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8】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五卷 ESCAPE篇 下 【8】

    在USNA的STARS正忙着发生叛乱骚动的时候,新苏联正紧锣密鼓地修理着贝佐布拉佐夫专用的CAD『ARGAN』。

    「进展怎么样了?」

    「博士(注音Doctor)!」

    被贝佐布拉佐夫询问的作业责任者抬起了头。那名责任人惊讶的是,贝佐布拉佐夫作为学者贵族,仍然不嫌麻烦的出现在这满是油污的修理现场。

    「修理在今天之内就能完成,只是明天的测试需要博士您的帮忙。」

    另外,作业责任者之所以有着这样必要之上的紧张,是因为贝佐布拉佐夫是和政府高官、军队将军并列的重要人物,并且是明显的权力者。

    「可以。我什么时候过来合适?」

    贝佐布拉佐夫对于一●般●人●不会使用那种权力。特别是对于拥有技能的技术人员,连蛮横的态度也不会采取。但是这不是由于他的性格,只是因为不关心下●面●那些事。

    「从早上开始就可以过来!」

    「这样啊。那么,九点半吧。」

    「我了解了!」

    在并不只有责任人而是与修理相关的技术人员全员的目送下,贝佐布拉佐夫离开了整备工厂。

    他之所以很不寻常的来到工厂,既有对于使用『ARGAN』的作战很着急的原因,也由于他感受到了对于达也的强烈地屈辱感。

    使用对于成功有着绝对自信的『水雾炸弹』进行奇袭攻击。

    可是,即使使用了作为『水雾炸弹』专用的生物增幅器的『奏者』,对于司波达也的暗杀还是失败了。并且在此之上,使用过的两台『奏者』还被消除了,『ARGAN』变成了不可使用的状态。如果不使用『奏者』的话,贝佐布拉佐夫自身就会遭到反击吧。

    贝佐布拉佐夫到那时候为止,还没有在身为战略级魔法师的任务中失败过。他在白令海峡和USNA进行过小规模然而很激烈的战斗,并在那场战斗中用『水雾炸弹』葬送了上代STARS总队长威廉·天狼星。

    那样的自己,在任务中失败了。坦诚来说,是败北了。

    贝佐布拉佐夫为了清除这份屈辱,希望尽可能早的再次进行作战。

    ◇ ◇ ◇

    六月二十日,星期四。

    东京从早上开始就下着雨。甚至国立魔法大学附属第一高校所在的八王子附近,街上也被淅淅沥沥的雨水湿润了。

    阴郁对于梅雨季来说,这是不可避免的。其他学生虽然都很朝气,但达也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警戒心MAX地度过着时间。

    虽然邻座的美月有些疑惑,但达也只是适当的蒙混过去,并没有隐藏起紧张。

    虽说是梅雨季节,但今年的东京比起往年雨水并不多。虽说上半月下了很多雨,但进入下半月之后的今天是久违的雨天。

    虽然雨断断续续的下着,但还没到「空梅雨」的程度,只是作为梅雨季节来说雨天比较少就是了。

    达也并没有在意这些,也不能这么说。不如说是自●己●待●的●地●方●不下雨对于他来说是值得欢迎的事。本身他也不是很喜欢雨的性格,尤其是今年,很不欢迎雨。

    这种心情,从他从伊豆回到东京之后就有了。

    在伊豆被战略级魔法攻击的那天,下着雨。

    那天的雨很小,也没有风,这是对于『水雾炸弹』来说最好的气象条件。并且今天也几乎没有风。如果贝佐布拉佐夫要攻过来的话,达也推测就是今天。

    贝佐布拉佐夫并没有放弃。

    达也确信这一点。十一天之前达也葬送的,并不是贝佐布拉佐夫。可是,达也也不认为和他没关系。

    水雾炸弹的使用者并不仅限于贝佐布拉佐夫一人。新苏联可能生●产●了贝佐布拉佐夫的备份。

    即使仅限于公开的战略级魔法师『十三使徒』之中,使用『利维坦』的有USNA的两人,使用『臭氧循环』的有英国和德国各一人,『神焰沉爆』则有印度·波斯联邦和泰国各一人。

    战略级魔法的术式共有并不稀奇。正因为是大破坏力的魔法,同国的魔法师,甚至只要有适应性,就会积极地想要学习吧。

    但是即使这样,达也仍然坚信水雾炸弹的发动和贝佐布拉佐夫有关。

    根据就是,从伊豆高原狙击分解的两名魔法师的肉体情报。

    那两个人的素●材●,完全相同。是同一份遗传基因用相同的方法制作出来的人体。

    也有同卵双胞胎的可能性。可是达也推测为「可能是克隆」。那两个人的情报构造——如果将自然物的反义词定义为人造物,那人造物的同义词就可以定义为不自然的话——有着比调整体还不自然的扭曲。

    那时候,自己受到的『水雾炸弹』是来自贝佐布拉佐夫的意愿,那两位女性魔法师只是贝佐布拉佐夫的道具,达也是这么推测的。

    雷蒙德·克拉克知道达也是『质量爆散』的术者。这份情报一定也传到苏联了吧。

    新苏联做出的决断就是,达也的战略级魔法完全无力化=抹杀作为战略级魔法『质量爆散』术者的达也。针对伊豆别墅的攻击就是这个决断的结果。达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件事,在今天早上也告诉了深雪。

    对于再度接入一高系统的Pixie,也下达了保持最大限度警戒的命令。

    这样等着的达也感知到攻击的征兆,是在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三分钟前。三年E班正使用着终端进行学习的途中。

    ◇ ◇ ◇

    贝佐布拉佐夫在经过了一下午小规模改修的大型CAD『ARGAN』的操作席上坐了下来。虽然日本的时间还是上午,但新苏联沿海州的时间比日本的标准时要晚一个小时。

    虽说是午餐时间,但贝佐布拉佐夫完全没有理会餐桌,而将意识集中到作战的实施上。

    为了不步上次的后尘,『ARGAN』改良为在『奏者』即使受到分子间结合力中和魔法——贝佐布拉佐夫是这样理解达也的分解魔法的——而气化后也不会受到伤害。并且,连着『ARGAN』的新西伯利亚贴到列车,并不是停在海参崴的郊外,而是停在那里北边的双城子(俄文称「乌苏里斯克」)的郊外。这是为了不受到基于上次地理数据的攻击的考量。

    连接的『奏者』和上次的两台相比,这次是五台。这是将剩余的『奏者』全部投入的作战。

    阵型则是负责发动的作为外置演算装置的『奏者』两台,万一的时候作为替身使用的『奏者』一台,备用的『奏者』两台。

    即使是以USNA的STARS为对手,也没有使用这么大的阵势。这就是贝佐布拉佐夫想要在这次的任务中一雪前耻的证据。

    ——畏惧着达也的攻击,像是滚落一般地从搭载着大型CAD『ARGAN』的列车车厢中逃出来。

    这份记忆,压抑着贝佐布拉佐夫的自尊。这份屈辱,一定要雪耻。

    在准备过程中,渐渐的,脑袋变得不正常。

    这是贝佐布拉佐夫的实感。

    并且,为了忘却那令人厌恶的耻辱所走上的道路,只有将司波达也葬送这一条。

    这是在贝佐布拉佐夫的意识中驻扎着的执念。

    在控制台上调出情报部传回的数据。司波达也现在在第一高校。

    有着提出核融合炉工业园企划这种程度头脑的主人在一高学习些什么,贝佐布拉佐夫完全不清楚。他也不认为这是浪费时间。

    可是,如果留在一高是有除了学习之外的其他目的的话,就很麻烦了。对于用坚硬的钢筋混凝土建成的建筑物,想要用冲击波将其破坏很困难。并且还不是旧世纪的混凝土,而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卡发的高强度的那种。即使将玻璃震碎,也无法造成致命伤。

    但是不管怎么说,『水雾炸弹』并不是以移动中的对手作为目标的。从卫星照片上来看,他家的建筑比学校还坚固。

    ——用冲击波将窗户破坏,让雾气侵入其中从内部爆破。

    贝佐布拉佐夫在其他备选作战方案之中,从中采取了这个计划。贝佐布拉佐夫坐着的椅子被『ARGAN』吸入其中。

    他作为操纵『奏者』演奏破坏和杀戮的『指挥者』,以操作控制台上的开关代替挥动指挥棒。

    ◇ ◇ ◇

    (主人(注音Master),探测到魔法发动的征兆。发动点在一高正上方二百米。)

    Pixie用主动心灵感应送来了警告。

    达也在那时,已经明确捕捉到了将魔法式复制并加以时间差发动的魔法技术『连锁演算(注音Chain Cast)』的发动迹象。

    他站了起来,从怀中拔出了大型手枪形状的CAD。

    现在仍然是上课中。

    对于惊于「出了什么事」而混乱交谈起来的同班同学,达也并没有看向他们,而是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将CAD——银鏃·客制『三尖戟』——直指上方。

    他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顿。

    在准星完全固定的瞬间,他扣下了『三尖戟』的扳机。

    ◇ ◇ ◇

    大型CAD『ARGAN』内部响起了刺耳的警报。

    在控制台上展示的警告信息,显示发动用的『奏者』在魔法式展开的过程中,在连一秒钟都不到的零点几秒的时间内被消除了。

    魔法式是魔法师构筑的东西。即使在魔法演算领域中组装完成了,只要没有固定目标坐标的话,魔法就不会发动。将魔法式投射并固定的一瞬间将魔法师抹杀的话,魔法就会以未发动的形态消散。

    「将『奏者』和预备的东●西●交换。快点!」

    贝佐布拉佐夫留在『ARGAN』内部,向外面的操作人员发出了命令。

    这次,不能再逃了。

    他在肉体消失这种怪异的死亡阴影的恐惧中,等到了交换作业结束。

    ◇ ◇ ◇

    想要阻止『水雾炸弹』的发动很难。

    更准确地说,对于使用『连锁演算』发动的『水雾炸弹』,想要用『术式解散』使其无效化很难。

    这是在第二次对决中,达也得出的结论。

    经由『连锁演算』展开的魔法式,每一个都有着些许不同。这份差异使得坐标上的距离隔得很远。即使打包分解,也不能一次性全部消除。

    并且,即使用连射『术式解散』对应,如果中途『水雾炸弹』发动了,就会暴露在强力的爆炸中。

    那么,就只能从源头阻止魔法的发动了。

    这就是达也的作战。

    在上次的战斗中,取得了对于逆向探知『水雾炸弹』的发动源的诀窍。在『连锁演算』开始的瞬间,逆向追溯其魔法路径,将术者用三连分解魔法『三尖戟』分解。

    『连锁演算』是将魔法式在大范围内复制固定之后,让所有的魔法式同时发动的技术。在广域铺设魔法式的这一步中,单纯的分解单一个体的『三尖戟』更快。即使对象变成两个,发动速度之差也是在误差范围内。

    这并不是赌博,而是基于明确的胜算,作为反击的防御。

    ◇ ◇ ◇

    「『奏者』交换完毕。」

    并没有回应工作人员的报告,贝佐布拉佐夫凝视着控制台上的卫星影像。

    由于之前的『水雾炸弹』没发动就结束了,目标上空的大气状态并没有变化。不变的厚云下面下着雨,几乎没有风。再度攻击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在上次的战斗中,两台『奏者』被消除之后,分子间结合力的中和魔法的第二波,并没有袭来。

    对于那种现象的模拟结果,即使以『ARGAN』的演算能力,也有50%的可能性会发动成功。他推测那个魔法复杂到这种程度。

    如果只是持有携带型的CAD的话,不可能进行连射。即使假设可以,也需要十分钟以上的时间。贝佐布拉佐夫这么计算着。

    这样的话,第二波『水雾炸弹』会率先发动。为了以防万一,为了能发动第三波,将设定变更为一次使用一台『奏者』,贝佐布拉佐夫想着这次一定能葬送司波达也,将在自己的魔法演算领域中组合好的启动式输入给了『ARGAN』。

    ◇ ◇ ◇

    (『水雾炸弹』的发射地点已经确认。)

    达也基于自己放出反击的『三尖戟』的「记忆」,在意识中再现了『水雾炸弹』投射到一高上空所经历的魔法路径。

    (对象变更为和术者相连的CAD)

    在魔法的发动过程中,魔法师和CAD之间会建立密切的关系性。从●情●报●上●来●说●CAD是魔法师的一部分,魔法师和CAD一起成为了「魔法」这一系统的零件。这对于搭●载●着●魔法师的大型CAD来说也是一样。

    达也将『ARGAN』收入了瞄准范围内。

    (战术目标——货物车两型CAD的完全破坏)

    达也「眼」中的CAD内部,开始了魔法式构建的进程。

    可是,那只是在读取启动式的阶段,像这样复杂的启动式,即使经过一秒以上也没有结束读取。

    达也的分解魔法,本来需要和那个相同等级,或者更高一级的准备。可是达也的魔法演算领域,对于『分解』和『再生』是特化的。在提前准备好了『分解』和『再生』用的辅助装置,然后只要输入追加数据就可以发动这极度复杂的魔法。

    所以,能在极短时间内实行「将物质分解为元素等级」「将情报体分解为想子等级」这种复杂的处理。

    (『术式解散』『云散雾消』,发动)

    将大型CAD周围发生的事象干涉力的力场分解,将『ARGAN』分解到元素水平。即使跨越几千公里的距离,能够一瞬间连续发动两种魔法,是因为他的精神中有着为了使用『分解』这个魔法而牺牲其他魔法技能的系统。

    情报体分解的魔法和物质分解的魔法,连续发动了。

    ◇ ◇ ◇

    一开始,贝佐布拉佐夫以为是地震了。

    眼前的光景出现了重影。

    可是身体并没有晃动的感觉。

    然而并没有余地让他进一步产生错觉。

    下落的感觉。这并不是错觉。

    自己坐着的椅子,突然丧失了承受自己体重的机能。

    并不只是椅子。控制台、地板、墙壁,全部都变得软绵绵的。

    地板消失了。

    天花板落下了。

    墙壁崩坏了。

    全部都变成了砂,变成了土。

    由于突然强力地摔在了地面上,贝佐布拉佐夫呻吟了一声。

    痛到不能立刻站起来的程度。

    受伤的并不只有身体。疼痛并不只来自外部。

    从头的内部,传来了剧痛。

    什么也不能思考了。

    这是由于和CAD的连接被强行切断所受的冲击,但头痛到连这种事都注意不到了。

    并且,头上有被砂土覆盖的感觉。

    好不容易支起了上身,将脸从砂土中抬了起来。至于注意到这些沙土是『ARGAN』的残骸这种事,贝佐布拉佐夫没有这种思考能力了。

    眼前,双城子的景色在眼中展开。他总算认识到了自己被扔到了外面并看到了这个景色。

    在激烈的头痛中,贝佐布拉佐夫呆呆地坐着。

    三名『奏者』的心脏,也已经因为CAD和他之间的连接被强制切断所带来的冲击而停止了。

    这份骚动,贝佐布拉佐夫也没有听到。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