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5 第二章 Rabbit Rookie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5 第二章 Rabbit Rookie

    第18层「迷宫乐园」。

    度过苍然夜色笼罩的「夜晚」时段,「早晨」的水晶光洒落在整个安全楼层。楼层北部的湿地,东部到南部的整片大森林,以及西部湖泊与岛屿搭建的旅店城镇,每个地方都平等地得到地下阳光的拥抱。

    在这样的楼层当中,南端地带的森林搭起的【洛基眷族】露营地……

    团员们聚集起来,人声嘈杂。

    「发、发生什么事了,劳尔先生?」

    「啊,蕾菲亚。」

    蕾菲亚急忙赶往营地中心形成的人群,一头浓金色长发没绑起来,证明了她刚睡醒。

    她在帐棚中熟睡,注意到外面的嘈杂,现在才刚冲出来。顺便一提,对杀意与敌意有如野兽般敏感的亚马逊姐妹,可能是因为没感觉到恶意,还在呼呼大睡。

    蕾菲亚听到骚动而赶来,人群里的劳尔,还有身旁的猫人安琪都回过头来。

    「出身不明的冒险者们(小队)从第17层下来了,听说是艾丝小姐发现他们倒在地上,救了他们……」

    「好像是被楼层主(欧利亚)袭击了……浑身是伤,现在没有意识。」

    劳尔回答,安琪补充。

    偶然听到骚动的团员们围绕着一块地方,草地上有支三人小队让人照顾躺着,现在里维莉雅与治疗师莉涅等人正在确认伤势,进行治疗。

    身穿火精护布衬衣、和服便装与长袍的冒险者们全都浑身是伤,身旁除了里维莉雅等人外,也有艾丝的身影。

    平常缺乏感情的表情此时带有担忧之色,坐在地上看顾着冒险者们。

    「那三人当中,好像也有【赫菲斯托丝眷族】的团员喔。」

    安琪与惊讶的蕾菲亚一起望着艾丝等人,如此说着,视线投向人群一角。

    她瞥去的方向,有少数几名免于毒害的铁匠,以及白布缠胸的椿。

    「韦尔小老弟……」

    睁大没戴眼罩的右眼,半矮人的高级铁匠注视着红发青年。

    在地下城内的一项不成文规定,就是基本上不插手管其他小队的事,不过既然那小队里有结盟的【赫菲斯托丝眷族】的成员,就实在不好袖手旁观了。

    更何况状况特殊,虽说【洛基眷族】远征回来,自己也没有太多余力,但他们还没冷酷无情或心胸狭窄到能放着遍体鳞伤的同业不管。

    里维莉雅迅速做出指示,帮伤员包上绷带,拆掉武器防具,替骨头碎裂的腿做固定处理,然后使用带有温暖光辉的治疗魔法。

    「还有,小队里好像有艾丝小姐的熟人喔。」

    「艾丝小姐的……?」

    劳尔像想起来般脱口而出的话,让蕾菲亚敏感地起了反应。

    她忍不住观察起搬进露营地的伤员们。

    躺卧着的伤员,有小人族少女、椿等人关心的人类铁匠,最后是脸被艾丝挡住的人类少年……

    (……嗯嗯?)

    映入视野的光景让蕾菲亚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个瞬间,她心头一惊。

    蕾菲亚离开原处,绕了过去,蔚蓝眼眸定睛凝视——悄悄注视艾丝把手放在额头上的少年。

    纤细手脚与细减肥材、稚气未脱的相貌……然后是宛若新雪的白发。

    蕾菲亚猛然睁大了眼睛。

    「啊~~~~~~~~~~~~~!?」

    她指着少年,放声大叫。

    听到蕾菲亚的大叫,不只劳尔、安琪与其他团员,就连里维莉雅与艾丝都吃了一惊。

    时间回溯到「远征」前,那人正是与自己师事同一名憧憬的少女,蕾菲亚擅自当成竞争对手的仇敌。

    蕾菲亚再度邂逅了宿敌少年——贝尔•克朗尼。

    「安静点,蕾菲亚!!」

    「对不起!?」

    里维莉雅马上凶了她一句。

    ✉

    帐棚中充满安静的睡眠呼吸声。

    彷佛诉说着经历过的困境,他们的眼睑一直是紧闭的。躺在用外套铺成的简单床铺上,让人盖上毛毯的少年、青年与少女陷入沉眠。

    艾丝在帐棚里注视着其他派系的小队——贝尔等人的脸,坐在地上当起看护来。

    自从他们被搬进【洛基眷族】的露营地以来,已经过了半天。他们现在待着的帐棚,是领袖芬恩体贴地将自己专用的提供给他们使用。小人族团长传话给艾丝说「等他们起来后,如果可以,就送他们到本营来」,刚才还一个人来探过病——椿他们【赫菲斯托丝眷族】也来探望过似乎跟她同派系的青年——

    多亏里维莉雅与治疗师们的帮忙,伤口可以说已经痊愈了。伤得最重的是青年的脚,也已经连碎裂的骨头都复原了,这都是靠正确诊疗与强力治疗魔法的力量。至于擦伤等轻伤,则以剩下的药膏与绷带做了处理。

    艾丝跪坐着,看着膝盖旁沉睡少年头上包的白布条,视线低垂。

    (你已经,来到这种地方了……?)

    隔着一块布幕,帐篷外不时传来讲话声与笑声,艾丝独自伸出手指,梳理般滑过贝尔的刘海。

    几乎失去了所有道具与武装的他们,真的浑身都是伤。一定是有如决死行般强行突破了中层区域,抵达这里的吧。

    最后一次分手,不过是两星期前的事。

    当时的少年确实是Lv.1的初级冒险者,在市墙上锻炼之际,他也的确说过到达楼层是第10层。

    然而短短这么一段时间,他已经走完了总共八层的楼层。

    从「上层」到「中层」,一口气进入了第18层。

    不敢相信,这种到达楼层更新速度真让人怀疑自己的耳朵。

    艾丝眼睁睁看见少年等人现在就在这里,这项事实令她无法不惊讶,同时也产生了确信。

    (你升上,Lv.2了啊……)

    经过那场与猛牛(弥诺陶洛斯)的死斗「冒险」,少年让自己的「器量」升华了。

    如同讨伐了楼层主(乌代俄斯)的艾丝。

    若非如此,他不可能到达这个中层中间区域的第18层。

    贝尔等人当初,一定也无意一路走到安全楼层吧。恐怕是在探索「中层」的较浅层域时遭逢意外事故,陷入难以归返地表——无法逃出迷宫的状况。

    也许是堵塞正规路线的大规模坍方,或是被怪兽追赶,不慎落入纵穴(陷坑)。在又被称为第一死亡线(first line)的「岩窟迷宫」有时是可能发生这种状况。

    在那绝望的状况下,他们……不是坐等遥遥无期的救援,更不是听天由命,而是前进,为了生还。

    「你很想救他们,对吧……」

    她想起少年直到最后都在替同伴求救,失去意识的悲壮神情。

    是死地求生的勇气、决断与智慧,以及对同伴的真心,将贝尔他们引导到这安全楼层的。

    「……不过。」

    不可以勉强自己喔。她说。

    艾丝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朝贝尔的脸伸出手。

    撕裂的额头血流如注、满脸是血的模样。留下许多伤痕,仍然身陷深沉疲劳的眼前睡脸。

    她低垂着金色眼眸,抚摸包着绷带的额头。

    这时。

    「……」

    「!」

    就像意识被艾丝抚摸额头的手指勾起般,眼睑震动了。

    艾丝迅速把手收了回来。

    他似乎在对抗泥沼般的倦怠感,呼吸困难地发出小声呻吟。

    艾丝目不转睛地注视他的侧脸,一会儿后,兔子般的深红赤瞳睁开了眼睛。

    「……」

    他慢慢张开眼睑,眨了几下眼睛。

    贝尔完全没注意到近在身旁看顾的艾丝,用半梦半醒的表情持续注视着帐篷天顶。

    然而,下个瞬间。

    「——莉莉,韦尔夫!?」

    他睁大双眼,上半身弹跳般坐起来。

    贝尔似乎想起了至今的整件事,叫着同伴的名字想跳起来。

    ——啊,太急着动的话会……

    艾丝正在这么想时,果不其然。

    「~~~~~~~~~~~!?」

    他像是全身发出剧痛惨叫般,身体缩成一团。

    在艾丝的眼前,贝尔像脑袋出问题的兔子般痛苦挣扎。

    被迫看着对方忍受痛苦十几秒,艾丝犹豫着该不该叫他,最后下定决心开口道:

    「还好吗?」

    霎时间,他顿住了。

    痛苦扭动的少年身体停住了。

    隔了一拍,他霍地抬起头来。

    在伸手可及的距离内,金色眼眸与深红眼瞳视线交缠。

    「咦,啊!咦咦……!?」

    「……没事吧?」

    看到端庄地坐在身旁的艾丝,贝尔尖声怪叫,表情瞬息万变。

    贝尔失去理智的模样让艾丝柳眉低垂,面露悲伤的表情。

    看来一定是重重撞到头了。艾丝好担心。

    不顾艾丝的不安,贝尔虽然行径怪异,但似乎终于明白了状况,倒抽一口气。

    他似乎理解到自己即将昏厥之际,求救的对象就是艾丝,脸色红一块,白一块。隔着靴子抓过艾丝的脚的那只手簌簌发抖,脸一下红一下青。

    「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远征』完要回去……停在第18层这里……」

    贝尔还没冷静下来就急着问,艾丝结结巴巴地回答,简单解释了踏上远征回程的【洛基眷族】的现况。

    贝尔原本还偷瞄好几次艾丝的脸又坐立难安,听着她解释。

    忽然间他猛一回神,挺出上半身。

    「!我的同伴呢——!?」

    少年正要问同伴的安危,但没能把话讲完。

    因为他手一撑在地上,手肘就一软,弯了下去。

    受伤而疲惫不堪的身体跟不上唐突的动作,不听贝尔使唤地向前摔倒。

    眼见少年向前扑倒,危险!艾丝做出了反射动作。

    艾丝挺起身子,伸出双手,接住他的身体——就听见「噗呼」一声。

    「……」

    「……」

    艾丝的双手在贝尔的双肩上,贝尔的脸撞进了艾丝的胸前。

    少年的脸,被艾丝受银铠保护的胸沟包住。

    艾丝吸收了冲击力道,接住他了,应该不会痛才是。但贝尔却像结冻般动也不动。

    是不是鼻子撞到护胸了?

    艾丝担心地低头看着胸前的白发后脑勺时,贝尔整个人飞了出去。

    「真是很抱歉!?」

    他脸像熟透的苹果般染红,猛力往后方仰倒。

    艾丝还来不及轻声说「啊」,贝尔已经先翻倒在地,头直接撞上地面。也许是全身的痛楚像落井下石般复发了,他发出不成声的哀叫,用尽全力痛苦挣扎。

    看到少年双手按着肚子受苦,慌张的艾丝正无能为力时——

    「啊……韦尔夫。」

    深红眼瞳注意到同伴了,就躺在他倒下去的位置旁边。

    贝尔忍着痛撑起上半身,看看跟刚才的他一样躺着休息的人类青年与小人族少女,紧绷的身体放松了。

    「他们俩,都没事……里维莉雅她们,有帮他们治疗。」

    说完,艾丝靠近放下心中一颗大石的他。

    「这个人的伤势是很严重……不过你的伤势,也很危急喔……」

    瞥了一眼听说是铁匠的青年的脚后,艾丝抚慰着贝尔的额头。

    她轻轻拨开白色刘海,隔着绷带温柔地摸摸额头,就像关心弟弟的姐姐。

    配合着纤纤玉指的动作,贝尔转眼间染红了脸颊。

    艾丝偏了偏头。

    「没事吧?」

    艾丝的这个举动,让对方终于连耳朵与脖子都红了。

    艾丝虽然感到纳闷,但照样继续抚摸额头。

    「谢、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们,真的……」

    「不会。」

    任由艾丝抚摸的少年,勉强把身体挪开,向她道谢。

    艾丝摇摇头,心中暗自低语「别放在心上」,嘴唇流露出微微笑意。少年似乎显得有点难为情。

    艾丝与贝尔四目交接了一会儿后,缓缓抬起头,看向帐棚的出入口。

    「动得了吗?」

    「啊……可、可以!」

    「芬恩……我们的团长,叫我联络他,跟我来?」

    看到贝尔点头,艾丝当场站了起来。

    她关心着对方负伤的身体,伸出手来。

    「我、我可以的!」

    然而,贝尔躲开了艾丝的手。

    他那种动作,就像是不想再继续被弄得脸红。

    看到贝尔试着自己站起来,艾丝维持着伸出手的姿势僵住,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摸、摸太久了……?)

    又是额头,又是刘海的。

    也许他其实很不喜欢?

    回顾自己像摸兔宝宝一样乱动的手,艾丝懊悔不已。这事让她突然想起主神说着『我这不是性骚扰——!』,扑向艾丝与蒂奥娜她们的模样。

    看到艾丝陷入沮丧,「不、不是,艾丝小姐!这是男子汉的志气,或者该怎么说……!」贝尔慌慌张张地想告诉她什么,但身体又痛起来,没能把话讲完。

    结果贝尔总算是没借助艾丝的力量,站起来,穿过出入口来到帐棚外。

    「哇……!?」

    视野里铺展开来的远征队露营景象,令贝尔惊叹不已。

    好几个帐棚,还有搬运物资用的货物箱。艾丝看他好像觉得稀奇地东张西望,正觉得可爱时……其他团员们不知怎地,面露比平常更凶恶的表情。

    看着两人的眼神既冷漠,又尖锐。

    「……?」

    大家是怎么了?

    艾丝觉得不可思议,身旁主要被瞪的贝尔脸色铁青。

    美丽的第一级冒险者一点都没察觉,原因出在自己不辞辛苦地陪在少年身边照顾他。

    ✉

    「咦——!阿尔戈小英雄来了吗——!?」

    露营地的一隅,传出了蒂奥娜的欢呼。

    「阿、阿尔戈英雄……?」

    蕾菲亚跟她解释贝尔•克朗尼等人被搬进来的事,亚马逊少女声调突然高了起来,吓到了她。

    时间已是「白书」。

    跟昨天一样,大家在露营地照料受「毒」所苦的病人们,或是确保粮食与水。

    蒂奥娜一直在跟蒂奥涅一起驱除靠近营地的怪兽群,只听说大家保护了落难的几名冒险者,似乎并不知道详情。

    蒂奥娜想问艾丝怎么回事,但她帮忙里维莉雅等人做治疗,至今一直窝在帐棚里。总得有个人来做看护……应该说是监视,于是就挑中了跟少年认识的她——还有一大原因是因为艾丝看起来心神不宁又坐立不安,而里维莉雅见状,不知为何也推荐她照顾伤员——

    「蒂奥涅,你听见了吗!?是阿尔戈小英雄耶,阿尔戈小英雄!那场战斗以来还没过多久,他就跑来这里了耶!」

    「你很吵耶——,我知道啦。是说你那个『阿尔戈小英雄』……」

    「嘿嘿——,就是那个童话故事的名字——。很配吧?」

    「你白痴啊?」

    妹妹染红脸颊咧嘴而笑,看得姐姐一副傻眼的表情。

    看到蒂奥娜双手拿着大双刃(乌尔加)又蹦又跳,蕾菲亚正在吃惊时,本来还在叹气的蒂奥涅也一瞬间露出笑容。

    「不过呢,这样啊,他来了啊……真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小弟弟。」

    那正是女战士(亚马逊人)本能受到刺激时的笑客。

    「欸欸,蕾菲亚,阿尔戈小英雄在哪里啊?」

    「现在好像在与团长们会面……」

    蕾菲亚有点不高兴地解释,说艾丝带他去本营找芬恩他们了。

    与她正好成反比,蒂奥娜开开心心地说。

    「我等会就去见他。」

    她就这样与蕾菲亚告别,跟蒂奥涅一起回帐棚,先去把武器放下。

    「不只艾丝小姐,连蒂奥娜小姐她们都……」

    对硬闯这种场所的少年,这么有兴趣……

    蕾菲亚喃喃自语,有点生气。

    就像仰慕的姐姐们被抢走的妹妹一样。

    她回去做分配到的营地工作,鼓着脸颊。

    「劳尔先生,那个白发人类究竟是怎样啊……」

    「竟然让艾丝小姐照顾他……他是高级冒险者吗?那种家伙,我可从来没看过也没听过。」

    「小的也不知道啦……还有,你们干嘛这么剑拔弩张的啊……」

    就以蕾菲亚的眼光来看,露营地对少年也并不怎么欢迎。人类劳尔的周围以男性团员为主,散发着杀气。

    除了椿与铁匠们为了自家青年兴奋地说「想不到那个小弟,竟然能跟其他派系的人跑来这里——」之外,其他都散发着些微敌意的气息。

    「那个白发混账!」 「竟敢对大家的艾丝小姐……!」 「咕呶呶呶!」 「我们都没让艾丝小姐那样照顾过耶……!」 「难道不知道美若天仙的【剑姬】只能远观,不可亵玩吗!」

    看来并不只是些微,总之大家似乎都有点意见。

    很多低阶成员由于对美丽脱俗的金发金眼少女太过敬畏,平常虽然有距离,但都对她怀抱着憧憬与骄傲。

    感受着对神秘白兔的反感氛围,蕾菲亚决定也向其他人问问意见。

    「各位有什么看法?」

    她向这时跟自己同样负责炊事的女性团员们提起此事。

    在搬运物资用的货物箱旁,正在把蕈菇与香草切成小块,用汲来的泉水与锅子炖煮料理的猫人安琪、人类娜维与莉涅面面相觑。

    「大家都是同业,这种时候就该互相帮助,不是吗?」

    「见死不救,睡觉会做噩梦的。」

    安琪与娜维这两名Lv.4的二军成员露出苦笑。

    「再说,艾丝小姐好像认识那人……」

    休息时间来帮忙的治疗师莉涅,扶正眼镜怯怯地表达看法。

    听了她们的回答,蕾菲亚忍不住噘起嘴唇。

    「不过,真意外呢……」

    「什么真意外,莉涅?」

    「我还以为劳尔先生也会跟其他男生一样看他不顺眼……」

    莉涅望着一个方向,只见不起眼的人类青年置身于低阶团员的圈子里听大家抱怨,被弄得晕头转向。

    「你看嘛,劳尔……感觉烦心事不断,应该没空想那些吧?」

    看到劳尔喊着「别这样啦~」的模样,年纪比他小的娜维,苦笑着说出算不上站在他那边的话。

    「……我跟劳尔,差不多是同一时期进来的。」

    这时,在火堆上搅拌锅子的安琪开口了。

    「我们加入这个【眷族】时,那女孩(孩子)……艾丝已经Lv.2了。」

    「就、就是八岁就达成Lv.2最快到达纪录的……那、那项传闻?」

    「没错,比我们娇小好多的女生……应该说小妹妹,身手好快,把怪兽当奶油一样一只只切开。」

    安琪对莉涅点点头,也许是想起了当年的情景,低头看着用木杓搅拌的汤锅,微微苦笑。

    「劳尔可是吓坏了,从那时候就称艾丝为小姐。很好笑吧?我想劳尔应该很尊敬她,但没办法像主神(洛基)说的那样把她当『偶像』看。」

    毕竟他是一路看那女孩长大的。

    安琪瞄了一眼还在被大家弄得晕头转向,与自己同个时期加入的青年。

    「当时的艾丝,比现在更教人毛骨悚然……我也不禁跟她保持过距离。」

    娜维、莉涅与蕾菲亚不只比艾丝晚加入,也是安琪的后辈,听到她这番话,喉咙不禁发出咕嘟一声。

    「所以没事的,蕾菲亚。」

    「咦?」

    「蒂奥娜、蒂奥涅还有你中途加入这个【眷族】后,艾丝变得圆滑许多,比以前更会笑了。」

    蕾菲亚是在三年前入团的。

    当时她这个Lv.2的「学区」优等生踏进【洛基眷族】大门时,艾丝已经让蒂奥娜与蒂奥涅缠着玩了。

    不用担任何心,也不用嫉妒。黑猫小姐如此对蕾菲亚笑着,使得蕾菲亚知道自己内心全被看穿,不禁脸红起来。

    她为了掩饰羞耻,开始专心替要放进锅里的水果剥皮,结果连娜维与莉涅都轻声笑她。

    (也、也罢,毕竟我们跟艾丝小姐之间,可是有着外人无法介入的深刻情谊嘛?)

    被安琪劝说过后,蕾菲亚心情好了一点,带着笑容处理炊事工作。

    然而,拿备用匕首削着果皮,她的表情渐趋严肃。

    (照艾丝小姐的说法,那人在远征前应该才Lv.1……是个不知名新兴派系的初级冒险者才是……)

    她回想起难看地被自己追着跑的贝尔的侧脸。

    在这么短的期间内,他是怎么到达第18层的……?

    那个少年接受了艾丝的特训,是否也有所成长?就跟自己一样?

    对于自己擅自认定为宿敌(劲敌)的少年,蕾菲亚不由得产生复杂的情感。

    不久,与安琪她们一起准备好晩餐材料后。

    蕾菲亚为了帮忙其他工作,在露营地里四处走动,正好看到艾丝从本营走出来。

    蕾菲亚神色一亮,但看到随后出现的白发少年,马上板起一张脸。被周围团员们狐疑地瞪着,贝尔紧张兮兮,像兔宝宝般形影不离地跟着艾丝。

    看到少女跟少年照例一起行动,不愉快的心情还是在蕾菲亚心中高涨。

    周边来来往往的其他团员跟身为派系干部的艾丝打招呼时,蕾菲亚改变前进方向,往两人身边一直线走去。

    「——您辛苦了,艾丝小姐!」

    「嗯,蕾菲亚也是。」

    笑容可掬地打过招呼后——与艾丝背后的贝尔擦身而过之际。

    蕾菲亚像剥下面具般收起挂在脸上的笑容,「瞪!!」地怒目横眉给了他一个眼神。

    「噫!」

    精灵魔导士的锐利气焰,让对方发出细小的哀叫。

    畏怯的表情写满了「好可怕……!」的感想后,贝尔好像注意到什么,脸色一变。

    深红眼瞳紧盯着微微跳动的精灵细耳,以及美丽的蔚蓝双眸。

    都市市墙附近的邂逅,展开的壮大追逐战,与美丽精灵的绝命赛跑。

    他似乎认出了蕾菲亚,脸颊严重痉挛。

    (您敢对艾丝小姐动手动脚,我可不饶您……!)

    (是……!?)

    无言的视线冲突(eye contract),强制的意见沟通。

    一切尽在一瞬间。

    不满一秒,擦身而过之际的你来我往,让少年脸色发青,浑身发抖。狠狠给了对方忠告的蕾菲亚「哼!」一声,走过他身边。

    她气呼呼地离开两人,但又偷瞥了跟着艾丝移动的贝尔一眼。

    这是监视兼警戒。

    蕾菲亚跟其他不抱好感的团员一起,趁工作空档一再观察他。

    然后,就在蕾菲亚一直把他放在视野角落时——

    「哇——,真的是阿尔戈小英雄耶——!」

    开朗的声音响起。

    是满面喜色的蒂奥娜。

    她小跑步靠近跟艾丝在讲某些事情的贝尔,蒂奥涅也随后跟上。

    「我听人说你被抬进来,原来已经醒了啊!真是太好了呢——,阿尔戈小英雄!」

    蒂奥娜的声音远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旁人眼光也能看出她有多开心。就连当事人贝尔都不知怎地,对表示善意的她惊慌失措。当然,目睹这种光景的蕾菲亚与其他许多人的心情都直线下降。

    看起来,他们似乎在做自我介绍。

    蒂奥娜用天真烂漫的态度接触他,蒂奥涅则显得颇感兴趣。

    被容貌端整的双胞胎姐妹逼近、逗弄,少年转眼间变得满脸通红。

    健康的褐色肌肤,暴露在外的肚脐,小蛮腰与丰满胸部——亚马逊人的魔鬼身材弄得他心猿意马!

    要是把微偏着头的艾丝也算进去,就是让三个美少女陪侍身边!

    明明才刚忠告过他!!

    (别得意忘形了。)

    (可别得意忘形了。)

    (不准得意忘形——!?)

    (请您别得意忘形了……!!)

    跟充满怨念的男性亚人们一起,蕾菲亚在心中唱诵诅咒。

    她跟身旁的人们站在同一线,用足以射杀龙族的视线集中炮轰贝尔。

    眼露骇人凶光的男性团员+蕾菲亚,令待在远处的少年脸色发青。

    「我、我去看看同伴怎么样了!」

    贝尔感觉到生命危险,从艾丝她们身边逃走了。

    他不顾一切地跑回分配给自己的帐棚。

    逼得少年撤退的蕾菲亚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跑到悠悠哉哉又依依不舍地说「啊——,跑掉了——」的蒂奥娜与艾丝她们身边。

    「那、那个!蒂奥娜小姐你们,为什么一直……呃,逗弄那个人类呢?各位跟那个冒险者发生过什么事吗?」

    跟少年做过锻炼的艾丝跟他有关系,这蕾菲亚还能理解。

    然而蒂奥娜她们照理来说应该没跟少年交流过,蕾菲亚无法理解两人为何对他这么有兴趣。就连芬恩都在第59层搬出「贝尔•克朗尼」的名字,煽动过蕾菲亚等人的斗志。

    蕾菲亚问出了一直很在意的问题后,蒂奥娜与蒂奥涅就像揽镜相照般面面相觑。

    「与其说发生过什么……」

    「他那时候很厉害喔!」

    蒂奥涅苦笑着,身旁的蒂奥娜开心到不行地叫道。

    「才Lv.1,就打倒了弥诺陶洛斯!」

    「而且是一个人。」

    听蒂奥娜与蒂奥涅这么说,蕾菲亚僵住时——艾丝也点了个头。

    她颔首表示肯定。

    「什么……!?」

    蕾菲亚说不出话来了。

    ✿

    「——他们为了同伴不顾自身性命,抵达了这第18层,都是勇气十足的冒险者。我不会要你们跟他们和睦相处。但同样身为冒险者,希望大家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好,能带着敬意与他们来往。……那么,我们回到晚餐时间吧。」

    森林笼罩在黑暗中,芬恩起身发言的声音响彻全场。

    团员们形成一个大圏子,围着如营火般堆栈起来的魔石灯,一齐举起分配到的杯子。

    『干杯!』

    小小的宴会开始了。

    在空间开板的露营地中心,头顶上方被森林枝叶堵塞的高空中,天顶的水晶陷入沉默,为整个楼层带来「夜晩」。

    接续昨晚举行的晚餐会当中,也有着艾丝带来的贝尔等人的身影。他的同伴似乎恢复到可以走动,铁匠青年与小人族少女也加入了餐会。

    被芬恩间接叮嘱不要引起纠纷,满心私怨的男性团员们难为情地抓抓头。他们凭着高级冒险者的自尊心,以及都市最大派系的面子,暂且压下了对贝尔的不满。

    自我警惕后,就能尽情享受晩饭。

    在立于本营的团旗——小丑(trickster)徽章的看顾下,【洛基眷族】的团员们与【赫菲斯托丝眷族】的少数几名铁匠一起吃喝。他们吃着用物资中剩余的少许盐调味过的蕈菇与酸味水果汤,畅饮用寒冰魔法冷却过的小河清凉的冰水。美食彷佛沁入了「远征」疲惫的身体。

    享用着少许材料下工夫做成的餐点,各处都绽放着笑容。

    「……」

    当谈笑声不绝于耳时,蕾菲亚没碰汤与水果,一个人默不吭声。

    在她的视线前方,艾丝与贝尔等人坐在远离自己的位置。

    少年先是似乎觉得很稀奇,看着分配到的云果子一会儿,接着咬了一口,然后像是反胃般全身发麻。

    (Lv.1,就打倒了「弥诺陶洛斯」……)

    她总是不禁想起晩饭前听蒂奥娜她们说过的话,忍不住注意起贝尔,无法忽视他。

    蕾菲亚透过与艾丝她们的锻炼,也学会了「并行咏唱」,感觉自己似乎脱胎换骨了……但对方也独自击败了分类为Lv.2的大型级怪兽,而且对手还是「弥诺陶洛斯」。

    那可是如果正面互殴,连第三级冒险者都会感到棘手,「力量」与「耐久」特化的代表性怪兽。

    Lv.1的冒险者达成的「丰功伟业」让蕾菲亚又是不甘心,又不知该如何形容,胸中重新燃起了竞争意识。

    蕾菲亚难得没跟任何人讲话,一个人独处,无法控制的情绪无处发泄。

    「不过话说回来……那几个家伙可真热闹啊。」

    「哈哈哈,就是啊。」

    蕾菲亚正在闷闷不乐时,派系的首脑阵容都聚在上座,芬恩对捋着长胡须的格瑞斯所言笑笑。

    刚好在芬恩他们的正面,在人群中艾丝坐着的角落,贝尔与他的同伴正在吵闹,看来是为了抢水果而吵架。

    小人族少女满脸通红地尖声哭叫,用力踹铁匠青年的背。至于青年则把云果子吃得干干净净,好像毫不在意。贝尔表情抽搐,艾丝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在发愣。

    看到这逗趣的光景,不只女性团员,【洛基眷族】的人们都不禁轻声笑起来。

    「嗯咕!蒂奥涅——!咕嘟!我们也赶快去阿尔戈小英雄那边嘛——!」

    「不要边吃东西边讲话!?反正你现在没吃够等一下又要吃,先把饭吃完啦!真受不了——来,团长,要不要来一杯?」

    「嗯?啊啊,好。」

    不过论热闹【洛基眷族】也不输他们。

    蒂奥娜边大口灌着不知道第几碗汤边吵,蒂奥涅凶巴巴地叫她好好吃饭,又忽然嗲声嗲气地

    依偎到芬恩身边。

    她斟进容器的,是葫芦形的水果「赤浆果」。把这种水果上半部前端的厚皮切掉,就能从中挤出果冻状的赤红果肉。果实越青涩就越酸,熟透时会变甜,熟过头了又会变苦,不过带苦味的果肉味道有点像酒;高级冒险者们钻地下城太久,开始想念地表的廉价酒时,都会用赤浆果安慰舌尖与喉咙。

    就连滴酒不沾的里维莉雅,也只会喝一点赤浆果,当作是冒险者的爱好。

    受到少女(精灵)团员们劝酒,王族公主面露笑容,喝了不会醉的迷宫水果酒。

    「等……椿小姐!饶了小的吧!?是说这酒,好像是矮人那种超烈的……!?」

    「怎么怎么,这么不争气~!?不过是喝干一瓶矮人的烈酒嘛!」

    椿没学乖,又拿出从城镇(里维拉)换来的酒,跟劳尔对饮。

    面对手持矮人标志酒瓶的她,人类青年转眼间变得面红耳赤,醉得不省人事。

    「唔,真没劲~。喂,格瑞斯,你来示范给他看!」

    「老子是很想喝个过瘾……但老子也有老子的立场,等回地表再陪你喝吧。——喂,里维莉雅,别瞪!老子明白!」

    椿把劳尔扔在地上,脸颊微微泛红;格瑞斯遭受池鱼之殃,被里维莉雅从旁瞪着。看到他们这番对话,【洛基眷族】的低阶成员们忍不住笑出声来。

    「远征」几乎已告尾声,团员们的心情完全松驰了。

    那就如同夜晚的森林当中,撑过激战的战士们一时举杯庆贺——英雄谭中的一幕。白发少年看着周围这种喧嚣,一个人露出笑容,兴奋地环顾冒险者们的圈子。

    露营地的整片光景,比起昨晚更加热闹。

    「椿,听说你们派系的铁匠也在……就是那名青年吗?」

    「正是,里维莉雅,就是他。呵呵……嗯,看他身体好多了,差不多该去逗逗他了吧。」

    里维莉雅确认过站在露营地周围看守的团员,不经意将目光转向红发青年时,椿吊起嘴角当场站起来。她伴随着苦笑的其他高级铁匠,拿着酒瓶直直往贝尔等人走去。

    「靠!」该名青年用力皱起眉头。

    「韦尔小老弟,你这什么表情啊?鄙人是担心你,特地来看你耶。」

    「少骗我!身上都是酒味!」

    「不过,真想不到韦尔小老弟会跟其他派系的冒险者组队,来到这第18层呢——」

    醉醺醺的椿把青年充满反感的话当耳边风。

    「你这……!」晚辈铁匠咬牙切齿时,椿注视着他身旁的白发少年。

    少年被她目不转睛地打量,显得很尴尬时,椿「哦?」了一声。

    她轮流看看身边的艾丝与少年,好像了解到了什么,双手一柏。

    「哦——!鄙人懂啦!你就是克朗•贝尔尼对吧!!」

    「您、您认错人了。」

    椿兴奋地说贝尔就是蒂奥娜告诉她的「在前往第18层的路上看到的厉害冒险者」——传闻中

    前途无量的冒险者;贝尔被她用奇怪的名称称呼,冒着汗否定。

    半矮人铁匠大师(master smith)无视于少年的反应,与贝尔握手,带着笑容说「鄙人名为椿」做自我介绍,用力上下挥动握着的手。

    至于给人错误情报的亚马逊少女,才刚边擦嘴边说「吃完了——!」,又喊着「阿尔戈小英雄——!」,带着蒂奥涅一同杀向贝尔他们。

    「……那个,里维莉雅大人、团长。」

    蕾菲亚旁观吵闹起来的艾丝等人,一直闷闷不乐。

    此时她走到里维莉雅他们身边,出声问道:

    「里维莉雅大人你们,是否看到了那个贝尔•克朗尼……先生跟『弥诺陶洛斯』交战的情形?」

    三人互相看看后,芬恩与里维莉雅点头说:「是啊。」

    「你也知道,老子跟你都在后续部队。所以很遗憾地,老子没看到那年轻人在第9层的战斗,不过……」

    「我与芬恩倒是亲眼看到了。」

    「再来就是艾丝、伯特与蒂奥娜她们啰。」

    格瑞斯似乎真的像他说的一样感到遗憾,捋着胡须,里维莉雅与芬恩一边看向贝尔,一边回答。

    「那个,他真的……是一个人打倒对手的?没借助艾丝小姐或团长你们的力量?」

    「当然,否则他现在就不在这里了。」

    「反倒是艾丝想帮忙,还被拒绝了呢。」

    听到蕾菲亚做确认,芬恩笑着,里维莉雅则是闭着眼睛似乎觉得有趣,两人都表示肯定。

    领袖他们都说实在精彩,语气中含有赞赏。

    蕾菲亚领悟到贝尔•克朗尼的「冒险」是货真价实的——同时还是产生了「不甘心」的心情。

    (我是到了Lv.3才能一个人击退「弥诺陶洛斯」……)

    前卫与后卫,冒险者与魔导士。蕾菲亚也知道两者是不能相比的。

    然而,蕾菲亚就是忍不住拿自己跟少年比,单纯因为两人都以憧憬(艾丝)为师。

    呶咕咕咕!她不禁在里维莉雅等人面前发出呻吟。

    偷瞄一眼,自己不过一下子没注意,贝尔又让艾丝、蒂奥娜与蒂奥涅陪侍身边——正确来说是被包围盘问「要怎么做才能让能力项目变成全S啊?」——僵在那里。芬恩等人看到那种场面都在叹气,但无意阻止。

    (又、又让艾丝小姐她们……!)

    看着不知为何淌着冷汗的少年,蕾菲亚又恼又气,自己也打算杀向艾丝他们。

    『——咕呜哇!?』

    「!?」

    就在前一秒钟。

    从露营地外的远方,传来像是年幼少女的哀叫。

    负责看守的团员们慌乱起来,「不好意思,让我去一下!」白发少年说着,一溜烟地冲了出去。小人族少女、铁匠青年与艾丝她们也随后跟上。

    露营地顿时嘈杂起来。

    看来又多了个不速之客。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