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四卷特典 苍蓝暮光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四卷特典 苍蓝暮光

    「抱歉我祝贺得晚了,恭喜你达到Lv.2,贝尔……」

    我正在挑选要买的商品时,娜扎小姐对我这样说。

    咦?我抬起头来,注视着她近在眼前的脸庞。

    这里是【米赫眷族】根据地「天青药铺」。这一天,我来到这栋既是米赫神与娜扎小姐的总部,同时也是商品贩卖店铺的建筑物,为了买齐今天探索地下城所需的道具(item)。

    此时放在柜台上的木箱中排列着多款商品……各色灵药(potion)装在形状各异的试管里。

    「你【升级】的速度真的好快喔……才一眨眼就已经Lv.2了,把我吓一大跳呢……嗯,太厉害了。」

    娜扎小姐隔着柜台对我这样说,朝我的头伸出手来。也不管我面红耳赤,轻柔地摸摸我的头。

    我狼狈起来,依然红着脸,只能勉强回一声「谢、谢谢……」

    「贝尔名声响亮起来,我也与有荣焉……所以,来,这个给你。」

    「咦……这、这是?」

    「道具组合……不用付钱,收下吧。」

    娜扎小姐例落地从木箱里面拿出好几根试管递给我。我惊慌得瞪大双眼,不敢收下,正想婉拒她的好意,不过这位犬人(Chienthrope)小姐却灵巧地转了转腰后长出的尾巴,嘴角上扬地笑了。

    「贝尔,不要误会。这是投资。」

    「投、投资?」

    「对。高级冒险者使用我们的商品说不定能够招揽到顾客……也就是宣传的意思。」

    高级冒险者——经过【升级】的冒险者常常会因为实力、评价而吸引旁人注意。尽管说我才刚刚成为高级冒险者,不过毕竟是到达相当于「第三级冒险者」的Lv.2。也就是说,娜扎小姐应该是在拜托我帮他们担任一下活广告这样。

    看到她眼睑半闭,脸上浮现出大胆笑容的模样,我先是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不禁苦笑了起来。

    「我也想拜托你。请你收下吧,贝尔。」

    「米赫神……」

    「事出突然,我一时没能给你庆祝。先是拜托你做广告,现在又这样说,或许这样有点缺乏诚意……不过还是希望你收下,就当作是我的贺礼。」

    米赫神原本在整理店内排排站的橱柜,这个时候也转向我们这边如此说道。神仙温柔的眼神也对着我。

    人家都这么说了,我还坚持拒绝的话,反而就变成不领情了。我抱起了堆积如山的沉甸甸道具,低头说了声「谢谢」。

    在米赫神他们的目送下,我离开了店铺。

    「我看看,有灵药、解毒药……哇,还有高等灵药(high potion)……」

    我一边走在路上一边确认过收下的道具并进行整理,将优先度较高的道具——为了在地下城内可以随时取用——插入装在左腿上的腿包里。腿包很快就装满了,剩下的道具就收进预备的包包里,之后好交给莉莉保管。

    (在不久之前还不敢想像会有这样的一天呢……)

    在想要购买武具时,我也有过一样的想法……比起刚成为冒险者的时期,如今道具的充实程度实在是令人有点缺乏真实感呢。

    对于眼下这种手头宽裕的状况,我应该感到十分开心才是……但就是觉得……

    我苦思半天,还是难以表达自己目前的感受,不经意地用手指搔了搔脸,便走向与莉莉他们相约要集合的地下城。

    ●

    我与支援者莉莉,还有铁匠(smith)韦尔夫。

    我们这支前两天才组成的三人小队出乎预料地轻易攻克第11层,这个时候已经踏入「上层」的最深地带——第12层。

    韦尔夫这个前锋加入影响甚巨,过去的我实际上只等于带着支援者的单独冒险者,如今他减轻了我的负担,在我们攻略楼层的安全方面做出贡献(这些全都是莉莉说的)。

    今天我们一样平安结束了第12层的探索过程,回到矗立于地下迷宫之上的摩天楼(巴别塔)设施。

    「那么,这是今天探索的分红。」

    我们在巴别塔设置的换钱所卖掉「魔石」与「掉落道具」,换成现金后,照例进行报酬分配。我们占据了简易餐厅零零散散的几张餐桌之一,由莉莉做主来分配所得。

    「今天换得的金额一共是七万两千法利……贝尔大人拿三万六千法利,韦尔夫大人拿一万八千法利。请两位收下吧。」

    「好。」

    「……那、那个啊,我看还是别这样分了吧?这样只有我一个人占便宜耶……」

    分配的方式是:我拿总收入的一半,剩下的莉莉与韦尔夫一人一半……也就是各拿四分之一。他们说是因为冒险时我的负担最重……不过我还是有点不能接受,该说是歉疚还是什么呢?

    我提议还是由三人平分,但立即遭到否决。

    「照目前这样贝尔大人都是算少拿了,反倒是莉莉不过是个支援者却拿得太多了。」

    「哎,毕竟我本来就该付钱给高级冒险者啊,如果另外有一支像我们这样的小队,其他队员跟高级冒险者的待遇绝对不会一样的。」

    两人都在劝我,说平分才叫作不妥(不公平)。

    我对迷宫探索与小队惯例都还不熟悉,无法找到理由说服两人。

    「……」

    韦尔夫他们笑着叫我收下就是,将塞满金币的袋子交给我。

    「咦,等级(rank)变更了吗?」

    「嗯。【赫斯缇雅眷族】的等级从今以后正式从I升上H。恭喜你们。」

    在染上夕阳色彩的公会本部。

    我与莉莉、韦尔夫在巴别塔分手后来找埃伊娜小姐,她隔着窗口向我转达了这项决定。

    「呃,可是赫斯缇雅女神的【眷族】目前还只有我这个成员耶……」

    「嗯——,你说得没错啦……可是你毕竟都【升级】了啊。」

    公会制订的【眷族】等级与派系的战力、组织力有着直接关联。这种评价跟恩惠一样,都是分成十阶段,最高为S,等级越高,就表示【眷族】的地位与实绩受到越高的评价……据说是这样。

    就算派系成员仅仅只有一名,如果是初级冒险者也就算了,总不好让拥有高级冒险者的【眷族】老是吊车尾吧。埃伊娜小姐垂着眉毛笑着向我说明。

    「那么,来,这个给你。等级上升的通知书。征收的税额有变,要记得拿给女神赫斯缇雅喔?」

    我摊开她递给我的羊皮纸卷轴,上面确实清楚记载着缴纳公会的税额上升等项目。看到罗列的数字,我忍不住哀叫一声。

    见到我这副模样,埃伊娜小姐不禁苦笑。

    「……呃,那我该走了。」

    「嗯。改天见,贝尔。」

    点点头后,我转身背对挥手说再见的她。

    (每个月底要付这么多钱啊……)

    向埃伊娜小姐告别后,我走出公会本部,踏上被称为「冒险者街」的西北大街。我一边与手持大小武器的许多同业擦身而过,视线朝下,看着手中的卷轴。

    在与莉莉他们分配酬劳的时候我就注意到,现在无论是收入还是账单,金额都变得越来越大,甚至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受。

    (这是什么感觉……总觉得……)

    ……我无法找到接下来要说的词汇。

    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宣泄这份自己都不明就里的感受,只得用手摸摸脖子转移注意力。我把卷轴塞进腰包,继续走在影子拉长的枣红色大道上。

    「……好久没去保养武器了,去拜托一下人家吧。」

    我喃喃自语,想借此重振精神,嗯,就这么办,我在心中点了头。

    停在原地,然后兜个半圈,将脚尖转向目的地的方向。

    原本有些低垂的脸庞浮现一丝笑容,我半强迫自己的脚步轻快起来。

    发生了这么多事,就去转换一下心情吧!

    「——喂,不要得意忘形了。」

    ……本来是想转换心情的。

    这句耍狠的低沉声音让我的肩膀像受惊吓的小动物般抖了一下。

    从大街转个弯进入的后巷一角,这条阴暗的小径人烟异常稀少,此时没有半个人经过。

    背对着肮脏的墙壁,我被一群人团团包围。

    这群人类与兽人的冒险者,无论身高、体格都在我之上。这些人带有危险气息的锐利视线让我收回了脸上浮现的难看笑容。

    事情发生得突然。我走在大道上,忽然有人叫住我,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我拉到这个地方,于是就成了目前的情况。

    他、他们到底,想干嘛……?

    「你一个臭小鬼能够杀掉『弥诺陶洛斯』?听你在说傻话。」

    「我看八成是掰出来的吧,想借此出名,我们早就看出来啦。」

    就这么想让大家捧上天啊。其中一个冒险者不屑地骂道。

    ——前几天神仙对我的叮咛(一番话)再次回到脑海。她提醒过我:「你这次的光荣事迹流传出去,想必会有不少孩子眼红,你可要当心喔?」

    这个,换句话说,就是……她就是指这种场面吗?

    对方的气势咄咄逼人,说来窝囊,我完全吓坏了,只能抬头看着他们狰狞的面孔。

    「老子我们钻进那座阴森森的迷宫流血流汗好几年了,求的不过就是一夕成名。而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菜鸟还敢自称世界最快白兔(纪录保持人)?……把我们看扁了是不是?」

    这些冒险者带着蓄势待发的怒气,指责我打倒弥诺陶洛斯还有【升级】,一切的名声都是虚假的。

    看到我只会愣愣地睁大眼睛,似乎令他们更为光火,伸出手来就要抓住我——就在手指即将碰到我时,一个人影闯入我们之间。

    「找我的同伴(死党)有事吗?」

    「……韦、韦尔夫。」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赶来,韦尔夫一身黑色和服便装随风飘扬,介入这场争端。只见他横眉竖眼与这些冒险者互瞪。不像我一点魄力都没有,装备大刀的铁匠神情凶狠吓人,让他们瞬间不禁畏缩。

    「你、你是什么人!」

    「管他的,连这家伙一起解决!」

    对方立刻再度叫嚣起来,缩窄了包围网,想连着背对我的韦尔夫一起围殴,并各自拔出了武器。

    「劝你们还是收手吧。」

    在阴暗的后巷里响起一道意志坚强的稚嫩声音。

    那些作势要扑上前的冒险者们,以及准备还以颜色的韦尔夫,还有我,都不约而同地转向那边。下个瞬间,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从通道深处现身的人物有着金色头发与如同湖面般清澈的碧眼,还有可以让人一眼看出是小人族(帕鲁姆)的矮小个头。

    此人只要是身在迷宫都市(欧拉丽)就一定会知道,他可是第一级冒险者的其中一人。

    「芬恩·迪姆那!」

    他正是人称都市最强派系,鼎鼎有名的【洛基眷族】之首领。

    「洛、【洛基眷族】这阵子不是正在『远征』吗……」

    其中一位冒险者吓得魂不附体,勉强吐出了这句话。身旁的其他同伴也不约而同地开始畏缩,就连我与韦尔夫也只能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只有那名幼小的少年老神在在,继续说道:

    「就算你们几个人一起上也只会尝到苦头的。——再说,至少我没有那么薄情,看到熟人遇袭还能够袖手旁观。」

    韦尔夫透过视线示意「你跟他认识?」,我大力摇头。

    看到第一级冒险者淡定地发出警告,那些男人的表情扭曲地面面相觑,一个接一个离去了。复数跫音渐渐远去,黄昏时的静谧降临后巷。

    我们还愣在原地,这个时候小人族少年脸上浮现出熟悉的亲昵笑容。

    「【十二点的天启之声】。」

    我轻轻地「啊」的一声,只见灰色光膜包围了少年全身,光芒随即无声地消失。

    接着站在我们眼前的是面带微笑的莉莉。

    「小莉子!原、原来是你啊……」

    「呵呵,这叫做变身魔法。不要告诉别人喔。」

    这叫做【灶灰女】,是莉莉的固有魔法(rare magic),能够变幻成他人的模样。

    看到这种连冒险者们都无法识破的精彩变身,韦尔夫跟我都感到惊叹不已。

    「莉、莉莉。你跟芬恩……迪姆那先生认识吗?」

    「怎么可能。人家可是背负着全世界小人族期望的民族英雄,莉莉这种小人物是没有机会接近他的。」

    光靠外貌不能欺骗他人,气质与讲话方式应该也得相像才行。所以我才会问她是不是曾经有机会跟那样的知名人士接触,结果莉莉笑着说「我只是跟他一起欣赏过贝尔大人的英姿罢了」。

    「先别说这个了,贝尔大人?您可要当心点呢。像刚才那样嫉恨您的人今后一定还会出现。您的态度必须要更坚毅才行。」

    「这次只是运气好,正好被我们发现,不过我跟小莉子下次可不见得还帮得到你啊。」

    「对、对不起……」

    被两人叮咛了一番后,这次真的要告别了。直到莉莉与韦尔夫的背影消失,我仍然呆站在原地,过了好一阵子才终于迈出脚步。

    我沿着记忆中的道路前进,走进一间孤零零坐落于巷子里的老旧小铺。

    「欢迎光临……哎呀,贝尔小弟。好久不见啦。」

    「真不好意思,有一阵子没来了。现在方便吗?」

    位于大道旁小路里的「雏鸟铁砧」店主——矮人达尔多先生招呼我。在工作服上套了一件围裙的他,把看到一半的书放在柜台上,爽快地邀我进入店内。

    「雏鸟铁砧」是一间替人维修在迷宫用到磨损之武具的店铺。在我刚成为冒险者的时候,埃伊娜小姐说这家维修铺的价格在各方面对新人都很亲切,并介绍我来这家店。

    「可以请你维修这把短刀吗?」

    「没问题。……喔喔,你现在用起这么高档的武器啦,真是出人头地啰。」

    「哈,哈哈……」

    回想起来,刚开始冒险时没赚到多少钱,常常连维修费都付不清,还请人家让我赊账呢。达尔多先生知道我当时的窘况,看到韦尔夫为我制作的〖牛若丸〗,脸上露出促狭的笑意。

    正当我在害臊时,他已经走到店内的作业场,用磨刀石等工具维修短刀。

    「你最近都没来了。是不是找到值得信赖的铁匠了?」

    「不、不好意思……那个,是的,我跟一位铁匠订立了个人契约……」

    「呵呵,不用在意。这里是菜鸟来的店。等到出头天后就可以另寻高手……你也终于从我这里毕业啦。」

    和我订立个人契约的韦尔夫也会替我维修武器。因此,我来这家店的机会也自然变少了,这件事情让我有些歉疚,不过达尔多先生却悠然自得地笑了。

    「我说啊,贝尔小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已经不用的武器卖给我呢?」

    「咦?」

    经过一番解释,我才知道,达尔多先生经常跟那些不再有机会来光顾且将来前途无量的冒险者收购武器。

    他说只要将这种武器装饰在店里面,就可以「告诉大家这是高级冒险者曾经光顾过的店铺,并稍微拉到一点客人」。我想起娜扎小姐,心想:每家店的做法都很像呢。一边苦笑,一边将正好不会再用的〖短刀〗免费送给了达尔多先生。

    维修完毕的达尔多先生喜孜孜地收下〖短刀〗,带我到店内深处一室。

    「哇……!」

    在石材砌成的房间,靠西侧的墙壁上挂满了大量武器。

    匕首、单手剑、短枪,还有手斧。琳琅满目的武器宛如绘画般收纳在红色画框里,填满了整面墙。我正看得眼花缭乱,达尔多先生已经搬来一个画框,将〖短刀〗放了进去,挂在墙上一角。

    看到上面刻了【贝尔·克朗尼】的签名,装饰在这里的众多武器之中,让我顿时感到一阵骄傲。

    「有这么多的高级冒险者都光顾过达尔多先生的店呢……」

    我感动不已,兴奋地这么说着——不过达尔多先生轻声说道:

    「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咦?」

    「冒险者很容易丧命。装饰在这里的武器原主几乎都已经归西了,应该还有剩下十人吧……」

    我无言以对,只见达尔多先生仿佛看向远方般眯起眼睛,仰望着这些武器。

    「……贝尔小弟,你可别死喔。对,你不能翘辫子。等你比现在还要有名的话,你还要让我能够一直炫耀……说那位冒险者以前曾经受到我的照顾喔。」

    达尔多先生抬眼看着我的脸,晃起一嘴的胡子笑了,脸上挤出一堆皱纹。

    在夕阳光辉照亮的房间里,我小声地——回答他:我会的。

    ◆

    夕阳早已西沉至市墙的背后,只剩余晖染红了部分天空。

    夜幕即将低垂,我一个人走在通往总部的街道上。苍蓝暮光开始包围四周,沿着道路设置的魔石街灯陆续发出淡淡光晕。

    我静静走着,闭口不言,视野深处残余的些许夕阳余光照得我眯起眼睛。

    「喂——,贝尔——!」

    「……神仙?」

    背后传来声音,回头一看,只见神仙正试着追上我。她晃起了绑成双马尾的漆黑发丝,面带笑容地往我这边跑来。

    「唉呀——,今天的打工也好累喔,不过竟然可以跟贝尔一起回家,真幸……」

    原本心情愉快的神仙,讲到这里好像注意到什么,开始盯着我的脸看。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咦……」

    「看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现在的你有点像迷路的小朋友喔。」

    我以为没有把内心情绪写在脸上,没想到却被神仙一眼看穿。

    我当下想说自己很好,不过正要张开的嘴唇又闭了起来。

    看着神仙那对仰望着我的湛蓝眼眸,我像告白似的开始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身边的许多事物开始变得不一样……好像让我,有点害怕。」

    总觉得自从我获得了稍微得以接近憧憬对象(那位小姐)的小小名声以来,世界好像就变得不一样了。至少自己身处的环境确实有所变化。这样让我相当困惑。

    有时候是物品,有时候是金钱,有时候是他人的反应。

    我自己没有任何改变,应该没有,不过四周围的景色却开始变色,仿佛物换星移一般。

    「我想,我是一路飞奔才走到这一步……尽管到了这个时候才这样觉得,不过我变得有些不安。」

    我搜集起杂乱无章的感情碎片,支支吾吾地这么说。

    就像是一直以来只顾着拼命奔跑,不经意停下脚步一看,才发现背后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轨迹,因而让自己哑口无言一样。

    总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来到遥远的地方,再也看不见起点的位置。

    来到都市才过了两个月。失去祖父已经过了一年。

    在达尔多先生的店里面听闻到冒险者的末路,残酷的现实引发了我对未来(今后)的不安,也勾起一种近似乡愁的情绪。

    环境的变化、对明天的些许恐惧,以及类似思乡情怀的寂寞。

    这些全部结合在一起,使我的情绪变得有点不稳定。

    「……对不起,我竟然为这种事情烦恼……真的是太逊了。」

    我吐露出心中的苦恼,向眼前的神仙道歉。

    我是她唯一的眷族(familiar),怎么可以这样愁眉不展?为了成为她的支柱,我不可以示弱,必须坚强起来才行。

    我勉强挤出笑容来掩饰刚才的窝囊,并企图改变话题。

    然而,神仙却打断了我,慢慢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贝尔。一点都不逊啊。」

    「咦?」

    我睁大了双眼,神仙开朗地接着说:

    「在我降临这个下界时也是满怀着期待与不安呀。那个时候心里面不知道有多么害怕呢,就好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

    「连你尊敬的神都这样了,这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呢。」

    神仙的话语就像魔法一样。

    她对我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说进我的心坎里,融化了我内心深处僵化的某种事物。

    逊色、见不得人的我感到了迷惘,而她原谅了这点。

    「再说,不管你身处的环境产生了什么变化,至少我是不会改变的喔。」

    说完,神仙笑逐颜开。

    「不管你遇到多么心酸的事,我都会一直在我们的家里等你回来喔。」

    她的话就像是缓缓燃烧的火炉般充满温情。

    无论何时,她都会给我一个归宿,这点让我——真的好高兴。

    「……你在哭吗,贝尔?」

    「啊,没有……」

    我赶紧伸手擦掉眼角的泪水。

    这些泪水的理由,神仙一定很清楚,她没有多问,只是对着我微笑。

    「真是的,即使有稍微变强,贝尔还是一样是个爱哭鬼呢——」

    「才、才没有呢!」

    最后,神仙坏心眼地开始取笑我,我则是面红耳赤地出言反驳。

    讲着讲着,我们脸上都浮现同样的笑容,自然而然地走向两人的家。

    两人走在归途上。黄昏在西方天空留下苍蓝微光。

    我们并肩而行,两人的手像是被吸引一般,自然地握在一起。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