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四章 代达罗斯前哨战·里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四章 代达罗斯前哨战·里

    【洛基眷族】将本阵移到了『代达罗斯街』中央地带。

    迷宫街的中心地是一个高塔与高层建筑林立,台阶与小径二重、三重地交错在一起的混乱地带。混乱到从高处向下看都看不到地面的程度。芬恩将本阵放在了一个模仿古城建成的大型建筑的屋顶上。这里空间宽阔,而且能够环视『代达罗斯街』全域。

    穿过地面,正下方就是『人造迷宫』。为了把守名匠(代达罗斯)的遗产将团员配置在此处。

    「团长,【赫斯提亚眷族】行动了。」

    「是吗……向各团员传达。不久之后就会有『事情』发生。按照计划展开部队。」

    「是!」

    这次,担任芬恩辅佐的是安娜斯蒂。

    芬恩对拿来报告的她发出指示。

    猫人跑着离去,大声向着周围的团员们传达命令。

    (根据去监视的克鲁兹他们的报告,昨天贝尔·克朗尼他们出去买了一次装备和道具……虽然报告上说无人和他们接触,但他们应该与怪物一侧取得了联络。)

    『武装怪物』有一个『统率者』。

    芬恩推测,加雷斯报告上来的那个人物并不是驯兽师,而是『魔术师』。缇欧娜破坏的金属巨块——『人偶兵』——并不是怪物。虽然难以置信,但那个是魔道具。能自律行动进行战斗的自动人偶这种东西,芬恩还从未听说过。

    超高水准的『魔术师』正在支援怪物们。恐怕这是老神(乌拉诺斯)绝密的棋子——私兵吧。

    使用魔道具,或者是更原始的信也有可能。芬恩估计沿着都市地下水道移动的『武装怪物』与【赫斯提亚眷族】已经商量好了。

    怪物们已经潜伏在这个『代达罗斯街』了吧。

    「芬恩。」

    就在中途休息的团员们刚要正式行动时,艾丝独自一人走了过来。

    「如果那孩子来了『代达罗斯街』……就让我来盯着。」

    芬恩停下了动作,回望着少女的脸。

    艾丝提出来的申请是监视贝尔·克朗尼。

    这是执着吗。还是『留恋』呢。

    「恩……你没问题吗?艾丝,我觉得你和贝尔·克朗尼走的太近了。老实说,我很担心你会故意放走他。」

    看着即使表面上没有变化,但内心很『不稳定』的艾丝,芬恩直白地告诉她。

    「我说明白一点,艾丝。客观来看,贝尔·克朗尼现在对于欧拉丽就是个不安要素,是个危险分子。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是最大限度地对他进行警戒,二是根据情况我们必须阻止他的行动。」

    「……」

    「这件事,你真的能办到吗?」

    艾丝先是垂下双眼,然后看向芬恩的瞳孔,点了点头。

    「如果那孩子要搞鬼的话……我会阻止他的。如果有人想要利用他的话,我也会阻止。」

    「……」

    「如果怪物出现的话……我也会打倒的。」

    这句话听着既像是义务感,也像是私情。

    从那毅然决然的表情中能感觉到她和少年(贝尔)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芬恩的眼里,他看到的是『了断』。

    「知道了。贝尔·克朗尼交给你。」

    「谢谢……芬恩。」

    芬恩坦率地评估了艾丝,然后允许了她的申请。

    他盯着转身离去的她看了一会,然后仰起头了。

    「……雨也停了啊。」

    从昨天就开始下着的雨终于隐去了身姿。仍旧留在空中的云的褶皱看上去细了一些,漏下来些许月光。

    时间正值夜晚。

    苍郁的黑暗包住整个欧拉丽。

    一直被云给遮住的天空之上,是一片宽阔的星之海洋。

    从上方往下看就是宽广的迷宫街。在那之中,一个影子悄悄地爬上无人的建筑物,用与那巨体格格不入的矫健动作在屋顶间跳跃。

    为了下定决心而停顿了一瞬间,然后像野兽一般仰头朝向夜空。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怪物的嚎叫震撼了夜空。

    低沉冗长的啼鸣传遍了『代达罗斯街』每个角落,甚至传到了都市的边缘。

    冒险者一同抬起头。居民们全都畏惧起来。每个人都静止下来,得知了一切的开始。

    嘎哦呜呜呜呜————…………

    紧接着响彻云霄的,是宛如少女一般尖锐的声音。

    怪物的嚎叫在空中交错,回荡。众人与众神都无法理解其内容的『号令』在夜空之上往来。

    「怎么了!?」

    「要来了吗,怪物们!」

    盘踞在迷宫街的众多冒险者们开始呼喊起来。

    「开始了呀。」

    朱发女神停下脚步,在走到的高台上眺望四周。

    「菲尔维斯,追踪【洛基眷族】的动向。」

    「是,迪欧尼索斯大人。」

    金发男神向妖精侍从发出指示,注视着将要成为『契机』的这一战。

    「团长!」

    「……」

    然后,不顾突然行动起来的团员们,小人族勇者睥睨着眼下蔓延的黑暗。

    『怪物』的叫唤成为了宣言。

    开战的序幕静静地揭开了。

    敌人的『作战』是南区划开始的。

    「啊,出现了!?」

    「是怪物,就在小径里!」

    出现的是一匹独角兔。松垮的青色战斗服,挂在脖子上的破旧怀表,用跟【洛基眷族】交战的『武装怪物』分毫不差的姿态在迷宫街南部的小径中跑来跑去。

    冒险者们发出怒号,冲着猎物杀了过来。

    「发现『独角兔』了!」

    「在那边,快追!」

    不顾传到耳边的喧嚣,艾丝贯彻初心,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不需要迷茫。我要监视这孩子。)

    站在屋顶的她的视线前方,正是在眼下街道上的贝尔·克朗尼。

    从少年到达『代达罗斯街』开始直到现在,艾丝一直在注视(盯梢)他。维持在一旦发现他动作可疑,或者与怪物接触了就能瞬间制伏他的距离。

    贝尔用苦涩的表情朝这边瞥了一眼,然后甩开旁边半妖精公会职员的手,一口气跑了出去。

    『你追我赶』开始了。

    「快追,别跟丢了!」

    直觉敏锐的冒险者们,和艾丝一样没有被独角兔扰乱,选择了追踪贝尔·克朗尼。沿着屋顶奔跑的艾丝的视野里,好几名看得出是有实力者的上级冒险者身姿映入眼帘。

    贝尔保持着速度朝迷宫街东南部前行。

    艾丝的眼睛没有放过那个穿过道路的背影,此时他突然改变了路线。

    拐过小径藏在阴影中那一瞬间,少年的身姿突然不留痕迹地消失了。

    「!?」

    「【小小新秀】去哪了!?」

    艾丝的惊愕与冒险者们混乱地声音同时产生。

    看见跟字面意思一样隐去了身姿的贝尔,其他人都哑口无言,杵在原地。即使是艾丝也停了一下。

    接下来响起的是预示混乱开始的叫声。

    「找到了,是【小小新秀】!他进那个屋子里了!」

    「不对,在这里!在那条路上!」

    「怪、怪物!发现怪物了!」

    交错的目击情报让冒险者们非常困惑。暂且不提发现怪物的消息,贝尔·克朗尼在不同的方位现身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无论哪一个都是误报。所有人都跟丢了怪物与少年。

    回过神来,附近这一带已经形成了骚乱的旋涡。

    「消失了?」

    无视冒险者们困惑的叫喊,艾丝冷静地俯视周围。

    (——不对,还在。)

    接着她马上就捕捉到了『身姿消失的贝尔』的『气息』。

    就算消除身形和气味,但细微的脚步声和气息是绝对逃不出第一级冒险者的知觉领域的。

    (毫无疑问,他变『透明』了!周围的混乱也是贝尔他们干的?)

    身经百战的【剑姬】丢下其他冒险者们,只身追踪着少年的『气息』。

    造成这种激烈状况的是敌人的『魔法』吗,还是说『魔道具』呢。不管怎么说,要是大意了就会被占得先机。艾丝彻底排除了将贝尔·克朗尼,不对是【赫斯缇雅眷族】视为低一级对手的这份傲慢。

    化为一名狩猎者继续追踪少年。

    然而,

    「【剑姬】。」

    「!」

    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附带兜帽的长袍,和艾丝一样的长靴。遮住容貌的冒险者。

    这名挡在艾丝面前的人物拔出了腰间的木刀。

    「还请,和我一战。」

    艾丝睁大了双眼。

    「现在……在这里?」

    「毕竟我也算是黑道中人。如果不是这种状况,我恐怕也没有机会和你交手了。」

    追求剑道的人挑战世界闻名的【剑姬】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凛然的声音中也听不出一丝虚伪。

    但是这个时机,真的是偶然吗。

    (贝尔的……同伴?)

    也就是要困住她吗。

    她将手放在爱剑的剑柄上,同时瞥了一眼仍在不断远离的少年的气息。

    「抱歉,我先上了。」

    对着这样的艾丝,蒙面冒险者锐利地斩了过来。

    ——好快!

    面对和第一级冒险者比肩的神速木刀,艾丝迫不得已拔剑迎击。碰撞的武器之间放出尖锐的噪音,两人都顺势从屋顶上落到小巷里。

    艾丝放弃了贝尔,开始迎击蒙面冒险者。

    「据说独角兔出现在了南部!另外东南部也有大量怪物的目击情报!」

    「好像有很多误认的情报,令事态更加复杂……周围一带非常混乱!」

    【洛基眷族】的本阵中,战况的走向被逐一传达出来。

    传达情报的主要手段是魔石灯信号器。在各地区屋顶上待命的团员让魔石灯频闪来传达信息,将情报集中到本阵所在的『代达罗斯街』中央地带。

    「不要乱了阵型!保持住当前配置!」

    冲读取信号的团员们喊着的是安娜斯蒂。

    小人族首领的脑海中描绘出『棋盘』,正在进行上百回合『棋子争夺战』,为了不妨碍他的思考,作为副官的她在担任指挥。

    (除了贝尔·克朗尼之外,所有【赫斯提亚眷族】的队员都甩开了监视。就连主神也是。是魔道具的力量吗,还是利用了『代达罗斯街』的地形呢,无论如何现在是敌人能够自由行动的『时间』。)

    芬恩让出了『先手』。

    本来在『两面展开』作战的前提下,【洛基眷族】就没有余力。

    只得采取看穿敌人动向以后再对应的『后手』。

    (和预测一样,怪物一侧是将贝尔·克朗尼作为『诱饵』的阵势……我们这边则是派出了最强战力(艾丝)。好了,接着会怎么出招呢。)

    艾丝的请求正中芬恩下怀。

    这是用己方最强的『棋子』来封杀敌人小动作的一手。敌人必然会被迫『采取行动』。首先要看看他们的本事。

    「贝尔·克朗尼也在东南!还有,艾丝小姐好像跟丢了……」

    「我说过了,贝尔·克朗尼只是佯攻。他由艾丝全权负责,我们无视就行了。南部与东南部还不用动。」

    艾丝被甩开了这情报令团员们和安娜斯蒂都惊讶不已。

    芬恩也暗中吃了一惊,同时迅速做出指示。

    「最大的问题应该在西边。艾尔菲,你去让在西北的缇欧涅她们前往九十八号街,张开包围网。」

    看到团长泰然处之的样子,其他团员也有条不紊地回答道「是!」。

    【洛基眷族】没有因敌人的佯攻所动摇。继续维持着包围『人造迷宫』的铁壁阵型。

    (恐怕艾丝是被人拖住了。伏兵吗?敌人的战力有点超乎想象啊……不过没问题。艾丝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

    将长枪枪柄靠在右肩上,芬恩盘算起来。

    (令我在意的是,对手彻底逃开了我方的监视和斥候。难道是手牌被读到了吗……不对,感觉比这还要作弊。)

    敌方的动向尽数打破了自己的预测。是魔道具吗?

    他边将会扰乱自己的预见的事物纳入考虑,同时问向附近的团员。

    「黑色猛牛的情报呢?」

    「目前还没有。」

    「是吗……继续维持阵形。稍微,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小人族首领继续静静地注视着战况。

    然后,在此同时。

    分出一部分意识到另一个『作战』上,不停思考着。

    (『这一边』还不要紧。还在预想的范围内。问题是——)

    ——『那一边』,芬恩皱起了眉头。

    「食人花,要来了!」

    叫声响彻在『代达罗斯街』地下的暗道中。

    冲着神情紧迫的冒险者们,黄绿色长身逼近了过去。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洛基眷族】的团员与用那破锣嗓子发出咆哮的食人花交战了。

    即使是在宽广的地下通道中,那也是属于大型级的怪物,数量有三头,四头,还在增加。

    承受着甩来甩去的触手和用那丑陋的下巴进行的攻击,再加上这数量,使得团员们陷入苦战。

    「是哪个『大门』打开了!?」

    「是西南!大群怪物从人造迷宫那里,现在也是……仍在不断出现!」

    加雷斯喊道,团员也大声应答。

    敌人抓住了他们仅有一瞬的破绽。当在地下通道里待机的团员们听到独角兔出现在地面上这一消息,注意力被引走的瞬间,人造迷宫的『大门』毫无前兆地打开,潜伏在里面的大群食人花如浊流一般被释放出来。

    受到奇袭的团员们没能压制住,只得暂时后退。

    「虽然怪物在不停涌出,但『大门』还是开着的!现在的话就可以强行侵入内部……!」

    「住手,那是『陷阱』!要是进去了迷宫,之后肯定会被关在里面折磨致死!证据就是,现在只有怪物出来了,没有一个残党!」

    加雷斯制止了心急的团员。

    要是哪怕有一名操作怪物的驯兽师或是怪人的话,都值得冲上去抓住他。但是放出来的全是杂兵(怪物)。别说夺取『钥匙』,连削弱敌方战力都算不上。

    放出怪物逼他们回去,敌人的目标很明显是消耗战——『找麻烦』。

    「这就是『腹背受敌』吗!芬恩那家伙,选个轻松点的作战多好!」

    加雷斯边骂边浮起可憎的笑容,同时也挥起自己的斧头。

    「里维莉亚大人,增援的怪物出现了!」

    另一边,守着东南侧的里维莉亚她们妖精部队也受到了敌人的袭击。

    担任里维莉亚副官的艾丽西亚边操纵着短弓与『魔法』,同时端正的容貌中也渗出了焦虑。

    「根本没工夫捕捉敌方的动向!这样下去的话,即使钓出了暗派阀……!」

    「坚持住。还有艾丽西亚,不要动摇。你的动摇也会传染给其他妖精。保持『泰然之心』去战斗!」

    里维莉亚亲自来到前线,奏响『并行咏唱』充当食人花的诱饵,此时由妖精们的一齐射击扫清整个通道的敌人。但是,立刻就有新的怪物出现。

    与上演着前哨战的地面上不同,地下通道已经是一副激战的景象。

    闭着一只眼睛的里维莉亚结束了咏唱,不停地发出寒冰炮火。

    『【洛基眷族】……一qun笨蛋。』

    在最硬金属『大门』的里侧,一个青紫色的长袍摇动起来。

    背后操控着大群食人花和晶黾的假面人物发出无数嗓音重合在一起的诡异声音,嘲笑着【洛基眷族】。他伸出装备着金属手甲的手臂,向冒险者们派出更多的怪物大军。

    「好的,辛苦啦~」

    在人造迷宫深处的塔纳托斯也同样浮现出笑容。

    这里是迷宫内部的大厅,暗派阀的据点。中央有一个放着红色宝珠的台座,通过操作这个就能随意控制人造迷宫内的『大门』。因为这个特性,残党们都称之为『迷主之间』。

    听着自己的使徒带来的【洛基眷族】的情报,司掌死亡的男神脸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笑容。

    「伊刻罗斯他们干出来的事确实超乎我的预想……但那边的作战我可读懂了哦。大致上,就是以『会说话怪物』它们拿着的『钥匙』作为诱饵,要钓我们出来对吧?」

    摇动着深紫色长发的神明酝酿出一股颓废的氛围,同时坐在台座之上翘起二郎腿。

    「我们这边只吐出怪物而已。这样的话那边就会擅自自取灭亡。嗯,这活真轻松。即使是不懂战斗的我也做得到哦。」

    塔纳托斯准确地看透了芬恩的计划。

    同时也看出来这对【洛基眷族】是多大的负担。

    正如他所说,塔纳托斯他们只要放出怪物去『找麻烦』就好。这样的话盘踞在地下通道的【洛基眷族】就会逐渐损耗。无论打倒多少怪物,暗派阀一侧都没有太大的损失。

    因为有了怪人们的帮助,使得人造迷宫里面有无数的『极彩色怪物』。

    「把怪物放出去,不要断了~」

    「是!」

    塔纳托斯仿佛就要哼起歌一样,那弛缓的声音响彻四周。

    死神的使徒跑了出去。

    「小巴尔加也是,拜托你帮忙咯。」

    「……真是浪费时间。不过这也是必须花费的力气。」

    塔纳托斯旁边,在台座前方操纵红色宝珠的是名匠(代达罗斯)的族人,巴尔加。

    远离阳光的白色前发,隐藏在这下面的左眼发出『D』字红光,释放了迷宫内的墙壁——『大门』,放出里面的食人花。通过不停开闭『大门』,巴尔加将怪物引导到迷宫外部。

    「这种情况就算是【洛基眷族】也对应不了……你们在那边磨磨蹭蹭的时候,我就要回收『钥匙』咯。」

    『武装怪物』的对策已经拟好。

    塔纳托斯看向布满石头的天花板,朝着在地面上布阵的敌人笑了。

    「『腹背受敌』可真难受呀,【勇者】。」

    对【洛基眷族】来说苦境仍在继续。

    对【塔纳托斯眷族】来说喜剧持续上演。

    塔纳托斯像个孩子一样噗噗笑了出来。

    在地下通道中持续发生严酷的战斗时。

    隔着一层地面,地上的骚动也终于要正式开始了。

    「呜哇……不愧是团长,真的发生战斗了啊。」

    率领着阵势的一角的劳尔喃喃自语。

    虽然现在才提起来,但劳尔·诺尔德是一名第二级冒险者。

    能力是Lv. 4。只看这点的话毫无疑问是强者,而其他派阀的人对他的印象仍然是『不起眼』,这也是他的性格所致。

    在以芬恩为首,屈指可数的第一级冒险者面前,他总是畏畏缩缩,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是一个极为标准的普通人。他对自己的评价低到一点都不像个行为粗鲁的冒险者,这也他被叫做『超凡夫』原因。

    因此,对于『敌人』来说,也会将他看做是便于行事的『漏洞』。

    「——劳尔!」

    「咦……团、团长!?」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回过头去的劳尔大吃一惊。

    因为本应在本阵的芬恩跑了过来。

    劳尔率领的部队正在迷宫街西部与中间地带相接的防卫线上。看见特意从本阵过来的芬恩,人类青年慌张起来。

    「为、为什么您会在这里!?指挥怎么办……」

    「怪物的主力出现在东南了!黑色猛牛也是!你去和位于现场的艾丝会合,将他们一网打尽!快向部队下令,立刻改变阵形!我也一同出击!」

    「遵、遵命!」

    听到凌厉的语气和『黑色猛牛』这个词语,劳尔条件反射性地立正回应。

    丝毫没有怀疑眼前的小人族。

    「对了,劳尔,你还记得『人造迷宫』的配置吗?」

    「咦,地下的『人造迷宫』?我是还记得……」

    「再跟我说一下吧,我有些事要确认。」

    劳尔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回答了芬恩。

    「那个,我们目前发现了西北、东北、西南、东南的四扇『大门』,目前加雷斯先生应该在那里守卫……」

    「是吗……那我先去那边一趟。劳尔,你去让周围的人集合,立刻前往东南。」

    「明、明白!」

    听到伟大团长的指示,劳尔没加多想就行动了起来。

    向团员们发出指令,让他们改变阵型。

    遵从了芬恩那个优先讨伐『黑色猛牛』的意向。

    (咦,不过,团长,手里的枪哪去了……?)

    劳尔没有注意到。

    在即将离开的时候,背对他的『芬恩』嘴角吊了起来。

    「——劳尔?」

    芬恩率先察觉到了那个阵型变动。

    西侧部队正在南下。

    信号器的磷光也因为这预料之外的移动,而仿佛在动摇一般摇摆不定。

    「西、西侧部队在向南移动!据说是南部出现大量怪物,他们前去包围!」

    「这里没收到过这种联络!而且团长也没下达过这种指示吧,为什么他们擅自移动了!」

    「那、那个……据说是团长直接去找劳尔先生下达指示的……」

    「哈啊!?」

    听到传令官的报告后,安娜斯蒂正巧和青年(劳尔)一样发出了抓狂的声音,视线在芬恩和眼下的街道之间反复移动。

    本阵里产生了些许骚乱,而此时只有芬恩产生了一股既视感。

    (对了,这是——【赫斯缇雅眷族】和【阿波罗眷族】的战争游戏。)

    大概两个月前,令【小小新秀】之名响彻在都市内的那场派阀间战争。在那场战争中一名小人族背叛了【阿波罗眷族】,为【赫斯提亚眷族】带来了胜利。

    如果那不是背叛,而是变装、不对『变身』之类的东西的话——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团长?」

    他不顾在旁边一脸不可思议的安娜斯蒂,心中想到了一名同族。

    (是那孩子吗。)

    他因『弥诺陶洛斯』事件而被贝尔所吸引,而实际上,自从那件事以来,有一位同胞他一直很是关注。为了叫到人帮助少年,连自己的命都不顾,被芬恩认可为『勇气』的少女。

    芬恩推测,这是在【赫斯提亚眷族】中最机灵的她干的好事。用魔道具,或者是『魔法』之力将劳尔等人骗得头晕转向。

    这是在心中不屑一顾地认为只有贝尔·克朗尼值得注意的芬恩的失态。

    「让队伍回去,然后让北面的纳尔薇他们填补漏洞……不行了啊,太迟了。」

    芬恩刚要开口命令补上部队移走产生的漏洞,立刻又摇了摇头。

    紧接着——铛、铛、铛!!地。

    仿佛是肯定芬恩认命的想法一般,西方响起怪物出现的警报。

    「团、团长!?有一大群怪物突然出现在西侧,对方直接利用劳尔先生让出的空缺冲进了『代达罗斯街』中央地带!」

    「我知道,冷静点。把缇欧涅她们叫回来,她们应该注意到了。让她们和剩下的守备队前后夹击。」

    在动摇瞬间传遍本阵的时候,芬恩展现出毫不动摇的首领姿态,避免了己方产生混乱。团员们都取回了冷静,做起自己的分内工作。

    「敌人的路线呢?它们瞄准的是『人造迷宫』的哪个方位?」

    「那个……笔直前进!敌人从西边出现以后一直在向东前进!」

    「——笔直前进?路线也是朝向『人造迷宫』的西侧?」

    但是听到这儿,芬恩的表情第一次有些动摇了。他盯着困惑地点头的团员,然后将视线移回迷宫街。

    (既然出现在西侧,我本以为他们会转向西北或者西南……『人造迷宫』的西部并没有『大门』。至少我们在这四天里并没有找到。……难道说,他们掌握了我们不知道的路径?)

    芬恩的思考很迅速。想象能想到的最坏情况,找出某段记忆来。

    (神伊刻罗斯提到过『代达罗斯笔记』是存在的。说是『人造迷宫』的设计图……难道敌人拿着那个?)

    询问他的时候,确实那个男神说他手上没有,说不定掉在哪了。因为洛基也在场,所以芬恩也相信了他。

    但是,如果他瞒过了我们的眼睛……不,如果『笔记』在伊刻罗斯都不知道的地方经过多次转手的话。

    「糟了。」

    芬恩低喃着看向自己的右手。

    告知他不好的预感的大拇指现在也一点都不疼。

    (——看来我过于依赖这种没有根据的直觉了。)

    有些不甘的芬恩一边反省,一边迅速调整状态。

    他推翻了原本准备诱敌进入地下通道的计划。放弃将其作为钓出暗派阀的『诱饵』,而优先将它们在地面上捕获。既然有可能存在自己这边不得而知的额外路径,那就不能让它们来到中央地带。

    在他使思考不断加速时,

    「喂~芬恩~」

    主神懒散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都跑哪去了,洛基?」

    「稍微逛了逛~」

    洛基在忙碌的本阵中现身了。

    芬恩头也不回地询问走到背后的她。

    「恩~你在想事情吗,芬恩?」

    「是啊,好像有些大意了。希望你现在不要管我。」

    洛基目不转睛地盯着仍在反复思考的芬恩的侧脸。

    接着,她微微吊起嘴角。

    她伸出双手搭在小人族瘦小的双肩上,凑到他的耳边。

    「芬恩——要看清楚哦~」

    「——」

    听到这位神的耳语,芬恩被迫停止了思考。

    她指的是少年(贝尔)?

    还是说怪物?

    芬恩推测不出洛基的神意。洛基也特意让芬恩去思考。

    他仅仅转动眼睛看向旁边,只见女神轻轻笑着。

    「不要依靠别人,要用你自己的双眼。」

    「……」

    「接下来的判断,就看你自己了。咱不会再打扰你咯~」

    洛基放开了抓住肩膀的双手,然后像平时那样轻佻地笑了起来。

    然后她挥着手从芬恩眼前离开了。

    「……」

    产生了仅仅一瞬的空白。

    在一片喧嚣的本阵里,芬恩叹了口气。

    将主神的话语放到头脑的角落中,现在要优先进行战况处理。

    接着他又立刻戴上了首领的面具,重新看向『代达罗斯街』。

    「去把劳尔叫来。快点。」

    「是、是!」

    被叫住的一名传令官,艾尔菲跑了起来。

    芬恩接着又流畅地发出指示。

    「变更阵型。让地下通道西南方的加雷斯他们移动,作为迎击怪物的预备队。」

    「团长,不要紧吗?要是动了地下部队,就很难抑制暗派阀一侧的动作了……」

    「如果怪物们掌握了通向人造迷宫的路径,那将部队放在地下就是下策了。把钓出『本命』的『诱饵』放跑了可是全盘皆输。现在暗派阀一侧的攻击也猛烈起来了,让加雷斯他们动弹一下,动摇他们。」

    「明、明白了!」

    优先处理作为『诱饵』的『武装怪物』们,安娜斯蒂理解了芬恩的这个意思。而另一边,芬恩在向她说明的同时也在进行其他的思考。

    (虽说不得不选择『后手』,但还是让了太多『进攻』了。堂堂正正地打了过来……贝尔·克朗尼也是,『你们』还真是能让我头疼。)

    即使在胸中骂道,芬恩在这种状况下,还是笑了出来。

    仿佛是面对着夹着棋盘,锐利地指着棋子,看不见脸的『对手』,心中雀跃不已一样。

    (或许她听到了会不高兴,但我和『她』的思考很相似。若是这样的话,下一个行动就是……)

    思考得出了结论,芬恩抬起了头。

    「安斯!给你一个部队,你也出击。」

    看到芬恩大胆地接连改变配置,本阵中一阵嘈杂。

    「这倒是没问题……但是团长的辅佐怎么办?」

    「让劳尔来接替。这个作战只有你才办得到。」

    感受到芬恩的信赖,安娜斯蒂脸色不变地点了点头作为回答。

    将他快速说出的任务内容,一字一句不差地刻在脑海中。

    眺望着信号灯的光芒咔哒咔哒地往来的迷宫街,芬恩告知道。

    「在我说出来的这个地点,布下『包围网』。」

    「洛基。你去哪了。」

    离开芬恩后,洛基走到了迪欧尼索斯那里。

    那是建在【洛基眷族】本阵附近的尖塔里面的窗户旁边。

    「去了趟公会啦。」

    「什么?难道说,是乌拉诺斯那里吗?」

    「到底是不是呢—」

    感受到迪欧尼索斯带有责备的视线,洛基只是嘻嘻笑了笑。边用平时一脸狡猾的男神那不满的表情来缓解压力,同时窥视着四周。

    看着像米粒一般的魔石灯光,持续不断地频闪的信号交流。西北部那里的光亮是集中了迷宫街避难民众的广场篝火吧。

    菲尔维斯不在迪欧尼索斯的身边。洛基这边有两名团员在护卫,保持着距离跟在身边。

    「……这个状况,你怎么看?」

    「我才不知道咧。又用不了『神之镜』或者是千里眼,怎么可能知道在哪里发生了什么啊。」

    「这倒也是。」

    洛基冲凝视着黑暗的迪欧尼索斯吐出舌头。

    只是,为了敏感地闻出迷宫街内气氛的变化,吸了吸鼻子。

    「不过,互相试探已经结束了呗。」

    西边警报的声音还在持续。

    那个音色正如洛基所说,即是告知前哨战已经终结的钟声,同时也是宣告主要战斗开始的号炮。

    洛基稍稍睁开了朱色的眼睛。

    「这之后,就是动真格的战斗咯。」

    她是一名兽人少女。

    和其他人一样,以管理机关(公会)加在『武装怪物』身上的赏金为目标,打算坐收渔翁之利,夺走巨款的一名肤浅的冒险者。

    边装作如此,边在众多莽汉之间乱窜,偶尔被人怒吼道「真碍事!」,同时收集着情报。

    「好、好惨……」

    「有多少人被干掉了,喂!?」

    复杂交错的道路上各处都倒着大量冒险者,呈现出尸体堆积如山的样子。他们被『惊人的力量』所破坏,粉碎,鲜血四散,就是这样的景象。倒在地上的冒险者之中也有带着小丑纹章的人。

    少女看到周围的惨状后屏住了呼吸,一边注意不被其他冒险者发现,同时离开了此地。

    从标记着『二十七号街』的小路走到看板上标着『二十八号街』的小巷里。

    在迷宫街东区移动的少女谨慎地确认到周围没有人之后,当场蹲了下来,将手抬到嘴边。

    「不行,没有异端儿。恐怕是汇合地点被冒险者们发现了……没错,没错……好的,放弃汇合,接下来继续扰乱——」

    尽管是一个人,可她却冲着小小的手中的『水晶』处落下低语。

    然后少女不再窃窃私语,站起来环视四周,正要再次奔跑起来。

    就在那时。

    「和团长预测的一样——」

    诶?,少女的这声低语。

    被浮现在地面上的影子遮住了。

    「——从南部跑到东部来了呢。」

    从头顶上方,不带一点声音,正如一只猫一样,一个人影飞了下来。

    『她』还没等少女反应过来就在其背后着地,在那纤细的脖颈上,架上了一把剑刃。

    「——!?」

    左手被扭到身后。

    脖颈处传来冰冷的剑的触感。

    这是在一瞬间上演的捕获剧。

    兽人少女至今还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她的眼睛张得极大。

    『支援者君?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右手中的水晶微微地发出光芒,女神的声音传到了这个地点。

    小巷被绝对的静寂所包围,从被剑压着的脖颈皮肤那里,流下来一缕鲜红的液体。

    蒙混过去,刀刃如此要求道,少女屏住呼吸,张开了颤抖的嘴唇。

    「有冒险者,在这里……请暂时切断通信,否则会暴露……」

    『嗯,我知道了。』

    大概是将屏住呼吸的少女的紧张理解为因为冒险者接近了吧,在水晶深处的神物什么都没注意到,退了出去。光芒断绝,水晶彻底沉默了。

    与此同时,唰地一下,少女全身冒出了迟来的汗水。

    架在脖子上的短剑的柄上,刻着一个恶趣味的【眷族】徽章。

    那是嘴唇像新月一般吊起来,笑着的,小丑纹章。

    咚,咚,咚,少女体内的心脏疯狂跳动。

    (为,什么……?)

    被抓住了?

    因为『伪装』被看破了?

    骗人的吗?为什么?为何?

    明明现在的『自己』,并不是『真正的自己』的姿态——

    仿佛在回答少女脑海中刚冒出来又被否定的无数疑问一般,伫立在背后的『她』——安娜斯蒂将嘴唇靠在了耳边。

    「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味道哦。」

    少女的体温瞬间降了下来。

    「消臭的香袋,对吧?跟狼男(伯特)调查时我就感觉到了……在西侧大道藏匿怪物的也是你?」

    「……!?」

    「如果是隐秘行动倒还好……要是在集团之中,就会格外显眼。」

    仅仅如此?

    就凭着这个?

    仅仅凭着这一点,就找到了混在无数冒险者之中的自己?

    少女的脸色瞬息万变,小小的身体战栗着,不停颤抖。

    「还有就是……现在的你,和骗了劳尔的团长身高一样。」

    安娜斯蒂·欧达姆。

    与不起眼的同僚劳尔·诺尔德一样,是Lv. 4。

    但同为第二级冒险者,她有些,太有才能了。

    有才能到根据芬恩所预测的少女『变身』的情报,就能缩小目标范围,在无数的冒险者之中找到『本命』的程度。

    在刀架在脖子上的少女周围,数名【洛基眷族】团员现身了。

    这一次少女的脸色真的变得苍白。

    「跟我们走一趟吧。」

    ——贝尔大人。

    少女仿佛领悟到自己即将终结,低声念出少年的名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