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BD特典小说 BD3短篇 灰姑娘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BD特典小说 BD3短篇 灰姑娘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pdapanda

    莉莉露卡·亚蒂降生于这个世界上,那还是15年前的事情。

    当时欧拉丽的治安,听说在都市悠久的历史中也是最差的。

    原因是『三大冒险者委托』的失败。

    一直君临于迷宫都市顶点的男神(宙斯)·女神(赫拉)的两大派阀——世界上最强的冒险者们,面临着对拥有力量的远古怪物的讨伐,在作为最后一只的龙之王面前败北,惨遭全灭。失去主战力的两个【眷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然后,这被许多人所畏惧的强大的都市两大派阀的弱化,招致了恶势力的抬头。

    下界全土所期盼着的悲愿被打得粉碎,就像是在嘲笑着绝望的民众一样,或者是像哄笑着说就是这个时候一样,黑暗的势力在欧拉丽里面横行。以被称为暗派阀的过激派集团为首,至今为止一直被压抑住的无法者们在迷宫都市里面拉开了混乱期的帷幕。

    领头派阀的新旧交替。将化作失败者的王者们赶出去,为了成为新的希望而突然展开了抗争的女神们的两个派阀。进一步还有为了收拾混乱而不断涌现的,扬起正义旗帜的神之眷族们。

    正义与邪恶,秩序与混沌不断交锋的当时的欧拉丽,的的确确就是剧变的时代。

    充盈着罪恶,不会受到名为处罚的制裁,坏人们狂喜的日常。

    在那样的时代中,莉莉出生了。

    ☆

    「能给我点钱吗」

    莉莉开始记事,还是三岁时的事情。

    最初学会的是乞讨的方法。穿着等同于破布的衣服,光着脚站在有点脏的街上,向路过的行人们伸出双手。在这要是后背上没有刻下恩惠的话,横尸街头也不足为奇一天天里,就按着亲生父母所说地,直到黄昏,月亮升起为止,一直等待着同情和金币落入手中。

    『——把钱拿过来』

    这是双亲对莉莉再三叮嘱的话语。

    无论是小人族的父亲还是母亲,对于幼小的莉莉仅仅只说过这种话。莉莉并没有他们做过像是父母该做的事情那样的记忆。

    莉莉和双亲所属的是【苏摩·眷族】

    这个仅仅为了主神苏摩能够酿酒而结成派阀里充满了扭曲。为了需要大量资金的神的兴趣,有着会给赚到钱最多的人们『奖品』——『神酒』这一派阀内的制度。明明是被封印『神之力』之身,苏摩却造出了顶级的美酒,俘虏了众多的成员,引起他们进行激烈的赚钱比拼。就像是文字所说的一样,为了能够尝一口神之酒,他们达到了忘我的程度。

    莉莉的双亲也和被『神酒』的魔力所俘获的人们一样。甚至到了利用刚出生不久的莉莉的地步,拼命地想要获得金钱。

    注意到的时候,双亲已经去世了。

    似乎是太想要寻求金钱,不,是寻求『神酒』,而在地下城的深处被怪物干净利落地杀掉了。在与嗤笑着这些家伙真是笨蛋的团员们对话中,得知双亲讣报的幼小的莉莉,虽然无法理解悲伤这一情感,但是却明白了自己在【眷族】中真的是孤立的这一事实。

    持续着乞讨,有时像是野狗一样寻找着垃圾充饥而渡过痛苦的一天天。

    没有人关心小小的莉莉。甚至他们的视野中都没有莉莉这个人。

    「肚子,饿了」

    在一边低头看着瘦削的手,一边在路上和总部之间往返的一日日之中,莉莉心中的疑问逐渐增多了起来。到底,是谁养大了至今为止的自己呢,她这样想到。

    像这样从懂事,到一个人也能行动为止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到底是受着谁的关照呢。根本无法认为是基本放弃了养孩子的那对双亲守护了她。莉莉幼小的心灵中一直都抱有这样的疑问。

    「啊神大人」

    「」

    好像是被腹部传出的呻吟声所催促着一般,为了寻找食物而在总部彷徨着的那一天,莉莉在走廊与自己的主神,苏摩不期而遇。

    谜一般的男神。长长的前发遮住了眼睛,一言不发,完全搞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即便是在崇拜的对象已经变为『神酒』的这一现状下,莉莉知道这位笼罩着平静神威的神物依然被其他的团员们所畏惧着。

    在眼前停下的苏摩,从前发的缝隙中用黑色的眼瞳俯视着莉莉。感受到背后被刻下的【能力值】发痛的错觉,莉莉慌慌忙忙地躲到了走廊的拐角后面。

    偷偷地从拐角探出头来的莉莉好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视线钉在了苏摩抱着的纸袋上。在散发出微微的油与盐的香气的纸袋里面,是黄褐色的炸好的炸薯球君。

    咕—,突然小小的肚子发出了声响。

    面对向下看向自己的身体,抚摸着腹部的莉莉,苏摩无言地靠近了过来。

    面对迫近的身影吃了一惊的莉莉胆怯着,然而苏摩将一个炸薯球君,给了她。

    眼睛睁圆的莉莉,在交互地看向伸到眼前的食物和脸色一点也没有变化的主神之后,战战兢兢地接受了。

    接下来的瞬间,她把小小的嘴唇张到最大,一口咬了下去。

    温热的外皮发出响声的同时,薯类的美味充满了口腔,对于这好久没进行过的正经的摄食,全身都像是震颤着一般地喜悦。

    「那,那个非常,感谢您」

    「」

    拼命地舔着手指全都吃完之后,即便是用笨拙的言语进行道谢,苏摩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回答。

    不久,面对着再次迈开脚步从自己身边离开的主神的背影,莉莉虽然犹豫着,还是追了上去。

    啪嗒啪嗒地发出脚步声,跟在进入总部神室的苏摩后面,面对战战兢兢地穿过门扉的莉莉,主神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打算把她赶出去。

    他在小盘子里放上几个炸薯球君,放在了椅子上。

    莉莉用了好一阵才意识到这是给自己的东西。

    将默默地开吃的莉莉放在一边,只吃了一个炸薯球君就结束了饮食的苏摩,在房间的一角开始混合好像是酒的原料的植物。使用着研钵和研棒发出着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个,声音)

    解除了空腹状态,眼皮缓缓地沉下的时候,莉莉感觉到好像听到过这个作业的声音。

    那是很久以前,甚至没有记忆残留下来的梦境间隙流淌着的,好像是摇篮曲一样的声音。

    那个有规律的固定节奏很快就将莉莉引入了睡梦的世界。倒在地板上,缩成一团,紧闭的眼睑下流下了透明的泪滴。

    过了一阵,既不是父亲也不是母亲的人的手,抱起了莉莉。在被放在床上,盖上温暖的毯子的时候,从本应已经熟睡的她眼睑下流出的泪水根本停不下来。

    在什么也没有说的神的一旁,莉莉打出生之后第一次了解到来自于其他人的爱。

    于是,这就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来自主神的温暖。

    对于莉莉来说的契机,命运的日子到来的那一天是迎来六岁生日之后不久。

    就这样重复着乞讨捡垃圾,然后去到一言不发的苏摩的房间里的一日日之后,出现了对【眷族】全团员进行的召集令。这是不包含主神的只有眷族参加的集会。

    「真是感谢你们聚集于此,诸君。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团长了,代替主神指挥派阀」

    在稍微有些肮脏的大厅中,赶工建起的台子上站着的男人的名字叫做,桑尼斯。

    在因为争夺『神酒』,干部更换激烈的【苏摩·眷族】中,桑尼斯是有着能够爬到Lv.2程度的实力者。站在那里的他干掉了碍眼的团长候补,这样骚动着的低语声传入了莉莉的耳中。

    总觉得好像有种摆脱不掉的讨厌预感,这个看起来是二十多岁前半的人类男性打了个响指,每一名团员都分到了一个杯子。

    「今后,【苏摩·眷族】的目标是更进一步地扩张,现在的欧拉丽正是这样的时期,让我们吸纳新的入团者,跨越这个时代的巨浪吧这个酒是期待着我等活跃的主神招待我们的酒」

    咋哇,会场一下子充斥起喧嚣声。

    新入团的人,像至今为止从未尝过『神酒』的莉莉一样的下位成员,许多人都将视线落到分发过来的酒上。心中明白那个苏摩不可能像这样招待大家喝『神酒』的同时——明白是新团长从酒窖中偷出来的东西的同时——像是被散发出来的清冽芳香所吸引一样,将杯子靠近着嘴唇。

    幼小的莉莉也是一样,无法抵抗这个『神酒』的魔力,缓缓地端起了酒杯。

    桑尼斯那眼镜之后的眼睛眯细了起来,他又高举起杯子。

    「为派阀的发展——干杯」

    然后,在喝下『神酒』的瞬间。

    「——————————」

    莉莉沦落成了野兽。

    ☆

    在那之后,莉莉再也没有去过苏摩的房间。

    取而代之的是,开始潜入了应该是作为双亲死亡的地方而忌讳着的地下城。

    为了获得钱,『神酒』。

    ——想要喝!

    ——想要再喝一次!

    ——无论如何!!

    眼睛变了色,莉莉为了能够达成桑尼斯提出的资金收集基准而拼着命。

    就好像是走上和双亲完全一样的道路一样,成为冒险者,贪求着『魔石』的光辉。

    「」

    莉莉并不知道,在总部的楼上,苏摩用失望和气馁的眼神俯视着,一心谋求着酒而化成饿鬼的这样的她。

    以桑尼斯的企图——通过神酒统帅派阀为分界线,主神完全放弃了眷族们。、

    「把大量的金钱拿过来,让派阀富有起来!这是我等的主人所追求的!!」

    收集资金更加地激化了起来。

    【眷族】的管理,运营相比至今为止变得更加地残酷了起来,派阀是为了新团长的一己之私而行动,这么说也毫不为过。被酒的魔力所俘虏的信徒们就连这一点也没注意到,只要对他们低语给你们喝『神酒』这一魔法般的话语,他们就会忘我而狂热地听从。

    凶残的无法者们在背地里干的许多坏事就连管理机关也无法完全捕捉到,就好像是在讲述着首谋者的狡猾一般。

    【苏摩·眷族】的扭曲,静静地,而大幅度地扩大着。

    「哈,哈,哈!」

    另一方面,作为小人族而贫弱的莉莉,在远离组织齿轮的地方继续挣扎着。

    一边双手染满鲜血一边挥舞着匕首,在地下城里面屠杀着『哥布林』和『哥布尔』等等低级怪物。绝对不会从正面扑过去。而是在暗地里屏住呼吸,一边与自己会被吞噬的恐怖感进行着战斗,估摸着能获得战利品的时候,就从背后进行奇袭。弱小,卑怯,效率低下,这就是幼小的莉莉拼命的做法。

    然而,很快就迎来了极限。

    武器的整备费用,道具,日复一日变得破破烂烂的身体。高风险·低回报,每次进入地下城都欠下赤字。哭着跑到主神那里更新【能力值】,结果也是一成不变。这就是自学自力的极限,而且最悲惨的是莉莉没有作为冒险者的素质。

    力不能及的莉莉无可奈何地转职成为了志愿者。

    然后——开始了被压榨的日子。

    「等等,请等一下!?跟说好的不一样!」

    「都是因为你慢吞吞的赚的钱都少了!能给你报酬你就应该感到感激了!」

    避开和等着进行丑陋不堪的报酬争夺战的本派阀团员组队共同探索这一选项,每次负责其他派阀队伍的背行李工作的时候,冒险者们都会欺负小小的莉莉。

    分到的份额减少自不必说,而且还被非难以不曾犯下的罪过,被单纯地强迫工作,甚至还会有被抢夺自卫用武器和自己掏钱买下的回复药的事情。

    ——酒馆的喧嚣,如流水一般挥霍着迷宫探索中赚到的钱的冒险者们,还有为了分得报酬而抱住他们腿的自己。

    飞过来的是踢击。扔到趴倒在地上苦闷着的自己眼前的,并非是作为报酬的金币,而是一点点鸡肉。

    好像是说着趴在地上吃吧,在酒馆中响起的这样的笑声,冒险者们的嘲笑,莉莉无法忘记。

    胸中翻腾着屈辱和绝望的漩涡。没有一天眼泪不打湿脸颊。

    专职的支援者。受蔑视的对象。

    仅仅是个背行李的。要替代的话无论要多少都有的消耗品。

    莉莉充满厌恶地品味着自己这被神所赋予的手牌与世界的残酷。

    (为什么,莉莉会是这样地)

    『神酒』的魔力逐渐失效也是那个时候的事情。

    因为醒酒之后的做什么都感到不尽兴,莉莉被惊人的空虚感所袭击。对于能将自己迷惑到这种地步的『神酒』和主神,感受到了恐怖感。

    然而,自己已经来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方,在下级冒险者们之中,莉莉就像是刚刚好的摇钱树一样被盯上了。

    能够帮助自己的人,能够庇护自己的人在这个已经扭曲到底的【眷族】里面根本不可能会存在。在与自家人互相争斗的他们眼中,莉莉也不过是作为道具的存在。

    (能过来的帮忙的人已经,已经没有了)

    那是哪一天呢,莉莉已经无法想起那个确实地给予自己食物的人物的面容了。

    被当时对于『神酒』的强烈饥渴所洗刷,或者说是在地狱一般持续痛苦的日子里面被碾碎,本应该是温暖的记忆像是砂土一样风化掉了。

    就连回忆也丧失掉的莉莉已经,只是为了生存而不断在泥沼中挣扎。

    (好想死但是)

    疼痛,辛酸,寂寞,这些已经不想要再承受了。

    被叫喊着的心声所鼓动,不知道多少次地考虑过要舍弃掉这条生命。

    然而莉莉知道,那被怪物的爪子撕裂的灼热一般的疼痛。被冒险者们踢开那令人抽泣的辛酸。

    在那之上的痛苦什么的光是想象就感觉可怕,莉莉无法毅然寻死。

    「——、!」

    已经无法忍耐被压榨的每一天,莉莉在某一天,终于逃跑了。

    流着大滴的眼泪,从冒险者们那里,从【眷族】那里。

    舍弃掉神的眷族这名号,冒充成无所属的一般人,只是企盼着小小的幸福。

    然而。

    就连莉莉这样小小的愿望,冒险者们也没有允许。

    ☆

    理解到无法从【苏摩·眷族】逃离出去的时候是。

    顿悟到冒险者会一直折磨自己直到永远这件事的时候是。

    看到自己所寄身的老夫妇的花店被残忍地破坏掉的光景的,那一瞬间。

    「——老爷爷,老奶奶!?」

    事情的原委是所属于【苏摩·眷族】的冒险者们的袭击。

    就好像是要将终于找到的莉莉的容身之处彻底破坏掉一样,宛如警告着你是我们这边的人一样,被『神酒』的魔力所俘虏的人们抢走了以金钱为首的一切。在治安恶劣的情况下,无论是公会还是其他派阀都无法插手这件事情,他们并没有被兴师问罪。

    就像是被破坏掉的花店一样,人类老夫妇也遭受了殴打,面对这在身为住宿店员的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的惨事,莉莉跑了过去伸出了手。

    接纳下自己,像是对孙儿一样地温柔对待自己的老夫妇——甩开了那小小的手,拒绝了莉莉。

    「——————」

    原本应该是很温柔的两人的眼瞳里面,染上了非难和厌恶的神色。

    从嘴唇流出血,浑身青紫的丈夫,无力地跪在地上,靠在他的背后含着眼泪的妻子。刚刚迎接莉莉的到来就被卷入事件的老夫妇,甚至用像是看脏东西一样瞪了过来。

    面对反转过来的他们的那种眼神,莉莉小小的心产生了裂痕。

    (等一下)

    老人静静地正要张开嘴唇。

    等一下,拜托了,请不要说,莉莉用全身发出这样的呐喊,然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请叫莉莉的名字)

    叫莉莉啊。

    希望就像一直以来那样温柔地称呼莉莉,抚摸莉莉的头。

    希望像即便是工作失败,也说着,没关系哟的那时一样地笑过来。

    把莉莉当做必要的存在,帮助莉莉。

    请不要,舍弃掉莉莉。

    要是也被你们抛弃了的话,莉莉就——。

    「——要是没遇到你这种人就好了」

    莉莉的里面好像有什么坏掉了。

    老人的话将心切碎,好像有什么像是血一样的重要的东西溢了出来。

    被他们赶出门的莉莉就像是活死人一样在城镇里彷徨,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在黑暗的夜空之下,被雨打湿的时候。

    「哈,哈哈哈」

    在没有其他人存在的小巷子的正中,莉莉一边暴露在雨中一边笑了起来。雨滴沿着那小小的脸庞,流下了好几行的水流。

    老夫妇所赠送的看上去很可爱的儿童服装,吸收了势头逐渐增大的雨水,像是枷锁一样地变得沉重了起来。

    (谁也不会再叫莉莉的名字,谁也不会再依靠莉莉,谁也不会把莉莉当做是必要的,谁也,不会帮助莉莉)

    自己是独自一人。无论在哪里都不会有伸过来的援手。这个一点也不温柔的世界让人做了甜美的梦之后,肯定会把人拉回残酷的现实。

    莉莉理解到了这一点。

    只要一天不除去被刻在后背上的,这个受诅咒的眷族烙印,自己就无法得到安息与自由,清楚地理解到了这一点。

    莉莉的眼睛,从这一天开始狂暴了起来。

    ☆

    在那之后,莉莉继续从事支援者这一职业。

    【苏摩·眷族】自不必说,也被其他的冒险者们当成是方便的背行李的人,扮演者他们顺从的下仆。即便是被利用,被虐待,也还是做出像人偶一样的笑容和冰一般的无表情。到能够从派阀的咒缚中解放出来为止,到那个时候为止要忍耐。讨厌着给自己以外的什么人带来灾难这件事——或是不得已而背叛什么人的温柔这件事。只为了准备与【眷族】的退团金相称的资金,持续着存钱的每一天。

    从这个时候开始,莉莉也开始染指扒窃这类偷盗的活计。心受到了磨损,已经不再相信漂亮话的她已经不择手段。作为盗贼的技术日复一日地娴熟了起来。

    当然,被看做是良好的摇钱树的莉莉,还是有很多次地像之前一样地被压榨。

    「切,身上只有这点东西吗!」

    面对被凄惨地殴打过后倒在地面上的她,抢走装满金币的袋子的兽人男性,卡努啧了啧舌。这是持续压榨莉莉的【苏摩·眷族】的一员。

    卡努和他的同伙俯视着力尽的她的时候,站在一步之外看着这些的椭圆脸的人类,将手叉在腰间,笑容扭曲了起来。

    「就连苏摩大人的『神酒』也不喝,你还真是努力啊,亚蒂?你有什么心愿吗?」

    「」

    面对身为团长的桑尼斯的询问,脸抵在地面上的莉莉依然什么也没有回答。

    从那时开始,莉莉一滴『神酒』也没有喝。和在桑尼斯摆布下定期摄取的其他团员不同,莉莉忌讳厌恶着迷惑了自己的神之酒,并对其感到恐怖。

    身为下级的卡努,说着回答啊,然后踢了对首领的话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莉莉的脑袋。

    「团长,果然还是把她卖到娼馆里去吧。就算是这种小人族,要是带到欢乐街去的话,至少也能换一大笔钱呢。」

    「——你们干什么呢?」

    「哦哦,钱德勒老爷。实际上呢」

    在卡努向着桑尼斯发出卑鄙下流的笑声的时候,在莉莉她们所在的总部后院里,有什么人路过了。

    在朦胧的意识中,莉莉听到了粗声粗气的矮人的声音。

    「娼馆什么的赶紧住手」

    「你是什么意思,钱德勒老爷。是想要庇护这个小鬼吗?」

    「就算是把身上带着其他派阀恩惠的女子卖过去,也会被欢乐街里面的密探什么的察觉到吧。要是被【伊丝塔·眷族】盯上了该怎么办」

    「唔」

    在矮人的声音之后,卡努和他的同伙接着发出了畏缩的动静。

    莉莉记得,被称为钱德勒的男性,是最近才加入派阀的,崭露头角的Lv.2矮人。一边浮想出这个现在没有虐待自己,也对自己无害的朴实寡言的矮人的面容,她拼命挤出力气抬起头。

    只有桑尼斯还在不变地俯视着浑身是伤的莉莉。

    「哼,是这样啊」

    就好像是在仔细品味着卡努他们的话一样,桑尼斯眯起了眼睛。

    面对在眼镜后面的那个假装知性的男人的双眸,莉莉用空荡荡的眼瞳瞪了过去。

    在这样的她的眼神之下,身为派阀团长的男人牵起了嘴角。

    「就像钱德勒说的一样,没有必要招来多余的猜疑,亚蒂就像是现在一样为我们的派阀鞠躬尽瘁吧。而且,呋呋这样做好像会比较有趣」

    就好像是打心底里中意着莉莉那冰冷彻骨的眼瞳,那好像是恨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的眼神一样,桑尼斯笑了起来。

    默默地听着看着一连串的对话的莉莉,静静地握紧了拳头。

    折磨着全身的疼痛和愤怒的感情,在身体里面点起了黑色的火焰。

    不只是今天。至今为止的遭遇强迫着莉莉燃烧起复仇心。

    瞪视着一边俯视着自己一边嗤笑的可憎冒险者,莉莉清楚地知道,从自己的心底流露出怨恨的声音。

    ☆

    从那以后又经过了好久。

    在莉莉迎来自出生以来的第十三年的时候。

    在雨毫无止歇地下着的小巷子里,激烈的愤怒声音在回响着。

    听到伴随着错杂的脚步声不知有多少人的怒骂声时,这里出现了一个不断喘着粗气的美丽的妖精少女。

    啪嗒啪嗒地踩着水坑,刚一从搜寻自己的追踪者手上完全逃脱,她就停下脚步靠在了墙壁上。

    金色长发被雨打湿的妖精少女,一边整理着呼吸,同时轻启朱唇。

    「——【回响于十二时的布告】」

    在这个咏唱响起的瞬间,她的全身立刻被灰色的光膜所笼罩。

    接下来的瞬间,站在那里的已经不再是妖精少女,而是栗色头发贴住脸颊的莉莉。

    一边漏出来吐息声,颤抖着手脚,,一边打开了携带着的包裹。

    里面有着闪着金银光辉的手镯和戒指之类的冒险者用饰品,稀少种的掉落道具,甚至还有匕首型的『魔剑』存在。

    莉莉的眼睛湿润了,她那嘴唇上寄宿着扭曲的笑容。

    「做到了,我做到了——你们—活该!?」

    莉莉笑了起来。

    放出这不知道多少年没发出过的盛大的笑声,满载着黑暗的喜悦。

    变身魔法【灰姑娘】。

    利用半年前自己从【能力值】中发现的『魔法』,莉莉欺骗了冒险者。

    变身成为惹人怜爱的无害妖精支援者,接近了冒险者们,在地下城中掠取了他们的财物。

    被偷走以『魔剑』为首的财物的冒险者们的怒号,现在也依然能够听见,莉莉忍不住地笑了出来。解除变身,追踪者的手已经无法触及不再是『进行了偷盗的妖精少女』的自己了。之后只要再变身把这些战利品卖光,就可以不留痕迹地入手一大笔钱。

    终于做到了,莉莉仰望着下着雨的天空。

    (从今往后,要向至今为止折磨着我的冒险者们)

    要是驱使这个变身魔法【灰姑娘】的话,肯定,还有别的能赚钱的方法。还有其他可以用于谋生的道路吧。

    然而,被虐待至今的莉莉的仇恨与憎恶之心无法容许她那样去做。

    积攒起来的怒火和悲叹,令弱小的少女发誓要向冒险者们进行复仇。

    她已经决定要与啜饮着泥水而活到今日的人生诀别。

    从冒险者们那里将至今为止被夺走的一切取回,用自己的手获得自由。

    将一不留神就会溢出的罪恶感踢飞,撕碎,封印在心中,莉莉勉强着自己持续地笑着。

    笑了一阵子之后,开始离开这里。

    就好像是被曾经很温柔的人们赶出去的某一天一样,浸沐在毫无止歇的雨中,拖着流出血的身体,莉莉躲藏了起来。

    ☆

    莉莉自从那一天开始,不断地重复好像是盗贼一样的事情。

    让冒险者们在地下城中落入圈套,将值钱的东西抢走,然后全力地从迷宫归还。虽然被好像是支援者一样的人欺骗的,愤怒到发狂的冒险者们有时会突破陷阱追过来,但是因为莉莉的变身魔法十分完美,谁都没能抓到她。也对自家派阀下手,从【苏摩·眷族】的人们那里卷走财物的时候,莉莉觉得稍稍地心情舒畅起来。

    对于隐藏在喜悦背后的空虚感,与其说她拼命地做出一副没注意到的样子,不如说她用再次燃烧起来的怒火之力抑制住了软弱的意志。你难道忘了至今为止的遭遇了吗,这样对自己说着。

    于是,对冒险者们进行了无数次的复仇,经过数年的时候。

    莉莉从作为自己隐蔽处的便宜旅店的镜子中,注意到了自己的眼瞳是浑浊着的这件事情。

    今天也仍然对冒险者打埋伏,流出红色的血液,蒙着怪物的死骸——灰粉的自己,肮脏到了可笑的地步。

    精神恍惚地望着镜子的莉莉,唐突地想起了某个童话。

    那是在花店的老夫妇家读到的吗。是已经无法详细地想起是在哪里看到的,稀松平常的故事。

    被喜欢恶作剧的精灵施以魔法,变身为绝世美女的衣衫褴褛的灰姑娘。

    为了做一个小小的梦而前往王宫,被王子一见倾心的她,虽然因为精灵的魔法解开而逃走了,但是后来,又被王子找了出来。

    王子前往迎接解开了魔法的少女,她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一边盯着镜子中身上沾满血和灰,脏兮兮的另一个自己,莉莉提出了疑问。

    在这个充满虚伪的变身魔法解开的时候——真的向自己伸过手来的人,会存在吗?

    「蠢透了」

    面对自己的想象,面对照着镜子的自己,莉莉嘲笑了起来。

    一边用对于冒险者的愤怒覆盖掉干涸的内心,莉莉沉入了独居房间的床里。

    窗外,月夜笼罩着天空,她盯着自己已经忘记他人的温暖的,冰冷的手。

    ☆

    没错。

    能够找出自己,过来迎接的王子之类小孩子的梦幻故事,是架空的存在。

    更何况——根本不会有能够将自己救出来的英雄吧。

    所以,今天也要。

    带上假面具,伪装成天真无邪的孩子,欺骗愚蠢的冒险者。

    下一个猎物已经决定下来了。

    是在狂怒的冒险者面前庇护自己的。完完全全就是新手的人类。

    虽然不知道他帮助这种根本不认识的小人族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不过他说出的『因为是女孩子所以要保护』这样的话简直令人喷饭。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傻透了,从没听到过像是这样的理由,那个时候惊讶至极,结果都没能笑出来。

    就好像是体现着纯粹一样的白头发,眼瞳的颜色宛如兔子一般,是深红色。

    肯定是刚刚来到都市的。总觉得有点乡下气息在。

    然后通过这个气息就可以明白,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好人,肯定是在与悲惨的小人族不同的优越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吧。肯定从未遭遇过不幸。

    所以,自己要给教给他。

    这个都市的肮脏,残酷,无情。

    如果得不到神的恩泽就会被沉痛的辛酸碾碎的现实。

    授课费用,就是那柄和他的身份不相符的漆黑匕首。

    要将那个纯洁无垢的心灵像自己一样地弄脏。要将它弄得像是自己的眼瞳一样扭曲。

    就像自己一样染上色吧。

    被背叛,哭喊起来,像是自己一样变得无法信任任何人吧。

    要让他绝对不会再说出『因为是女孩子』之类的蠢兮兮的台词。

    看起来就像是个容易摆布的冤大头。很快就能收拾掉。

    只要能够入手那柄作为利刃的匕首的话,说不定就连目标的金额也能够达到。

    快点,蒙上脏污的灰尘,开始欺骗吧。

    相信在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人,都要继续欺骗下去的道路前方存在着希望的莉莉,今天又朝着一位冒险者发出了声音。

    「——大哥哥,大哥哥。白头发的大哥哥」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