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BD特典小说 BD5短篇 蓝色的火焰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BD特典小说 BD5短篇 蓝色的火焰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uiop031

    翻译:pdapanda

    「喂,『废物克洛佐』」

    就是因为这样才讨厌夜会。

    韦尔夫一边不耐烦地转头看去,一边这样想着。

    与刺痛眼睛的墙壁和柱子相配合的是,放出光辉,奢侈地使用金银制作出来的装饰品。应和着流淌而过的弦乐器的音乐,着装奢华的贵族们,在中央的舞池中优雅地跳着舞。

    在他们头上闪耀着的,是产自那个迷宫都市的枝形吊灯型的巨大魔石灯。

    豪华绚烂的大厅。有着巨大的阳台,庭院以及喷泉的城里一角。

    这是在王宫举办的夜会。

    「在这种场所露脸。死抱着过去荣光不放的饭桶。你是来捡残羹剩饭的吗?」

    冷笑着牵起嘴唇的是当权贵族家的孩子们。率领着两个似乎很蠢的跟班的10岁左右的少年,真的和自己是同龄人吗。他用高高在上的目光嗤笑着这边。

    韦尔夫对这个夜会的氛围感到特别反感。

    以闪闪发光的长裙和流利的音乐为装饰,出席的各位贵族与王的臣子们,老狐狸们互相进行着试探。在罗列出来的华丽辞藻的背后,所有人都在舔舐着嘴唇——即便是在韦尔夫这样的孩子的眼里,夜会的光景也呈现出这样的风气。

    全部都是徒有其表的世界。没有一件东西是真的。所有人都阿谀奉承着,一旦到了某一天就会将自己以外的人踹下去,自己取而代之。然后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人,就会像现在韦尔夫所承受的一样,成为嘲弄和冷笑的对象。

    虽然是被向当权者们摇尾乞怜的一族的人们强行带过来的,真是的,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就一直待在脏兮兮的工房里打磨锤子呢。

    面对嘲笑着身为从很久以前就家道凋零的锻冶贵族子嗣的自己的那些家伙,韦尔夫痛切地想着。

    「拉帮结伙地羞辱一个人吗,弗隆家的儿子们哟。这可与这个场合不相称呢」

    「玛,玛利欧斯大人……!?」

    刚一做出与贵族不相应的反感表情,一位少年走向这边。看到被称为玛利欧斯的这个国家的『第一王子』的登场,公子哥们以及韦尔夫都不得不感到吃惊。

    蜂蜜色的金发,像是骑士一样挺得笔直的背。就像是作为能力的注解一样,听说他虽然年龄只有12岁,却似乎已经在军事能力的方面,和对于来自王和主神方面的无理要求的应对等等方面崭露头角,贵族们也都想要巴结他,溜须拍马的家伙络绎不绝。

    与其说是庇护了自己,不如说是正心情烦躁着吧。看到对于围绕着身为王族本人的各种事情似乎感到非常厌烦的第一王子,韦尔夫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说不定他也对这个夜会感到很不快,带着这样奇妙的共同感受。

    「不,不是的。这是……对,对了。都是这个男人的错」

    忘掉了面对王族的臣子的礼仪,惊慌失措的公子哥们,就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虽然还是孩子,却露出了丑陋的恭维式笑容。

    「明明是早就家道凋零的锻冶师,却不知身份地和我们顶嘴。老老实实地去埋头玩铁就得了——」

    这句话的后续,被猛地挥出的一拳给打断了。

    眼角都要瞪裂了似的韦尔夫殴打了过去。

    「——再说一遍看看,你这个混蛋!?」

    攥住脸颊被殴打,发出「呀!?」的惨叫并流出鼻血的少年的前襟,发出怒吼。

    周围传来贵妇人们高声的悲鸣,站在一旁的玛利欧斯吃了一惊,然而却一点都没有制止韦尔夫的意思。他掩着嘴角,拼命地掩饰住就像是要漏出来一样的笑容。

    其他的公子哥们也卷了进来,瞬间一群人就扭打起来,然而红色头发翻动着的少年的激昂并没有停止。无论是是脚还是胳膊肘全都用上,令那三个人一起发出惨叫。

    军神阿瑞斯君临的国家系【眷族】——拉基亚王国。

    这个于其王都巴鲁亚举办的夜会,顷刻之间就发生了大骚动。

    ☆

    「——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阴沉沉的天空之下,回响着神明粗俗的哄笑声。

    脸上还带着擦伤的韦尔夫,板着脸面对抱着肚子四处打滚的女神。

    由于没落而变得孤寂的克洛佐家的大屋,它的后院里面。

    这已经是发生骚动的夜会之后的第二天了。

    「在夜会殴打了贵族家的小鬼引发了乱斗骚动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听说啊—!!唔嘻嘻嘻嘻!?」

    在馆中传来「韦尔夫,韦尔夫!你在哪里!?」的母亲这样的尖锐声音。讨厌歇斯底里,不,讨厌说教的韦尔夫虽然逃进了这个后院,就好像是预判好了他的想法一样,眼前的女神噗嗤噗嗤地笑着,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被问到这一次又闯下什么祸,不情愿地说了之后,结果就变成这副德行。

    「喂,福玻斯。要是太吵的话会被老妈发现的。快停下」

    「我的错我的错。不过,你也太有趣了,韦尔夫。和一族的其他家伙很不一样哟!」

    理所当然的端正的女神相貌,及腰的艳丽的黑发。眼前的纤细的身体,虽然是女性,却有着170公分的高度。

    妙龄,虽然不清楚这样描述是否恰当,总之就是美女的女神。

    就像是范例一般,粗俗的口吻和笑声让一切全都白费了。

    「要是有一群像你这样的家伙的话,被强推给照顾没落贵族工作的我,也就不会这么无聊了啊—!」

    她的名字是福玻斯。无可争议地是一位女神,是照顾锻冶一族的·主·神。

    是被王国军连同她本人的派阀一并吞并过来的,自由自在的傀儡。

    归根结底,她是在由王国军所挑起的战争中败北的女神。然后就如同战争游戏的败者一样全部接受了胜者的要求,成为了军神阿瑞斯的隶属——『从属神』。

    在拥有着大量臣民的拉基亚王国中,区分非战斗人员和战斗人员的是『神之恩惠』的有无。虽说作为平民的前者占了大多数,属于后者的士兵和骑士也足有近十万人。从授予恩惠到【能力值】的更新等作业,根本就不是主神阿瑞斯一个人就能照看得过来的。

    于是作为对策于此时粉墨登场的就是,像福玻斯一样的『从属神』。

    处于阿瑞斯支配下的她们成为了他的手足,将处于末端的人们眷族化。现在已经凋零衰败的克洛佐一族全员,都是被刻下她的恩惠的【福玻斯·眷族】。

    这是在国家系【眷族】中能够频繁见到的体系。

    「……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发起政变还是别的什么不就行了。神明这些家伙,不是最喜欢这种事情吗」

    「对啊—,谁来为我干一把呢—。我最喜欢在一边围观了—。在阿瑞斯眼皮子底下,唆使孩子,还要教他们怎么做,感觉上也太麻烦了吧?」

    虽说是战争游戏的败神,反复无常的众神还是说不准会挑起什么事情。

    因此为了防患于未然,王国所引以为傲的Lv.2以及Lv.3的骑士和将军等等,包含近卫队的国家主战力全部都在阿瑞斯旗下。虽说是借由其他神明之手,还是有万名以上的眷族听从阿瑞斯的指示——。与此相对,从属神则被强推给照顾地位低微的人们的工作。

    进一步来说,如果了解到从属神的眷族中冒出了在头脑或者武力,任何方面有能力的人的话,就会立刻进行改宗,将他排到【阿瑞斯·眷族】的末席。

    简而言之,想要在王国成为发达,就意味着要被授予军神——国父的神血。

    于是,已经没落的锻冶一族,现在仍然梦想着在那位主神旗下东山再起。

    「不过,能干脆地说出政变之类的话,你果然是个怪人啊—。唔嘻嘻」

    「我要成为锻冶师。无论是神还是王,上面的家伙怎么更迭都和我没关系。诶,喂,给我住手!不要乱挠我的头!?」

    过去向王家献上了以绝大火力为傲的『克洛佐的魔剑』,享尽荣华富贵的样子现在影子都没有了。·被·诅·咒·的他们现在已经无法打造『魔剑』。就像昨晚的夜会上公子哥们所嘲笑的一样,他们过着死抱着过去的荣光不放的日子。

    而韦尔夫,认为一族这样的妄执实在是丑陋不堪。他对此毫不关心。因为他有自己的目标。

    胳膊环住个子尚未长高的少年的身体,说着「哦呀哦呀」一边抚摸他的头发的福玻斯。细长而清秀的眼瞳虽然兼具着妖艳,但却与幼稚的言行举止并不均衡。关心着与一族的其他人不同的韦尔夫,她这样调戏,揶揄着他。对于少年来说她并不是应当崇拜的女神,倒不如说是接近恶友或者是麻烦的年长者这样的存在。

    「这么说起来,韦尔夫,加仑他们说过要进行锻冶了!

    「什……早点说呀!?」

    把韦尔夫当做玩具摆弄了一阵的福玻斯,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这样告诉他。

    尽管谈不上很丰满,不过面对隔着黑色的衣装将柔软的胸部和肢体压过来的女神,脸变得红起来的韦尔夫,睁大了眼睛喊出声。甩开了她跑出了后院。

    「加油哟—,韦尔夫!」

    「吵死了,笨蛋女神!」

    嘴上虽然这么说,韦尔夫的脸上却露出了微笑。挥着双臂跑着的那个姿态,远非作为贵族被教导的举止和表情,而是可以称为与年龄相称的孩子气的东西。

    一边被身后逐渐远离的女神噗嗤噗嗤地注视着,他在馆的一角拐了弯。

    朝着建在远远深处的小小的破旧建筑物,韦尔夫目不斜视地跑了过去。

    一族所留存下来的『工房』,和荒废掉的本馆一样,破破烂烂的。

    然而,韦尔夫并不讨厌这个狭小的锻冶场。无论是刺激鼻腔的铁的气味,还是沾满煤灰的脏兮兮的墙壁,还是似乎还没有破烂的燃烧着热火的炉子,这些全部。在这里的时候甚至可以忘掉贵族之类的枷锁。

    脱掉做工考究的服装,换上作业衣的韦尔夫,踏入了『工房』里面。

    「爷爷,老爹!」

    在幽暗的工房里面只有两个人在。是身上同样穿着作业衣的韦尔夫的祖父加仑·克洛佐,以及父亲威尔·克洛佐。

    「韦尔夫,我都跟你说过不要用那种方式称呼别人了吧。你什么时候才会有一点身为贵族的自觉呢。而且我听说了,在我不在的时候,你好像在夜会引起了骚动是吧?」

    「那是,因为对方说咱们做的事情是玩铁什么的……」

    「闭嘴,在王的御前胡闹之类的,就算是小孩子的吵架也不能被允许!多亏了玛利欧斯大人说情,事情才没闹大……」

    扎着长长的茶色头发的父亲,威尔,是作为贵族很严格的人物。

    身为现任当家发誓要再次复兴一族的他,到头来还是像母亲和其他的党徒一样强逼着韦尔夫维持作为贵族的体面。韦尔夫觉得这实在是太死板了。

    顺带一说夜会的事情不知道是王子的心血来潮,他拥护着少年,没有加以处罚。

    「威尔,已经够了。韦尔夫也来了,我们开始吧」

    「……我知道了」

    威尔虽然狠狠地瞪着垂着头面容扭曲起来的儿子。还是不情愿地听从了加仑的话。

    让出当家位置的韦尔夫的祖父,身体强健,甚至让人感受不到他的衰老。他的背线就像是中间穿了钢筋一样笔直,长着白色头发和胡须的容貌总是十分严肃。

    加仑并不是贵族,而是『锻冶师』。

    韦尔夫这样想着。所以他现在才会帮自己。

    露出笑容的年幼的韦尔夫,跟在一言不发地向炉前移动的祖父以及父亲身后,站到了他们的旁边。

    「——呼!」

    咣当,咣当地。

    迸溅出火花与打铁声,锻造开始了。

    装着火焰的炉子通红地剧烈燃烧着,照亮了幽暗的工房。脸被杀人的热度烤着,虽然流下不知多少汗水,但是韦尔夫还是担当着父亲与祖父的助手。

    拥有女神的『恩惠』的父亲与祖父的打铁声是强有力的。尽管使用着那份『力量』,不用交互锤击就可以制作出武器,两个人还是憨直地锤炼着同一块金属。威尔和加仑——不,也包括韦尔夫在内,打算合他们祖孙三代之力,制作出一柄武器。

    「知道了吗,韦尔夫。听铁的声音,去听那铁的响声,将感情寄托在铁锤上!如果不是这样就打不出真正的剑。我们,一定要做出能够替代『克洛佐的魔剑』的武具」

    威尔用气势逼人的表情,一边挥下锤子,一边这样告诉韦尔夫。

    父亲总是说这句话。

    为了用能够替代『克洛佐的魔剑』的武器令一族重新站起来,威尔赌上了自己的人生。

    尽管他将作为贵族的目的当做夙愿,但因为此时此刻父亲的意志和热情是真货,韦尔夫直率地点了点头。

    韦尔夫尊敬,爱戴着面对锻造的父亲。

    「……韦尔夫,把剪子拿过来」

    而沉默寡言的祖父,用他的背影教导着韦尔夫锻冶师身为何物。

    韦尔夫看着那一心锻炼着铁块的身姿,已经学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威尔也是这样。在长久以来,一族无法打造出『魔剑』的情况下,加仑以做出至高的武具为目标,埋头做着『锻冶师』的活计。

    ——听铁的声音,去听那铁的响声,将感情寄托在铁锤上。

    这原本是加仑所说的话。韦尔夫也仅有一次地从像是被灵魂附体了地挥着锤子的他口中听到这句话。这个教诲是从加仑那里继承下来的。

    懂事之前的韦尔夫,比武器更早知道加仑他们这些锻冶师的存在。在那之后才对经由他们的意志与热情所产生出的武器着迷。被锻造出来的刀刃,闪着强有力的光辉。当看到王国的某位骑士挥舞着祖父的作品的时候,韦尔夫全身热意上升。想着,使用者和他的半身,人与武器竟然能互相促进到如此地步吗。

    自己也想要成为锻冶师,想要成为锻冶师,制造出至高的武器。然后想要将那武器与最棒的使用者一同冲锋的姿态看到最后。他被这样强烈的冲动所袭击。

    憧憬与愿望,热情。韦尔夫热切的感情,自从年幼的时候就潜藏在心底。

    「……韦尔夫,你打打看」

    「诶……可,可以吗,爷爷!?」

    至今为止只被允许做像是助手一样的工作的韦尔夫,被初次允许拿起锤子。严格的祖父只是用视线「做吧」这样催促他。浑身是汗的父亲也发出了笑声。

    韦尔夫笑了。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牵起了嘴唇。

    握紧与孩子的纤细手臂不相称的沉重的锤子。

    将金属加热至通红,然后将它放到铁砧的正面上。

    今天这一天,自己肯定是不会忘记的吧。

    韦尔夫如此确信着,挥下了了锤子。

    发出远远不及父亲与祖父的,不像样的打击声,蹦出许多火花。韦尔夫在挥下的锤子里面注入了自己的一切。

    自己也要成为『锻冶师』。

    将超越『克洛佐的魔剑』的武器,至高的武具,和父亲与祖父一同作出来。

    那时的韦尔夫,对这个未来深信不疑。

    ☆

    命运的日子,是韦尔夫十岁生日的那一天。

    「那么,我就把『恩惠』刻上去了—!」

    在克洛佐之馆的一个房间内,韦尔夫即将从福玻斯那里接受『神之恩惠』。

    在十岁生日的时候刻下『神之恩惠』这件事是加仑的指示。在获得【能力值】之前先了解作为匠人的辛苦这一点是他的方针。被威尔和加仑,一族的人们注视着,女神将神血滴到半裸地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后背上,刻下了【神圣文字】。

    「……韦尔夫」

    望着已经刻好【神圣文字】文字群的韦尔夫小小的后背——和一族的其他人一样发现出来的【魔剑血统】——的福玻斯,缓缓地开了口。

    「『魔剑』……做做看吧」

    「哈……?不可能做得出来吧,一族人都被『精灵』诅咒——」

    「行了,我说了做做看」

    至今为止作为锻冶师的技术已经被父亲和祖父锤炼进身体里面,从第一次拿起锤子的那一天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年,如果是已经获得【能力值】的现在的话,肯定独自一人也能够打造出武具了吧。

    加仑和威尔全都浮现出惊异的表情,黑发的女神却只是露出微微的笑容。

    「……那我就试试吧」

    被神明催促着,韦尔夫不情愿地听从了。

    ——然后,一切全都变了。

    ☆

    「难以置信……」

    还冒着烟的焦黑土地占据了威尔的视野。

    这里是王都巴鲁亚外面的平原。他手上握着红色的短剑——就在这个时候,发出嘎啪的声音破碎了。剑身的碎片散落到脚下,同行过来的一族的人们和威尔都愕然了。

    这是韦尔夫制作的短剑——『魔剑』的试射。

    『唔——哇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飞舞着的无数火星,全部都化为灰烬的被火烧过的原野。

    面对过去荣光的象征——复活的『克洛佐的魔剑』,他们就像是疯狂了一样地欢呼起来。

    同样在场的韦尔夫还在惊愕之中,用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的眼瞳凝视着碎掉的剑的残骸。

    「韦尔夫,去打造魔剑!!」

    回到馆里之后,韦尔夫被一族的党徒们包围了。

    无论是从未见过面的亲戚,还是母亲,甚至就连威尔也一样地,双眼充着血地一起嚷着「去做魔剑!」。年幼的韦尔夫,呆站着。

    「将克洛佐的悲愿,将一族再次复兴!!不用别的,就用你的『魔剑』!!」

    站在正面的威尔抓住韦尔夫的双肩,露出狰狞的面容。

    完全没有注意因为疼痛而面容扭曲的孩子,强行要求他生产『魔剑』。

    「等一下啊,给我等一下。不是说咱们要做出能够取代『克洛佐的魔剑』的武器吗」

    「那种事情已经没有必要了!!只要有你在的话,只要有『魔剑』在的话,克洛佐就能复活了!!」

    「老爹,不要啊,把使用者丢在一边自己死掉的剑什么的……一定会破碎的『魔剑』什么的,我不想看到!?」

    「你在说什么玩笑话,这个笨儿子!!」

    脸颊被殴打,倒在地板上的韦尔夫茫然自失。

    一直以来在作出取代『克洛佐的魔剑』的武器这件事上注入心血的男人,已经不存在于那里了。站在那里的是被一族的妄执和疯狂所凭依的,被诅咒的魔剑锻冶师的末裔。

    「这是为了取回『克洛佐』的荣华,韦尔夫!去打造能讨好王家的·道·具!!」

    韦尔夫攥紧的拳头,以最大限度的力量颤抖着。

    韦尔夫就像是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抬头看向在发出欢喜与狂乱的叫喊的一族之中,唯一一言不发的加仑。

    面对孙子动摇的眼神,一直沉默的祖父……用令人毛骨悚然的无表情,这样告知他。

    「去打造『魔剑』。韦尔夫」

    韦尔夫失去全身的力气——之后高涨起来的是通红的愤怒的火焰。

    失望,背叛,以及强烈的悲愤。

    这一天,韦尔夫与父亲和祖父,以及克洛佐一族诀别。

    「你要离开家里……这个国家吗,韦尔夫?」

    深夜,韦尔夫在房间里悄悄地准备离开的时候,福玻斯现身了。

    「你有什么事吗……」

    转过头去的韦尔夫,用像野兽一样狂乱的眼瞳看向她。

    如果追溯源头的话,这个女神的指示就是一切的开端。虽然无论怎样隐藏最后都会曝光成为大事件,年幼的韦尔夫还是不由得怨恨起了她。

    「对不起啊,把你的容身之处夺走了……原谅我吧,韦尔夫」

    「……」

    「只不过,如果就这样不知道这个力量的话,不,不能接受它的话,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我是这样想着才说出了这件事。唔嘻嘻,原谅我吧」

    女神怜悯地看着受到强烈打击的孩子。同时噗嗤噗嗤地露出平常时候的笑容。

    沉默之后,放弃进行指责的韦尔夫继续进行出发的准备,告诉她「就算阻止我也是没用的」。

    「我不会阻止你的。不如说我会帮你。让你去到国家的外面」

    「……你想干什么」

    「这是对可爱的孩子的,最后的多管闲事。也可以说是赎罪。而且独自一个人的小鬼也不可能将王都的外壁全部突破吧?」

    走近一言不发的少年的福玻斯说着「就交给我吧」这样笑起来,过度亲昵地抱住了他的双肩。

    「韦尔夫,还有也拿着『魔剑』走吧」

    「没有必要。对我来说这种武器是——」

    「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就算是以防万一吧。得听神明说的话哟,呐?」

    『魔剑』已经做出了两柄。用于试射的以及用于献给王家的。

    自己第一次做出的作品无论是被擅自使用,亦或是被搁置起来,心情都不会好吧?她这样说。

    「我会通过门路,让你能够通过盘查的。出发日就是明天,怎么样?」

    「……啊啊」地,面对说明着计划的福玻斯,韦尔夫点了点头。

    ☆

    「听说了吗,马丁努斯!?克洛佐家出现能打『魔剑』的人物了!」

    王宫的最上层,王座之间里。

    被威尔谒见过的男神阿瑞斯,发出「呋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哈哈大笑声。

    「不过阿瑞斯大人,克洛佐一族现在仍然被『精灵』诅咒着。即便现在还保持着原型,还是会有在一到战场上就嘎巴地碎掉的可能性……肯定会是不良品吧」

    「唔,这么一说也是呢。好吧,就别太期待了!」

    不惑之年的国王这样进言之后,铠甲姿态的阿瑞斯就摇晃着他那像狮子一样的金发,干脆地点了点头。

    在暗地里注视着那样悠闲地谈笑风生的两人样子的王子玛利欧斯,一边觉得很厌恶似地,叫来有着『耳朵』和『眼睛』作用的间谍。

    「克洛佐的情报怎么样了」

    「哈……似乎『魔剑』的制成者是现任当家的长子,韦尔夫·克洛佐的样子」

    「韦尔夫·克洛佐……是那家伙吗」

    听到自己专属的属下的报告,聪明的王子想起了一年前的夜会。那个有着虽然眼瞳的颜色不同,却寄宿着和自己相似光芒的眼睛——对自己生存的环境有着疑问的红发少年。

    「……姑且,先张开网吧。在门前配备好骑士们」

    ☆

    「混蛋!?」

    乌云密布的黑暗夜里,雨下个不停。穿上旅行装束的长袍的韦尔夫,一边甩掉警笛声,飞奔着通过城下町的大街。

    王都巴鲁亚被正好四道外墙所包围。通过女神的疏通,通过了两道分隔王族与贵族,军人,平民居住区的圆壁的韦尔夫,在第三道外墙门被士兵发现了。这是因为被进行了前所未有的严密盘查。

    「畜生,怎么会变成这样……!」

    挂在腰间的短剑发出咣当咣当的热闹响声,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继续逃跑。

    然后终于接近最后的外墙时,看到在那里紧紧地关闭着的铁大门和——

    (——骑士!!)

    面对浑身甲胄的三名男人,韦尔夫睁大了眼睛。

    王国引以为豪的Lv.2的骑士,是现在的韦尔夫根本无法匹敌的,格段之上的武器的使用者。

    面对喊着「止步!」这样拔剑警告过来的骑士们,少年眉间扭曲起来——将手放到短剑的剑柄上。

    猛冲向骑士们和大门,拔出那绯红色的剑身发射了出去。

    「焰华!!」

    使出来的是,疯狂的大炎流。

    火焰的巨颚将如同时间停止一般呆住的骑士连同门扉一并吞噬,爆碎。

    深夜的城下町发出了轰响,惊愕的韦尔夫视线前方的是……崩坏的外墙,在黑暗的深处开展的外面的世界,然后是被瓦砾掩埋的濒死的骑士们的身影。

    「……唔,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韦尔夫嚎叫了起来。粉碎的『魔剑』的碎片从手中散落。

    「这个就是,这个就是力量吗」

    被雨吹打着脸,就好像是泪水一样的好几道水流沿着韦尔夫的脸颊流下。

    从坚固的外墙上冒出来的烟,以及沐浴在雨中也没有熄灭的旺盛燃烧的绯红色火焰。

    本来的话,韦尔夫在骑士们手下一瞬间就会被击退。

    颠覆这一切的是,『克洛佐的魔剑』。即便是没有任何力量的孩子,也能够将身强力壮的骑士打倒的邪门的武器。甚至会令身为制作者的锻冶一族堕落的,强力无比的魔剑。

    面对全部都被烧焦的骑士们的长剑,终于从眼瞳中流下眼泪,韦尔夫发出了狂吼。

    「这种东西,锻冶师真的非要生产这种东西不可吗!?」

    混乱的士兵们的追踪者已经紧逼身后,韦尔夫冲出了被破坏的外墙。

    一边在黑暗中隐去身影,然后不断地向夜晚的雨空发出呜咽与怒声。

    ——我,不会去打造『魔剑』的。

    韦尔夫发誓要将身为锻冶师的骄傲和固执贯彻到底。

    ☆

    从王都逃出来的韦尔夫终于抵达的地点是,距离王都并不太远的杂木林。

    雨已经停了。浑身湿透的他放下兜帽,从树荫下黑发的女神现身了。

    「似乎进行得挺顺利呢,韦尔夫」

    「福玻斯……」

    预先抵达约定地点的福玻斯缓缓地走进过来。疲劳的少年的相貌,只剩下剑鞘的已经消失的『魔剑』,看到这些,她什么也没说地眯细了眼睛。

    「韦尔夫,过来。对于即将出发的你,我这边有些饯别礼」

    这是最初也是最后的【能力值】更新,这么说着福玻斯绕到了他的背后。

    上演了整整一晚逃亡剧,身心已经完全磨耗殆尽的韦尔夫,就这样接受了。

    女神纤细的手指,摩挲过在锻冶作业中肌肉不断结实起来的少年的背部。

    「结束了。这样,韦尔夫,你现在已经和我解除契约了」

    「……?」

    「就是说无论何时你都可以改宗到任何地方。今后,只要进入喜欢的神的派阀就好了」

    并非是封印【能力值】,而是留着被强化的能力值的力量,设定为可以进行再契约的状态,福玻斯如此说明道。就好比是等着向其他的神改宗的状态。

    「不过,我的神血还会继续留存……也就是说,是我收下你的童贞啊~」

    「……不要说奇怪的话」

    露出神妙的表情的韦尔夫,终于用一直以来的口吻回应着福玻斯的玩笑话。

    女神则「唔嘻嘻」地好像觉得很有趣似地颤着双肩。

    「今天里会有其他国家的商队通过这片林子。你跟着他们离开王国之后,就随便你怎么样了」

    「你……要怎么办呢。要是现在回到王都的话,因为我逃跑的错……」

    「如果我不在的话,谁来给你擦屁股呢?现在肯定是大骚动了吧,无论是王国还是一族」

    「……」

    「放心吧,我会让事情变成,是我令威尔他们在我的掌心上跳舞,是我唆使了你这样的事情的。全部都是因为女神的娱乐的错呐。因为阿瑞斯是个白痴,所以肯定会相信吧」

    「……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神明的异想天开吧。然后,是啊……是为了可爱的孩子吧?」

    歪着脖子思索,美丽的女神那长长的黑发从脖颈滑下。

    「我觉得很高兴啊,有你这样的笨蛋小鬼在。而且,在阿瑞斯下面终日无所事事我也厌了」

    就算是接受处罚被送还到天界也没关系呀,福玻斯咯咯地笑着。

    「啊啊,放心吧。就算是被打回『天界』,我也会一直注视着你的。嘻嘻」

    「……这是多管闲事」

    然后。

    「去吧,韦尔夫。去过你想要的生活。无论是『克洛佐』还是王国,对于你来说都只是枷锁而已」

    即便是被福玻斯抱紧,抚摸着头部也没关系地,韦尔夫露出了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平静笑容。

    「——那就再见了,韦尔夫」

    这就是与她进行的,最后的对话。

    过了几天,在拉基亚王都的方向,巨大的光柱直冲云霄。

    ——对不起,谢谢你。

    在王国的领土之外,小山丘上。

    少年独自一人,一边仰视着那美丽的光辉,静静地流下一行泪水。

    ☆

    「——你这里的孩子还真是有活力呢?」

    红色的左眼凝视的前方是,在炉火滚滚燃烧的锻冶场中,红发的少年以大人们作为对手在锻冶的场所周围撕扯着的打架光景。

    「啊啊,女神大人。对不住了,明明您隔了许久才大驾光临,却让您看到这种不成样子的……」

    「啊啦,锻冶师就是这种家伙不是吗。我挺喜欢的哟,说起来,他是谁啊?」

    「那是有一天,『让我当住宿佣工!』这么说着突然跑过来的……名字恐怕是假名吧。锻冶的能力倒是马马虎虎过得去,结果反而不好对付了」

    剑制都市佐灵加姆。由于要到契约方那里出差而来到这个都市的某个女神,过来拜访与她有着亲密来往的锻冶屋。被大号眼罩覆盖的美貌上,那个左眼眯细了起来,紧盯着取胜后在炉子前面努力进行锻冶的少年。

    「呐,工房长。能把那个孩子,放在我这边吗?」

    「诶,诶诶?我们这里倒是没什么问题……真的可以吗?」

    「没关系哟」女神微笑起来,等待着少年锻冶结束。

    过了一阵,她走向做出一柄仍显粗糙的剑的他的身边。

    「呐,你的名字是什么?」

    抬起挂满了汗水的脸的少年,一边对突然现身的神物露出讶异的表情,一边回答了问题。

    「……韦尔夫」

    「只是韦尔夫吗?没有姓氏吗?」

    「姓氏,不想说……」

    「这样啊。那么韦尔夫,要加入我的【眷族】吗?」

    「……哈?」地说着的少年,这次露出了惊呆的表情。

    「……在进行劝诱之前,你也报上名来吧。哪有光是让别人说出名字的道理」

    「啊啦,对不起啦。我忘了」

    面对少年感到可疑的目光,笑着说失敬的女神。然后——。

    「我的名字是——」

    恶友的女神所引导向的前方。

    少年,与红发红眼的女神实现了邂逅。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