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间章 各自的战斗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间章 各自的战斗

    剑刃接住木刀的声音。

    弹奏出激烈的剑音,艾丝在小巷中着地了。

    「咕……!」

    从建筑物屋顶落到小巷里,艾丝与袭击者——蒙面冒险者对峙起来。

    长袍附带的兜帽随风摇动,长靴覆盖了一半腿部。拿着木刀的纤细的冒险者侧着身体,进入了临战状态。

    这是在迷宫街东南部的一个小巷中。

    宽有七M,比想象中还要宽广,周围胡乱堆着大量的木箱和酒桶,还有垃圾堆成的小山。追逐着少年与怪物的冒险者们的喧嚣从远处传来。简直像世界只将这里隔离出来了一样,这迷宫街的一角成为了仅有两人的战场。

    「你是……!」

    「很不巧,我无法报上名字。还请谅解我这形似偷袭的行径。」

    蒙面冒险者用一本正经的话语拒绝了艾丝询问身份的问话。

    死板的回答。藏在下面的素颜是妖精吧。

    她边用礼貌的口吻表示歉意,同时却战意全开,宣告着这场战斗不可避免。

    「面对剑姬可没办法先行试探——我从一开始就会拿出全力。」

    下一瞬间,蒙面冒险者突然消失了。

    「!!」

    这是一下子就离开了艾丝视野之外的高速移动。

    慢了一刹那后,金色的目光追逐起疾走在右手方向的斜线,蒙面冒险者以快要碰到地面的前倾姿势逼近过来,从下方挥出了木刀。

    看见从视野角落过来的一击,艾丝成功反应过来,用右手的《Desperate》弹了回去。

    「「!」」

    锐利的冲击贯穿相互的手掌,剑与木刀在虚空中游动。

    在攻防的瞬间,艾丝的金色双眸与空色双眸的视线相交。

    蒙面冒险者仿佛从一开始就看出攻击会被防住一般,掠过艾丝的旁边离开她,就那样再次疾走起来。

    「!?」

    像是一股旋风一样,在艾丝周围来回奔跑。

    最大限度地利用宽广的小巷不断加速。踢击石板的声音不断响起,偶尔会踢碎石板飞舞到空中,同时决不在同一地点待上太久。

    跟字面意思一样纵横无尽地来回奔走。

    「——哈啊!」

    「!」

    间不容发的攻击。剑之一闪防住了斜后方迫近的木刀。

    此时,艾丝有一瞬间因为传到剑上的冲击而皱起眉头。

    蒙面冒险者不允许艾丝进行思考,再次缩短距离,高速接近后进行攻击。

    又是一击,再来一击。

    不断防御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的艾丝感受着持续响起的『冲击程度』,双眼明显地睁大了。

    (威力在……上升!?)

    不会错的。

    跟初击比起来的次击,跟次击比起来的第三次攻击。

    都用极大的冲击穿过防御,殴打着艾丝的身体。

    《Desperate》轻微震动起来,阐述这一刻不停地上升的威力。

    ——和伯特先生一样的疾走系『技能』?

    狼人同僚拥有的【双狼追驱】是会在加速时令『力量』与『敏捷』上升的强力并且稀有的『技能』。对手拥有和疾走行为相关的『技能』的可能性极高。艾丝如此推测到。

    冒险者之间的战斗是以『技巧与策略』作为大前提,但是探查对手的『魔法』和『技能』也是重要的因素。如果不能看穿敌人的能力与必杀,那么在最后的最后也可能被反败为胜。

    尤其是在有实力者之间的战斗中,经常会因手牌的差距而分出胜负。

    再加上,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裂帛之声一起放出的攻击,呼应着那个动作,对方的身体里冒出了金色光粒。

    艾丝见过那个光粒。

    (和【男人杀手】一样……!?)

    在港湾小镇(梅连)交战过的【伊丝塔眷族】。

    那时袭击过来的是第一级冒险者芙里尼·贾米尔。

    本应是Lv. 5却和Lv. 6的艾丝势均力敌,那个时候敌人身上也飞散着大量光粒。眼前的情景唤起了一个月前的记忆。

    对手被施以了跟升华同等级的『超强化』?

    这个蒙面冒险者是原【伊丝塔眷族】?

    (——不,不对。这个人不是什么美神的眷族(伊丝塔眷族)。)

    艾丝否定了脑海中的推测,舍弃了它。

    要说为什么的话,是因为这唤醒了比一个月前的记忆更深的,数年前的景象。

    我知道。我(艾丝)知道这个。

    (我——和这个人战斗过一次!)

    记忆中,当时她也隐藏了真身。

    蒙面。木刀。外套。锐利的剑术。既像蓝色又像绿色的强烈目光。

    曾经一心想着变强的艾丝只记得这些记号。

    连战斗因何而起,为什么会死斗到那个程度都忘了。

    那个时候,到底是哪边赢了呢——

    「——呼!」

    「!」

    边进行回想,同时艾丝挥出炽烈的剑舞。

    堂堂正正地接受了不断攻来的蒙面冒险者的挑战。

    战斗不断激化。对手的高速移动从不停下,奏起激烈的疾走之歌。本以为她会以踩碎石板的速度逼近过来,她又瞬间放慢速度,紧接着用最高速度斩向艾丝。利用绝妙的速度起伏,在高速战斗中交织起成十成百的波动——『策略』。那是仅有一丝,却精密到看不出类型的动作。这『策略』足以弥补等级之差,迫使【剑姬】的判断产生了短短一瞬间的延迟,真是值得惊叹。

    当处于被动的艾丝打算自身也用高速移动去追逐蒙面冒险者时,

    「……!?」

    敌人的木刀破坏了周围的木箱和酒桶,使其迸出无数的碎片。

    遮挡视野的散弹。被迫迎击。散成碎片的木片之雨不允许艾丝进行追击。

    拒绝【剑姬】接近的蒙面冒险者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地形。

    战况激烈的此地是个垃圾场。堆叠起来的木箱和排在一起的酒桶变成了障碍物,阻挡艾丝的视野。本以为蒙面冒险者会从左边穿过,结果她在进入死角的瞬间又切到右侧,出乎自己的意料。这尽数打破自己想法的动作实在令艾丝无法忍受。

    酒桶爆散,木箱飞舞,本以为会有大量的垃圾从前方飞来,不料她又从侧面挥来木刀的一击。

    「咕!?」

    即使勉强防住,蒙面冒险者又立刻离开艾丝。

    决不贪心,在交错而过时仅仅挥出一击,然后跑到视野之外。艾丝的反击也被她用技巧化解,从未放缓疾走的速度。

    精密的超高速战斗。神明附体一般的一击脱离。

    打碎酒桶和木箱使其飞出大量碎片,用猛烈的速度在周围来回奔跑产生的轨迹,正所谓是『疾风』。

    伴随着连续产生的激烈声音,碎片子弹从四面八方袭来,不禁让人错以为『被困在了暴风之中』。

    (真的是,全力……将能用的东西全部灌注进去,向我袭来。)

    自身能力(技能),光芒增幅,地形效果。对手毫不吝啬地将手牌打出来这一姿态中,感受到了信念。将艾丝定在此地的意志。

    边弹开敌人的攻击,艾丝同时想到。

    这份全力维持不了多久。可以等着她体力下降,或是花时间习惯了对手的速度后也能应对。

    然而,这是下策。

    如果蒙面冒险者与贝尔有联系的话,对手的目的就是『争取时间』。

    跟丢少年的时间不断增加,意味着艾丝的『败北』。

    「……」

    艾丝很后悔。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就能让这剑斗剧多持续一阵,多享受一阵了吧。

    如果互相都没有束缚的话,就能堂堂正正地斩向对方,直至心满意足为止了吧。

    如果她与自己等级相同的话——就会更加『势均力敌』了吧。

    最终,艾丝从剑带处拔出了《Desperate》的剑鞘。

    「!!」

    看见【剑姬】右手持剑,左手持鞘的姿态,持续着高速移动的蒙面冒险者瞪大了眼睛。

    (两手拿着剑与鞘……【剑姬】是二刀流?怎么可能,从来没听说过。)

    即使感到疑问与困惑也没有停下脚步。蒙面冒险者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技能),继续着疾走,谨慎地窥视起金发金眼少女的架势。

    在小巷中心,被困在疾风牢笼中的艾丝,闭上了眼。

    拿着剑与鞘的两手垂下。

    仿佛在说随便你从哪里打过来一样,摆出了不是架势的架势。

    (等待的体势……?)

    以迎击(反击)为目标。消极的战法。

    是放弃了追踪这边的高速移动,打算将一切赌在一击上吗。

    对目的是争取时间的蒙面冒险者来说,这种发展再好不过了。只要不进行攻击,持续扰乱的话,就能保持住她希望的胶着状态。

    (但是,【剑姬】应该也察觉到我想要争取时间了……难道是在引诱我大意?是陷阱?)

    身经百战的战士,蒙面冒险者想要读懂剑士的意图。

    并且这意味着在短短的一瞬间里,一直在攻击的她转为了『防御』。

    这疾风的间歇绝对算不上守势——但是对那位少女来说已经足够了。

    下个瞬间,艾丝急速前进。

    「!?」

    解开了迎击(反击)的『拟态』,其自身如电光石火一般逼近过来。

    看到向着自己预定路线上突进,急速逼近到眼前的金眼剑士,蒙面冒险者面露惊色。

    全部都是动摇人心。是艾丝为了让以争取时间为目的的蒙面冒险者产生一瞬间的迷茫而撒下的『策略』。蒙面冒险者注意到,让自己有时间思考正是她的『陷阱』,只得将体内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进行迎击。

    「咕——!?」

    虽说对方出其不意,但疾走的势头仍然健在,她使出浑身的力气将木刀横向一扫。

    能力(技能)加成了威力,光粒带来增幅。

    那注入了所有恩惠,拼尽全力的一击,

    磅,地一下。

    「——————」

    【剑姬】轻松将其看穿,以穿针引线的精准度,用剑轻易地弹了开来。

    『力量』不够强。

    『敏捷』不够高。

    等级同样不够高。

    即使蒙面冒险者将全部能力都注入进来,也不敌艾丝Lv. 6的『器』。

    不允许颠覆的『实战之差』。

    毫无疑问,蒙面冒险者很强。跟记忆中的她比起来,那份动作更加干净利落。

    但是艾丝比她还要变强了太多。

    不知疲倦,不断潜入迷宫深处。不停屠杀着怪物,毫不厌倦。被卷入『极彩色怪物』事件,和『精灵分身』,以及怪人进行了好几次死斗。

    一方是退出了一线的实力者,另一方是现在仍在第一线委身于激烈斗争的『战姬』。

    直到这场『再战』为止,克服过的修罗场数量明确地将她们区分开来。

    『技巧』不分伯仲,艾丝像是对这点感到惋惜一般垂下眉毛,挥响了还在手里的武器。

    「幸好是鞘(这边)——」

    你从右边迎击真是太好了。

    看着左手和木刀一起被弹开,只有一只手摆出万岁姿势的蒙面冒险者,艾丝喃喃自语。

    「是剑的话,就不能手下留情了。」

    对不用切断对手的身体就能了事感到安堵,艾丝淡淡地,释放了左手的鞘之一击。

    「——噶!?」

    打入腹部的神速一闪。

    猛烈的『胜负一击』。

    吐出从肺部挤出来的空气,嘴里喷出鲜血,同时蒙面冒险者以决堤之势被打向后方。

    沿途的木箱和酒桶都被卷了进来,变得粉碎,无数碎片在高空中飞舞。

    纤细的身体瞬间被砸进了墙壁之中。

    令砖制墙面产生一道裂痕的蒙面冒险者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间,与伫立在那里的艾丝视线相交。

    眯细的空色瞳孔中渗出遗憾,然后垂下了头。

    疾风之歌断绝,而金色长发在小巷中随风飘荡。

    「……对不起。」

    三分钟。

    这便是,这场不为人知的战斗消耗的时间。

    是蒙面冒险者争取来的短短的时间。

    艾丝不再看向失去意识的她,离开了当场。

    「刚才那个『风』是什么玩意!?」

    缇欧涅气得发狂了。

    在迷宫街西区出现『武装怪物』们的时候,被芬恩命令担任斥候兼游击队的她追上了它们。敌人的大军向着【洛基眷族】建起本阵的『代达罗斯街』中央地带径直东进,而她又从背后逼了过去。以猛烈的势头使劲追赶,视野里确认到怪物的队列,投掷飞刀之类的武器,袭击它们背后。

    成员众多的怪物们行动很迟钝,不可能逃得开第一级冒险者,差一点就要被抓到了。

    只要没刮起那阵『神风』的话。

    「还以为他们会偷偷摸摸地隐藏身体吐出『冰』来,结果又给我刮了个莫名其妙的『风』!别扯淡了!」

    「好厉—害!我们刚才在空中飞哦缇欧涅—!原来鸟儿是那种感觉呀—!」

    「你丫的给我闭嘴啊!!」

    听见一起行动的妹妹(缇欧娜)那漫不经心的发言,发狂的缇欧涅不禁冲着路边的墙壁挥出一发铁拳。

    『武装怪物』们的周围有『看不见身姿的护卫』。数量为二。不知道用什么能力使自己变『透明』了,利用『冰』的射击来阻止这边的行动。缇欧涅她们虽然早早地看穿了『透明』的敌人,轻松躲过了冰击,却被敌人『最后的王牌』击退了。

    难以置信的『飓风』。

    她们受到至今从未承受过的,连剑姬(艾丝)的风(风灵疾走)都无法模仿的『风之炮击』,字面意思上『被吹飞了』。没错,高高飞在空中,被推离追到眼前的怪物们,变成了夜空中的星星。

    第一级冒险者的猛追在千钧一发之际被颠覆了。

    自不用提被抢得先机的缇欧涅发出的咆哮——吓得都市的居民以为是怪物发出来的——震撼了整片天空。

    「竟敢瞧不起我们……!」

    被大幅吹飞,终于落下来的地方已经接近迷宫街西端边缘了。气得言行已经跟反面角色一样的缇欧涅再次冲着墙壁砸了一拳。

    自己这没看穿敌人最后王牌的急性子,更重要的是心爱首领(芬恩)的命令全都没能达成这一狼狈相使她的怒气无止境地涌出。而同时,她也在用勉强保留的一点理性针对敌人进行思考。

    『透明』的敌人,是芬恩说过的作为统率者的驯兽师,不对魔术师的能力?

    如果变『透明』的存在是【赫斯提亚眷族】的话——那就是『魔剑』的效果吧。和【阿波罗眷族】的战争游戏里进行攻城战时,当时的景象也刻在了缇欧涅的脑海中。

    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武器『克洛佐的魔剑』——魔剑锻造师(韦尔夫·克洛佐)干的好事?

    那混蛋,缇欧涅怒火中烧。如果自己的推理没错的话,一定要抓住他把他杀了,或者至少要冲他的肚子来一记膝顶,她眼里充血,如此决定到。

    几乎同时,某个赤发青年感受到一股猛烈的恶寒,肩膀颤抖。

    「立刻追上他们!缇欧娜!」

    「嗯!」

    委身于愤怒,朝着敌人瞄准的中央地带跑了出去。

    缇欧涅边踹碎黑砖头制的建筑物和道路边向前突进,那速度犹如怒涛一般。

    其非人类程度甚至让人觉得被追赶的怪物们有些可怜,而事实上,缇欧涅她们三分钟以后就到达了敌人背后。

    就这样与迎击的守备队形成夹击之势的话,怪物们的命运毫无疑问就到此为止了吧。

    然而,结果并非如此。

    「!」

    「缇欧娜!?」

    因为自己的半身突然改变了路线。

    感到惊讶的缇欧涅立刻就如精神感应一般察觉到了那愚蠢的妹妹的想法。

    从守备队与怪物们发生冲突的中央地带处产生的,漆黑的雾。

    来路不明的黑雾塞满了四周,向着西北蔓延。

    迷宫街南侧还不要紧。因为那只有来回寻找怪物的冒险者。但是缇欧涅听说迷宫街北侧还有没能避难的居民。

    要是在那片雾里移动的怪物朝着西北边缘走就糟了,缇欧娜是如此考虑的吧。

    「那个笨蛋……!你想违背团长的指示吗!?喂,等下!」

    被命令要姐妹二人一起行动的缇欧涅朝着向西北走的妹妹追了过去。

    「烟幕吗!」

    缇欧涅她们也看到的黑雾,加雷斯正在那正中央战斗着。

    这是『代达罗斯街』中央地带附近。

    加雷斯由地下转为地上,对击退了缇欧涅她们的『武装怪物』展开了猛攻。并且充分发挥Lv. 6的能力将敌人追到绝境,接着垂死挣扎的敌方放出了这片黑色烟幕。

    在率领怪物的魔术师手中,战场掺杂着人类与怪物的叫喊,呈现出一片混战的面貌。

    「进攻,进攻——!」

    『咕噜噜噜噜噜!』

    【洛基眷族】的援军陆续到达了这化为迷宫街主战场的场所,武器与爪牙激烈撞击的声音响彻四周。

    在这时,加雷斯毫不迷茫,径直跑了起来。

    目标是放出这片迷雾的罪魁祸首,黑衣魔术师。

    「呶!」

    「咕!?」

    利用挥出斧头的冲击力将他绊倒。

    丝毫不顾其他怪物,加雷斯瞄准了怪物们的『统率者』。

    (只要能解决掉这个魔术师的话——!)

    怪物们就再也不能使用任何奇策,【洛基眷族】将会占据优势。

    加雷斯看穿了敌方魔术师那令人可憎的『麻烦程度』。在这最糟糕的视野里仍然捉住了他的气息,正要将大战斧砸下的时候——

    「唔!?」

    『冰之炮击』将加雷斯覆盖。

    没有听到咏唱。毫无疑问是冰属性的『魔剑』。

    他被冻成了不自然的姿势,即使如此还是将冰打碎,挥下了斧头,然而魔术师利用其产生的一瞬间破绽躲开了。

    看到顺势逃进浓雾深处的黑衣服,加雷斯砸了咂舌,正要追上去的时候,同种『炮击』又袭击过来。

    「这个『魔剑』的味道……难道是椿吗!?」

    感受到一般的锻造师不可能模仿的『魔剑』威力,他想起了和自己缔结直接契约的最高级锻造师的脸。而且感觉从浓雾深处还听到有人说『试射』什么的。

    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个家伙,加雷斯用力歪起了嘴。

    (过后得好好训她一通,不过——椿虽然蠢,但是还是会分清时间和场合的。不可能仅仅为了确认『魔剑』的威力就袭击过来。这样的话——)

    难道是她的主神赫菲斯托斯加入了『武装怪物』这一侧?

    是因为与神赫斯提亚关系亲密吗,还是说判断到这些『异端的怪物』不该被处分?

    加雷斯思考了一瞬间,然而冰之雨并没停止。

    不给他深思的时间,精确地只瞄准着加雷斯。

    「加雷斯先生!」

    发现加雷斯一直承受着攻击,团员们都赶了过来——可那反而成了『坏事』。

    「————」

    正巧在这时,与之前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冰炮』射了出来。

    疾走在黑雾内部的苍色流冰群。面对这边瞬间冻住沿途的石板边突进过来的暴雪炮击,加雷斯无法选择回避。

    以庇护团员的姿势,取出背在外套下的盾牌,承受了直击。

    「呶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奏响的冻结音猛烈到战场里的所有人都静止了一瞬间。

    「加、加雷斯先生!?」

    「……跟里维莉亚的『魔法』差不多嘛。还算,稍微有点意思。」

    包括左手伸出去的盾牌,加雷斯的一半身体彻底冻上了。胡须都被冻住,脸部也简直像是暴露在寒冷之地的暴风雪中一样处于冻伤状态。

    如果使出全力的话,应该是里维莉亚的炮击魔法(极寒·芬布尔之冬)威力更强吧。然而,令人恐惧的是这是由『能够速射』的『魔剑』放出来的。

    「你们都退下!」

    虽然处于必须追逐怪物的情况下,但前卫盾役之血蠢蠢欲动的加雷斯还是不禁笑了出来,将第二发炮击也接了下来。

    『嘶嘶嘶嘶嘶!』

    「什……『极彩色怪物』!?」

    这是,团员发出惊讶的声音。

    抵挡冰炮的加雷斯也看见了。在摇晃的黑雾中出现的水蜘蛛轮廓。

    岂止是一匹,出现了无数头怪物,无差别地袭向【洛基眷族】和『武装怪物』。

    「切,暗派阀这帮家伙……趁机过来了吗!」

    大概是看到加雷斯他们的部队从西南部的地下撤退以后,从人造迷宫那上来的吧。

    这个被浓雾所包围的状态对暗派阀来说是个绝好的战场。因此他们趁着混乱过来夺取『武装怪物』的『钥匙』了。

    虽然本来作战就是用『诱饵』钓他们出来,可这个状况有一些不妙。

    「纳尔薇,压制住暗派阀这帮人!绝对不要让他们与怪物接触!」

    「是、是!」

    听见加雷斯的喊声,团员们都开始奋战。

    这已经是连敌人和己方都分不清的三方混战了。

    【洛基眷族】边追着怪物,同时还要与暗派阀势力交战,必须比他们先拿到『钥匙』。

    主战场超越了混乱,化成了混沌。

    「『钥匙』,把『钥匙』抢过来!找到怪物,从它们手里——」

    「吵死啦!!」

    「——咕嘿!?」

    抽空打飞了穿着长袍,乱挥着剑特攻过来的暗派阀他们。

    派到这里的士兵们毫无疑问都是『弃子』。大概手上没有用来回去的『钥匙』吧。

    加雷斯也想去追『武装怪物』,但周围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是【重杰】,打垮他啊啊啊!」

    「『冰鹰』!」

    「只要这个矮人消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冰鹰』!」

    「把、把这个怪物给压制住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冰鹰』!」

    「原、原谅在下偷袭!」

    「『冰鹰』!」

    『嘶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冰鹰』!」

    「那个矮人才不会这么轻易被干掉呢!所有人一起上—!」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以弹开的暴风雪余波作为标记群起攻之的暗派阀残党,接连发出的应该是魔剑名的呐喊,似乎是极东人的少女的奇袭,袭击过来的极彩色怪物,还有个不嫌事大,煽动起周围的肮脏的最高级锻造师在助威。

    所有势力都瞄准了加雷斯。所有人都拼尽竭力要压制住加雷斯。

    无论是谁,都将【重杰】视为危险,群起攻之。

    被冻住了不知多少次,却还在横冲直撞的加雷斯也受不了了,喊出声来。

    「唉,无论哪个家伙都一样!你们就不能照顾一下老人吗!」

    「「「照顾个鬼!!」」」

    胡乱射着的锻造师们,甚至连暗派阀的杂兵都一齐喊了出来。

    要是放着这个矮人不管包括目标和自己都会『全灭』。

    心中怀着这份确信,淌着汗水与鼻涕的暗派阀杂兵们,包括锻造师们都拼尽全力拦住他。

    作战两面展开导致的『腹背受敌』,加雷斯毫无疑问是三方混乱的最大受害者,他额头迸起青筋,边跑边咆哮道。

    「真碍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最终,加雷斯被封住的【洛基眷族】在这场化为主战场的战斗中,放跑了『武装怪物』们。

    「恩~虽然我是随便乱跑的……不过,既然发现了就没办法了。」

    用褐色裸足踏在屋顶上,缇欧娜俯视着『那个』。

    确认到黑雾,离开缇欧涅,来到西北区划的她的眼睛里,映出的是一匹逃出浓雾,在大道上彷徨的『龙女』。

    身缠斗篷,深深盖着的兜帽里红宝石闪闪发光的『人形怪物』。

    「我只能打倒你了哦。」

    单手拿着大双刃跳离屋顶。

    看见从空中逼近过来的亚马逊的影子,龙女躲着她朝反方向跑了出去。

    「缇欧娜小姐!」

    「阿克斯,还有大家!你们在追那个龙女吗?」

    「是的!从加雷斯先生那边逃出来一匹……」

    「那,一起去追咯—!」

    「是!」

    她与追着龙女过来的其他团员们汇合,穿过道路。

    一个人使劲地加速,瞬间就缩短了距离的缇欧娜,她很难得地没有放空大脑,而是在想事情。

    (『人形怪物』是龙女……虽然和我知道的龙女不一样……但是现在在追的肯定是一开始出现在街上的那个怪物……嗯。)

    边浮现出形似半人半蛇的龙女原貌,同时追逐着拼命乱跑的怪物。追着那个看着只像是害怕地逃跑的幼小少女的背影。

    一周前,据说出现在了都市西区划的『人性怪物』。

    据说是正要袭击孩子的『有翼怪物』。

    那一定是给都市带来混乱的,最初的契机。

    是这次事件的起点。

    (总之,那个就是一切的源头对吧?)

    缇欧娜的认知就是这种程度。

    用简单的想法定义眼前的『怪物』。

    (也就是说——只要搞懂了那是什么,就能全部搞懂了对吧!)

    缇欧娜是一个笨蛋。

    若是只会骂人的天敌(伯特)听到了这个,都会浮现出悲伤的表情这种程度的,前面带个‘超级’的笨蛋。

    连勇者(芬恩)他们都在烦恼的复杂的事件背景,只要看穿了一匹怪物就能推导出来,她认真地如此考虑着。

    在迷宫街和『武装怪物』初次交战时心中怀有的那块『疙瘩』也会消失,她如此确信。

    再说一遍,缇欧娜是个笨蛋。

    但是,正因为她是这样的人,

    「缇欧娜小姐!?」

    「完了!?」

    才不会带着『憎恶』,『厌恶』,『怪物』这种先入为主的观点去看那副『景象』。

    正巧到达的十字路口,出现的半妖精孩子。

    被突进而来的龙女吓得动弹不得的孩子头顶,喀嗒地一下,承受不住战斗的冲击而崩落的老朽建筑物。

    在想要救她,正准备扔出大双刃的缇欧娜的视线前方——『龙女』为了帮助孩子疾走起来。

    「————」

    怪物身体化为苍银的利箭。

    穿透斗篷,生长出来的一边翅膀为了防住瓦砾之雨,连被压倒的孩子和龙女的身体一起盖住了。

    「露!!」

    追着半妖精孩子而来的孤儿们的悲鸣。屏住呼吸的【洛基眷族】。

    雪崩一样倒塌的声音轰然响起时,缇欧娜低语道。

    「——庇护了她。」

    低语被崩解的瓦砾之声盖了过去。

    孤儿们的眼里看来是什么样的呢。团员(阿克斯)们的眼里看来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呢。

    凶恶的怪物展开双翼正要袭击孩子,同时头上的瓦砾偶然落了下来,应该是这样的吧。

    但是拥有优异的动态视力的缇欧娜不一样。

    只有正确地将那一瞬的景象读取出来的她知道,『龙女』注意到了倒塌的建筑物,为了守护孩子才将她扑倒。

    正因为她很笨,才能将这个作为不带修饰的现实,一直印在眼底。

    「——发射!」

    大量的烟尘散开,团员们在滚落到地面的瓦砾中发现了怪物,摆出愤怒的神情释放了箭矢。用背后的鳞片弹开箭头的怪物摇摇晃晃地从推倒的孩子身上退开,跑了出去。

    「我一个人去追!你们保护这些孩子!」

    「是!」

    缇欧娜扛着大双刃向团员们下令,随后便独自追逐『龙女』。

    她紧盯着那个『怪物』的后背,得出了答案。

    (芬恩……缇欧涅……抱歉。)

    一周前,袭击了孩子那件事,是不是也是像现在这样保护了孩子?

    英雄谭的少年(阿格诺君)之所以要守护她,是不是也是这么回事?

    缇欧娜听到了很多东西消融的声音。

    感觉到了胸中的『疙瘩』融化消失的声音。

    向派阀首领和亲生姐姐道着歉,凭着直觉而活的笨蛋少女眯细了眼睛。

    「果然,我好像……没法和这个怪物战斗了。」

    而最终。

    在逼近绝路的小巷尽头,缇欧娜放跑了那位『少女』。

    「!!」

    当捕捉到那个『声音』的时候。

    伯特就踹向了地面。

    「等、伯特先生!?」

    他抛下为了对应『黑色猛牛(弥诺陶洛斯)』而一起待机的预备队团员们,跳到了建筑物群的屋顶上。

    竖起狼耳,感知那个『音源』,追踪而行。

    从『代达罗斯街』西南横穿到西北的行动。伯特可没有好心到放跑如此大胆的行动。即使这是陷阱,也只要粉碎掉就好。

    虽然这当然是违反命令,但明明西侧都成为了主战场,可伯特还待在本阵作为『保留』,他为了消解这份愤懑而划破了夜间的空气前行。

    「!?」

    「怎么了!?」

    猛烈的加速,激烈的破风声,踹向屋顶和墙壁的剧烈脚步声。

    在上空高速移动的『某个存在』,附近的冒险者都感受到有『什么』,纷纷抬起头。这时踢向建筑物飞在空中的伯特准确地追着那个『声源』。

    (什么都看不着!变『透明』了吗!)

    他眯细了锐利的琥珀色双眸,捕捉到了遥远的前方,确实产生了一瞬间的『空间摇晃』。

    因为激烈的风压而翻了起来吧。恐怕是使用『透明化』的布盖住了全身。

    是魔道具。伯特立刻猜测到。

    「是小兔崽子啊!!」

    想到了被视为己方敌人的少年,伯特加速了。

    伯特一直都很焦急。

    听到【赫斯提亚眷族】——贝尔·克朗尼是怪物那一边的,不知为何感到很火大。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着急什么。但是,当自己认可的人做了无法理解的行动时,他怀有一种被揪住了喉咙的异物感——用缇欧娜的话来说就是『疙瘩』。

    (明明都发出了怒吼,可他在做什么,那个小兔崽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了!)

    在高低不一的建筑物间像兔子一样跳着穿过,偶尔飞跃大到仰头才能看全的巨塔的那个不可见的存在,他决不会让其逃到感知范围外。

    拼尽全力在疾走的『透明人』没有注意到那高速的追踪。

    伯特也如追逐猎物的狼一般不停地疾走与跳跃。

    (在那吗!)

    接着在迷宫街西北部,追着他到达的小巷中猛烈地着地。

    「……」

    灰色的头发还留有被风吹乱的痕迹,他环视着安静的四周。

    好几条小径交错在一起的开放空间。没有魔石灯,月光也照不到的道路深处被黑暗所包围。周围被寂静所支配。

    感觉不到哪怕一丝的声响。

    周围的黑暗简直是在辩解道这里谁都没有一般。

    确实没有人影。然而——

    「——出来。」

    他准确地抓住了气息,紧紧盯着数条小径中的一条,什么都没有的黑暗深处。

    即使变得『透明』也不可能逃得出兽人(伯特)的五感。

    正当他打算自己迈向没有动弹的对手时。

    「啊?」

    「……」

    从阴暗处走出来的是一名狐人。

    足以和艾丝比肩的美丽的金色长发。酝酿出楚楚可怜的气氛的眉毛。红色的极东和服。

    毅然地盯向这边的那位少女,伯特有点印象。

    大概两个月前,为了帮助缇欧娜她们而攻入港湾小镇(梅连)的那一天。混在蛙女(芙里尼)和变态(蕾娜)那一群袭击过来的【伊丝塔眷族】里的狐人。

    是在美神派阀(伊丝塔眷族)被消灭之后,改宗到了【赫斯提亚眷族】吗。

    伯特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是皱紧了眉。

    「不止你一个吧?其他家伙也赶紧出来!」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他瞥了一眼少女守护的小巷同时吐了口吐沫,否定眼前的狐人。

    「开什么玩——」

    「——只有我一个人!!」

    接着,她大声喊道。

    即使伯特脸色变得不悦,向她投去危险的目光,狐人少女也没有退缩。

    而是将颤抖的两手押在胸前,再次喊道。

    「所以,你快走吧!」

    「……」

    「快!!」

    盯着这边喊出来的声音并不是向着伯特说的。

    在她的背后,阴影深处有『两个气息』正在远离。

    她是『殿后』。

    眼前的少女将自己作为诱饵,放跑了『自己的宝物』。

    「……不能战斗的杂碎少给我嚣张。」

    曾在港湾小镇(梅连)见到的面貌,并不在现在的少女脸上。

    她曾经是被亚马逊们守着,像人偶一样虚幻的雌性。可如今,她却像这样咬了上来。

    伯特更加焦躁了。

    ——我最讨厌弱娘们了。

    明明就没有反抗的力量,却以悲剧的演员(女主角)自居的女人。

    不知误会了什么东西,用觉悟这种体面的词语——实际却是连『觉悟』都算不上的浅薄意志——武装自己的女孩。

    伪装立刻就被剥下,开始求饶的凄惨的雌性。

    他边在胸中唾弃地说着,同时像是抚摸着脚下的石板一样踹了下去。

    被金属靴《弗洛斯维特》踩飞的石块变成散弹飞了起来。

    「呜……!?」

    好几块碎片袭向瞪大眼睛的狐人,划破了穿在身上的和服与脸颊。

    少女身体摇晃起来,然而还是稳稳地踩住了。

    伯特没打算故意瞄准她,本以为稍微吓她一下就了事了,然而她却推翻了伯特的预想。

    这次伯特露骨地砸了咂舌。

    「让开。」

    「不要。」

    「当心我宰了你!」

    「不让!」

    面对着锐利的眼光却分毫不动。区区狐狸却在反抗恶狼。

    他也可以轻松飞过狐人少女的头顶,去追赶逃走的存在。

    但不知为何,伯特无法忽视挡在面前的少女。

    瞬间接近到张开两臂的少女眼前。

    边觉得有点既视感,同时伯特一脸无趣地抬起左手,正要挥下。

    「——!!」

    但是。

    看着金发间毫无动摇的翡翠双眸,伯特的手戛然而止。

    「……」

    伯特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春姬就算攻击迫近仍没有丝毫闪躲,他沉默地注视着春姬的眼睛。

    强烈的目光。丝毫不见在港湾小镇(梅连)时见过的残影,毅然决然的表情。

    一边胆怯,一边畏惧,即使如此也不打算逃跑。

    根本没有能剥下来的伪装,这是狐狸拼尽全力露出来的牙。

    那是丢人的雌性的身姿。

    那是拒绝作为『杂碎』的逞强。

    那是凄惨,招来嘲笑,却又十分崇高的『弱者的意志』。

    沉默降临在停住动作,盯着对方的两人之间。

    兽人们的耳中听到了远方隐约传来的交战之声。

    停滞的时间,被伯特打破。

    「——杂碎。」

    嘴角凶暴地吊了起来。

    「明明只是无能的垃圾——你做好觉悟了吧?」

    「!?」

    少女感受到疯狂上涌的杀气,她的身体终于颤抖起来,但即使如此也没有退让。

    看到狐人反而刚毅地瞪了回来,伯特仿佛喝彩一般痛骂道。

    「别得意忘形了!!」

    他并没有挥拳,而是抬起左脚的银靴(弗洛斯维特)砸向地面。

    脚边爆发的轰鸣和冲击轻易地吹飞了少女的身体。后背猛然撞到小巷一旁的墙上,身体折成了く字,发出痛苦的呻吟。

    看到这样的少女,伯特露出了笑容。

    这既不是虐待上瘾,也不是嗜虐成性。

    而是向着刚刚来到『这一边』的人,露出欢迎的嘲笑。

    「别给我像个娼妇似的在那神情恍惚!你丫的就只会耍威风吗!!」

    「!!」

    听到那大声的侮辱,痛苦的狐人少女抬起了脸。

    她拼尽全力瞪着俯视她的伯特,然后宛如献出供品一般,将颤抖的两手伸到胸前,唱起了歌。

    「【——变大吧】」

    伯特露出凶笑,听到那咏唱后眯起眼睛。

    你吼到这个程度也要守护『怪物』吗?

    那就给我看看『觉悟』吧!

    给我看看即使反抗强者也要坚持的『意志』!

    这时,伯特的脑袋里什么『钥匙』和暗派阀残党之类的词语全部消失了。

    只是为了寻求弱者的意志,凶暴的狼人将那个狐人认可为『敌人』。

    那之后的战斗,自不必说。

    凶恶的饿狼毫不留情地将『露出獠牙的存在』彻底打倒在地。

    为了让流出泪水的狐人能够再次吼叫出来,用力地砸进无力感与屈辱。

    向着响彻着新的『弱者的咆哮』的夜空露出笑容,伯特追赶着逃走的存在。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