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八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八章

    星期六的晚上。预料外的客人造访了达也的所在的别墅。

    对达也来说绝对不会看错的“情报”的接近,达也出到玄关门外的停车场去迎接了。

    一辆后排座的隐私窗(黑色车窗那种)的大型轿车停下来了。

    车上下来了花菱兵库,樱井水波,水波下车之后直接拉住了车门看着等待主人下车。

    兵库连上出现了看似有点无奈的苦笑。(估计是水波抢了他开门给深雪下车的工作)

    之后,美得让人难以相信她是这个世界的人的美少女接着水波的水下车了。

    深雪摇了下(顺了下?)黑丝版的头发后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达也的双眼。

    “哥哥…………!”非常激动地叫了出来后,投入达也的怀里。

    “你竟然来了。”达也温柔地接住了深雪纤细的身体并温柔地紧抱着深雪在她耳朵说道。

    “我好想你,哥哥。”

    “我也是…………但是深雪,你搞错了哦。”(だが深雪、间违ってるぞ)

    听到达也这么说后,深雪轻轻震了地下,很不情愿地离开了达也的怀抱。

    “达也大人,好久不见了。”

    深雪完全忘记了兵库也在这里,即使无视兵库,现在说不定哪里会有偷听的人。深雪像达也弯腰行礼了。

    “是啊,虽然只过了一星期,但是好像感觉真的好久没见了。”

    达也的回复也很罕见地表达出了他的内心真实感想。(珍しく、素の感情がこもっていた)

    第二天晚上,让来迎接的兵库回去之后,达也带着深雪和水波回到了别墅。

    两人的行李打包在一个个的小包里。实际上这个别墅中不仅有达也的贴身物品,连深雪和水波的替换衣物也准备好了。

    准备到这里来的过程中,从深雪口中听到这件事的水波脸上稍微有点讨厌的表情。

    在自己的手达不到的地方放置着自己的替换衣物,并且那里还住着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到一岁的异性。虽然不是真的想去拿内衣,但那种别扭的不愉快感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深雪则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因此,两人提着的包裹——不论是深雪还是水波,都不让达也帮忙拿着——虽然不大也不重,但在进入别墅时被 Pixie 接手了。准确来说,是被 Pixie 控制的非人形机器人抢走了。

    由于手里没了包袱就没必要去寝室的两人,在达也的指引下在客厅坐了下来。

    “你们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准备。”

    可是在达也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水波从刚坐下不久的沙发上面很有气势的站了起来。

    “达也大人,我来准备吧。”

    虽然声音很冷静,但从她的瞳孔中感受到了热意。

    看到这般景象,达也也马上放弃了劝说。

    “……我知道了。 Pixie ,把厨房系统变更到手动操作模式。”

    “我·拒绝。”

    可是, Pixie 的回答时达也没想到的。

    无法应对,但是确实了解了其中的意思。拥有变换到手动模式的切换机能这种事明显是说谎的,既然这样,那么这就属于某种程度上【误操作】的范围,可是以【自身的意识】违反主人的命令作为机械来说是不可能的。

    再一次感受到 Pixie 不是完全的机械,达也再次命令着。

    “拒绝无效。 Pixie ,把厨房系统变更到手动操作模式。这是命令。”

    “主人·喜欢·这个人类·做的料理·吗?”

    达也觉得头疼。从到这个别墅以来, Pixie 好像有点自我成长的意思,达也稍稍感觉到了。这是第一次违背达也的命令而主张自己的意愿,可是在达也发出指示之前自己就经历了这样那样对话犀利的场面,心里对这点还是知道的。

    可是,正因为这样,不能给与她过多的自由。

    “并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 Pixie ,这是命令。”

    “……我了解了。”

    虽然“并没有配备这样的机能啊”这种事并不是达也的错觉,但 Pixie 确实用着【不满的】的语气回答着,把厨房的系统切换到了手动模式。

    “辛苦了。 Pixie ,切换到待机状态。”

    “了解了。”

    这也百分百不是错觉, Pixie 【露着不满的表情】坐在了房间角落的椅子上,像人偶一样停止了活动。

    与之相对应的,水波像是没看见身后的景象似的高兴地“飘”进了厨房。“赢了。”这样小声说着,不论是达也还是深雪都没有听见。

    做了料理,帮达也和深雪整理了行李,并且在那之后还准备了浴室还收拾好了床铺。干完这些的水波终于脸上流出了满足的模样。达也解除了 Pixie 的待机模式让她回到了剩下的工作中。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务上的工作剩余了,剩下的主要是安保工作,可就算是这样, Pixie 也没有怨言。

    ——这是当然的。“这样有点狡猾啊”达也在心中这样责备着自己,向坐在桌子对面的深雪看去。

    两人所在的地方不是客厅也不是餐厅。

    在阳台上架起桌子,两人就这样对坐着。(另外说明一下,把桌子搬过来的是和保安机器人相同类型的非人形机器人。虽然这个别墅中使用了很多机器人,但人形态的只有 Pixie 一个。)

    已经过了晚上 9 点了,即使再屋外穿薄一点也不觉得冷。虽说这里是山上,但是在伊豆半岛季节还是 5 月下旬,既不凉也不热,刚刚好的气温。时不时吹起的风与大街上的风完全不一样,非常清爽的风。

    深雪眯起眼,按着被风吹起的头发。虽然刚才 Pixie 的事有点意外,但是换了场所之后心情也变好了。

    “达也大人,别墅这边环境好舒服啊。”

    “是啊,正值时期。”

    从屋内照出来的灯光衬得深雪的皮肤很白,黑丝版的头发被风吹散在星空下,黑珍珠版的双眸相似从内部发出光芒版地在闪耀。

    这样一直瞪着深雪,达也突然觉得没有实感了。(现実感が薄れてくる)越来越难以想象出她与自己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就连达也也会出现这样的感想。

    天上的,或者是魔性的,与众不同的美。

    “……。达也大人……。那个……你这么盯着我看的话我会害羞的……。”

    深雪的声音把达也拉回现实来了。

    坐在对面的深雪红着脸低下头,放在膝盖上的手很不安分地扣来扣去的。

    达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意识地凝视着深雪。

    “抱歉,不知不觉地看入迷了。”

    “讨厌,看入迷了,什么的。”深雪害羞得脸越来越红地定住了动不了。

    达也意识到自己无法刹车了(这里字面意思,歯止めが利かなくなる不知道怎么表达好)。

    相见对方,这份思念更加强烈得看来不是深雪,而是自己。

    达也在想不能自由控制情感真的很麻烦,但是同时又对那些拥有丰富情感的,没有被限定只有一种强烈情感的人感到妒嫉。

    “真的很抱歉,你看我给你道歉了,可以给我看看你的脸吗?”

    “…………嗯。”

    深雪慢慢地抬起了依旧红通通的脸。

    从下望上仰望达也,但是对上达也的视线后又很害羞地错开了视线。

    “……可以说下正经事吗?”

    其实达也内心也(对现在深雪的行为)感到动摇了,幸好动摇还未胜过意识。

    “好的。”

    可能是从达也的语气中感受到一些东西,深雪脸还是红着,但是正视着达也。

    “今天你过来,是因为知道了明天的事吗?”

    “是的。”

    深雪深呼吸了一次后反问达也。

    “达也大人你才是,你知道吗?明天来这里的不只有十文字前辈。”

    “嗯,文弥告诉我了。”

    “这样啊。”

    “深雪,我不希望你去做些危险的事。”

    “我知道。”

    这之间产生了一段空白。

    “达也大人和十文字前辈的战斗,我不会插手的。”

    “十文字前辈主要是访问,谈话为目的的哦。”

    “达也大人你应该清楚知道,只是谈话是解决不了的。”

    “嗯……估计是了。”达也叹了口气。

    达也叹气不是因为觉得麻烦,而是感叹即将发生的不可回避的冲击。

    在达也的心目中已经将克人认定为能不战斗就能不战斗的强敌。

    “达也大人。”

    “怎么了?”

    “十文字前辈应该会用那个秘术吧。”

    “那可是会缩短魔法师生命的东西啊。”

    十文字家的秘术,两人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掩护着远山司,克人站在达也面前的那个时候,达也为了避免和克人冲突耳而从四叶本家听说了十文字家的秘密。作为代价达也欠了真夜一个大人情。

    “如果十文字前辈用了那个的话,现在的达也大人也难以避免苦战。”

    “深雪,你有取得姨母的同意吗?”达也正确地理解到深雪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没有,这是我的独断。”

    “不要这样,这只是私斗而已,很难让姨母认可。”

    “没有必要取得姨母的认可,这是我自己希望的。我自己负起责任这么做的。”

    “深雪,冷静点。”

    “我很冷静,达也大人,不,哥哥。”

    眼神透露出深深忧伤的深雪的眼神,足以让达也说不出话。

    “结果我只能做哥哥的妹妹。明明知道作为四叶家次期当家,然后与四叶家现当家的儿子订婚,只有这样的方法才能让我跟哥哥结合在一起……。”

    深雪停下来的,是因为要忍住哽咽吗?

    “或许这么做会让姨母不开心,但是我不希望哥哥有个万一。”

    深雪有点激动的就只有刚才那一会,现在她用带着决心的双眼看向达也。

    “哥哥,我要解除你的封印。”

    “深雪,你说什么……?”

    “就如我说的那样,我要让哥哥不再受封印影响。”

    “等下,虽然说那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

    达也开始感到焦急准备要站起来。

    “会对术者带来很大的负担,而且不是做封印的人,而是封印者着的人,对吧?哥哥。”

    但是看着深雪已经做好觉悟的表情,达也重新坐下来了。

    封印住达也“质量爆散”的,是四叶的分家——津久叶家当主津久叶冬歌的系统外精神干涉系魔法“誓约”。由于这个魔法不仅达也最大的武器被封印住,连魔法力也被限制在大约一半的程度。

    “誓约”是可以禁止特定主观意愿及决定的魔法,魔法力的限制只是附带的效果。

    然后这个魔法的特殊之处在于,维持精神干涉效果的是术士以外的魔法力。

    具体禁止了什么,除了亲自见证以外都不会发挥效果,并没有这层意义。即使是监狱的狱警也不可能一直看守着一个囚犯。本来不管是魔法师还是普通人,要控制一个人的话效率太低了。

    所以“誓约”在通常情况下都会使用被施以魔法的本人,亦或是和被施术者形成组合的第三人的魔法力维持效果。若是对于意识决定进行的半永久的限制则来自于被施术者本人,而在需要暂时解除限制的场合则需要第三人提供魔法力。

    在后者的场合,为了暂时解除限制而将“钥匙”移交给提供魔法力的第三人。使用这个钥匙就可以把被施术者精神上的“禁止”替换为“暂时解除”。再度回归“禁止”的状态需要原施术者或者作为“钥匙”拥有者的第三人进行重新设定有效化的条件说进行的仪式。

    对于达也被封印的场合,拥有“钥匙”的是深雪。所以只要深雪不进行再度有效化的仪式,达也的封印就维持在“解除”的状态,可是,“誓约”的解除毕竟是定义为暂时的,所以只要深雪为“誓约”提供的魔法力不停止的话,封印的力量就会逐渐加强,放着不管的话达也会进入危险的状态。

    达也的质量爆散,并不是仅有津久叶冬歌的魔法力就能压制住的东西。为此,施加在达也身上的“誓约”,被添加了“使用深雪的魔法抑制力来限制达也的魔法演算领域”这样的改动。换句话说,达也和深雪处在“双重誓约”的状态中。然后对于深雪身上的“誓约”,使用她自身的魔法力维持着效果,暂时解除的“钥匙”也是她自己拥有的。

    在这个“誓约”的系统层面上,只要深雪自己切断供给封印的魔法力,魔法的作用就会在短时间没自然消失。可是这样的话,写在深雪意识深层上的“为誓约提供魔法力”这样的定义就会对她造成痛苦。

    深雪说的“给施术者造成巨大负担”的话语,严格来说并不正确。施术者毕竟是冬歌。

    这种场合下会受到伤害的,是被强制为“誓约”提供魔法力,并被强制维持封印的被施术者——深雪。

    “……我很高兴你说希望我能够回到完全状态。可是那样的话,暂时的解除封印就足够了。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对于誓约本身进行【解咒】。”

    “不,哥哥大人。深雪已经无法再忍受自己成为哥哥的枷锁限制着哥哥的事实,也无法忍受因为我的原因使哥哥不自由的事实。”

    深雪的遣词用语已经回到正月前那样了。

    正如她自己说的,深雪已经没有忍耐下去的意思了。

    对于如果不把达也作为本家人员接受的话,一旦发生什么事就简单的抛弃达也的四叶家。

    的确情报是得到了。可是那份情报怎么说呢。为了应对被袭击的灾难,这份情报第一次变得有意义。这次四叶家能做的,只有像告知“导弹马上就要击中你所在的街道了”这种情况,不会提供迎击手段。

    虽然达也不是一般市民,也有抵抗手段。虽然有力量,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四叶家应该有能力帮助达也的,毕竟不可侵犯一族不是白叫的。

    四叶家应该是有与国家为敌的力量的。

    即使这样,让达也独自带着限制战斗什么的,这也太过分了。深雪从心底感到愤怒。

    这一切已经受够了。这是深雪毫无伪装的真心。

    “既然姨母要求哥哥要自己保护自己的话……”

    深雪那比深夜还漆黑的双瞳燃烧着无色的火焰,正面看着达也。

    “我想要哥哥时常都能够使用自己原有的力量。”

    深雪站起来了走到达也身边,想要解开封印。

    “——我明白了。”

    这么说着的达也,并没有跪在深雪面前。

    “那么我也下定决心了——跟我来。”

    “好,好的。”

    深雪感觉到自己的热情得到了回应。

    怀着连肩膀都放松下来的心情,跟在达也的身后。

    在客厅中,水波和从待机状态恢复的 Pixie 正在等候着。

    “水波。和深雪一起去洗个澡吧。”

    为了不去想问出“先前的紧张感是什么”的心思而接受了指示,深雪什么也没说就睁大了双眼。

    “一起……是吗?”

    水波脸上满是疑惑,问出了某种程度上讲是当然的事情。

    “对。浴室即使是两人共用也足够宽敞。认真帮深雪洗一下。只是唯独今晚,不要用有气味的沐浴乳。”

    “嗯……。”

    “深雪的换洗衣物就让 Pixie 准备好了。”

    “……也就是说,按深雪大人的要求来准备是吗?”

    “是这样。”

    “我了解了,达也大人。深雪大人,背部的清洗请让我帮忙。”

    至于达也为什么那样指示,水波则是完全不明白。

    可是命令就是命令。

    并且照顾深雪也是水波想做的事。虽然平时深雪会拒绝,今天有达也的话语作为护盾,深雪会乖乖接受“侍奉”吧——。

    水波怀着这份幸运的心情,将接不上话的深雪带到浴室。

    在水波充足的“照顾”之后,深雪进入了浴缸,水波自己也尽快的开始沐浴。不知为何深雪有点疲惫,水波则是充分享受沐浴时光之后和深雪一起从浴室里出来。

    放在那里的衣服,不论在深雪还是水波看来,都是预料之外的换洗衣物。

    “水波酱,这个,是白衣吧……。”

    “是白衣呢……”

    在深雪手中展开的,是神社的巫女穿的白色衣服。

    “……这个是好像是绯袴(红色的裙子)。”

    “……好像是呢。”

    然后在衣服旁边,规整的叠放着作为巫女装束象征的红色裙子。

    “虽然好像没有襦袢(内衬)和腰带……。是说直接穿着白衣是吗?”

    “直接解释达也大人的话,就是这样。”

    “是这样的吧。”(译者注:无实际意义,仅仅一句附和)

    深雪用“没有办法”的表情穿上了白衣。布料的触感意外的柔和,很是舒服。

    接下来是绯袴。虽说是直到脚踝的长裙,但不穿内裤多少有点害羞。

    两人离开更衣室,然后达也进入了浴室。

    深雪长长的头发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干燥。特别是这回达也说了“不要使用有味道的沐浴用品。”这样的话。打理完头发的时候,达也已经洗完澡了。

    “深雪,我能进去吗?”

    “是,请进。”

    深雪从镜子前面站起来,转向了房门。

    打开门进入房间的达也,穿着短袖的白色长裙式服装。没有什么特别的花纹。完全是一片雪白。

    “深雪,跟我过来。水波已经可以休息了。”

    又一次,什么也没说明的达也转过身去。

    深雪看了看水波,独自一人跟在达也的身后。

    达也带着深雪来到的房间是一间和室。

    可以看到在榻榻米上铺了一张正方形的绯色毡,在毡的四角都堆了盐。

    绯色毡的正中间放着白木质的木方盘,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瓶子以及两个白瓷的杯。

    达也在木方盘的前面跪坐下来了。

    “深雪你也坐下来吧。”

    被达也催促后,深雪也在木方盘旁边,在达也的对面坐下来了。

    “现在我先跟你说明一下誓约的性质。”

    达也说出的这个话使深雪直了下腰。

    “津久叶家的誓约,先不说效果,从构造来说就是为了让别人使用自己希望使用的魔法而产生的术式,让对方使用控制自己精神的魔法。也可以说是介入魔法演算过程的魔法。因此,如果实验体不是魔法师的话就没有太大的效果。”

    深雪点了下头表示听懂了刚才达也解释的。

    “从介入魔法演算过程的这个性质来说,誓约被设定在意识的深层,‘ Gate ’的附近。这个运作系统跟‘ Gatekeeper ’非常相似。”

    “是指跟哥哥开发的‘ Gatekeeper ’相似吗?”

    “没错,‘誓约’是让人使用魔法的术式,而‘ Gatekeeper ’是不让人使用魔法的术式。所以说这两个魔法是相似的魔法也应该没错的。”

    深雪再点了下头。

    “我认为应该可以使用‘ Gatekeeper ’来消除誓约的。”

    达也从木方盘上拿起了杯子递给了深雪。深雪茫然地接过了杯子。

    达也用另外只空着的手打开了瓶盖,拿起瓶子示意要帮深雪倒杯子去。

    “这,这是……?”

    “放心,这不是酒。”

    深雪有点溷乱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以为即将要被劝酒,而是觉得现在两人做的事情就像要喝交杯酒的气氛那样才感到困惑。

    虽然喝交杯酒的时候是准备大中小三种杯子,但是气氛上与现在的情况有点像。

    深雪有点不安地伸出了手上的杯子,随后达也给她倒了透明的液体。

    深雪把杯子凑到脸边闻了下完全没有味道。

    深雪下定决心后一口气把杯里的液体都喝完了,随后露出了有点不解的表情。

    因为这液体不仅闻不出味道,也喝不出味道。

    “哥哥,这是……?”

    “高纯度的水,因为容器以及室内环境的原因做不到超纯水。但是已经是尽量除去了不净物了得,应该已经非常接近超纯水了。”

    达也将瓶子递给了深雪,深雪接过瓶子之后,像刚才达也做的那样把水倒在他杯子里。

    “那个……这个是互相交杯饮水作别的意思吗?”

    水杯(みずさかずき)、意味着离别的意思。

    深雪的声音有点颤抖着,不仅是声音,紧握着瓶子的双臂也在颤抖着。

    “不,不是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必要特别去准备纯水了。”

    达也喝完水之后这么回答深雪。

    “也……也对哦。”

    深雪的颤抖停止下来了,达也将杯子放回到木方盘去。

    深雪也学着达也那样先将瓶子放好再把杯子放回木方盘去。

    “刚才做的是净身的仪式。当然,只是象征性的净身。通过摄取纯碎物质来提升心身的纯度。

    考虑到有需要摄取对身体无害的纯碎的饮食物的条件,所以觉得水是最简单方便的了。”

    达也将面前的木方盘移开到一边,这样,达也跟深雪之间就没有障碍物了。

    “要干涉意识最深层的誓约,我们也必须要有深层次的接触才行。”

    “哥哥……?”

    深雪接下来想问是在开玩笑吗。

    “怎么了?”

    “!!”

    被达也用非常严肃的眼神看着,深雪的意识变得一片空白,整张脸都刷得通红了。

    “那……那个……我。我的第一次……。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那个……希望可以在床上…………”

    把头拧一边去,用她全身来诠释着害羞的同时深雪用蚊子般的声音提出她的要求。

    达也的表情定住了。对他来说完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对不起!”达也“啪”地一声跪在地上。(有种五体投地那样的感觉)

    “哥哥?”深雪小心翼翼地将头转过来问达也。

    “对不起,我的说法让你误解了,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达也抬起头来对上了深雪的眼睛。

    极其罕见地可以看到达也的眼神也带有羞涩。

    “我说的深层次的接触指的是精神上的接触……这次的情况,肉体上的交缠(肉体的な交わり)……会让我分神,会更加碍事。”

    直到深雪完全理解了达也说的话为止,整整过了一秒。

    在这一秒过后,深雪双手捂脸站起来想立刻消失在达也面前。

    反应及时的达也立刻伸手抓住了深雪的手臂不让她走。

    “请放开我!哥哥,这次请先放过我,后面你说的什么我都会听!”

    “我错了,所以先冷静下来!”

    如果在这里放手让她跑了的话,解封的事肯定会拖很久的。达也心里预想到会这样,拼命地在让深雪冷静下来。

    在达也拼命地说服下, 10 分钟左右深雪就冷静下来了。

    “……非常抱歉,让你见笑了……。”

    “不,要说对不起的是我。”

    一开始两人还是带着腼腆地互看着对方,然后慢慢地变成认真的眼神了。

    “那么我们开始吧,哥哥。”首先开口的是深雪。

    “嗯,开始吧。”说完达也慢慢地向深雪靠近直至自己膝盖碰到她膝盖位置,之后两人又再次对望了。

    “现在我来说明下术式。”

    “好的。”

    “在解除封印之后,深雪这边先停止给誓约提供魔法力。”

    “好的。”

    “在这个时候,誓约的术式会要求誓约执行而变得活性化起来。这个时候我就可以观测意识深层里的魔法本体了。”

    “好的。”

    “然后我就对它使用‘ Gatekeeper ’,如果魔法本体(魔法式)像是平时那样,潜在意识里不出现的话,对于没有精神干涉魔法天赋的我来说是不能干涉到的。但是在誓约的魔法式浮现出意识表层的时候我就可以分解掉。”

    “好的,交给哥哥你了。”

    深雪看着坐在正对面的达也点了下头然后跪了起来。

    将手搭在达也的双肩上撑住身体,在达也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一瞬间想子光迸发出来了。

    在狂风乱吹的想子暴风里,深雪放松了手,达也紧紧抱住了深雪的身体。

    隔着白小袖也能感觉到深雪的身体的柔软以及温暖。

    但是他就这样感受着深雪一动不动的。

    将喘着粗气的深雪紧紧地抱在怀里,达也将“眼”看向深雪的体内。达也集中意识。

    本来达也的“眼”是无法观测到精神领域的。

    达也强忍着因过度集中给精神带来的火烧般的痛苦,

    将“眼”锁定在他本来“看”不到的东西上。

    虽然“看”不到精神,但是想子情报体——魔法是可以“看”到的。

    达也潜入深雪的深层意识,寻找着不属于深雪自己的魔法式,最后终于给达也找到了。

    达也用精灵之眼锁定了誓约的魔法式。

    达也发动了“ Gatekeeper ”。

    达也的这个魔法是将魔法师的“ Gate ”——是以从无意识领域输出魔法式的出口为目标的术式解散。

    术式解散是可以直接分解想子情报体,可以说是魔法的天敌。

    即使是作用在精神上的魔法,最终构成它的本体(魔法式)的并不是灵子情报体,而是想子情报体,都无法与术式解散术式对峙。本能性地要求誓约执行而浮出意识表层的誓约本体被达也的魔法分解了。

    就这样,达也获得自由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