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一章 所以我也要奔跑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1 一章 所以我也要奔跑

    「我们决定和『武装怪物』联手了。」

    从结论开始说吧——

    芬恩以这句作为铺垫,说出上述话语后,全场先是鸦雀无声,接着瞬间吵嚷起来。

    这里是【洛基眷族】大本营『黄昏之馆』的大食堂。

    派阀中几乎所有的团员都被召集来,没椅子坐的人正靠在墙上,这里不可能会有人听到团长这难以置信的宣言而不产生动摇。无法理解状况,跟不上他的人不可能不存在。

    芬恩站在食堂最深处的首席上,背后挂着的是浮现出滑稽笑容的小丑纹章。在他两侧的是里维莉亚与加雷斯,还有主神洛基。这副景象表明芬恩的发言并不是他的独断。而是【眷族】首脑阵的一致决定。

    身为干部候补的劳尔和安娜斯蒂自不用说,连缇欧娜和缇欧涅都大睁着眼睛,一动不动。没有惊慌失措的只有以蕾菲亚为首的『妖精部队』众人,以及两天前以『强袭』冲进人造迷宫的人们,令人意外的是,伯特也是如此。

    「这是什么意思,团长!?」

    「和怪物联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续有团员踢飞椅子站了起来,很多人大声喊道。其中包含着困惑与不解,还有近似于纠葛的感情。

    本来这景象绝不会出现在紧密团结于【勇者】旗下的【洛基眷族】之中。他们这甚至怀有叛乱之心的姿态不同寻常,同时也说明了芬恩扔下的『炸弹』是多么严重的问题。

    数个轰响的声音与激烈汹涌的气势令尚且年轻的少女团员们猛地抖了下肩膀,瑟瑟发抖。

    在这叫喊的风暴中,芬恩的表情毫不动摇,回答了问题。

    「在前几天的迷宫街(代达罗斯)攻防战中,确认到『武装怪物』具有很高的知性。正是足以与我们进行『沟通』的程度。」

    「『沟通』……难道说是被这个给束缚住了吗!?」

    「不可能。只是我从寄宿在那些怪物们的眼中的知性之光粒看到了『价值』。在这个前提下,我判断其足以合作。」

    「你能证明那帮怪物没有敌意吗!?」

    「没有手段能够证明怪物的『感情』。就连众神也一样。……然而,在有关这次怪物进出地面的情报中,民众以及冒险者的牺牲数为零,这个数字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

    「就算说都市中的冒险者都尽力而为了,但那种程度的大事件却仍然没有人失去性命,这件事情过于难以理解……若是以我们所认知的通常的怪物来考虑,两者差距太大。我就说一下这种客观的看法吧。」

    芬恩完全没有说出拐弯抹角的借口。他知道那会起到反作用。

    因此,他对投来的所有质问都做出了回应。

    团员们的困惑,不满,愤怒,憎恨,一个不落地接下来,用他自己的话语进行说明。不会抓住对方的话柄将其驳倒。决不会犯下利用『正论』居高临下地压迫对方。只是诉说着作为情报的事实,没有抬高声音,用淡淡的,通透的声音进行回答。

    芬恩现在正在面临的局面并不是『谈话』,而是『仪式』。

    并不是要说服,而是要共享向前迈进的『意志』。

    「在两天前的战斗中,我已经和当中的『武装怪物』完成了『交涉』。能够作证的不是别人,正是冲入人造迷宫的蕾菲亚她们。」

    「什……!?」

    「本来的话或许应该瞒着才对。……不对,老实说吧。之前我察觉到了那些怪物们的真面目,同时还打算不让你们知道。因为我想象到了现在展现在眼前的这副景象,【眷族】里这种混乱的样子。」

    诚实地,真挚地,并且毅然地。

    不带丝毫的虚假,芬恩将他思考的事情,想过的东西都暴露出来。

    团员们像弹幕一般飞来飞去的声音断绝了一瞬间。

    「……那样的话,为何……现在说出来了呢?」

    「为了获得胜利。」

    男性团员简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歪曲着脸庞,听到他的话语,芬恩断言道。

    「为了赢过潜伏在那个魔窟中的黑暗居民们,为了给欧拉丽带来和平。若是为了这个,我也可以成为『罪人』。」

    接着,他最后讲述的是『觉悟』。

    舍弃曾经那么执着的名声,哪怕堕入『人类之敌』也不怕,他揭示了这样的决意。

    如同那个贝尔·克朗尼那样。

    不对,他理解到自己会到达更加悲惨的末路,即使这样,仍要这么做。

    实际上,芬恩根本就没有放弃通往『英雄』的道路。正如他曾对里维莉亚和加雷斯说过的那样,就算堕落成了『罪人』,也要变成更加强大的『英雄』,东山再起,他在心中如此发誓。

    然而,对不可能知道他获得了如此的『成长』的团员们来说,这份冲击不可估量。不对,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受到更大的冲击吧。

    正因为团员们知道芬恩为一族的复兴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所以这次他们真的闭上了嘴。

    他所揭示出的『觉悟』比任何事物都剧烈地摇动着他们的内心。

    「还有其他人有意见吗?我会全部回答。无论是你们的疑问,还是感情,我都会诚实地回应。」

    看到小人族首领花费了大量时间,条理清晰地,并且流畅地回应着所有的声音,反感的声音基本消失不见。到了这种时候,一直皱着眉头的团员之中也开始有人沉重地咬住了嘴唇。这之外的人们也和在其他团员用眼神进行交流,仿佛感到困惑一样说不出话来。

    但是在另一边,『不可能驳得倒那个团长(芬恩)』——也有一些人酝酿出这样的气氛。

    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对怪物的成见的团员们。

    失去心爱的人,无法割舍感情的人们的『沟壑』很深。无论芬恩说出多么真挚的话语,也是如此。

    现在只要有一个人跑出房间,其他心生叛意的人就会像连锁反应一样追随而去吧。

    就在这时。

    仿佛要切断这份喧闹一般,安娜斯蒂纤细的手臂笔直地举起。

    「团长。」

    「怎么了,安斯?」

    「能否不带修饰,不带场面话地说一说,团长是如何看待『武装怪物』的?」

    猫人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她的声音中包含着试探的音色。

    针对她的问题,芬恩用与之前一样的声音作出了回答。

    「虽然想说是利用……但这里就让我说是『信用』吧。我认为,那些怪物们是值得信任的存在。」

    『信用』这个词语加剧了团员之间的喧骚。

    安娜斯蒂表情不变,她继续问道:

    「在我们之中,有的人的同伴被怪物所杀。也有家人,或是恋人被害。您是在知道这一点的前提下,仍然在说您信任它们是吗?」

    「没错。」

    如果说有的矮人的同伴被妖精所杀。

    如果说有的妖精的同胞被矮人夺去性命。

    到那时,他们要去仇恨整个种族吗?

    ——芬恩不会举出这种陈腐的例子,不会用出这种『愚策』。

    怪物是人类的敌人。是应该排除的,下界最大的恶性肿瘤。

    他明确地表示,在理解了这个意思的前提下,要吞下这个『毒』。

    不耍手段。并不是靠万般话语,而是选择展现唯一的意志。

    要是做不到这一点,又怎么能与『怪物』共同战斗呢。

    安娜斯蒂紧紧地盯着芬恩那寄宿着毫不隐瞒,毫无虚假的意志的碧眼。

    与发色一样的黑色眼瞳真正地『看穿了』芬恩。

    这是下位者看向地位较高的人,衡量其价值的眼神。这并不是不懂规矩,而是身居组织之中的人拥有的正当权利。不对,应该说如果没有这个的话,组织就会带有闭塞感,无法成长。

    而现在,安娜斯蒂·欧达姆的『眼睛』无限接近团员这边。

    甚至可以说她正是其他团员们的代言人。

    抬不起头的青年(劳尔)交替看向敬爱的团长与同期入团的她,他这丢脸的样子反而令人产生了好感。

    「……我明白了。那么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两人的视线相交,一段时间过后。

    安娜斯蒂静静地坐了下去。

    这意味着她表示顺从团长的意志。

    与此同时,以她作为发端,团员们的想法缓缓地开始倾斜。

    既然安娜斯蒂都认可了,他们如此想到。

    连芬恩他们,连作为第一级冒险者的艾丝她们也无法促使这种感情的变化。只有将下位团员们与伟大的干部阵营维系在一起的第二军成员中,身为其领头人的安娜斯蒂才可以做到。

    (把她(安斯)拉过来了很关键……不对,是被她顺利引导了。)

    这时,虽然他不会说出来,却在内心深处想着『帮大忙了』。

    如果首领(芬恩)展现出了不上不下的觉悟,安娜斯蒂就会为了其他团员而将他舍弃吧。优秀又『公平』的她能够做出这种程度的事情。

    安娜斯蒂·欧达姆虽然很尊敬派阀首脑阵营,也发誓了忠诚,但也拥有着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时,也可以反抗芬恩他们这一意志。

    还有一点,她很聪明。

    她理解到面对着人造迷宫的攻略,【眷族】必须做到什么。也就是团结一致。

    边试探着芬恩,同时汲取芬恩的意志,做出了发言。

    这也可以说是安娜斯蒂信赖着芬恩而发出的询问。

    从结果上看,正是她机敏的行动使得派阀的总体意见倾向『统一』一方。

    「请问,我可以发言吗。」

    最后举起手的是妖精艾丽西亚。

    芬恩点头回应之后,她站起来,将手放于胸前,开始阐述。

    「我这条性命……被『武装怪物』救过一次。」

    听到她这也像是忏悔一样的坦白,场上掀起一阵比之前还要嘈杂的声音。

    她自身像是还未能得出答案一样,容貌上刻着深深的苦恼于纠葛。

    包括蕾菲亚在内,看到了整个过程的『妖精部队』的妖精们都投以担心的目光。

    「那并不是单纯的偶然。当然,也不是心血来潮。那个歌鸟以自身的意志庇护了我。献出自己的身体……应该是怀着称为『友爱』的内心。那个眼神,还有那个笑容至今也在扰乱着我的内心……」

    既有着作为年长者那温厚的一面,又具备妖精的矜持的艾丽西亚的洁癖性在派阀团员中众所周知。这样的她正对怪物怀有着唾弃以外的感情。

    【洛基眷族】还没有愚钝到无法理解着意味着什么。

    「我不想承认。难以接受。但是……我无法不认为……那是高洁的献身。要是不认同这个的话,我们就会堕落成比怪物还要肮脏的『魔物』……我是这么想的。」

    艾丽西亚斟酌了好几次用词,卡住了好几次,然后结束了发言。

    在她无力地坐到椅子上的瞬间,这次真的出现了彻底的沉默。

    就连从会议开始以后声音最激动的其他妖精们也都抿住了嘴唇。

    「……虽然顺序不太一样,不过还是让我说明一下得出这个结论的『前提』吧。」

    对着安静下来的团员们,芬恩针对现状开始叙述。

    「为了与其他怪物做出明确地区分,今后会将『武装怪物』称为『异端儿』。因为『异端儿』具有很高的知性,因此它们的同伴曾被【伊刻罗斯眷族】狩猎过数次。」

    「!」

    「对『异端儿』来说,与怪物偷渡有关的人造迷宫势力是敌对关系。虽然我不会说敌人的敌人就是同伴这种话……但『利害』是一致的。并且仅限于这次战斗,能够『驾驭』它们,我做出了如此判断。」

    「团长,那就是说……」

    「啊啊。这个联手是『仅限这次的共斗』。始终都是为了攻略人造迷宫……为了在赌上都市存亡的这场战斗中,取得胜利。」

    从这里开始都是『场面话』。但是芬恩的说法极为聪明,巧妙。

    在扔下『炸弹』之后拿出大义名分。展示出应该让步的优先顺序会稍微降低内心的防线。证据就是,刚才还满脸拒绝的团员们的表情也软化了。

    以『异端儿』进出地面的理由为首,必要的情报也全都进行了说明。为了防止造成混乱,『异端儿』和老神(乌拉诺斯)有联系这事果然还是瞒住了,但这之外的事情几乎都毫不隐瞒地说了出来。

    此时加雷斯和里维莉亚为了对芬恩的说明进行补充,第一次开口说道。

    「也不是说让你们去接近怪物。正相反,我要说的意思是,不要在真正的意义上敞开心扉。」

    「这之后,在探索迷宫时,迷茫会将你们杀死。我非常明白这个要求很乱来,但要把这次的事情与作为冒险者的姿态分割开来去看待。」

    以男性阵为中心的人们听到加雷斯的话语,以妖精为中心的人们听到里维莉亚的发言,脸上都展现出理解之色。

    最后,像是算好了时机一样,洛基告知了她的神意。

    「好啦,关键就是无论用什么手段,也要达成这场告慰丽妮她们的吊唁之战,就是这么回事。」

    话语很简短。但是效果非常显著。

    至少已经不会有人露骨地进行反对了。

    「……这场会议就此结束。可以的话,希望你们仔细考虑,好好探讨一番。听好了,这不是『命令』,而是『建议』。希望你们能仔细思考下这个意思。」

    芬恩再次环视起团员们的脸。

    最后,又看了一眼这其中某个少女的金色眼瞳后,他宣言道:

    「如果有希望退团的人,就来办公室。我绝不会制止你们。虽然会让你们不得将这里说过的事情泄露出去,但不会做其他限制。我会尊重你们的意向。那么——解散。」

    说完,芬恩与洛基她们一起离开了房间。

    在芬恩他们离开之后,大部分团员也都留在大食堂中,活跃地交换着意见。

    话题根本不会说光。当时被场上的气氛所压制,没能叙述自己想法的团员们也趁这个时候吐露出自己的感情。

    迷茫,困惑,愤怒,憎恨,恐惧。这一切都没有错,这一切都不是正确答案。

    从清晨的召集后,芬恩他们退出开始一直到中午,然后又到了日落,群星开始在变暗的天空中闪耀,而有关人与怪物的议论仍在激烈地展开。

    「【眷族】里会有这样的空气,这还是头一次……搞不好,大家的眼神比『远征』的时候还要闪闪发亮……唔唔唔……」

    像死尸一样摇摇晃晃的劳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那是Lv. 4的安娜斯蒂她们第二军成员,以及缇欧娜和缇欧涅所在的桌子。

    仿佛他的职责是听取不平和不满一样,下位团员们那激烈的语气全被劳尔接下——与伯特他们不同,因『既容易说话又容易向他抱怨』而被信赖(?)——他因听取各团员的话语变得疲惫不堪,而即使如此,他还是亲切并且认真地听他们诉说。

    安娜斯蒂温柔地‘嘭嘭’拍着趴在桌上的他的后脑勺。

    表情没有变化,但还是仿佛说着这是必要的职责,慰劳着他一般,又像是在说『辛苦了』一样。

    「顺带一提……大家,都是怎么想的?」

    「……我的话,说白了怎样都行。只要能讨伐杀掉丽妮和罗伊德他们的家伙就好。虽然要借助怪物的力量有点讨厌……」

    团员们占据着大食堂展开着议论,连午饭都没吃,蕾菲亚和拉科塔这些女性团员们看不过去,给他们拿了些三明治之类的简单食物,这时劳尔从桌上把脸抬起。

    克鲁兹回答了小心翼翼地询问着的他。

    同为第二军成员,Lv. 4的犬人抱起胳膊做出回应。

    「但是但是克鲁兹先~生!那可是怪物哦?难道不会害怕吗~?」

    「也是,害怕还是有的。我们又和『武装怪物』战斗过……要是那个『黑色猛牛』出来的话……嗯,会吓得发抖!我很不安!」

    「但、但是毕竟是团长,可能也有他的考量……虽然连携肯定是不可能的……但要说的话,我们只能选择相信了,或者说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

    此时蕾菲亚的室友艾尔菲插了句嘴,Lv. 4的少女(人类)纳尔薇仿佛回想起那在迷宫街响起的『咆哮』的味道,抱紧了双肩。

    就在这时,

    「还在说啊,你们这帮人。」

    「伯、伯特先生……」

    晃着灰色的头发,来拿东西吃的狼人大大咧咧地穿过大食堂。

    他是不顾留在当场进行讨论的团员们,迅速离开的少数人中的一个。

    伯特在这种时候也贯彻着一匹独狼的姿态,然而只有今天,他没有对针对『武装怪物』交换意见的团员们做出嘲笑之类的举动。他与劳尔他们那边拉开一个桌子的距离,粗鲁地拉开了椅子。

    他将视线移向同为兽人的拉科塔,接着兔人少女就说要拿现成的东西做个晚饭,慌忙缩进了厨房。

    「……哎,伯特。伯特对于『武装怪物』,是怎么想的?」

    「啊啊?」

    至今一直默不作声地听着团员们说话的缇欧娜向他投去了这样的声音。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向水火不容的自己征求意见,伯特发出狐疑的声音,同时少见地露出了纯粹的惊讶。

    「……那你呢,下定决心了没?」

    「嗯~……总觉得,大家都比想象中还要烦恼,还要生气,让我吓了一跳。然后就稍微努力考虑了一下……」

    亚马逊姐妹中公认为不擅长思考的另一半盘腿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她闭上眼睛,现在也在嗯嗯地念叨着。

    然而,似乎『答案』果然是没有变,她睁开眼睛干脆地宣言道:

    「我觉得,不用害怕那些怪物们也行。」

    「!」

    「芬恩也说过了,『武装怪物』没有伤害任何人对吧?而且,我看到其中有一只怪物保护了小孩哦。」

    缇欧娜虽然没说那只怪物就是龙女,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东西。

    劳尔他们感到了惊讶。和艾丽西亚说过的事情一样,『怪物保护人类』这种事就是如此惊天动地的事件。或者可以说是『世界的矛盾』。

    周围的团员们都自然而然地侧耳倾听起干部们的交谈。

    「我是觉得和那个『武装怪物』……是叫『异端儿』来着?可以一起战斗就是啦~」

    缇欧娜咧开嘴笑了起来。

    弛缓地笑着的她令纳尔薇她们不知所措,而伯特露出无语的表情,接着看向了缇欧涅。

    被妹妹缠着,厌烦地留在大食堂的她注意到视线后——猛地用鼻子发出哼地一声。

    「这是团长的决定吧!管它是不是什么和肮脏的怪物共斗,肯定是要听从的好吧!」

    「你丫的真是毫不动摇啊……」

    看到根本没产生过疑问的缇欧涅,伯特已经不止是吓得退缩的程度,索性送去了尊敬的目光。

    劳尔他们也都发出了干笑。

    「那你究竟又是哪边?本来我还以为你会第一个闹起来诶?」

    听到缇欧涅这样回击,伯特一脸无聊地回答道:

    「要是说这说那的最后都市被干掉了,那可是笑不出来。只是这样罢了。」

    「……」

    「不管是不满还是杀意,在一切都结束之后使劲在地下城里发泄就行。老头子和老太婆不是都这么说了。我们是『冒险者』。什么都没有变。不对吗?」

    伯特说出了很纯粹的回答。

    而与此同时,那琥珀色的眼睛像是回想起两天前在迷宫街攻防战中看到的『什么』一样,选择着措辞。他看起来像是如此。

    听到他这纯粹到无法反驳的定义,侧耳倾听的团员们都闭口不言。

    「磨磨唧唧地说着怨言的家伙就离开【眷族】。仅此而已。」

    「真会耍帅~装得还挺伟大的~」

    「明明是你问的,你说个屁啊,狗屎亚马逊!?」

    看到开始吵架的第一级冒险者,与慌忙去制止的劳尔他们——看到【洛基眷族】一如往常的景象——今天一整天都皱着眉头的团员们脸上也现出了些许微笑。

    这之后,过了一段时间。

    和伯特扭打了半天,头发乱糟糟的缇欧娜迅速转过身子,问向最后一名少女。

    「蕾菲亚是怎么想的?」

    「我……」

    发放完简易食物,在稍远的距离见证着这场交流的蕾菲亚坦率地说出了一直藏在心中的想法。

    「怪物,果然还是很可怕……但是,我感觉那个『武装怪物』不一样。」

    「不一样?」

    「和我们在地下城遇到的任何怪物比起来……都更感觉不到厌恶感。」

    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果然是保护了艾丽西亚的歌鸟。

    那场和暗派阀残党之间的撤退战中看到的东西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现在正要说出的话语会不会令周围的同伴疏远自己,会不会受到非难,她边反抗着这样的恐惧,同时明确地说了出来。

    「我感觉,那些怪物们……和我们妖精,还有大家都一样……有着为同胞着想的『心灵』。」

    蕾菲亚的声音在大食堂中回响。

    寂静只有一瞬间。

    然后缇欧娜破颜而笑,抱了上去。

    「嗯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些怪物们很为同伴着想啊!」

    「缇、缇欧娜小姐……!」

    怪物心系同伴。

    虽然这话简直不能更奇怪了,但确实有着会让人如此认为的材料。

    其他团员们也为了回想起迷宫街的攻防战而沉浸在思考中。

    看到不顾场上的气氛,天真烂漫的缇欧娜,无论是唾骂着的伯特,或是叹了口气的缇欧涅,还有苦笑着的劳尔他们附近的气氛都变得松缓。

    蕾菲亚也似乎被缇欧娜那无邪的言行带动着露出笑容,然后放下心来。

    「……」

    但是,她的容貌中又立刻带上阴影。

    在蕾菲亚视线前方。

    芬恩他们说完之后,率先离开大食堂的金发金眼少女的席位空无一人。

    月光照了进来。

    在窗外铺开的苍郁夜空将这个一盏灯都没开的房间染上了深深的蓝色。

    至今仍从大食堂处传来的喧闹隔得好远。少女的房间里静得仿佛不在一个会馆内,从世界中隔离开来了一样。

    「……」

    纯白的居家服(连衣裙)包裹着艾丝的身体,她无所事事地在床上抱着双腿。

    将脸稍微埋入膝间,晃动长长的睫毛,视线落在床单上面。

    月光梦幻般地濡湿少女那纤细的脚腕。

    「艾丝。我进来了。」

    响起轻轻叩响木制房门的声音。

    不顾没有回应的艾丝,里维莉亚进来了房间。

    她关上门,在门前站定,然后注视着床上的艾丝的表情,凝视陷入沉思的少女侧脸,一言不发。

    这两天,【洛基眷族】为了收拾『异端儿』进出地面事件的残局忙得不可开交。

    化为战场的『代达罗斯街』的事后处理最为紧要,人们正在急速进行街道的修缮。【洛基眷族】也不眠不休地积极参加了。不参加不行。

    再加上经由老神(乌拉诺斯)的操作,管理机关(公会)正式发表了『武装怪物』被【洛基眷族】全灭这一消息,因此以芬恩为首的首脑阵之中,里维莉亚和加雷斯也忙于进行对应。而说到里维莉亚,她还需要去照顾与『异端儿』接触过的艾丽西亚她们那些妖精,极其繁忙。

    以至于都没工夫去听眼前这明显样子不对的少女向她倾诉。

    「……艾丝。发生事件的那天,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从那之后艾丝就一直没开过口。

    不想任何人接触,连蕾菲亚和缇欧娜她们叫她,也只是做出简短地回应。

    她只是一直被囚禁在苦恼的牢笼中。

    里维莉亚明白了这一点。

    「……」

    艾丝无法回答摇动着翡翠色长发的高等妖精问出的话语。

    相对地,她以问题作为回答。

    「里维莉亚……有没有,英雄呢?」

    艾丝如此问道。

    就连艾丝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问出来这个问题。

    「有没有,为谁存在的英雄……为那个人而存在的英雄呢?」

    「……」

    没头没脑的询问。不可能会有答案的问题。

    艾丝脑海中闪过为了守护怪物少女,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还有与幼小的自己重合起来的龙娘的眼泪。

    两天前的景象现在也在搅乱内心。

    「……等待英雄的人会腐朽。至少许多人是这样。能够找到的人屈指可数。」

    针对像迷失了道路一样,又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艾丝问出的问题,里维莉亚讲述起道理。

    那是不言自明的事物。是真理。

    艾丝带着人偶一样的表情,垂下目光,一点一点地低喃出声。

    「我砍不了……怪物了。」

    「……」

    「不是因为,开口说了话。也不是因为,很像人类。……是因为它哭了。」

    「……」

    「像是,那个时候的我一样……」

    「……」

    「我当时想着……贝尔,和那个龙女没有错。」

    「……」

    「我……将和我自己的约定,打破了……」

    这独白简直像是犯下罪孽的圣女诵读自己的罪状一般。

    不带起伏,也没有气势的透明声音在月光之下响起。在这像是忏悔的声音中,没有责备自身的味道,有的仅仅是沮丧。现在的艾丝·华伦斯坦很不稳定,就连里维莉亚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

    看到艾丝这低头遮住眼睛,身缠孤独的身姿,里维莉亚浮现出沉痛的面容。

    但是,她在下一瞬间又带上派阀副团长的表情。

    「艾丝——如果你心有迷茫的话,我会将你从今后的人造迷宫攻略作战中剔除。」

    「!」

    这句话令艾丝大吃一惊,抬起了头。

    里维莉亚投来严肃的眼神,像是索性抛弃对方一样宣言道。

    「现在已经拿到了『钥匙』,下一次作战就是真正的攻略战,会进入与暗派阀一侧的『全面战争』。也包括那些怪人们在内。没有余力能带着挥不下剑的软弱之人。」

    「但、但是……」

    「确实,没有剑姬的话攻略作战很困难。但如果第一级冒险者(你)倒下了,对部队的人产生的影响比这还要大。」

    现在的你或许会拖后腿。里维莉亚明确地如此告知。

    艾丝什么都回答不出。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以现在这种内心不稳定的状态,就算参加战斗也很可能会令里维莉亚的担忧成真。

    艾丝垂下了头,忍受着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艾丝,老实说吧。」

    此时,传达完作为副团长的意向后,里维莉亚变了一个声调。

    简直像是母亲的声音一样。

    「对我个人来说……我很欢迎你现在这样迷茫。」

    「……?」

    「答案并非只有一种……你对附在你身上的黑焰产生了疑问。除了被定下来的这一条以外,还有其他的道路。」

    与此同时,她走到附近。

    走到在床上抱起膝盖的艾丝身边。

    翡翠色的眼睛接下投来的金色目光。

    她在旁边坐下,轻轻地用手梳理着金发,同时缓缓地教导她。

    「迷茫吧。思考吧。直到你能够接受为止。」

    「……」

    「然后不要忘记。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无论多少次,我都要这么说。」

    这时,艾丝的瞳孔第一次大大地睁开。

    一直在旁边注视着自己的里维莉亚的话语清晰地传达进自己的内心。

    被她那可以称为慈爱的事物所包裹后,那么凝固不化的绝望与不安都不可思议地变得柔和。

    「……我是,那个……爱着你的。」

    不经意间,里维莉亚说出了这种话。

    艾丝的惊讶程度比之前更甚。

    而里维莉亚大概也察觉到自己说得没头没脑的,脸颊泛红,视线飞到一个毫不相干的方向上。平时的她一定不会露出这种表情。

    简直像是对将要说出口的话语非常抗拒一般,她烦恼了半天该说什么,然后张开了嘴。

    「虽然肯定是,没办法当你的英雄……但是,那个。」

    听到这里,艾丝理解了里维莉亚想要说些什么。

    想要成为艾丝的力量这一真心传达过来。

    与此同时,里维莉亚这羞耻的姿态有些好笑,令艾丝轻轻笑了出来。

    这是久违的笑容。

    「谢谢你,里维莉亚……」

    唇边不禁漏出感谢的话语。

    现在怀着的迷茫还没能得出任何结论。

    但是,心情却和刚刚天差地别。

    之前仅仅呆立在迷宫之中的身体抬起了头,想要向前迈进。

    看到像孩童时一样浮现出笑容的艾丝,行为怪异的里维莉亚停下了动作,露出温柔的笑容。

    (迷茫,烦恼……不让其结束不行。)

    她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消除自己怀抱着的黑暗。说不定一辈子都无法做到。

    所以,艾丝决定舍弃掉这无意义的时间。

    向胸中询问自己现在想要做什么,决定更加单纯一些。

    要坦率地面对自己的想法。

    「里维莉亚……你知道,【赫斯提亚眷族】现在怎么样了吗?」

    「……?他们和『异端儿』之间的关系没有公之于众。现在似乎在老实待着,直到事情冷却。现在我们与神乌拉诺斯一侧扯上了关系,我等【眷族】也不打算去接触就是了……」

    从事件当天开始就一头扎进自己心里的艾丝并没有掌握欧拉丽的情况。

    里维莉亚露出讶异的表情,同时也进行了说明。

    「冲向贝尔·克朗尼的敌意和差评似乎也大都被拂去了。虽然我没有看到,但与黑色猛牛的那一战好像令世人的看法倾斜了过来。」

    「这样啊……」

    她点头回应,同时看向旁边。

    边仰望着在窗外铺开的苍郁夜空和月亮,同时艾丝下定了决心。

    为了让这份迷茫得出答案。

    为了向前迈进。

    去见见他好了。

    清晨。

    破晓时分,太阳还未升起。

    城墙深处微微看到的山脊缠着阴影,再深处则带有朱红色的光芒。

    这时,蕾菲亚醒了过来。

    准确地说,她发现了窗外的某个人影,在根据地的走廊上奔跑着。

    「……艾丝小姐。」

    她到达了根据地架在塔与塔之间的空中走廊。

    有一名金发金眼的少女伫立在那里。

    在扶手一侧,侧脸对着蕾菲亚,仅仅盯着前方。

    「那个,蕾菲亚……」

    「……怎么了吗?」

    直到昨天为止都在艾丝身上的那黯然的气氛消失不见。

    相对地,她的周身缠绕着清冽的氛围。

    也说不定是这尽管处于夏天,却带着一些凉意的清晨空气造成这种感受。

    只是,蕾菲亚有一种感觉,仿佛面前是一位伸手触碰就会消失的『精灵』一般。

    「『武装怪物』……是叫『异端儿』,来着。」

    「是的……」

    「我觉得那些怪物……很恶心。……不对,应该是,想要觉得很恶心。为了不去迷茫,能够挥剑。」

    「……」

    「那些怪物们……蕾菲亚是,怎么想的?」

    艾丝坦露内心,发出了询问。

    这或许是艾丝第一次找蕾菲亚商量事情。

    日常生活中要是有头疼的事情她也会询问,还有去依靠对方。但艾丝从没在真正的意义上向蕾菲亚坦白过自己的烦恼。

    比任何人都要美丽,强大的【剑姬】发出寻求帮助的声音。

    蕾菲亚对此既感到开心,又觉得悲伤。

    到了这种时候这一事实令她产生了这样的感情。

    「……我。」

    被征询意见的蕾菲亚刚要开口,又将其闭上。

    眼前就是人造迷宫攻略,不能打乱【眷族】的脚步。她正想说这种理所当然的场面话,然后又停住了。

    这和都市的命运没有关系。

    少女领悟到这是在寻求她作为蕾菲亚·维里德丝这名妖精的意见后,她将自己不经任何修饰的话语传达给艾丝。

    「我……我也是,其实很怕那些怪物们。那些或许会令下界颠覆的怪物们。」

    「……」

    「但是,如果有人奋不顾身地想要诉说『他们』的存在方式……我觉得,应该去倾听『他们』的声音。」

    既无法发自内心地去信赖,也无法信用『怪物』。这是毫无虚假的真心话。

    但是,能够尝试去信任想要证明这样的『怪物』的人们——去尝试相信那位少年。

    蕾菲亚看着少年那无论被如何辱骂,无论被如何伤害,还是守护着龙女的那副身姿,认为一味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对人类不利的事情这种行为很卑鄙。这是她作为内心被摇动的当事人给出的意见。

    艾丝肯定也想起了同一位人物。

    虽然这属于非常不想承认那一类,但她有这样的预感。

    「………………这样啊。」

    经过长长的沉默后,艾丝点了点头。

    美丽的金发摇晃着。侧脸上的迷茫彻底消失。

    自己的话语令她做出了决断。

    成为使她下定决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令自己感到非常内疚。

    「……我稍微,出去一下。」

    艾丝转过身,走了出去。

    蕾菲亚没有想过问她要去哪里。

    「好的……请慢走。」

    只是目送着那背对这边的身姿。

    她走在沉睡的街道中。

    视野中一个人都看不到。怪物出现在地面,令都市动荡不安后还没过多久。到底还是没有喝到天亮的冒险者,或者是喝得大醉,在街道上睡着的醉汉。

    艾丝边体会着简直像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人似的感觉,同时独自走在静悄悄的都市之中。

    夜晚即将退去。

    东方的天空开始泛白,地平线正从远处渐渐染上蓝色。

    最终,她到达了欧拉丽西北边缘附近。巨大城墙的眼前。

    艾丝钻进隐蔽的入口,登上长长的台阶,来到了外面。

    「……」

    那里有风吹过。

    是从东方苍蓝的天空吹来的晨风。

    并且,那里还有一名沐浴着朝霞,伫立不动的冒险者的身姿。

    白色的头发,深红的眼瞳。

    少年站在那里,注视着都市中央的白垩巨塔。

    「艾丝小姐……?」

    「恩……早上好。」

    艾丝默默地接近之后,少年他——贝尔他注意到了这边。

    「……为什么,会来这里?」

    「为什么呢……大概,是觉得来这里就会遇到你吧。」

    这是真心话。

    看见与那只黑色猛牛的战斗,从里维莉亚那里听来消息后,她就觉得眼前的少年会来这面城墙上。

    来到努力与艾丝进行数次训练,想要变强的地方。

    「是,这样啊。」

    「嗯。」

    「……」

    「……」

    生出一阵空白。造成片刻的沉默。

    却绝不会令人尴尬的,一段透明的时间。

    风吹起两人的头发。

    「艾丝小姐。」

    「?」

    「请问,你能再次教我战斗的方法吗?」

    「……就算我们曾发生过那种事也没关系?」

    「没关系。」

    点头回应的侧脸中没有迷茫。

    他面对着冲天而起、雄伟的白垩巨塔——还有在下方沉睡的地下迷宫。

    简直像回味着『约定』或者是『分出的胜负』一般。

    这时,艾丝仅仅有一点感觉自己被甩下了。

    被仍然比自己弱很多的他。被本应是只能仰视着高过头的高岭之花的少年。

    「……你,真的太狡猾了。」

    「……抱歉。」

    所以艾丝坦率地说出内心的想法。

    「……可以哦。」

    「……可以吗?」

    「嗯……你有着同样的眼神。」

    「?」

    「我照镜子时,也一直看着这样的眼神。」

    但是,艾丝放下心来。

    「啊……但是,你那个,并不是……像我这么奇怪,而是更加漂亮的眼睛,那个。」

    「……噗。」

    「……为什么要笑?」

    「抱、抱歉。」

    因为走上了不同道路,曾经争执过的自己和他之间,两人的牵绊还没有断绝。

    「不过……我也有自己的事,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空。」

    「恩,没关系……非常感谢。」

    「不用谢。」

    「……」

    「……」

    「艾丝小姐。」

    「什么事?」

    在最后,少年说道:

    「我……想要变强。」

    这句话语最为强有力地敲向现在的艾丝的内心。

    「…………这样啊。」

    「是的。」

    「那我走了。」

    「好的。」

    「……再见了。」

    「……再见。」

    她转过身,走了出去。

    仅限于现在,艾丝不会回头看向渐渐远离的少年的气息。

    眼神朝向前方。

    朝向自己必须前往的场所,必须踏上的道路。

    「我也……想要变强。」

    见到少年后,艾丝获得了这样的话语。

    答案没有得出。

    果然还是无法逃出迷茫的森林。

    只是确实有着被触发的事物。

    少年决定了他应该走上的『道路』。

    那么,为了不被少年甩下,自己也要重新确立向前迈进的意志。

    「刚才……见到了你,太好了。」

    少年正要奔跑起来。

    所以我也要奔跑。

    仅限于现在,要跨越迷茫。

    (我也……向他学习好了。)

    与此同时,艾丝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少年那不顾一切,想要变强的姿态。这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必不可少。

    不变强不行。

    为了赢过人造迷宫——为了不再输给那个赤发的怪人。

    走下城墙台阶的艾丝跑了起来。

    并不是朝向根据地所在的北方,而是某个『最强』盘踞在那里的南侧方向。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