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 >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4】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4】

    『好想见到深雪前辈……』

    『你在说些什么,刚刚傍晚才在学生会道别过来』

    『但是啊香澄,你不觉得比起这样呆着等候,跟深雪前辈一起喝杯茶会更具建设性吗?』

    达也跟深雪居住的公寓跟水波入院中的医院可以说是附近。虽然走路会有点距离,但坐车来往连五分钟也不用。自从昨天来探望水波时听说这件事后,泉美就不断地抱怨了。

    『我才不要去,那家伙在会长家啊』

    那就是香澄的回答,已经开始变成一种常态了。

    两人现在位于水波所在的调布碧叶医院旁边的一间小餐厅里。自从昨天师族会议决定了工作分配后,这间店就被七草家包下来了。因为原本也是没有客人预约就不会开店的营业模式,所以十分适合作为据点。

    在师族会议中,七草家的工作是埋伏九岛光宣然后捕捉他,并且在捕获变得困难的时候就不得不杀掉他。

    十师族的判断是,把寄生物牵涉进人类社会是被杀掉也无可奈何的大罪。虽然香澄跟泉美尽可能都不想杀死光宣,但也同意了与其是放任他在外,倒不如杀死他。即使达也认为两人都不适合当十师族,但在这种场合中她们有着作为十师族教育培训出的精神。

    『不过说回来,真的会来吗』

    两人在意的并不是该怎办才能不杀死光宣。香澄跟泉美已经把这件事看开成烦恼也没用的事。

    『我觉得他会来』

    『是吗……。光宣又不是笨蛋』

    『我也觉得他比香澄更聪明』

    『的确光宣是比我聪明啦,是说泉美你的成绩也跟我差不多啊!』

    『所以你是说不用再帮忙完成普通科目的作业了吗?』

    『等,等等!你这样太狡猾了!又没有在说这件事!』

    『你说我狡猾我也……』

    『我想说的是,光宣会不会是在警戒埋伏!』

    为了不让泉美说到最后,香澄慌忙地大声掩过。

    泉美坏笑了一下,不再调戏自己的双胞胎姐姐。

    『应该预测到某个程度上吧,也说不定看穿了我们在埋伏』

    香澄对于泉美没有在说下去松一口气,然后回答『是吧?』。

    『但尽管是这样,我认为光宣仍然会来』

    『诶?为什么?』

    『应该是因为他从小就患病,光宣曾经是对什么也不会执着的男生』

    『……对啊。明明再任性一点也没关系,有几次我也因此咬牙切齿』

    香澄她们并不是那么频繁地跟光宣见面。从其他孩子的角度去看香澄她们,也是不会执着的孩子。

    而在这样的两姊妹眼中,光宣是一个对物或是对事都不会奢求的孩子。

    『这样的光宣居然做到不当人类的地步也渴望樱井,如此激烈的感情……。很遗憾的我无法理解,但我能够想像到那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意思』

    『连泉美也不懂啊……』

    『嗯,虽然作为一名少女是很遗憾的事』

    『你说少女……。嘛,泉美是少女吧。只是我觉得这种感情没有男女之分……。但先不论感情,实际的问题是樱井身边有四叶家、十文字家还有七草家在保护啊?真的会一个人冲进去敌阵吗?还是说,恋爱是盲目的那个吗?』

    『香澄,『恋爱是盲目的』并不是这样的意思吧?』

    『诶,是吗?不是说恋爱中失去理性或是常识的意思吗?』

    『词典是这样写,但失去理性是指看不到对方的缺点,而失去常识是指无视自己跟对方的家庭在社会上的地位或是立场差别的意思』

    『诶,原来如此』

    『而且我认为光宣无视埋伏也会来,并不是因为他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

    『……那么,是为什么?』

    『光宣他肯定是……』

    泉美的声线变小,不只是声音,连表情也再说『不能大声说』。

    『因为不害怕四叶家、十文字家还有我们七草家』

    『……我认为光宣不是这种自信过剩的类型啊』

    被泉美影响,香澄也变得小声。

    『以光宣的实力,这不会是自信过剩』

    『那又……对七草家的话的确有可能赢』

    『现在的光宣有着寄生物的力量。除此以外,不知是真是假,他好像还吸收了大陆古式魔法师的亡灵』

    『……亡灵会不会太夸张了?』

    『……总之』

    关于吸收了周公瑾亡灵的事,恐怕泉美真心也不相信吧。她对于香澄的反驳也没有在深论下去。

    『我认为光宣肯定变强了很多』

    但同时,在对光宣需要警戒这点没有退让。

    最后还是不知道香澄是否同意泉美的意见。

    『香澄,泉美,出现了!』

    因为真由美的呼唤,这场议论就终止了。

    『樱井呢!?』

    对着穿过通往厨房的门出现的真由美,香澄首先询问的是水波的安危。比起作为学生会成员一同行动的泉美,看来身为同班同学的香澄跟水波感情更好。——说不定可能只是因为香澄比较容易看穿。

    『没事。在他潜入医院前就发现了』

    『是十文字家的人吗?』

    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泉美,不过她不问只会变成是香澄说出来。

    『不是,是七草家的部下』

    香澄露出了『蛮能干的嘛』的表情双眼发,只是她的眼神马上就变得忧郁了。『虽然连一分钟也撑不住就被打倒了。现在则是十文字家的人赶来,总算是堵住他了。我跟爸联络了,但增援还需要十分钟以上才到达。十文字也应该接到报告,但五分钟内无法到达』

    『所以在这之前就由我们来拖住他,对吧?』

    『就是这样』

    香澄跟泉美并不是闲着手跟真由美讲话。两人一边听,嘴一边动,手也一边动,把CAD戴上手腕,戴起保护眼睛的护目镜,还有保护背心——防弹、防刃,还有缓和冲击的背心。

    『准备好了』

    『我也是』

    『OK,走吧』

    身上穿着相同配置的真由美打开门,香澄跟泉美则跟在后。

    ◇◇◇◇◇

    在真由美一行人到达现场时,战斗已经一时终结了。

    香澄跟泉美跑到倒在路旁的四个魔法师旁,确认他们的脉搏跟呼吸。

    『还活着!』

    『这边也是,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真由美则对着两个正在大力呼吸的魔法师搭话。

    『光宣去哪了?』

    真由美把护目镜拉起露出脸,然后询问两个还站着的魔法师.

    『他走进了右边的小路了。已经跟负责那边的人传达了迎击指令』

    右边并没有通往医院内的门。他是打算破窗而入吗,还是打算从屋顶潜入吗。不管怎样也好,真由美认为他并不是逃走』

    『明白了,我去追他。你们请回到负责的地区』

    真由美询问的两名魔法师均是十文字家的,而倒在路边的全部都是七草家的部下。

    『麻烦你了』

    十文字家的两人对真由美一鞠躬后回到医院的后门前。他们的任务是阻止目标进入医院,而七草家的魔法师是为了助势而来。但从他们本身的任务去看,距离入口太远了。

    『这些人就拜托你们两个了』

    『姐姐你打算一个人去!?』

    『太危险了!』

    香澄跟泉美都打算阻止姐姐,但真由美用毫无笑容的认真表情摇头。

    『也不能放着伤者不管啊。尽管不是重伤,他们也没有意识。而且,光宣也不一定不会回来后门』

    装着去别处,藉此来让警戒变弱再次入侵,这是常有的手法。两人也没有否定姐姐说的话。

    『……明白了,姐』

    『姐姐,请小心』

    『嗯,你们也是』

    重新戴上护目镜,真由美前往了医院的右侧。

    ◇◇◇◇◇

    真由美追着突然增大的魔法气息,沿着医院旁的小路穿到一条更外侧的小路中。

    雷光在空中闪现。

    距离地上越五米高,以被厚云遮住的天空为背,从什么也没有——谁也不在的黑暗中发出雷击。

    成为目标的两名男性魔法师是作战开始前,克人曾经介绍过的十文字家术者。

    一个单边脚在出血,正在按着伤口蹲下。

    而无事的魔法师则站在同伴背后,展开魔法障壁接下雷击。

    平常的放出系魔法在被障壁挡下来的时点就完结了。在现代魔法中,把攻击起点设定在远离目标的位置,是为了不被对方的事像干涉力阻碍魔法发动。除此之外就没有意义了。

    但这电击并不是普通的电子流。斜着从数米走过来的电光就像是蛇般在空中滑动,那并没有撞在障壁上四散,而是在上面爬行想从侧面绕过去。

    赋予事像形态,在给予生物象徵的形态同时,会需要更多资源。但相对的,提高了魔法造成的事像的操作性。这是现代魔法中没有的古式魔法技术,在这个场合,是为了持续利用一瞬间就会扩散的雷击。

    十文字家术者建设的魔法障壁呈半球圆顶。从侧边绕过去也无法穿过障壁。只是被认为是多馀的雷蛇围起障壁绕了一圈,咬着自己的尾巴,变成了拘束术者跟障壁的圆环。

    看到这里,真由美终于明白这个魔法的目的,这是拖延脚步的魔法。

    雷光之蛇虽然拥有电击效果,但并不会加压在障壁上,更不会绑起障壁内部的魔法师。只是一解开障壁的话,里面的人就会马上被雷击袭击。

    虽然看起来雷蛇是缠在障壁上,但实际上它固定了跟魔法障壁接触的位置。如果想展开着障壁移动的话,就会跟固定雷蛇的魔法角力。

    空中再有雷电噼下,这次不是一条,而是持续的三连击。

    雷击变成雷蛇,包围了十文字家的魔法师跟障壁。

    化为束缚半球圆顶魔法障壁的三重圆环。一开始的雷蛇已经消失,但第二次下来的雷击交叉着包围了障壁。

    真由美对着雷击发射的点,释放了想子弹丸。

    真由美的想子弹并没有达也的术式解体的威力。

    但她正确地狙击一点的技术并不会落后于人。不愧是『世界首屈的远隔精密射击魔法的使用者』。

    真由美放出的想子弹正确地捕捉到设置在空中的魔法炮台。那是持续地让术者在远处发动魔法的想子情报体。而真由美的想子弹破坏力这座炮台的情报构造。

    真由美除了普通的魔法——四系统八种的的现代魔法,射出想子弹的无系统魔法以外,还有知觉系的先天特殊能力。那是远隔视觉系知觉魔法『MULTI-SCOPE』。虽然魔法上也能够做到,但真由美则是作为先天的特殊能力——曾经被喻为『超能力』——能够自由行使。

    这是一件异例。虽然魔法跟超能力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力量,但一个人类本应无法同时身怀超能力跟魔法。超能力是只靠意念就能够扭曲事像,但相对的是只能改变特定模式的事像。现代魔法是把超能力当中使用的精神机能调整成能够用在多种事像改变上而得以实现。但相对的,要流畅地使用魔法的话,除了思考以外还需要各种辅助手段。

    从只能应付特定模式的观点去看,达也的『分解』及『再生』比较接近超能力。而无法对应其他种类的事项改变这点,达也亦有着超能力者的特徵在。从他的例子可以得知,特化了某种事像改变的超能力跟能够进行多种事像改变的魔法是不能共存的。

    但真由美却让多彩多样的魔法跟特殊的知觉能力共存了。她在别种意义上,跟达也一样是异常的魔法师。

    而现在,真由美正全力使用自己的异能『Multi-Scope』。从不同角度得到的视觉情报一同涌进来,全力的『Multi-Scope』对她的精神会带来巨大的负担。只是短短数分钟就让她的意识开始模煳,所以她很少会使出全力。

    而真由美在知道风险下仍然全力寻找的,正是肯定藏在附近的光宣。

    尽管魔法能够无视物理距离也好,正常而言是无法在视线无法到达的远方发动这种高威力及高技巧的术式,所以他一定在附近。

    (找到了!)

    是真由美的执念开花了吗。

    还是她强烈的意志让她看见了吗。

    在她的异能『Multi-Scope』中,反映出一个少年的背影。

    虽然看不到脸,只是背影,但却让人不觉得是现世会存在的妖艳人影。

    真由美让视点移动,然后确认人影的脸。

    从正面『看到』的一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偶然对方也感到视线,他背过去了。

    但一瞬间就足够了。

    真由美让手指在手腕的CAD上奔走。

    发动的魔法则是能够代表她的『魔弹射手』。

    在空中制造炮台,然后从中发射乾冰子弹的魔法。

    三个炮台对着光宣集中炮击。

    在远隔离的视界中,『魔弹射手』确实地捕捉到光宣了。

    真由美看见的少年人影从地上消失了。

    但她的『Multi-Scope』并没有跟丢光宣。

    他的身影在空中。

    真由美制造新的炮台,然后再次对她进行乾冰炮击。

    只是在空中向上移动的人影用复杂的脚步避开了大半子弹。

    光宣在医院的屋顶着陆。

    真由美把『Multi-Scope』的视界缩小到屋顶上,减少耗能,然后让捕获光宣的魔法准备好,再发动跳跃的魔法。

    把被雷蛇抓着的己方放在一旁,真由美跳上医院屋顶。

    ◇◇◇◇◇

    『不知道姐姐有没有事啊?』

    『虽然我觉得尽管是光宣也好姐姐也不会输……』

    虽然泉美回答香澄的语气没什么自信,但她的表情没有不安。应该是她没有担心到流露在声音上吧。

    在目前,七草家最强的魔法师恐怕就是真由美。虽然父亲弘一没有参加过儿女们的比试所以不是绝对,但兄弟姊妹中已经证实了真由美是最强的。香澄跟泉美两个一起上也赢不了真由美。因为她们用上了真正合力的王牌,乘积魔法也赢不了。

    她们会这样悠闲地谈话,是因为除了对话跟看守以外就没事做了。被光宣打倒的(父亲的)部下们的紧急治疗已经完结了。原本就没有人受到会大量出血的重伤。从外部去看也没有人骨折。有一个伤者在倒下时撞到头,但两人对脑部伤害也无从入手。只能冷敷一下肿起来的地方,然后等待代替救护车的七草家救援部队来。虽然她们没有说出口,但两人都在想与其等候不知何时才到的救护车,倒不如把伤者们抬进去医院。

    『还没来呢』

    『不来啊……』

    然后这两人并没有多少耐性。香澄从外表看就知道她很性急,但泉美其实也很容易会觉得厌烦。不过泉美应该说更像是我行我素。总之,这两人耐性差是一样的。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然后察觉到对方跟自己想着相同的事。

    像是互相提示般,两人同时看向医院后门。

    打算拜托守卫把伤者搬运进去的一瞬间,两人在开口前就喊出了其他话。

    『小心!』

    但这个警告却造成了反效果。

    负责守卫后门的两个魔法师看向了泉美跟香澄。

    在他们的注意力分散的一瞬间,从黑暗中释放出了魔法。

    剧烈的火花在空中炸裂。那是从物质中强制抽出电子,引起放电现象的魔法『SPARK』。虽然在放出系魔法中属于基础,但需求的事像干涉力很高。普通魔法师要在密度很低=一定体积内,对分子数量少的气体进行电离就已经是极限。

    但刚刚发动的『SPARK』的电离子化范围足以把两个人完全复盖。正确而言是胸口以下的区域,并没有直击头部。但他们失去控制肉体的能力,一边痉挛一边倒下。

    『是谁!』

    香澄一边大叫一边发动魔法。激烈的闪光照亮了街灯之间的黑暗区域。

    虽然她这样询问,但香澄肯定那是光宣。如果浮现出来的人影不是光宣,香澄肯定会因为惊讶而无语吧。

    对着袭向自己尝试夺走抵抗力的魔法光,光宣只是尖起眼睛连手也没有动。

    强光产生的黑影,强调出光宣美貌的非人部分。

    『光宣,乖乖被捕吧!』

    香澄发动『冻气弹』。那是一边冷却空气一边压缩,把夺取的热量转换成弹速的魔法。

    那是把真由美的王牌,乾冰流星中的二氧化碳变成普通的空气来发动。因为氢气跟氧气为主要成分的溷合气体的凝固点比二氧化碳低,所以不会冻结,但被高压压缩冷却的子弹会跟乾冰发挥不同的效果。

    香澄在发动魔法的同时,泉美展开了领域干涉的防御阵。

    闪光的魔法效果完结,光宣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而香澄射出的『冻气弹』则跟魔法障壁相撞碎掉了。被魔法束缚的空气被解放,服从物理法则变成了零下数十度的冷气团。

    但冷气无法进入光宣展开的护盾内。而是变成雾气,在护盾的表面结露,变成水滴在透明的墙壁滑落。光宣的魔法障壁有着固体的『坚硬度』。

    光宣在香澄的『冻气弹』碎掉的同时进行攻击。

    在泉美展开的领域干涉范围中,出现了事像干涉的现象。领域干涉并不是透过魔法式发动你哦个的魔法,而是不断使用自身的事像干涉力的防御技术。如果敌人发动魔法的话,就会化为手感传递给术者。

    泉美尝试让光宣的魔法无效化而用尽力。但这份抵抗却轻松地突破了·。

    在空中出现放电,那比起十文字家魔法师受到的『SPARK』的规模要小,是因为被泉美的领域干涉导致事像改变的强度下降了。

    第三在对方已经发动了魔法的状态下,这不能成为多少慰藉。

    发生火花的等离子袭向香澄跟泉美。

    而把等离子吹散的强风是来自把对光宣的第二波攻击转换成防御的香澄所致的。

    『泉美,没事吧!?』

    对着在事像干涉力的角力中负伤的泉美,香澄跑过去伸出手。

    而泉美在香澄的手伸到自己肩膀的途中就抓住了。

    『香澄,分开的话赢不了』

    『我知道了,泉美』

    香澄并没有误解泉美想说什么。

    目前的状况是二对一。她们并不是轮着分开个别战斗,在现况香澄也跟泉美合作着。

    泉美说的并不是单纯的人数问题。并不是两人作为两人战斗,而是不把两人的力量合一就赢不了光宣,泉美的意思是这样。而香澄也认同了。

    两人把手叠起来,香澄的右手跟泉美的左手,手指交错着合起来。

    从香澄的左手,想子流入泉美的右手。

    从泉美的左手,想子流入香澄的右手。

    通过握住的手,两人的想子在两人的身体内循环。

    像是想起什么般,光宣发动了魔法。在面对面的双子头上,事像改变的力量开始作用。

    但光宣的魔法以未发动完结了。那是因为跟刚才完全无法比般强大的领域干涉保护着姊妹的身体。

    『上了喔』

    泉美低语。

    『交给我!』

    香澄也和应。

    泉美左手腕的CAD因为思考操作而输出了启动式。

    两人的乘积魔法并没有主从之分。的确比较常是由香澄建筑魔法式,泉美赋予事像干涉力。但即使是相反,由泉美建筑魔法式,香澄赋予事像干涉力,乘积魔法也会以完全一样的模式发动。

    在黑暗中出现光源。那并不是炫目的光,像是照明般的光照亮了光宣的身体。

    在魔法的光源下,光宣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他不明白为何要发动这种没有任何攻击力的魔法。

    但当然,至此只是准备阶段,那是为了让魔法瞄准变得简单的工程。

    (插图 双胞胎那张)

    下一个魔法发动了。光宣也不是在发呆,但不知是否因为犹豫而让决定下晚了,这次则是泉美比较快。

    光宣的头上出现暴风的漩涡。大量的空气在保持常温的状态下在一瞬间被压缩。

    泉美并没有把空气团直接砸在光宣头上,而是向下解放。

    因为断热膨胀导致的急速冷却,下降气流袭向光宣。

    『冷气岚流(COLD STORM)』,那是崇拜着深雪的泉美因为想跟深雪一样使用冷却魔法而学会的魔法。

    『好,好冷!』

    被蕴含着冰雾的风吹到,香澄发出了尖叫。

    『对不起!』

    泉美道歉的声音有点僵硬。那是因为寒冷跟动摇所致的吧。『冷气岚流』是刚学会的魔法,所以馀波的防御并不完整。

    『没关系,比起这些,成功了?』

    不用香澄说,泉美也一直瞪着被冰霜复盖的光宣。

    光宣在魔法光的映照下变成一个白色发光的人影站着不动。

    没有动作。

    但相对也没有倒下。

    如果光宣手脚没力的话,不倒下就太奇怪了。假如他全身僵硬也好,正常也不可能这样站着不动。

    『香澄,再一次!』

    泉美的大叫跟光宣的变化同时发生。

    光宣头发、脸跟衣服上的冰霜一瞬间消失了。

    而冰霜消失后的衣服也没有湿。

    光宣的右手伸出指向泉美她们。

    『上了哦!』

    泉美回应香澄焦急的声音。但她们没有重复刚才的行动,这次则是香澄负责领导。

    氮气的比例超过九成的强风吹向光宣。

    『窒息乱流』。那是透过氧气浓度极低的气流引起缺氧的魔法。

    但双子发动的『窒息乱流』被光宣的障壁挡住,被从上空拉下来的下降气流抵消了。

    『——』

    泉美看到光宣的嘴唇动了。香澄没有察觉到,并且因为狂风无法听取泉美的话。

    只是泉美不知为何觉得光宣在说『这次到我了』。

    在一瞬间泉美感觉到魔法发动的前兆,同时也吹来了一阵微风。

    泉美慌张地展开了对物障壁。

    但这股风在障壁表面停下,然后在内部再次吹来。并不是风穿过了障壁,而是魔法穿过了障壁。

    不过这点并不重要。因为从泉美跟香澄一感觉到风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香澄向后倒下。

    而慌张地抱住香澄的泉美再次呼吸。

    在那之后,泉美的意识也消失了。

    香澄跟泉美的身体在跟路面碰撞前就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接住了。然后就这样放到路上。

    夺取两人意识跟扶着两人的魔法都是光宣的。前者是收束系魔法导致氧气浓度下降,跟双胞胎使用的『窒息乱流』在原理上相同的魔法。而后者则是移动系魔法的停止跟加重系魔法的重力减少。两人的魔法防御并不是被突破,而是透过使用跟对方发动的相同魔法来让对方误认的技术。这是周公瑾的知识所给予他的技巧。

    光宣操作气流,然后把提高了氧气浓度的空气吹进去两人鼻孔。就这样强制地把氧气送进去她们的肺内。

    两人同时开始咳嗽并且再次呼吸。

    光宣对着半醒来,失去魔法抵抗力两人使用魔法。那是古式魔法的幻术让两人沉睡。两人睁开的双眼再次闭上,然后缓慢的呼吸证明了跟刚才失神不同,那是对身体无害的熟睡状态。

    光宣松一口气。老实说他不想伤害这两人,对她们用攻击魔法已经足以让他十分不安。

    光宣知道自己成为十师族的捕获·讨伐对象的理由。但他并不打算跟十师族敌对。

    他只是想拯救水波而已。跟水波确认她的意思,如果她接受自己的想法就把她变成寄生物。在那之后两人就偷偷地在某个地方隐居。如果水波希望的话,他也打算还回去给四叶家。因为四叶家的话,不管其他十师族说什么也会保护自己人吧。

    所以尽管被攻击也好,光宣也想尽可能和平地解决。对于从小就认识的香澄跟泉美使用有可能留下后遗症的攻击,在他的心中可以说是十分难过的决定。尽可能用较少痛苦的方法无力化,然后尽可能快速进行紧急治疗。但光宣并不觉得这样是自己的免罪符。

    一边感到烦人的后悔,光宣走向医院的后门。

    他的目的是拐走水波。特意不用其他词语装饰。今天他打算无视水波的意思,从医院带走她。因为当初就知道没有说服的时间。光宣的计算中,到目前已经过了达也飞过来也不会奇怪的时间了。

    光宣伸向后门的把手。但他马上收回手向后大幅后退。

    而乾冰贯穿了他的残影。

    『光宣,投降吧!』

    光宣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头上。

    『幻术,已经被揭穿了啊……』

    光宣下意识地低语。从医院的顶楼上,真由美正在俯视着他。

    ◇◇◇◇◇

    对于最近一直没更 先在这边道歉

    因为学校那边刚开学 还有点私事 所以一直在奔波

    放心我没失踪 只是可能下次更新会是星期四之后

    非常抱歉 但不会弃的

    追着光宣跳到屋顶的真由美停下脚步。

    光宣站在对面的边缘。

    因为被厚云遮挡,月亮或是星星都消失了。在这个高度下,云的中央微微反射了来自地上的一丝光。而就是这丝光线,勉强照出了光宣的背影。

    光宣背向着真由美。

    她为了攻击而让想子活性化,但尽管是这样光宣仍然没有回头。

    『光宣,乖乖就范吧!如果你放弃抵抗,不会对你怎样的!也会好好的听你解释的!』

    但光宣对真由美的呼唤仍然无动于衷。不要说攻击的先兆,连防御的意思也丝毫看不到。

    真由美犹豫了。要攻击毫无抵抗的人,还是会却步的。

    但不能这样放过他。光宣已经是寄生物了,虽然她没有亲眼确认,但也不认为达也会在这种事上撒谎。她的后辈并不是会说这种恶劣谎言的人,然后寄生物并不是能够放置不管的存在。

    『光宣,把CAD放在脚边举起双手!』

    真由美为了催促自己下决定而叫光宣投降。

    光宣在屋顶首次作出反应。他微微回头,而他的侧脸露出了妖艳又邪恶,不像是人类般美丽的笑容。

    不对,这已经是非人的领域了。

    真由美并没有怀疑光宣变成了寄生物这件事。

    但她在这时才真正地确信光宣已经变成了非人类的存在,并且肯定了。

    所以她已经不会再犹豫。

    十二座围绕着光宣的炮台中射出了干冰子弹。

    而冰冷的子弹贯穿了他的肩膀、胸部、肚子跟腰部。——不对,是穿过去了。

    (幻影!?这就是『乔装行列』!?)

    在现实跟情报次元创造出幻影,来让对方的瞄准错开,九岛家的『乔装行列』。在真由美决定了参加这次作战的时候,她的父亲弘一告诉了她这点。

    跟事前听说的一样,质感上跟实物完全没分别。真由美因为有在使用『魔弹的射手』,所以一直同时从六个角度去看光宣。但从哪个角度得来的视觉情报均没有一丝违和感。

    (如果分辨不出本体的话!)

    真由美擅长的魔法是远距离精密射击。只要找不到目标的位置,就无法活用当中的特性。

    但她除了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远距离精密射击魔法的使用者』以外,还是有着『万能』一名的七草家长女,并且是当中最强的魔法师。她的杀手锏并不只有『点』的攻击。

    (『乔装行列』是在自己附近设置幻影,来让敌人攻击落空的魔法……)

    真由美听说的『乔装行列』的特征是这样。

    (那么光宣的本体肯定在屋顶的某个地方!)

    真由美开始建筑新的魔法式。那是让干冰子弹从一个平面下出现的魔法『干冰风暴』。

    在距离屋顶三米的空中出现了一团二氧化碳的气团,然后开始降下摄氏负八十度的冰块。

    屋顶大概有三分之二在其影响范围内。但没有任何痕迹表示出这个攻击对光宣带来伤害。

    但真由美并没有动摇。干冰风暴的弹幕只是前戏,准备阶段而已。

    真由美形成了把气体关起来的笼子,只有气体会被挡住。

    在里面,干冰同时升华了。

    二氧化碳浓度极高,摄氏负几十度的气团覆盖了半个屋顶。

    真由美开始排出二氧化碳以外的气体,然后让笼子缩小。同时也把钻研清楚的感觉朝向当中。

    如果光宣在里面的话,就一定会使用魔法来防御。尽管本人把所在位置模糊了也好,持续地使用魔法的气息是无法瞒过去的。——真由美这样想。

    但跟她的预料相反,不管过了多久屋顶上仍然没有新的魔法气息。

    但相对的,真由美感知到地上出现了一股熟悉的巨大魔法气息。

    从医院的后门附近发动的魔法,是她的妹妹们的。

    那是香澄跟泉美的乘积魔法的想子波动。

    (——被骗了!)

    真由美终于察觉到当中的机关了。光宣的目标没有变,还是从后门入侵。光宣的幻影是为了引开她的幌子。

    幻影的魔法机能是投影出一个完全一样的假象,魔法的远距离炮台,还有恐怕是妨碍魔法探测。如果不是乘积魔法这种强烈的波动,肯定唔啊超越这道折断想子波的墙壁。

    真由美把气体遮断的魔法维持着,然后在屋顶上跑到后面的方向。

    (香澄,泉美!)

    她把惨叫吞下去。香澄跟泉美倒下了,最坏的预测变成了事实。

    但现在应该要优先的是捕获光宣。最起码如果不击退光宣的话,就无法治疗妹妹们。

    瞄准把手伸向后门门把的光宣。

    真由美使用了在屋顶上囤着的大量二氧化碳,形成出干冰子弹再发射。

    光宣的手退开,然后大幅向后退。真由美的攻击贯穿了光宣的残像。

    『光宣,投降吧!』

    对着真由美的呼唤,光宣抬起头。

    光宣没有回答,也没有一丝意思服从真由美。

    真由美毫不犹豫用干冰弹瞄准光宣及发射。

    (又来!?)

    她的子弹穿过光宣,然后在背后的地板粉碎了。这次真由美马上判断出是『乔装行列』了。

    真由美把自己控制下的二氧化碳块在不固体化下压成直径一米的球体。

    她把这个球丢向光宣。

    跟地面撞击的球体化成半径五米的半球体散开。

    真由美并没有忘记避开妹妹们,把扩散抑制在她们之外。

    二氧化碳的浓度已经完全超越了会引起中毒的等级。如果寄生物的代谢机能跟人类相差不大的话,光宣绝对会避免在里面继续呼吸。

    真由美在半球体内制造了一股微弱的气流。强度连微风也不及,方向也不一定。虽然看起来像是随机,但实际上是有着复杂规律的气流。

    这股气流在某个地方被挡住了。高度是一百七十公分到一百八十公分之间,阔度则是五十公分左右。那刚好是比光宣体格大一点点的大小。

    真由美在半球体内制造出『魔弹射手』的炮台,然后向着一点集中攻击。

    一直藏起来的光宣的气息终于浮现了。

    在街灯的微光下,浮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乔装行列』被破解了。

    真由美提高了炮击的威力跟密度。而为了持续制造子弹,亦准备了丰富的二氧化碳。被释放的子弹将会变回气体,然后再次变成子弹的材料。

    无意中看到光宣举起右手。

    真由美以为那是投降的讯号。

    而这当中不能说没有空隙。

    只是最少,『魔弹射手』的炮击没有停下来。

    所以光宣的反击应该被看作是跟真由美的大意无关。

    光宣那引诱出真由美的幻影在『干冰风暴』发动时就消失了。

    她的意识完全没有留在消失的幻象上。

    所以她完全没有察觉到刚才幻象的位置上出现了浓密的影子。

    从影子中伸出四只脚。

    接着是头出现了,后方则付着一条幼细的尾巴。这个剪影跟老虎很像。

    张大的口中露出牙齿,取代咆哮的是雷鸣。

    真由美慌张地转过头。

    缠绕着雷电的影子野兽已经在她眼前。

    真由美束手无措地被扑倒。

    野兽对真由美咬下去。

    但真由美并没有喷血,而是被夺去意识的电击袭击了。

    倒在屋顶上的真由美开始摇晃。

    『糟了!』

    这句是光宣喊出来的。

    『真由美!』

    真由美的身体开始下坠。

    光宣为了接下她而建筑重力控制的魔法。

    但在魔法发动前,真由美的身体就被从天而降的一个壮实身影抱着了。

    对光宣而言,他完全没预料到真由美会从屋顶掉下来。

    他慌张地想要发动救起真由美的魔法。

    但在前一秒,她的身体就被某个容貌彪悍的男性救起了。

    从天空跳下来,在空中抱住真由美,再控制重力跟惯性无声地降落。这个人完全地控制着力度,无声地着地了。但从光宣的耳朵中听起来,则好像是遭遇了地震般的巨响。

    『十文字先生……』

    这个巨汉就是十文字家当主·十文字克人。

    克人仍然抱着真由美,背向着光宣。

    之后把她的身体轻轻地放在路旁。

    光宣并没有从背后攻击克人。——不对,是他做不到。

    他是被克人那无言地说着『给我等等』的背影所震慑到了。

    克人站起来,再回头。

    光宣直觉地留下了『乔装行列』的幻影然后后退。

    但那作为回避却没有任何意义。

    克人使出了一股透明的墙壁。大概三米阔,长阔均一米八,固体无法穿透的魔法障壁。那股墙壁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光宣。

    光宣慌张地向右跳。

    虽然那是对固体的物质·物理能量没有影响的障壁,但因为那是赋予空间『固体无法穿过的透明墙壁』性质的魔法,所以在空间上赋予相反性质的幻影是无法共存的。克人释放的『墙壁』穿过了光宣的『乔装行列』,消失在黑暗中。

    翻滚闪避克人攻击的光宣马上站起开始建筑下个魔法。那是吸收了周公瑾的知识后学会的,伪装方向的『鬼门遁甲』。

    然后他同时向左跑。如果『鬼门遁甲』成功了的话,在克人眼中他应该正在往相反方向奔跑。

    但他的逃走只过了两步就被阻止了。他的面前有一道对物障壁在。

    (『鬼门遁甲』无效吗?)

    光宣在一瞬间这样想,但马上察觉那是自己的错觉。

    克人的魔法障壁正在以直径四米,高二米的圆形内展开。

    那是围绕着全方位的墙壁,让对象产生方向错觉的『鬼门遁甲』没有意义。

    从头上,墙壁迫近。像是为圆筒状的笼子关门般,圆形的『天花板』掉下来了。

    对着把包围阵内把所有东西都压扁的魔法障壁,光宣同样发动了对物障壁对抗。

    向对于直径四米的圆形墙壁,光宣把全力灌注在直径五十厘米的圆形障壁上。

    光宣的障壁跟克人的障壁同时四散。

    光宣马上再发动跳跃的魔法,从『笼子』内逃走。

    在着地的同时,光宣单膝跪下。用障壁魔法跟拥有『铁壁』一名的十文字家,还是里面最强的魔法师对抗,克人把力量分散在大范围内,但光宣要全力支持一个狭小的范围才能勉强相杀。所以光宣的消耗远远比克人要高。

    但光宣没有这份从容去慢慢恢复。

    克人并不是一个天真到让光宣休息的人。

    在追击来到前,光宣发动了反击的魔法。

    『青天霹雳』

    在他擅长的放出系魔法中,作为对人魔法拥有十分高威力的术式。那对于开始疲劳的光宣而言,那绝对不是能够轻易使出的魔法。但半吊子的攻击对克人是没用的。

    把一块空气等离子化,利用从中产生的电子攻击克人。

    但那无法接触到克人。

    对着只花了一会就降在自己头上的阳离子群,克人用魔法障壁全都挡住了。

    但那是光宣预料之内的事。

    那并不是虚张声势,光宣从一开始就不觉得『青天霹雳』会为克人带来伤害。他的目的是中断克人的攻击,化守为攻。

    (这又怎样!)

    光宣从口袋中拿出了符咒——令牌,然后朝向克人。

    从令牌中飞出一只全身黑色四脚野兽,袭向克人。

    那是把西方的古式魔法『黑犬』改造,周公瑾的攻击魔法『影兽』。如果要在现代魔法中分类的话,他是透过让对方产生被牙齿或是爪击的错觉,创造出进行了攻击的事实的系统外魔法。

    (那是从精神世界逆转因果的系统外魔法。对物理障壁是应该挡不住才对的!)

    黑色的化成体迫近克人。

    但漆黑的『影兽』没有碰到克人的身体,而是跟魔法障壁相撞消失了。

    (……十文字家的障壁魔法是有着限着防御对象,维持其他空间属性原本状态的作用吗)

    光宣并没有因为结果动摇,而是开始冷静地分析克人的魔法。

    十文字家的障壁魔法『连壁方阵』对光宣而言,麻烦的地方比起说是防御力,其实是它兼备着领域干涉的性质这点。

    术者定义的遮断空间不容许任何事像改变出现的领域魔法。

    幻影也好,化成体也好,都是投影在空间的存在。只要不具备超于克人的威力,就会被障壁抹消。从周公瑾取得的技术,跟寄生物同化后魔法加速了,但光宣的威力仍然跟以前无别。虽然尽管是这样,光宣仍然拥有超越绝大部分魔法师的事像干涉力,但很遗憾他没有能够击穿克人障壁的输出力。

    光宣创造出分身,然后在他们的影子之间快速来回。他没有使出『乔装行列』纯粹是为了节省魔法资源。然后在一边让克人分散注意,接二连三地使出魔法。

    ——『SPARK』『青天霹雳』『等离子子弹』『热风刃』

    从他平常就惯用的魔法,

    ——『窒息乱流』『干冰风暴』

    到为了让克人出现空隙而使出的七草姊妹擅长的魔法,各种各样的术式。

    但克人却全部防下来了。

    然后趁着光宣一瞬间的大意,使出攻击型的连壁方阵。

    他并不是集中在一个地方,而是同时向所有幻影以散弹形式射出。

    而当中一枚击中了光宣。

    『攻击型连壁方阵』是透过不断用固体无法穿透的障壁撞向对象身上,来破坏对方的防御,压倒目标的魔法。只有一枚的话就跟普通的重力系魔法没有多大分别。光宣用对物障壁跟克人的相杀了。

    而因为相杀,光宣暴露出自己的所在。

    然后下一步就是涌向光宣的『攻击型连壁方阵』。

    『鬼门遁甲』没有赶上。

    光宣同时解除了自己的障壁跟发动了加速魔法。

    克人的障壁撞飞了光宣。

    光宣在剧痛中拼命维持着清醒,改变被击飞的方向,然后增强飞行的力度。

    在肋骨头断了几条,内脏也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他再对自己使用反重力魔法。

    在黑暗中,光宣的身体快速上升。

    他在遍体鳞伤的情况下,穿过低垂的暗云成功逃走了。

    ◇◇◇◇◇

    真由美跟七草姊妹们被运进去水波入院的医院中。在达也跟深雪赶到时,香澄跟泉美还没有清醒,但因为真由美从一开始就不是完全失去意识,所以就坐在床上,还能够自己坐起来跟人讲话。

    『总之,没受重伤是万幸』

    『我想光宣有手下留情』

    听到达也的台词,真由美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光宣的目的只是水波,肯定不是真心想跟我们敌对啊』

    『比起不想敌对,根本就没把我们看在眼内吧』

    对着深雪的安慰,也回以挖苦。

    『前辈……』

    『……对不起,我太孩子气了』

    达也用斥责的语气说话后,真由美才终于发觉了自己的失礼了。

    『不会……输了会觉得不甘那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深雪的话,真由美露出了好奇得快要歪起头的表情。

    『……深雪你也有输过吗?』

    『…是,那个…的确实有……』

    『对,对不起,问了些奇怪的东西』

    『说回来,十文字前辈跑去追踪光宣吗?』

    在微妙的气氛中,达也转换了话题。

    『对,虽然不是本人直接说的』

    真由美也和应了达也的善意。

    『十文字家的人是这样说的』

    真由美轻轻地叹气。那并不是自嘲、也不是可怜自己,而是纯粹感叹的叹息。

    『果然十文字真的很厉害啊……。居然能够无伤击退光宣,只能说不愧是他了』

    『的确十文字前辈的能力十分高……。但我认为只靠十文字前辈自己可能会更苦战一点』

    对着深雪的话,真由美发出了『嗯?』一声歪头。

    『跟香澄跟泉美,还有七草前辈战斗,光宣也肯定体力消耗了不少。如果没有前辈们的奋斗,十文字前辈肯定也不会无伤结束战斗。我是这样想的』

    『是这样吗……?不是,也对啊。我会这样想的,谢谢你深雪』

    真由美对深雪微笑,而深雪也轻轻的一礼回应。

    ◇◇◇◇◇

    在那之后,达也他们跟醒过来的香澄跟泉美谈了一下就回家了。

    他们没有去水波的病房,因为黄昏时才刚探访完,也听说水波因为复健累了。

    『前辈们好像已经都回家了』

    一边在客厅看着手机,达也传达了这件事给深雪。

    『我认为她们在医院休息一晚会比较好啊……。果然还是自己家比较安心吗?』

    『在跟四叶家有关的医院里无法安心的不是前辈她们,而是七草家的当主』

    『兄长大人你人真坏啊……。不过的确可能是这样』

    对着深雪的『反击』,达也亦只能苦笑。

    因为达也只是苦笑一下,所以深雪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说不定她在想自己的『反击』是不是失败了。

    『这样说,兄长大人觉得十文字前辈能够抓到光宣吗?』

    不能否定深雪是特意这样转移话题,但把这点放开,深雪也真心的在意追踪光宣一事。

    『很难吧』

    达也的回答很简洁,也很悲观。

    达也知道光宣棘手的地方——不单只是因为这样。

    『十文字家的魔法反映在『铁壁』『首都最终防壁』这些异名上,他们擅长据点防御。虽然在迎击、击退的任务上也会发挥十分强大的战力,但我不认为他们擅长追踪或是捕捉的工作』

    『这样说,之前的『吸血鬼事件』中,在追踪四处逃走的寄生物时,感觉他们的确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活跃』

    『谁也有擅长跟不擅长的事。十文字前辈自己可能也觉得自己比较适合迎击多过追着四处逃的寄生物』

    『哎呀,兄长大人,我认为适性跟性向不一定会一致啊』

    『……被你将一军了』

    达也一边笑着一边举起双手,而深雪也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先把十文字前辈怎样想放在一旁』

    达也脸上儿戏的笑容消失了。

    深雪也回到了认真的表情。

    『如果目标是入侵医院的话,光宣从一开始就限制了自己的行动范围。如果他限制自己不破坏医院的话,入侵路线就只有正门、晚间大门,职员出入口,后门还有天台。从十文字前辈的角度,只要等光宣走到自己的掌心上就好』

    『但光宣有『乔装行列』跟『鬼门遁甲』啊。双方都是让眼前的目标找不到自己的魔法。尽管之前目标会来也好,要捕捉不是也会很困难吗?』

    『对十文字前辈而言,他无须知道光宣在哪里』

    『……不好意思,请问那是什么意思?』

    『魔法障壁的用途不只是从外侧保护内侧。也有着把人关在内侧不让对方出去的用法在』

    深雪轻轻地『啊』了一声,然后单手掩着口。

    『虽然我不知道十文字前辈能够把魔法障壁展开到哪个程度,达尼肯定不止十米或是二十米。他只需要预测光宣的行动范围,然后用领域范围他就可以,这样的话光宣就无法从『乔装行列』或是『鬼门遁甲』下逃走』

    『原来如此,只要知道他从哪里来的话,十文字前辈就可以……』

    『无视对方魔法的伪装,然后捕捉他』

    『但是,在无法特定目标要去哪里的话,『乔装行列』或是『鬼门遁甲』就很难破解……是这样吗?』

    『我是这样想的。如果这个推测没错的话,要抓到正在逃走的光宣会很困难』

    达也说完后,一边耸肩一边露出苦笑。

    『不过,那也不是我们能够抓到的。如果他同时用『乔装行列』跟『鬼门遁甲』的话,有我的精灵之视也很难找到他』

    『原来如此……』

    『透过人手来找可能是最快的……我们就期待七草家跟九岛家的搜索网吧』

    ◇◇◇◇◇

    『我太天真了……』

    光宣靠在箱型电车的椅背上,同时安心地叹息跟孤独地自言自语。

    甩掉克人指挥的十文字家追击部队,在十分钟前光宣乘上了前往北陆的箱型电车。

    多得寄生物的治愈能力,克人造成的伤已经痊愈了。

    透过『乔装行列』换了一张脸的光宣坐着箱型电车,在开车后他才确认自己已经『成功逃掉』了。

    但尽管是这样,他没有解除『乔装行列』。虽然箱型电车就是为了私隐而存在,但不知道可以信任到哪个地步。说不定里面有公安之类安装的监视镜头在,然后十师族可能会看得到这份影像。

    不过,虽然不完全,但总是从紧张中解放了。光宣得到了检讨今晚失败的从容。

    光宣没打算小看十师族。但从结果去看,他只能承认自己之前太小看了,以为自己有可能一个人带走水波。

    但实际上他连医院也进不去。直到让七草家三姊妹无力化的地方还没问题,主要是被十文字家的当主阻碍,被迫放弃拐走水波。

    真由美、香澄、泉美也好,都无法简单打倒她们。因为在短时间内结束,所以看起来是光宣的压胜,但实际上她们三个都比光宣想象中棘手。

    香澄或泉美也好,如果是单对单的话肯定不会苦战。而对现在的光宣而言,两人同时上也不是威胁。

    但因为乘积魔法而合体的两人确实地把光宣紧张了。

    因为泉美主导的魔法而身体表面结冰并不是为了让对方大意的演技。如果没有寄生物的治愈能力,可能在那里就完了。

    在那之后的『窒息乱流』也好,如果事前知道那是她们擅长的魔法,倒数就可能不会那么顺利吧。

    真由美比起使用乘积魔法的两人更强。分出胜负的大陆古式魔法,以化成体作为媒介的攻击术式原本是不打算在这里用的。

    被真由美看穿了『乔装行列』完全是意料之外。

    然后十文字克人。光宣不知道克人的事,虽然姑且算是有见过面,但他们之间没有除了打招呼以外的对话。

    克人就如同是『铁壁』。再次回首探讨也好,也没有任何一丝他突破防御的想像中。

    而且尽管没有跟真由美她们战斗消耗也好,他也不觉得能够比克人优秀。虽然不觉得自己会输,但也不觉得能够打倒他』

    (……对我而言,可能是超越达也的难敌)

    把幻影跟化成体无效化的『连壁方阵』的特性。

    相对于『乔装行列』,把『范围』缩小并且以『面』作为攻击手段。

    ——只靠自己无法攻略。

    光宣在箱型电车的椅子上,悔恨地咬紧牙关。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