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2】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2】

    二零九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星期天的早上。

    直属USNA参谋本部魔法师部队『STARS』的总队长『安吉·天狼星』,真名为安洁莉娜·库都·希尔兹正在一架小型VTOL(垂直升降飞机)内。

    安洁莉娜,简称莉娜被已经跟寄生物同化的队员们披上背叛者之名,在本部基地内遭到暗杀。而在与四叶家秘密合作的巴兰斯的协助下逃到日本,在前天仍然在四叶分家黑羽家藏身,但昨晚则在达也跟深雪的公寓中过了一晚。

    然后现在她正在移动到新的潜伏地,位于防总半岛南海上约九十公里,在三宅岛东方海上浮着的『巳烧岛』。那是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新岛』,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年因为海底火山活动而形成的小岛。虽然说是小岛,但面积至今已经成长到八平方公里,跟东京的国立市的面积相同。

    巳烧岛已经变成了四叶家的私有地,正确而言是四叶家支配下的地产公司的持有地,但本质上没有分别。

    四叶家会入手这块土地的背景有着这座岛的特殊历史在。

    巳烧岛原本设置了国防海军的补给基地。但由于在二零五零年代不断出现喷火现象,导致基地被放弃。而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又名二十年世界群发战争终结后,这里变成了不论军民,魔法师专属的秘密监狱,而管理则委托了四叶家负责。那是因为除了四叶家以外无人能够完全管理这些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法师犯罪者。

    四叶家藉着接受秘密监狱的管理工作,得到了巳烧岛。

    但在二零九三年一月,在小岛的东侧——即是监狱的另一边——发生了喷火现象,而以此为契机开始讨论转移监狱,在二零九五年决定了转移地。然后在二零九七年的五月,即是上个月,已经完成秘密监狱犯人的移送。

    虽然改装囚人用设施是必要的,但监督者用的建筑物已经是马上能够居住的状态。还有,在原本没有被用在监狱上的东侧地区,则正在展开魔法实验设施的建造计划。虽然四月才刚决定竣工,但因为达也,这里将会成为ECAPES计划中的魔法核融合炉能量平台的建设地。

    达也跟深雪都在VTOL中。虽然最主要目的是监视莉娜,但达也亦有着去视察平台建设地的目的在。

    在上个月尾才决定ESCAPES计划会在巳烧岛展开。尽管达也曾经到访过巳烧岛所以清楚那里的地形跟气候,但却没有从建筑的角度去看过它。达也认为有必要去检查一次,究竟那里会不会存在对自己计划不利的自然条件。

    『达也大人、深雪大人、希尔兹大人,我们即将着陆』

    操纵小型VTOL的人是花菱兵库,他对达也一行这样说。去除驾驶,这架VTOL的乘搭人数为六人,操纵席跟乘客席之间没有分间,所以兵库的声音就像是在车内般传递给达也。

    『满宽呢,基础设置也意外的齐备』

    第一次看到小岛的莉娜率直地说出了感想。

    『对呢……。真的变了不少啊』

    深雪过去曾经来过这里一趟,她也无法藏住对于眼前的景色跟那时候恶劣的环境之差感到的惊讶。

    『深雪你有来过这吗?』

    『嗯,大概在四年前』

    深雪在四年前来到这里时,小岛上只有西边的监狱设施在,其他地方基本上都是黑色的岩石跟充满沙的熔岩平原。

    但现在眼中的巳烧岛,北部有着具备短滑行路的机场,还有与其邻接的海水淡化设施;中央的山群有地热发电所;东部则有十栋以上的普通高度大厦罗列着。

    达也亦感到意外,但他惊讶的地方跟深雪不同。

    (……那是感应石的精制工厂?)

    (那里是大型电算中心…)

    达也在大厦群中找出了在FLT研究所中见过的,拥有某些特徵的建筑物。

    然后冷不及防地,接受了。

    四叶家将会在这座岛建设新的本部。

    达也并不是从真夜的口中得知这个计划。

    巳烧岛将会建造ESCAPES计划的平台。

    但这个计划并不会排除掉四叶家第二本部的计划。

    真夜她,四叶家打算在这里一边建设公开的实验平台,一边在旁边建设封闭的研究设施。而那恐怕是为了在ESCAPES计划聚集的研究者中,把当中特别优秀的人吸入四叶家内部,为了在魔法技术上达到更高的巅峰。

    小型VTOL在直升机坪着陆,这里的滑走道并没有让大型机体着陆的长度。尽管不是VTOL或是STOVL也好,乘载五十人程度的小型喷射机的话就能够着陆。在这里能够窥探到四叶家开发巳烧岛的认真程度。

    但果然还没有铁路或是单轨铁路。四人坐着负责管理魔法师监狱的真柴家(四叶家其中一分家)所准备的自动车——驾驶则是兵库——前往小岛西岸。

    绕开一直持续小规模活动的火山,到达监狱管理人员的宿舍。在路上,跟以往一样窗外还是熔岩平原跟布满岩石的海岸。看来小岛的开发力度较为集中在监狱对岸的东侧上。

    囚人全部离开,管理人员也有一半离开了小岛。而主要离开的看守都是跟囚人一同转移到新的监狱。

    不过营运设施的人员几乎都留在这里。宿舍也维持着随时能够让人入住的状态。

    『呼—嗯。比起酒店更像是公寓呢』

    这是被带进去房间后,莉娜在里面转了一圈的感想。而达也跟深雪对于此也没有异议。

    『食材也好、连冰箱跟储藏库都有,这样的话暂时除了衣服以外都没什么需要了』

    『……对啊』

    莉娜会露出微妙的表情,是因为身为男性的达也担心自己的衣着所带来的复杂心情吧。同样身为男性的部下,天船三在脱离美国前也曾经说过了类似的话,所以才会更多馀的让人感到复杂吧。

    『这座管理管理设施不只有住宅,连日用品店铺跟训练室,还有娱乐室都齐备。去看看又如何?』

    说出这句的人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夺取了监狱人员的带路工作的兵库。

    达也用视线询问莉娜的意愿。今天的视察是为了让当事人决定究竟巳烧岛能不能作为她的潜伏地。莉娜一直以为自己没有选择权,但这其实是她的误会而已。如果莉娜说『不要』的话,四叶家就会准备下一个藏身点,只是安全度会比这里低而已。

    『……能够麻烦你带路吗』

    莉娜在这也误会了以为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她打算当成是无法避免的仪式,对着兵库回答。

    『那个……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

    这是围绕设施走了一圈的莉娜,回来后第一句的感想。

    『你中意就太好了』

    虽然达也对于这由自己来回答感到有点不对劲,但莉娜询问的对象的确是达也。,所以他就说出了想到的台词。

    『对着这些说不满意肯定会遭天谴啊……』

    莉娜的声线渗出了一丝疲倦。并不是肉体上,而是精神上的疲倦,来自惊讶过后的。

    展示在她眼中的设施绝对不能说是豪华。

    但里面并没有任何不足。

    完全没有一丝让人感到生活不方便的成分。

    说到这点,其实这个房间也是这样。尽管无视不能离开此地这点也好,也可能比STARS的宿舍跟舒适。这跟莉娜想像中的『不自由的逃亡生活』完全不同。

    『而且,让我看见那样的东西真的没关系吗……?』

    莉娜的瞳孔中因为不安而动摇着。

    以她为客人的巡游目的地并不只有监狱设施,还包括了建设中的研究所。

    在日常生活设施逛了一圈后,达也、深雪、莉娜三人乘搭监狱的直升机前往了小岛东部。而操纵手果然还是兵库。虽然不是不信任监狱的人,但兵库果然没打算把达也的『司机』这个位置让给别人。虽然兵库才侍奉了达也约两个月左右,但看来兵库在达也身上找到了值得献上忠诚的地方吧。

    漂浮着已经成为了达也忠臣气场的兵库,最后带他们到达也在着陆前看到的感应石精制工场。

    感应石是CAD的心脏。它的制造方法广为人知,作为军事技术被开发出来的CAD相关技术,虽然没有被版权保护但相对的也没有被公开。但因为同盟国之间的技术合作或是间谍的功劳导致技术流出,至今已经没有隐藏的意义。

    但那最多也是基本的技术,虽然用现实上是公开的技术能够造出感应石,但靠着那并不能制造出高性能的感应石。

    感应石是把想子讯号跟电子讯号互相转换的零件。但并不是所有感应石都以相同的效率互相转换,而是因应设计跟加工改变。

    某种感应石在把想子讯号转换成电子讯号上效率很高,而在另一个加工方法下被精制的感应石,它在把电子讯号转换成想子讯号的效率会比较高。如果是能够把微弱的讯号转换的话,那就是在讯号重现上表现优秀的石。

    例如在感应石的综合能力排行中,以德国的罗森魔工社为首,下一位是英国的麦葛瑞格魔工,接着是美国的马克西米利安机械社为顺,但只论讯号重现的正确度的话,日本的FLT被誉为世界第一的企业。——而军方或是国家研究所直接制造的感应石性能则是未明。

    感应石的设计图是企业的、还有其国家所持有的重要智慧资产。让无关人士参观感应石的精制工场什么的,在魔法产业上是违背常识的事。莉娜所指的『那样的东西』,反映出这样的『常识』。

    『如果理解这点的话,就不会贸然接近,不是吗?』

    『……这种无常识的事,从一开始就不会做啊』

    对着达也的回答,莉娜表现出不满。但她的语气却是无力的。

    在目前的阶段,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藏多久。

    如果变成长期潜伏的话,紧张跟顾虑肯定会变得脆弱。如果不理解那个地区有多重要的话,可能会因为不小心踏入而跟警卫引发冲突。

    莉娜没办法单靠自己去否定当中的可能性。

    『也对呢』

    达也稍微回应了一下莉娜藉口,然后转去看兵库。

    兵库只是看到了视线的提示,把不知不觉间拿在手中的漂亮信封交给了达也。

    『莉娜,这是房间的钥匙』

    『谢、谢谢……』

    莉娜打开密封的信封,然后确认里面的内容。

    拿出来的是一张金色的IC卡。

    『那张卡能够自由使用岛内所有的设施,包括吃饭跟购物。如果弄丢了的话也能够重新发行,但需要一点点麻烦的本人确认手续』

    『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莉娜用双手珍惜地握住卡片。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用房间的固定终端打电话来吧。不是我也没关系,深雪也好,亚夜子亦然,连四叶本家也能够接通。

    『知道了』

    『还有什么其他想问的事吗?』

    『目前没有,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打电话问你』

    『好吧』

    达也看向深雪。

    站在达也斜后方的深雪踏前了半步。

    『那么莉娜,轻松地过吧。我们还会再来见你的』

    『嗯,真的,感谢你们的周到』

    莉娜有点害羞地微微挥起了手。

    深雪则轻轻地笑出来,也挥起手来。

    ◇◇◇◇◇

    『达也大人,还有一样东西想请你过目』

    对着前往停车场的达也,紧跟在后的兵库开口。

    今天除了视察小岛以外就没有其他预定,所以达也就简短回复了一句『好』后,就让兵库带路。

    兵库戴着达也跟深雪前往的地方是在跑道旁边的机库。里面放着一台涂装成浅蓝色的短鼻锥四轮车。

    『真是独特的设计呢。MIDSHIP引擎吗…看起来又不像是』

    如达也所言般,车身的中央是机关部,但里面放着的并不是引擎。如果是氢气引擎或是酒精引擎的话,虽然说是可以采用MIDSHIP配置,但在这个场合下的主流电动车会在前轮后轮各配置一个马达,或是在各个轮胎内置马达。然后这辆车很明显地具备着由电动马达驱动的特徵。

    『这辆是『飞行车』』

    『……你意思是指魔法飞行车辆吗?』

    虽然只是轻轻的,但达也的双眼睁大了,他无法摁住自己的惊讶。

    『正是。这辆车跟附有飞行能力的摩托车『WINGLESS』是同时在两年前开始开发的,但在几个月前得到达也大人的意见才得以完成』

    的确达也在今年四月提出了大型物体用的飞行魔法计划。但因为太忙碌所以只对本家提出了粗略的计划,然后就把这件事放在一旁了。

    然后它却在意料之外的形式下结果了。对达也而言就好像是遭到意外一击的感觉。

    『这辆车已经登记成能够在路上用的自动车了,马上能够在日常生活中使用』

    『所以还能够顺便用作往返这个小岛的交通手段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这样希望的话我会马上前来迎接』

    兵库用微妙的表情回答,但达也从一开始就没有感受到一点被瞧不起的感觉。

    『兄长大人,要试试看坐上去吗?』

    深雪从旁提出试乘。

    『不,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达也的表情上出现了一丝迷惘,但他还是摇头了。不过这不代表他对这台『飞行车』没有兴趣。

    『明天再测试吧』

    『明白了,我会传达给整备师听的』

    达也不想在测试中放下深雪不管。所以他决定在明天深雪上学的时候再测试这台『飞行车』。

    ◇◇◇◇◇

    在达也他们到访巳烧岛的同一时点。

    虽然是星期天,但外务省跟防卫省陷入了一场小小的骚动。

    那是因为USNA对日本,经由外交线路提出了一个秘密的要求。

    希望日方协助搜索在日本失去行踪消息的安吉·天狼星少佐。发现后将其保护,并且引渡给大使馆的委托。

    而日本政府则对USNA没有事前通知其高级将领入国一事提出了抗议。但被反驳将领并不是为了军事目的来日的话,尽管很明显是谎言也好亦无法再一步谴责。

    日本政府答应了USNA搜索及保护安吉·天狼星。

    『虽然美国的要求很厚脸皮,但同时也是最急切的。但为何这件事的对应会交给我们一零一旅团』

    『风间中佐,我也累了,请不要装不知情了』

    『失礼了』

    被佐伯斥责,风间把微妙的表情收敛起来。

    但那只是脸上肌肉的活动,讽刺的意思仍然从眼神中泄漏出来。

    而跟佐伯本人说的一样,她露出了疲累的表情——换个说法就是烦厌的表情,瞪着风间。

    但风间没有再一步的道歉。

    先服输的是佐伯。

    『我知道天狼星少佐正在四叶家的保护之下』

    『我听说四叶家好像有进行报告啊?』

    『比起报告,那更像是警告』

    『安吉·天狼星正在我们的保护之下。国防军不要出手……这样一回事吧』

    『恐怕是这样吧』

    佐伯用苦恼的表情点头。这次风间也跟她表现出相同的感情。

    『阁下是认为大黑特尉跟此事有关吗?』

    『对,跟中佐你想的一样』

    佐伯跟风间都知道,去年冬天『大黑特尉』=达也跟『安吉·天狼星』=莉娜之间有过交流。

    四叶家会保护USNA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师『安吉·天狼星』的理由,怎样想也只有跟达也有关,那是风间他们的推理。——虽然他们的推理错了,但在不知道四叶家跟巴蓝斯大佐之间的密约的情况下,他们会这样想也是无可奈何的。

    『要对大黑特尉……不对,对达也提出交出天狼星少佐的要求吗?』

    『最终会变成引渡回USNA吧』

    佐伯的回答在形式上并不是在回答风间的疑问。但她的意图却充分地传达给风间了。

    最终,即是说不会马上交给对方。

    恐怕是打算把莉娜当成是谈判材料吧。

    『天狼星』是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师,USNA的其中一张王牌。

    虽然美军的王牌不可能只有天狼星一张,但王牌落在对方手上就会变成威胁。

    如果是为了取回来——或是处理掉的话,很有可能让对方作出不少的让步。

    『……天狼星为何会落得逃走的下场?』

    战略级魔法师是可能为国家带来威胁的存在,必须要慎重地管理到最少不让其产生叛意的程度。

    风间的问题是要点。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详细情报』

    国防军对USNA境内也派遣了间谍。虽然说是同盟国,但并不会成为谍报活动的例外。认为同盟关系会永远持续·是绝对的人,没有资格接触军事或是政治。

    但这点在防谍的一方也是一样。就如同日本警戒着美国的间谍般,美国可能在此以上地警戒着日本的间谍活动。跟国家公认战略级魔法师逃走有关的情报并不是那么容易查出的。

    『在不清楚事由下出手不会太危险了吗?』

    『但那直接问本人不就好了』

    直接拘束天狼星然后进行讯问就好,看来佐伯是这样想。

    虽然风间对于上司的想法不知道为何感到危险,但他却无法说明当中的根据。

    『那么我去跟达也委托能不能跟天狼星会面』

    『为什么要委托?』

    这次则是风间无法理解佐伯想说什么。

    佐伯无视风间的困惑传达命令。

    『风间中佐,命令大黑特尉把安吉·天狼星交给我们』

    『如果达也拒绝的话怎么办』

    『强硬手段并不是上策。但必须要把国防军不能接受把天狼星留在国内的意思,没有一丝误解的馀地般传达给他』

    即是说,尽管政府或是外国势力想拐走天狼星也好,第一零一旅团也不会协助达也的意思吧。

    『了解』

    但风间从最初就没有想过达也把自己当成是靠山。

    同样,风间也认为不被政府认同流亡的外国将军,身为正规军人的一零一旅团不可能藏起他。

    只是风间却不认为那是正确答案。

    ◇◇◇◇◇

    虽然已经快黄昏了,但从巳烧岛回到东京的达也跟深雪只是在家里稍微停留了一下后,就马上前往到水波的病房。

    在途中,他们在医院外碰到了数个疑似是十文字家的,而在医院内碰到了四叶家派遣的魔法师,但达也特意装作不认识。如果把水波的护卫放在首位的话,引人注目一点会比较有效吧,但他们却是相反地低调,即是说他们把捕获光宣放在首位吧。而达也并没有对这个方针说什么。

    『病房门前的话好好地找人看着也没关系吧』

    但看来深雪不满到抱怨了。

    而深雪跟达也在敲门时,已经完全把不满收起来了。

    『水波,可以进去吗?』

    『是,请进』『别进来』『深雪前辈也一起吗!?』

    达也跟深雪互相看着对方。

    刚刚三重奏般传来的回答完全是听惯了的声音。

    达也按照水波的回应打开了门。

    然后在病床两侧,有两张很像的脸流露着相反的表情。

    鼓起脸表示出不快的人是七草香澄。

    满脸笑容表现出喜悦的是七草泉美。

    在那里的是在一高的后辈,七草家的双胞胎姊妹。

    『泉美跟香澄也是来探望水波吗?』

    『是的,明明同学在住院,只是作为护卫来就太无情了』

    在师族会议中决定的,七草家的工作是迎击及捕获九岛光宣。所以香澄跟泉美其实并没有被任命为水波的护卫。

    『是这样啊,谢谢』

    但深雪却笑着回答泉美。

    这点并不需要在当场——在水波面前指责她们。而且这两人跟七草家的任务无关,可能纯粹只是作为同学来探望水波而已。这样想的话,深雪心中的『感谢』就自然涌出来了。

    『啊!真是不敢当的话语……』

    泉美痛苦地按着胸口,发出了极为感激的声音。太过幸福所以很辛苦,大概就是这样吧。虽然看起来很像演戏,但本人肯定是认真的吧。

    对着泉美夸张的身体语言,达也跟深雪也没有把她当笨蛋看。只是用微笑的表情看着她而已。在床上的水波则微妙地移开了视线,所以只有她的双胞胎姐姐用冷淡的眼神看着她。

    达也接近水波时,香澄就让出了相对的空间。

    而深雪接近时,则是泉美让出位子给深雪。

    结果达也则是跟香澄交换了位子。

    『水波,身体如何?』

    站在床边的达也询问。虽然床头有一张椅子,但因为只有一张,所以他跟深雪也没有坐下。

    『是,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

    感觉上,水波没有特意说出来是因为香澄跟泉美并不知道详细的病情。

    从她不需要辅助骨骼——医疗用的装备型力量辅助装置——的帮助去看,能够看出水波已经在取回身体力量。只是感觉上的障碍从外看不出来。

    『太好了……』

    从本人口中听到症状改善,深雪按着右手发出安心的叹息。

    『是这样啊』

    达也的嘴角也稍微放松了。

    『虽然可能没必要由我再次说,但不需要勉强自己赶快治愈』

    『是』

    不知道是不是真心,但最少在表面上看不出水波的焦虑。

    『医生怎样说?』

    『他说再两个星期左右就应该能够退院』

    面对深雪的询问,水波也用冷静的语气回答。

    『那包括复建吗?』

    『我没有问到这里』

    再两个星期,入院时间就接近一个月了。达也在一边听着深雪跟水波的问答,一边想要不要把PIXIE带回去帮助水波复健。

    『是吗?啊,但如果需要在家中复健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哦?』

    其实也不需要焦急,但深雪有点紧张地附上一句。

    『不管多少我都会帮忙的』

    『怎么可以,不能这样劳烦你!』

    这次则是水波慌了。

    虽然现在可能不是这样想的情况,但听到水波能够正常对话,达也在在这里也体感到她的回复。

    『我是不希望你那么客气啦……』

    『但是……』

    有点伤心的深雪跟困惑加深的水波。

    在这里,泉美提出了意外的意见。

    『深雪前辈,如果可以的话能够让我在退院后的复健帮忙吗』

    『泉美吗?』

    『是的,如果不会打扰到你的话』

    在这里怀疑泉美的真意就不太好,达也这样吐槽自己。

    泉美只是顾念身为同学的水波,绝对不是为了拜访深雪家而这样说,应该。

    『泉美……。把樱井当成是藉口呆在会长家吧……你应该,没有这样想把?』

    但达也因为自重没说出来的问题,香澄却毫不客气地说出来了。

    『真,真是过分呢!我才没有想这种羞耻的事!』

    但很遗憾,泉美的表情跟声音也浮现出动摇。

    香澄则是半睁开眼看着泉美。

    泉美没有背过去,但视线却避开了。

    『……会长,泉美来你家拜访的时候我也会一起来』

    深雪对于香澄的话,只是露出了暧昧的笑容回答『谢谢你们两个』。

    两人,主要是香澄拉着泉美,先离开了病房。

    看着双胞胎姊妹离开的达也一行,互相看着大家露出了类似的笑容。

    虽然有点无可奈何但却无法讨厌,这样的笑容。

    在同辈中,泉美被认为是一个清楚又可怜的美少女。但在达也他们当中,她就是一个有点歪掉但仍然可爱的角色。

    达也从房间的角落把椅子拿过来坐下。

    深雪则坐在原本放在床头的椅子上。

    『不管怎样说,她们这样来探望也很感激了』

    深雪像是自言自语般低语。

    达也在这点上也是同感。

    对七草家而言,水波只是为了抓住光宣的圈套而已。

    但那并不是应该被谴责的事。七草家会出手帮忙纯粹只是作为十师族服从师族会议决议的行为。原本七草家就跟这件事无关。

    七草弘一有着他自己的算盘,才会插手在这件事上。但尽管是这样,对七草家而言水波只是单纯的圈套,这在他们的立场上而言是正确的。

    『那两人,可能不适合

    达也没有特意把『在什么上』说出口,但不只是深雪,水波也理解他省略的意思是什么。

    香澄也好,泉美也好,她们均不适合当十师族。如果要说她们的姐姐真由美适合与否的话,肯定是否吧。但尽管是这样,她仍然采取优先立场与义务的态度。只是香澄跟泉美有着比起立场,更重视对错;比起义务,更重视人情的一面在。

    简单而言就是『善良』。

    『我认为那不是坏事,甚至有点羡慕她们呢』

    深雪说出的这句话,反映出她正在跟达也想着同一件事,有着相同的感觉。

    『说回来,水波』

    达也突然改变了话题。

    『是,怎么了吗』

    尽管突然被呼叫也好,水波也没有慌。

    『在那之后有什么异常吗?』

    『你是指光宣大人有没有来接触吗?』

    『不单只是光宣』

    『我没有看到过可疑的客人』

    水波先这样回答。然后再加上一句『睡着时的事我没有打听过』。

    『我不认为光宣会放弃。是在准备些什么吗?例如说,寻找部下之类的……』

    深雪有点不安地抬头看着达也。

    『这个可能性的确存在』

    距离上次的袭击已经过了一星期。在这当中,无法想像光宣什么也没做。

    虽然不是明确地确认了,但光宣应该继承了周公瑾的知识。而那不会只限于魔法的知识上吧。

    以九岛家为首的『九』各家不可能会背叛师族会议,所以在这里寻找同伴是很困难的。但是,从周公瑾建筑起来的工作员网络中寻找手下,这是可能的。

    『可能要告诉叔母大人封印寄生物的术式』

    深雪跟水波同时表示出动摇。

    听到封印寄生物的术式,水波想到那会用来对付光宣。

    但深雪担心的却是其他事。

    『兄长大人……你认为光宣会令寄生物增加吗?像是去年冬天的『吸血鬼』那样?』

    『从光宣的手法去看我不认为他会袭击人。只是,尽管放弃身为人也好,亦渴望力量的人肯定会存在。而要找出他们并不是多困难的事』

    深雪并没有否认达也的推测。而不只是深雪,连水波也没有怀疑这句话,并不是因为那是达也说的,而是她们对于人类这种软弱的地方也有头绪。

    『兄长大人,那个,虽然是刚刚才想到的……我们是不是应该也要警告艾莉卡他们?』

    『……对呢,我太大意了』

    达也用着被戳中盲点的表情点头。

    艾莉卡、雷欧、干比古三人在去年的秋天曾经见过光宣。不是作为敌人,而是作为同伴。尽管光宣在他们面前出现,也不会被警戒吧。

    光宣能够隐藏寄生物的气息。虽然干比古有可能察觉到光宣的真正身份,但艾莉卡跟雷欧很有可能被骗。

    没有考虑到那三人有可能被利用的情况,那的确能够说是大意。

    『不会,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点……。我来跟艾莉卡他们解释吧?』

    『不用,我来说吧。因为明天白天有测试飞行车的行程,所以放学后在『微风』等我吧』

    『……真的没问题吗?』

    深雪像是再次确认般反问,是因为担心让店主听到有没有问题。

    『没关系。比起在学校内被偷听的风险要低,说不定店主会帮上忙』

    『店主吗……?』

    微风的店主父亲是一个技术高超的情报贩,而店主自己也有参与情报贩卖的工作,不过达也亦不是明确知道。

    只是达也确信店主并不是从事正常工作。达也从店主身上闻到了黑社会特有的味道。

    『没事,我明白了』

    深雪没有向达也询问店主的身份。如果是自己必须要知道的事,达也会告诉自己。所以如果达也没有说明的话,就代表现在的自己无需要知道,深雪这样想。

    『我会跟艾莉卡他们在微风里等你的。……那个,兄长大人,让穗香、雫跟美月来也没问题吗?』

    『虽然我不是太想让更多人牵涉进来……。但不跟他们说也有风险,我知道了,请大家都来吧』

    『我明白了』

    达也跟深雪互相点头。而两人同时看向水波。

    『……怎么了吗』

    面对看着自己却不开口的达也跟深雪,比起焦虑更是不安的水波开口询问。

    『虽然已经事到如今了……』

    回应水波的是深雪。

    『但水波你对光宣怎么想?』

    『怎么想……?』

    水波的脸上浮现出困惑。

    对着意料之外的询问,让她的思考一时停顿了。

    『看来光宣是喜欢水波你』

    『喜欢……』

    思路无法正常活动,水波只能够重复对方说的话。

    『水波你喜欢光宣吗?』

    『我,喜欢!?』

    水波疯了地尖叫。因为过度的动摇反而让意识拉回来了。

    『我喜欢光宣大人什么的,想也没有想过!』

    『但那只是你没有想过吧?』

    把水波的话重复,达也纠正了水波的误会。

    『喜欢或是讨厌什么的,或是说没兴趣,只是你没有意识过而已啊?』

    『我们绝对不是因为好奇而这样问的』

    『……』

    水波无法理解达也跟深雪想说什么。

    但她连如何回答也不知道。

    『我想你应该是没有讨厌,但如果你喜欢光宣的话……』

    『水波就必须要能作好觉悟』

    『觉悟是指……跟光宣大人战斗的觉悟吗?』

    虽然水波本人没有意识到,但这时她露出了十分悲壮的表情。

    『战斗的是我们』

    达也否定的语气也颇为强。

    『我尽量是不想杀死光宣来完结这件事。只是迎击光宣的不只是我』

    水波无言地点头。

    水波并没有被告知除了四叶家以外,十文字家跟七草家也在埋伏光宣。只是水波最少也察觉到七草家参加了捕获光宣的作战。

    泉美口滑说出的护卫这个词也没有听漏,再加上培育她的环境告诉她香澄她们并不是单纯因为是同学来探望自己。

    『而且,光宣很强。要在不杀死他的情况下捕获他,这种天真的想法可能无法适用』

    『我认为那是,无可奈何的』

    『脑袋是能够理解吧。我不会怀疑这点,但你的内心又如何?』

    『……』

    水波无法回答达也的询问额不能。

    『觉悟就是这样的意思。水波,光宣为了救你而舍弃了作为人的身份。但那是光宣自己决定的事,当中没有你的意思在』

    『……』

    『只是,也没办法简单的割舍吧。你已经知道了光宣的感情』

    『……是』

    水波向前低头伏着藏起脸,认同了达也的话。

    『水波你会迷惘,作为人是理所当然的。你不需要对此有任何后悔』

    深雪握住了水波的手。

    『……好的』

    水波抬起头,对深雪露出微弱的微笑。

    『但是,如果水波对光宣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我希望你能够做好觉悟』

    『尽管光宣在面前被杀死也好,也不会作出妨碍的觉悟』

    达也说出了决定性的一句。

    达也特意不让深雪说出『杀死』这一句。

    『如果我说……我喜欢光宣的话…』

    『我会想出不杀死光宣来处理此事的方法』

    达也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样说。

    『虽然在这个场合下,出现牺牲的可能会增加』

    水波的脸色变了。

    『非常抱歉!我说的都是戏言!』

    『水波你冷静』

    水波不稳地从床上坐起来,深雪从旁支撑着她。

    大概是想在床上坐好再道歉吧。但看来她还没有回复到能够承受突然的动作。

    『我不认为那是戏言。要马上弄清楚至今没有意识过的感情,勉强也是当然的』

    『不是!』

    水波在深雪的手腕中,用强烈意志的双眼看向达也。

    『我对光宣大人没有怀有特别的感情』

    水波没有深思,很明显是因为一时冲动才这样说。

    但在场指责她也好,本人也不会承认吧。

    『我知道了』

    所以达也对水波的回答完结在点头中。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