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六卷特典 Shall We Dance?2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附录特典小册子 第六卷特典 Shall We Dance?2

    四周尽是用礼服、西装等绚烂服饰打扮自己的人们。

    在场厅里面,好几张桌子摆上了豪华的料理。水晶吊灯型魔石灯底下,众多服务生将葡萄酒分给到场来宾,接过葡萄酒的人类或亚人(demi-human)正在谈笑风

    华丽的社交界在这片苍茫夜幕笼罩都市的月夜下展开了活动。

    「呼,呼,呼,社交界阿,我回来啦!」

    看著眼前的光景,两手插腰的赫斯缇雅女神如此高声主张。

    站在穿著礼服、情绪嗨翻天的神仙背后,我觉得浮躁不安、浑身不对劲。

    「真的又跑来了......」

    建于高级住宅区—欧拉丽北区,恍如宫殿的雄伟建筑。这里是阿波罗神举办「众神之宴」的地点,由公会管理的会场设施。

    面对第二次闯入的夜晚世界,我不禁这么嘟哝一句。

    「真是的!为什么我们非得被带来这种地方啦!」

    「这是主神的指示,除了听命还能够怎样?」

    「呜、呜呜。想不到还得再度来到这样的场所......而且还穿成这样......」

    莉莉、韦尔夫、命小姐各自发出不满、认命、羞耻的话语。不用说他们三个人都跟我还有赫斯缇雅女神一样,身上穿著漂亮的礼服还有正式服装。

    战争游戏(wargame)结束后过了几天的夜晚。全新组成的【赫斯缇雅眷族】成员被神仙催促著穿起正式服装,并在她的率领被迫参加了眼前的这场社交宴会。

    「赫斯缇雅女神,请您说明清楚!为什么要参加这样的夜会啊!」

    「还用说吗,当然是为了跳舞啰!上次的『众神之宴』我一支舞都没跳到,宴会就结束了—-这次我要卷土重来!」

    说穿了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众神之宴」时特地打扮的票漂亮亮却没有跳到舞,这点似乎让神仙相当不甘心。从她回答莉莉的语气可以感受到她对跳舞的执著,或者应该说热忱。她把我们带来应该也只是想与眷族成员分享欢乐时刻吧。

    『我岂能就那样输给华伦什么小姐......!这次我一定要跟贝尔......!』

    也不好一直呆站在入口,我们镒行人便在神仙带领下成群结队开始移动......神仙冷不防地用肉食动物紧盯猎物的眼神看我,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我记得这场夜会是商业类【眷族】主办的?」

    「是的。莉莉听说夜会是定期举办的......看起来好像还是商人居多呢。」

    不顾浑身莫名颤抖的我,韦尔夫与莉莉谈论了起来。诚如两人所说,周围除了我们这种【眷族】团员外,似乎也有很多都市外的商人。

    身为世界上仅此一处的地下城,不用多说,资源自然是相当珍贵。其中「下层」、「深层」的矿物与怪物宝物(掉落道具),听说大陆上所有商人都会不惜重金收购。而今晚夜会的主旨,似乎就是让能钻进地下城深层的高级派系与商人们有个可以连系的机会。

    尽管方法有些强硬,不过我们【赫斯缇雅眷族】在前两天的战争游戏提升了知名度还有派系的地位—-也就是等级(rank),因此获准参加今晚的夜会。

    「哎哟!赫斯缇雅,你来了啊?」

    「荷米斯!」

    正当许多商人早已围著派系主神、代表人进行交涉时......

    我们正巧遇见了带著亚丝菲小姐的荷米斯神。亚丝菲小姐透过视线向我们问好,而我们也打了招呼。

    「真想不到赫斯缇雅你们会来这场宴会。我以为你不会想跟商人攀关系的。」

    「哼哼,我对金钱利害关系当然毫无兴趣啰。今天我是来跳舞的!」

    面对好像听到稀奇事物的荷米斯神,赫斯缇雅女神无所畏惧地笑著。

    听到她这番理直气壮忽视社交界主旨的发言,荷米斯神苦笑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乐队彷佛算好了时机般奏起悠扬的乐章。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贝尔!来跳舞吧,当然是跟我!」

    笼罩著华尔滋旋律的敞厅里,赫斯缇雅女神兴奋到了极点。

    神仙两眼闪闪发光地对我伸出手来,莉莉横眉竖眼、韦尔夫苦笑著、依然红著脸的命小姐则是头晕眼花。我冒著汗,准备战战兢兢地执起神仙的手—-

    「贝尔」、「【小小新秀】......【赫斯缇雅眷族】?」、「那是—-萝莉神仙!」

    四周围的商人们突然群起骚动。

    下个瞬间,人群有如浪潮般排山倒海地涌向神仙。

    「赫斯缇雅女神,今后还请恩准我们对你的【眷族】投资!」、「萝莉女神,

    请看看我们的商品吧—-!」、「现在购买还会赠送黄金炸薯球喔!」

    「等等,你们在做什么!喂!住手—-咕、咕啊啊啊—-!」

    就在我的眼前,只有一瞬间,神仙被商人的浪潮吞噬了。

    正当我与莉莉他们的眼睛瞪得老大时,荷米斯神像我们耸耸肩。

    「因为获得力量的【眷族】就跟王公贵族没什么两样嘛。主神(天神)大多喜爱奢侈享受就像是国王一样。商人不仅会跟主神缔结契约,还会推销一些奢侈的嗜好品。」

    荷米神告诉我们,简而言之,刚出名的【赫斯缇雅眷族】完全被当成了「凯子」。商人们的浪潮把神仙娇小的身躯不断地推到更远的地方。

    「贝尔—-」,只有空虚的惨叫声传到我们身边。

    「就算想救她,看那情况恐怕没有办法吧。肚子也饿了,去吃点好料。」

    「莉莉也去吃点东西。莉莉才不要好被神仙的一时兴起耍得团团转呢。」

    「啊啊!不要扔下在下一个人啊!莉莉大人,韦尔夫大人!」

    「啊,你们,等一下......」

    看大家纷纷离去。「这样好吗......」,我伸手摸摸后脑杓。

    结果,我也没有办法救出神仙逃离商人们有如嗜蜜蚁群般的包围网,于是只好作罢。我在心中向神仙道歉,同时也因为一个人感到不安,于是便到处寻找莉莉他们的踪迹。

    嗯......,人实在太多了,大家好像都走散了......

    「啊,亚丝菲小姐。」

    「喔......又碰到你了。」

    今晚的参加者比阿波罗神的「众神之宴」来要多。当我费力在人群中穿梭时,遇见了身穿蓝色礼服的亚丝菲小姐。我问她有没有看到莉莉他们,她说打过招呼后就没看见了。

    「亚丝菲小姐在这里做什么?你一个人吗......?」

    「......我正被主神扔在一旁。」

    她叹了口气。顺著她的视线看去,我看见荷米斯神正在跟好几位商人交谈。

    是在谈生意吗?神仙脸上浮现花美男笑容,谈妥了好几个交涉,一次次与对方握手。看著商人们满足的表情,双方的关系似乎还挺融洽的。

    「......唉呦,无聊死了!【小新秀】,你来陪我。」

    我僵在原地「咦?」了一声,亚菲丝小姐揪起了我的手。

    她硬是挽住我的手臂,我转眼间涨红了脸,而她只是把我一路拉到大厅中央的舞池。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这样跟著亚丝菲小姐起舞来。

    「高兴时就把人带著到处乱跑,从来也不回头看我一眼。拜托也为了老是跟著他到处跑的我著想一下好吗?」

    「那个,这个......哈、哈哈哈。」

    我一边跟她跳舞,一边听著她念念有词

    我们的腰和肩膀彼此碰触,身体左右摇摆。面对因为柔软身体触感还有事发突然而只能红著脸陪笑得我,亚丝菲小姐及其自然地驾驭著我的身体。

    即使我这个大外行也知道,她非常会跳舞。

    她轻巧地修正我僵硬的动作,我反而被她带著跳舞。尽管她始终念个不停,不过身体却踏著流畅优美的舞步。

    看著她意识地跳这么好......该怎么说,她好像很习惯跳舞?

    「为派系做有益的交涉是很好,不过那个主神平时真的太任性了......真是受不了他。」

    「呃,这个......您总是这样被他耍得团团转吗?」

    近在眼前的美丽容貌、樱唇使我一颗心七上八下,好不容易才这么回答她。

    闭起双眼的亚丝菲小姐用不满的神情回答:「是啊,正是如此!」

    「从我遇见他以来就一直被他耍得团团转。我都说不要了,他还硬是把我带出来!......不过......」

    「......?」

    「是他把我带离那座城堡的......这点我的确很感激他。」

    在一同跳舞的亚人围绕下,亚丝菲小姐彷佛想起某段回忆微笑了。

    她平时总是一脸疲累,那个,看起来有点老气......不过此时绽放微笑的亚丝菲小姐,看起来既年轻又美丽。

    年龄可能跟埃伊娜小姐相同,或是比她大一点吧。

    「抱歉,让你听我吐苦水。不过我觉得轻松多了我要跟你道谢。」

    「不、不会......」

    跳完了舞,亚丝菲小姐无声无息地离开我身边。

    当我还在仓皇失措时,她眯细了眼睛后方的碧眼回到主神身边了。

    「【万能者(Perseus)】或许也是某个地方的王族喔。」

    「啊,韦尔夫......」

    我离开舞池,在桌旁边吃东西的韦尔过来迎接我。

    我跟亚丝菲小姐跳舞的过程他好像都看见了。他拿了杯果汁给我。

    「看得出来吗?」

    「从她的举止、动作......再来就是『气味』吧。因为我小时候这种人看多了」

    啊,对喔......韦尔夫是锻造贵族,是王国(拉几亚)出身嘛。

    尽管现在已没落了,也许他以前曾经跟身分高贵的人打过交道。

    想起同伴的经历,尽管这样问有点在挖人过去的隐私,不过我还是问出口了。

    「你小时候也有参加这种宴会吗?」

    「有几次啦。老太婆还有我母亲都会要求我学习教养规范......也会叫我参加夜会,还要学一堆死板的礼仪,以及莫名其妙的乐器......我是打铁的耶,还不如窝在满是铁味的工作室还比较自在。」

    再怎么说好歹也是自称过贵族的「克罗佐家」似乎给他带来了各种辛酸回忆。

    正当韦尔夫的口气让我不禁苦笑时,他摆出了好像吃到什么苦东西的表情。

    「我无意说主神(赫斯缇雅女神)的不是......只是这种社交界气氛实在是让我不起劲来。」

    彷佛胸闷似的韦尔夫把手伸到胸前,把礼服扯得凌乱一点。像是回想起不愉快经验,又像是对充满著阿谀奉承的大厅感到厌烦,他噘起了一张嘴。

    「欸,贝尔。要不我们俩溜出去?我真想到酒馆去喝便宜的麦酒并喝个痛快。」

    「啊、啊哈哈哈......我不太好意思扔下神仙他们离开耶。」

    不知韦尔夫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看到他大而化之地对我笑,我笑得有点僵硬。

    再说我也没什么胆量穿著这身礼服闯进冒险者们喧闹的酒馆......

    「嗯?」

    这个时候,好像注意到什么的韦尔夫望向我的背后。

    顺著他的视线一看,只看见一群默名吵闹的人群围著一个女生......

    「......咦,那、那不是命小姐吗!」

    「好像也不是被找麻烦......是在邀她跳舞吗?」

    我吓了好大一跳。韦尔夫看到那些朝著命小姐伸出的手如此推断。

    那群人全都是男性,并对身穿华服的她投以热情视线。至于命小姐,面对接二连三投来的邀约言词,只是满脸通红地呆站在原地......好像快哭出来了。

    一看就知道她六神无主

    「看她那样......还是去解围一下比较好喔。」

    「我、我、我去一下!」

    看到同伴(眷族)遇到危机,而且是女生被弄哭,我几乎是条件反射采取行动。尽管知道这样做在夜会里面违反礼仪,不过我还是像只慌张的兔子冲过了敞厅。

    然后,命小姐或许是发现了急著穿越人群而来的我。

    她猛然睁大双眼,就像要找我哭诉撩起礼服的裙襬--也朝著我这边冲了过来。

    「真、真的非常抱歉!在下早已决定要跟这位男性跳舞了!」

    「咦----咦咦咦咦!」

    她一把抓住我的一只手,突如其来地如此宣言。

    听到她这么说。「什么--!」,男性不约而同地露出遭受打击的神情。

    不等他们继续追问,命小姐带著我仓促地走向舞池。

    「呜呜,真的非常抱歉,贝尔先生......不过,谢谢你向在下伸出援手......」

    「不会啦,唉,我大概可以理解了发生什么事......」

    听她娓娓道来,我才知道命小姐的美丽容貌早已好几次在诸神大会引发话题,而远东出身的相貌相当罕见,所以才会有大量男性蜂拥而至。一开始好像是少数几个国外的达官显要注意到她,并成为事件的开端。不,我想那些男神应该是觉得命小姐逗起好玩,所以开玩笑才会越开越过分,这才是主要原因吧......

    命小姐似乎从来没有被那么多男人追求过,到现在眼角仍然泛著泪光。这件事让她更在意起自己的礼服打扮,暴露在外的肩膀、颈项都微微泛红、发烫。

    看到她娇羞的模样,连我都不由得脸红起来。

    「总、总而言之,可以请你就这样跟在下跳一支舞嘛!千万拜托......!」

    「我、我知道了,命小姐,请你冷静下来。」

    为了逃离男人们的邀约,我只好与命小姐跳起舞来。

    视野角落可以瞄到同伴(韦尔夫)强忍笑容的模样。我们俩红著脸握著对方的手。

    然而,命小姐心情好像还没有平复过来--才开始没多久就踩到了我的脚。

    (呜!)

    命小姐的鞋跟直接踩中我的脚背。

    「啊啊!」

    接著失去平衡的她试图站稳脚步,不过却狠狠地将我推倒了。

    「喀哈!」

    她的肘击撞进我的心窝。

    --手肘!

    第三级冒险者的必杀一击在胴体中心发威。骇人的冲击力道一路直达身体内侧。命小姐次进体内的手肘轻易剥夺了我的意识。

    ......我似乎晕厥了很长一段时间,夜会气氛已渐入佳境。接受命小姐好几次道歉后,我寻找著还没有看到人的莉莉。

    「啊,找到了......莉莉!」

    我想要叫她,可是......看到她茫然望著众人优雅跳著华尔滋的模样--恍如隔著曾柏坡离远观梦中世界的眼神--,我的动作停了下来。

    「......莉莉不跳舞吗?」

    回过神来,我已经问了这个问题。莉莉轻轻抬眼看我,然后有些促狭地笑了笑。「像莉莉这样又矮又小,根本不该来的,怎么可能到那里跳舞呢。」

    「根本不该来的」这几个字强烈冲击著我的心,同时莉莉也露出了看似耀眼的神情。

    「赫斯缇雅女神为了莉莉这样的人准备这么好的礼服,尽管莉莉骂她乱花钱......不过莉莉其实有点高兴。在不久之前,莉莉还不能想像自己竟可以参加这么华丽灿烂的夜会。......可是莉莉终究还是莉莉。」

    俯视著为了她娇小身躯特别缝制的小人族(帕鲁斯)用礼服,她寂寥地低语。

    受到派系(眷族)的诅咒束缚、甚至染手过窃盗行为的莉莉。莉莉似乎觉得自己不懂得礼仪与规范,不适合参加夜会--彷佛从头上倒了一盆灰般骯脏,让她感到羞耻,所以才当起壁花。那双栗色的眼眸怀藏著些微憧憬的光芒。

    原本还在犹豫,不过在看到莉莉的双眼后,我下定决心对她说:

    「那么,要不要跟我跳?」

    听到我如此邀约,莉莉眼神变得凶巴巴的。

    「贝尔大人跟莉莉身高差这么多,怎么跳啊!」

    「对、对不起」

    她气鼓鼓地凶我,我马上道歉。莉莉个头比神仙还小,要跟我跳舞的确有点困难......嗯,也许会变得有点像小朋友在玩耍。

    正当我觉得过意不去时,原本气呼呼的莉莉......红著脸低下头说:

    「不、不过,莉莉想感受一下那种心情......贝尔大人,请您邀莉莉跳舞吧。」

    她又小声补充了一个要求--为了让她产生幸福的感受,希望我可以表演得像童话故事的王子一样。

    天大的难题让我伤脑筋地笑了,不过我希望能够实现莉莉得炫,不,是我自己很想让她开心。

    像童话故事的王子一样......对了,我想起那场「众神之宴」时的米赫神

    我将身子一到莉莉面前、跪下、温柔地执起她的小手。

    「--你愿意与我跳一支舞吗,这位淑女(lady)?」

    我有样学样,照著神仙(米赫神)的动作来一遍。

    也刻意模仿米赫神有如贵公子般的迷人微笑

    莉莉睁大双眼僵在原地。「还是演不好吗?」,我苦笑地偏了偏头。

    真严格。我的苦笑不禁加深了。看来还是没有办法做到米赫神那样风度翩翩。我在莉莉眼前站起来,她红著双颊频频抬眼瞄我。

    我们的手还牵在一起。看到她握著我的手的模样,我想自己或许有稍微实现她的心愿,并感到有开心。

    「......宴会好像要结束了呢。」

    我们牵著手一会儿,就听到主办人宣布宴会结束。

    在扩音器响亮的声音中,来宾率续退场,韦尔夫与命小姐来到我们身边。

    「贝尔大人,赫斯缇雅女神......」

    「呃......好像还被各方人士包围呢。」

    听到命小姐这么问,我望向大厅远处,看到商人们还围著她不放

    「看那样子......恐怕还要好一段时间才会放她哩。」

    「赫斯缇雅女神的野心终究还是无疾而终了......」

    看到痛苦地哀叫著、从人群中心伸出的黑发(双马尾),韦尔夫与莉莉同情地低声说道。尽管我一下晕倒,一下又有其他事情要顾,不过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神仙的事情呢?

    一股罪恶感让我尴尬了起来。

    「贝尔你们还不回去吗?」

    发现我们站在原地发呆,正打算回去的荷米斯神与亚丝菲小姐来到我们这边。

    我烦恼了半天,最后......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问问两人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好,我知道了。通通包在我身上吧。」

    如同指引迷途小羊的牧羊犬(天神),荷米斯神对咧我嘴一笑。

    「 呜呜,又没跳到舞......」

    「贝尔--」,垂头丧气的赫斯缇雅发出哭哭啼啼的声音。

    那些商人终于放过了她,此时敞厅的灯火已经熄灭。不知是谁将所有磨石灯关掉,整个会场设施垄罩在黑暗当中。

    夜会已经结束,乐队也早已解散。会场只剩下祭典结束后得寂寞。身上的华丽服饰沐浴在窗边照进来的苍蓝夜光当中,散发著一股哀愁。

    希望落空的赫斯缇雅无精打采地正要走出会场,一个人影走到她的面前。

    「贝尔......?」

    「神仙,请跟我来。」

    穿著燕尾服的贝尔执起赫斯缇雅的手前往阳台。

    她吓了一跳,还来不及问贝尔要做什么,两人已经步下窗外的阶梯,来到绿草茵茵的夜间庭院。

    「贝、贝尔,这究竟是......」

    喷水池的水花在月光照耀下闪烁生辉,贝尔重新转向赫斯缇雅。

    「请看,神仙。」

    赫斯缇雅照著少年所说,顺著他的视线往背后上方看去--只见高耸的会场设施屋顶上伫立著几个人影。

    「来吧,各位,拿起喜欢的乐器!献给带有稚气的可爱女神,我们是指限今晚的乐队!」

    站在指挥者位置的是晃起一头橙黄色秀发的荷米斯。

    听到他装模作样得一番发言,所有人影都拿起了放在屋顶上的各种乐器。

    「韦、韦尔夫大人......你会拉弦乐器(小提琴)吗?」

    「只是做做样子。毕竟我只有这个姓氏曾经是贵族。放心吧,我拉得很烂。」

    「在、在下真的能够演奏这种乐器吗......」

    「魔道具(里拉琴)不管演奏者技术多差都会自动演奏音乐的,别担心。那么,我吹横笛吧。」

    莉莉、韦尔夫、命还有亚丝菲,有的将手指待在琴弦或琴弓上,有的则是将嘴唇抵在笛子的吹孔上。最后大价配合指挥者的手部动作开始静谧的演奏。

    即使各式各样乐器发出各种不同的音色,不过结合在一起却成了完美的华尔滋乐曲。背对著苍蓝星空与月亮,仅有五人的乐队交织出了美妙的旋律。

    传进耳里的温柔曲调,让原本呆呆仰望著建筑物屋顶的赫斯缇雅回头看向了少年。

    贝尔也是,神情显得相当紧张。

    「为了让女神(赫斯缇雅)开心,你要竟可能讲出最有型的台词喔。」,被荷米斯事前这样叮嘱得他果决地抬起脸来,在赫斯缇雅眼前单膝跪下。

    「今晚,我有这个荣幸与你共舞吗--我的女神(Dearangel)。」

    他动员记忆中所有从小沉迷过的英雄谭,尽可能对幼小女神讲出最帅气的台词。

    讲出耍帅台词的贝尔本人已经满脸通红;至于赫斯缇雅,她的一双眼眸泛起一层水膜--然后露出有如花朵绽放般的笑靥。

    「嗯!」

    她与仰望自己的深红(rubellite)眼眸四眼相望,并执起了少年的手。

    在优美旋律的敦促下,仅仅两人的舞会开始了。

    在宛如宫殿的建筑物一隅,花卉、绿意围绕的庭院中。

    伴随著喷水池的水声,两人踏著小小的舞步。

    直到头顶上的献给两人的演奏结束。

    女神与少年眷属互相分享著欢笑,在月夜下不断跳著华尔滋。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