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十四卷 尾声 You’ll be back II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四卷 尾声 You’ll be back II

    你还回得去。

    友人(有谁)曾经如此对我(琉)说。

    没错。

    跨越那段『过去』——回到阳光普照的地方。

    「…………」

    琉感觉到眼睑中积攒起了水滴。

    为了不让其落下,她抖动着睫毛。

    「这里是……」

    稍微睁开眼睛后,立刻又因炫目的光芒闭上。

    对过于习惯迷宫的黑暗的空色瞳孔来说,仅仅是魔石灯的光芒都很严重。

    她连眨眼都做不到,皱紧了眉头,紧接着旁边就传来大吃一惊的声音。

    「琉,你还好吗!?」

    抬头看向覆盖着自己的影子。

    模糊的影像最终聚焦起来,带上颜色,映出了淡灰色的头发与眼睛。

    面对用带着些许疲劳的脸庞窥视这边的少女,琉张开了嘴唇。

    「希尔……」

    仿佛忘了怎么说话一样,声音非常沙哑。

    但是,在呼唤少女名字的瞬间,眼前的容貌绽放出喜悦的笑容。

    希尔非常感动地覆盖住了琉。

    「琉!啊啊,琉!太好了……!」

    她将脸埋在脖颈附近,像姐姐,将母亲一样轻柔地紧紧抱住。

    透过毛毯感受到的少女的体温又令人怀念,又温柔。

    心中万分感慨的琉无法说出话语。

    「喵!!琉醒了喵!」

    「请说一说连着睡了三天,给喵们添了麻烦的感想!」

    「真是的,我这次可真是担心死了!」

    琉的周围突然热闹起来。

    高举双手,像小孩子一样闹腾的阿妮娅,坏笑着开起玩笑的库洛艾,跟说的话不一样,看着非常开心的露诺亚围在睡在床上的琉旁边。

    看见她们的身姿,看见琉现在那无可替代的友人的笑容。

    止住的泪水从空色眼瞳中零落而下。

    「……第一次看到琉的眼泪喵。」

    面对破颜而笑的阿妮娅,琉也回以微微的笑容。

    她将在仍然一片空白的大脑中浮现出来的话语——「谢谢」这一对少女们的感谢用窃窃私语一般的声音说出。

    「对脑袋当机的琉亲切地说明一下,这里是『巴别塔』,公会运营的治疗设施喵。」

    「回到地面上后,马上就把你搬到了这里。」

    「在紧急从地下城赶回来的途中,不管是用了道具还是魔法都根本不醒,超级担心的喵~!」

    库洛艾戏弄着妖精贴着棉纱的耳朵,以她为首,露诺亚和阿妮娅也接着说道。虽然刚刚苏醒,琉的脑袋没能正常运作,但是消毒液独特的气味和保持着清洁的白色房间还是令她理解了这些。

    希尔呵斥着库洛艾,拍掉她的手拽起她的身体,阿妮娅则将身体探了过来。

    「琉,你还记得多少喵?」

    「……在深层,听见了阿妮娅你们的声音……想着这样就能回去了,和他一起……」

    当她说到这里。

    浮现出来的少年脸庞令空色瞳孔大大地睁开。

    脑袋里的白色雾霭瞬间消失,彻底清醒过来的琉猛地起身。

    「他呢!?贝尔呢!?」

    「喵!?冷、冷静一下喵!?」

    「琉,不要勉强自己!」

    看到琉脸色大变,库洛艾她们惊慌失措,希尔拼命地安抚她。

    突然跳起来使得身体发出悲鸣,上身忍不住弯成了く字型,而她还是不顾一切的抓住旁边的希尔的肩膀。

    「希尔,请告诉我!他还好吗!?」

    「贝尔先生不要紧的!比琉醒的还要早!」

    「是,是的喵!白发脑袋的话在里面的房间里活蹦乱跳的喵!所以琉也放下心,睡个午觉喵!」

    「喂笨蛋,你啊……!」

    希尔说服着琉,而在她一旁,喧闹的阿妮娅漏出了多余的情报,露诺亚慌了起来。

    和她预想的一样,掌握了少年所在地的琉迅速跑下了床。

    她跑出了分到的单间,这一串动作令因为是伤员而大意的希尔她们大吃一惊。

    「琉、琉!?你这副样子就过去……不行!?」

    不顾希尔想要拦住她的声音,走在白色走廊上。

    安放在那里的窗户外面,她曾那么渴求的蓝天也无法阻止琉的脚步。从对面走来的兽人女性——大概是接受了公会的委托过来的有志派阀的治疗师——看到琉的身姿后吓了一跳,她连这个也没看到。

    (贝尔……贝尔!)

    现在塞满了琉的脑海的只有少年是否平安。

    偶尔脚下发软,她用卷着绷带的手撑在墙上,朝走廊深处走去。

    接着,她在尽头找到了阿妮娅说过的专用治疗室,像是飞扑进去一样打开了门。

    「贝尔!」

    少年真的在那里。

    在房间的边缘,他在床上直起上半身,穿着无袖的衣服,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臂正在接受触诊。

    坐在对面进行诊察的是白银色头发的美少女。

    夹着贝尔坐在床两边的是赫斯缇雅和莉莉。

    旁边还站着神米赫以及他的眷族娜扎,见证这整个过程。

    认出了少年面露惊色的身姿,琉的脸庞染上了安堵。

    「琉小姐!——呃」

    就在这时。

    贝尔的脸上也刚要浮现出喜悦的表情,又突然变得通红。

    正要跑过去的琉反射性地追随着贝尔的视线,俯视自己的身体——然后终于注意到了。

    琉身上穿着的是不能称为衣服的东西。

    只是单薄的布。极端点说,是代替病员服的贴身衣物。

    白色的内衣,还有肚脐全都露出来的短衣。

    只靠绑在一边大腿和手臂上的绷带,当然不可能将那水嫩的肢体和肌肤全部遮住。

    在大睁着眼睛,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的琉的视线前方,发生了更严重的悲剧。

    大概是因为运动得太激烈了,系在肩上的绳子松开——

    短衣啪唦一声落在了地面上,这一瞬间,琉发出了简直像是少女一样的悲鸣。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许看!!」」

    「咕噢啊!?」

    琉遮住胸口瘫坐在地面上,另一边,满脸通红的赫斯缇雅和莉莉的双臂攻击,不对是同时夹击打入贝尔的脑袋。另外,娜扎那锐利的肘击和「米赫大人也是!」这样的斥责也扎进男神的太阳穴,响起一声「咕呶!?」的呻吟。

    「对重伤者动手,你们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着白银色头发的美少女——【迪安凯希特眷族】的治疗师,阿蜜德·特亚萨纳雷降下了特大号的落雷。

    在那场骚乱过后。

    琉被愤怒的阿蜜德强行送回单间,被严厉地叮嘱要静养,她从每天都不一样的探望者们那里听说了事情的始末。

    「『异端儿』他们说,真的是亏你们能活下来。」

    告诉她这种事情的是韦尔夫。

    「琉阁下,你没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您帮助了贝尔大人……真的是非常感谢。」

    和完全回复的命,还有春姬一起来访的他讲述了他和蜥蜴人利德的对话。

    「在没什么正经装备的状态下,在那种地方存活好几天……就算是身为怪物的我也觉得吓人啊。」

    那是他们回收了贝尔和琉,全速赶往『下层』的安全楼层避难以后的事情。

    在韦尔夫面前,似乎『异端儿』们都说了类似的事情。

    四天。

    这就是贝尔与琉被『大蛇之井』带走,在『深层』里徘徊的时间。

    也就是说,韦尔夫他们与楼层主(安斐斯巴耶拿)进行战斗,和『异端儿』们汇合,到达37层为止需要这种程度的时间。

    「听到费罗斯的传话,乌拉诺斯大人让我们去37层的时候……说实话,我当时觉得糟了。」

    在安全楼层进行临时的休息,莉莉她们和阿妮娅她们全都在为贝尔和琉进行治疗,而韦尔夫和利德他们则似乎躲着波鲁斯他们见了一面。

    他们之所以能够查到贝尔他们所在的楼层,是因为老神的指示通过利德拿着的『眼晶』传了过去。乌拉诺斯感觉到了『札格诺特』那连迷宫(地下城)都无法应付的异常反应——独立出来的『咆哮』,令救援队伍火速前往37层。

    「那个楼层不仅是没有吃的,还大得要死,同族们也很凶暴。我们也不会总待在那里。也没有像木龙(格琉)或是人鱼(玛丽)那样的集落『守卫』……」

    「也是啊……无论是通道还是墙壁都大得过头,我看着也犯晕。想着这种地方,要怎么才能找到贝尔他们啊。」

    「多亏了贝尔亲他们到了冒险者们说的『正规路线』上。要是在不知道是哪儿的迷宫里面不可能发现的。」

    就算知道了贝尔他们所在的楼层,『异端儿』们还是不知道准确的地点,他们只能一个劲地沿着正规路线突进。在那时听到了和『札格诺特』之间激烈的战斗声,结果发现了贝尔他们。

    这完全是因为冒险者们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生还的意志所获得的赏赐。

    「多亏了你们,贝尔才能得救。帮我和之前那个人鱼也道个谢。」

    作为应急处理,除了回复药之外,也用了作为掉落道具的『人鱼的鲜血』。是无法离开水边的人鱼玛丽割开了身体,交给利德他们的东西。

    从27层的战斗开始,她就一直流着血治愈贝尔,所以量不是很多——意识差点飞走的玛丽还是固执地令血液流出,被利德他们阻止——但对于维系住满身疮痍的贝尔和琉的性命还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要不是利德他们悄悄将攒在瓶子中的『鲜血』递给韦尔夫,在楼层间移动中持续进行处置的话就危险了吧,这是莉莉和阿伊莎的见解。

    「这倒是没什么啦。……不过,那里还有人不知道我们的事情吧?该怎么说,那个,不要紧吗?」

    「嗯,暂且不论旅馆街头目和酒馆那帮人,大个子他们那里基本是暴露了……不过,那帮家伙的主神大人们都很善良。今后要如何面对就交给【眷族】去处理了。」

    从27层那激烈的战斗场面之后,应该有人注意到怪物帮助了韦尔夫他们。但是,以说着‘梦中的启示’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的卡珊德拉为首,樱花他们从迷宫街攻防战开始似乎就有了一些头绪。

    阿伊莎和椿从一开始就知道『异端儿』这一存在。感觉最麻烦的是达芙涅,不过韦尔夫一心打算将过后的事情全部交给米赫和建御雷来处理。

    因此这次的事件中,肯定不用担心『异端儿』会被公之于众,韦尔夫他们被宣扬为『人类之敌』这种担心更是杞人忧天。

    「……那个,韦尔夫。那个妖精小姐,和贝尔……没事吗?」

    他还说在最后,离开安全楼层的前一刻,龙女贝妮非常担心。

    「……啊啊。一定会治好,然后绝对要让贝尔再和你们见面。到那时,那个妖精也会作为护卫一起。」

    韦尔夫与心地善良的龙之少女约好了这种事情。

    好不容易爬上了还留着崩坏爪痕的25层后,他们与『异端儿』们分别,之后就毫不停歇地赶到了地面上,青年锻造师如此总结道。

    「虽然这家伙刚才也说过了……谢谢你了啊,守护住了贝尔。」

    韦尔夫指着春姬,冲着在床上倾听的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谢。

    在他们之前来访的赫斯缇雅和莉莉也说了同样的话。

    要说起来是我将他卷了进去,反而是我被他救了,当她如此回应以后,

    「被你所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还是第一次好好地道谢……这是包含了全部的分量,你就老实收着吧。」

    仿佛是在证明贝尔所说的,琉那『正义』的所在之处一般。

    韦尔夫他们【赫斯提亚眷族】表达了发自内心的感谢之意。

    「驯兽师(吉拉·哈尔玛)……【楼陀罗眷族】的存活者嗝屁了。顺带一提,【疾风】也死了。现在变成了这么一回事。」

    传达了这件事的是一个人来访的阿伊莎。

    她讲述了这次的事件是怎样作结的。

    「『瑞维拉之街』的杀人事件,关于那件事你的嫌疑洗清了。不过这边似乎本来就是冤罪……27层发生的『异常事态』也归为是驯兽师干出来的好事。多亏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家伙用大到傻眼的声音四处宣扬啊。」

    在琉她们搬到治疗设施之后,似乎在公会本部里发生过这样一场骚动。

    「听好了,【疾风】出现了!但是那个女的为了保护我们,死掉了!【疾风】这次是真的死了!」

    「那、那个,还请您用我们能够理解的方式说明……!?」

    「完全不懂您在说什么~!?」

    还没彻底治好伤口,波鲁斯似乎就冲到了公会本部的窗口处。

    他抓住想立刻去确认担当冒险者是否平安的半妖精以及接待员友人,用其他冒险者也听得到的巨大音量叫嚷起来。

    「因为这次这件大事,我们的同业者死了一堆,我都不敢相信!但是,那不是【疾风】干的!有错的是【楼陀罗眷族】那帮狗屎家伙!那个妖精直到最后,都想要保护我们!」

    波鲁斯似乎将【疾风】的武器——被破坏的木刀的一部分拍到了柜台上,然后继续夸口说道。

    据阿伊莎所说,这是被救下一命的波鲁斯的报恩,似乎如此。

    想要守住作为悬赏人物的琉的经历,还有【疾风】的名誉。

    作为第二级冒险者,同时还是『瑞维拉之街』的头目的地位,波鲁斯的话语力似乎比阿伊莎想象地还要强。大部分无法者都接受了这个说法。

    在一开始,本来是瞄着琉的赏金的波鲁斯这豹变的态度令以旅馆街居民为首的冒险者们诧异不已,但最后还是相信了作为少数事件生还者的他的说法。

    不如说,波鲁斯的言行看着像是冒险者要还清人情的『了断』,所以才没有人提出异议吧。他似乎也对旅馆街那边的人告知了在『漆黑歌利亚』讨伐战中尽心尽力的妖精就是【疾风】这件事。

    现在【疾风】变成了想要阻止『邪恶』的企图的『正义的眷族』。

    虽然很多人不相信这种大话,但也有人相信着,表示感谢。

    琉不禁眨了好几次眼睛,不过似乎就是这么一回事。

    「话说回来……好歹也是挂了悬赏的女人,遗物也在这里。加上吉拉·哈尔玛的赏金,三成,不对一成也行,能不能归本大爷所有呢……」

    「呃,应该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

    「我也觉得这个说法有些乱七八糟的……」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见他想要趁乱抢走点钱,和接待员之间起了争执,琉反而放下心来。

    另外,公会上层部也干脆到善解人意一般——简直像是主神的神意在推动者——接受了【疾风】的死亡。似乎过几天就会正式发表。

    造成众多上级冒险者被害的『札格诺特』,以及无视生产间隔出现的『安斐斯巴耶拿』相关的事情被下了严密的封口令。因为只有少数人知道前者的存在,因此就算在旅馆街的冒险者之间,这次的『惨剧』也被归结为是楼层主造成的。

    不管怎么说,这下子跟【疾风】有关的束缚几乎从琉身上消失了。

    「真不错啊,原『正义的伙伴』小姐?恨着你的人这次应该会放弃了,之前干下的暴走也被美化了不是?」

    看到坏笑着捉弄起自己的亚马逊女杰,必须履行静养义务的琉只得摆出冷淡的表情,忍耐下来。

    而『丰饶的女主人』那边。

    「蜜雅妈妈发了好大的脾气。因为为了去帮琉,阿妮娅她们也从酒馆出去了。」

    据在另一天来访的希尔所说,现在她们正在店里不眠不休地干着活之类的。

    从自己醒来以后就没再露过脸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琉理解了,而与此同时,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也将会有相同的遭遇这件事令她有些害怕。

    「还有,这是口信。」

    不顾哭喊着进行工作的同僚,偷偷跑出来的淡灰色头发的少女露出了笑容。

    「米饭料理(烩饭)做多了还没吃完,快回来吃,她是这么说的。」

    听到酒馆的母亲的这个口信。

    琉有一点,真的只有一点,想要哭出声来。

    走在蓝天之下。

    仅仅这一点都是非常奢侈,非常幸福的事情,现在的琉会如此考虑。

    沐浴着阳光,像这样感受着风这件事情。

    「太阳的光芒……」

    「是的,非常舒服……也很温暖。」

    用手遮住阳光,仰头看向天空后,旁边落下了话语。

    和自已一样仰望高空的少年注意到琉的视线,羞涩地笑了。

    琉和贝尔并排走在街道上。

    说是退院也有点奇怪,她们结束了治疗,得到了离开『巴别塔』的许可。

    也有她们一直在地下城里两人独处,徘徊了好几天的原因,赫斯缇雅她们还有希尔她们似乎是顾及到两人的心情。想着久违的地面上,应该和同样跨过严酷的人一起感受会比较好。

    现在的琉率直地对这份体贴感到喜悦。

    如果旁边的贝尔也有同样的心情的话,那就太高兴了。

    「琉小姐,这件衣服莫非是……」

    「没错,是希尔的东西。……会很奇怪吗?」

    「不会!非常适合你。」

    「……毕、毕竟是希尔的东西,这是当然的。」

    琉穿着希尔的衣服。不管怎么说,酒馆的制服还是不太好,希尔如此顾虑着,在探望的时候放下了这件换洗衣物。

    那是一件点缀着花纹蕾丝,清纯的纯白连衣裙,非常适合身为妖精的琉。

    琉边按住在膝盖附近晃动的裙摆,生硬地回答贝尔。

    同时声音抬高了八度。

    「左臂,不要紧了吗?」

    「是的。虽然说禁止运动,但是可以像之前一样活动了。真的像是没受过伤一样……」

    她边走着,同时窥视起少年的左臂。

    少年那之前相当凄惨的左臂现在已经完全变回了之前的形状。至少在琉看来,是进行了完美的修复。

    绷带已经解开,取而代之的是金属制的固定用具附着在肘部以及手腕,还有手指关节处。像是失去了一部分装甲的手甲,或是还未完成的义手一般。

    「其实似乎已经无法回复原状……几乎是重新做出来的。」

    「……这种事情,也能做到吗?」

    「似乎可以……」

    好像是因为作为绷带卷着的围巾之中,以骨头为首的所有『组成』还残留着才做得到。如果连那也损伤了的话,就要像娜扎一样变成义手了。

    「手臂长度之类的也没发生变化。」琉眺望着这么说着,对比两臂长度的贝尔,同时回想起阿蜜德的脸庞,想着都市最高位的治疗师之名果然是所言不虚。

    「顺便问一句,治疗需要的费用呢?」

    「呃……上面排列着八个零……」

    「……!!」

    「啊,不是啦,没关系的。公会,话说大概是乌拉诺斯大人说着『这是紧急时刻用的』,替我垫上了。而且赫尔墨斯大人他们也帮我收集了这个治疗魔道具需要的材料……!」

    贝尔慌忙对哑口无言的琉进行说明,同时两人走在都市之中。

    抚摸着脸颊的风很舒服。

    太阳的光芒像是清洗着自己一直被黑暗怀抱的身体。

    从琉和贝尔旁边错身而过的孩子们脸上的笑容也令两人的嘴角带上微笑的形状。

    平稳的喧骚,地面上温柔的空气。

    用肌肤尽情感受着这些,同时随意地走动。

    他们穿过路上的人潮,走在横跨水路的桥上,爬上小巷中的台阶,最后到了一个高台。

    「还有这种地方啊……」

    「是的……我曾经和阿丽泽一起来过这里。」

    阿丽泽·罗蓓尔很喜欢高处。

    她经常带着琉像这样来到高台,或者爬到合适的建筑屋顶上,被蓝天包围着进行交谈。

    正如现在的琉她们一样。

    「……五年前,阿斯特莉亚大人曾对我说。她说,『把正义扔掉』。」

    边在扶手旁眺望着街道的景色,同时琉缓缓地开口说道。

    对着默默听着的贝尔,还有清澈的苍穹,令声音随风而去。

    「我当时以为那是要赶我出去。那位大人对堕入复仇之道的我感到失望,拿回了『正义』之名……之所以将『恩惠』留在悲伤,只是仅剩的慈悲而已。」

    当时的琉如此理解那句话,打算接受女神的神意。

    至今也没去迎接离开都市的主神,仅仅是单方面地寄去信件而不去见面也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已经被剥夺了『正义』的资格。

    贝尔正想要探出身,说些什么,却因为琉的下一句话而停住了动作。

    「但是……那并不正确呢。」

    目光看向远方,嘴角寄宿着笑容。

    没错。

    女神(阿斯特莉亚)并没有将琉放逐。

    而是想要守护琉的身体与心灵。

    『复仇』一定无法成为『正义』。

    但是想要阻止『复仇』的意志,可以成为斩断憎恨连锁的『正义』。

    然而那个时候,要是阿斯特莉亚说『复仇不会产生任何事物』的话,琉会变成什么样呢。

    毫无疑问,她会坏掉。

    既无法讨伐敌人,也无法原谅自己,最后就会输给欲望,断绝自己的性命。

    女神大概也明白这一点。肯定比本人(琉)还要清楚。

    所以阿斯特莉亚即使背弃了自己所司掌的『正义』这一事物,也要守护住琉。

    「那位大人为了我才说出『把正义扔掉』这种话……」

    一柱女神为了一名眷族,亲自违背了自己拥护的真理。

    她亲自肩负起琉那个『复仇』的另一边。

    然后。

    她相信着被复仇之焰烧灼,燃成灰烬之后,琉会像展开翅膀复苏过来的妖精一样,再次站起来吧。

    相信着『正义』会再次藏于胸口之中。

    「这都是,多亏了你。」

    「诶?」

    从扶手处慢慢回过头来。

    看到瞪圆了双眼的贝尔,琉眯细了眼睛。

    「因为你对我说,我有着『正义』。你告诉了我在我心中残留着的,与阿斯特莉亚大人的牵绊……还有阿丽泽她们留下来的东西。」

    所以她注意到了。

    留在这身体里的『正义』还和阿斯特莉亚她们维系在一起。

    所以她回想起来。

    五年前那个离别的日子里,后悔的雾霭散去,记忆中的前方,女神确实流着泪水,冲她微笑起来。

    所以,这一定不会错。

    「阿丽泽将我守护,希尔将我拯救……而你让我注意到这些事情。」

    阿丽泽引导了自己。

    希尔拯救了被复仇之焰烧灼的自身,为自己展现了阿丽泽她们留下的未来。

    接着贝尔他。

    给予了琉直面自己无法的割舍的『过去』的勇气。一直在身旁支撑着这具身体。

    一切都连在了一起。

    握住琉的手的人们,令琉活了下来。

    琉坦率地面对着这从胸中满溢而出的感谢之情。

    「我还……没向你说过。」

    背对着温暖的光芒与清澈的蓝天,琉与贝尔相对。

    「谢谢你,贝尔。」

    然后,她微笑起来。

    「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类。」

    小巧的嘴唇绽放开来,像是美丽的白花一般。

    贝尔睁大了眼睛。

    仿佛被妖精展现出来的微笑吸进去了一样。

    没过多久,风吹过两人身旁,摇动着纯白的裙摆与白色的头发,紧接着,少年的脸上也泛起了笑容。

    他羞涩地染红了脸颊,又看着很开心一样破颜而笑。

    「琉小姐现在的笑容,非常漂亮。」

    「诶……?」

    「比至今为止的,都要漂亮。比那个时候也要漂亮得多。」

    在【阿斯特莉亚眷族】的墓碑前。

    深红的眼瞳追溯到了被森林和水晶所包围的那一天的记忆。

    沉浸于追忆之中的少年像天真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琉小姐可以像这样笑出来——太好了。」

    这份话语如白雪一般纯粹。

    像是自己的事情一般感到高兴。

    当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时,琉她——感觉到自己胸中的心跳变快了。

    还有脸颊带上了热度。

    不知为何,她垂下了脸。

    「琉、琉小姐……?」

    大概是注意到了她的样子,贝尔接近过来,在耳边落下担心的声音。

    仅仅如此就令琉的心脏再次变快。

    好奇怪。心脏跳得厉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大脑混乱的琉还没仔细考虑,就对他坦白。

    「我、我没法去看,你的脸……」

    「诶,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

    没错,并不清楚。

    为什么一看到少年的脸庞,脸颊就会发热呢。

    为什么胸口会如此吵闹呢。

    为什么无法注视那深红色瞳孔,完全不清楚。

    「贝、贝尔!我先告辞了!」

    「诶诶—!?琉、琉小姐—!?」

    琉终于承受不住,跑了起来。

    将惊愕的贝尔留在原地,急忙离开了这里。

    但是,果然不行。

    无论怎么奔跑,即使像少女一样双手按住胸口。

    也无法掩盖这胸口深处高昂的心跳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

    琉没有注意到。

    不知何时起,自己的嘴唇呼唤起少年的名字。

    那白皙的肌肤彻底染成红色。

    还有在胸中萌芽的那份思念的形状。

    「啊啊阿丽泽,我到底,要怎么办……!」

    她满脸通红,与带来街道喧骚的,安稳的风一同奔跑起来。

    琉不禁向珍视的知己寻求着帮助。

    『——不要放跑了哦!』

    在蓝天的那一边。

    她似乎感觉到少女用自信满满的表情露出笑容,发出了明朗的声音。

    【贝尔·克朗尼】

    所属:【赫斯缇雅眷族】

    种族:人类

    职业:冒险者

    到达楼层:37层

    武器:《赫斯缇雅之刃》 《白幻》

    所持金额:340法利

    能力值

    Lv. 4

    力量:I0

    耐久:I0

    灵巧:I0

    敏捷:I0

    魔力:I0

    幸运:G

    异常抗性:H

    逃走:I

    魔法:

    【火焰伏特】

    * 速攻魔法

    技能:

    【一心憧憬】

    * 早熟

    * 与思慕之情同时维持效果。

    * 思慕之情越强,效果越强。

    【英雄愿望】

    * 可以对主动行为进行蓄力。

    【斗牛本能】

    * 与猛牛系敌人战斗时,全能力超大幅上升

    《冒险者的遗剑》

    * 90C长的单手剑。

    * 虽然刀刃有好几个缺口,但因为是在『深层』探索的上级冒险者的装备,所以还有充分的性能。

    * 虽然因血污而无法看清,但上面刻有眷族的纹章。

    《冒险者的遗药》

    * 腐烂了

    * 本来是高等回复药。会大幅回复体力。

    * 若是没有『异常抗性』则一定会产生呕吐、腹泻的症状。

    * 如果女神(赫斯缇雅)喝下去的话则会导致七天七夜地狱一般的绝食生活。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