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四卷 献给女神的钟声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四卷 献给女神的钟声

    「我成功了,神仙!我打倒哥布林了!」

    「……嗄?」

    午后时光,赫斯缇雅正在悠闲地享受读书之乐。

    突然听见「砰」的一声,看到门被用力打开,只见白发的人类少年骄傲地对着自己这样说着。

    【赫斯缇雅眷族】总部,教堂的隐藏房间。

    室内是以正方形、长方形空间组成的P字形,或许考虑到了住户的身高,适度配置的家具大多较矮。稍微环顾四壁,可以看到一部分的石墙涂漆剥落、龟裂,到处会让人联想到「蓬荜」这个字眼。

    在天花板仅只一盏魔石灯的亮光下,赫斯缇雅愣愣地看着忽然开门登场的唯一一个派系成员——贝尔·克朗尼。

    或许真的很高兴吧,视线前方的少年涨红着脸,整副表情都在发亮。

    「你说的哥布林……就是那个哥布林吗?地下城当中公认最弱的那种怪兽?」

    「是的!其实我在小时候曾经差点被那种怪兽杀掉,一直都很怕它们……但今天,我终于打倒它了!」

    「呃……就一只吗?」

    「欸?」

    「你只打倒了一只哥布林,就从地下城回来了吗?」

    特地大老远奔赴地下城,只打倒了最弱的怪兽就直接折回来了吗?面对赫斯缇雅的言外之意,贝尔呆愣地僵在原地几秒钟。

    当他因此察觉自己的空虚战果实在难以为傲时,原本闪闪发亮的脸色顿时因为羞耻心的关系而涨红,头垂得低低地转身背对着赫斯缇雅。

    「对不起,我再去一趟地下城……」

    「哇,哇——,哇——!对不起,贝尔!我这样说不是在责怪你……等、等等啊——!」

    赫斯缇雅的呼唤落空,面红耳赤的贝尔早就头也不回地冲出总部大门了。

    这是【赫斯缇雅眷族】成立以来的第三天。

    赫斯缇雅在街上遇见贝尔,并邀他加入自己的派系,自此以来已经过了这段时间。

    在公会办好手续后,与赫斯缇雅缔结契约的贝尔终于名正言顺地加入冒险者的行列。毫无疑问肩负起主神期望,即【眷族】赚钱主力的他,加上本身的热情,纵使离乡背井来到了不熟悉的土地,却还是积极地干活。

    在急着打工的同时,赫斯缇雅默默地观察着这样的贝尔,一边不断发掘他全新的一面,一边慢慢地与他加深交流。天生爽快的个性、身为女神的包容力,还有讨喜可亲的稚嫩容貌,这些特征温柔地卸除了贝尔容易畏缩的心防,纵使两人才刚刚认识,不过却已经混得颇熟,关系圆满。

    在众多派系里面吊车尾,实力还很弱的【眷族】,眼下以保有使生活不致匮乏的生活费为目标,并在同时逐步加强组织的向心力,就这样不起眼地展开活动了。

    「当时真是吓死我了。要是你去了地下城就这样不回来了,我晚上一定会做噩梦的。」

    「对、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哈哈,没什么,这次我说话也有不对。该道歉的是我啦。对不起喔,贝尔。」

    赫斯缇雅与贝尔坐在总部的桌子旁交谈。

    再度闯入地下城的贝尔后来平安归来,此时太阳早已下山。在夜空月光照不到的地下总部里面,两人正在比较晚的时刻用着晚餐。

    贝尔今天是第一次在地下城战斗,两人立刻运用这笔收入——三百法利,桌上摆着硬面包,还有用奢侈买来的鸡蛋煮成的料理。

    尽管分量不多,不过蛋才刚用魔石点火器煎好,蛋黄正冒着暖暖的热气。

    「怎么样,第一次钻进地下城的感想如何?还过得去吗?」

    「呃,我一直很紧张,所以没能够好好探索,不过……现在的我已经能够跟怪兽战斗了。无论是哥布林还是地灵,只要打倒一次,之后就变得顺利多了。」

    庆祝贝尔第一次探索迷宫,简朴的一餐气氛相当愉悦。

    纵然没能准备美酒举杯庆贺,不过赫斯缇雅与贝尔还是掰下面包放入口中,一边享用着热呼呼的煎蛋,一边谈笑着。

    「不过知道贝尔成为一个像样的冒险者,我就放心了。因为原本还有些不安,担心你会在地下城追着女生的屁股到处跑呢。」

    「我、我才不会那样做呢!」

    被赫斯缇雅有些挖苦地说着,贝尔高声叫了起来。

    看到少年红着脸否定的模样,赫斯缇雅说了「真是这样吗?」。

    「你不是想寻求跟女孩子的邂逅吗?要是看到可爱的冒险者女生,搞不好会丢下怪兽不管,跑去跟女孩子搭讪吧?」

    「搭、搭讪……!不、不是的,我不是出于邪念才想跟女生来往……好吧,是有一点……总、总而言之,我想做的不是什么搭讪,而是想追求命运的邂逅!就是英雄谭里面的那种!」

    「你不是还说过什么后宫吗?」

    「后、后宫是男人的浪漫嘛。生为男人就该追求后宫,古时候的英雄也都是……」

    贝尔依然红着脸颊,闭起深红的双眼开始热烈说着。

    尽管稍微耸耸肩,不过赫斯缇雅依然缓缓注视着他的脸庞。看着他还有些稚嫩的五官,赫斯缇雅淡淡地陷入沉思。

    贝尔·克朗尼这个少年,越是了解他就越觉得不可思议。

    明明异样地晚熟,却又喜欢女生。毫无顾忌地寻求与异性的邂逅。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无论是好是坏,他的本质都是一片洁白,不过背后却隐藏着不检点的思考观念不时在暗中发挥效力,并影响着他的言行。

    贝尔的待人处事方式之所以如此不安定,赫斯缇雅判断必定跟他的「祖父」脱不了关系。

    这个经常在贝尔讲到的各种话题中露脸,并笑眯眯挥着手的养育之亲,这个人在塑造出少年如此人格这个方面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究竟是施以何种英才教育(洗脑)啊,赫斯缇雅对这位素未谋面的贝尔祖父真是既惊讶又感叹。要不是弄错了养育之亲,贝尔也不至于变成这么一个自相矛盾的人物吧。贝尔的根源,他的行动源头全是这位祖父,看来这点是不会错了。

    少年对异性的兴趣,或者该说他所寻求的「命运的邂逅」,这点始终是一种憧憬。

    那是他祖父留传下来的,或是深植在他心中的一种绮丽幻想。

    双眼因为美妙故事而闪闪发亮,幻想着邂逅美梦的少年。

    这就是贝尔·克朗尼这个少年的真面目。

    或许他应该生为女儿身还比较好,赫斯缇雅不禁产生这种露骨的想法。

    「那个时候祖父也有说过,男人生平的愿望就是跟女孩子邂逅。所以我……」

    「……」

    赫斯缇雅漫不经心地望着贝尔持续热烈解说的模样。

    她对这个身为眷属的少年又更加理解了。

    ○

    当贝尔为了支撑【眷族】生计而钻进地下城时,赫斯缇雅也是一样,白天都会去打工赚钱。

    降临下界时日尚浅的赫斯缇雅,就跟刚来到欧拉丽的贝尔一样,每天都在摸索着过日子。不习惯的下界生活经常把她搞得七荤八素,但这些在以自我堕落为常态的天界时品尝不到的刺激,让她亲身体会到了其他诸神口口声声叙述的「下界的妙趣」。

    「来,赫斯缇雅妹妹。这是今天的钱。」

    「谢谢阿姨。」

    她感激收下兽人女性交给她的日薪。

    赫斯缇雅打工的摊贩在北大街做生意。她们将马铃薯压成泥、加入调味料、裹上面衣后油炸成一口大小的小吃「炸薯球」来贩售。

    里面添加提味的少许灵药似乎奏效,生意还算兴隆。

    (一、二、三……一百八十法利啊。)

    今天工作了六小时,算起来时薪就是三十法利。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了,但数数手上的金币,还是让赫斯缇雅不禁叹起气来。

    以前她曾经弄错调理用点火器的操作方式,害得整间摊贩发生大爆炸——只有赫斯缇雅被炸成小黑人,其他无人伤亡——,当时摊贩的损失把赫斯缇雅的打工薪水扣得所剩无几。只赚这么一点,恐怕是无法替贝尔减轻多少负担了。

    对刚自天界降临的女神来说,下界这个世界还真是难以谋生。

    赫斯缇雅不反省自己的失败,反而这样思考着。

    「欸,阿姨,你还是加入我的【眷族】吧?现在有个冒险者的小男生加入,目前正一帆风顺喔。」

    「啊哈哈,你再讲也没用。赫斯缇雅妹妹还真是不死心呢。」

    「为什么啊——,拜托嘛——」

    每天照三餐求人加入【眷族】的一番劝说,也被人当成笑话听听就算了,赫斯缇雅就这样踏上回家的路。

    派系默默无闻自然是原因之一,不过自己这个缺乏威严的个头儿恐怕也有问题。

    在离开前被老板娘摸摸头,还拿到一个炸薯球——对完全没有被当成天神敬畏的自己——赫斯缇雅再度叹了口气。

    「今天拖得比较晚了……」

    赫斯缇雅将炸薯球抛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嚼啊嚼的,走在染上暮色的街道上。

    平常她总是在太阳还没西沉之前就回到家,可见今天的工作的确拖得比较久。也许贝尔已经先回到总部了,赫斯缇雅边走边这样想着。

    【赫斯缇雅眷族】的总部——教堂的隐藏房间就位于西北大街与西大街之间的区划,因此如果从打工地点的北大街出发,就要先往正西方前进。

    穿过雅致砖头房屋并排的住宅区,以一个地点为界线,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肮脏小径与朴实无华的建筑。依序通过老旧的道具店、纵长的旅店、小规模的市郊酒店,最后视野会一口气开阔起来,这个时候就到了西北大街。

    公会本部座落的这条大道又称「冒险者街」。诚如名称所示,有许多冒险者在街上阔步。大道两侧林立着大型商店,刚才在后巷里面看到的那些店家完全不能比拟。

    「……咦?」

    当西边夕阳沉入围绕着都市的市墙后方时,正在横越大街的赫斯缇雅偶然目睹了那一幕。

    白发少年独自一人伫立在某家商店前。

    (贝尔……?)

    自己【眷族】的少年背对着走在大街上的冒险者人潮,似乎探着头在看些什么。看到贝尔一动也不动地贴在商店的橱窗上,赫斯缇雅不由得停下脚步。

    过了一会儿,贝尔好像依依不舍地离开店面。他花了一段时间才将视线从橱窗上面移开,然后慢步而去。

    确定贝尔消失在人群中后,赫斯缇雅小跑步到他原本站着的商店前。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当自己也探头看看贝尔热中欣赏的橱窗后,她明白了。

    玻璃窗后头摆饰着许多武器。好几把磨得锐利的金属剑绽放出强悍、精美的光泽。

    不知道他是偶然目光受到吸引,还是明知买不起却依然艳羡地天天到店门口报到。

    无论如何,可以确定贝尔对橱窗装饰的这把武器非常有兴趣。

    「嗯……好,那就由我……」

    赫斯缇雅双臂在胸前交叉,思忖了半天,然后大方地点点头。为了可爱的孩子,就做点主神(母亲)该做的事吧。也因为刚才发生的那件事,小小女神很想大声主张自己也是天神,于是便决定海派地送贝尔一份礼物。

    只要拿出至今存起来的所有财产应该买得起吧,赫斯缇雅闭着眼睛得意地笑着,打算走进眼前的商店。

    她想起贝尔视线投注的大致位置,找到了他应该想要的那把短刀。纯白的刀身插在橱窗深处的宝石箱里,以赫斯缇雅的眼光来看也觉得很美。

    这个时候,那把短刀的价格牌子映入她的眼帘。她正要伸手去推店门,「嗯?」的一声眯起了眼睛。

    「八〇〇万法利」。

    赫斯缇雅轻轻关上开到一半的门。

    (原谅我,贝尔。)

    这个我没办法,赫斯缇雅后脑勺淌着冷汗,慎重地从门前退开。

    价格太夸张了。赫斯缇雅的所有财产,就跟面对巨龙的哥布林一样弱小。

    「咦?这里是……」

    抬头看看涂了红漆的商店,这才发现这是她神友的店。

    锻造的超一流派系【赫菲斯托丝眷族】。也是刚降临下界的赫斯缇雅寄住到最近的【眷族】。

    仰望着世界闻名的大型品牌【Ηφαιστοs】的看板,赫斯缇雅垂头丧气地逃走了,买得起才怪啦。还死不认输地想着:贝尔啊,要秤秤自己的斤两啊。

    失去了展现女神威严的机会,数不清是第几次的叹息落在枣红色的石板地上,赫斯缇雅一路往总部走去。

    (……发带快断了呢。)

    在西北大街上走到一半,她注视着自己隐约映照在商店橱窗上的容颜。

    将光泽亮丽的乌黑秀发绑成两条马尾的朴素发带不但破了,而且还绽了线,别人一看也知道该换一条了。

    赫斯缇雅用手轻轻碰碰让自己显得更可悲的发带,看到映照出自己身影的橱窗内侧展示着陶瓷娃娃。

    礼服打扮的小娃娃们身上挂着首饰等等具有保护作用的冒险者用护身配件(accessory)。这些穿戴着店内商品以招揽客人的女娃娃当中,也有配戴着可爱发带的娃娃。

    「……」

    赫斯缇雅直视着一个陶瓷娃娃的苍蓝发带,几秒后倏然回神,肩膀晃了一下,摇摇头告诉自己不可以这样。她教训自己身为天神,不应该乱花钱。

    她的视线频频抛向发带,又侧目偷看了一会儿后,才终于狠心地甩开留恋,猛然把脸别开。

    她好像在忍耐什么似的,用手按住两边发带,进入后巷,逃出了西北大街。

    「……」

    一双没有乖乖回家,并在附近晃荡的深红眼睛目击了整件事情经过,不过赫斯缇雅浑然不觉。

    ●

    几天后,【赫斯缇雅眷族】成立快过了一星期。

    赫斯缇雅噘着嘴看着眼前的景象。

    「对、对不起,我回来得晚了……」

    弄得浑身又脏又破,好像随时会发出剥落声的贝尔穿过总部大门回来了。

    抬头看看时钟,时间是晚上九点。

    「……贝尔,你最近会不会太拼了?」

    「没、没有啊?」

    赫斯缇雅用难以言喻的表情一问,贝尔只是回以苦笑地说「我很好。」。

    这几天贝尔都是这个样子。

    一大早起床冲出总部,整天待在地下城,到了这么晚才回来。而且,还把穿在身上的衣服、防具,还有自己的身体弄得一团糟。

    尽管贝尔本来就对冒险者这个行业怀有热情,不过他所展现出来的样子、态度都与前两天截然不同。

    「神仙,这是今天探索赚到的钱。」

    「啊,喔……」

    他将亚麻色的小袋子交给赫斯缇雅,发出「锵啷」一声。

    贝尔探索地下城获得的收入会交给赫斯缇雅作为【眷族】的储金。当然,大部分赚来的钱都会当成购买道具、维修武器等等的探索准备费,最后贝尔手边还会留下些许的零用钱。

    解开袋口的带子一看,随便算一下也有五百法利。假设贝尔为了下次探索至少留了一千法利在身边,那么跟前几天比起来,现在赚得的确不少,如实显示了贝尔从早到晚待在地下城里面的努力。

    但也让人觉得,他好像是为了什么目的在挣钱。

    「……欸,贝尔。」

    「是,什么事?」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赫斯缇雅叫住难掩疲劳神色,并开始准备淋浴换衣服的贝尔,缓缓地开口问他。

    该说是神的直觉吗?她好歹也是个女神,感觉得出来贝尔有事情没告诉自己。

    被这么一问,贝尔吓了一跳,明显地手足无措起来。

    「啊,啊哈哈……你、你在说什么呀,神仙,怎么可能咧。」

    「……」

    赫斯缇雅冷眼望着笑得很假的贝尔。

    她没有理会这句不足以采信的话,眼神尖锐地逼他快快从实招来。

    「……神、神仙!我去冲澡了喔!」

    「啊!」

    冷汗直冒的贝尔拿着要换的衣服冲进淋浴间了。他迅捷的动作让赫斯缇雅呆在原地,很快就嘟起了嘴,心情直落谷底。

    赫斯缇雅的心中,有个部分对于贝尔有事情瞒着自己感到不快。

    赫斯缇雅非常中意贝尔,很庆幸能够让他成为自己的眷属(familiar)。

    少年打从心底将女神(赫斯缇雅)当成天神敬畏,但又待她如家人,对她寄予温柔与温情。

    贝尔那副会让人不放心的笨拙模样刺激着赫斯缇雅的保护欲望,会想要看顾他,同时当她察觉到这点时,自己又已经仰赖着他。

    在这乐中有苦的下界里,他总是尽了全力帮助赫斯缇雅。

    赫斯缇雅好喜欢贝尔能够溶化一切的天真笑容。

    「我叫你说,你竟然不愿松口吗?贝尔……」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无法容许贝尔向自己撒谎。

    那是对事态发展不如己意而感到气愤之天神所特有的傲慢,抑或是对几乎成为自己心灵依靠的眷属感到寂寞的反面表现?

    无论如何,赫斯缇雅只觉得万分不快、郁结在心里。

    (好啊,如果你打算这样的话……)

    赫斯缇雅双眼竖起,透出危险的光采。她瞪着贝尔进去的淋浴间,低声说出「等着瞧」,便走向屋内设置的窄小厨房。

    她不发一语,默默地开始做饭。

    「啊,神仙……」

    「你今天很累了吧,贝尔?我来弄就好,你等着。」

    贝尔换好衣服走出淋浴间时,赫斯缇雅对他甜甜一笑。贝尔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主神满面笑容,好像已经把刚才的事情忘了,便松了一口气。

    面对解除戒心的兔子(猎物),赫斯缇雅在美丽的笑容下霍霍磨刀。

    「来,贝尔,今天也更新一下【能力值】吧。」

    「啊,好的。」

    吃过饭休息片刻后,赫斯缇雅自然而然地提议。

    毫无疑心的呆瓜白兔乖乖地照着她的话做。

    笑容里隐藏的匕首已经磨得够利了。

    【贝尔·克朗尼】

    Lv.1

    力量:I49→I58 耐久:I5 灵巧:I66→I72 敏捷:I98→I107 魔力:I0

    〖魔法〗

    【】

    〖技能〗

    【】

    贝尔趴在床上,赫斯缇雅坐在他的腰上俯瞰着【能力值】。

    能力(ability)项目还是一样,「耐久」、「敏捷」有着极端成长。「敏捷」的基本能力可以在这么短的期间内达到H,这点让赫斯缇雅有些惊讶,不过她还是一口气处理完剩下来的作业。

    (接下来嘛……)

    更新完【能力值】,停了一拍。

    只见赫斯缇雅眼露凶光,一口气展现本性,扑向眼下的兔子(贝尔)。

    她从原本坐在腰部的姿势「啪答」一声,上半身一倒,趴到少年的背上。

    「!」

    「——好啦,贝尔。你已经逃不掉啰?」

    伴随着神秘的恐怖音效,赫斯缇雅从贝尔的脖子旁伸出脸来。

    她在呼吸落到少年耳畔的位置压低了声音,开始进入盘问姿态。

    像是有电流通过般,贝尔的身体大大地震了一下,接着脸一口气变得通红。

    「神、神、神仙!你这是做什么啊!」

    「盘问啊。因为你好像有事情瞒着我嘛,嗯?」

    贝尔一听到「瞒着我」这三个字,整个人跳了一下,不过贴在自己背后的赫斯缇雅柔软身子马上让他再度羞耻起来。

    「你知道吗?贝尔。不能对神撒谎的喔?」

    「你、你在说什么啊……?」

    「哦——,还想耍赖是吧?」

    赫斯缇雅迅速眯细了眼。

    贝尔红着脸稍微扭过头来,看着主神逼近眼前的表情,心中怀抱着无限担忧。

    然后,就在下个瞬间。

    赫斯缇雅双臂绕到贝尔脖子上,恶狠狠地一勒,毫不客气地抱住他。

    「哇!神、神仙——!」

    「快招!快给我招,贝尔!趁现在认罪,我可以饶你不死!」

    「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啊!我我我我我我我没有瞒着神仙什么啊!」

    「还嘴硬……!」

    「噫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赫斯缇雅丰满的双峰与贝尔的背部紧贴在一起,之间不停发出某物压扁的声音。

    每当压倒性的某物一边不断改变形状一边进攻,上半身一丝不挂的贝尔就随之发出惨叫,全身上下没有一个角落不是红的。

    吊起眉毛的赫斯缇雅加重了勒颈力道,更用力地把自己的身体贴上去。

    当晚,荒废教堂地下传出的哭叫声从未间断过。

    ●

    「真是的,贝尔那个小子……!」

    第二天。

    结果贝尔还是没有松口,把赫斯缇雅的心情搞得很差,打工回来之后还板着一张脸,一点都没有要隐藏的样子。

    她坐在总部的沙发上粗鲁地翻着正在阅读的书页。

    (看他那个样子,与其说是着迷于探索迷宫,倒比较像是想要钱……该不会是在地下城被奇怪的女人诱骗,当了火山孝子吧……)(朱月:火山孝子=裙下之臣……)

    回想起贝尔对地下城的沉迷,她不禁产生了平时想都不会去思考的毒辣想法。她明知自己的眷属没有那么愚蠢,却因为怒火中烧的关系而在心中贬低他。

    那你就自己去倾家荡产吧!她脑中浮现出被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亚马逊女人欺骗,一脸色眯眯的贝尔。「真没意思!」,她又立刻对自己的想像生起气来。

    「嗯……?」

    步下石头阶梯的「喀喀」声响传进了地下室总部。

    今天回来的真早啊,赫斯缇雅以为是贝尔回来了,依然嘟着嘴,从书本中抬起头来。

    她等着总部的门打开,却听见清脆的「咚咚」敲门声。

    「打扰了,赫斯缇雅。」

    「咦……米赫?」

    赫斯缇雅猜错了,来者是身高在贝尔之上的高个子神物。

    一头长长的群青色头发、身穿破旧灰色长袍的男神米赫,对着眼睛睁得大大的赫斯缇雅笑着点头。

    「我听说你成立了【眷族】,来打声招呼的,抱歉来晚了。」

    「什么啊,还这么特地跑一趟?」

    赫斯缇雅是从天界来到欧拉丽时才与米赫认识的,也由于双方境遇相似,因此交情很好。见到在还不习惯的都市生活上对自己有诸多照顾的神友之一,赫斯缇雅也面露笑容迎上前去。

    「呵哈哈,没什么,我可是很有心机的,想让你们成为我们的主顾嘛。不用客气。」

    「哈哈,还真会精打细算呢。」

    【米赫眷族】的活动以贩售灵药为主。由于知名度低,因此他经常到处招揽顾客,今天也不例外,米赫开怀地笑着说。

    赫斯缇雅也被逗笑了,「那么进入正题吧。」,接着他将一支装满蓝色灵药的试管递给赫斯缇雅。

    「就当作是推销兼祝贺礼物吧,请你务必收下,也算是祝福我们生意稳定。」

    「嗯,不好意思。真是帮了我们大忙呢。」

    「换个话题,赫斯缇雅,你已经去公会告知成立【眷族】了吗?」

    赫斯缇雅心怀感激地收下灵药时,米赫如此问她。

    咦?她偏了偏头,为人温和的男神解释道:

    「无论是否钻进地下城,只要是在迷宫都市(这里)安身的【眷族】,成立派系时都得向公会报告一声。还得登录派系呢。」

    公会在名义上是地下城的管理机构,不过既然他们掌握了迷宫都市的迷宫(中心),公会就等于是此地的统治者。在广义上,管理地下城跟都市和平有着直接关系,同时欧拉丽也是借由迷宫带来的巨额利益,才得以发展到现今的盛况。从「古代」到今日,公会始终巧妙地控管着地下城,是都市名符其实的管理者。

    这个同时掌管都市营运的组织所制定的规范,即使是【眷族】也不得不遵守。

    「哦,也就是说【眷族】也得跟冒险者一样啰。不过想想,人家让我们住在城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就是这么回事。这也是『下界的妙趣』之一吧。」

    「毕竟在天界可没什么机会接触到这类琐事呢。」

    两尊天神想法一致,不住点头。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看你这样应该是还没去吧,要不要我陪你去?」

    「可以吗?说真的,有你跟着我比较放心……」

    「我就老实说吧,我接下来没事可做,实在空虚。与其闲得发慌,倒不如照顾一下至交契友,这样也别有一番乐趣。」

    「真是神的好榜样啊。」

    「呵哈哈,常有人这么说。」

    赫斯缇雅与米赫散发着天神特有的悠哉感,离开了教堂的隐藏房间。

    「把这些填好就可以了吗?」

    「嗯。也别忘了用【神圣文字】签名喔。」

    在宽广的公会本部大厅。

    一旁有着不同派系的冒险者们各自行动,赫斯缇雅一边向米赫确认,一边填写派系登录羊皮纸上的项目。她站在人家准备的垫脚台上弥补够不到窗口的身高,手拿着羽毛笔填写内容。

    夜晚即将来临,薄薄的晚霞光辉从窗外照进室内。由于这个时段许多冒险者都会从地下城回来,因此公会本部这里也被众多人类、亚人挤得水泄不通。

    有一边互相笑闹一边走出换钱所的小人族小队、一番甜言蜜语被甜美的服务小姐无情拒绝的兽人男性、激动吵嘴的精灵与矮人等等,白色大理石打造的大厅呈现出各式各样的光景,嘈杂人声不绝于耳。

    此处少数的几个神——赫斯缇雅与米赫,不时愉悦地看看这些冒险者。

    「米赫。这个【眷族】的等级(rank)是什么?」

    「就是公会方面规定的【眷族】的组织能力……说穿了就是优劣之分。据说会依据派系的规模、活动内容等综合要素做分级,不过基本上,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一种战力指标。」

    这项评价与【能力值】的各项目一样分成S到I共十阶段,等于是【眷族】在这欧拉丽的地位。等级越高就表示实际成绩越受到肯定,且越受到公会与其他组织信赖。当然,这也包括了敬畏程度。

    一部分还把【眷族】当游戏的诸神,更是疯狂地想尽办法来提升这个等级,并打从心底乐在其中。

    「商业类【眷族】只要做出相应的成果,也会受到赞许。然后,等级越高,就越能受到旁人信赖,顾客也会自然增加。」

    「顺便问一下,米赫你们的评价是?」

    「呵哈哈,H啦。」

    刚成立不久,缺乏资金、规模的【赫斯缇雅眷族】,当然是最低的等级I。

    所有【眷族】都是征税的对象,不过等级越高,税额也会跟着三级跳。

    「我问你,赫斯缇雅,你【眷族】里的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想今后也许会长久往来,毕竟是你选上的孩子,一定要先认识一下才行。」

    「……是个白发红眼的人类小男孩。名字叫贝尔·克朗尼。」

    「白发红眼啊……。嗯,该不会就是那个吧?」

    「咦?」

    赫斯缇雅停下在羊皮纸上滑动的羽毛笔,抬起头来。

    在米赫视线的方向,大厅的一个角落,只见一个白发的人类少年叫住了一名公会职员。

    「贝尔……」

    「果然啊。那是……在拿什么东西给人家吗?」

    在赫斯缇雅他们的注目下,贝尔有些紧张地打开手中的小盒子给对方看。一身俏丽公会制服的半精灵少女仔细端详了一番盒子里面的物品后,对贝尔说了一两句话,然后轻声笑了起来。

    「送女子礼物啊。呵呵,你的孩子也挺有一套的嘛。」

    「……」

    赫斯缇雅没有回答米赫的话,一直盯着那副景象。

    双颊泛红的贝尔,被少女按了一下鼻头,低下头去掩饰自己的羞赧。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她对那一幕投以冰冷的视线,心中喃喃自语。

    也就是说,他那样一大早赶往地下城拼命赚钱,都是为了送那个美丽的半精灵少女礼物。

    赫斯缇雅的心情急速下滑。

    看到贝尔被少女笑着奚落一番、急忙红着脸挥动双手的样子,她心中近乎不满的情绪越积越深。

    「哼!」

    「唔……?赫斯缇雅?」

    「抱歉,米赫。我先回去了。」

    赫斯缇雅粗鲁地把填好的表格交给窗口,先跟米赫说一声,然后一个人走出了公会本部。她连自始至终没发现自己存在的贝尔也不管了,就这样快步穿过本部前面的庭院。

    (气死人了——,真叫人不快……)

    走在西北大街上,赫斯缇雅如此想着。

    她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快了。

    女神(赫斯缇雅)产生了占有欲。不是对别人,就是贝尔。

    她对第一个得到的眷属——期盼已久的人——不禁产生了执着。一看到他对自己以外的人示好,马上就会不高兴。不要碰那个孩子,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这种幼稚的任性在她的心底深处若隐若现。

    是不是因为对方是贝尔才会这样,赫斯缇雅并不清楚。

    她只是可以模糊想像到,如果第一个缔结契约的人不是贝尔……如果最初邂逅的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这样心乱如麻了。

    (贝尔这个笨蛋……)

    复杂交错的感情在心中翻搅着,赫斯缇雅不知不觉间回到了总部。

    她踏进屋内,走到最里面,然后一口气跳上自己睡的那张床。她双眉维持着不悦的角度,呕气地拉起毛毯,堆成一座小山。

    赫斯缇雅将贝尔的事情赶出脑内,在变暗的视野中紧紧闭起眼睛。

    ◆

    喀锵喀锵。

    餐具轻微的碰撞声从外头传了进来。

    这个搔弄耳朵的声音温柔地唤醒了赫斯缇雅,她在阴暗的视野中缓缓睁开双眼。

    她反覆眨了眨眼,缓慢地举着手,拉开盖在身上的毛毯。

    赫斯缇雅从毛毯一端忽然探出头来,魔石灯光照在脸上,使她不禁闭起眼睛。

    「……」

    脑袋昏昏沉沉,在黯淡模糊的视野当中,她立刻发现了白色的背影。

    那背影在餐桌与厨房之间数度来回,而且小心翼翼地走在地板上,不发出一点声响。

    很快地,汤的淡淡香味飘了过来。

    「……」

    掀开毛毯及另一条盖在身上的被子,她慢慢坐起身来。

    白色背影立刻注意到赫斯缇雅,转身走到她身边。

    「早安,神仙。」

    「……嗯。」

    赫斯缇雅点点头,回应贝尔对自己的温柔笑容。

    抬头一看,时针已过了晚上七点。意识笼罩着薄雾的状态下怔愣几秒后,赫斯缇雅甩甩头,促使头脑提早清醒。

    绑成双马尾的头发朝左右两边乱晃。

    「……是你准备的吗?」

    「是。因为我看神仙好像很累了……不好意思,我擅自煮了饭。」

    桌上放着简单的沙拉与去皮马铃薯,还有刚煮好的汤。

    汤倒进可爱的木制杯子里,冒着暖暖的热气。

    「……你今天回来得比平时早很多呢。」

    赫斯缇雅不愿承认眼前的景象,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已经让自己心头充满温暖的喜悦,忍不住语中带刺地说着。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她没有看着贝尔继续说道,贝尔先是一惊,显得有些狼狈,最后稍微染红着脸,视线四处游移,然后暂时移开了一下。

    他背对着赫斯缇雅,从柜子里取出某个东西,拿着它再度来到赫斯缇雅面前。

    「呃,那个……神仙,这个送你。」

    「……咦?」

    拿到赫斯缇雅面前的是一个小盒子。

    赫斯缇雅瞪大双眼,一时之间无法反应,慢吞吞地接下了那个小盒子。

    打开盖子,里面是一对发饰。

    苍蓝花瓣般装饰的缎带上,附有小小的银钟。

    「贝尔,这是……」

    「我、我看神仙现在使用的发带好像已经旧了,呃,怎么说才好……」

    所以想送你礼物……,贝尔用快要听不见的细小声音这样说着。

    赫斯缇雅这次真的愣住了。她用那双仍然瞪大的眼睛仰望着少年微微低头、以刘海挡住的涨红脸庞。

    她对装着发饰的盒子有印象。就是在公会本部贝尔拿给半精灵少女看的那个盒子。

    原来那不是要送给少女,而是在问她东西好坏——征求同性(女性)的观点,看看礼物是否能够得到对方欢心——是这样吗?

    想起贝尔被少女挖苦的模样,赫斯缇雅这才发觉是自己误会了。

    (而且,他还看到我那样……)

    看到赫斯缇雅前两天,在西北大街眼巴巴地看着橱窗时的模样。

    这缎带与自己盯着瞧的陶瓷娃娃的发饰风格实在太像,让赫斯缇雅明白了一切。

    「我、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只是觉得好像也不该讲出口,那个……对、对不起。」

    「……」

    注视着自己一个人结结巴巴的贝尔,赫斯缇雅静静地微笑。

    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同时,也感到懊悔。

    自己那么轻易就放弃了送贝尔礼物,但他却完全没有放弃。

    贝尔的心意比自己真诚多了,而且是如此的温柔。

    「你是为了送我这个,才会钻进地下城那么久吗?」

    「呃,是的……可以这么说。」

    「你真傻啊……」

    一定不便宜吧。看着好料子的发饰,赫斯缇雅心想。

    为了赚钱,连续好几天从早到晚探索迷宫,累得不成人形地回来,一定也有遇到危险吧。

    赫斯缇雅闭上双眼,脸上逐渐绽放笑容。

    「贝尔。」

    「呃,是。」

    「这个,你帮我绑嘛。」

    「嗄?」

    「这是你送我的礼物。我希望能由你替我绑。」

    看到贝尔开始慌张,赫斯缇雅甜甜一笑,拉着他的手。

    她领着贝尔来到穿衣镜前,自己坐在椅子上,脸朝着正上方,微笑着催促站在背后的贝尔。

    贝尔惶恐得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紧张地接过发饰,慎重地开始动手。

    「贝尔,谢谢你。……还有,对不起喔。」

    「咦?」

    「呵呵,没什么啦。」

    战战兢兢地触碰自己头发的贝尔,让赫斯缇雅不禁莞尔。

    她对着镜子注视少年手忙脚乱地绑头发的表情,倾听着自己安稳的心音。

    每当那双手抚摸自己的乌黑发丝,她就像猫儿般眯细眼睛,委身于这段舒适的时光。

    「……欸,贝尔。」

    「嗯?」

    「能够遇见你,有你成为我第一个眷属……我真的很开心喔。」

    赫斯缇雅平静地如此告诉贝尔,他的手停顿了一下。

    过了片刻,他缓缓地、真心地、无忧无虑地笑了。

    「我也很庆幸能够遇见神仙。」

    赫斯缇雅也红着双颊,以微笑回应映照在镜里的那副笑容。

    ——我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孩子。

    小小女神明白到这一点。

    这个时候,赫斯缇雅只希望能够永远看顾着他,静观刻在他背后的故事。

    不久,绑得歪歪扭扭的双马尾上。

    银色小钟发出「铃」的一声,奏出清澈的音色。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