗脑明明是有高概率会损害魔法技能的。”

    “阁下,不是这样的。”

    不懂风间正在说什么的佐伯,用眼神继续催促他的解释。

    “将特尉暗杀或许是有可能的,但抓起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先不说只有情报部毁灭,最坏的情况,东京会沉入火海的。”

    佐伯将眼皮下放,对风间注以严厉的视线。简直就像是风间自己在策划大规模破坏工作一般,佐伯对此表示怀疑。

    “特尉会做到这种地步?”

    “小官认为情报部把特尉视为危险分子这件事本身是正确的,他是至高无上的利己主义者。特尉是不可能为了国家和市民牺牲自己和亲属的,他是属于最不像军人的那种人吧。”

    “虽说能力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性格方面应该和中校说的一样吧。”

    对达也欠缺公共服务精神这方面,佐伯也没有异议。

    “但是,对他的危险度的认知还是是太天真了。特尉就算不使用质量爆散,只要有一晚上就可以把大都市破坏殆尽吧。”

    “真是给了大黑特尉相当高的评价呢。”

    “如果在现实世界有像是故事或者游戏里那样的最终 boss 的话,那就是他了吧。”

    “最终 boss 吗,那么让故事以 happy end 结尾的勇者在何处呢?”

    “还未在我们的面前登场。所以至少在勇者出现之前不要刺激他么?”

    佐伯和风间同时笑喷了出来。两人一起同样发出自嘲的笑。最终 boss 也好勇者也好,极其认真的讨论这个的自己也真是哪里出问题了啊。

    “贵官的意见通过恩田少校传达给情报部吧。虽然不知有怎样程度的意义……辛苦了中校,你可以退下了。”

    “是!”

    风间向佐伯敬礼,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 ◇ ◇

    五月二日放学后。

    不知自己被熟人比作大魔王的达也回到了日常中。

    不只是他。

    四月下旬发生的诗奈诱拐事件的骚动,最终以联络不足所造成的误解来处理,在一高内视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同一时期深雪和水波遭遇的袭击事件由于两人完全平安无事的样子并未引起其他学生的关心。

    一如既往地放学时间,包括达也在内的学生会成员,一如既往在处理学生会的事务。

    从昨天开始学生会除了正常事务以外,也开始准备九校战了。今年要开展的项目虽然还没有消息,但为了就算出现去年那样的项目种类变更也不使努力白费,正在进行基础的准备。

    达也正在检查竞技用 CAD 的目录( catalog )。竞技用的 CAD 有规格( spec )限制。硬件的性能要求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软件上没有限制。同等级的硬件读取数据的速度或 OS 的使用方法是影响胜负的关键。

    像去年的种类变更一样, CAD 的运算规则说不定也得改变。但是重新收集情报也不是没用的。就连身为托拉斯.西尔弗的自制 CAD 的相关知识也没有网罗旧型机种的知识。

    因此就算只是按照学生会的吩咐做,达也也挺高兴的。

    “主人。”

    在这里,响起了中断工作的声音。

    Pixie 用的不是心电感应,而是用声音在和达也说话。

    “什么事?”

    眼睛没用从显示器离开,达也也用声音来回应。

    “有重大新闻发进来了。”

    “重大新闻?”

    达也向 Pixie 确认道。

    “是关于战略级魔法的新闻。”

    达也移动了视线,听到 Pixie 的声音抬起头的深雪也通过眼神交流了解了情况。

    “请在墙上放映出来。”

    遵从达也的指示, Pixie 将录像中的新闻找出并在墙面大型显示屏上放了出来。

    不止是达也,学生会的所有人都聚集了视线。最初兴致昂昂的气氛马上染上了严肃的颜色。

    最初还能听见像是把悲鸣咽下去般的声音,可到新闻结束之前,不论是谁,不论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回是非洲啊……。”

    最初表露感想的是泉美。

    “几内亚湾岸,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如今应该是大亚联合的实际支配区吧。”

    “嗯。”

    发出肯定来游玩的雫的帮腔的是穗乃香。

    “因为是纷争地带,比起欧洲或北美来说使用的可能性虽然是会高一些……。”

    达也也不禁认为“不会吧……”

    据被流传的新闻,在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使用了战略级魔法“霹雳塔”,造成了多数的死伤者。承认了这一点的是大亚联合军的声明。

    确实由于在南美使用了战略级魔法“同步线性融合”,使得使用战略级魔法的心理屏障打破了。

    不过在世间,不!在全世界反而是越来越严峻了。当然不只是监督上。谴责巴西军使用“同步线性融合”的声音,在世界化作怒涛涌向巴西。已经过了一个月的现在,这个势头也丝毫没有减弱。

    即使如此却不受拘束,大亚联合并没有隐藏使用战略级魔法的事实。反而自己主动公开了使用“霹雳塔”的事实,并将此次战果向世界夸耀。

    “是对法国的牵制吗?”

    “主要的目的,就是这样吧。”

    对于深雪的疑问,达也附加条件的点头了。

    在世界群发战争期间,非洲被渴求资源的列强涌入。国家和国家、政府军与反政府军。支援交战的势力并在背后操纵,或者是直接介入战斗确保“地下资源”的列强的行动,使得国家从非洲大陆消灭了。

    这场争端的军事冲突规模变小,变得散发性,就连世界大战已经过去三十年的现在还在持续。几内亚湾岸是大亚联合与法国还有部族等级的小规模武装团队细分的势力区域。就像黑白棋游戏一样互相争夺。

    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几年前争端的领域被大亚联盟实质占据。但是最近几个月,自称是以本世纪初就在活动的国际恐怖组织 MEND (尼日尔河三角洲解放运动)为名义集结的武装势力受到了法国的援助,对大亚联合的支配起到了威胁。

    这回的战略级魔法,是为了牵制法国的支援并使其后退的推测,毫无疑问是一个正确答桉。

    “还有其他的目的吗?”

    这样问的不是深雪而是泉美。她也不是说能跟达也融洽相处了。虽说由自己积极的搭话是多余的,但现在是好奇心更胜一筹。

    “使用的魔法是‘霹雳塔’,但是大亚联合发表的使用者并不是刘云德,而是叫做刘丽蕾的少女。”

    “刚才的新闻里也注意到了呢。这就意味着披露了新的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师了吗?”

    “是披露了没有错,没有隐藏呢。”

    “为什么呢?”

    歪头表示疑问的不只是泉美一个,其他的人里诗奈也在头上浮现出了问号。

    “刘云德从一年之前起就从公开的坐席上看不到了。每年必定参加的军事游行也是在去年缺席了。在军事相关者之间,他的死亡一说也是越传越开。终于是藏不住了吧。”

    刘云德在“灼热万圣节”战死,达也也是那之后才听说的。但是大亚联合封锁了这个情报。所以从达也的角度多少知道一点事件的缘由也不奇怪。

    “所以刘云德已经既定死亡,作为他的继任者将刘丽蕾……。”

    “之所以公开战略级魔法师的存在,是为了制造抑制力。就算刘云德死了也有替代的战略级魔法师,像这样的大亚联合的示威吗?”

    “对法国的牵制,对世界的示威吗?”

    泉美表露出了接受的表情。

    和雷欧与艾莉卡们汇合,在只有三年级的学生知道的咖啡店里主要的话题是在非洲投入的战略级魔法。

    “但是这不是对周边国家的挑衅吗?”

    在话题继续的过程中,达也将大亚联合为什么自己公开使用了战略级魔法的理由如同在学生会室里和泉美回答的那样重复了同样的说明。

    为此艾莉卡的回答是这样的台词。

    “是在知道这件事的基础上,所谓的抑制力说白了就是对他国的威胁。”

    这正是像达也会说出的话,但这么说出来的是干比古。虽然说他人好不太适合他,但这台词在现在的男子高校生里并不罕见。

    “新的十三使徒是十四岁么,比我们年纪还小呢。”

    在离第一时间的报道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从大亚联合发表了更加详细的新闻。主要的内容是对敌对武装势力非人道行为的批判,诉说战略级魔法使用的正当性。在这之中包含了对新的“使徒”的宣传。

    从最初的新闻只能知道叫做“刘丽蕾”的姓名和性别。大亚联合清楚发表出的是个十四岁的少女,对此感到惊讶的不只是雷欧他们。

    “虽然年龄上也很震惊,但那样小的孩子竟会是战略级魔法师什么的……。”

    “真的,虽然根据国家不同事情也不通,但果然还是难以接受啊……。”

    对皱起眉头的穗乃香的话语,美月以同样的表情表示同感。

    “我认为必须成为大人说的那样很可怜,但因为是国家公认的,应该是有很好的境遇吧。”

    艾莉卡的语调稍微变得急躁是因为,同样年龄的孩子因为魔法实验而牺牲的事件过去在日本也发生过。不限于日本,大亚联合,这样的悲剧在世界都在继续发生着。在葬送于黑暗的牺牲者很多的同时,被推上像这样充满阳光的舞台的少女,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确实可以说很幸运。

    “我对露脸这件事很震惊。”

    在艾莉卡的发言室场内空气变得沉闷之前,雫的一句话将大家的兴趣引向其他方向。

    “是啊,通常来讲将战略级魔法师的个人情报隐藏才是正常的,不知年龄和姓名,连本人的影像都公开是很意外啊。”

    虽然深雪接着雫的台词继续说下去有为了规避黑暗的话题的目的,但确实对刘丽蕾容貌的公开有很强的意外感。

    “那个少女如果真的是霹雳塔的施术者的话呢。”

    在达也面前露出“啊!”的表情的不只是深雪和雫。貌似是没有考虑到是冠上刘丽蕾名字的影武者(替身)的可能性。

    “大亚联合军打算把她作为提高士气的样本吗?”

    “是像这样稚气的少女也都加油了,大人们也把骨气拿出来!这样吗?”

    被看到像刚才那样焦躁的样子也不是艾莉卡的本意吧。她对达也的推测给出了更加特殊的解释。

    “啊,的确是这样啊。”

    因为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个心情,达也在语气中溷入了苦笑。

    “大亚联合认同了刘云德的战死,是为了加上‘继承了祖父的脚步的活力少女’的印象吗?”

    “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孙女呢。”

    对干比古说的话,艾莉卡的脸上浮现出了坏笑。根据大亚联合的发表,刘丽蕾是刘云德的孙女。

    “话题怎么变了……?”

    刚说完这般话,对在不断进行的对话中一直没有吭声的雷欧,干比古问“你怎么了?”

    “死者有八百人是真的吗?”

    受干比古引导,雷欧把积攒着的疑问一下子说了出来。

    “虽然在激战地区没有多少平民居住不是假话,但这不会太少了吗,那可是战略级魔法啊。”

    众人的眼睛,不知为何都看向达也。

    “比同步线性融合死伤者少对吧。霹雳塔比起说是为了造成直接杀伤的魔法,不如说是为了破坏工场或基础设施的魔法。”

    “霹雳塔,不是制造落雷的魔法吗?”

    用可以说是没有理解意思的脸提问的是美月。

    “霹雳塔是在目标区域上空引起电子雪崩的魔法以及使目标区域的电气抵抗断续,不均等的下降的两种类魔法构成的魔法。”

    就算达也这样说,美月也是一副不明白的表情。

    达也看向干比古,用眼神交流来传达“你来代替说明吧”的讯息。

    干比古回应了这样的请求。让美月看看优秀的地方吧!没有这样的想法……大概是假话。

    “简单来说,要引起电子雪崩的魔法。造雷是制造必须电气的流程,将电気抵抗不均等的下降是为了将其正好设定到能引起绝缘破坏的等级。为了像这样在短间隔里断续的引起,才让落雷连续发生。”

    “……也就是说,是让雷一个一个落下来的魔法吗?”

    将干比古的说明一字不漏听进去的美月以认真的表情凝视着他。很难说是理解了其余的内容。

    “是啊,这个理解是正确的哟。”

    但是干比古的评判太天真了( ps :可以理解为太随便了),是对谁都这样吗,还是说对美月限定呢?只在这种情况下无法知道呢。

    “霹雳塔的特征是比起单发的威力,更注重次数。”

    干比古微微看向达也,达也点头,是因为稍微没有自信了吗。从干比古那里看出了稍稍叹气的表情。

    “不是在一个地方制造强力的雷击,而是通过一次魔法制造广范围的雷击。虽然对轻装步兵来说是称得上噩梦的魔法,但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落雷对策就可以避开致命伤,但是这个魔法有超出预想的其他效果。”

    “那就是基础设施破坏吗?”

    “是的,在短间隔内制造断续的落雷也就意味着,这一代的电磁场会发生连续,急剧的变化。而且在这个瞬间这个区域内所有物体的电气抵抗会慢慢下降到达足以引起絶縁破壊的等级,省去更加细碎的说明,霹雳塔就是给广范围的电子仪器以深刻的伤害的魔法。”

    “也就是说霹雳塔的真面目也就是 EMP (电磁脉冲)兵器吗?”

    雷欧插嘴说道。

    “虽然原理不是这样的,不过从效果上看也可以这么说吧。”

    虽然扰乱了和美月的对话,但并没有坏了干比古的心情。

    “因为直接的杀伤力并不高,所以死者比较少。这个理由虽然也是多少知道了,这样的话又有别的疑问出现了。”

    “疑问?是什么呢?”

    “一直持续着势力纷争的战乱地带,无法建设高度技术化的都市吧。会被 EMP 兵器给予上海的也就最多是资源采掘设备了吧?”

    “详细的情况我虽然也不知道,应该就是这样吧。”

    “现在支配着采掘设施的是大亚联合吧,会受到 EMP 兵器伤害的也是大亚联合吧,为什么会使用会使自己受损失的魔法呢?”

    干比古对达也示以求助的视线。

    “在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最近据说大亚联合陷入了劣势。是法国提供的无人自动兵器所为,实质支配的地区大约一半被敌对势力武装占据的样子。”

    仅因这个说明,雷欧好像明白了的样子。

    “无人自动兵器……?是这个啊!”

    “就算给采掘设施伤害,也要把无人自动兵器的无力化优先吧。”

    干比古也是同样的理解。

    但是达也无法给予两个人的解释满分。

    “在自国势力圈内使用霹雳塔的动机是无人兵器的对策吧,但是那个魔法也是有杀伤力的。没有足够的避雷装备的轻装兵,私服的平民可以简单的夺取其性命。”

    雷欧和干比古面色发硬,两人没有意识到被害人数不是零。

    “实际的死伤者数量,会比实际发表的要多吗?”

    对着惊恐地如此问道的深雪。

    “霹雳塔棘手的地方在于,连同医疗设备也一起麻痹。就算不是即死,无法收到救助的人也很多的吧……。”

    达也以阴暗的表情如此答道。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