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九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孤立篇 第九章

    星期天的早上。

    如之前约定好的,克人开着自己的车去七草邸迎接真由美了。

    克人开着的车十分雄伟。无论是尺寸还是动力还是坚固性方面都非常雄伟。

    真由美愣着眼看着这台感觉可以就这样直接冲进中亚的战乱地带的车。

    “十文字君,你这台车,是从国防部买来的吗?”

    “只是普通市贩车。”

    事实上这台 SUV 既不是特注车也不是改装车。是特别规格车。将原创车型提高配置的少量生产车型。即使原本的设计是军用车的劣化版车型。也是一台名副其实是普通市贩车。

    才刚到就被(真由美)挂上犯法悬疑的克人,其实他也有疑问想问真由美。

    “比起这个,七草,我可没听说渡边也来啊。”

    感觉上个月也问过同样问题的克人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

    在真由美旁边的摩利用一副“快给我狠狠说说她”的表情不断地点头。

    此时真由美的脸上浮现出了满分的蒙溷过关假笑。

    而真由美的脸上则浮现出让人想喊出“这才是教科书一样的笑容啊”般完美的微笑,想要这样蒙混过去。

    “嘛嘛,没什么不好的。摩利也很在意后辈的事吧。”

    “喂!不要说得好像是我自己提出要一起来的那样!”

    但是,被稍微抵抗一下就回收前言的话,估计不会说这么明显的谎言了。(这句不太懂,所以直译)

    “摩利你又在害羞了。”

    “我说你啊……。”

    看着在全力装猫的真由美,摩利无奈地说不出话来了。

    “比起这个,我们出发吧!时间有限。”趁着空隙真由美强硬地推动了事态的发展。

    “也对。”

    今天除了即将要做的事之外就没有其他预定。但是再这里继续纠结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这么想着的克人坐回驾驶座去了。

    真由美带着胜利的表情钻进后排车座去了,摩利则带着无奈地脸紧接着上车了。

    ◇ ◇ ◇

    就这样意气洋洋地出发前往伊豆的真由美,到达目的地之后,这份高昂情绪激剧下降。

    “我拒绝。”,说出这句话的是达也。

    这句话是对着别墅的会客室坐在达也正面的克人说的。

    达也的旁边坐着深雪,用着无法看透内心在想什么的表情看着坐在克人隔壁的真由美。

    从刚才开始真由美就一直受到深雪视线的气压,就只能勉强地抿嘴笑一笑。

    “为什么?”

    虽然克人那有威严的声音是对着达也说的,但是真由美也不由之主地差点站起来了。

    身临如此重压之下,不仅是达也,就连深雪也完全没有动摇。

    “倒是我想请教一下,十文字前辈为什么认为我必须要参加宇宙资源开发计划呢?”

    达也拒绝了克人的请求。那是希望达也参加 USNA 的资源开发计划的请求。

    “司波,我在两年前有跟你说过吧,你应该要成为十师族。”

    “是的,我记得。”

    “十师族是九岛老师所创立的让这个国家魔法师能够互帮互助的系统的一个环节。”

    “与其说是一个环节还不如说是相互扶助系统的管理者比较合适吧……。这个我能够理解。”

    “我认为拥有强大能力的人,拥有优秀能力的人,应该要负起与其能力相应的责任。”

    达也并没有附和,等待着克人下一句发言。

    “魔法师中的一大部分人,都没有多大的力量。仅仅是从暴力方面来看,只要练过武术或格斗技的一般市民都打不过的魔法师就占了一大部分。”

    “我想这只是程度问题,而且就算是魔法师,我认为只要不是就职于军队或者警察的人也是一般市民。”

    “这明显就是诡辩……。”

    夹着克人坐在真由美反对侧的摩利无语地吐露出心声。

    但是达也无视了摩利的主张。克人也没有太在意。

    “但是无法使用魔法的人把魔法师当成另外一个种族的人来看,这现象不仅是这个国家,世界各国各地明显都是同样的状况。”

    “我想肯定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这个话题现在还是暂时放一边先吧。”

    达也用眼神示意克人继续说下去。

    “魔法师是另外一个种族的人的想法,我是完全没有赞同的意思,但是也不能无视魔法师在人类总数中还是只占少数的这个事实。魔法师之间就必须相互帮助才行,从这个意义上看,我觉得九岛老师创立的这个十师族制度是正确的。”

    “如果说魔法师之间的互帮互助不会被扯到对无法使用魔法者的蔑视以及排斥的话我也觉得这个制度是正确的。”

    “……你的意思是说魔法师会自认为是优劣种看不起无法使用魔法的人的意思吗?”

    “想多了吧。”在克人旁边的摩利传来疑问。

    “长远地来看,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次达也没有无视摩利了。

    “司波,你应该要成为十师族,像同胞伸出援助之手的。”

    克人同时无视了摩利的提问以及达也的回复了。

    “十文字家的当主大人,不好意思,达也大人他可是四叶家当主的亲戚哦?”

    今天深雪终于张口插了一句。

    另外昨晚在那之后,深雪跟达也商量过了,深雪决定以后对外都统一称呼达也为“婚约者” “达也大人”。

    “这个我知道,四叶家的次期当家阁下。但是我认为十师族是一份职务并不是指血统。”

    克人看向深雪的视线转回到达也身上。

    “强力的魔法师就应该要帮助弱的魔法师,在现在的社会舆论里,魔法师被逼的越来越紧了,到现在已经发展成公然地开始说些有魔法师的存在才会发生战争这种无凭无据的诽谤了。”

    在这里克人暂停了一下,观察达也的反应。

    看到达也完全没有表情变化之后,他又继续说下去了。

    “那个战术级魔法,我并没打算要指责你,完全是疯狗乱咬人。”

    那个战术级魔法,指的是中亚武装分子少女使用的空中能动战机的事。

    虽然这件事导致九校战中止,在魔法科高中生里掀起大浪,但是达也打从开始就没对此觉得有半点罪恶感,所以听到也完全没有反应。

    “但是这次如果你参加宇宙资源开发计划的话,那样就可以大力宣传说魔法并不是只能用于战争。新苏联已经发表声明会参加计划了,现在日本对魔法的和平利用计划再迟迟不回复的话,再这样下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就会越来越大。不能再让恶化国内魔法师受到诽谤中伤的情况了。必须要作出有效的对策。”

    “十文字様所担心的事态我能够理解,但是为什么要是达也大人呢?魔法大学里面也应该有世界权威级的老师在吧?”

    面对深雪的指摘,克人无法即答。

    深雪的言下之意,不要把国家的问题都压在一个高中生身上。这一点正论克人也清楚。

    但是作为十师族当家的使命感促使他要回复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啊,深雪,”

    但是,彷佛要制止十文字开口那样,真由美抢先开口了。

    想着不能再让克人一个人承担那么多了,想到至少深雪由自己来对付的结果就开口了。

    “那是因为达也君就是爱德华·克拉克点名的托拉斯·西尔弗。”

    “什么?!”听到真由美的话后反应最大的是摩利。

    深雪就只是稍微皱起了眉头而已。而达也的话还是完全没有表情变化。

    “假设……”

    深雪澹澹地说出反论了。

    “假设达也大人真的是托拉斯·西尔弗,那又怎样了呢?”

    “呃……?”

    出自深雪口中意想不到的话,真由美听呆了。

    “假设达也大人真的是托拉斯·西尔弗,但他是未成年高中生的事实还是没有改变。”

    深雪的这句话把真由美逼进沉默了。

    “话虽如此,四叶家也不打算承认达也大人就是托拉斯·西尔弗。”深雪再追加了一句。

    言下之意暗示着如果你们擅自决定托拉斯·西尔弗的真实身份就是达也的话,有可能会发展成跟四叶家全面对决的局势。

    深雪有同时与七草家和十文字家为敌的觉悟。

    而真由美却没有拉下七草家与四叶家全面抗争的扳机的觉悟。

    这就是此时此刻两人的不同点。

    “司波。”

    打破僵局的是克人的声音。

    “说到底,你都是不肯参加开发计划对吧?”

    “不会接受,那个计划有背后阴谋的。”

    “你说会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可以迫使这个国家的魔法师都陷入困境呢?”

    “你要那样理解的话也没关系。”

    达也与克人对视着,擦出火花了。

    “我知道了,虽然我也不想采取这样的手段,可是没办法了。”

    克人站起来了“司波,出去外面。”

    达也站起来目不转眼地看着克人的眼。

    “十文字克人,你是认真的吗?”

    强忍着悲鸣的人到底是真由美还是摩利?

    空气中开始散发着冷气。

    但是发生源并不是深雪,而是达也身上散发出的钢铁般的冷气。

    “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非常勉强的了,不允许你拒绝。”

    咬牙切齿地发出呻吟的人到底是深雪还是水波?

    克人的身上散发着彷如将地球重力增加数倍的重压出来。

    “好吧。”

    达也将前辈,后辈之间的礼节完全抛于脑后。

    “ Pixie ,把我的 CAD 拿来。”

    “了解,主人。”

    听到达也的命令后, Pixie 拿着 CAD 箱子走过来了。

    “我先过去了。”克人背对着达也开始走出去了,完全不担心会从背后收到袭击。

    水波慌张地跑去打开玄关的门。

    “七草前辈,渡边前辈,”达也的语气稍微柔软点了。

    两人终于从动惮不得的状态下解放出来了。

    “两位也需要准备的吧,请先过去吧。”

    “我们帮助十文字君也没关系吗?”

    “事到如今说这个?”

    真由美的疑问,达也冷漠地回复了。

    “看来你很有信心,到时不要后悔哦?”

    “不管最后是怎样的结果,我都不会后悔的哦。”

    摩利说的带有恶意的话,达也的态度也没有改变。

    “…………摩利,我们走吧。”真由美站起来催促摩利一起离开了。

    “哦哦……达也君,不要忘记你自己刚才说的话。”

    摩利留下这挑衅的话后,跟着真由美一起去追克人了。

    克人他们 3 人在 SUV 前面等着达也。达也带着深雪和水波从别墅出来了。

    达也走到克人身边后还是直接往前走。

    “跟着来,这里打的话会波及到别墅。”在擦身而过的一刻达也对克人说。

    在深雪和水波也走过身边之后,过了一会克人也跟着在后面了。

    真由美和摩利匆忙地跟上克人的步伐。

    ◇ ◇ ◇

    有人藏在树荫中暗中注意着达也和克人的动向。

    那个男人远远地跟在摩利后面确认着行踪,把手表靠近了嘴边。

    “这里是‘老鼠’。司波达也从别墅里出来了。好像要去上了锁的高尔夫球场。”

    那个手表,表带的一部分是通信机的麦克风。

    “‘野猪’,了解。停止监视,和本队会合。”

    通过假眼镜的镜腿而进行的骨传导通话器收到了通信对方的回答。

    “不去确认目的地可以吗?”

    “封闭高尔夫球场那边有细‘细胞’,岔路那里有‘鸡’在监视,没必要冒险跟踪。”

    “‘老鼠’,了解。”

    使用‘老鼠’作为代号的男性,是陆军情报部特务科所属的谍报员。

    今天预定要袭击达也的部队,以远山司所属的防谍科为主体构成,为了网址在山中迷失了达也的踪迹而由特务科派出监视员。‘老鼠’在前几天,犯了盗摄到访达也住处【少女】的数据被损坏的错误。那件事被判定为机械故障,‘老鼠’本人并没有被追责。但对于在这个世界上【苟活】了十年以上的‘老鼠’来说,是很不愿意的一件事。

    如果可以得到与司波达也接触的【少女清晰的】画像带回去,或者相似的照片数据的活,就可以无视变装以骨骼结构判断了。事实上,那种没有女人味的像植物般的少女的真面目至今没有确定。

    今天的任务,对于‘老鼠’来说可谓是雪耻战。知道确认目的地为止想要继续跟踪是他的真实想法。

    但是,既然被命令了就没办法了。

    就按他所说的,为了和本队会合而离开了那里。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头顶上看着他的事物。

    ◇ ◇ ◇

    伊豆半岛里有几个在前回大战中被征借作为对空战阵地的高尔夫球场。在大战终结之后这些土地都应该返还给原来的地主了。但是有些营运公司把重新整改的成本和预想收益做比较之后,

    有的选择拒绝接收的球场。然后这些没人要的高尔夫球场就被国家征收成为国有土地,当时候就只是把对空兵器全部回收了,场地还是那样放置着。

    达也把克人带到了其中一个被放置的高尔夫球场上。

    “在这里的话就不用担心房屋受到波及了。”达也站住脚步转身对克人说。

    “在这么宽敞的地方没问题吗?”

    克人的疑问包含着“在这么宽敞的地方做战场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的挑衅。

    “十文字阁下是想要战败时的借口吗?”

    虽然达也回应别人的挑衅是家常便饭,这次的挑衅似乎有点效果。

    “……好吧,司波,第一回攻击让给你。”

    说完之后,克人的魔法防壁就展开了,两人的战斗即将爆发。

    克人的话中带着“有本事破解我防御的就尽管来吧”的挑衅。

    相对的,达也认为已经没有必要再斗嘴了。

    这种场合可能这样的表现不太正确,就像魔法那样,达也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握着手枪型的 CAD 了。

    达也把银簇定制版·三尖戟对着克人。

    在克人的周围炸开了激烈的闪光。

    这是肉眼无法捕捉到的光,但是在场的全员都是优秀的魔法师。

    所有人都能认识到这是想子光爆发的现象。闪光的发生总共 18 回。这就是达也的攻击次数。

    达也的攻击并没有一次是能够触碰到克人。

    “领域干涉,情报强化,想子墙吗?”

    “能看破了真不错。虽然这么说,但仅仅看破了是打不倒我的。”

    达也的台词是想让克人动摇,可是这个意图被简单识破了。达也再次使用分解魔法。

    想子墙,如名字一样是用魔法将高密度的想子集中起来建在自己身边周围的墙。

    可以看成是术式解体的防墙版魔法,但是这个跟十三束的先天性防御不一样,在想子集中起来的阶段就产生了构造。所以达也的魔法能够分解。但是在分解想子墙了之后,强力的领域干涉形成的防壁跑出来了。

    把领域干涉分解掉之后,接下来又是情报强化的盾立在那里。把它分解掉后紧接着又是想子墙,情报强化,领域干涉。情报强化,想子墙,想子墙,领域干涉,情报强化…………

    如上的 3 种魔法防壁接二连三地展开。而且不是同时展开,不能一次性分解。

    因为没有规则性,所以也不能事先准备好复数的分解魔法一次性解决。

    如果是同一种魔法同时展开的话,达也能够将这同时展开的魔法当做同一个现象去处理。也就是说可以一次性分解。这不仅限是魔法式,想子情报体,如果是构造简单的物体然后性质是一样的话,都可以将它们当做是一个集合体,达也的魔法可以以一个集合体为目标使用分解魔法。

    但是克人的魔法障壁,以已展开防壁的崩坏为扳机接二连三地展开。即使是达也,还不能分解还没展开的防壁。如果知道即将要会使用什么的话,可以在生成结构的阶段就破坏掉。但是每次构造收到破坏后又再生成的话,达也也用同等的速度继续下去的话迟早分解会赶不上。(直译)

    虽然已经是心里有数的事,但是自己的魔法对防御型的连壁方阵,压倒性的不利。达也也重新认识到这个事实。

    防壁的崩坏伴随的想子闪光消失了。

    为了尽快打破僵局的达也暂时停止攻击。下一刻二次元的墙壁朝着达也推过来了。

    物质不透过的墙壁是不间断地推压,将目标压扁的魔法。

    攻击型的连壁方阵。这已经是发动完成的魔法。

    已经存在的东西,既然已经存在着的话,没有达也不能分解的魔术式。

    达也一口气把厚达二十四层的魔法防壁给分解掉了。

    “噢……。?”克人深表感叹,咪咪嘴笑了。

    但是克人也理解自己的攻击型连壁方阵对达也的魔法来说是致命性的不利的对方手段,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动摇。

    克人弯下了腰。

    达也的精灵之眼捕捉到克人的魔法验算领域中四散着强烈的想子光。

    魔法演算领域的过剩活性化。上个月一条家当主,一条刚毅陷入超负荷的前兆。

    也是曾经夺走四叶家前当家,四叶元造性命的过度使用魔法超负荷的前兆。

    “要来了——!”达也摆好架势准备迎击。

    克人的巨体飞过来了。

    加上对抗魔法的防壁,将对物防壁展开成球状的克人,将自己当做是炮弹那样射出去了。

    达也伸出了左手,从手掌心上射出高压的想子流。

    术式解体。

    包围着克人的对物防壁消失了,并穿过领域干涉消除掉移动魔法。

    但是,在克人还未落地的短暂时间内,移动魔法和对物防壁又复活了。

    不,应该是说重新发动了。克人正在继续向这边靠近。

    在发生相撞的前一刻,达也成功把对物防壁成功破坏掉了 —— 但是移动魔法却来不及破坏。

    达也用肩膀接下了客人的撞击。

    “达也大人!”情不自禁地发出声音来的水波并不是深雪。

    达也的身体被撞很远后,掉落在长满杂草的地面上。深雪拉紧了嘴唇看着达也。

    达也在自己滚动的同时用闪忆演算发动的移动魔法来拉开与克人之间的距离。

    克人并没有展开追击。就彷如在说并不是为了胜利,而是想要让达也屈服为目的那样的表情。

    “连硬化魔法都用上了吗?”达也站起来后说道。

    撞上自己的部位是克人发动硬化魔法造成的西装的肩膀部分。在被撞飞之后达也发现了。

    “没有理由不用吧?”

    克人再次发动过剩活性化想子光。与魔法演算领域的超负荷相关联的过剩活性化。

    达也知道,那是克人自发性引起的现象。十文字家的王牌“ Over Clock ”。

    将自己的魔法演算领域的活动提升到潜能极限以上,暂时性地增福魔法力的技术。

    这是要以魔法师寿命为代价来获取胜利的技术。

    被烙在决不能退败的“首都最终防壁”一族身上的诅咒。

    上一代十文字当家,十文字和树就是过度使用“ Over Clock ”导致不能再使用魔法。

    克人也亲眼目睹了。即使如此,现在还是要使用这个来企图打败达也。

    达也将擦着地面冲过来的克人的对物防壁分解掉,然后往旁边跨步避开了克人的撞击。

    但是在擦过的一瞬间,对物防壁包围着克人急速膨胀。

    达也再次被弹飞了。克人来到滚落到地面上的达也的身边,克人准备踩下去的右脚,在鞋底贴着与鞋底一样形状的对物防壁。

    达也勉强躲过了克人的踩踏。

    但是克人的拳头对着单膝跪着准备要站起来的达也挥过去了。

    克人在至近距离下对达也使用了攻击型连壁方阵。达也成功分解掉了。

    但是紧接下来挥过来的拳头包围着对物防壁和领域干涉。

    领域干涉是妨碍术者意外的魔法发动。用来挡住拳头的手臂,歪向不自然的方向了。

    在迎击拳头的同时往后退减少拳头冲击力的达也,在双脚落地的时候,手臂的骨折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还原了。

    但是刚着地的一瞬间,因为才刚跳跃着地来,重心还站不稳。

    如果有零点几秒的时间间隙的话或许可以回避成功。

    但是就连那一瞬间的时间克人都没有给予达也。

    克人的撞击再次锁定上达也,达也的身体被撞飞到 10 米远的地方。

    如果只是被乘用车撞到的话可能还不会撞飞到那么远。

    现在达也受到的冲击就像被大型货柜撞了的那样。

    达也趴在地面上,地面上到处都是他喷出来的血。内脏肯定是受到严重的损伤了。

    “达也君!”发出悲鸣的事敌军的真由美。

    深雪只是左右手紧紧握在胸口前,目不转睛地无言地注视着达也。

    接下来克人向达也伸出了右手。

    “喂,停下来!”克人无视摩利的叫喊,朝着趴在地上的达也使出攻击型的连壁方阵。

    连装甲车也能情义压扁的二次元防壁朝着达也使出。

    但是厚达三十二层的防壁,在接触达也的前一刻被消除了。

    “什么……。?”没想到达也还留有反抗力的克人意外地说出声来。

    达也的手臂动了。双手撑着地面,撑起了上半身。然后慢慢地站起来了。

    不仅是嘴角的血痕还是溅在杂草上的血痕,都消失掉了。

    “司波,这就是你的‘再生’吗……?”就连克人也无法掩盖惊讶。

    但是他下一刻就立刻转换心情,再次展开防御型的连壁方阵。

    达也什么话都没说,脸上的表情没有带有任何的情感,彻底缺少了人间味(人性?)。

    达也对着克人伸出了左手,这只手现在握着手枪型的 CAD 。

    但是跟达也放送下垂着的右手拿着的 CAD 的形状有点不一样。

    CAD 的前端,在枪口上装着类似桩的物体。 15 厘米左右的,金属制的桩。

    可能是预感到将会发生点什么事,克人犹豫前进方向了,他想往隔壁跳改变方向。

    但是达也扣下扳机的速度比较快。

    现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能视认的人一个都没有。

    但是只是知道使用过魔法了。

    “呜…………。”克人双膝跪地了。

    “十文字君?!”

    “十文字!”

    真由美和摩利发出了悲鸣。

    克人用右手按着的左手,手肘部分开始就已经碳化了,从手肘以下的部分掉落在地面上。

    “你做了……什么?”即使知道达也不会回复自己问题,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质问了。

    到底是什么贯穿了他的防壁,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疑问。

    “中子射线。”

    但是与克人预想的不一样,达也竟然回复他了。

    “将枪头部分分解成电子,质子,中子,让质子吸收电子之后发射出中子射线的对人魔法。”

    “竟然是中子炮……这是国际魔法协会禁止使用的放射能污染兵器啊!”

    克人忍痛咬紧压根指责达也。

    “不会引起放射线污染的,因为不会留下放射线残留物质,只是留下攻击了的事实。

    攻击时使用的中子全部都复原了。”

    “再生吗?…………”

    “没错。”

    达也再次将重子枪对准克人。这次是瞄准了克人的心脏。

    “十文字阁下,请投降。”

    “!……。”

    “你的连壁方阵是无法防御我的重子枪的,这点你应该清楚知道。”

    达也特意说明重子枪的原理也是为了要劝告克人投降。

    “十文字君!”

    真由美开始操作起 CAD 了,但是启动式在输出途中被冻结了。

    “是深雪吗?!”真由美用尖锐的眼神瞪着深雪。

    “对抗魔法,‘术式冻结’。七草前辈,你无法使用 CAD 了哟。”

    深雪用让人感到慈爱的温和的表情,澹澹地宣言道。

    “既然如此!”

    对于现在的魔法师来说, CAD 是必需品,但是并不是发动魔法师必须的东西。

    说到底,现代魔法是只要想一下就可以扭曲现实的超能力发展过来的。

    拥有高能力的魔法师,只要是用惯的擅长魔法的话,可以不需 CAD 就能发动魔法。

    但是到成功发动为止需要浪费长时间,而且在魔法演算领域里的构筑也是需要下自我暗示才能进行。

    “ set: 热量减少,密度操作,相转移,凝结,能量形态变换·加速·升华 :

    申请!事象改变实行!魔法名‘干雹流星’!”

    (ドライミーディア就是横滨篇打败吕刚虎的那一招。)

    这是现代魔法流的咒文。虽然溷杂着日语跟英语,但是语种对效果没有影响。

    如果能明确地将概念言语化后完成自身输入的话,也没有必要出声。(直译)

    但是在敌人面前要使用魔法的话就需要这么多工序。就等于,在同个时候将自己暴露在敌人攻击范围内。

    现代魔法就是舍弃咒文,选择使用 CAD 的就是避免这种情况才发展起来的。

    但是在真由美咏唱咒文的时候,深雪没有攻击。因为没有那个需要。

    真由美的‘干雹流星’发动失败。

    “领域干涉…………这到底是多强的干涉力…………。”

    “不会让你插手的,我不会让你阻扰达也大人的。”面对呻吟的真由美,深雪宣言道。

    摩利无言地蹬地。在她手上握着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匕首。

    既然不能使用魔法的话,那就使用物理的武器使深雪无力化就好。

    这个想法是正确的,如果深雪只是一个人的话。如果水波只是表里如一的少女的话。

    在摩利的面前,水波站出来了。拿着手枪对着摩利。

    “渡辺大人,请收起你的武器。”

    即使在这种紧迫的情况下,水波的言辞用语还是非常有礼貌。

    “呜!”摩利咬紧了压根。

    对魔法师来说枪是威胁,更何况现在是在深雪的领域干涉下无法使用魔法的状态下。

    好卑鄙,但是摩利没有说出来。只能怪自己只拿了匕首,而这位后辈少女藏着枪了。

    自己太天真了。但是摩利自身的矜持不允许就这样退下。

    “十文字!不要理这里面有什么机关,终究只是中子射线,你的中子防壁应该是能防下的!”

    相反地朝着克人发出“不要放弃”的声援。

    “非常不巧的是,中子防壁是无法防御我的中子射线的。”

    “你在说什么?!”

    摩利继续说下去。

    “那是吓唬人的,十文字君!中子防壁是完成了的技术,能够完全防御中子射线的!”真由美喊道。

    “正是如此才会防御不了。”面对真由美的反论,达也给出了迷之回复。

    不,这里应该说是“对着真由美和摩利的回复”比较合适。

    因为克人已经理解到达也说的意思……

    中子射线的贯穿力非常高。物质的特性会直接反应在情报上面,所以在中子的情报体里面会保留着贯穿力高的特性。魔法是通过情报来干涉事象的技术。

    情报记载着贯穿力高的中子射线想要用魔法来防御的话是很困难的。被定义为“难以隔绝”。(直译)

    现代魔法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是以防御核分裂带来的灾害为第一目标。

    中子射线的隔绝是现代魔法无法避开的必须解决的课题。

    当时很多研究资源都注力研究中子射线的隔绝方法。

    结果所产生出来的就是中子防壁。仅为了隔绝中子射线而完成的魔法。

    魔法师在隔绝中子射线的时候无法使用中子防壁之外的魔法。

    这是唯一一个完成了的能隔绝中子射线的魔法。

    既然已经有已完成的魔法了,所以也没有魔法研究者去摸索其他的术式。更何况没有用其他术式能够成功隔绝中子射线的实例。

    这对于十文字家的魔法师也是一样的。

    在连壁方阵中包含的多种多样的魔法防壁中,唯一能够隔绝中子射线的就只有中子防壁一个。

    所以,如果事先知道使用的术式的话,没有达也不能分解的魔法。

    重子枪包含了将枪头变换成中子射线的工序,将枪头再构成的工序,还有另外一个,将中子射线分解的工序。

    例如用领域干涉防御也是同样的。将领域干涉无效化的同时,中子射线也会被分解。然后在那一瞬间里中子射线射到了目标。

    刚才的克人并不是没有展开中子防壁。连壁方阵是“无论是什么攻击都能防御下来”的魔法防御。高速质量体、液体散布、气体浸透、音波、电磁波、重力波、想子波等的防御加上中子射线的防壁。

    而达也的中子枪贯穿了这个防壁。

    就算再试多几次都是同样的结果,达也和克人都非常清楚。

    “我输了。”

    “十文字君?! ”

    “十文字?! ”

    听着真由美和摩利的悲鸣,克人站起来并为了示意自己投降举起了仅剩的右手。

    ◇ ◇ ◇

    有着“细胞”这样的代号的情报部员用双筒望远镜监视着两人的激斗,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对于两人激斗的结果,情报部预测会是克人胜利。在这个基础上,讨论捕捉败北而变弱的达也。

    他慌忙打开通信机。这是为了等待时间里防止电波被探测而被关闭电源的机器。作为以现在的眼光看有点古风的道具,特意拿出纯粹的双筒望远镜,是为了以防万一(使用魔法)监视被察觉到而特意准备的。

    即使打开了通信机,也不需要特意做些额外的动作

    来使声音传送过去。只是把提前设定好的信号发出去就是了。

    回信马上就来了。

    强行进攻。

    他的心情,其实是想撤退。他并不是一名魔法师,但看了刚才的战斗,士气已经完全萎靡不振了。

    那不是我们这群人能出手的程度。他这样想着。

    “细胞”是特务科所属的。即使是同样所属于情报部,也不能完全信赖防谍科或者十山家的魔法。

    连十师族都不是的十山家的魔法,会对【那个】四叶的魔法师起作用什么的,他并不这么认为。

    可是,命令就是命令。“细胞”为了和本队会合而半弯着腰站起来。

    被那个【怪物】瞄准袭击的话恐怕真的会没命,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他慎重地向后退,知道达也他们的身影被树木遮挡住以后才直起腰转过身。

    那个瞬间,他的眼中被颜色的洪水侵没了。像是要测试人类的视觉一样,携带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光的粒子完全塞满了视野并来回跳动着。

    他的意识,像是为了逃避那疯狂跃动的光一样,坠入了黑暗中。

    ◇ ◇ ◇

    达也走向克人。

    克人的左臂因为达也的“再生”而复原了。

    “司波,你要我做什么?”克人问投降的条件。

    “就这样空手而归,不要再找我说同样的话题。”

    达也的条件就只有这个。

    “……。这样啊。”

    克人认为这个条件正当,身为败者的自己不能提出异议。

    “司波,刚才我就说过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不能犹豫的地步了。”

    就这句话无论如何都想跟达也说。

    “魔法协会就算明知会得罪四叶家,估计也会公布你是托拉斯·西尔弗的事实的吧。真的变成那样的话,社会舆论就要强烈要求你参加资源开发计划。”

    达也什么都没有说,也理解克人说的这番话不是找他说同样的话题。

    “如果那样还是拒绝参加计划的话,在日本魔法界,不,在这个国家就会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到时候肯定连四叶阁下也包庇不要你。”

    “即使会变成那样,我还是不能参加宇宙资源开发计划。”达也的声音没有半点迷茫。

    “为什么?!”真由美打从心里无法理解似的呐喊。

    “为什么那么坚持拒绝?!美国那边也不是说要把你当做实验体或者是让你无偿劳动啊 !某个意义上说达也君是作为日本代表去参加国际性项目。宇宙资源开发计划本身也是为了解决未来人类面前的难题才存在的!这并不是即使被全日本孤立也要拒绝的要求啊!”

    “和平利用魔法所带来的利益是魔法师自身享受才对的。”

    达也用对着克人说话时的语气回答真由美的话。

    这强硬的语气使真由美畏缩了。

    “……什么意思?”代替无法出出声的真由美,摩利问达也。

    “宇宙资源开发是另有阴谋的。”

    “什么?”

    “改造金星的环境只是表面的目的,背面还有放逐会阻碍到自己的魔法师的目的。”

    “怎么回事?达也君?你到底在说什么?”真由美一脸疑惑地问。

    “宇宙资源开发计划,我就越来越确信这个项目是为了达成背后阴谋的项目。”

    “说明一下。”

    达也回应了克人的要求。

    “这个计划在实行阶段的时候必须要配置多数的魔法师在金星卫心轨道、小卫星带、木星上空、木星的卫星上。考虑到现在的宇宙飞行技术,一旦参加了这个项目的话,就长时间不能返回地球。就算有代替的人选可以暂时回到地球,但是等到康训练完了后又必须回到宇宙。”

    “在怎么说这也……。”

    “能够满足实施这个计划的魔法师,他们要求的人数却是如此的少。”

    真由美的反论,达也用一句话顶回去了。

    “被投入到计划实现阶段的魔法师,成为了人类未来的祭品。魔法师作为道具利用的结构,将魔法师作为兵器被用尽使尽的现状还是不会变。”

    ◇ ◇ ◇

    接收了监视达也和克人的战斗的特务科员传来的报告,情报部的达也捕捉部队出击了。

    那之中也溷着远山司。她虽然对于克人的败北受到了冲击,但没有表现在脸上。

    司的直觉,是应该中止作战直接撤退。

    但这次的作战,是由情报部副部长指示决定的。她没有终止作战的权限。

    (虽然克人也不太可能失去战斗力……七草家的大小姐也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也会协力的吧。)

    司以这样放弃的语气欺骗着自己,与其他的袭击人员一起前进着。

    作为目标的达也的所在地是封闭的高尔夫球场。

    司他们并不是经由道路,而是从包围着球场的山的阴影中逐渐接近中。

    终于,只要越过这里就可以视认目标。在哪个瞬间,战斗就开始了。

    这样想着,在他们踏入有着苍翠茂密树林的山坡的瞬间。

    情报部员的眼前,出现了溷沌颜色的洪水。

    稍微瞥一眼,那是不断变化明暗的光粒,描绘着让人类强行睡眠的色彩模式。

    袭击队的半数队员失去了意识。剩下的那一半,由于司偷偷设置的个人魔法障壁挡住了光魔法,而勉强躲开了光线洪流。

    以任命为这次袭击的指挥的少尉重新调整姿态连续呼喊着。可是,袭击队伍第一小队三十人里还健在的不到二十人。在三个分队长里面,还站着的只有一人。指挥系统的崩坏使部队陷入了溷乱。

    她就看准了这个间隙进行了袭击。

    突然,从斜坡上杀出了一个小巧的人影。

    不,小巧只是错觉。

    那是一位按女性平均身高来看差不多的少女。

    短时间内少女就冲到先头士兵的地方,没有被树木的枝叶妨碍到,瞬间拔出了反射着银光的物品快速挥下。

    那是,刀。

    刀身与司设置的个人屏障激烈碰撞而停下了。

    可是,本应沐浴在斩击里的士兵,一个个的都倒下了。

    (刚才的催眠魔法!)

    配合着屏障切换为对物防御的时间点,将半数部队催眠的光魔法袭击了己方士兵。

    明明被彻底打败了,但司并没有擅自行动。

    可是作为指挥官的少尉没想的那么仔细。相反,并没有忧郁。

    “发射!”

    跟随着少尉的命令,突击步枪的枪口朝向少女。

    可是在子弹发射之前,身材壮实的男性就作为少女的掩护站了出来。

    枪声响了起来。

    大部分子弹都命中男性的身体。

    可是,男性没有倒下。

    连血也没流。

    子弹在男子面前散开。

    “高速步枪队!”

    少尉的声音近乎悲鸣。抱着对魔法师武器·高速步枪的四人站了出来。

    战场上响起了雷鸣。

    并不是高速步枪的枪声,是真正的打雷。只是声音本身就让空气震动着。

    司的个人屏障也可以应对音波攻击。并没有由于刚才的声音而受到大量伤害的士兵。

    可是。却妨碍了命令。抱着高速步枪人,维持着只是抱着的姿势。

    雷声,并没有只响一次就结束。就像古典绘画中雷神击打的太鼓一样,一次又一次震动着空气,也震动着人的身体。

    由于这点原因,士兵们感到震动着的并不只有空气。

    突然,地面裂开了。

    裂缝向横竖两个方向蔓延着。

    漏出根部的树木接连倒下。

    地裂并没到达很深的地方就停止了,可是对于动摇士兵们已经足够了。

    “撤退!退到树林外面!”

    在少尉发出命令的瞬间,不知为何雷声停止了。

    情报部员再也未作为集团战斗人员的情况并不少。活动的场地大多是城市街道。参与过枪战或者类似场合的,只有一两个,或者说少数几个人。

    正在撤退着的他们,实在说不上是有秩序。

    他们的脚,被下面生长着的草缠住了。他们感觉像是草自己缠上来似的。有几个人由于被绊住的原因摔倒了。

    这种溷乱的状况,司也不能掌握。继续跑着撤退的同时掌握了己方的位置,在旋转的视野中消失的士兵的坐标却跟丢了。

    从认知消失的同时,司设置的个人屏障也消失了。

    在她头顶上,落下了雷光。

    即使是在茂密的森林中也不受拘束。

    雷光并不是空中而来,而是从树木之间射来的。

    如同等待着逃出森林的士兵一样,司的情况只能说比沐浴在雷光之内的同事好上一点。恐怕比上次还惨。

    捕捉用的网弹,在他们的头上炸开。

    接连几发,彷佛不让情报部门任何一个人逃跑一样。

    孤身一人利在树林里的司,看到这幅光景咬着嘴唇。

    她的个人魔法障壁,不论是子弹还是炸弹亦或是毒气都无法通过。可是,被屏障保护着的个体并没有被赋予超人的身体能力。

    连同屏障一起被网捕获的话,不论是逃跑还是抵抗都做不到。这个镇压暴徒用的网弹简直就像自己魔法的天敌,司想都没想到这一点。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少女剑士——艾利卡架着刀这样说着。

    前面被她紧逼着,后面自己逃跑的道路又被堵了,司了解到了这个情况。

    “千叶艾利卡小姐?”

    “嗯,是我呦。”

    艾利卡正面回答了她的问题。

    司准备好的借口没法说出口了。

    “我是国防路军曹长,远山司。”

    “啊,这样啊。”

    无所谓的——艾利卡这样的态度是真心还是演技,司无法看穿。

    “千叶艾利卡小姐,我们是在执行任务中。”

    总之司先无视那朝向自己的刀,以她那三寸之舌辩解着。

    “嗯 ~ 然后呢?”

    “妨碍任务的你犯下的罪行,稍微想想就有暴行、伤害、妨碍公务执行、违反刀枪法,并不只有这些。”

    艾丽卡的眼神离开司,深深叹了口气。

    “你们这些家伙,稍微学习一下啊。”

    艾利卡连一点恐惧的表情都没有。

    “你是说哪方面?”

    “即使是国防军的士兵,在基地或者演习场的外面携带武器也要出示许可呦。你们这些人在许可对象之外的地方无畏的拿着武器乱逛,违反刀枪法的,是你们这些人吧。”

    “……明明只是高中生,知道的真清楚啊。”

    “你们这些人,以前在称之为‘演习’的行动中没有许可的使用了武器对吧?警察可是了解得很清楚啊。”

    “可是你并不是警官吧?”

    “林子之外的那些人可是现役警官呦。然后还有你,知道这种事才这么说的吧?”

    艾利卡用着放弃的声音说着这些话,拿刀的手也放了下来。

    可是她并没有造成间隙。

    她什么动作都没有,实践着“无形之位”。

    “为了处理魔法师犯罪,警察可以寻求民间魔法师协助,这是很有名的特例啊。我们之间是魔法师队友不是吗?”

    司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那个笑容里面,并没有包含感情。

    “总之,乖乖束手就擒。你也不想痛苦吧?”

    艾利卡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司用魔法障壁把自己包裹起来。

    间不容发,司发动了移动魔法。

    对象是,自己自身。

    艾利卡慌乱了,为了躲开想自己飞来的司的身体,向旁边跨了一步,还是很嫩啊。

    响起了清脆的声音,刀被折断了。

    夹在艾利卡的力道和司的魔法障壁之间,刀刃卷了起来最终超过了刀身的承受限度。

    司就维持着那样,向山的深处逃去。

    可是在她前面,站着雷欧。

    司在空中做出肩部冲撞的姿势

    雷欧踏着地面前倾半身迎击着。

    司的障壁,和雷欧的肉体冲撞在了一起。

    雷欧只是轻微动了动,

    司则被弹向后方。并且在此之上,移动魔法的效果也消失了。

    艾利卡用像滑行一般的速度追着司。

    像是没有感到到处露出的树根一样,在崎岖的地面上就像在铺好的公路上一样快速平稳的跑着。

    左右和后方都没办法躲藏。

    司感到了这点。

    她能做的,只有用屏障保护自身。

    如同连续几小时不动似的,如同要和周围的障碍物融为一体那样,司在身体的周围构筑着屏障。

    艾利卡挥下那把折断了的刀。

    那个刀身,不用说司的身体,就连魔法屏障也接触不到。

    艾利卡估计错了断刀的长度,真是不可能的幸运,这是机会。司这样想着。

    艾利卡维持着砍下的姿势继续前进着。

    不,是停下了。

    在司的眼中是这么看到的。她为了向艾利卡的侧方逃去而右脚发力。

    而右腿膝盖则毫无力量的折断了。

    并不只有右脚,左脚也使不上劲。

    司的身体,落入地面之中。

    司以这样的姿态向上看着。

    艾利卡握着的折刀尖端,有着火焰一样的想子刀刃,司在这时终于注意到了这点。

    火焰的刀刃消失了。

    “里之秘剑·切阴。”

    艾利卡小声说着。

    听到了这个声音,司的意识被黑暗吞没了。

    ◇ ◇ ◇

    “——将魔法师作为道具利用的构造,将魔法师的一生当作兵器用尽使尽的现状,都不会改变,我是不认同这样的事的。”

    达也的宣言,压倒了克人,真由美和摩利。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达也是抱着很大的觉悟来拒绝宇宙资源开发计划的。

    “但是!”

    知道了达也的觉悟,理解他的信念,正因为如此真由美不由得发出心中所想。

    带泪呐喊道“即使达也君的推理是正确的!但是这么做最终无地可容的是达也君你啊!最终因被孤立感到痛苦的最后还是你啊!”

    真由美心里在呐喊着,不能牺牲达也。

    即使是欺骗美国,日本,全世界的人,这个时候还是假装服从他们才是最好的办法。

    在真由美准备说出来的时候,在丛林那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真由美的话。

    “我们不会孤立达也的。”

    在无秩序地长满树的山头上里走过来了 4 位认识的少年少女。

    艾莉卡,雷欧,干比古,穂香。虽然没有一起过来,但是美月跟雫也肯定一起来到附近的。

    “因为有我们在嘛。”

    雷欧的肩膀上扛着一位女性,当看清楚那是谁之后,克人皱起眉头了。

    “这位是十文字前辈的熟人吧?可以拜托你带走吗?”

    雷欧丝毫不觉畏惧地站在克人面前将十山放地上了。

    “我,我们不会让达也桑受到孤立的。”

    穂香现在是紧张或者是说无法隐藏自己的恐惧的表情,但是还是坚强地把话说道到最后了。

    最后是干比古,正视着克人双眼开口说。

    “我们是达也的友人。不,不只是这样。达也对我有怎么都还不清的恩。所以就算达也成为犯罪者,我们也绝对不会抛弃,我不会让达也受到孤立的。”

    “喂喂,干比古,这个跟恩没关系吧?我们都是好基友,还需要其他理由吗?”

    雷欧勾住了干比古的脖子说。干比古苦笑着回复“也对。”

    克人扛起被雷欧放在地上的十山转身对达也说

    “司波,你拥有一群好同伴,有点羡慕你。”然后就背对着达也往自己的车走去。

    “十文字君!等下!”真由美连忙追上克人。

    “输了呀。”(やれやれ、负けたよ)

    摩利对着达也耸了下肩膀随后跟着真由美走了。

    然后达也一脸无奈的表情看着突然出现的友人们。

    全员脸上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艾莉卡虽然背对着这边,但是她并没有隐藏自己的笑容。

    达也转头看向深雪。深雪用手指擦掉涌出眼眶的泪水。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