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尾声 少女的结局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外传 剑姬神圣谭10 尾声 少女的结局

    强力的斩击殴打着少年的身体。

    虽然用的是剑腹,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剑姬】的斩击。每一击都带有大到一击必杀的威力。这是Lv. 3的冒险者不可能扛得住的剑击风暴。

    但是,他没有倒下。

    即使经过无数次的呕吐,无数次瞳孔中的意识差点就要远去,少年仍然站了起来。

    决不从『门』前离开。

    岂止如此,反而果敢地进行攻击。

    「……!?」

    艾丝的瞳孔晃动起来。

    看见直面自己的贝尔·克朗尼,内心害怕地战栗起来。

    最初她不想战斗。

    发现了守护龙女的少年,她悲伤地叹息。

    和少年武器相交这件事令她很难受,很痛苦,无可奈何地感到讨厌。即使无视了他打算去追龙女,少年也并不允许。

    将在城墙上艾丝教给他的一切都返还到艾丝身上,打了过来。

    所以艾丝也放弃了手下留情,甚至无情地殴打着少年。

    边低垂着眼帘,边将无力的少年的意志给打得粉碎。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

    但现在情况正在变化。

    艾丝依然保持着优势。

    但是被压制着的却是——

    (——我?)

    少年使用暗道放跑了龙女。

    只要打开少年的后背所守护的暗门,只要击退了眼前的少年,艾丝就能将『怪物』处分掉。

    明明如此,明明如此,明明如此。

    即使铠甲染上了一片血迹,无论他变得多么遍体鳞伤,少年仍然没有停止。

    挥出紧握的漆黑匕首。

    数次与艾丝挥舞的《Desperate》相交迸出火花,那双深红的眼睛射穿了艾丝的金色双眸。

    凭着卓越的一击将艾丝的剑打得晃动起来。

    (为什么……我会被压制住!?)

    他变强了。正如艾丝曾经称赞过的一样,少年真的变强了。

    但是,这不是艾丝所教导的『强大』。

    而是要将谁,『守护住的强大』。

    「!!」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我才没有错!

    『怪物』不杀掉不行!

    明明如此,明明如此!

    为什么仿佛是我错了一样——你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向我!?

    (——为什么!?)

    她随着心中的叫喊一起放出了凶猛的斜斩,打到少年的肩膀上。

    从大张的嘴里飞散而出的淡红色唾液,猛地弯曲的身体,差点翻起白眼的深红色眼瞳。

    但是,果然,没有倒下。

    站稳脚步,少年用全身发出了咆哮。

    「艾丝小姐……艾丝小姐!!」

    无数次地呼唤艾丝的名字,向她发出叫喊。

    想要将胸中藏着的那份愿望,传达过来。

    (不要!!)

    不行,我不允许。

    若是受到了少年的一击,若是少年的愿望传达到自己身上——就意味着艾丝的败北。

    艾丝不会去听『无力的意志』。

    那么当他证明了这是『带有意志的力量』的瞬间,就不得不去听了。

    去听她不停拒绝着的少年的话语。

    去听艾丝一直无视着的『真相』。

    (绝对,不行!)

    在【剑姬】的面具之下,她像是撒娇的孩子一样摇起脑袋,弹飞匕首。

    气势被压倒了。把它弹回去。不能输。

    这样好吗?伤害着少年(贝尔),也伤害着我(艾丝)。这真的是你想做的事情?

    一团乱地继续加速的思考,胸中互相交错的声音,生出迷茫的剑闪。

    内心深处,有谁在对着艾丝窃窃私语。

    幼小的另一个少女(艾丝)一脸悲伤地注视着自己。

    她装作没看见这个。

    她想要甩掉迷茫和困惑。

    她打算用斩杀『怪物』的剑来将其挥散。

    高速斜斩。不可能防得住。

    纵斩。被他从侧面偏斜掉。

    横扫。不让他躲掉。

    突刺。被看穿了。

    回旋踢。直接命中。

    打倒。站起来。甩开。纠缠。教给少年的『技术』,被他盗学的『策略』,却在这里发挥了最大的效果。

    至今为止,可有过这样难攻不落的对手吗。

    感受到无论怎样的斩击都无法切开,无法破坏,无法挫败的意志,艾丝的眼瞳摇晃起来。

    他不会停下。

    谁都无法让他停下。

    少年的这份『成长』。

    以愿望为食粮,喊着癫狂的愿望,想要颠覆敌我之间存在的绝望,在这每分每秒每一瞬间,不停重复的加速与停止的境界线上——他正在『成长』。

    要守护一匹『怪物』,仅仅想着这个。

    怀着那种愚蠢至极的『愿望』!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贝尔发出了怒吼。

    裂帛一般的咆哮震撼了艾丝的手臂。坚定的信念确实地削弱了【剑姬】的剑势。

    绞尽气力不断加速的两把武器,第一次威胁到了艾丝。

    「!?」

    艾丝挥开惊愕放出横扫。看到贝尔失去了红色匕首,她立即挥出第二次斩击。贝尔冲着那个——伸出了左臂的手甲。

    【剑姬】的斩击在超硬金属防具上滑过。

    两者之间迸出的强烈火花与摩擦音。强行冲进艾丝怀里进行的拼尽全力的近身战。

    艾丝呆立在时间的夹缝中。

    仅仅一瞬,却是一瞬。

    这是超越了剑姬(艾丝)的,少年的『技巧』。

    在脸快要贴到一起的至近距离——是他自己的武器的间隔。

    贝尔向上挥出了神之匕首。

    「哈啊啊啊啊啊啊!!」

    青紫色的斩闪朝着上空划出了一条弧线。

    金发翻飞。

    与少年的战斗中第一次选择了后退的艾丝——突然想到什么,用手摸了摸胸口。

    「……!」

    她装备的银色胸甲上有一道某物掠过的痕迹。

    那是某个刃物切削的痕迹。

    这是少年的叫喊传达到了的佐证。

    并且这也令『带有意志的力量』得到了证明。

    瞬间,艾丝哑口无言。

    败北。这是她必须面对自己无视的『真相』之时。

    凝视着遍体鳞伤的贝尔,艾丝苦涩地皱起眉头,再次砍了过去。

    「唔!?」

    用漆黑的匕首防御着从头顶挥下的银剑。

    吱吱吱吱,地维持着武器相交的姿势,同时艾丝开口问道: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听到艾丝第一次发问,贝尔吃了一惊,同时直率地喊了出来。

    「我想救那个孩子!」

    「你,是认真的吗?那个不是人,是『怪物』哦?」

    「她不是普通的怪物!她能说话,能笑!能和我牵手——她和我们一样拥有感情!」

    「不对,没有什么不同。大家是做不到这种事的。」

    至少人类(大家)不会与『怪物』牵起手来。

    这是被扭曲的天理,强烈的矛盾。

    威慑性的身躯,象征着流血的爪牙,招来死亡的火炎,带有兽性的声音。

    这一切都是蹂躏人类的记号。这一切都是杀戮人类的负之烙印。这一切都是憎恶的对象。

    究竟要怎样才能握住这种怪物的手呢。为什么能够抱住这样的身体呢。

    艾丝单手握着的细剑将贝尔的匕首和反驳一起压了回去。

    「咕!?」

    「怪物,会杀人。而且会杀很多人……无数人都因此哭泣。」

    各种各样的景象在脑海中交错。

    那里有毁坏的街道。有失去了平和的乐园。有一切归于毁灭的冬之景色。

    还有人在哭喊。有人在流血。有很多人最终无法动弹。

    有的冒险者用尽了力气。有的战士为了守护伙伴化为了尘土。有的珍视的人只留下了虚幻的笑容。

    艾丝将自己见过的景象,还有缠在上面的各种各样的感情都注入到剑里。

    「但是,但是……我们冒险者也一样啊!?」

    「……!」

    「无论是艾丝小姐的剑——还是我的匕首!」

    听见贝尔那触及到真理的另一面的话语,艾丝的剑变钝了。

    杀害同胞的人类。现在正要毁灭都市,夺走大量性命的暗派阀。

    确实存在比怪物还要可憎的人类。

    听见这个区分开人类与怪物的境界是什么的询问,艾丝无法回答。

    「我要……」

    弹开剑,拉开距离的少年张开了嘴,又犹豫了一下。

    然而他还是将所有迷茫与纠葛都吞了下去,下定了决心。

    艾丝头脑深处拉响了警钟,而少年还是说了出口。

    「……我想创造一个能让他们生活的港湾。」

    向着呆立不动的艾丝,明确地说道。

    「我想创造一个能让贝妮欢笑的世界!」

    他说,他想要创造一个『怪物』与人能够相视而笑的世界。

    「你到底,在说什么……?」

    无法理解。

    不想,理解。

    但是有一件事很明显,自己与贝尔之间的差异已经大到无法挽回了。

    为艾丝带来美梦的白兔已经去了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已经再也追不上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照亮自己身体的月光,与覆盖着少年的阴影将两人分隔。

    艾丝无力地摇了摇头。

    「已经,够了……让开。」

    艾丝无法允许。她无法认可那愚蠢的愿望。

    但是,贝尔没有退缩。

    身体早已超越了极限,即使膝盖发软,却仍然从下方仰视艾丝。

    表情中渗着苦涩,却没有让开,守护着背后的门。

    「不要……」

    「放弃吧。」

    「不要……」

    「求你了。」

    「——办不到!」

    「——让开!」

    两人用罕见的音量大声对峙。

    明明不想说这种话的。明明不想做这种事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错?

    自己和少年是在哪里分成了如此不同的两条路?

    我其实,想和你,更加——

    将在胸中交错的无数情绪放到一边,艾丝将剑伸到贝尔眼前。

    「我真的,要砍你了哦?」

    「……!」

    「真的,会很痛的哦?所以……」

    这笨拙的话语可笑到根本听不出来是警告。但这是艾丝用尽全力的最后通牒。

    即使如此,贝尔也没有动。

    艾丝眼中充满了悲伤。贝尔的脸庞也苦涩地扭曲着。

    下个瞬间,她凭着意志吊起了眼角,向剑尖灌注了力量。

    看见反射着月光的耀眼银色光辉,艾丝的手颤抖了。

    「——不要!」

    就在这时。

    背后的门突然打开,一道影子跑到了艾丝视野中。

    摇曳的斗篷,落地的兜帽。

    在艾丝和贝尔眼前,一匹『怪物』冲到他们中间张开双手。

    「不准欺负贝尔!!」

    和人类一样的声音响彻四周。

    艾丝看着露出的苍银秀发和苍白色的异形容貌,贝尔看着那生出片翼的背影,时间突然定住。

    「贝、妮……?神大人,为什么!?」

    虽然贝尔仿佛精神错乱一样叫着主神的名字,但艾丝根本没工夫管这个。

    看到了少年所庇护的龙女,她好不容易才封住的感情的浊流正要从胸中溢出。

    「求你了……请不要伤害贝尔。」

    「……!」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不要用这种,不是『怪物』,而是像人类一样的眼睛,用『守护者』一样的眼神来看我。

    不对,这个才不是。这一定是骗人的。

    这才不是艾丝所寻求的『怪物』。

    正如少年所诉求的话语一样,要是有这种『怪物』的话,艾丝就会——

    「不要……不要再说了。」

    艾丝的面具崩溃了。

    胸中的情感泛滥而出。

    指向少女的剑因动摇而不住颤抖。

    像是断线的人偶一样,艾丝突然垂下了头。

    用刘海挡住眼睛,消去视野中的一切事物,沉浸于盘踞在内心深处的黑暗之中。

    然后。

    艾丝的『后背』与乌黑的火焰一齐咆哮了起来。

    「……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存在?」

    这静静地,阴暗地低喃出来的话语,简直不像是自己说出来的一样。

    她慢慢地抬起了头,那里站着的是哑口无言,脸色苍白的贝尔他们。

    她的眼前只有化作人形的『怪物』。

    艾丝的视野中,只剩下了丑陋的『怪物』。

    「你们的,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我只是……想和贝尔,在一起。」

    「——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

    艾丝的双眼,宛如利剑一般眯细了。

    她完全发现贝尔僵在那里,而是用眼神贯穿了呆立不动的『怪物』。

    「我绝不会允许,你和那群怪物一样蹂躏地面的。」

    后背好热。后背正在燃烧。后背正在喊着疯狂的憎恶。

    好恨。多么可恨。我知道的。永无止境的杀意什么的。

    所以,不杀不行。

    『怪物』就该被消灭——与这个愿望一起。

    「你的爪子会给人们带来伤痛。」

    「你的翅膀会给人们带来恐惧。」

    「你的红宝石,会给无数人带来死亡。」

    将反感,厌恶,拒绝,还有这个世界的真理砸向怪物。

    被从『后背』升腾而起的黑炎催促着,她持续说道。

    艾丝的『后背』在窃窃私语。

    想起刻在背后的『力量』,它不停地如此诉求。

    对了。

    崩坏的大地。

    疯狂涌出的无数『怪物』。

    越下越厚的,染成红色的雪。

    蹂躏,吼叫,破坏。

    尖叫,痛哭,丧失。

    并且,那个不详的『漆黑的终焉』——

    (!!)

    我很喜欢的住处被毁灭了!

    我很喜欢的日常被打碎了!

    我爱着的人们,被夺走了!

    首先是母亲!

    接着是父亲!

    『对不起…………抱歉啊,艾丝。』

    然后。

    『——你要,活下去。』

    推开了弱小的我的,那只温柔的手——!!

    全部,全部,全部!!

    这全部,都是『怪物』的错!!

    眼睛里的神经灼烧起来。『后背』吼出了永不停歇的憎恶。狂暴的黑炎发出了带着泪水的笑声。寒冷的冬日记忆被猛烈的火焰包围,变成了鲜红的斗争世界。

    艾丝没有叫喊。没有暴走。没有哭泣。

    只是将愤怒与憎恶,将悲伤与心中的黑暗注入到剑里。

    盯着眼前的『龙之怪物』,刺了出来。

    「我,绝不会放过你。」

    如剑一般的信念,如剑一般的觉悟。

    看见艾丝燃起黑炎的瞳孔,『怪物』呆立当场,受到了伤害——过了一段时间。

    静静地俯视着自己的双手。

    盯着艾丝唾弃的锋利爪子,用左手将其全部握住。

    「诶?」

    那是艾丝的低喃呢,还是贝尔的呢。

    『怪物』的呼吸颤抖起来,然后一口气折断了。

    啪叽一声,带着令人不快的声音折断的爪子,滚落到地面的带肉的碎片,从指间滴落的,仿佛泪水一样的红色水滴。

    不是别人的,而是用自己的血染红了『怪物』的手。

    接着是右手。

    接着是片翼。

    少年发出悲鸣,而失去了所有爪子的『怪物』将翅膀扯了下来。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后背长出的龙之翼落到地面上,发出了声响。

    僵住不动的艾丝脸上,沾着和人一样的血液。

    「贝妮!?」

    贝尔喊着,然后抱起身体一软的『怪物』。

    滚落到哑口无言的艾丝脚下的,是她刚才所唾弃的爪子与翅膀。

    仿佛是付出代价一般献出了身体的一部分的『怪物』边靠在少年的胸前,气若游丝地仰视过来。

    「如果、我……又不再是我的话……」

    最后将一只手放到额头的红宝石上。

    「到时候,就消灭我吧……」

    然后从额头处,移到了带有『魔石』的胸前,如此说道。

    看见这『怪物』不可能做出的行为,艾丝的面具裂开了。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怪物』缓缓地动起嘴唇。

    「在那个阴暗、寒冷的地方……当我、成为现在我的以前……一直都是一个人。谁都没有来救我,也没人来抱我……」

    边挣扎在幽深黑暗的记忆之海中,同时编织出来的轻声的话语。

    这份悲伤,这份孤独,侵蚀了艾丝。

    熊熊燃烧的黑炎,『后背』的威力正在衰退。

    『怪物』的轮廓渐渐融化。

    「有很多人砍我,真的很痛……很害怕。也很孤独。」

    悲叹着的『怪物』的眼角处,流下了一缕泪水。

    你在做什么,『后背』喊道。

    你发什么疯,艾丝的『力量』大声地怒喝。

    但是已经无法停止了。她无法从那泪水处移开视线。

    黑炎带来的迷雾渐渐散去。

    『怪物』彻底散去。

    最终站在那里的,是流着泪的龙之少女,还有——

    「————」

    少女(艾丝)。

    另一名幼小的少女(艾丝)和少年一样,抱着龙之少女,庇护着她。

    眼中带泪,诉说着快住手吧。

    将剑刺出的艾丝,她的内心裂开了。

    这份感情该叫做什么呢。

    我并不清楚。

    说句‘骗子’就好了吗。

    怒气冲冲地喊着‘不可饶恕’就好了吗。

    哭喊道‘不要这样’就好了吗。

    哎,

    我想问问用快要哭出来的脸庞看向这边的你。

    是我错以为我们心灵相通吗?这是我的幻觉?

    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会在那里?

    为什么,你在,庇护『怪物』!?

    过分!过分!过分!

    这背叛太过分了!

    明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在得知一切都被夺走,一切都失去了的那一天,我们明明决定要杀掉『怪物』的!

    脚下喀啦喀啦地渐渐崩坏。

    另一名少女(艾丝)在消失的内心深处,滑稽地哭喊。

    接着,

    「但是,贝尔他,拯救了总是孤零零的我。」

    「!」

    「在那片黑暗中,贝尔将我……将没人拯救的我,救了出来!」

    她注意到了。

    听着那位龙之少女的叫喊,她联系到了一起。

    现在与过去重合起来。

    眼前月光下的景象,和沉眠在记忆中的那个荒凉的冬日景象——龙之少女和另一名少女(艾丝)融为了一体。

    混合起来,成为了一个人。

    艾丝的眼中映照出来的,

    (是我……)

    是流着眼泪的『艾丝』。

    (我在那里……)

    艾丝的面具彻底剥落了。

    ——她和我是一样的!

    和丧失了一切的我。

    和在阴暗,寒冷的地方,一直是孤独一人的我。

    和谁也没来救我的,过去的我。

    (但是——)

    在她身边,『少年』出现了。

    在艾丝身边,谁都没有出现。

    对着她,少年伸出了手。

    艾丝的手,却没有任何人将其牵起来。

    『希望你也能遇到一个心仪的对象。』

    『迟早有一天,你也会遇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英雄。』

    她想起了母亲与父亲的话语。

    (骗人!!)

    内心在哭喊。

    (我的身边——根本就没有『英雄』出现!)

    她终于注意到,无论自己哭得有多么厉害,都没有人出现,没有人前来拯救自己——所以艾丝自己拿起了『剑』!

    眼前的龙之少女,就是眼前出现了她的『英雄』的,另一个我!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我那时明明就没有出现的!

    明明我只能,拿起『剑』才行的!

    心中幼小的艾丝那乱成一团的声音在内心回响。

    那哭喊的少女的声音。那本应已经诀别了的,『弱小的少女(艾丝)』的呜咽。

    艾丝看着贝尔。看着抱着龙之少女的,属于她的『英雄』。

    痛苦从全身渗出。

    悲哀抱紧了她的肩膀。

    羡慕摇动了她金色的瞳孔。

    「…………」

    艾丝用浑身的意志封住呜咽着的过去的残渣……然后垂下了头。

    像是断了线的人偶一样,伸出来的剑无力地垂落。

    「……我已经,无法杀掉这个龙女了。」

    从磨损殆尽的身心里挤出来的,只有这种嘶哑的声音。

    「艾丝、小姐……」

    「我认为……你……你们……并没有错。」

    「……」

    「我已经,无法和你们战斗了。」

    她没有抬起脸庞,只是浸染着月光。

    既无法看向龙之少女,也无法看向少年的脸。否则就会冲着他们说出不讲道理的话语了。

    无论是【剑姬】的面具还是冒险者的铠甲都已失去,现在的艾丝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女。

    一直等待着英雄,最终消耗殆尽的憧憬的残骸。

    「……」

    看见这个姿态,呆立当场的贝尔有一瞬间想要伸出手来,但马上又将其握紧,背过目光。

    他紧紧地抱住他必须守护的龙女。仿佛再也不会让自己的手离开那纤细的肩膀一样。

    艾丝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露出自嘲的笑容,没有发出悲伤的声音,也没有流下心酸的泪水。

    她边沉浸在领悟了一切的认命之中,同时发挥仅剩的理性,用生硬的动作从腰包里取出万能药。

    「我,没法帮你们……我就,留在这里。」

    「艾丝小姐……」

    放在石板上,退开,转过身去。

    「走吧。」

    「……非常感谢。

    贝尔拿着万能药,和少女一起离开了。

    艾丝没有回头。

    金色长发随风飘荡。

    甚至忘了将剑收入鞘里,在洁白月光的俯视下,将视线落在地面上。

    今天,这一天。

    艾丝的誓言被打破了。

    打破了『怪物该杀』这个与自身定下的,重要的约定。

    「艾丝。」

    「……」

    「这样就行了?」

    「……是的。」

    「……」

    「……」

    「我先回去了。」

    「……非常,感谢。」

    「你干嘛谢我啊。」

    现身的青年他,肯定全都看在了眼里的狼人他,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这里。

    寂静再次来临,她被留在原地。

    少女抬头仰望月夜,动起了嘴唇。

    「谁来……救救我。」

    AIS WALLENSTEIN

    艾丝·华伦斯坦

    所属:洛基眷族

    种族:人类

    职业:冒险者

    到达阶层:59层

    武器:细剑

    所持金额:2391500法利

    能力值

    Lv.6

    力量:H100

    耐久:H117

    灵巧:H131

    敏捷:H112

    魔力:H154

    猎人:G

    异常抗性:G

    剑士:H

    精愈:I

    魔法:

    风灵疾走

    * 赋予魔法

    * 风属性

    * 咏唱文【觉醒吧】

    技能:

    复仇公主

    * 随意发动

    * 对怪物种攻击力高域强化

    * 对龙种攻击力超域强化

    * 随着憎恶程度提高效果

    武器:

    Desperate

    * 带有不坏属性的特殊武装

    * 能够承受住目前的历史中所发现的全种族、全眷族的数量众多的技能中也以最强的输出能力为傲的【复仇公主】的就只有这把武装。唯一的例外是那把剑之祝杯(爱尔之刃),因为少女不想毁掉和里维莉亚她们的牵绊。

    * 曾经因为艾丝将技能与魔法并用爆发了『黑风』,使得这把不坏剑产生过一次『裂痕』。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