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第九卷 第一章 异性少女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第一章 异性少女

    事情的开端,是一件冒险者委托(quest)。

    「第19层出现了大量火鸟(fire bird),【小新秀】,你也来帮忙。」

    来到第18层的我们【赫斯缇雅眷族】,接到了「里维拉镇」的委托。

    地下城会不定期发生特定怪兽的暴增情形,被视为一种异常状况。这次确认到的「火鸟」是从第19层开始出现的稀有种(rare monster)之一,正如其名,就是会进行火焰攻击的鸟形怪兽。听说这种怪兽屡屡将第19层以下的层域「大树迷宫」化为火海,是一种棘手的怪兽,它们进入第18层这个安全楼层(safety point)后在天上飞,就连存在于湖畔的城镇(里维拉)也产生了损害。在迷宫经营旅店城镇的高级冒险者们可不愿坐视店铺被烧掉,此时正要出面除害。他们也叫住了每一个路过第18层的高级冒险者,希望大家协助里维拉镇民讨伐火鸟。

    结束了与王国军(拉几亚)的战争,今天是第三天。我们重新开始探索地下城,好不容易只凭自家派系的力量抵达了安全楼层,就立刻接到这种强迫性的委托,虽然让莉莉一脸不服,但报酬不低,再加上状况特殊——放任大群火鸟横行,我们也无法安心探索第19层——于是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城镇准备了具有火焰抗性的火精护布(salamander wool)长袍,当作预付报酬发给参加者,至于「敏捷(脚程)」受到赏识的我,则被组进其他冒险者的临时小队。由于他们希望能尽快讨伐完成,因此将我安排在重视速度的队伍。

    我暂别莉莉、韦尔夫、命小姐与春姬小姐的另一支小队,穿起火精护衣(salamander wool),与几位强壮的冒险者一同往下,来到第19层。

    然而,顺利进行冒险者委托的我一回神,发现自己落单了。

    不同于之前的楼层,我对这「大树迷宫」的构造与路径都不熟,追着火鸟或是到处逃跑——

    被配置在殿后位置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就这样被冒险者们抛下了。

    我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呆站在迷宫一角不知所措。就在这时。

    视野角落捕捉到了一个类似人影的物体。

    那个人影跛着一只脚,好像在逃离什么,躲进了迷宫植物生长茂盛的暗处。

    我以为是受伤的同业,赶紧跑了过去,但就在快要到达那人身边时,我发现情况不太对,于是提高了警戒靠近暗处。

    然后——

    「怪兽……『维维尔』?」

    眼前的存在让我大吃一惊。

    那是只人形怪兽,有着白里透青的肌肤,以及少女般纤柔的四肢。看到彷佛第三只眼的额上红石,我才勉强辨认出它是龙种「维维尔」。

    「维维尔」。

    与有名的独角兽(unicorn)并列为地下城中数量特别稀少的最高级稀有种。

    它们出现在中层区域第19层到第24层,听说「掉落道具」无论是鳞片还是指甲都能卖到惊人天价。其中尤其是额上红石「维维尔的眼泪」足以让人获得巨额财富,甚至被称为「幸福之石」。

    然而「维维尔」一被夺去额上宝石就会变得凶暴——打倒本体,红石一定会随之碎裂——因而留下了许多纪录,描述至今已有众多冒险者为此惨死。毕竟它们是怪兽中最强的龙族(dargon),其战斗能力相当高。

    龙女(维维尔)本来应该是女体龙尾的怪兽,就像半人半蛇(拉弥亚)那样具有人形上半身与酷似蛇类的下半身……

    (……真的是怪兽吗?)

    端正的相貌,特别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流着泪水,使我倒抽一口气。

    它身上一丝不挂,呈现最原始的模样。

    没有龙的胴体,取而代之地长着一双细腿,以及小巧的乳房。

    只要忽视肤色与鳞片,它看起来就像跟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

    「……,……!」

    龙女在哭泣。

    抬头看着呆立眼前的我,双臂抱紧的身体不住发抖。

    它好像忘了自己是怪兽般害怕,像人族一样暴露出恐惧感。

    这是不可能的,我的脑海角落呢喃着。

    我无法正常思考,一再动摇,眼前光景实在令我难以置信。

    因为……对啊,怪兽是人族的敌人。

    它们顺从本能对我们张牙舞爪,袭击我们,是无可置疑的杀戮者。它们是凶恶破坏冲动的集合体,不容理性或感情介入。

    怪兽是「怪物」。

    (——照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我却感觉不到怪物带给人族的厌恶感与排斥感。

    我产生不了半点无条件驱使我们对抗敌人、对怪兽的斗争本能。

    面对它近似人族的外貌,我反而还起了抵抗感,不愿意刀刃相向。

    我没看过这种怪兽。

    「呜,啊……!」

    「!」

    我察觉龙女的眼眸紧盯着我装备的〖女神之刃〗,赶紧把握着匕首的手藏到背后。我在心中低声说「我在干什么啊」,然而看到眼前怪兽的畏怯略为缓和了些,却又更加混乱起来。

    这只「维维尔」是「亚种」吗?

    是异常状况之一,怪兽的突变体吗?

    (它受伤了……不对,是被弄伤了。)

    被凝固血液染红的肌肤,以及连同鳞片裂开的肩膀伤口映入视野。

    也许是被同业砍伤的,浑身是伤的龙女仍旧坐在地上,吓得拼命想与我拉开距离。然而背后是墙壁,再怎么后退也没用。

    我无法动弹。

    怪兽是带来灾厄的象征。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同情或是伸出援手。

    我仍然呆立原地,与害怕的龙女视线持续交缠,看到那双蕴藏着明确感情的眼眸,也无法给它致命一击……我终于忍不住后退了。

    我采取不了任何行动,只能视若无睹,窝囊地逃走。

    我转身背对龙女,离开了原处。

    「……?」

    人族从眼前消失,龙女湿着眼睛,露出不解的表情。

    在寂静的笼罩下,它怯怯地左顾右盼,慢慢站起来。

    它护着摔痛的脚,两手撑在迷宫墙上,开始沿着墙壁移动。

    随后,只听见啪沙一声。

    拖着身体移动的龙女背后,红彤大鸟伴随着振翅声,从直达通道的岔道出现。全长超过二M(米度)的怪兽「火鸟」眼中满布血丝,张开了它的巨喙。

    自背后涌来的热气令龙女浑身僵硬,怪鸟飘浮空中锁定目标。

    地狱犬

    面对远远超越黑犬的高输出火焰喷射,细腿想踢踹地面,但来不及。

    鸟喙深处炽热燃烧的火焰,照亮着龙女回首的脸庞,就要发射的瞬间——

    「——咕耶!?」

    ——我让〖女神之刃〗一闪而过。

    疾走然后跳跃,砍杀,以蓝紫刀光将火鸟砍成两段。

    正要发射的火焰在半空中如烟火般爆散,同时「魔石」被劈开的怪兽也化为尘土吹飞而去。当庞大火花与灰粉漫天飞舞时,龙女一屁股跌坐在地,我也降落在地面上。

    (……唉,真是……)

    我搞砸了。

    往下看着反手握住的『女神之刃〗,我头低低地陷入沮丧。

    离开现场后,我总是放心不下,从龙女的死角转头看向背后,一看到火鸟正要袭击它,忍不住冲了出去。

    看到吓得呆立不动的怪兽……不对,是「她」,我的脚不禁动了起来。

    (在这广大的地下城里,就她一个人……)

    她被人族砍伤而害怕人族,这我能明白。

    可是,竟然连同族的怪物(怪兽)都毫无理由地袭击她。

    我知道自己产生了多余的思考,理性大声嚷嚷着叫我不要胡思乱想。可是,这只手已经做出了蠢事。

    我用没握匕首的左手用力抓了一把浏海,走向愣怔的龙女。

    她用跟刚才类似的姿势抬头看着我。

    恐惧、动摇与困惑。不只这些,她还对我投以些许依赖的眼光,我手心冒汗,懊恼了半天后——无力地笑了。

    已经没辙了。

    不管那么多了。

    我已经杀不了这个女孩了。

    「——没事的,别怕。」

    我单膝跪地,用相同的视线高度,垂着眉毛对她笑。

    龙女好像听得懂我说的话,睁大了双眸。

    即使是以力量与痛楚让怪兽屈服的,想必也不会笨到跟怪物说话吧。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视线扫过对方受伤的身体。

    肩膀还有可能骨折了的左脚都伤得很重,我从腿包中取出【米赫眷族】制的高等灵药(high potion)。

    看到装着不明药物的试管,瘫坐在墙边的龙女吓得身子一震。

    「没事,这个是回复药(灵药)——」

    「灵,药……?」

    ——她说话了。

    我的耳朵深处,不知道是第几次听见自己常识崩溃的声音。

    我并没期待她会回答,只是为了一时宽心才对她说话,现在只能露出有够假的干笑。

    我担心药水对怪兽无效,紧张地把灵药(potion)滴在皮开肉绽的肩膀上。看到伤口只留下出血痕迹,很快就愈合起来,我正松了口气时,她跟我正好相反,显得很惊讶。

    高等灵药虽然也能治疗折断的骨头……但听说随便让骨头复原,会造成腿部变形。不管是「魔法」还是道具(item),都必须照着正统治疗的方式与程序来,否则是会留下后遗症的。我不知道正确的治疗方法,只能先用力撕破火精护衣的衣摆代替绷带,连同匕首刀鞘一起捆在细腿上做固定。

    大致替受了撕裂伤、白里透青的全身做好治疗,我仍然跪在地上,与她四目交接。

    披散一头青银长发的龙女似乎相当惊慌,她双手在微凸胸前合握,摇曳着具有正常瞳孔的双眸,嘴唇重复着轻启又闭起的动作。

    看到她暴露在外的胸部,我好不容易才让脸颊不发热,心想:果然不一样。

    跟前几天在「比欧山地」发生山难时看到的「哈皮」——丑恶的人形怪兽也有一线之隔。就连与我们相差甚远的外貌,美到这个地步,也给人一种神秘感。

    异形怪物……异形少女。

    既不像人又不像怪兽的存在,使我喉咙有些发僵。

    「——快找!应该还没跑远!?」

    就在这时。

    粗野的声音传到我们所在的通道。

    龙女少女肩膀一跳,然后原本平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发抖。

    看到她受恐惧所困的模样,再听到逼近的复数激烈脚步声,我瞪大眼睛,反射性地脱下火精护衣,盖在她身上。

    我把整个白里透青的肌肤全部包藏起来,就在同一时间,武装的冒险者们现身了。

    「喂!小子,你有没有看到一只龙女(维维尔)」

    我在通道墙边背对着他们,四名男女扯着大嗓门往我这边走来。

    我直觉到情况不妙。

    我瞬时理解到这个负伤女孩与冒险者们的关系,忍不住产生了想保护她的念头。

    这个女孩遮起了全身,马上就会引起疑心。我握紧红彤护布底下此时仍簌簌发抖的纤纤玉手,绞尽脑汁。

    时间流逝变得好慢,听着冒险者们亢奋的粗重喘息,我的脸颊感觉到汗水滴落——然后我看到手上的空试管,灵机一动。

    我决定孤注一掷,以演出一生仅此一场大戏的心态,开口说道:

    「先别说这了!你们有没有灵药同伴遭到火鸟袭击——被烧伤了!」

    我视线紧盯靠墙的她,装出慌乱的样子大声叫回去。

    空的灵药试管、在火精护衣下痉挛的身体,周围还有刚才爆散的火鸟的火焰残渣。冒险者们推测出这里发生过什么事,似乎皱起了眉头。

    我名符其实地紧张万分的语气似乎也奏效了,他们对拼命求助的我啧了一声,就转身离去。他们不想管麻烦事,急着掌握稀有种的去向,跑远了。

    确定冒险者们完全走远了……我这才如释重负。

    「总、总算……」

    撑过去了。我低声说着掀开火精护衣,龙女就像小动物一样胆怯地探出头来。

    那些冒险者一定做梦也想不到,身为同业的我不但没杀死稀有种,还拿灵药替她治疗吧。我救了怪兽——刚才要是被人看到,不知道我会有什么下场?

    ……不行,我想都不愿去想。

    少女还在害怕离去的冒险者的影子,我面对她,差点忍不住叹气。

    「呃……你能动吗?」

    我站起来,对她伸出手。

    身为龙女的她要是待在这里,会继续被冒险者追杀的。错不了,肯定会死得很凄惨。

    她交互看看伸出来的手与我的脸……轻轻点了点头。

    怯怯地伸出的手迭上我的手,我握住冷得惊人的纤纤玉手,一把将她的身子拉起来。

    她身高大约一百五十C吧,我让她穿好火精护布长袍,戴起连衣帽隐藏真面目后,让她靠着我的肩膀开始移动。

    (听得见战斗声……只能往那边走,然后再想办法了……)

    我与临时小队走散,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在这个楼层认路的。

    我依靠可能是接受冒险者委托,在正规路线附近对付火鸟的同业交战声,往那边走去。再来就只能比较莉莉硬塞给我的临时楼层地图,找出通往第18层的路。……而且最好不被任何人发现。

    我扶着脚受伤的她,保护她,真心希望不要遇到什么可怕的怪兽。要是遇到紧急情形,我只能抱起这个女孩拔腿就跑。

    我一发现到熊兽(伯格熊)与大甲虫(疯狂甲虫)等敌人就用速攻魔法(火焰闪电)赶走它们,被人与怪兽攻击的异形少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的侧脸。

    才刚看到她湿着琥珀色的眼眸,她低下头去,漏出一声呜咽。

    不久,她靠到我身上,把脸埋进我的肩窝与颈根旁。温热吐气与鼻子抽泣的触感——明明在迷宫内必须保持紧张——令我不禁脸红。

    好纤细,而且好柔软。

    一如外貌的女孩身躯使我脸红,我深深觉得自己没资格当人类或冒险者。

    我是因为这个龙女长得漂亮,才救她的吗?因为她的姿容像人一样端正,我才伸出援手吗?如果是这样,那我真的没救了。

    就算是我那祖父,看到现在的我,会称赞我了不起,救了女生吗?

    ……只有这次,我觉得他也会无话可说。

    我的行为就是这么不符合常识。

    竟然救了怪兽。

    「…………谢,谢?。」

    就在下一刻,她低喃了。

    我心头一惊,视线往下一看,眼角含泪的眼眸,正抬眼望着我。

    在红彤连衣帽下微微偏着头的她,确实使我感受到无法言喻的感情——人族之间会产生的温情——

    龙女少女不安地注视着僵住的我。

    纯洁无垢的幼儿般言行,只有在这一刻溶解了我的种种纠葛,我苦笑了。

    「没事的。」

    为了让她安心,我再次对她笑笑,她也对我微笑了一下。

    我抱住闭起眼睛靠在我身上的她,下定了决心。

    决心保护像我们一样展露笑容的她。

    问题是……我该怎么向莉莉他们解释?

    彷徨了一会后,我们总算找到了第19层的正规路线。

    我一手拿着简易地图前进,躲躲藏藏着不让冒险者与怪兽发现,来到第18层洋溢着水晶光(crystal)的出口。

    「——我是说真的,怪兽说话了!!」

    「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们!?」

    我们爬上连接第18层与第19层的甬道,从巨大中央树的树洞(洞穴)探出头来,只见城镇(里维拉)居民们与冒险者们聚集在出入口前的草原上。

    在集团面前,一男一女的精灵正在叫喊着。

    听到他们惊慌描述的内容,我内心一惊。偷偷往身旁一看,龙女少女用手搂住被砍伤的肩膀,畏怯地望着两名精灵冒险者。

    「啊——喂,给这两个家伙介绍家旅店,要找个枕头能睡个好梦的地方。」

    「柏斯,我们说的是真的!怪兽真的……!?」

    听到怪兽会说话这种难以置信的事,以城镇头子柏斯先生为首,没有半个人当真。

    我们趁着精灵冒险者引起的骚动,迅速从树洞脱身。

    「贝尔大人!」

    「你没事吧!」

    「真是,很担心你耶。」

    「大家……」

    我没受到多少注目就离开了巨大树根,【赫斯缇雅眷族】的队员们注意到我,赶了过来。

    也许是听说我在冒险者委托中与临时小队走散了,莉莉、命小姐与韦尔夫依序关心我,表达他们的安心。

    「……?请问贝尔大人,那位是……?」

    然后,跟莉莉他们一样露出安心笑容的春姬小姐,注意到了身穿火精护衣的她。

    我慌了起来,只说「我们到那边去……」就快步离开现场。

    看我不是走向城镇,而是往楼层东部,生长在安全楼层的水晶与树木大森林去,莉莉他们偏着头跟了上来。

    我一直走到看不见中央树与冒险者们的森林深处,才终于停下脚步。

    在蓝水晶光辉围绕的开阔空间,我与同伴面对面。

    「那么,贝尔大人?那位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您该不会又~惹上了麻烦,救了个来路不明的小姐吧?」

    莉莉好像误会了什么,口气带刺地走到依偎着我的她身边,探头想看压得低低的连衣帽内侧。

    看到莉莉迈步靠近过来,她畏怯地「啊」了一声想退后,却失败了。

    她因为脚痛而一个不稳,差点跌倒,我赶紧扶住她——连衣帽被甩落了。

    『!!』

    霎时,时间冻结了。

    看到暴露在外的白里透青肌肤以及额上的红石,莉莉他们吓了一大跳,接着以惊人速度进入临战态势。

    莉莉脚踢地面后退,韦尔夫与命小姐抓住背后大刀与腰际刀柄,摆出架式。

    春姬小姐双手遮着嘴,翠绿双眸睁到不能再大。

    一瞬间紧绷的气氛,使我倒抽一口气,身旁的她也绷紧全身。

    「……这是怎么回事,贝尔?」

    「春姬大人,到在下身边。」

    韦尔夫视线紧盯龙女少女,向我问道。

    被他用从未听过的语气逼问,我狼狈起来;至于命小姐,则是让僵硬的春姬小姐躲在自己背后。

    就像直至今日那样,韦尔夫他们都在警戒身为怪兽的她。

    「你、你们等一下!这个女生……!」

    「快离开它,贝尔大人!!您到底在想些什么呀!?」莉莉举起右手的手弩,打断我的辩解,发出裂帛般的惨叫。

    栗色眼眸中蕴藏着责难与混乱之色。

    「因为它脸长得漂亮,您就把它带来了吗!?」

    「不、不是……!?」

    「您这样就算被人误解成『恋怪物癖』也怪不得人!!」

    「恋怪物癖」。

    正如其名,就是形容对女头身(哈皮)或半人半蛇(拉弥亚)等人形怪兽产生性欲的异常性癖好或人种,在下界是最最恶劣的蔑称。

    也就是说,怪兽就是如此受到人族忌讳。

    「贝尔大人!怪物(怪兽)就是怪物(怪兽)!!训练(taming)也就算了,请千万不要对它们感情用事!怪兽——是人族公敌」

    莉莉这番紧张万分的发言,在在说明了韦尔夫他们的反应,以及目前的状况。

    人与怪物无法携手的关系,理所当然的主张。

    在久远「古代」让我们的祖先陷入灭亡危机,一再互相残杀到今天的怪兽,是不可能与人族共存的。

    代替保持高度警戒的韦尔夫他们,莉莉拼命对我诉说:

    「这不是在捡小狗小猫!!贝尔大人,快让开」

    「贝尔。」

    「贝尔大人。」

    看我护着龙女少女,莉莉举起武器发出警告,韦尔夫与命小姐也在叫我。只有不习惯动粗的春姬小姐无能为力,视线四处徘徊。

    第一次看到同伴这样咄咄逼人,我无能为力到了窝囊的地步,但又不能弃背后的她于不顾。这时,本来畏惧着莉莉他们的异形少女,好像注意到了什么,抬头看我的脸。

    「……贝尔?」

    她一启唇说话的瞬间,莉莉他们都哑然无语。

    「啊,呃,嗯……那是我的,名字。」

    「名字……?」

    「对,对啊,我叫贝尔。」

    「贝尔……贝尔是名字……名字是,贝尔?」

    她像在反复玩味莉莉他们叫我的名字,重讲了好几次我的称呼。

    而亲眼目睹了怪兽说话的现象,莉莉、韦尔夫、命小姐与春姬小姐都惊愕万分。

    他们忘了警戒,变得只会盯着她瞧。

    「贝尔,贝尔。」

    大概是理解了名字的意义,她用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指。

    她就像被灌输了新知,一次又一次念着我的名字,将那白里透青的身子贴向我。

    简直好像只有我值得她依靠。

    「怪兽……说话了。」

    「不会吧……」

    命小姐与韦尔夫呆滞地低语。

    两人抓住武器握柄的手,略为松开了一点。

    怪物不该有的柔弱与脆弱,让他们产生了迷惘。

    「贝尔,大人……您跟她,发生了什么事……?」

    春姬小姐颤抖着声音,但仍然有意听我解释,使我感谢她的勇气与温柔。

    「我在第19层发现了这个女孩,她受了伤……冒险者与怪兽都在伤害她……她在发抖,在哭泣。」

    所以我带她来了。我结结巴巴地解释。

    使不上力的细腿,因各种感情而摇曳的琥珀色双眸。

    看到她什么都怕地依赖着我,韦尔夫、命小姐与春姬小姐都沉默了。

    「我……想救她。」

    「……要是被人知道我们保护怪物(怪兽)【赫斯缇雅眷族】就完了……」

    对于我的心愿,从刚才就动摇到现在的莉莉无力地左右摇头,低声说。

    我受到派系团长的立场所苦,向大家诚心道歉,但仍然说出了自己的任性要求——胸中的心意。

    「但我还是不想见死不救。」

    看我一脸窝囊却又不肯别开目光,莉莉咬紧嘴唇。

    一会儿后,莉莉就像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注视着龙女少女。

    她或许回想起当时受到我与赫斯缇雅女神搭救的记忆——头终于垂了下去。

    「都随您了……」

    莉莉放下右手的手弩。

    韦尔夫与命小姐也放开武器,默默解除了临战态势。

    险恶的气氛消失,龙女少女战战兢兢地环顾我与大家。

    以不知所措的春姬小姐为中心,我们之间开始产生困惑的气氛。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无法行动。

    我对于自己给【眷族】造成了极大困扰感到内疚,但仍然下定决心,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女孩待在地下城,会被冒险者与怪兽袭击的……我想带她回总部,并且问问神仙的意见。」

    除了保护目的外,我也想问问赫斯缇雅女神这个异形少女的真面目,或者说想请教她。听我这样说,韦尔夫、命小姐与春姬小姐都不反对。

    他们有的不禁苦笑,有的以生锈般的动作点点头。

    最后,莉莉一个人叹了一大口气。

    「要归返地表,就得等入夜。我们得趁着冒险者比较少的时段……不会被人看见的时间,溜出摩天楼设施(巴别塔)才行。」

    说什么也不能让人抓到我们保护怪兽,等回到地表的冒险者们喝酒喝得正高兴再归返,才是聪明的做法。莉莉站在参谋的立场向我如此建议。

    这位支持者不但答应我的任性要求,还为我如此尽力,真让我过意不去。

    「莉莉,对不起……谢谢你。」

    「……莉莉已经不在意了!是呀!没错!不管您提出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反正莉莉也是没办法弃贝尔大人于不顾的!」

    莉莉语气有点闹别扭,把红通通的脸扭向一旁。

    我虽然感到歉疚,但更觉得高兴。

    莉莉对我说的这番话,使我胸中满怀感谢。

    本来还有点尴尬的韦尔夫他们,看到莉莉这样,也像平常一样笑了出来。

    「地表……?」

    「嗯,到我们家去吧。」

    一旁的韦尔夫与春姬小姐笑着,莉莉满脸通红地发怒时,她不安地握住我的手指,我对她微笑了一下。美丽的龙女抬眼凝视着我,然后微微一笑。

    她发出「噗」一声,把脸埋进我的颈根。

    我有些慌张地接住她娇小的身躯,然后缓缓抬头向上。

    从森林隙缝间可以看到楼层天顶,大量的蓝白水晶减弱了光量,正要告知「夜晚」的来临。

    在黑暗笼罩的白墙巨塔。

    迷宫都市中心直指天际的「巴别塔」以及中央广场(Central Park)迎接夜晚的来临,人烟逐渐稀少。取而代之地,各处以酒馆为中心洋溢着喧闹声,各色魔石灯大放光辉。

    无论夜色如何加深,都市的活力总是不见衰减。闹区呈现一片繁华景况,慢慢重建起来的风月街沉溺在色欲之中。在市郊酒馆林立的路旁,醉醺醺的一群女子与诸神简直像欢宴般跳着舞。围绕四周的坚牢巨大市墙,今天仍然看顾着热闹滚滚的浑沌街道。

    结束探索的冒险者们在街上四散,整个都市热闹兴隆,在这当中,又有一支小队从地下城晚归。

    以白发人类为中心的六人小队,走在人影稀少的螺旋阶梯上,来到「巴别塔」地下一楼的宽敞大厅。

    他们快步离去——大厅的天顶壁画,美丽的苍穹绘画俯视着他们。

    然后,镶在天顶壁画一角的极小颗蓝宝石,散放出些微光辉。

    「——情况不妙,乌拉诺斯。」

    黑暗里响起了声音。

    这是个有如神殿的石砌大厅。

    唯一形成光源的四把火炬哔剥作响,划破了一部分的黑暗,某人看着放在台座上的水晶,发出了声音。

    这是个不露出半点肌肤的谜样人物,全身皆以黑衣包覆。双手戴着刻有复杂纹路的漆黑手套(glove),如果要形容,就像仿造人形的影子。

    这名连性别都无从判断的黑衣人物,低头看着台座上的水晶,继续说:

    「具有理智的怪兽,与冒险者们产生了接触。他们现在正要离开『巴别塔』。」

    水晶里映照出「巴别塔」地下一楼——透过天顶壁画的蓝宝石看见的光景。

    蓝水晶中浮现出人类少年,以及身穿火精护衣的少女。

    黑衣人看到依偎着少年的少女,斩钉截铁地断定她是「怪兽」。

    「他们把怪兽强行带走?」

    「不,有点说不准……透过水晶,看起来也像是在保护她。」

    黑衣人正在观察水晶中的光景,从四把火炬的中心位置,响起了低沉浑厚的嗓音。

    火炬火光照亮下浮现在黑暗中的,是个石制的巨大神座,以及端坐其上的巨大老神。

    超过二M的巨躯、穿着长袍的男神,雕像一般的表情不变,继续问道:

    「那冒险者是谁,费尔斯?」

    唤做费尔斯的黑衣人回答:

    「贝尔•克朗尼,【赫斯缇雅眷族】。」

    映照在水晶里的,是白发与深红眼瞳。

    听见这项信息,老神眯细了自己的苍色眼瞳。

    「令都市喧腾的新人冒险者(小新秀)……男神(荷米斯)相中的人选吗。」

    「怎么办,乌拉诺斯?」

    「……静观其变。」

    受到黑衣人询问指示,老神静静阖眼,然后一边睁开眼睑一边回答。

    「这样好吗?【赫斯缇雅眷族】好坏两面都受到都市的过度瞩目。要是发生了什么问题,怕会悔之莫及……」

    「他是女神(赫斯缇雅)的眷属,绝不可能是我等正在追踪的那些狩猎者,更重要的是……」

    神的眼瞳定睛注视着放在台座上的水晶——深处浮现的少年脸庞。

    「我想一探究竟,看清女神(赫斯缇雅)的眷属们能够带来何种变化……是否能够成为沉默之后,黑衣人做了个点头的动作。

    「我知道了,乌拉诺斯,就听从你的神意吧。」

    火炬发出哔剥一声,带着火花爆开。

    「派出『眼线』,监视贝尔•克朗尼等人以及怪兽少女。」

    「好。」

    在静谧的石造大厅中。

    黑衣一甩,身影消失在黑暗深处。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