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5 间章 和解的背面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5 间章 和解的背面

    「哎呀~,真不好意思突然不请自来!不过真让我惊讶,想不到救了贝尔小弟的竟会是你们【洛基眷族】耶!」

    花美男天神笑咪咪的,口齿清晰地说个不停。

    侍立他背后的随从叹着气,芬恩等人注视着被带到帐棚的客人们。

    方才宴会举行到一半,从露营地后方——通往第17层的甬道随着哀叫现身之人,原来是贝尔•克朗尼的主神赫斯缇雅。

    令人惊讶的是,她是为了救出被困在地下城的眷属与其同伴,而一个主神特地来到了这座地下城,而且是宁可违反管理机构(公会)禁止诸神进入地下城的明文规定。面对这种情形,就连在迷宫都市长年当冒险者的芬恩与格瑞斯等人都说「第一次看到有神直接赶赴地下城」,由衷发出苦笑。

    而跟着女神赫斯缇雅一同前来的,有此时待在芬恩等人眼前的男神荷米斯、他的眷属以及其他冒险者。

    「容我确认一下,天神荷米斯,你们各位来到这第18层是为了救出贝尔•克朗尼一行人……没错吗?」

    「是啊,没错,【勇者】。是赫斯缇雅委托我的,也有正式的委托书。」

    此时,芬恩、里维莉雅与格瑞斯这些派系首脑阵容,正在与荷米斯会面。

    本管帐棚当中除了他们外,艾丝、蒂奥娜、蒂奥涅等伯特以外的干部也都到齐了。劳尔也敬陪干部末席,参加这场会面,好将对方的状况传达给外面收拾夜宴的蕾菲亚等其他团员。

    在艾丝等人的凝视下,荷米斯从怀中取出冒险者委托的委托书。

    羊皮纸上有公会认证的印迹,并且写着四十万法利的报酬金额。

    (你好。)

    (……你好。)

    侍立主神(荷米斯)背后的眷属女性亚丝菲,用只有艾丝明白的淡淡微笑向她致意。

    艾丝与这位【荷米斯眷族】的女领袖,亚丝菲•阿尔•安朵美达在第24层粮食库的事件当中,曾经组成共同战线。两人曾临时组队而有过一面之缘,以同业行话来说就是「冒险过同一楼层的情谊」。

    看着晃动水色()秀发的她,艾丝也绽放一丝微笑,动了动嘴唇响应。

    「虽然我很好奇你们怎么会停留在这个楼层……不过容我先说出我方的要求吧。」

    荷米斯是做为捜索队的代表,造访此地的。

    女神他们都到借给贝尔的帐棚去了,艾丝感觉他们与身穿远东式战斗衣的冒险者们之间似乎起了点争执,虽然在意,但做为派系干部,当男神前来表示「我想解释状况顺便做交涉」时,还是参加了面谈。

    「想请你们准许我们在这露营地逗留,然后如果可以,当你们从第18层出发时,希望能让我们与部队同行。」

    「为了平安归返地表?」

    「很高兴你明白。」

    听到芬恩做确认,荷米斯用笑容点头。

    本来贝尔等人到这安全楼层来避难,就是为了跟踏上回程的高级冒险者小队同行,以突破危险地带「中层」回到地表。

    荷米斯的第二项请求也是同一个目的,虽说捜索队战力充实,但也没必要特地涉险,何况现在第17层还有楼层主(欧丽雅)。

    如果【洛基眷族】这支强力枪矛能代为杀出一条路,跟随其后是最安全的。

    「我们为了拯救贝尔小弟他们而赶来,没带露营装备。话虽如此,在那个做为流氓城镇(rogue town)赫赫有名的旅店城镇(里维拉)住宿,也不太好嘛。」

    妹妹(蒂奥娜)双手在后脑勺交叠着说「阿尔戈小英雄他们一定会很惨~」,被姐姐(蒂奥涅)用手肘顶了一下说

    「你闭嘴啦」。

    「粮食我们自己会想办法,如果有什么花费,回地表后,我的【眷族】会代垫,想要谢礼也行。」

    「你只是受人之托,倒挺大方的呐。」

    「哈哈,因为出发之际,赫菲斯托丝也有拜托我照顾韦尔夫小弟嘛。」

    好会交涉的神。

    与亚丝菲的主神正式见面,让艾丝有这种感觉。

    先说出心底话与场面话,然后表示些许诚意,让对方难以拒绝要求。而且他还稍微提了一下【洛基眷族】无法弃之不顾的同盟派系(赫菲斯托丝)铁匠,真是精明,就连格瑞斯听了也叹气。

    「拜托『远征』回来疲累的你们,我也觉得很过意不去,不过……如何?」

    天神荷米斯……他除了帮助陌生旅人,也以援助商人而闻名。

    同时也是谎报正式Lv.,以中立派系自居的【眷族】的主神。谈话技巧跟洛基相比,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高超。

    观察着听说超过十天前诸神大会结束后就踏上旅程,才刚回来的男神,艾丝的感想是:这位神物不可小觑。

    「天神荷米斯,多余的勾心斗角就免了吧。只要各位答应我们不引起骚动,我们会准许各位逗留以及一同归返。一度曾经保护过的对象,我不会弃之不顾的。」

    「唉呀,这真是抱歉。谢谢你,感激不尽。」

    芬恩苦笑着答应了荷米斯的要求,坦白说,他的选择本来就有限。

    接着芬恩解释了部队的现况,荷米斯听到毒妖蛆的强袭等情形,也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双方分享着帐棚分配与楼层出发预定日期等情报,讨论顺畅进行。

    「喔,对了。恕我讲得晚了……『远征』辛苦了。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有所成果吧?」

    而当讨论结束后。

    荷米斯即刻露出花美男的笑容,对他们这样说。

    「托你的福,总算是无人牺牲。」

    「那真是了不起!不愧是【洛基眷族】!」

    听了芬恩的回答,荷米斯先是一阵兴奋反应——

    「——那么,你们在第59层发现到什么了吗?」

    然后突然做出刺探。

    他嘴角仍挂着笑,睁开原本弯成月牙、眼角修长的瞳眸。

    面对意图看透一切的天神双眸,艾丝微微睁大了双眼。蒂奥娜与蒂奥涅的表情也紧绷起来,劳尔更是一个人明显动摇。

    不顾艾丝等人的反应,芬恩、里维莉雅与格瑞斯仍旧泰然自若。

    「我等是洛基的眷属,没有义务告诉来历不明的神。」

    里维莉雅闭起一只眼睛,斩钉截铁地拒绝。

    气氛霎时变得紧张,主神背后的随从(亚丝菲)散发出苦命人的氛围,一只手摸着腹部。

    「说的也是,抱歉。只是自从宙斯以来,你们是第一个想踏入那个领域的人,全都市都在注意你们的动向,所以我一时好奇。」

    荷米斯态度逍遥自在,大言不惭,又接着说:

    「其实呢,我已经跟洛基还有狄俄尼索斯组成同盟了。」

    「!」

    「可以说是被害者之间的联盟啦,一起对抗色彩斑斓的怪兽,以及黑暗派系的残党。」

    当对方若无其事地说出艾丝等人意想不到的情报时,芬恩冷静地回答:

    「很遗憾,在经过确认前,我无法相信你说的话,天神荷米斯。」

    「当然,所以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听听就算了。」

    荷米斯先讲了开场白,然后告诉他:

    「【勇者】芬恩•迪姆那,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地表除了『巴别塔』之外,果然还有其他地下城的出入口。这是我与洛基讨论后,诸神得出的结论。」

    这次,艾丝等人真的倒抽了一口气。

    里维莉雅与格瑞斯的视线也变得锐利。

    「你们归返地表后,我们打算正式调查欧拉丽内部,或是都市周边……这是我们的想法。」

    荷米斯与稳如泰山的小小派系团长四目交接,眯细他橙黄色的眼睛。

    一会儿后,他转身背对芬恩等人。

    「虽然不多,就当作住宿费吧。」

    希望你好好收着。留下这句话,花美男天神就离开了。

    亚丝菲行了一礼后也尾随主神离去,寂静造访帐棚。

    「团、团长……」

    眼看荷米斯单方面提供情报后径行离去,劳尔呻吟般发出声音。

    艾丝她们也各自露出不同表情,视线集中在小人族领袖身上,他舔了一下右手拇指。

    「虽然早就料到了……看来回去之后,还是没空休息呢。」

    伤脑筋。

    芬恩静静地叹息。

    ✿

    「事情越闹越大了呢……」

    从嘴唇落下的低喃,在帐棚中听起来格外响亮。

    伫立墙边的蒂奥涅这句话,使蕾菲亚等人面露紧张神色。

    地点在【洛基眷族】女性阵容使用的一个帐棚。

    与荷米斯他们会面结束后,蒂奥涅等人走出本营,带着之前进攻第59层的队员到这里集合。除了蕾菲亚之外,Lv.4的第二军冒险者们与猫人安琪也在。

    劳尔等男性阵容还在外头做指示,艾丝与里维莉雅不在。

    「唔嗯,很荣幸你们找鄙人来……但鄙人在场不碍事吗?鄙人跟你们算是外人喔。」

    「不要紧啦,你在第59层跟我们一起看过那玩意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再说,我也想问问你的一些意见。」

    在只有女性的帐棚里,也有椿的身影。

    看蒂奥涅耸耸肩,半矮人铁匠笑着说:「那就打扰啰。」

    蒂奥涅等人离开了宣布散会的首脑阵容,正在对一连串事件进行考察。

    由于至今忙东忙西的,没时间慢慢讨论,再加上刚才听了荷米斯的一番话,现在想来慢慢交换一下意见。

    「可、可是,他说地下城除了摩天楼(巴别塔)设施之外,还有别的出入口……这、这真的有可能吗?」

    「嗯~,毕竟是那些天神说的嘛——」

    「况且也说得通。这样一来那个大型食人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运进怪物祭与地下水道,也就可以理解了。毕竟若是按照之前的说法,就只能怀疑到公会与【迦尼萨眷族】头上嘛。」

    蕾菲亚怯怯地说难以置信,蒂奥娜一屁股坐在地上回答,蒂奥涅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地下城除了摩天楼(巴别塔)设施地下的「大洞」之外还有别的出入口,将一口气推翻至今的常识。事情演变得太大,有点跟不上……蕾菲亚抱着头呻吟。

    「不过……最让我在意的,还是艾丝吧——」

    蒂奥娜缓缓开口说。

    包括能使用「魔法」在内,「仙精分身」的一切都超乎常理。

    就能力与异常性质而论,可以说比红发女子芮薇丝等「怪人」更夸张。

    而这种存在,的确盯上了艾丝。

    而且还叫她「艾莉亚」。

    「我记得是艾丝第一个发现那个怪物是『仙精』。」

    「而且神情也怪怪的,对吧?」

    美女(精灵)亚莉希雅与少女(人类)娜维各自发言。

    被「仙精分身」称呼为「艾莉亚」的艾丝,直到今天都不肯透露一点口风,只是目光低垂着说「对不起」。

    「唉,虽然鄙人老早就觉得她是个怪丫头了。」

    「椿、椿小姐!」

    「安琪在大家当中资历最老吧?知不知道些什么?」

    「很遗憾,毕竟以前的艾丝比现在更沉默寡言……我有问过团长他们,但他们只说别有隐情。」

    椿摸着下巴说,蕾菲亚正对她略有微词时,蒂奥涅向安琪问道。

    「不好意思啰。」黑猫女性弯着形状优美的眉毛。

    「『仙精』加上『艾莉亚』……还是会让我想起《迷宫神圣谭(Dungeon Oratoria)》耶……」

    这当中,蒂奥娜仰望布幕覆盖的天顶。

    对于亲妹妹的这番话,蒂奥涅的嘴弯成了ヘ字形。

    「那你是想说那个『仙精』就是艾丝吗?你所说的英雄谭是『古代』的故事吧?太离谱了啦。」

    「我没打算那样说啊——……」

    「可是,蒂奥娜小姐,『仙精』应该是不能生儿育女的……」

    蕾菲亚也接在蒂奥涅之后说。

    被两人挑错误,喜欢童话的亚马逊少女双臂抱胸,陷入沉思。

    「嗯~!真的不相关吗……」

    安琪她们也面面相觑。

    大家开始对许多童话故事中都有登场的「仙精」做多方猜想。

    试着寻找他们与人类或亚人之间的接触点——与艾丝的关系性。

    「先不论儿女什么的……继承了『仙精』血统之人,不是没有喔?」

    就在这时。

    椿若无其事地对沉吟的蒂奥娜她们说。

    蕾菲亚她们猛一抬头,齐声说「「「「「「咦!?」」」」」」。

    看着【洛基眷族】成员的这种反应,【赫菲斯托丝眷族】的领袖铁匠觉得有趣而笑了。

    「正好,鄙人带他来吧。」

    「……干嘛把我带来这里啊。」

    穿着和服便装的红发青年,被迫坐在帐棚中央。

    他盘腿而坐,毫不隐藏一张臭脸,环顾拉开距离包围自己的蕾菲亚她们。

    「就如你们所知,这小子是与贝尔•克朗尼组队的铁匠,也是我们派系的小弟。」

    「喂!椿,解释清楚!」

    椿暂离帐棚带过来的,是【洛基眷族】跟贝尔一同保护的这名铁匠青年。

    本人似乎是从少年他们身边硬被带过来的,即使对方是派系团长,照样气上心头地吼叫。然而椿无视于他的怒气——蕾菲亚她们有的冒汗,有的傻眼——继续说道:

    「这小子的名字,叫韦尔夫•克罗佐。」

    「……克罗佐?」

    「奇怪,好像在哪里听过……?」

    蕾菲亚与蒂奥娜同时偏着头时,「登」一声。

    安琪长在腰上的细细猫尾立了起来。

    「克罗佐,该不会是……受诅咒的魔剑锻造师?」

    看到她的反应,椿有些洋洋得意地告诉她:

    「正是,在那王国(拉几亚)建立起不败神话的『克罗佐的魔剑』……这个男人就是连绵数代打造这种武器的锻造贵族之后裔。」

    听到这番话,帐棚里所有人无不惊愕。

    「克罗佐的魔剑」。迷宫都市(欧拉丽)不用说,这种传说中的武器在全世界同样名声响亮。

    本来「魔剑」虽不需咏唱,但只能施展出「魔法」的劣化攻击。然而这种「魔剑」施展的炮击却能超越正式魔法(original),昔日拉几亚王国展开的侵略战争——大量纪录中如实描述了这一点。

    传说其威力甚至曾「烧尽大海」,无庸置疑是世界最强的「魔剑」。

    此时蕾菲亚她们面前的人物,正是出自打造出如此强力「魔剑」的锻造家系。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烦躁地定睛瞪着椿的青年——韦尔夫•克罗佐身上。

    「这是真的吗!?」

    紧接着。

    吓得蕾菲亚她们肩膀一震的怒吼,大声响遍了四下。

    「克罗佐家族……焚毁同胞村落的元凶不知道有多少精灵氏族因此失去森林家园」

    精灵亚莉希雅情绪激动。

    蕾菲亚心头一惊。听说用于王国侵略战争的「克罗佐的魔剑」具有绝大无比的力量,战场尽皆被夷为平地,或是化为寸草不生的焦土。而这些战火也波及了不相关的精灵乡,连同森林一起烧毁。

    「克罗佐的魔剑」的滥用,使得数不尽的精灵失去了故乡。

    「亚、亚莉希雅小姐……」

    比起受到出生村落与「学区」等教育的过程影响,说得好听点是思考有弹性,难听点就是无忧无虑的蕾菲亚,身为纯粹至极的——同族意识强而高傲的——精灵,亚莉希雅的表情令人毛骨悚然。

    种下祸根、受诅咒的魔剑锻造师,让妙龄精灵暴露出了敌意。平时善良温厚,有如团员们姐姐般的年长者突然变了个样,令年纪尚轻的蕾菲亚与娜维倒抽一口气。

    至于韦尔夫面对挺出上半身,勃然大怒地瞪着自己的精灵,只是皱起眉头。

    气氛顿时变得一触即发,蒂奥娜等人急着想阻止她。

    「哎,且慢且慢,亚莉希雅,听鄙人把话说完。」

    然而,这时椿又满不在乎地岔了进来。

    半矮人伸出手掌,对着眨眨绿眼的精灵。

    「这个男人啊,舍弃了克罗佐家族。」

    「咦……?」

    「虽然鄙人非常、完全、一点都不能理解,但韦尔小老弟对自己的血统——不,是对自己的才能深恶痛绝。其实这个男人能打出比鄙人更强力的『魔剑』,但却怎么样就是不肯打,真是暴殄天物啊。」

    据说衰亡的锻造贵族(克罗佐)失去了打造「魔剑」的技术,但听到比铁匠大师之作更强力的武器,蒂奥涅等人都「噗」地喷出了满口口水。

    「他之所以离家出走,逃离王国(拉几亚),似乎也是因为被人强迫打造『魔剑』。所以啰,亚莉希雅,说不定你跟韦尔小老弟还满合得来的喔?」

    椿像孩子一样,对哑口无言的亚莉希雅笑道。

    至于那个青年,好像已经忍无可忍了,愤愤地开口道:

    「喂!不要大嘴巴讲别人的私事讲不停啦!」

    「怎么,鄙人是替你解开误会耶。」

    「一开始也是你搞出来的吧!」

    喊叫声再度四散。

    眼前光景让亚莉希雅露出相当尴尬的表情,不过韦尔夫好像毫不在意,不予理会。他那种彻底忽视的态度,反而让人觉得想太多也没用。

    青年不拘小节的个性,完全体现了工匠性情。看到事情和平收场,蕾菲亚跟娜维她们都松了口气,并对青年有了这种感想。

    「可恶……好啦!有事快说,早点让我回去。」

    看椿永远一副悠然自得的态度,韦尔夫已经变得自暴自弃,一点都不怕【洛基眷族】的团员们,催大家有话快讲。

    「那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听说你继承了『仙精』的血统,这是真的吗?」

    「……喂。」

    「有何要紧,又不会少块肉。我方也有想知道的事,你就帮个忙吧。」

    听到蒂奥涅的问题,韦尔夫板着一张脸看向椿。

    他那「你到底讲了我多少事啊」的责备视线,让她道歉说:「抱歉抱歉。」

    大叹一口气后,韦尔夫点头肯定。蕾菲亚她们正大吃一惊时,韦尔夫叮咛道:「我不喜欢被人追问,不要说出去。」

    「可、可是!『仙精』之血怎么会传给人类……?」

    「……麻烦的部分就省略了,首先在『古代』,我们家族(克罗佐)的始祖救了一个『仙精』逃离怪兽虎口。当时为了救活身受重伤的始祖,『仙精』就把自己的血分给了他。」

    「『仙精』的奇迹……」

    韦尔夫满不在乎地回答惊慌的蕾菲亚,蒂奥娜闻言,茫然地低喃。

    得到「仙精」的血液,濒死的男人捡回一命。岂止如此,一个凡庸的人类还因此变得能使用传自仙精的「魔法」,甚至延年益寿了。他的身上蕴藏了足以称做「奇迹」的「仙精」恩恵。

    「那么,难道『克罗佐』能量产那么荒唐的『魔剑』也是因为……」

    「应该猜到八成了吧?」

    青年说「就是自始祖以来连绵至今的血脉的副产物」,对询问自己的亚莉希雅耸耸肩。

    蕾菲亚她们彷佛听见了疑问消弭的声音,传说曾烧毁大海的「克罗佐的魔剑」的起源,原来是出自力量强大的「古代仙精」。

    那么锻造贵族(克罗佐)怎么会变得打不出「魔剑」了?她们如此追问,但被韦尔夫嫌烦地说:「有必要连这都讲吗?」

    的确是问得太深入了,蒂奥娜、蒂奥涅与亚莉希雅她们都染红了脸颊,轻咳一声。

    ——确实有人继承了「仙精」之血。

    ——那么,说不定艾丝也是?

    有韦尔夫在场,蕾菲亚她们没说出口,但以视线分享了这种想法。

    艾丝强大的「风」……如果那也是「仙精」之血带来的副产物,就说得通了。之所以能第一个察觉「仙精分身」的真实身分,只要想成血液的骚动就很合理。

    如果这样假设的话,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艾丝是出于什么原委继承了「仙精」之血。

    蒂奥娜她们露出严肃表情,陷入沉思。

    「安琪,艾丝的双亲……」

    「不,我没听说,我一直以为她举目无亲……」

    「蒂奥娜小姐,您在英雄谭里读过『仙精』这方面的记述吗?」

    「嗯~,没看过耶。我小时候读过的《迷宫神圣谭》还有放在总部的都是抄本,传抄好几次之后,内容可能跟原着有点出入了……」

    「也有可能被某人蓄意编纂过……」

    「嗯……,怀疑下去好像没完没了。」

    蒂奥涅与安琪,蕾菲亚与蒂奥娜,亚莉希雅与娜维压低声音说。

    看到【洛基眷族】把自己抛在一边讲悄悄话,「我可以回去了吗?」青年正觉得厌烦时,本来看着蒂奥娜她们的椿向他问道:

    「韦尔小老弟,关于『仙精』你还知不知道些什么?我们想要关于英雄谭里登场的仙精『艾莉亚』的情报。」

    「鬼才知道!跟『仙精』有直接往来的只有始祖,也没留下什么传说。」

    体内的仙精之血似乎让韦尔夫对这件事连带产生排斥感,告诉椿他毫无头绪。

    「真是!」椿着急地晃动缠着白布的胸部,开始拍打铁匠青年。

    「紧要关头什么忙都帮不上!所以你打的作品才会被人说『武器本身是很好,就是有点……』或是『非常叫人遗憾』!!好啦,快想起点什么来!」

    「你真的给我差不多一点!!还有这件事跟作品无关吧!?」

    韦尔夫这次真的涨红了脸,气急败坏。

    椿不但提出强人所难的要求,还猛挖身为工匠的伤口,让韦尔夫叫着「不跟你鬼混了!」甩开她霍地站起来。

    他一副一秒都不想多待的态度,大声说出下面这句话:

    「讲英雄谭,有人比我更懂!!去问那家伙啦!」

    「………………请、请问一下,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

    新一位被迫坐在帐棚中央的,是白发少年。

    蕾菲亚发出危险的敌意,他维持跪坐姿势猛冒汗。

    「哼哼哼,贝尔•克朗尼,你被韦尔小老弟卖了,死心吧。」

    「卖、卖了……!?」

    看到椿像恶代官一样开恶劣玩笑、笑得邪恶,少年吓坏了。

    韦尔夫气愤地离开帐棚后,接在他之后被召唤来的就是贝尔。青年一心只想离椿远一点,一不小心拿少年当了替身,也许现在正在后悔也说不定。

    【洛基眷族】的紧急传唤、只有美女美少女的女性阵容帐棚,还有唯一一人的杀气。少年面对这些脸色红一块,白一块,有如孤立无援的白兔,紧张得全身僵硬。

    「我们不会吃了你的,不用这么紧绷啦。这也算是一宿一饭之恩,只要你回答我们的问题,马上就放你走。」

    蒂奥涅用不拘束的态度,对忙着一下害怕,一下害羞,一下绝望的少年说道。

    看到她对自己笑,试着让自己放轻松,贝尔也勉强放松了肩膀力道。

    「嘿嘿~,是阿尔戈小英雄耶——」

    至于蒂奥娜从贝尔来了以后就一直很高兴,盘腿坐着不停摇晃身子。

    她就像得到了玩伴的孩子,两眼闪闪发光。

    「欸欸!阿尔戈小英雄,听说你很熟英雄谭,真的吗?」

    「呃——,熟不熟我不知道……不过小时候是常看。」

    听到这句回答,蒂奥娜兴奋雀跃地考考他。

    「那,骑士加拉德要救的人叫什么名字?」

    「阿尔缇丝公主殿下……」

    「那那,屠龙乔治打倒的怪物住在哪里?」

    「瑟莲娜湖畔……」

    「那那那,那时他用来打倒恶龙的武器是?」

    「有如枪矛的圣剑……还有少女的缎带。」

    「你好厉害!!」

    看到贝尔全部答对,蒂奥娜发出欢呼。

    她红着双颊,兴奋又有点期待地再度开口问道:

    「那么,阿尔戈小英雄,你有听过一个故事叫《理想乡谭》——」

    「啊——有完没完啊!回到正题啦!」

    看话题扯远了,蒂奥涅叫道。

    被姐姐打断,蒂奥娜嘟着嘴。看到听说从小就喜欢童话的她这种表现,安琪与亚莉希雅都苦笑了。

    「进入正题,你知道一个叫『艾莉亚』的仙精吗?」

    「仙精『艾莉亚』吗?就是一生与英雄阿尔伯特相依相守的,《迷宫神圣谭》的大仙精?」

    「对对,就是那个,那个!」

    贝尔流畅地回答蒂奥涅的问题,蒂奥娜开心地肯定。

    如果是世界知名的童话故事,大家也会知道原着英雄谭的概要——所以那个大英雄(阿尔伯特)的名字还算在知识当中——,但看到贝尔对童话造诣这么深,椿与娜维她们都不禁佩服。只有蕾菲亚出于敌视心结不肯坦率赞赏,只心想:「真亏他还答得上来。」

    大体上,各种族之间传承的故事或英雄谭的内容常有出入。因为每个种族都会倾向赞扬、崇敬同族的英雄。矮人英雄谭中登场的豪杰,在精灵圣经中其实只是个乖僻的胆小鬼,或是打倒怪物的并非亚马逊战士而是兽人盗贼;这种记述上的差异例子屡见不鲜。

    世界上对英雄谭的知识有所偏颇,少有精通此道之人,也是出于这样一种背景。人们不愿阅读、承认诸神认可的「官方」原本(origin),只相信种族的骄傲与尊严。

    《迷宫神圣谭》正是诸神认可的一篇英雄谭。

    由于它因为篇幅浩大而分成好几本,又有几集在时代中失传,因此很少有人能读完全集。

    「你有听说过这个『艾莉亚』切开自己的身体,将『血』分给某人……之类的故事吗?」

    「嗯,嗯嗯~?」

    蒂奥娜紧张地一问,贝尔第一次发出为难的声调。

    他一手放在头上,露出皱起眉头的表情。

    「我没读过这种逸闻耶……」

    「那保护『艾莉亚』而身受重伤的人类呢?还有他们的子孙之类的。」

    「我、我想应该是有的,可是《迷宫神圣谭》里没特别写到……」

    被蒂奥涅连珠炮似地问,贝尔也慌张地说。

    对于自己记忆中没有的内容以及难以理解的问题,他似乎很困惑。

    看来还是得不到线索……就在蕾菲亚她们有点小失望时。

    「啊,不过……」

    少年好像想起了什么般,抬起头来。

    「虽然不能算是子孙……不过我有听过英雄阿尔伯特有过孩子……」

    「咦——!?怎么回事,我没听说过——!!」

    贝尔说出口的内容,让蒂奥娜惊讶地大叫。

    自己所不知道的逸闻,让她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阿尔戈小英雄看过的版本,该不会是原着吧?就是一千年前写成的,最早的原本(origin)?」

    「呃,不是那样的,那个……………好、好像是祖父画给我看的。」

    蒂奥娜一听,眨了好几下眼睛。

    蒂奥涅她们也都傻眼地说「什么啊」。

    「……你爷爷是绘本作家?」

    「啊,啊哈哈哈……不知道耶?」

    被蒂奥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贝尔脸部抽搐,装出笑声。

    八成是做祖父的为了逗小孩开心,全凭个人喜好加油添醋的吧。蒂奥涅她们觉得不足相信,一下就放弃了。

    「那个孩子后来怎么了?阿尔伯特的故事,最后……」

    「是的,孩子被卷进那场最后之战……好像失踪了。」

    这当中只有蒂奥娜认真地听到最后。

    她与跪坐的少年面对面,仍然盘着腿,两人席地而坐继续交谈。

    「对了,阿尔伯特的同伴(队员)当中,有哪些女生啊?」

    「我想想,有亚马逊女帝伊薇尔妲,还有……精灵王族的公主塞尔蒂雅。」

    蒂奥娜说「你不是说他有孩子吗?」做确认,贝尔回答。

    一提到那位王族的名字——精灵们的反应有如神速。

    「——您在说什么啊!?塞尔蒂雅大人可是精灵的传奇,纯洁无瑕,是永远的圣女!!她受到使命驱使而离开精灵乡,拯救了世界的危机,是我等的骄傲!!不可能跟别的种族之间生儿育女!!」

    「高贵之人全都是塞尔蒂雅大人的妹妹莉雪娜大人的后裔!就连里维莉雅大人都是喔!?」

    接在亚莉希雅之后,蕾菲亚气势汹汹地说个不停。

    蒂奥娜她们吓了一跳,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人逼向贝尔,把他吓得肩膀重重一跳。

    「已经有一些愚蠢之徒在鼓吹些荒唐无稽之言,说什么我们的祖先是塞尔蒂雅大人的遗孤,并自称为王族了……!你是想拥护那些人吗!?」

    「简直是不敬之罪,罪无可赦!!」

    「对对对对对对不起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别这样,亚莉希雅、蕾菲亚!你们冷静点——!?」

    讲到每个精灵乡必备的圣经,进一步提到崇敬的王族问题,这次连蕾菲亚都动怒了。妍丽精灵怒不可遏的脸孔把贝尔吓得哭叫,蒂奥娜她们赶紧上前劝阻。

    呀——呀——哇——哇——设置于露营地的一个帐棚吵闹起来,让周围人群不解地偏头。

    「虽然很有参考价值……不过还是无法逼近关于艾丝的核心秘密呢。」

    后来。

    放贝尔回去后,蒂奥涅她们在帐棚中再度围成一圈,沉吟着冥思苦索。

    被「怪人」与「仙精分身」盯上的艾丝,究竟有什么秘密?蒂奥娜她们呻吟着,蕾菲亚除了不解,对于憧憬的少女什么都不肯告诉自己,也不禁悲从中来。

    「——你们别太苦苦追问了。」

    忽然间。

    有人一手掀开布幕,进入蕾菲亚她们的帐棚里来。

    「里、里维莉雅大人!?」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们那么吵,谁都会注意到的。」

    蕾菲亚与蒂奥涅跟其他人一起慌张着,里维莉雅晃着裴翠色长发叹息。就是因为她们太吵了,里维莉雅才会从芬恩他们的本营跑这一趟。

    她闭起一只眼睛环顾每个人,亚莉希雅她们都显得很惶恐。

    只有椿耸耸肩说「这点程度还好吧」,还是一样若无其事。

    「……欸,里维莉雅。艾丝的秘密,真的不能告诉我们吗?我们……不是一家人(眷族)吗?」

    蒂奥娜站着倾吐内心,垂着双眉向她问道。

    里维莉雅表情显出些许沉痛之色,但还是看着她的眼睛劝说道:

    「的确,我们是有着深厚情谊的【眷族】。但是,你们应该也有一两个身世秘密,直至今日都没向大家坦白吧。」

    「!」

    「被人勉强追问,你们就能说出心中怀藏的秘密吗?」

    蕾菲亚与安琪她们瞠目而视,晃着身体的蒂奥娜与蒂奥涅都别开目光,不敢看里维莉雅。

    「……不过,我也能明白你们的心情。」

    这时,里维莉雅闭起双眼。

    「咦……」

    「事已至此仍然什么都无法坦白,是因为艾丝脆弱。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因为怕她受伤而一直容许她。你们在那第59层看到了整件事,却对你们隐瞒一切……或许算是不诚实吧。」

    里维莉雅睁开眼睛,重新环顾蒂奥娜她们的脸。

    「本人不在场,我无法说出一切,不过……」

    她先声明清楚,然后告白了:

    「的确,艾丝身上流有『仙精』之血。」

    「你还是无法告诉蒂奥娜她们吗?」

    里维莉雅离开本营后。

    宽敞帐幕里点亮了有如蜡烛的魔石灯光,入口布幕紧紧拉起,芬恩面对面提出的问题,让艾丝视线落在地上。

    「……我怕说了,会让我变弱。」

    少女的嘴唇缓缓低喃:

    「我怕跟蒂奥娜她们说出一切,依赖她们之后……我会再度,产生改变……怕自己再也不能变得更强。」

    芬恩低喃着说:「那绝不是真正的强悍。」但现在的艾丝听不进去。

    对于受宿愿束缚的少女,芬恩身旁的格瑞斯出声道:

    「艾丝,应该还有吧。这里只有老子我们,说吧。」

    听到矮人要自己别积在心里,艾丝低下头去。

    她花了一点时间,才一点一点地轻声说出来:

    「不知道蒂奥娜她们……知道了我的事,会怎么看我……我怕。」

    从小看她长大的芬恩他们很容易就能明白,这才是最主要的理由。

    里维莉雅与他们都知道,不是超然独立的【剑姬】,眼前一直迷失方向的少女才是真正的艾丝•华伦斯坦。

    本营陷入沉默。

    「……老子觉得这是杞人忧天了。」

    一会儿后。

    格瑞斯像慈祥老人般,边捋着胡须边小声说道,身旁的芬恩苦笑了。

    「自从那个红发女子出现以来,艾丝心情也一直很乱。本来包括血统在内,她应该很想跟你们坦承一切的。」

    听到里维莉雅承认艾丝流有「仙精」之血,蕾菲亚她们倒抽一口气。

    里维莉雅一瞬间眼光飘远,然后继续说:

    「艾丝并不希望在这种发展下,说出自己的过去。」

    「……」

    「有朝一日那孩子会说的……请你们给她时间,等一等吧。」

    最后。

    精灵公主有如母亲一般,恳求在场的所有人。

    「然后,等知道了一切……希望你们能用一样的态度与她相处。」

    寂静只造访了短短一瞬间。

    听到里维莉雅的心愿——蒂奥娜「嘿!」一声走上前,破颜而笑。

    「那当然啰,里维莉雅!我们是一家人(眷族)嘛!」

    她天真烂漫地笑着,毫不迟疑地说。

    「艾丝就是艾丝啊!」

    以这句话为开端,其他人也都开口道:

    「哎,怎么现在还讲这个嘛。」

    「我、我今后也永远绝对不可能躲着艾丝小姐的!!」

    蒂奥涅与蕾菲亚接连着说,尤其蕾菲亚更是不愿输给蒂奥娜,涨红了脸跟她比。苦笑的安琪她们也互相点头,对蒂奥娜她们所言表示赞同。

    椿愉快地望着少女们的这副模样时。

    里维莉雅慢慢眯细眼睛,微笑了。

    「谢谢你们。」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