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第二章 短暂的静谧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9 第二章 短暂的静谧

    “我们要回城了,快准备吧。”

    开战第五天。

    现在和国王军的战争还在继续,芬恩却下达了这条指示。

    “损失惨重的王国现在按兵不动,看来他们是准备采取拖延战术了,而且估计是为了把欧拉丽的战力都拖在都市之外。”

    也就是说,敌人的目标是欧拉丽本身。

    当然没人会对敏锐的团长提出的推测提出异议。为了不让王国的阴谋得逞也必须让部分“眷族”返回都市——而且听了芬恩的“推测”的管理机关也因此答应了他们回城的请求。这样的话不到一天就能收到召回战力的命令了吧。而且还是以这种大义名分。

    整个战争已经在第一天大局已定了,只要让“芙蕾雅眷族”和“迦尼萨眷族”留下来就绰绰有余了。再加上洛基的从中作梗,她把所有后事都推给了和自己关系恶劣的芙蕾雅来处理。

    为了不让敌人察觉自己的撤退,“洛基眷族”只留下了团旗,便迅速离开了大草原。

    后来,他们在当天傍晚到达了欧拉丽。

    “话说战争的时候我们也顾不上暗派阀了。要是他们同时和王国搞事的话,估计我们就顾不上了。”

    当“洛基眷族”穿过被夕阳染成红色的巨大城墙时,在民众惊讶和疑惑的视线中,芬恩在都市正门的广场前向全体团员说明今后的方针。

    “我和里维莉亚负责处理王国偷偷送入都市的密探。其他人继续收集情报以及搜索‘钥匙’……还有就是,大家都适当休息一下吧。毕竟大家都不习惯战争,肯定都紧绷到现在了吧,而且我们也已经快半个月没休息过了。劳尔,你去收集请假书,然后都交给我,我来调整大家的日程。”

    “知道了!”

    那天之后,“洛基眷族”的团员们便各自采取行动,同时开始了短暂的休息。

    *

    在他们脱离王国军的战场返回欧拉丽的前一刻。

    加雷斯带着几个人脱离芬恩的大部队,彻底调查了都市周边。

    “找到了!”

    “竟、竟然真的有……”

    如今他们就在距离欧拉丽正南4K以上的岩地。

    冒险者们进入了一座能俯瞰海岸线的空旷岩洞中,在天然的岩盘下面,他们发现了一条由人工石材改造的通道。

    “当老身得知港湾小镇出现食人花的时候,就在怀疑了。就算有商会和‘伊丝塔眷族’的协助,小型和中型怪物应该没问题,但是大型怪物怎么说都不可能穿过都市的大门。”

    加雷斯他们刚从王国的战争中解放出来,就立刻分头行动了。这也是为了“洛基眷族”的当务之急——收集人造迷宫的情报。

    一旦回到欧拉丽,想要再出来就需要繁杂的手续。不想浪费时间的加雷斯索性以战争为借口寻找和都市外相连的地下通道。

    “人造迷宫的食人花就是从这里运出来的……”

    “食物,还有建造迷宫所需的大量物资也是从这里运进去的吧。”

    “也就是说,这里是能逃过都市盘查的出口之一。”

    “恩,说不定,芬恩怀疑的王国密探也是从这里进城的吧。”

    在一片哑然的犬人克鲁兹和男性团员们面前,加雷斯说道。在过去,暗派阀为了赚钱很有可能向那些无法者收取高额的过路费让他们侵入都市。

    Lv.4的克鲁兹提着魔石灯向人造通道内张望。

    “不过,还真是被我们找到了啊……一开始听您说要把都市周围翻个底朝天的时候,我差点昏过去。”

    “老身又没准备瞎找。毕竟挖地道可是矮人的绝活,凡事都讲究个经验嘛。”

    在来到欧拉丽之前,应该说是遇到洛基和芬恩——入团之前,加雷斯一直在故乡的煤矿或者矿山里从事着矿工的工作。有时他还会去一些危险的火山出差,甚至还挖出了不少银矿。所以只要知道地下通道的构造,再根据人造迷宫的规模和迷宫都市的面积进行推算,然后再特地搜查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就肯定能找到。

    “毁掉这里吧。能够使用爆破‘魔法’的家伙都来了吧?”

    “来、来了!”

    “把这里都埋了!这样就能切断他们的主要补给路线了。不过既然人造迷宫和都市以及地下城相连,这种程度估计连找茬都算不上……等搞定了这里,再去找找别的通道。要把欧拉丽的东南西北都找个遍!”

    “咦……遵命。”

    “洛基眷族”的稀有动物——男性团员开始了咏唱,克鲁兹听到加雷斯的指示不禁发出呻吟,但还是下定了决心。毕竟迷宫都市本身就已经很大了,而周边地区更是大到让人绝望。

    所以他们的休息,自然被排在了最前面。

    “抱歉,伯特·罗加,果然没有~”

    “切……白跑一趟吗?”

    夜幕降临的欧拉丽。在月光照耀的都市东南区,有一群人在欢乐街的复兴区中悄悄行动。原来是伯特率领的“洛基眷族”以及原“伊丝塔眷族”的蕾娜。

    返回都市的当晚,从战场上强行带回蕾娜的伯特让她遵守约定带自己去看“钥匙”的藏匿地点。也就是曾是美神居所的“女神宫殿”。

    “难道暗派阀的家伙抢在了我们前面……不可能,这里没有那群混蛋的味道。”

    “恩,也没有翻找的痕迹。果然应该是伊丝塔大人让熟知内情的团员带走了吧。”

    在伊丝塔的神室里,伯特他们穿过了深处的暗门。里面的柜子和衣架上放着金色的皇冠以及镶满星沙的美丽睡衣,然而却没看到伯特他们正在寻找的人造迷宫的“钥匙”——“代达罗斯之眼”。蕾娜在桌子上发现的小箱子也空空如也。

    抱怨着蕾娜的伯特粗鲁地在密室里翻找,他一脸不爽地观察四周。

    “伯特!我们也按照你说的搜过那个名叫塔木兹的团员的房间了,但什么都没找到哦~你这是在让我们过劳死~”

    “是瞎忙活吧,笨蛋。话说你们根本就没认真找吧,笨蛋亚马逊!”

    “怎么可能!”

    “安斯和兽人也帮忙找过了哦。连个密室都没有,我们连天顶都仔细查过了。”

    缇欧按和缇欧涅率领着其他团员来到神室集合了。

    听了她们的报告,伯特因为竹篮打水一场空而烦躁地咂舌。

    “这样又白跑一趟咯。话说最后的希望,就是瓦蕾塔自己带着的‘钥匙’了吧……”

    “他们,已经都被伯特干掉了吧?”

    “……都是我的错咯?”

    干掉,准确来说,应该是烧掉了,伯特有些不悦地转身背对缇欧涅和缇欧娜。就算想要寻找来到地面的敌对干部手上的“钥匙”,他们也毫无头绪。

    缇欧娜她们也听说了来龙去脉,很清楚当时伯特的怒火,因此她们也不会不知好歹地去追问伯特为什么没有打探瓦蕾塔·格雷缇的“钥匙”的所在地。

    “别这样!请你们不要责备伯特·罗加!这全都是我的错!”

    不过蕾娜却红着脸,眉飞色舞地庇护伯特。

    “因为伯特·罗加误以为我被杀了,所以才发誓要将敌人赶尽杀绝的……嘿嘿嘿嘿……这就是爱哦,爱!?这就是伯特·罗加深爱着我的铁证!!”

    “臭娘们当心我把你的嘴封上!?”

    “咦!?伯特·罗加要用嘴,封上我的嘴!?咿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太大胆了!但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啾~”

    伯特一拳砸在了闭上双眼撅着嘴的蕾娜的额头上。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信不信我真的宰了你,你这个妄想娘们……!”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发狗粮了?看着就碍眼……信不信老娘宰了你们?”

    “话说你干嘛嫉妒啊,缇欧涅!?”

    蕾娜按着额头满地打滚,伯特青筋暴跳,缇欧涅看到和同胞卿卿我我的狼人(个人视角)杀意爆棚,缇欧娜拼命阻止握着拳头准备大开杀戒的姐姐。

    看着瞬间一片混沌的房间,猫人安娜斯蒂和其他团员们都叹了口气。

    “蕾菲亚……是这里吗?”

    “没错,艾丝小姐……”

    地下城第18层。在安全楼层的东侧,艾丝、蕾菲亚以及纳尔薇她们这些女性团员穿过森林来到一块空地上。

    眼前宛如圆石阵的蓝水晶森林刺激着蕾菲亚的记忆。大概一个半月之前,她就是在这里追踪暗派阀残党,结果将偶然和自己一起行动的少年卷入了地底门神的战斗中。当时也没能逮捕残党,所以没有掌握任何情报。不过在现在已经发现了人造迷宫的存在,“洛基眷族”再次对这里展开了调查。

    穿过森林的蕾菲亚他们面前就是楼层的边缘。她们眼前耸立着岩石巨壁。艾丝率领着团员们开始调查周边地带。

    “……”

    “艾丝小姐?”

    “这里……虽然做过伪装,不过这里的表面比其它地方,要硬一点。”

    刚调查了一会儿,第一级冒险者单手摸索着巨壁说道,扒开来看看吧。蕾菲亚和其他团员一脸紧张地用炮击咒文炸开了表面。

    岩壁的表面瞬间碎裂,里面出现了一个空洞,而空洞的尽头,赫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金属大门。

    “最硬金属大门……!”

    “恩,找到了……”

    蕾菲亚她们一片哗然,艾丝金色的双眸死死盯着前方。

    她们总算发现芬恩推断的地下城和人造迷宫的通道了。气氛紧张的“洛基眷族”开始谨慎地调查内部的通道以及阻挡在眼前的“大门”,与此同时她们也要警戒敌人的袭击。

    “暗派阀残党就是从这里将食人花运到地面的吧……?”

    “大概,吧。说不定其它地方还有和地下城相连的‘大门’……”

    和蕾菲亚不同,艾丝推测人造迷宫和地下城的通道还有好几个。

    不过眼前的状况表示人造迷宫至少也已经到达了18层——也就是“中层”的深度了。这也是彻底证实了芬恩的推测的瞬间。蕾菲亚她们再次对超越人智的人造迷宫的恐怖产生了实感。

    “艾丝小姐,果然还是找不到‘钥匙’,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在这里布置眼线,监视敌人的出入口?”

    “……不,还是算了吧。估计,对方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听到对“大门”进行了彻底调查的纳尔薇带回的报告,艾丝轻轻摇了摇头。

    她看着大门两侧形似恶魔的雕像。恶魔的石眼中可以隐约看到蓝白色的光辉。当“洛基眷族”被分别困在人造迷宫里的时候,为了对“大门”进行远距离操作的敌人恐怕也是用类似的技术“监视”自己的。所以敌人肯定已经发现艾丝她们的行动了。

    监视是徒劳的。要是留下半斤八两的人数,反而可能被敌人排出的大量刺客一网打尽,艾丝的言外之意让团员们神色紧绷地离开了大门。她们刚走出开始再生的楼层墙壁,整个巨壁就瞬间堵住了。

    “我们回去,向芬恩报告吧。还有,我们稍微在周围……”

    “知道了,是要再调查一下,对吧?”

    作为派阀干部的艾丝非常不善言辞,不过蕾菲亚她们还是正确地理解了她的指示,并且展开了行动。金发金眼少女有些歉疚地垂下了眉毛,同时微微有些脸红,团员们看着她都露出了怜爱的笑容。

    毕竟,她们也斩获成果了。虽然她们还没有发现攻略迷宫的“钥匙”,但“洛基眷族”已经在脚踏实地地对人造迷宫进行包围了。

    “蕾菲亚……那个时候,贝尔也被卷入战斗了吧?”

    “是、是的,艾丝小姐。另外还有……救了我们的那位蒙面冒险者……”

    “蒙面冒险者……”

    和艾丝一起行动的蕾菲亚擦着汗停下了脚步。

    如今团员们正在视野不佳的森林以及圆石阵中分头行动,楼层天顶的白水晶光辉透过枝叶间隙洒落在四周。看着地下城中的微光,眯起双眼的蕾菲亚偷瞄着在旁边环顾四周的艾丝。

    (虽然里维莉亚大人亲口告诉了我艾丝小姐的过去……恩~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艾丝小姐小时候竟然那么任性……)

    蕾菲亚反刍着在野营地那天晚上里维莉亚告诉自己的往事。

    固执、表情比现在丰富、充满了危险气息……看着眼前这名亭亭玉立的美丽剑士,总觉得有些难以想象。自己不会是产生幻听了吧。

    (真想见见正在换牙时期的艾丝小姐(七岁)啊……!咦,对了,只要拜托洛基大人的话,不就能拜见艾丝小姐的乳牙了吗……话说我在兴奋个什么劲啊,这样我不就是个变变变变变变变变变变变态了吗……!!)

    妄想暴走到精神恍惚的妖精抱着头烦恼不已,她这副样子不被别人发现才怪。

    “蕾菲亚,怎么了……?”

    “诶咦!?”

    艾丝回头说道,蕾菲亚彻底动摇了——她还以为自己对艾丝的妄想被本人发现了——为了隐瞒自己的想法,她急中生智蒙混过关。

    “咦,那个,就是,里、里维莉亚大人说过去的艾丝小姐和我很像,所以我就不小心一直在看着艾丝小姐……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蕾菲亚拼命发出空笑,艾丝微微睁大了双眼。

    咦?蕾菲亚惊觉不妙,金发金眼少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然后径直走到了她的面前。

    “那、那个……?”

    “……”

    艾丝盯着妖精困惑的脸庞,轻轻拿起她的左手看了看,然后又用手指摸了摸顺滑的橙色秀发,“咦咦?”,“咿呀啊!?”,在艾丝的触摸下,蕾菲亚不断轻声发出悲鸣,如今她感到又惊又羞。

    从头到尾连装备都加以确认的艾丝这才放下手点了点头。

    “恩……没问题。”

    “没、没问题……?”

    “蕾菲亚,比我……要可靠多了。”

    “咦?”

    “你和以前的我,一点都不像。”

    说到这儿,艾丝微微一笑。

    这是让蕾菲亚受宠若惊的——应该说是她让她联想起素未谋面的年幼艾丝的——柔和笑容。

    蕾菲亚彻底语塞了。

    这抹微笑中看不出一丝自虐,听上去只是在抒发最为直接的感想。不过艾丝为什么会这么说呢,蕾菲亚有些糊涂了。

    最终,一言不发的蕾菲亚和集合的团员们一同离开了楼层。

    *

    当眷族们在四处奔走的时候,主神也没闲着。

    “阿瑞斯那个笨蛋,他明明知道力量的差距竟然还来送死。”

    强忍哈欠的洛基突然收起了懒散的氛围。

    她把胳膊撑在神座的把手上,向坐在旁边的美神探出身子。

    “对了,芙蕾雅,咱们换个话题吧。”

    “你这么郑重其事地,是要说什么?”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做塔木兹的孩子?”

    在战场不断传来的惨叫声中,洛基用锐利的声音刺探着芙蕾雅。

    直视前方的引发女神沉默了一瞬,转过银色双眸看着洛基。

    “……那孩子怎么了?”

    “不准反问。你是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快说。”

    “我根本听不懂你想说什么哦,洛基。要是无法掌握你的神意,那我只能回答‘不知道’了哦。”

    面对女神们突如其来的剑拔弩张的气势,她们手下负责护卫的团员们瞬间紧张起来。他们互相用视线牵制可能加害主神的敌对派阀,早就对芙蕾雅的反应有所预料的洛基继续说道。

    “都因为你和伊丝塔发动了那场麻烦的要死的战争,结果那个婊子的副团长下落不明了。咱想知道他现在的藏身处。”

    “那么为什么要问我呢?”

    “那个男人消失的那天,不就是你和你和孩子大闹欢乐街的日子吗?你发现他了吗,还是说直接杀掉了,或者,自己藏起来了,咱打探各种可能性也很正常对吧?”

    “你追踪那个孩子的理由是什么?”

    “因为咱在找东西。咱在找一个刻着奇怪标记,外表有些诡异的魔道具。”

    “……”

    “那本来是伊丝塔的东西,不过现在她本人已经被送还天界了,那么那东西说不定在那个女人的亲信手里……这就是咱的目的。”

    洛基要问的就是“伊丝塔眷族”副团长塔木兹·佩利利的所在地。准确来说,是人造迷宫的“钥匙”的下落。

    为了打探这点,洛基才会利用王国的这场战争跑到这种鬼地方来。这都是为了接触这个自己平时难以会面的神出鬼没的美神。

    芙蕾雅也知道,洛基借用了王国发动的这场战争,特地为了自己跑了一趟远门。

    “我说,洛基,我打个比方哦?”

    因此,芙蕾雅泰然自若地继续说道。

    “比如说,你口中的那个孩子被我看中了……又比如说,他被来历不明的人盯上了……”

    “……”

    “你认为,我会轻易暴露那孩子的行踪吗?”

    芙蕾雅司掌的是“美”和“爱”。

    她会不择手段地保护自己宠爱的孩子,她不会让任何人夺走这个孩子。

    芙蕾雅微笑地看着沉默的洛基,意有所指地说道。

    看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恩,对了,如果我掌握了什么,说不定……会告诉你的。”

    芙蕾雅的对应滴水不漏。芙蕾雅露出了与自己的地位和战力匹配的威严移开视线结束了话题。

    然而洛基却跳了起来。

    “哼,原来如此。光是知道被最麻烦的女人关起来了,也算是个收获喽~”

    “哼哼,你什么意思?”

    “咱先说一声,你要是一直摆出女王范,迟早有一天会吃不了兜着走的哦~”

    “啊啦,你这是威胁?”

    “是事实。说不定哪天你的城堡会被掀个底朝天哦……说不定,到时候你还会自嘲呢。”

    洛基兴致勃勃地哼着小曲,和护卫团员离开了。

    在沉默的芙蕾雅的注视下,小丑女神飒爽离去。

    这是,开战第一天发生的事。

    “洛基他们也在追踪塔木兹啊……”

    在都市外的大平原——“芙蕾雅眷族”的阵地中。芙蕾雅坐在主神专用的巨大帐篷中回忆着前不久发生的事,坐在神座上的她对眼前的人开口问道。

    “塔木兹,我再问你一次。伊丝塔到底在谋划什么?”

    “遵、遵命,芙蕾雅大人。伊丝塔大人为了讨伐您不仅和战神的派阀联手,还和暗派阀残党勾结。她原本打算把您的眷族引入人造迷宫,在那里用‘精灵分身’打倒‘猛者’他们……”

    跪在地上的褐黑色头发的青年面泛红潮地对女神有问必答。

    芙蕾雅听着他的回答,同时玩弄着右手上的一个刻有“D”记号的金属球体——“代达罗斯之眼”。

    在芙蕾雅破坏欢乐街的那天,她“魅惑”了美神的宠儿。而且还偏偏是当着伊丝塔的面NTR的。洛基判断的没错,藏匿关键人物的正是“芙蕾雅眷族”。

    芙蕾雅一开始只是兴趣使然。她本来只是想知道伊丝塔想如何打倒自己才把塔木兹带回根据地的。不过几天之后,塔木兹的命就被人盯上了。谜之刺客侵入了芙蕾雅的要塞实施暗杀。

    当时的芙蕾雅已经有些宠溺这个强大、秀丽、忠诚的塔木兹了。“美神”可不会抛弃自己看上的孩子。为了保护他,芙蕾雅让奥塔他们葬送了暗杀者。而且为了封杀所有的情报处理得非常彻底。

    为了保护自己的眷族,芙蕾雅对洛基也守口如瓶……不过为什么塔木兹会出现性命之忧呢,现在她总算是理解了。

    这全都是他在“伊丝塔眷族”毁灭时,自己带走的这把“钥匙”导致的。

    “暗派阀残党、人造迷宫、‘精灵分身’……”

    芙蕾雅眯细双眼看着在魔石灯下反射着光芒的“钥匙”,揣测着塔木兹提供的情报,随后微微扬起了艳丽的嘴角。

    “看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一点有趣的事情嘛。”

    “您有何打算,芙蕾雅大人?”

    在神座一旁待命的猪人武人——奥塔毕恭毕敬地等待主人的神命。

    就算得到了关键词,光凭塔木兹的情报也无法窥探整个事件的全貌,芙蕾雅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

    “我想知道,欧拉丽现在到底在发生什么。”

    “您是要和‘洛基眷族’接触?”

    “不,要是和洛基交换情报,她肯定会要求我们交出这把‘钥匙’。”

    听了奥塔的反问,芙蕾雅抬头看着他妖艳地笑了笑。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拿着这把‘钥匙’为妙……虽然,只是我的直觉。”

    遵循“神的直觉”的芙蕾雅从神座上起身了。

    “去把阿伦他们叫来。看来要让他们回都市一趟了。”

    “咱提供报酬。你去把这个魔道具找出来。”

    来到某个“眷族”根据地的洛基对眼前的男神开门见山地说道。

    “你这么突然是闹哪样,话说我们不是同盟吗?你倒是告诉我这是什么啊?”

    赫尔墨斯夹着芬恩描绘的“代达罗斯之眼”的精确素描摇了摇,露出奉承的笑容。

    这里是“赫尔墨斯眷族”根据地“旅人归宿”。现在都市外的战争还在继续,返回欧拉丽的洛基连护卫都不带直接找上了门来,这让阿斯菲和露露涅这些赫尔墨斯的眷族一片哗然。

    “话说,你也对‘代达罗斯街’的事只字不提,我不也按照密谈的要求去调查那里了吗?就算我去问迪欧尼索斯,人家也不告诉我。”

    “因为就是那个迪欧尼索斯告诉咱‘要当心这家伙’的哦。”

    “喂喂,我可是赫尔墨斯哦?我可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煽动芙蕾雅干翻伊丝塔,不就是你搞的鬼吗?”

    “……”

    洛基无视了赫尔墨斯的抱怨说道,赫尔墨斯也没再多嘴,他投降地举起双手笑了。

    “哼,你可疑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话说,咱可以先不管迪欧尼索斯对你的看法,毕竟咱自己也会判断——话说,乌拉诺斯到底在暗地里策划什么呢?”

    “恩,我也不清楚哦。虽然我们经常会接受公会的委托……但也没获得他们的无条件信赖。所以乌拉诺斯并没有全部告诉我。”

    全部。

    看着隔着神室桌子相对而坐的男神,洛基真想一拳轰碎他的下巴。

    ——妈的,每个家伙都是一肚子坏水的狐狸。

    这句事不关己的评论也正说明洛基有多讨厌神命这种存在。

    “既然你想打哈哈,那咱也对自己的‘收获’只字不提。”

    “这就麻烦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哦。”

    “谁管你,不过——如果你找到这个魔道具并且交给咱,咱就和你共享情报。”

    这是交换条件哦。洛基对赫尔墨斯说道。

    “赫尔墨斯眷族”对外宣称是探索系眷族,不过实际上却是活跃在情报、外交等诸多分野中的派阀。标榜中立的他们处事也很圆滑。所以让他们找东西再适合不过了。

    老神的心思,“钥匙”的所在。这都是洛基想要掌握的。

    赫尔墨斯再次看向了羊皮纸上的素描。

    “既然你说这是委托,那我就接了吧……话说有什么线索吗?”

    “没,只知道在都市里。”

    “喂喂,你这样太为难我们了吧?”

    “啊啊,说不定芙蕾雅手里有一个。好了,线索也给你了,你加油吧。”

    “我、我说啊,你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吗……”

    听到洛基这毫不负责的说辞,赫尔墨斯的笑容抽搐了。

    看着满头冷汗的他,洛基吐了吐舌头说道。

    “你要是真想博得咱的信任,那就拿出成果来。咱刚才忘说了,这个魔道具有好几个。就这样,拜托了。”

    交代完必要事项的洛基起身离去。

    在虎人和小人族少女狼狈的视线中,她离开了根据地。

    洛基离开之后,赫尔墨斯轻轻叹了口气,回头看着在背后待命的眷族们。

    “唉……夹板气真难受。”

    你这叫NO ZUO NO DIE。

    面对阿斯菲和露露涅的眼神,优雅男神不禁发出了抽泣。

    *

    随着日子的推移。

    人造迷宫的包围网也渐渐完成了,怪人和暗派阀残党已经彻底龟缩在人造迷宫里了,这也让“洛基眷族”看到了一丝曙光。不过他们到现在也没找到关键的突破口,时间就这样无情地流逝了。因为这段时间对敌人是相当有利的,这段时间会让迷宫都市一步步走向崩坏。蕾菲亚她们对此忧心忡忡。还缺“一招”。这是能将整个局面掀起波澜的“一招”。整个“洛基眷族”都对此心知肚明。

    同时,王国的战争也渐渐平息了。有情报显示,在芬恩的斡旋下,“阿瑞斯眷族”的密探也成功落网。听说那次行动是共享了情报的“赫菲斯托斯眷族”主动申请协助一同捉拿的,不过,“不愧是团长!”——缇欧涅还是率领着“洛基眷族”的团员们喝彩。

    “但是,城里的居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在阳光明媚的上午,在都市街道上闲逛的蕾菲亚小声说道。

    管理机关为了避免多余的混乱,并没有公开混入都市的密探的存在。根据情报来看好像混进来不少人,而且听说他们还带着传说中的武器“克洛佐魔剑”。要是走错一步,说不定就会让整个区域化为火海,不过从街道的喧嚣看来,他们真的对此一无所知,这里还是一派祥和。

    王国已经没有退路了,都市外的战争也快要结束了吧。如此坚信的蕾菲亚他们认为自己终于可以专心对付暗派阀了。

    如今她出来是为了收集情报,顺便为“眷族”进行采购。

    “喂,听说了吗?‘小小新秀’他……楼层主了哦?听说他打败了一只很厉害的怪物哦!”

    “从战争游戏的样子看来,这说不定是真的哦。”

    “是啊,看来又出现一名前途无量的冒险者了。”

    “唔、唔唔唔……”

    王国密探的情报就这样无疾而终,取代而至的是“小小新秀”名声大噪。无论是店里、路上、还是露天商贩,街上的每个角落都能听到某个少年的情报,这让蕾菲亚不是很痛快。

    一个月前刚刚结束的战争游戏还余热未消。每个人都对这名一跃成名的超新星赞不绝口,人们对他充满了期待。

    (竟然在我们手忙脚乱的时候,自己趁机到处抛头露面……!)

    对于吃尽了苦头想要变强的蕾菲亚而言,少年的名声只会让她感到烦躁。当然蕾菲亚也并不是讨厌他本人。她现在的感觉大概就类似于自己在劳心费神地爬坡,然后亲眼看着一只兔子轻巧地从旁边超过了自己之后气得直跺脚。

    咕~~~~~~~!羡慕嫉妒恨的蕾菲亚有些愤愤不平。

    (……不过,我也大概明白了。)

    慢慢地,蕾菲亚也露出了理解的神色。

    她明白了,为什么艾丝会帮那个少年锻炼。

    艾丝肯定是想从这个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变强的少年身上,打探“成长”的秘密吧。

    认真而又温柔的她并不会认为锻炼少年算是等价交换,反而只是自己的小算盘。因此艾丝才会一丝不苟地指导少年吧。

    蕾菲亚如今也稍微有点艾丝当时的心理了。

    毕竟也有人指摘过蕾菲亚和过去的艾丝很像,所以她才能感同身受。

    “虽然不太情愿……应该说是很不情愿……但,我也想知道。”

    蕾菲亚自言自语地低喃。

    “啊。”

    “啊。”

    紧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

    走过拐角的蕾菲亚,遇到了那个白发红眼的少年——贝尔·克朗尼。

    “蕾菲亚、小姐?”

    “为、为为为为、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那个,我只是,刚好路过……”

    突如其来的照面让蕾菲亚有些动摇,就像贝尔自己说的,在同一条街上碰到应该只是一场偶然。

    咕,蕾菲亚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不过贝尔立刻问道。

    “那个,你有没有看见神大人……赫斯缇雅大人?”

    “赫斯缇雅大人……记得是你的主神吧?”

    “是的,她离家出走了……我正在找她。”

    少年竟然会询问如此敌视自己的蕾菲亚,看来这其中事出有因。从他额头上的汗水就可以想象他应该在街上找过一段时间了。

    女神赫斯缇雅。虽然没有直接交流过,不过蕾菲亚也有所耳闻。毕竟自家主神洛基经常说她的坏话,而且她自己也见过她在露天小店“炸薯球君”当销售员的样子。

    “我没见过……发生什么了?”

    “啊,不,那个……我们,算是吵架了吧。”

    蕾菲亚好奇地问道,贝尔有些良心不安地游移着视线。

    听到这个回答,蕾菲亚眨了眨眼睛。

    “真意外……本来我还以为你恐女呢,或者是那种气管炎的人呢。”

    “……!?”

    看来是猜对了,身体后仰的贝尔露出了窝囊的表情。

    这让蕾菲亚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和他见面的事情。他们当时是撞在了一起,贝尔发现蕾菲亚是妖精以后整个人都愣住了,而且红着脸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而且现在也因为艾丝的关系,蕾菲亚对他还是颇有微词,不过他本人很谦虚很淳朴。就和当时一模一样。所以这种少年竟然会和美丽的女神吵架,这点着实让人意外。

    想到这儿,蕾菲亚突然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少年的深红双眸有些阴霾,感觉好像有些烦恼,脸色也不是太好。

    “……真的,只是单纯的吵架?”

    “为、为什么会这么问?”

    你还问为什么……

    看着哑口无言的贝尔,蕾菲亚扬起了眉毛。无论是谁看到现在贝尔都知道他有心事。因为眼前的少年就是这么好懂。

    蕾菲亚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我发现赫斯缇雅大人会立刻告诉你的。”

    “咦?”

    “你现在很困扰吧?那我就帮你一次。”

    “怎、怎么能,太不好意思了。而且,蕾菲亚小姐,那个,好像对我……”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确实讨厌你,但我好歹也知道要对有困难的人伸出援手!到时候你可得好好报答我。”

    对啊,就像艾丝那样。

    这并不是单纯的善意,里面还包含了自己的考量。如果自己真的找到赫斯缇雅并且告诉他的话,就能向他打听成长的秘诀了。蕾菲亚正是以这个前提才决定帮助贝尔的。

    “非、非常感谢!”

    “……没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

    贝尔立刻道谢,蕾菲亚轻巧地回答。这过于真挚的感谢反而让她有些害羞。

    少女不断鞠躬,随后跑向了都市的西部。蕾菲亚则继续收集“钥匙”的情报,顺便帮忙寻找幼女神的行踪。

    无论是想在广袤的迷宫都市中寻找一个魔道具,还是发现特定的一柱神,都是很困难的。不过后者可能会有目击情报。蕾菲亚挤进了人头攒动的主街上打探。

    (好厚的云层……刚才还是晴天呢,看来马上要下雨了。)

    越过高耸的城墙可以看到北方的灰色云团。层叠厚重的暗云正在渐渐加速。

    接着,和少年分别之后不久,蕾菲亚总算获得了幼女神在都市北侧出没的情报,就在此时——

    欧拉丽突然骚乱起来。

    “……?总觉得,街上好像乱糟糟的……?”

    细长的妖精耳朵竖了起来。

    平时活跃的街道中混杂着一些异物。面无血色的兽人拉住商店街的人们好像在散播着什么消息。人类商人们也在窃窃私语地指着同一个方向。冒险者和公会职员们也都不顾一切地在街上飞奔。

    蕾菲亚看向了冒险者们离开的方向——都市正北。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蕾菲亚感受着都市有些不安的氛围,刚准备转身向北方前进。

    “蕾菲亚!”

    “缇欧涅小姐,缇欧娜小姐!?”

    “蕾菲亚,不好了,出大事了!”

    蕾菲亚正好遇到了从小路里冲出来的缇欧娜和缇欧涅。

    看到她们俩拿着大双刃和反曲刀,蕾菲亚这才终于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发生什么了!?”

    “听说王国发动特攻了!”

    “听说他们突然出现在北门,当场抓走了欧拉丽的女神。”

    听到这个情报,蕾菲亚大惊失色。

    缇欧娜她们好像也是刚刚得知这个情报,所以还有很多模糊的部分。貌似所有空闲的公会职员和冒险者都火速赶向北门了。

    “被、被抓走的,是哪个女神!?”

    “听说,好像是阿格诺君的主神……”

    “什……赫斯缇雅大人!?”

    “是啊,听说救援队已经出发了,而且阵容是——”

    意外的事态让蕾菲亚张口结舌,缇欧涅还在继续说明。

    “咦、咦咦咦咦~~~~~~~~~~~~~~~~~~~~~~~~~~!?”

    听到她接下来的说明,蕾菲亚发出了惊呼。

    *

    “……”

    里维莉亚低头看着在眼前打开的书本。

    这里是“黄昏之馆”的办公室。在团员们倾巢而出的根据地中,她来到办公室,开始翻阅芬恩随手编写的“洛基眷族”的记录册。

    上面记载着自从在迷宫都市扎根以来的整个“眷族”的历史,当年的地下城楼层到达数、人员数量,甚至连团员们的“能力值”和等级都有详细的记录。不过上面当然没有“魔法”和“技能”之类的极密情报,然而团员们的活跃和成长都一字不漏地留在了纸面上。这本记录册如实地反映了为了彻底激发派阀潜力的芬恩的良苦用心。

    在这本记录册中,里维莉亚在翻找某位少女的足迹。

    “整个人看上去很危险。”“探索地下城时要有人陪同。”“剑技里有闪光点。”“我和加雷斯也不小心锻炼过头了。”“虽然有人跟着,不过只用了半年就能凭自己到达10层了,很厉害。”……不止是记录,上面还有芬恩类似日记的话语,这让里维莉亚莞尔一笑。

    她又从书架上拿出几本厚重的记录册,放在桌子上一一翻阅。

    看着看着,里维莉亚随手解开了自己束起的长发。

    唰,宛如丛林清流般的翡翠长发散在了身后,她看着手中的金色发簪。

    “哦哦,里维莉亚,原来你在这儿啊。”

    这时,恰巧经过办公室门口的加雷斯看到门开着,就直接进来了。

    “加雷斯,你回来了啊,怎么了?”

    “你有‘灵峰净水’吗?这上面的污渍太难缠了,只有那个道具才能洗掉吧。”

    加雷斯手上拿着一把收在鞘中的短剑。

    拔出来一看,剑身已经伤痕累累了。剑身上还布满了细微的波纹,算是比较罕见的构造。上面到处都是污渍,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了,不过依旧耀眼的刀刃表明这仍是一柄利器。

    看到这个,里维莉亚一脸意外。

    “这把剑……原来在你这儿啊,加雷斯。”

    “是啊,毕竟有纪念意义,老身就留着了。虽然芬恩让老身休息,不过也不知道该干啥……所以,就想起这茬了。”

    这名矮人捣毁了人造迷宫通往都市外的所有通道,最近才刚刚回来,如今他手里的短剑也是他从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出来的。

    “反正,老身就是想打磨一下剑身,完全就是心血来潮吧。”

    加雷斯若有所思地弯起眼角,望着伤痕累累的剑身。

    “话说,你又是怎么回事?你又不是在睡觉,解开头发干嘛?话说老身也好久没见过你散开头发的样子了。”

    加雷斯抬起头问道,里维莉亚沉默了一会儿,瞥了眼手中的发簪说道。

    “前几天……我把艾丝的过去告诉了蕾菲亚。”

    “嚯?”

    “所以呢,我也不清楚……就是最近,总是会回忆过去,然后沉浸在这种不像样的感伤里。”

    听到这儿,加雷斯仿佛和拿着发簪的里维莉亚不谋而合,他捋着胡子说道。

    “哈哈,这也是必要的吧,老身也差不多。正是因为现在战斗越来越激烈了,所以才更容易回忆过去吧。要是死了可就什么都没喽。”

    “别瞎说,加雷斯。”

    里维莉亚眯着双眼发出警告,加雷斯笑了。

    “说不定,反而是我们几个舍不得孩子呢。”

    “……”

    “不过,艾丝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冒险者了。我们几个也不用像以前那么费心——”

    加雷斯话还没说完。

    走廊里就响起了剧烈的脚步声,有个人影直接冲进了办公室。

    “里维莉亚大人!加雷斯先生!”

    “艾丽西亚?怎么了?”

    发现脸色苍白的妖精艾丽西亚冲了进来,里维莉亚和加雷斯转头看着她。

    妖精第二级冒险者上气不接下气地带来了一条情报。

    “艾丝她,为了追击王国的别动队,出城了……!‘小小新秀’也和她一起,他们的目标好像是‘贝欧尔山地’!”

    里维莉亚他们都睁大了双眼。

    紧接着立刻转头看向窗外。

    他们透过窗户看向了北方的山脉,灰色的乌云已经将整个天空埋没了——锐利的电闪和雷鸣震撼着欧拉丽。

    “……‘贝欧尔山地’的气候恶劣……总觉得有不祥的预感。”

    “是啊……这可不是还能悠闲度假的状况……真是的。”

    皱紧眉头的加雷斯和里维莉亚说道。

    他们立刻展开行动。两人带着前来报告的艾丽西亚离开了办公室。

    为了和负责指挥的芬恩他们合流,他们大步流星地在走廊中移动,这时里维莉亚轻轻地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让人那么费心。”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