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4】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4】

    通往第一高校的上学路,从最近的车站开始是一条笔直的道路。虽然也有岔路,但事实上可以说是一路到底了。

    一高的大部分学生,上下学时都会走这条道路。只有从学校能徒步走到住处这个距离圈内的学生例外。

    六月十一日,星期二的早上。在这条上学路上走着的学生中间产生了骚动。一高生之间无人不知的学生会长·司波深雪的旁边有一名男学生。

    那名男学生,也和学生会长一样是位有名的人。现在恐怕他在社会上的知名度会更胜一筹吧。

    那名学生的名字是司波达也。

    久违的来上学了。

    「达也——」

    在一高的校门和校舍之间有着长而笔直的林道。

    进入这条道路之后,达也马上听到来自前方的声音。

    逆着上学的人群跑过来的身影,不止一人。

    「达也,你回来了是吗?!」

    不论是从知情者那里传来的「没办法啊……」的视线,还是从不知情的学生那里传来的奇异的视线,穗乃香都没有在意,径直跑向达也。

    「啊,从今天开始,还请多关照。」

    达也脸上浮现出微微的苦笑,但即使这样也丝毫不见迷惑地回答着穗乃香。

    达也向着跑来的穗乃香的身后看去。

    紧跟着穗乃香身后面带不好意思的表情的雫,用眼神回应了这个招呼。

    再往后,有着「呀嘞呀嘞」表情的艾利卡、雷欧、干比古、美月正控制着想吐槽的心情。注意到达也眼神的艾利卡轻轻地挥了挥手。

    达也和一直保持着他左边位置的深雪,以及在右边并排走着的穗乃香,一起走进了校舍。

    魔工科的楼梯在二科生那边。这是由于校舍构造的问题,A到D班,以及E到H班的楼梯分开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和深雪、穗乃香、雫、干比古在大厅道别,达也和艾利卡、雷欧、美月一起向教室走去。

    也好久没进3年E班了。现在虽然艾利卡和雷欧在F班,但也就这样进了E班。

    「我的座位还留着啊。」

    到达窗户旁边座位的达也口中,发出了这句并不是浮于表面,而是拥有着朴素感想的话语。

    艾利卡她们则什么都没说,漏出了苦笑。

    美月在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将身体横过来面对着达也。

    「恒星炉的计划那边怎么样了?」

    「当然相当忙了。所以可能每天都来上学有点困难了。」

    听到达也的回答,美月的脸上稍微闪过了寂寞的表情。

    但是马上,就用笑脸隐藏过去了。

    「这样啊。但是,只要你偶尔过来我就很高兴了。」

    对于美月的话,从另一侧的窗户谭进身子的艾利卡用「嗯嗯」的表情点着头。

    「只在早上和放学的时候当深雪的护花使者也好啊。果然,达也君不在就觉得缺了些什么。」

    「深雪的护花使者啊」

    对于完全无视学校的意义的艾利卡的话语,达也也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可是艾利卡所说的事,意外的正中核心。

    「说起来,达也,樱井的状态不好吗?」

    雷欧之所以在意水波的缺席,是因为她是在社团的后辈。

    「医生说了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是,稍微有些担心。」

    「这样啊……」

    雷欧关心的是水波的状态,但达也这边考虑的就不只是这件事了。

    当然,单纯地希望她恢复这点不是撒谎,但是同时,深雪的护卫怎么办,达也也想着这件事。

    昨天是一个人上下学的。想要加害深雪的人,不论是魔法师还是非魔法师都不多,所以即使不在深雪附近,达也也能守护她。

    可是,也有着只要身边有人就可以避免的麻烦。即便是四叶家,现在要往学校里面送人也是很困难的吧。不,虽然作为职员或者事务员进来时可能的,但不可能一直注意着身边的学生。只有上下学的时候由自己护卫这件事,达也在艾利卡说之前就在考虑了。

    ◇ ◇ ◇

    达也之所以在一高复学(?),并不是关于狄俄涅计划的骚动已经平息了。由于上周达也提出的对抗策略,骚动不如说更加热烈了。

    一高周围看不见媒体的原因,可能是由于手枪杀人未遂事件的影响吧。「托拉斯·西尔弗」的真身已经明了的现在,可能已经没有冒着生命危险取材的必要了。

    现在的骚动,在远离达也身边的世界范围内扩展。四大国之间,新苏联和USNA是支持狄俄涅计划的一方,而印度·波斯联邦虽然没有由政府公开表示,但事实上表现出支持达也的ESCAPES计划的姿态。

    大亚联合至今态度不明。

    至于四大国之外的各国,欧洲大部分支持狄俄涅计划,从西亚到东南亚支持ESCAPES计划,巴西和澳大利亚和大亚联合一样没有明确表示站队。

    虽然没有见到两阵营之间表现出竞争的姿态,但事态变得复杂起来了。不论是狄俄涅计划还是ESCAPES计划,在和平利用魔法这点上是一致的。并且不论哪边,在●表●面●上●都没有将对方排除。仅●限●从●公●开●的●资●料●上●判●断●,在狄俄涅计划实施的同时并不是不可能推进ESCAPES计划,反过来说也成立。可是同●一●位●魔●法●师●,不●可●能●同●时●参●加●双●方●的●计●划●。

    正式由于认识到了双方计划在这点上的对立,达也和克拉克之间那广袤的宣传战,在以达也的优势进行着。比起说是达也的脑袋比克拉克的聪明,更像是「后发」有利的局面,但是这场战役并不是有着裁判的竞技。不论是后发还是作弊,只要胜利就有价值。

    经历着这样理屈战役还落后了的爱德华·克拉克,依赖上了一种叫「权力」的人群。

    ◇ ◇ ◇

    在一高正在进行第一堂课的时候,作为国防陆军第一〇一旅团总责任者的佐伯广海少将到访了了国防部的办公大楼。虽然统合军令部也设在这里,但今天命令她出席的,是属于文官所在的部门。

    中午之前回到基地的佐伯,一回司令室酒吧风间叫了过来。

    「……将达也,不,将司波达也氏」

    「没必要特别纠正哟,中佐。」

    这样的语气并不像佐伯的风格。这是因为她并没有掩盖那份不开心的情绪。

    比起困惑更像是在微笑着的站在桌子前面的风间,为了忍住失笑而将力量集中到腹部。

    「……失礼了。是被命令了要说服达也参加狄俄涅计划吗?」

    「外交部的科长没有命令我的权限。」

    在国防部会议室等着佐伯的,是外交部北美局的科长。正如佐伯所说,外交部对于国防军没有命令的权限。在会议室被告知的话,也是用依赖的形式传达的。可是在国防部书记官在场的那个发言,事实上是强制的,也就是命令。

    军人讨厌命令系统的混乱。军官的这种倾向更加强烈,佐伯也不例外。她那不开心的情绪,多半是因为这个。

    「对阁下发出这份依赖,是因为达也是『大黑龙也特尉』吗?」

    「好像是这样。」

    「文官部门好像对于达也所处的『特务士官』的情况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大黑特尉的地位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法规。不知道具体事务也是没办法。」

    正如佐伯所说,现在国防军的「特务士官」,在●编●制●上●并不存在。本来从历史上看,将达也称呼为「特务士官」并不妥当。「予以并不是临时而是常态处于正规军所属士官待遇的民兵」这样的称呼应该才贴切。由于没有对应的用语,为了方便起见,称呼其为「特务士官」。

    所以在不了解实情的人看来,将达也用特务士官的本来意思理解为正规的军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认为正因为是管理法制的事务职位,才应该更明白这件事。」

    但是即便是「超法规性●质●」的存在,这种法律问题也在国防军内部得以解决。文官部门当然了解解决的过程,但国防部的职员不知道的话被说是怠慢恐怕也没有辩解的借口。

    「中佐的指摘完全正确,但现在问题点在别的地方。」

    「我失礼了。问题点在达也是否能被说服,以及是否应该去说服他。」

    在对于话题的偏离道歉之后,风间列举出了两个问题点。

    「就是这样。」

    对这两点佐伯也同意。

    「首先作为这件事的出发点,国防部知道达也是质量爆散术者这件事吗?」

    「从今天给我的感觉来看,还没有传达过去。」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发出这种奇怪的指示也就能接受了。」

    达也是日本保有的最大的魔法战力,不,是战●力●。独自一人就能改变世界的军事平衡的Joker,作为最强手牌所创造出的第五张A。

    虽然根据规则应该被排除的麻烦者,但这个世界对于使用Joker是承认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放弃这张手牌,明显不正常。如果知道达也是最强的战略级魔法师的话,就不会考虑让他去参加狄俄涅计划了吧。

    「干脆趁这个机会,将达也认定为第十四位『使徒』怎么样?」

    佐伯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但话语的停顿时间也只是呼吸那么短。

    「……这个想法也不差啊。」

    「阁下?」

    这次轮到风间吃惊了。他原本只是开个玩笑的。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的话,就可能需要考虑这件事了。如果明确他是战略级魔法师的话,政府也说不出将他送到USNA这种话了吧。」

    「话虽然是这么说……」

    「嘛,这毕竟要根据今后的形势而定。现在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这么说着的佐伯,脸上又有了疲惫的表情。

    「这件事的对错先放一边,风间中佐,你认为能说服司波君吗?」

    「不可能的吧。」

    即使有可能,他也不推荐达也去美国,可说服本身就是不可能的。风间马上回答道。

    「事到如今,达也和我们的关系说不上良好。这是下官的失态,但前些天盗摄的那件事也给了他相当大的怀疑。」

    「那件事是我的判断失误。总之,我们即使去说服也看不见成功的可能性,恐怕这还会造成我们和他的关系进一步恶化的结果吧。」

    「下官是这么判断的。」

    对于风间的判断,佐伯没有异议。

    「那么我们拒绝外交部的要求,你觉得能买司波君一个欢心吗?,」

    「那个……怎么说呢」

    一方面,风间并没有同意佐伯的主意。

    「不论我们怎么行动,达也都不会参加狄俄涅计划。我认为他不会感激我们到那种程度的。什么都不做,难道不是这种场合下最好的选项吗?」

    「原来如此……」

    佐伯看向自己的手边,思索着。

    风间就站在桌子前面,等待着接下来的话语。

    「我采用贵官的意见。」

    「也就是说,什么都不做吗?」

    「是的。外交部的要求并不是经由正规手续发过来的,不是正式的要求。放置不管也没有问题。」

    既然这么说,那么可能佐伯一开始就打算无视外交部的委托,风间这么考虑着。之所以把他叫过来,是为了能不能反过来利用这件事卖达也一个人情,想听听他的意见。风间是这样理解的。

    「中佐,辛苦你了。」

    「是。我先退下了。」

    风间从司令室退了出来。

    姑且先告诉达也一声,风间在脑海中这么考虑着,但马上就否决了。

    外交部和国防军的困惑,对于达也来说没有意义。不能作为修复关系的材料使用。

    并且,将他认定为第十四位『使徒』这种事落到现实上的话,实际上恐怕要好好确认达也的意向吧。

    达也已经借由托拉斯·西尔弗,得到了世界层面上的知名度。可能不会表现出以前那种退避的程度。可是对于被公认为战略级魔法师这件事是不是达也所希望的,风间能给出很明确的「No」的回答。这里处理不好的话,伤害了他的心情就不是一个好主意了。

    ……和达也的关系已经疏远到要考虑这种事的地步了啊,风间烦恼着。

    ◇ ◇ ◇

    在达也和爱德华·克拉克之间左右权衡着的,不只有外交部。

    产业部也在由于执政党的干部所在的事务所施加的压力而苦恼着。因为,之所以叫通商产业部,贸易是产业部重要的管辖范围。USNA作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贸易对象国家,产业部的官员可能想把会造成通商摩擦的嫩芽在尽可能小的时候摘除吧。对他们而言,这并不是那种一般人和USNA对抗的玩笑,真心是希望达也赶快到美国去。

    说起来今天上午,从干部的事务所那里传来了关于实施「魔法恒星炉能量工厂计划」所必要的立法措施的询问。这也就是说,向着不参加USNA的狄俄涅计划的方向具体讨论着了。

    本来不论是狄俄涅计划还是魔法恒星炉工厂计划,都不是政府能决定的公众事业,也不需要作为日本而参加。被视为最合作的苏联,也不是由政府而是由学院发表的合作声明。日本政府这边即使什么也不做,也没到会受到USNA责难的程度。

    工厂计划这边是在国内进行的事业,所以关于这方面的法律探讨是产业部本来的分管范围。可是由干部事务所特意知会,怎么想都是「给我支援」这样的压力。

    至于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产业部已经调查完了。是因为干部事务所收到了请愿。并且,是来自作为执政党巨大资金源的大企业集团的数份请愿。

    虽然不是整个经济界,但很少有商业人士反对这个可能引起USNA厌恶的工厂计划。可是在产业部看来,单单一个高中生说出的计划就将经济界分为了两大势力。

    究竟,从哪里取得了这样的联络网,从什么时候拉●拢●了●这么多的大企业经营者,被工作追赶着的产业部职员现在正头疼着。

    ◇ ◇ ◇

    直到上午的课程结束之前,达也都在教室的座位上没动过。升上三年级以后关于魔法的专门性质课程增加了。但是,一班课程并没有减到零。达也将休学中没修的一般科目用三倍速的速度集中进修着。

    遗憾的是那并不是半天就能学完的量,他也没有想在今天一天把落下的进度全部补回来。由于到了午休时间,他站了起来准备去吃午饭。

    「达也,要去——」

    「司波君。」

    旁边的美月刚想问「要去吃午饭吗」,声音就被一个少年的声音盖住了。

    声音的主人是十三束。

    「美月,你先去食堂吧。」

    向美月这么回答之后,达也转向十三束。

    「……有些话,想跟你说。」

    看见了十三束那稍稍犹豫的表情,达也用严肃的表情回答着。

    「是很费时间的事吗?」

    比起十三束,达也这边更加放松。

    「也许。」

    「放学后再说不行吗?」

    即使这样说,姿势仍然是听着对方的样子。

    「如果可以的话,想现在就说。」

    「可是,是很费时间的对话是吧。」

    「那个……虽然这么说……」

    「干嘛啊,这么装模做样的。就听听他要说什么不就好了。」

    这时传来了这样的歇斯底里的声音。

    「平河同学……」

    达也的余光里出现了平河千秋的身影。比起达也,十三束那边显得更加疑惑。

    「那种说法……!达也也没说不听他要说的事啊!」

    反对千秋的,是即使被告知提前去食堂但仍然留在现场的美月。

    女生之前意外的场外乱斗,由于达也一句「算了,美月」而在未发生的情况下结束了。

    「美月。不好意思,今天午休我要听听十三束的话。能帮我向大家传达一下吗?」

    「……我知道了。」

    美月保持着那不服的表情,向达也行了个礼就离开教室了。

    「十三束,要在哪里谈呢?」

    「那个,就屋顶上吧。」

    达也之所以眉梢轻扬,是因为屋顶上的话其他学生也能听到。

    「我知道了。」

    但是十三束觉得可以的话,达也也不在意。

    「平河同学,谢谢你。」

    十三束向着扬起拳头没处打的千秋小声道谢,紧接着追上了已经走到教室后方的达也的身影。

    和达也预料相反的是,屋顶上没有人。东京上周进入了梅雨季节,今天也是阴沉沉的天气,像是要下雨的样子。没有想要在屋顶度过午休时间的学生恐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屋顶上设有长椅,但达也和十三束都没有坐下。

    就这么站着面对面的二人。

    「那么,想要跟我说的话是什么?」

    首先开口的是达也。

    「……前些天,我妈妈倒下了。」

    「魔法协会的十三束翡翠会长住院的这件事吗。已经从深雪那里听说了。真是灾难啊。」

    面对像是说着其他人的事的达也,十三束的脸上浮现出沉闷的表情。

    「可是这件事是魔法协会会长和外交部之间的问题。你向我诉苦我也很困扰。」

    达也虽然看见了十三束的表情,但她没有心情去纠结这些事。

    「不带你这种说法的吧!」

    对于达也薄情的话语,十三束的声音被怒气浸染了。

    「如果不让年轻的女生参与吵架的话,我也就不会用『这种说法』了」

    可是,达也过于讽刺的说法让十三束胆怯了。

    「那么十三束,你找我的事,就是为了让魔法协会会长的心中的劳累消除,而让我成为牺牲者吗?」

    「我没说让你牺牲!」

    「但是想把我驱赶到USNA去是吧?」

    「驱赶什么的……」

    达也声音中包含的毒,超越了十三叔的预想。

    「我……认为那个计划是真正为了魔法师好……」

    「十三束。你没理解狄俄涅计划真正的目的吗?」

    这次稍带愠气的则是达也。

    不知道这件事还让达也特意发问的十三束,面对达也无情的态度,将愤怒忘掉开始口齿不清起来。

    「真正的目的是……」

    「狄俄涅计划真正的目的,是将魔法师逐出地球并束缚在木星圈、小行星带和金星圈。」

    「……什么?」

    「既然也要在卫星轨道上部署魔法师,这个位置也许属于USNA或者新苏联和英国的魔法师吧。假如我参加狄俄涅计划,就可能会被放逐到木星的卫星轨道上,十几年都回不来。也可能一辈子都要当个孤岛流浪者。」

    与其说是孤岛流浪者不如说「行星流浪者」,这种追加在达也声音中的讽刺意味,没有传递到十三束的意识中。

    「怎么可能,再怎么说也太……。这些,难道不是司波君想多了吗……?」

    「我也不想说让你全盘接受我的说法。自己亲自再认真看一遍已经公开的资料,再继续这段对话吧。」

    达也这么说着向十三束身后走去。

    并没有理会身后叫他的声音。

    假如十三束认为狄俄涅计划是有益的计划,即使再来强迫达也,达也也没有再说服他的想法。

    只要深雪还留在地球上,就不可能去宇宙。

    只要深雪在,就哪里都不去。

    那是谁都不能改变的决断。

    达也现在做的事,总而言之就是浪费时间。

    但希望十三束自己注意到狄俄涅计划隐藏的恶意这件事,并不是说谎。

    呆立着目送达也背影的十三束,即使直到看不见达也的身影也仍然呆立在那里。

    「……什么嘛,这些……」

    十三束慢慢轻声说出的这句话,是被落下的雨滴的感触找回自我的结果。

    「真正的目的?宇宙的孤岛流浪者?哈,完全的阴谋论不是吗?」

    像是自嘲般的,说着这些话。

    但是不论怎么否定,达也的话就行一根刺,在心上拔不出来。

    雨,马上就降了下来。

    十三束即使被雨淋湿也不在意,也可能根本没注意到,就这样在屋顶上站着。

    「那种事,我没听过。那种事,谁都没说过。」

    正确来说,是他周围谁都没说过。

    他收看的节目,并没有提出这样的意见。

    就只是这样。

    不论情报化进展到什么程度,作为独自一人的人类所能接触到的数据是有限度的。

    结果,所能依赖的只有自己的思考。

    「真正的目的?那种东西,想多了。宇宙的孤岛流浪者什么的,世间舆论也不可能允许。」

    说是「自己的思考」,也不过是独自一人产生的产物。是受自己接触到的情报的影响而成型的产物。

    达也和十三束,不论是经验、取得的情报,还是思考的深度,都差太远了。

    并不是孰优孰劣,而是互相之间的差异太大了。达也得出的结论,对于现在的十三束是难以接受的。

    也许,十三束这边才是普通的。

    他表现出的拒绝,也是多数人所共有的情感。

    ◇ ◇ ◇

    自从对伊豆高原的袭击失败以来,爱德华·克拉克几次给贝佐布拉佐夫打电话,但一直都没有联系上。

    『果然联系不上贝佐布拉佐夫博士吗?』

    「嗯,威廉先生。」(原文Sir. William)

    克拉克现在通话的对象,是英国的马克洛德。克拉克所在的洛杉矶现在正是深夜,而马克洛德所在的伦敦则是清晨,然而由于不知道贝佐布拉佐夫是在莫斯科还是在极东,克拉克也不能确定他那里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遗憾的是,贝佐布拉佐夫博士好像打算拒绝我们这边发出的接触请求。」

    『真是没办法啊……。博士是与我们为敌的东侧的人。他和我们是同床异梦。想要控制采取独立行动的贝佐布拉佐夫博士,从一开始就不可能的吧。』

    「这么说,贝佐布拉佐夫果然没有放弃想再度攻击?」

    克拉克使用的称呼,从「贝佐布拉佐夫博士」变成了「贝佐布拉佐夫」。

    『是这样吧。怎么说也是想使用实力,葬送质量能量变换魔法。』

    「明明在等一阵子就好了……」

    克拉克不假思索的胡乱揉着自己的头发。

    「威廉先生……。看得见成功吗?」

    『我认为能看得见。可是,胜负五五开。虽然上次在正好的时候放弃追踪了,但司波达也的能力到了什么程度,我们都不知道。』

    「是说取决于司波达也的魔法力吗?……的确,是这样呢。」

    尽管马克洛德的推测相当令人不安,但克拉克还是同意了。

    『克拉克博士,即使是您的「至高王座」,也不能弄清司波达也的实力吗?』

    「……很遗憾,那个『不可触碰』的名号,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不可触碰」是四叶家的名号。在达也登上表面舞台之前,与他不相关的,作为迟早要葬送的对手,克拉克就已经是四叶家的目标了。之所以将至高王座的终端给了真夜,实际上是为了收集四叶家的情报。

    可是四叶家的当主,并不像克拉克所想的那样活跃。从四叶真夜的使用记录来看,不论是司波达也的能力还是其他分家魔法师的能力都基本没有情报。

    『这样啊……』

    像是失望着的,马克洛德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也只能祈祷贝佐布拉佐夫博士的再度攻击能成功了……克拉克博士,这么晚打扰您,真不好意思。』

    「不会,毕竟是从我这里呼叫你的。这么早打扰你很抱歉。」

    『我这边是普通的起床时间哟。那么博士,晚安。』

    「好的,威廉先生。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马克洛德讲电话挂断了。

    马克洛德最后,用了「晚安」这种打招呼的定式。

    但是,克拉克却到底能不能安眠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