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七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ESCAPE篇 上 第七章

    在星期三的放学后,十三束钢前往了学生会。如果是身为部活联会长的五十岚鹰辅的话这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但十三束的来访实在是史无前例。

    『达也大人下次会在什么时候来学校吗?很不巧我没有听说过』

    对着十三束那达也何时会再上学的询问,深雪遗憾地回答。答案并不是谎言,而表情也不是装出来的。

    达也没有上学是因为想暂时观察一下记者会后舆论的变化——根据状况而决定,所以达也自己也没有打算过『什么时候』再次开始上学。

    然后深雪对于达也无法自由地上学这件事抱有的不满正在不断增加。

    『那么……可以请你告诉我司波他现在在哪里吗』

    十三束没有隐藏失望,继续发问下去。

    『你是有什么要件找达也大人吗?』

    深雪用惊讶的声音反问,尽管不是她也好,均已经察觉到十三束的样子不对劲。

    他的态度没有一丝从容。

    只顾及自己的发言方式也不像是十三束。

    『啊,不好意思』

    但他还没有去到察觉不到自己让深雪感到不快的地步。

    『那个……我是有些事,想跟司波谈』

    『事情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传达』

    十三束彷徨地张望了一下。虽然他犹豫了一下,但没有多久就正面看向深雪。

    『我的母亲倒下了』

    『贵母吗!?』

    深雪张开双眼,单手掩着嘴。

    看到深雪的反应,十三束慌张起来了。

    『啊,不对,虽然说是倒下但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因为急性胃溃疡……要静休一个月左右才能退院』

    『原来如此……。请务必要保重』

    『谢谢』

    在道谢深雪的关心后,十三束好象还有些话想说。

    比起正在选择措辞的十三束更快,泉美对他搭话。

    『十三束前辈的母亲好像是魔法协会的会长吧?』

    『是的,七草』

    『贵母这次的急病是因为精神上引致的吗?』

    这次则是十三束张大双眼。

    『……医生说,是因为压力而的』

    『即是说十三束前辈想说,母亲的病是因为司波前辈的错吗?』

    『我没打算说到这个份上!』

    十三束的脸颊通红。

    那代表了泉美的斥责并不是全部落空。

    自觉到自己太过激动的十三束深呼吸了一下。

    『……母亲在最近受到政府严苛的斥责』

    『是因为达也大人的事?』

    深雪冷静地询问十三束。

    『是的。不断叫母亲劝说司波取消能源平台计划去参加狄俄涅计划……』

    『那是什么!』

    穗香生气地叫出来。像是跟她有同感般,泉美也好、诗奈也好,全部都用冷漠的视线看着十三束。

    『你在这里说出这件事真的没问题吗?这应该是秘密才对?』

    『……的确对方是叫我要保密,但家人因为这样入院,跟有关人士寻求解释也没问题吧』

    十三束那像是唾弃般的语气,表示出他对『政府有关人士』的愤怒。

    『我没打算把导致母亲入院的过错放在司波头上。我亦清楚这不是司波的责任』

    『十三束前辈,如果你不是去抱怨的话,请问你想跟司波前辈谈什么?』

    然后泉美再次代替深雪发问。

    『跟政府的打算无关,但我认为司波应该参加狄俄涅计划。那对于人类的未来而言也毫无置疑的有意义,USNA也说给司波最高等级的名誉跟待遇吗。虽然可能他也有想做的事,但未来日本也好,为了日本的魔法师也好,他应该接受USNA的邀请。至今而言我不是当事人所以没插嘴,但家人被牵连到这个地步我也没办法置身事外』

    在场的学生会成员中没有人赞成十三束的意见。只是,并没有人中断他的演说。

    『虽然会变成服从政府那不合理要求的形式,但我想说服司波参与狄俄涅计划』

    确认了十三束说完自己的主张后,深雪开口了。

    『如果是为了这样的话,我无法告诉你』

    『诶……?』

    十三束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吧。他用着无法理解的表情看回去。

    『所以说,如果你的目的是这样,我是不可能告诉你达也大人现在的居所在哪』

    『为什么……』

    『你跟我说为什么我也……。明明知道你要阻碍达也大人,我是不可能协助你的啊』

    十三束那表示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扭曲了。

    『不可能因为司波一个人的任性,为大家都带来麻烦啊!如果司波他忍耐一下的话,所有事都能够圆满地完结啊!』

    『你居然说是任性吗……』

    深雪完全没隐藏自己的厌烦。

    『十三束,看来你因为母亲倒下了而失去了理性。今天请回吧,这是为了彼此的好』

    平常的十三束不如说理性比较强,根本不可能说出这种独善的话。

    正因为深雪知道,所以才想用和平的手段解决。

    达也被侮辱的情况下用这么和平的手段解决,这对她而言反而是异常的让步。她的魔法没有暴走也是因为誓约解咒后取回了原本的控制力。

    但这对于独自被逼迫到绝路,精神上的视野变得狭窄的人而言只会有反效果。

    『……司波会长,我要求跟你决斗』

    『决斗,是指为了解决意见矛盾的比试吗?』

    『是的。如果我赢了的话,请告诉我司波的居所』

    深雪冷静地听着十三束自私的说法。不对,表面上冷静地听着。

    她的内心早已不是愤怒,而是被类似杀意的敌对意志研磨清晰了。

    『……好吧,这个比试我接受』

    『深雪大人,请稍等』

    像是要盖过深雪的话般,一把声音插进来。

    『水波?』

    深雪用惊讶的声音询问水波。

    水波刚才并不是说『会长』,而是说出了『深雪大人』。

    在公开了深雪是四叶下届当主后,周围就已经知道水波并不是深雪的表妹而是四叶家的仆人。虽然没有人直接询问过,但大家都这样擅自认为。

    所以水波称呼深雪为『深雪大人』也没有丝毫违和感。实际上在深雪不在的时候也会这样叫,只是在校内深雪会不喜欢,所以尽量都会避免让人感觉到主从关系。

    但特意在这里称呼为『深雪大人』,用超越了后辈的家臣态度,肯定是因为有她的原因吧。

    『我被达也大人命令要保护深雪大人。因为达也大人的信任,所以我认为必须要阻止深雪大人进行任何无必要的战斗』

    深雪并没有回答水波,拿出了达也的意思的话,深雪也没有反驳的话。

    『但那样无法让十三束前辈接受吧。所以,我会代替深雪大人当十三束前辈的对手』

    『……好吧。十三束,这样没问题吧?水波输了的话,我就按照你的要求告诉你达也现在暂居的别墅位置』

    『……只要能够知道司波的位置,我就没问题』

    对着意料之外的展开十三束也感到困惑,有点跟不上去,这个说法可能才比较准确。

    但他马上就决定不在意了。现在的他没有从容去在意目的以外的事。

    学生之间的冲突就用当事人的实力来分高下,这是一高校规中的一个问题解决方法。

    理所当然的,模拟战的手续也有规定,必须要得到学生会长跟风机委员长的许可。那是为了防止在实力有巨大差异的场合,模拟战被利用成单方面的施暴所采取的措施。

    『……我还以为今年不会决斗牵涉到学生会』

    对着拿来模拟战申请表的泉美,风机委员长干比古开始埋怨。这次因为学生会长是当事人,所以则是副会长泉美来主持模拟战。

    『不是决斗而是比试喔,吉田前辈』

    轻轻地修正干比古的话,泉美递出了学生会已经按章的比试形式决斗许可证。

    干比古看到后,惊讶地张开双眼。

    『近身战吗!?真的没问题?十三束跟樱井是男女比试吧?』

    通常除了男生之间的比试外,几乎不会用近身战的形式。特别是男女模拟战的情况下会出现性骚扰的问题。

    『规矩是用模拟小刀碰到肌肤前的模式,樱井好象有自信』

    泉美的说明无法让干比古放心下来。尽管说是模拟小刀碰到前就会分胜负也好,代表殴打跟飞踢仍然是被许可的。

    『……我来当裁判吧』

    想到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有女学生被男学生伤害,干比古怎样也无法盖下印章。因为这份担心他就自荐成为裁判。

    换成课外活动制服,在第三演习室等候的十三束看到跟在深雪后面进来的水波后呆住了。

    『你打算穿成这样比试吗!?』

    对着不自觉地大叫的十三束,水波淡然地——

    『应该没违反规矩吧』

    ——这样回答。

    『虽然说是……这样说啦』

    十三束穿着的是魔法格斗比试用的制服。

    上身是手肘部分有缓冲棉的无纽长袖上衣,而下身则是膝盖部分有缓冲棉,只有后脚束起来的无带松弛长裤,脚上则是格斗用的软鞋。

    相对的,水波却穿着短袖上衣跟短紧身裤,即是体操服。右脚大腿缠着的皮带上挂着模拟战小刀,除此之外则是普通球类或是陆上运动的衣服,手脚都完全露出来了。

    『你是担心我会受伤吗?』

    身为对战对手的水波代替无言的十三束说出他的心底话。

    『如果接下十三束前辈攻击的话,肯定会肿起来吧。骨折的可能性也不低』

    『那样的话……』

    希望你强化一下保护装备,十三束尝试说下去。

    『十三束前辈,模拟战就是这样一回事』

    但水波比他更快说出下一句。

    『尽管是禁止近身战的规矩也好,受伤的危险性也差不了多少』

    今天的水波罕见地多话。

    『十三束前辈不在意会让女生受伤,挑起了今天的比试』

    水波特意隔了一下再说。

    『只因为自己的私情』

    然后指责了十三束。

    十三束无法反驳水波。

    『……十三束,要中止比试吗?』

    对着站着不动的十三束,干比古跟他说。

    『这场胜负不管输赢,对你而言只会留下难堪的结果而已。如果现在停下的话,就不用后悔』

    干比古是打算帮十三束一把。

    『——吉田,请开始比试倒数』

    但干比古的顾虑反而让十三束固执了。对现在的十三束而言,问出达也的居所是绝对必须要的。

    干比古话中的『后悔』让他想到『尽管让女生受伤因此后悔也好,我也不想后悔自己在这里退下』。

    『……明白了。双方也知道规矩吧?触碰前停下的规则。请你们服从裁判的判定』

    十三束跟水波同时点头。

    虽然对干比古而言是很遗憾的结果,但十三束跟水波也不打算退缩。

    『那么——开始!』

    跟干比古的宣告同时,十三束跟水波发动了魔法。

    接近到面前用震动魔法来夺走对方的平衡感,在不让对方受伤的情况下获得胜利——。十三束内心理想的展开却被面前阻挡自己的对物障壁阻碍了。

    虽然在去年的恒星炉实验也好,九校战也好,都见识过水波的实力,但十三束还是不得不对她的魔法发动速度感到惊讶。在比试开始后的一瞬间,就建筑起阻挡他接近的障壁。

    十三束虽然惊讶,但仍然不慌不忙地往透明的墙壁突击。

    他的缺点仍然没变,无法把想子投射到远离肉体的地方。虽然一部分的魔法能够攻击远处的敌人,但那也只是连续发动身上的魔法来让影响传遍空间内而已,并不是直接对远离的敌人使用魔法。

    但同时,他的特性也没变,就是缠绕着高密度的想子,无效化触碰到身体的魔法。不对,这个应该叫做『接触型术式解体』的魔法无效化技能会根据控制想子的能力而强化。

    十三束由肩膀把整个身体撞上水波的障壁。

    只有一秒不足的时间感觉到抵抗。

    十三束感觉到肉眼看不到的墙壁碎散了。

    但水波在十三束被魔法障壁分散了意识的一瞬间绕到他的侧面。

    魔法障壁能够设置在相对坐标跟绝对坐标上。但如果在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坐标设置障壁的话,将会因为地球的自传跟公转而已超速远离,所以这里的绝对坐标是指以地球上的坐标为基准指定相对位置,但在人的意识上用绝对坐标来称呼也没多大差别。——顺带一提,能够指定真的绝对坐标来让追着自己的对手撞上去给予伤害的技术,是一个极度高级的攻击魔法而闻名。

    刚才水波是以一般意义上的『绝对坐标』来展开障壁。

    相对的,十三束以『墙壁的另一边有敌人』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行动。

    所以他在冲破障壁后的一瞬间找不到水波。

    水波从十三束的侧面用攻击性魔法的基础技术,压缩空气弹攻击。

    调整体『樱』系列被赋予了高度的魔法障壁适性,第二世代的水波也十分擅长障壁魔法。

    但水波并不像达也或是十三束,不擅长除了擅长魔法以外的术式。

    而且,压缩空气弹在概念上『保持压实的状态』跟障壁魔法有相通的点,对水波而言是十分上手的魔法。

    那跟『拥有强大威力的魔法』同义。

    因为威胁很大,所以直感才会作用吧。

    十三束因为强烈的危机感,而展开了盔甲型的魔法障壁。

    十三束能够做到的就只有在身体接触的物体,或是领域上发动魔法。但在接触状态的零米中,『射程为零』当中,将会发挥异常的强度,这就是名为十三束刚的魔法师。

    跟硬化魔法不同,以身上衣服的形状展开的对魔物障壁接下了水波的压缩空气弹。十三束创造的盔甲把空间块产生的冲击跟解除时产生的爆风都接下来了。

    接下来十三束发动了移动魔法。

    让自己移动的魔法,这是他擅长的『Self·marionette』的基础。因为十分熟练,所以十三束用比起飞过快的速度冲到正在准备下个攻击魔法的水波面前。

    在脚板抓到了地板的触感后,十三束马上把右手拉到右腹部的面前,然后踏出右脚,摆出用手掌打击的姿势。

    但眼前的光景,让十三束手脚停下来了。

    被乘机而入的水波脸上出现动摇。从她的角度去看,十三束就像是无视了空间距离突然出现在眼前。

    水波能够逃离十三束的攻击是多得了四叶本家的战斗训练培养出来的反射神经。

    在十三束进入准备动作的同时,水波就把被瞄准的胸部大幅度向后反,用力地踢向地板。

    犹如像是电影般在敌人面前的后空翻动作,令十三束的攻击落空。

    不对,十三束的动作会产生延迟,比起是因为对后空翻感到惊讶,更像是因为看到被卷起来的上衣下面露出来的肤色吧。

    最少水波从十三束看着自己的视线中这样感觉到。

    水波比起厌恶,庆幸的感觉比较强。

    看错了跟十三束的距离将会成为模拟战完结的空隙。

    只是看到肚脐就被放过就该满足了。

    (如果对手是达也大人的话刚才就完了)

    尽管躲过掌击也好,落地后的姿势绝对无法避开下次攻击。

    如果是达也的话,攻击会是绝望的。

    然后达也看到女性的肌肤也绝对不会中断攻击——。

    水波再往侧面跳,重新展开魔法障壁。

    从僵直回复的十三束再次以急速接近水波。

    障壁被破坏。

    至此为止都跟刚才一样。

    但水波这次并没有往侧面绕,而是向后退。

    在障壁被破坏的下一瞬间再建筑下个。

    达也的魔法式分解魔法,术式解散的话破坏只需要一瞬间。如果是把出现在情报次元的魔法式,能够把想子情报体分解的术式解散,是无法抵抗的。

    但术式解体是用想子压力吹飞位于情报体的魔法式,根据魔法式跟情报体的连接强度,到解体发挥效果将会产生时间差。

    把魔法式固定在不存在地点上的领域魔法,一般而言面对术式解体是脆弱的。但水波的障壁魔法绝对不是『一般』。能够承受巨大动量的『樱』系列的对物障壁,『在那里一直存在』的性质是极度强的。而水波也继承了这个特质。

    即是说,水波的魔法障壁能够在短时间内承受术式解体。尽管最后会被突破也好,亦足以有时间准备下个魔法。

    水波的对物障壁一直阻挡十三束的前进。

    对物障壁马上以接近一秒的时间被破坏。

    而这段时间足以让水波在稍微后一点的地点制造新的障壁。

    这能够称为疑似连壁方阵。

    但最先制造的障壁一直被破坏下去,并不代表水波感受不到压力。

    发动魔法带来的疲劳一直累积。

    但她一边在十三束缠绕的想子盔甲碰不到的极端位置制造魔法障壁,微微后退。

    因为十三束能够短时间破坏障壁,所以他并没有绕到侧面而是一直线前进。他处于几乎被挡下来的状态。

    那并不是十三束原本的风格。他的特色就是利用脚步移动来不断进攻,尽管会停着跟人对打也好,亦没试过像是相扑或是橄欖球那样踏实脚步推过去的战斗。

    水波在演习室的对角线上向后退。

    水波从左右墙壁的距离就知道自己正在接近房间的角落。

    水波并没有看漏十三束的视线在一瞬间看向自己后面。

    ——逼到角落了。

    十三束的这个心理对水波而言一目了然。

    还有两步,就会靠上角落。无法再后退。

    水波在障壁被破坏的同时,大后退了一步。

    然后没有再构筑下个障壁。

    顺着为了破坏下个障壁而向前倾的十三束的体势。

    身体碰不到的话就无法无效化魔法,接触型术式解体的缺点,而因此制造出巨大的空隙并不是因为破坏障壁的重复动作,而是十三束自己的大意。

    水波马上发动准备好的魔法。

    下降旋风。

    纯粹只是以自己为中心制造下降气流,这个魔法的杀伤力接近零。

    但还有一步就能够碰到水波的十三束被卷入这个气流,导致体势崩溃了。

    水波绕到十三束背后,丢掉模拟小刀把他向下压。

    十三束会满脸通红肯定不只因为是焦虑。只是隔着薄薄一层的体操服,肯定无法藏起跟年龄相应的『柔软触感』。

    但对十三束而言庆幸的是,水波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脸红。

    水波用脚从内侧卡住他,把十三束的身体向前推倒。

    十三束打算扭动身体想把水波甩走,但巧妙地移动体重的水波用骑着他的姿势,用他垫着地板向前倒。

    水波坐在十三束的背后,然后从大腿的皮带里抽出后备的模拟小刀,压在十三束的喉咙上。

    『胜负已分!是樱井的胜利!』

    干比古宣告模拟战终结。

    如果小刀是真的话,十三束的喉咙就被水波割破了吧。

    胜负在谁的眼中也很明显。

    ◇◇◇◇◇

    模拟战完结的时间已经快接近关门时间了。深雪她们结束了学生会的工作,为了跟艾莉卡还有雷欧会合到了平常去的咖啡厅。

    『喔。樱井原来你那么强啊』

    『不是,纯粹今天运气好而已……』

    水波害羞地否定香澄的话。

    大家的焦点全部集中在刚才进行的模拟战上。

    『虽然也有运气的因素,但没实力是赢不了十三束啦』

    艾莉卡用着毫不意外的表情插嘴。

    『艾莉卡你早就知道樱井的实力吗?』

    这样询问的是同样参加山岳部的雷欧,他很清楚水波的身体能力有多高。只是跟外表不相应,水波的外表给人的印象就是『乖巧的女生』,也因为肌肉长得不明显,所以看起来运动神经不好。要说的话,倒反而更像不擅长运动的文学少女。

    所以对于艾莉卡那犹如像是知道水波能力的态度,雷欧就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了。

    『虽然锻炼得很难让人看出来,但仔细看的话会感觉到她相当能打』

    『是这样吗……』

    雷欧的佩服是针对艾莉卡吗,还是针对水波吗,大概双方都是吧。

    『但我听说她体育成绩不太好啊?』

    泉美无意地,只是纯粹好奇地询问。

    『那个,我很不擅长球类活动,所以……』

    看来是真的很不擅长吧,水波有点害羞。而基本上体育所有项目都不太擅长的泉美则在想——不是做不到而是心理上的『不擅长』吗——但她也没有再深究下去。

    『但这个结果不只是因为实力,这点我倒赞同樱井的意见』

    可能是可怜她被追捧得太过分,干比古换了一下话题的方向。

    『十三束好象真的很难下手』

    『因为对方是女生?』

    对着雫的询问,干比古点头肯定。

    『因为是近身战的规则,所以才更加难吧』

    『只用魔法来战斗不就好吗?』

    不太认识十三束的侍郎询问干比古。

    『从十三束前辈的魔法特性而言,是不可能的吧』

    诗奈马上就让他闭嘴了。

    在诗奈跟侍郎说明『射程为零』的意义时,穗香在旁斥责十三束『所以才说中止会比较好』。

    『但实际上你很高兴吧?』

    雫坏心眼地开玩笑,如果真是真心话就更加恶劣了。

    『这样说,十三束好象看到了水波的肚脐……』

    『穗香,说详细点』

    在水波阻止穗香前,雫就在上面煽风点火了。

    『水波刚才穿着体操服啊』

    『真大胆』

    『然后呢,水波为了闪避十三束的攻击而后空翻了』

    『喔喔』

    『然后那一下导致上衣翻起来,肚子露出了蛮大块面积。当然马上就藏回来了,但十三束短时间呆住了一下,一直看着水波的肚脐附近的地方』

    『真罪恶』

    一直在旁听的雫毫不犹豫地下判决。

    『水波从背后抓住他的时候脸也好象变红了……』

    『真的吗!?』

    对着穗香追加的证言,水波发出了惨叫。

    『嗯。大概……会不会是胸部碰到了』

    『——』

    水波用双手遮住脸低头。

    雷欧跟干比古也微微脸红了一下,难堪地转过身。

    『呼——嗯。难道说,你穿体操服的目的就是这样?』

    对着陷入羞耻后辈,艾莉卡毫不客气地说。

    『水波是想十三束中止模拟战』

    代替无法回答的水波,深雪说出了她的想法。

    『原本十三束是申请跟我进行比试的』

    『那根本不用打啊』

    艾莉卡没有思考直接回答。

    那并不只是实力差的问题。

    只要远离就无法战斗的十三束跟从远方用范围压制魔法进行地毯式轰炸的深雪。如果是异性间常用的不接触规则,只会演变成单方面的战斗。

    『十三束很明显处于失去冷静判断力的状态』

    『那,为了让他冷静下来,水波就挺身而出吗』

    艾莉卡用明白缘由的表情点头。

    『这样说起来我还没有听说,为什么十三束会想进行模拟战?』

    事到如今干比古才察觉到自己不知道模拟战的理由。

    『十三束前辈想问出司波前辈现在位于哪里』

    泉美会回答他,是因为考虑到那是深雪不想说的事。

    『达也的位置?』

    不只是干比古的头上冒出了问号。

    『十三束前辈的母亲因为心力交瘁入院了』

    『十三束的母亲……好象是魔法协会的会长吧?』

    『对,不愧是吉田前辈,连这点也知道』

    即使被泉美称赞也好,干比古也没有害羞。他的意识集中在事情的发展上。

    『翡翠大人——这是十三束前辈母亲的名字。翡翠大人好象被政府不断施压,叫她去劝说达也』

    『劝说,是指参加狄俄涅计划吗?』

    『是的。就是因为这份压力导致急性胃溃疡……要住院一个月』

    『……但那不是达也的错啊?』

    雷欧从旁插嘴。

    『我也这样想』

    泉美也马上点头。在场并没有人反对雷欧跟泉美的判断。

    『十三束前辈也这样说了。但他的真心是……应该是认为那是司波前辈的责任吧。因为想劝说司波前辈参加USNA的宇宙开发计划,以这样的理由想问出司波前辈现在居住的地址』

    『为了母亲……是想做些什么吧』

    美月用同情的语气低语。

    『这样说十三束他……在比赛之后好象蛮失落的』

    而刚才用自私的态度斥责十三束的穗香也被气氛带动。

    『但要把错归咎在达也身上的话,简单而言那只是记恨而已』

    艾莉卡斩断了这份感伤。

    『达也已经名言了自己在这之后打算做什么了吧?我认为这样从旁喧哗插嘴是不对的』

    雷欧从其他角度否定了十三束的行动。

    『但是,我认为会说出跟十三束前辈同样话的人并不会消失。就是那些认为司波前辈是错的,而自己是对的人们』

    香澄对达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感情,所以才能轻松地以第三者的立场推测。

    而这个预言,不管是深雪或是艾莉卡,均没有人能够否定。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