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六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六章

    从星期一开始,达也的身影就没在一高出现过。

    【目前表面上还】作为一高学生而不知行踪,但这个事实在各地引起波澜。

    东京某地。在位置与名称都不知道的会议室里,身为国防陆军情报部暗部的成员聚集在一起。

    “那个高中生好像开始一个人生活了……。”

    “那难道不是机会吗?并不是在街道上,投入大量人手也没问题。”

    “请等一下。”

    响起了制止在座的热烈空气的声音。

    “犬饲科长,什么事?”

    在火上浇水的,是把达也视为最大危险的犬饲科长——远山司的直属上司。

    “既然我们这边可以投入十足的战力,那边也没有必要手下留情,就是这样的环境。要考虑到突然袭击的危险性。”

    “意思是说这是个陷阱吗?”

    “不是,虽然没呢么说,对方好歹也是被称作‘不可触碰的’的四叶一族。不可能什么都没准备。”

    “我赞成。”

    特务科的恩田科长表示赞同这句话。

    “南总收容所有着十足的防守兵力,结果也没捕获他。既然攻守交换的话,我认为我们应该避免【独自】处理这件事。”

    “恩田科长,协力者的人选已经有想法了吗?”

    “虽然不是协力者,但从结果来看我认为是可以利用的人。”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犬饲科长饶有兴趣地向恩田科长发问。

    “近期,十文字家当主在魔法协会的代理人要前往司波达也搬去的伊豆。”

    恩田并不自夸地,将身体转向犬饲,公开了自己掌握的情报。

    “虽然不知道具体要去干什么,不管怎么看都与那个‘计划’有关。”

    变换着语句,向聚集的成员全体传达了自己的推测。恩田在这里面插入了一句谎话。他已经知道了达也就是托拉斯·西尔弗,也知道克人是为了说服达也参加计划才去伊豆。这件事,同样是情报部的其他人并不知情。

    “魔法协会很看好 USNA 的计划。难道不是去说服四叶家也参加吗?”

    比恩田年纪还大的科长发表着意见。除了恩田,这里的大人物们都没人把达也和托拉斯·西尔弗联系在一起。

    他们认为达也的战斗力很高。那是他们亲身体验的事。他们并不知道达也的只是和技术力。所以,只认为他是高中生和一流魔工师。

    “……原来如此。这可是个机会啊。”

    作为在座成员最高等级的副部长微微点了点头。

    “四叶的不协调的态度在之前的会议已经明白了。”

    之前的会议,是指四月召开的十师族青年会议。与现在的情况没关系。

    副部长的指摘比推理更加正确,虽说只是纠正了表面上的事实关系。

    “司波达也和十文字家当主之间的交涉决裂的可能性很高。然后只要两人交战,十文字克人就能获胜。是这样吧,犬饲科长。”

    “是的。”

    对于副部长的发问,犬饲饱含着自信点点头。

    “远山曹长——十山家是这么判断的。”

    十山家在二十八家中,一次也没坐上十师族的位置。

    连后补都没选上。

    可是并不是作为战斗魔法师,而是作为军用魔法师的话,能力可以和四叶与十文字匹敌。

    国防陆军情报部这样确信着。

    军用魔法师并不只有战斗是能力。只是那样的话是无法胜任的。战斗力分析和战术判断也是必要的机能。并且,十山家是二十八家中唯一从出生开始就接受国防军的军事训练的数字家系。

    “十文字家当主应该不回答哈了司波达也。可是败于十文字克人的司波达也应该会失去抵抗力。”

    “并且,十文字家没有和国防军队里的意识”

    “是这样。”

    对于副部长的话语,犬饲点了点头。

    “那么配合十文字家的动作,这边也派出战力吧。以防万一,让远山曹长也出动吧。这次不是以司波达也为对手。是为了击溃四叶家配置的护卫。”

    “了解了。”

    犬饲的回答中,溷杂着些许踌躇。

    “别担心,犬饲。四叶家对司波达也的战斗力有自信。那么就不会派遣贵重的战力作为护卫。主要是集中在(司波达也的)婚约者那边吧。”

    副部长看向恩田。

    “应该就是这样。”

    恩田队副部长毕恭毕敬的低下了头。

    ◇ ◇ ◇

    “失礼了…………咦?”

    放学后,刚走进学生会室的诗奈发出了稍微惊讶的声音。

    “怎么啦?诗奈酱。”

    先来到学生会的泉美转动椅子看向诗奈问她。

    “啊,没什么,就是看不到 Pixie 就想是怎么了……?”

    就如诗奈所说的,平时都待机在学生会室角落的 Pixie 不见了。

    “那个是达也大人的私有物来的。”

    从扫除箱——装着扫除道具一式的移动式扫除机里拿出毛巾的水波回答了她的问题。

    看到水波直接用抹布擦桌子后,诗奈却没有抢着说“我来做”。因为在相识了的这一个月中,她清楚知道就算是下级生水波也不会让给她做的。

    “为了让 Pixie 照顾达也大人的日常生活就让他带过去了。”

    可能是中途开始听到了水波说的话,从门口出现的深雪说明这个代替了打招呼。

    “深雪前辈,辛苦你了!”

    “辛苦你了,会长,那个……那就是说……”

    跟以往一样激情高涨的泉美相反的,诗奈没听懂意思的样子把头摆一边了。

    “呀……!”

    在深雪回答之前,突然被人后背后打了下肩膀吓了一跳。

    “北,北山前辈……。”

    慌慌张张回头的诗奈看到雫带着责怪般的眼神摇头。

    “诗奈酱,达也的事就……好吧。”

    雫旁边的穂香低声跟诗奈说。诗奈也总算察觉到原因了。

    跟达也分开后的星期天的次日,深雪一如既往地上课,一如既往地处理学生会的工作。在平时没有跟达也有交流的一科生眼里卡莱深雪应该还是一如既往的她。

    深雪平常得就连久违地一起放学的朋友们也看不出有什么具体的差别。

    “深雪。那个……。没事吧?”

    不过不愧是关系好的朋友,还是能在深雪身上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的感觉。例如艾莉卡,不同的教室上课也没有参加学生会。单单算相处时间甚至比同班同学还要少。尽管如此还是能够察觉深雪的异常,这并不只是因为她善于观察人的原因。

    “恩,我没事。谢谢,艾莉卡。”

    察觉到友人的担心,深雪也没有客气地否定。

    对于深雪来说,她并没有为承认达也不在身边觉得寂寞而感到害羞。

    因为这对自己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自己是为了达也存在的人,对于对自己来说达也的存在是必不可缺的。

    深雪想,对这位友人来说早就知道这个事,而且事到如今也没必要隐藏。

    “达也他现在在哪里?如果方便的话…………”

    对于欲言又止的穂香,深雪说“恩,没关系。”

    “现在他在伊豆的别墅里静养着,偶尔放松一下也不是坏事。”

    “伊豆啊……。如果没有那么多麻烦事的话倒是挺羡慕的。”

    “就是因为有很多麻烦事,达也才不得不去别墅避难的呀。”

    “你很烦啊,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就是因为你总是说这样的话才不受欢迎的。”

    雷欧吐槽艾莉卡那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开玩笑的话后被艾莉卡骂回来了。

    “什……!要你管,虽然没有达也那么厉害,但我也是挺受欢迎的,对吧,樱井?”

    今天一起来到吃茶店的不仅是三年生。还有二年级的香澄,泉美,水波。还有一年级的诗奈和侍郎也加入了队伍。

    雷欧会问到水波,是因为她跟雷欧一样是登山部的。虽然因为学生会的工作没有参加太多的活动,但是时不时会将在料理部做的饭团作为慰劳品送给部员。做着的事情就像经理那样。

    “……。是。是的。”

    对于雷欧的寻求同意的语言,水波的回复却有点口齿不清。

    “呀~,真讨厌,在这里时候竟然滥用权力,真不想成为像你那样的人啊 ~ ”

    “哈?!”

    无视抗议的雷欧,艾莉卡转向水波。

    “水波,不用因为这个人是部长就包庇他也可以的哦?”

    “喔…………。”

    水波用困惑的脸交差看着艾莉卡和雷欧。

    “艾莉卡,西城君,不要再让水波酱困扰了好吗?”

    艾莉卡和雷欧一瞬间互看了对方一眼之后,同时向着深雪低头了。

    因为深雪伸出的援手,水波终于可以从困惑中逃脱出来了。

    “达也他星期天会回来这边吗?”

    美月的疑问一瞬间让在场的气氛都变了。

    在准备开始出现尴尬地气氛的时候,深雪脸上带着寂寞的微笑摇头了。

    “我想他暂时都不会回来东京的,因为这边有很多烦人在嘛。”

    “我,我们去找他的话……可以吗?”

    代替美月,穂香激动地问。

    “不问下他的行程的话也不知道。”

    深雪稍微思考了一下后回答道。

    “也……对哦。”

    “况且,说不定还会有不速之客来访。”

    这次到香澄和泉美对这句话有反应了。

    “前辈,这个该不会是……。”

    “这种事的确有可能。”

    深雪带着慈爱的笑容看向后辈的双胞胎。

    “泉美酱,香澄酱,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当你们家的人作为‘客人’要来找到我们的时候,不能阻扰你们的父亲和哥哥哦。”

    “深雪前辈,无论何时我都会是前辈的同伴!”

    泉美反论道。

    “泉美酱,就因为你说这样的话才让香澄酱感到困扰的哦。”

    “香澄酱,香澄酱是我的同伴吧?”

    “呃,这个,我当然是泉美的同伴啦,但是……”

    香澄越来越觉得困扰。

    “泉美酱。”

    深雪苦笑着插进双胞胎之间。

    “至少什么都不要做好吗?我跟达也大人都没打算要认真地跟泉美酱的父亲敌对的。”

    “……我知道了。”

    入了迷(?)弱点,(这里不太懂佐岛要表示什么,大概是被泉美的深雪毒发作了)

    被深雪这样拜托了的话,泉美也没再反抗了。

    “深雪你才是,不可以对我们客气哦。”

    深雪转过头后,看到艾莉卡的脸上浮现出淘气的笑容。

    “可是我不希望你们太勉强自己……”

    “当然我们也不会自己去勉强自己哦。”

    艾莉卡一副装聋作哑的样子。

    她的表情太澹定了,深雪也只能露出无奈的笑容了。

    ◇ ◇ ◇

    魔法大学没有同好会社团之类的东西。

    可是社团活动还是存在着的。大型的运动社团由教练充实着。魔法师将来的工作大多都需要体力和运动能力,并且进行着这样的课程以补全体育系中没有的实绩。

    可是并不是全体学生都参加了社团。当然,并不强制进行社团活动。在高中时担任社团联合会会头的克人,在魔法大学中也属于“无社团活动”组织。

    有着十文字家当主工作的克人,会尽可能早的回家。在这个时间才出校门这种情况很少。今天是因为偶然的书写实习报告花费的时间长所以晚了。因为发生了预想之外的事(晚回家),关心工作的克人向车站快速走着。

    “十文字君!”

    从克人背后响起呼唤他的声音使他停下了脚步。

    “七草。不用叫得那么大声,我能听见的。”

    小步跑着靠近她的真由美,在克人面前停下了,害羞似的笑着。

    闭上一只眼睛吐出舌头——并不是真的做出这样的表情,但就是这种(抱歉呐 ~ )感觉。

    “不好意思叫住你了。”

    “没事,有什么事吗?”

    连前言都没有就直接询问着。

    之所以他问的那么没表情,并不是因为他不把真由美当做一位女性来看待,而是表示她并不很关心真由美。

    “稍微,有点想问的事。能和你一起乘电车吗?”

    “会绕远的吧?”

    “不是顶多二十分钟的样子吗?没问题的。”

    作为现代主要的近距离公共交通设施而使用的小型电车,基本上会直达目的地车站。同行的人在途中下车并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电车照常理是这么使用的。

    可是,一同乘车并不是不可能的。尽管也有一些运气的成分,当到达同行者的目的地车站时如果没有等候乘车的乘客,那就可以直接驶向下一站。即使有其他乘客,也只是要排队而已。

    小型电车的车内对隐私的保护很彻底。车内的对话流到外面去这种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利用这种性质把小型电车作为密谈场所来使用的商业人士或者情侣,不意外的确实存在着。

    真由美之所以邀请要同乘,是为了密谈的目的。可是最先去往的方向,是离七草家最近的车站。

    “十文字君挺为女士着想的啊。”

    “这种程度的事是当然的啊。”

    面对呵呵笑着的真由美,克人绷着脸回答。

    “然后呢,想问的事到底是什么?”

    克人发问的同时,真由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十文字君,好像要去见达也君呢。”

    “从你父亲那里听说的吗?”

    “具体要去干什么并没有告诉我。”

    克人靠着座椅靠背,闭上眼交叉着胳膊。

    “这个不能说。”

    “谢谢,现在我知道了。”

    克人把眼睛睁开。

    真由美对着克人眨着眼。

    “呐,十文字君。”

    “……怎么了?”

    明显像是有什么请求的语气,克人小心的回应着。

    “不把我带上一起去吗?”

    “……为了什么?”

    睁大眼睛看向真由美的瞬间,克人马上将视线回到正面这样问着。

    “我不认为达也君能乖乖听从说服呐。”

    “……嘛,应该是这样吧。”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认为十文字君会就此收手。”

    “……”

    “我不认为十文字君会输给达也君。虽然达也君也很强,但肯定赶不上十文字君。”

    “然后呢?”

    “但是,我想达也君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就认输。达也君由于有那个治愈魔法,恐怕到死为止都不会停下。”

    “司波的治愈魔法……。是那种程度的东西啊。”

    克人放下交叉着的胳膊,看向真由美。

    “嗯。虽然严格来说不是治愈。”

    真由美正面接下克人的视线,相反直视着他的眼睛。

    “所以我认为,为了防止不可挽回的局面,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对司波的劝说,七草也加入进来,可以这么说吗?”

    “至少不会妨碍你呦。”

    从真由美那里移开视线,克人长叹了一口气。

    “尽管前提是能说上话……好吧,七草也一起去的话,可能会和平的解决。因为比起我,你和司波更亲近一些呐。”

    “被说成‘更亲近’虽然有点奇怪的感觉……。什么时候去达也君那里?”

    “迎合司波的行程,定在这个星期日。因为要开车过去,我会去你家接你的。”

    “啊啦,谢谢你啦!”

    真由美开心地笑着看向前方。从那以后两人之间就没有多余的对话,车内的气氛渐渐变得尴尬起来。

    ◇ ◇ ◇

    从完成护卫任务回来后的第二天,莉娜的训练全程都是无精打采的。

    “总队长,你的状态好像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没什么。不好意思,给你看到这幅样子……本。”

    在完成训练回去宿舍的途中, NO.2 的卡诺普斯用很担心的样子对着莉娜。

    “没事,人类有状态的上下浮动的时候也是正常的……但是,真的没事?”

    “恩。对着本佐布拉佐夫和马克罗德两位使徒,就算是我也会紧张的。”

    “毕竟不是在战场而是在会议室呢。想着不能粗待外国客人的话的确会累。”

    “本……。?你是想说我不够沉着吗?”

    “啊,不,没有这回事。”卡诺普斯错开了视线。莉娜感觉到自己太阳穴抽动了一下。

    “好好休息是最好的哦,总队长,我先走了”卡诺普斯用飒爽的笑容离开了。

    瞪着他离开的背影的莉娜,想到不能总是这个状态,就放松了肩膀的力量走向自己的房间。

    多得被卡诺普斯挑逗了一下之后心情稍微好了点,但是还是不能完全消除烦恼。就算淋浴过后还是不能完全放松下来。

    莉娜自己知道原因。在看到的——正确来说是感受到的,魔法师的境遇。

    至今为止,莉娜对魔法师被看做兵器这事实没有太多的违和感以及厌恶感。

    开始对这事实抱有最强烈疑问的是在日本的时候,

    遇到达也跟深雪他们……不,是跟达也扯上关系的时候。

    莉娜围着浴巾坐在镜子面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她深深沉入了自己的思考中。

    ——达也没有否定魔法师战斗的事。

    ——达也没有否定成为军人的事。

    ——达也没有明确用语言否定魔法师是兵器的事。

    ——达也否定了自己会继续保持军人的身份的事。

    这么说来,好像有听他说过。使魔法师不用成为兵器的世界。

    也有可能是自己记错了。达也可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这点莉娜能够确定,达也想要创造不会强制魔法师成为兵器的社会。

    回国后,跟达也分开之后就没有再对这事抱有疑问了。

    再次认为作为从属军队的魔法师在战斗中用魔法是很正常的。

    所以觉得“强制魔法师成为兵器的社会”的想法是内心一时的迷茫。

    自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当上军人的。

    魔法师按照自身的自由意愿担当起兵器的职务。

    不论外面的人是怎么看的,魔法师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自己是这么想的

    ——自己是这么确信的。

    (但是,那个。)

    (企业号的系统)

    (跟达也说的一样……。)

    “对了,要让达也注意……。”

    手伸向电话时,莉娜定住了。

    (我在做什么)

    (通知达也要注意?)

    (注意什么?)

    (让他注意他被本佐布拉佐夫和马克罗德盯上了?)

    明明才刚淋完浴,现在额头上却满是汗了。背后感到奇妙的寒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莉娜流露出的笑声,多半是无意识笑出来的。

    “我刚才到底是要做什么?”因为不笑的话,感觉自己会陷入恐慌。

    对于想起达也这件事还好,但是竟然想要透露军情让通知达也注意……

    而且还想要使用百分百被偷听的房间里的电话。

    (看来,我真的受了很大的打击)

    (知道了魔法师被作为配件,燃料利用之后……)

    (虽然已经理解军人会被限制自由意识)

    (明明觉得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达也…………)

    “所以,那时候你就对我说这话了吗?”

    在莉娜的耳边响起那一夜,跟达也分别时他说的话。

    “如果莉娜想退役的话……”

    “如果不想再做军人的话。”

    (达也,你是知道我不适合做军人的事吗?……。)

    莉娜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在想着什么。

    站起来后,为了温暖回流汗后变冷的身体,再次走向浴室去了。

    松开浴巾,让热水打在身体上。

    那时候,自己在镜子前最后想的是什么,莉娜已经不记得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