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集 DX.2 膜拜吧☆龙神少女! Life.1 乳光普照!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DX.2 膜拜吧☆龙神少女! Life.1 乳光普照!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录入:kid

    ──如果能再跟你一起玩,吾会很开心。

    ──嗯!我是菲斯大人的朋友嘛!下次再跟我一起玩吧!

    「一诚啊,你知道什么是『恶魔人鱼』吗?」

    那椿事件,是由社长这句话揭开序幕的。

    在我们才刚结束教学旅行回来的某天放学后。

    我们几个二年级的人在社办跟同属一年级的小猫与加斯帕,聊著在京都的所见所闻──

    「那么,果然是灭绝那时候──」

    「真亏会长能找到呢。」

    这时,社长及朱乃学姊参加完学生会主办的社团会议,谈著话走了回来。

    社长把会议中使用的影印纸放在桌上后,扫视现场成员开口:

    「各位,虽然校庆即将开始,但不好意思,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帮忙做活动报告。」

    活动报告?那是指──

    「……是为了让社长在人间生活,由冥界那边所提出的作业吗?」

    小猫举著手提出疑问。

    没错,虽然社长本来是在冥界的上流阶级学校就读,现在则是以特别优待生的身分来到驹王学园。因此她得藉由在人间的活动,像是订下恶魔工作的契约,或是缴交研究生活在人间的怪物的报告,以取得本应在那边必须拿到的学分。

    看来小猫也是注意到这点才这么问的吧。

    社长听到她提出的问题,露出笑容点点头回答:

    「是呀,我从苍那那边听到一项有趣的情报。那或许不只能让我得到学分,更可以传递不错的消息给冥界喔。在社团活动方面,我们说不定还能以『UMA调查报告』为题,在校刊的神秘学研究社专栏发表一篇不错的文章。」

    喔喔,有趣的情报啊,而且还能对冥界以及社团活动有帮助?社长也真是的,一脸非常期待的样子,看来从会长那边听到的事情让她很感兴趣。

    「所以,是什么情报啊?」

    我这么反问她后,她就回答我开头的那句话:

    「一诚啊,你知道什么是『恶魔人鱼』吗?」

    就是这样……不过提到人鱼,我脑海中浮现出的是魔兽驾驭者安倍学姊使役的那种──长脚的鱼类!光是回想起它那副破坏我幻想的外表,眼泪就快流出来了!说到人鱼,就是拥有美女的上半身!再加上覆满美丽鳞片,鱼形的下半身!这就是我想像的模样!我不知道那玩意儿是如何颠覆世界定理,但在这个业界如果提到人鱼,指的就是长著健硕双腿的巨大鲔鱼,那种硬邦邦的生物,让我好想哭。

    当时看到那种生物,我的心情真的跌落谷底!谁教这世界实在是太残酷了嘛!

    「喔……人鱼啊……」

    我用毫无兴趣的口气这么回答她,社长看到我沮丧的模样便苦笑道:

    「这么说起来,当时一诚看到那只人鱼的时候真是超失落的耶。也是啦,毕竟故事里描写的人鱼外貌都很美丽嘛。」

    社长面对消沉的我,用手抚摸著我的脸颊这么说。

    「总之呢,我们就出门去会会UMA吧。」

    虽然社长这么说……唔~~我还是提不起劲来。

    「UMA啊。那种东西大多是魔物吧。就算这趟变成去驱除魔物……嗯,也不会感到无聊啦。」

    「真想跟人鱼见一次面看看呢!」

    「有需要带钓竿吗?」

    洁诺薇亚、爱西亚还有伊莉娜这教会三人组,一听到人鱼也露出兴致勃勃的样子耶!而且不准钓它啦,伊莉娜!

    ……以这事情的走向来看,不可能会有什么好事!绝对会遇到不正经的UMA──也就是人鱼。

    虽然我不太感兴趣,不过神秘学研究社就此决定利用下次假日前往某国的海边了。

    ─○●○─

    接著,假日来临。我们利用转移型魔方阵跳跃了好几次,来到某片四季如夏的海岸。

    天空上挂著十足眩目的太阳!连绵不断的白色沙滩!蔚蓝到好像能看进海底的海水!这里除了我们几个之外,没有其他人!

    ……现在日本明明就是秋天,因为各国情况的不同才有这种夏日风情,世界真是辽阔。

    「是~~海~~耶!」

    穿著泳装的伊莉娜发出兴高采烈的声音,跑过沙滩,投身海中。爱西亚与洁诺薇亚也跟在她后面,踩进海水里。

    「偶尔来趟海边也不错呢,爱西亚。」

    「是啊,洁诺薇亚!这里不但天气很好,冰凉的海水也好舒服!而且我是第一次泡进海水里,感觉跟游泳池完全不一样呢!」

    这样啊,对一直在教会生活的爱西亚来说,她不曾接触过海水浴这种东西啊。

    于是乎,我要来检查三人组的泳装!伊莉娜跟洁诺薇亚穿的是比基尼!暂且不论洁诺薇亚,身为天使的伊莉娜居然选择比基尼……!她们两人的乳量都很不错,随著在海边嬉闹的动作,充满弹力地波动著……这真是令人受不了!白皙的肌肤好耀眼啊!

    爱西亚穿的则是素雅可爱的水蓝色连身泳衣,虽然设计上展露肌肤的部分不多,但也具有独特的疗愈力!

    顺带一提,我也穿著泳装,不过是拳击短裤的款式。

    「……海。」

    哎呀呀,小猫也经过我身边往海里走了。不擅长游泳的小猫带著游泳圈下水,她穿的是学校泳装!那副值得一看的模样完全超越适合的层次,简直就是「小猫果然非学校泳装莫属!」的体现!

    嘿嘿嘿,女生们全都换上泳装,真是让我大饱眼福。因为这片沙滩只有我们几个人在,不用顾虑也没关系吧!

    仔细想想,我们这个夏天也没有去海边玩呢,毕竟暑假去了冥界一趟嘛。珍贵的青春岁月,我却闭关山中跟龙修行啊……

    这样一想,这次来海边搞不好会成为让我取回失落的高二夏天的绝佳机会!

    夏天!失去的夏天已经回来,我开始这么觉得了!

    「那么,我也来稍微享受一下吧。一诚,等等要跟大家一起玩球吗?」

    木场这么说著,身穿游泳短裤登场。他的体型瘦削,可是该练的肌肉全都有练到,所以身材修长却很精实。

    ……我属于做多少锻炼就会长多少肌肉的体质,有时因为身材越来越健壮而为衣服尺寸苦恼……虽然社长会称赞我结实的体格很魁梧,但我好憧憬木场那种身材啊!

    「……怎、怎么了?你为什么要那样看著我的身体……」

    木场的口气显得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这、这个家伙!是在误会什么啊!

    「你是笨蛋吗!我只是有点羡慕你那刚刚好的身材罢了!我等一下也会参加沙滩排球之类的活动,你先下水啦!」

    「呵呵呵,我知道了。」

    木场苦笑了一下,就朝著大海走去……真是的,加斯帕也跟他一样,我们社团的男生都会误会我的视线做出奇怪的反应,让人很困扰耶!

    「我说啊,你们几个在游泳之前,有没有先在身上涂恶魔专用的特制防晒油?虽说没有大碍,但阳光这么强,不以防万一涂一下的话,可能会中暑喔!」

    「哎呀哎呀,真是年轻呢。我有准备便当,肚子饿的话要回来吃喔。」

    社长跟朱乃学姊这两位大姊姊在遮阳伞底下休息,她们两人都散发出「就算来到海边,现在这年纪也不会那样嬉闹了」这种沉稳的感觉!行为举止也跟监护人没两样!

    然后,说到她们身上穿的泳装……!社长穿著布料面积极少的红色比基尼!胸、胸部溢出泳装,真是不得了啊!下半身三角地带的角度同样危险!啊啊,她又滑又白的双腿实在是极品!

    另一方面,朱乃学姊穿的是白色泳衣!她这套泳装布料的面积也很小,让她裸露出大半双峰!难道她们两人在进行能把胸部露到什么程度的比赛,战得难分难舍吗?我都快受不了了!谢谢你们!

    「来吧,一诚。你可以帮我涂防晒油吗?」

    社长话音刚落,就解下她的比基尼上衣,趴在塑胶沙滩垫上!涂、涂、涂、涂防晒油啊啊啊啊啊──!

    这是男性的梦想!说到海边就会想到这件事!社长刚刚说的,是即使被称为海边最大盛事也不为过的涂防晒油吗啊啊啊啊啊!

    「我很乐意!」

    我迅速钻进遮阳伞,坐在社长旁边!这是继游泳池那次以来的第二次机会!

    「那我也要。」

    这次连朱乃学姊都要涂!她同样脱掉泳装上衣,趴在社长旁边!

    她的乳房随著朝下趴的姿势,软绵绵──地被压到变形,从身体侧边挤出来啊啊啊啊!大到满出来的胸部是最棒的!而且眼前两个人的胸部都呈现相同状态!

    好!好喔喔喔喔喔喔喔!我要转职为涂防晒油专家了!

    我认为这片挤著两对满溢丰乳的塑胶垫,对涂防晒油专家来说是个最棒的工作场所!

    完全没有因为平常就能碰触到社长与朱乃学姊的身体,事到如今抹防晒油这种也没什么……这种事情!一码归一码!透过防晒油感受到的女体肉感,能为男人大脑带来难以置信的刺激,这就是一件如此美妙的工作!

    我拿起瓶子,将防晒油倒在手心上,再合起两只手搓均匀。然后我张开手紧紧贴住社长的背,随著滑动双手,将防晒油迅速地涂布于她柔嫩的肌肤上。

    噗!我喷出了一点鼻血。哎呀,社长的女体果然还是最棒的!滑溜溜的软润触感!我仔细涂完她的背部,接下来轮到──大腿!

    我捏捏她的大腿,手中就感受到无敌的弹力!这股柔软得过分的手感好像会把我的脑子炸飞,但我要忍耐!现在才正要开始!因为下一个就换朱乃学姊啦!

    「那就麻烦你喽。」

    我受朱乃学姊所托,开始动手往她背后以及大腿涂抹防晒油。

    呜……!这种柔韧的肉感真是要命!手陷入她丰弹肌肤的感觉实在很厉害!就像不会碎的布丁!还有压不扁的麻糬!

    「喂,一诚,请你把手移回我这边。」

    社长开口这么催促我。

    「社长竟想独自霸占一诚双手的触感,这真是太狡猾了……」

    朱乃学姊也说出这种话,我只能轮流帮她们涂了……

    手中传来的触感明明是最棒的,但被催促后的确有点吃不消!不过,这确实是个幸福的工作场所!这就是所谓愉悦的悲鸣吧!

    在塑胶垫的角落,有个人正在叹息──那正是罗丝薇瑟。

    「是因为转生成恶魔,所以阳光会刺激皮肤吧。在这种阳光闪耀的海岸四处活动,我这身闺女重要的肌肤可能会被晒出斑点啊……好可怕好可怕。」

    她在遮阳伞的底下独自涂著防晒油,不断碎碎念。那身泳装虽然不及社长及朱乃学姊暴露,也是套颇为大胆的比基尼。她的胸部跟双腿都很漂亮!

    ……不过她的外表年龄看起来明明跟我们相差无几,说出的话却像是二三十岁的大姊。

    就算她不在意那种事,我觉得她的胴体还是相当娇嫩啊……我对少女心中所想的事情,实在毫无头绪。

    我们虽然有阿撒塞勒老师这位社团顾问,但他今天却不在。感觉他应该很喜欢这种活动,但不巧有事出差去了,担任堕天使的总督也真辛苦啊。不过他一旦闲下来,就会做出一些无比糟糕的事就是了。

    ……嗯?感觉神秘学研究社好像少了谁……

    我环顾了沙滩一圈……那个人果然不见了──正当我这么想时,我在大家堆放行李的地方,看见了一个眼熟的纸箱……

    防晒油也已涂到一个段落,我便战战兢兢地靠近那个纸箱。

    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一看──

    「……呼──哈──……要、要死掉……了……」

    眼前出现的是面容憔悴,惨白脸上流著大把汗水的加斯帕!

    阿加!你、你居然在这种地方?是说,你的脸色很糟耶!对了,加斯帕不但是恶魔又有吸血鬼血统,而且还是个茧居族,待在这种毒辣的太阳下可说是攸关生死啊!

    不过,我从他完整穿好女用泳装这一点,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坚持!

    「你、你没事吧……?」

    我拿起旁边一罐瓶装水,正要淋在加斯帕身上时──

    「啊,一诚先生,那个宝特瓶……」

    刚从海里走上岸的爱西亚盯著我手中的宝特瓶,不知要跟我说什么事。

    「那是我为了应付各种突发状况而带来的……圣水。」

    「咦?」

    我发出痴呆的声音。可是已经太迟了,我把水从瓶子里……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我听到纸箱里传来某种东西烧起来的声音!同时箱子里还冒出烟雾!圣水不论对恶魔还是吸血鬼来说都是有害物质!对这个衰弱的家伙来说,不正是个能造成加码伤害的必杀道具吗!

    「咕呼呜──────!…………我已经……不……行了……」

    加斯帕发出惨叫之后,便无力地猛然垂下头。他安祥的表情就像是灵魂从痛苦中解脱了一样!

    「阿加啊──────!对不起!你回来啊──────!」

    我摇晃他的肩膀,就像要唤回他离开躯壳的灵魂一般!

    就像这样,虽说也发生了如此悲伤的事情,我们仍然好好享受了消逝后又再临的夏天。

    ──呃,不对耶。我们之所以来这边是为了见人鱼啦!

    ……老实说,尽管我对人鱼没什么兴趣,但光是为社长及朱乃学姊涂了防晒油,就已经算是有所收获了。

    我抱著这样的念头,跟大家一起在海滩好好放松后,就遇见了我们的目的──人鱼。

    ─○●○─

    「在这边。」

    由社长带头,我们一行人走向离海岸稍远的岩礁。

    海浪汹涌地打在岩礁上,在该处一角有个人影……

    我们往那里走去,便看到岩石表面上──有一名美少女!不,不对,她属于美少女的部分只有上半身!下、下半身则是……鱼类!这、这是……!

    我因为这意料之外的发展而目瞪口呆,脑海中一片混乱,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因、因为!我听到「人鱼」,就会觉得是安倍学姊操控的那种长脚大型鱼类嘛……!

    曾经深植脑海中的印象,就无法轻易抹去──

    社长不顾惊愕不已的我,径自向那名美少女搭话:

    「贵安,你就是那位寻求保护的人对吧?」

    那名美少女听到社长这么问,就用手指绕著她那头绿色的美丽长发把玩,害羞地点头。

    「……人、人鱼是存在的啊!」

    终于理解整个情况的我,一脸感动地全身发颤!有耶!真的有人鱼小姐!不是那种长脚的鲔鱼生物!

    或许存在于海中的神祇啊!感谢祢也让真正的人鱼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我不知不觉间流下了泪水,向可能置身海中的神明送上感谢的话语!

    而且这个女孩,超~~可爱的耶!虽然她绿色的发丝很稀奇,但这种带有奇幻风格的发色很适合她!毕竟人鱼就是个梦幻的物种,说不定这样是最棒的组合!

    社长为我们介绍人鱼小姐:

    「这个女孩叫莉莉缇法.威沛,如各位所见,她是名人鱼,同时也是恶魔。」

    「初、初次见面……」

    哦哦,她的声音好可爱!人鱼拥有美声这件事是真的啊!不是像那条鲔鱼一样发出「鱼鱼鱼」的怪声实在是太好了!

    「是人鱼小姐!」

    「是啊,真是神秘呢。」

    「这也是上天巧妙的配合呢!」

    爱西亚、洁诺薇亚以及伊莉娜三人组看到面前这条人鱼,眼睛也闪闪发光。

    嗯?社长刚才那段介绍让我挂心,她的确是恶魔没错,问题在于她的名字。

    「威沛家?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威沛家不是灭门了吗?」

    没错,说到威沛家,是属于上级恶魔的其中一支家族。不过,把前七十二柱名单默背在脑中的我,浮现出威沛家已然灭绝的印象。

    社长听到我这么问,重新开口说道:

    「是的,他们一族原本是列于七十二柱的上级恶魔,但先前那场战争让家族灭绝。而她──莉莉缇法是承继威沛家血脉的末裔。威沛家的女性是美丽人鱼这件事可是很出名喔。」

    真、真、真的假的!还有人活下来?这真是太厉害了!而且兼具恶魔跟人鱼两种身分!

    这样啊,这支被认为已经灭绝的家族,也有末裔悄悄存活著啊。这么说来,瓦利也是承续了旧魔王的血脉。

    「虽说有留下子嗣,但也有些上级恶魔因为往昔三大势力间掀起那场战争所带来的损害,造成他们无法维持家族经济而走投无路。在家族面临危机时,又被卷入旧政府垮台到设立现政府之前那段混乱而一筹莫展,有些家族就这样灭亡了。威沛家也是其中之一。听说他们失去的不只是军队,还包括为他们工作的恶魔以及重要的财产。他们因此保不住家园,只能默默栖身于人间。我想或许是在旧魔王派与现任魔王派互相抗争时,无法冀望政府伸出援手吧。现政府对当时的情形感到懊悔,所以也展开搜索,确认那些家族有没有留下后裔。」

    社长补上这段话。

    嗯──这件事情的原委很复杂啊。如此一来,其他灭门的家族应该也有可能像这样存于世上吧。

    社长咳了一声,清清喉咙开始说道:

    「我再重新向大家说明一次吧。前些日子,我从苍那口中获知这片海域有人鱼──威沛家的末裔存在。如果发现绝灭家族的后裔,住在人间的上级恶魔就要负责给予保护,以及与对方接触了解状况。毕竟这里面也牵涉到罕见案例的情况嘛。」

    原来有这种原委啊。意思就是处理这种罕见案例也是上级恶魔的工作吧。

    社长继续说下去:

    「这本来是属于通晓海域的魔王利维坦大人的掌管范围,但对方有好几件工作撞在一起。赛拉芙露大人跟苍那似乎也很难排出日程与她接触……」

    朱乃学姊也跟著说:

    「所以会长就说,希望由我们来跟她见个面。反正呢,社长可以得到学分,还能充实社团活动的内容,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石二鸟呢,呵呵呵。关于这方面,因为是会长嘛,说不定她委托我们这些事时,就顺便安排好了喔。」

    朱乃学姊轻笑了起来,社长就双颊绯红,说著「那我岂不就成了让朋友帮我规画课业的笨蛋学生吗?」可爱地提出抗议。

    原来如此,苍那会长是个重视朋友的人,但同时也很会差遣人啊。

    社长「呼~~」地吁了口气,重新向人鱼小姐开口:

    「那么,莉莉缇法,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请就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回答就好了。」

    于是,社长一只手拿著罕见案例指南手册,开始问起人鱼小姐家族的状况。

    她问的问题,包括家族无法存续之后她是如何住在这边、对现今恶魔业界怀抱著什么看法,以及生活方面有没有什么不满或不便之处等等,逐一询问。

    而朱乃学姊跟木场则把她询问的内容写成笔记,看来她也希望接受当今恶魔政府的保护。伊莉娜也记录著这项珍奇的案件,是要把情报送回天界吗?

    接著,当社长问到「目前让你觉得不安的事情」这个问题时,人鱼──莉莉缇法的可爱脸庞便蒙上一层阴霾。

    社长察觉到这件事,温和地继续问道:

    「不要紧的,想说什么都可以。说说看吧。」

    莉莉缇法听到社长温柔的语调,开口回答:

    「……那、那个……其实……我受到某个恐怖的人威胁……」

    她忸忸怩怩地这么说道。什么!竟然有家伙要胁这么可爱的人鱼小姐!

    「恐怖的人?那是指──」

    就在社长正要深究的时候,周围突然笼罩一片黑色云霭……像是雾气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啊?可以从中感觉到刺人的魔力流动耶。

    莉莉缇法察觉这阵雾,发著抖说:「……不要。」

    「……有一股腥臭味。」

    小猫露出嫌恶的表情捏起鼻子。腥臭味?心生疑惑的我耳中听到一道奇怪的声音!

    轰轰轰轰轰轰……一阵诡异的倾轧声在这一带回荡。

    「找到你啦,威沛的人鱼。」

    雾气另一头,伴随著可怕声音出现的是──一艘庞大的船只!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型帆船──!那是海盗船?不对,幽灵船?一艘样式古老,气氛十足的大型帆船停靠在岩礁旁边!

    「我正是船长,古拉格!」

    将身子探出船头高声大吼的,是一名穿著海盗服──有著一张怪物脸的怪人!他的脸长得像条深海鱼!从他的面容与那根突出帽子,状似触角的东西来看,是灯笼鱼怪人吗?他的左眼戴著眼罩,手中拿著军刀。

    船桅上那张大帆描绘的图样不是骷髅头,而是──魔方阵!木场看到后轻声说道:

    「……佛钮司。」

    社长听到木场的低语,也点点头开口:

    「是啊,从那座魔方阵的纹样看来是这样没错。是上级恶魔的佛钮司家族。」

    「又是上级恶魔吗!」

    我吓了一跳!佛钮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是和社长一样同属原七十二柱的一族!今天真是个容易碰到七十二柱恶魔的日子啊!

    喔喔,这种怪人类型的恶魔还真新鲜啊!虽然我知道也有怪物外表的恶魔存在啦,只是我身边的恶魔们外观看起来全都跟人类没两样啊!

    海盗怪人──佛钮司领著船员打扮的仆从们,威风凛凛,态度无畏地开口了!

    「知道此处是吾等佛钮司家的领域,还敢放肆!从你们的反应看来,跟吾等一样是恶魔对吧?」

    他就算知道我们是同胞,态度还是没什么改变。不过,仆从的一句话让他表情一变。

    「船长!这股魔力的质量属于上级恶魔所有!」

    佛钮司看著社长的头发,眯起他发光的红色眼睛说道:

    「唔嗯嗯嗯,红色头发……是吉蒙里家啊……看来你们是吉蒙里家的人,多所得罪了。我是佛钮司家的古拉格.佛钮司。」

    喔喔,吉蒙里家的名号在这里也是效果卓越啊!那个怪人船长的态度缓和了一些呢。

    社长看到这般情形,也开口寒暄:

    「贵安,古拉格.佛钮司。是的,正如你所言,我是吉蒙里家的莉雅丝.吉蒙里。」

    佛钮司听到她的话,「哼」一声喷了道鼻息回答:

    「嗯。抱歉啊,但那只人鱼是吾等寻找的对象。不好意思打断你们谈话,但能否把她交给我呢?我今天就想把她纳为眷属,咕呵呵呵呵。」

    社长明明就正在询问人鱼小姐重要的事情,佛钮司却这么说,还笑得很下流。那笑声很猥亵耶!你绝对不怀好意吧!别想瞒过我这个色狼的眼睛!

    「…………好可怕。」

    莉莉缇法也躲到社长的身后。看到她的反应,不难想像威胁著她的可怕人物是谁。我看,应该就是这个怪人没错吧。

    社长也挺身护在莉莉缇法面前,挑起一边眉毛说道:

    「你劈头就说这些……我听说佛钮司家在语言学领域表现卓越,擅长为物种命名,看来也有例外呢。我开始明白苍那之所以委托我这件事,而不是交给身为领主的佛钮司处理。」

    社长像是叹息般吁了一口气这么说。

    我也渐渐明白了。对人鱼小姐而言,拜托社长的确比仰赖掌管这一带的佛钮司来得安全。何况现在人鱼小姐也很畏惧这个态度强硬的怪人。

    话说回来,把这样的海洋周边划为领地能顺利工作吗?这附近似乎有很多座岛屿,他是把岛民当成订契约对象吗?毕竟他打扮得像个海盗,搞不好也有在进行一些恶毒的勾当。

    社长说话的方式让佛钮司看起来怒上心头,龇牙咧嘴。

    「你、你这家伙……!随你怎么说,小姑娘……!直接踏进别人的地盘还摆出那种态度……!我看你嚣张的不只是胸部的尺寸,连态度也一样大啊!」

    「…………」

    虽然社长听佛钮司这么说,还是挂著笑容……但她覆盖在身体上的气焰量也渐渐变浓了!哎呀,好像感觉得到愤怒的气场耶!

    自从社长开始具体呈现开关公主这个称号,只要提到胸部就偶尔会让她不太高兴!

    应该是因为佛钮司的说话方式太过糟糕,动到了绝不能碰的开关吧!

    「船长、船长!」

    担任随从的恶魔仆役向佛钮司进言。

    「什么事啊,吾之仆人?」

    「那、那位小姐是在吉蒙里家族中也很出名的莉雅丝.吉蒙里啊!也是魔、魔王瑟杰克斯大人的妹妹!」

    他这么说完,佛钮司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手指向我们说道:

    「什么!就是那个妹妹吗!据说胸部藏有谜之魔力的妹妹!」

    「船长!那、那几个人是击退旧魔王一派,还打倒北欧神祇的超级名人!别称『乳龙帝&开关公主与七名快乐伙伴+α』耶!」

    我、我们被世人讲成那样吗……

    「……『乳龙帝&开关公主与七名快乐伙伴+α』是什么啊……!」

    社、社长发出紧咬牙关的声音喃喃低语,全身还不住颤抖!生、生气了!好可怕啊!

    「+α是指我吗?」

    「应该吧,因为伊莉娜已经跟我们打成一片了嘛。」

    伊莉娜就这样用手指著自己,歪起头询问洁诺薇雅。呃,应、应该是这样没错吧。

    这时佛钮司突然用烦厌的态度开口说道:

    「……意思是说那个名人要抢夺我的猎物吗?」

    社长用不高兴到极点的口气应道:

    「……『抢夺』这个说法,我可不会置之不理。我们只是想保护这位威沛家的成员,看来她好像被一伙可疑的人盯上了。先不说这个!我刚刚只是乖乖听你说话,你就开关开关地叫个不停!意思是说我的胸部是赤龙帝活性化装置吗?」

    社长终于爆发了!社长,他没有说得那么夸张啦!

    佛钮司大叫道:

    「那个威沛家的人是我先盯上的!」

    「不,她会由我们负责保护!」

    社长也不输给对方!他们用眼神互相瞪视。不知不觉中,双方眷属们之间也弥漫著奇异的气氛,就像要摆起架式准备战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啪唰!海面喷起一道巨大的水柱!怎、怎么了!啊!有某种东西从海里飞出来啦!

    在空中转了好几圈,降落在岩礁上的是──一名头戴王冠,手持三叉戟,还穿著兜裆布的胡子大叔啊!

    「不准在海上打架啊──────!」

    他扯著响彻这一带的大嗓门说出这句话!这声音实在太不得了!害我都耳鸣了耶!每个人都摀起耳朵了!

    「来者何人!」

    佛钮司一指指向他,兜裆布胡子大叔随即灵巧地旋转手上的三叉戟,发出豪迈的笑声!

    「呼哈哈哈────────!天庭有宙斯,冥界有黑帝斯!不知是谁称呼吾为海之帝王!吾正是守护海洋之神,波赛顿啊──────!」

    『波赛顿!』

    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听到他报上这个名号,全都一脸吓破胆的样子!

    社长惊愕地开口道:

    「波、波赛顿大人?您、您为什么会来这里?」

    「呼哈哈哈哈哈哈!海洋乃吾之领域!近来频繁发生针对各神话体系展开的恐怖攻击!当然必须进行巡视啊──────!」

    「由神亲自巡逻吗!」

    社长感到很惊讶,我也吓了一跳!

    这个兜裆布胡子大叔是神明大人?啊,我想起来了!希腊神话里面的确有那样的神!话说,在京都的时候德莱格好像也为我说明过!我的必杀技名称Triaina,就是出自这位海神手上拿著的那支──Trident三叉戟!

    这、这位是波赛顿?不就只是个肌肉贲张的兜裆布胡子大叔嘛!

    该不会是我遇见人鱼的感谢之情把他呼唤来了吧?不,我一点都不愿这么想!

    「就算是神,也会做安全巡逻这种事!吾恰好经过这边,就发现恶魔彼此之间发生纠纷了啊啊啊!同伴们不可以吵架!不可以喔!」

    他挥舞著三叉戟,表现出一副愤怒的模样。我们一行人跟佛钮司他们都因为神祇突然在眼前登场,只能一脸目瞪口呆。

    但不知为什么他频频点了几次头后,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虽然不太清楚状况,不过看来你们是为了那边的人鱼开始吵架对吧?好喔喔喔喔喔!既然这样,就像个恶魔一样用游戏决胜负不就好了吗啊啊啊啊啊!」

    「「游戏?」」

    社长跟佛钮司都被波赛顿这个提议吓了一跳。

    他、他指的是排名游戏吗?所以游戏中获胜的一方就能跟莉莉缇法接洽吗?

    「我还没正式参加过比赛,所以正规的方式对我来说有点……」

    社长这么说道,兜裆布神祇豪迈地抚摸著她的头开口: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女孩明明是恶魔,却拘泥于这种小事!那就进行一场类似的比赛不就好了!要紧的是输赢啊!输赢!这不正可以由吾,波赛顿来当见证人,进行仲裁吗────!来吧,堂堂正正地藉由这场比赛获得人鱼吧──────!呼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情绪好高昂!热情过头啦!话说回来,他擅自帮我们决定好下一步了耶!

    「船、船长!状况变得超乎想像了!要怎么办啊?」

    不过佛钮司他们看起来也很为难……

    「唔唔……!连波赛顿大人都登场,想打退堂鼓也没办法,我也无意退出……!好!」

    佛钮司似乎下定决心,开始挑衅社长:

    「该死的吉蒙里女孩!吾等是不是该来用这场胜负,决定威沛家的人鱼归属何方呢!」

    受到他挑衅的社长重重叹了口气后,露出一副做好觉悟的表情大喊:

    「虽然不知为何事情会发展得如此严重,不过既然有人挑战我就奉陪!我们一定要保护这个女孩!来,展开游戏吧!」

    喔喔!不知为何,状况就这么决定下来了!

    「……我到底会怎么样呢?」

    莉莉缇法露出不安的模样。

    「……反正,总会有办法啦。」

    小猫这么说道,吃著她带来的点心──香蕉。

    于是,在波赛顿大人的注视下,我们即将展开吉蒙里对佛钮司这场出乎意料的一战!

    ─○●○─

    在变化无常的海面上。

    我们乘著能搭载好几个人的游艇,等待那个时机来临。眼前是一艘大型帆船!

    为我们双方阵营斡旋的波赛顿大人,跟莉莉缇法一起坐在一只巨大的乌龟上。伊莉娜展开天使翅膀,浮在他们附近的半空中。因为她不是眷属的一员,就在旁边参观。

    「大家加油喔!」

    伊莉娜为我们打气。好啦好啦,我会努力的……

    「当吾波赛顿下达指示,就开始战斗!规则很简单!全灭的那一方算输!只要注意别演变成流血战就好!」

    波赛顿大人朗声为我们做了这番说明。

    ……这原本应该是让我再次拥抱夏天的海水浴,如今却摇身一变进入战斗模式。呵呵呵,当恶魔还真辛苦啊。

    「呜呜……我讨厌海啦……」

    身体状况还很差的加斯帕一直躲在游艇角落的纸箱里。老实说,他这次应该成不了战力吧。小猫则是问著「……小加,你还好吗?」拿著扇子为他搧风。

    「我的身体也充分受到海水浴的舒展了,要来大闹一场喽。」

    「真是的,我们这群人不管到哪里都老是在战斗呢。」

    干劲十足的洁诺薇亚跟苦笑的木场这么说。这两名「骑士(knight)」穿著泳装拔出剑,摆出随时都能打的临战架式。

    「唉……这场战斗对我到底有什么好处啊……高挂天上的太阳似乎会害我的皮肤变粗糙,好可怕喔。」

    罗丝薇瑟撑著阳伞微微叹息,明显就不带任何干劲!

    「呵呵,要用什么方法打烂那艘船呢?」

    朱乃学姊一脸虐待狂的表情,勾起危险的笑容!她睽违已久地显露破坏狂的一面!

    「一诚先生,那我该怎么办呢?」

    爱西亚显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先摸摸她的头说:「反正交给我们进攻组处理,总会有办法啦。」如果对方没有一定程度的好手,应该就真的有办法能解决吧。

    佛钮司看著我们这群情绪各有起伏的吉蒙里眷属,开口说道:

    「吉蒙里的巨乳妹!吾之眷属全都是擅长海上战斗的猛将!害怕的话尽管回去没关系!虽然你的胸部这么大,毕竟也只是个小姑娘嘛!咕哈哈哈哈哈哈!」

    佛钮司发出大胆无畏的高笑声。而社长她──气到全身不停发抖!好可怕!她全身都迸射出浓厚又带著危险色彩的气焰耶!

    「……我要消灭那只灯笼鱼!」

    噫────!她的神色多么像是厉鬼啊!那头红发也随著气焰令人毛骨悚然地扭动著!

    「一诚!」

    「是、是──!」

    「不用留情没关系!变成禁手(balance breaker),赏他们一发超巨大神龙弹吧!」

    「遵命!」

    我也只能这么回应了!就随它去吧!我虽然也跟罗丝薇瑟一样没什么干劲,但如果那个怪人要对可爱的人鱼小姐做出什么寡廉鲜耻的举动,我这个好色学生可是会不高兴!

    「总之,就狠狠地攻向他们吧!」

    就在我鼓足气势的同时,波赛顿大人高声喊道:

    「开始──!」

    随著象徵战斗开幕的吼声,帆船的大炮也同时砰轰一声发射出炮弹!炮弹打在附近的海面上,掀起巨大的水柱跟水花!

    「船上的大炮真是……!佑斗、洁诺薇亚!突击!」

    那两人听到社长明快的指示,同声回答「了解!」之后,便展开恶魔翅膀往敌方的船舰飞去!他们在空中击出剑气波,开始破坏帆船!社长也从游艇上击发魔力炮弹!

    随著轰隆的巨大破碎声,船体逐渐毁坏!桅杆轻易地折断,海盗旗瞬间变得破破烂烂!

    「唔嘎啊啊啊!我珍贵的飞行荷兰人号啊啊啊!」

    佛钮司看到他自豪的船只遭受破坏,也惊愕得眼珠都要蹦出来了。

    「混帐!动手啊────!」

    佛钮司把军刀指向上空的木场和洁诺薇亚!然后,他手下的眷属恶魔们就伸出手!

    「水啊!化为长蛇噬咬那些家伙吧!」

    剑士打扮的仆役A从剑中射出的水波化为蛇形,袭向洁诺薇亚!

    「喝!出来吧,烈风魔兽!」

    而魔法师打扮的仆役B则从自己的影子中召唤出怪物,命令它用旋风攻击木场!应用水与风的攻击方式或许很适合海盗呢!

    「才这点程度!」

    「太天真了!」

    那两人轻松应付掉这些攻击,降落在船上,用剑迅速劈斩对手!佛钮司的仆从们无计可施,就这样被砍倒!不过他们当然没有痛下杀手,只是用刀背攻击敌人。就算这帮人再怎么不入流,真的杀掉似乎也会在家族间造成问题。

    「你们两个离远一点!」

    木场跟洁诺薇亚听到朱乃学姊的声音,再度挥动翅膀飞上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轰!」的一声,闪现雷光!

    接著就有一道极大的雷电打在帆船上!庞大的船身一瞬间被雷电包覆,各处都开始冒出烟雾!刚才这一击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啊!船身不但窜出火舌,对手船上的眷属们也直接吃下那招雷击,完全被烧焦了耶!

    在雷击命中船只前一刻便跳海逃生,得以残存下来的佛钮司眷属们,也被罗丝薇瑟的追击魔法打中而失去意识,在海面上载浮载沉。

    嗯~~我们的队伍果然很强啊。

    「我都还没变成禁手,战斗就要结束了吗……?」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在船上却不见怪人佛钮司的身影!我完全找不到他耶!如果被朱乃学姊刚才那招击败的话,应该会倒在船上才对啊!

    正当我跟社长四处张望,寻找对手的下落时──

    「呀啊──!」

    就传来一阵女性的惨叫声!一看之下,发现人鱼莉莉缇法被看似巨大的章鱼或乌贼这类生物的脚所缠绕!

    「咕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种低级的笑声!啪唰一声扬起水柱登场的,是一只状似乌贼的巨大怪物,还有站在那怪物头上的佛钮司!

    「它是我忠实的使魔克拉肯!海洋之魔物!唔呼呼呼,这只人鱼我就收下啦!」

    「佛钮司!你在波赛顿大人面前对莉莉缇法出手,简直是罪该万死!」

    社长说得没错!呃,但是说为什么波赛顿大人也默默任由莉莉缇法被夺走啊!

    就在我想抗议这件事,望向波赛顿大人那边时──

    「呼噜噜噜噜噜噜噜……」

    他站著睡觉兼打呼──!这位海神大人站在乌龟身上睡著啦!

    「他好像很累呢,毕竟神的工作也很辛苦嘛。」

    社长,你能接受这种事喔!

    「因为神没在看而出现可乘之机,就是这么回事!看招!」

    佛钮司一向克拉肯下达指示,许多只巨大的乌贼脚就缠卷上吉蒙里的女性眷属!还顺势掳获了空中的伊莉娜!

    「不要……」

    「呜!滑溜溜的!」

    因为觉得克拉肯的脚很恶心,让爱西亚泪眼盈眶,洁诺薇亚则是皱起脸庞。

    「哎呀,她们的泳装……」

    如同朱乃学姊所说,女孩们的泳装被乌贼脚弄得湿湿滑滑,正在往下掉!乳房!屁股!泳装滑开移位,不得了啦!

    噗──!鼻血喷出来了!克拉肯大师,您真是干得好啊!

    「我没有看,我没在看喔。」

    作风绅士的木场移开了视线,明明就是个隐性色狼还装什么好孩子!

    「一诚!倒数完毕的话,就把这只克拉肯连同佛钮司一起打倒!」

    即使裸乳弹出泳装,社长还是继续对我下达指示!但我的眼睛离不开她的胸部──

    「我明白了!喝啊啊啊啊啊!禁手化!」

    我迅速地装备好铠甲,从两手创造出魔力的一击!然后──!

    『BoostBoostBoostBoost!!』

    「神龙弹,海洋版!」

    我喊著其实内容没特别改变的技能名称,朝向克拉肯发射出巨大的魔力团块!

    「这魔力弹也太庞大了吧!」

    我的特大号神龙弹打中克拉肯,也连带命中惊愕的佛钮司!

    「呀啊啊啊啊啊啊!」

    轰啪──海面猛烈地炸开,克拉肯变成海里的碎屑消失无踪。我巧妙地在游艇上接住被拋飞到空中的人鱼小姐。

    「小姐,你还好吗?」

    我摆出帅气的表情潇洒地这么说,莉莉缇法的脸庞就一片通红,回答我「是的……」!好可爱!人鱼也太棒了吧!

    呵呵呵,佛钮司受了刚才那一击,也漂浮在海上了。啊,他的眼罩原来是骗人的啊!被遮住的眼睛根本连伤都没有嘛!看来他模仿海盗玩得很开心!这也太恶劣了吧!有打倒他太好了!而且人鱼小姐也平安无事!

    「事情结束了。好了,莉莉缇法小姐,和我一起回去海边那里,我们一起玩玩球吧。」

    虽然我这么邀请她……

    「……一诚?」

    我背后传来社长的声音。转过头一看,是狼狈不堪的吉蒙里眷属女性成员们!大家的泳衣全都不见踪影,只好用手遮著重要部位!

    「用最后那招决胜负是很不错啦。」

    「但后来却拋下我们,和人鱼小姐这么亲密呀。」

    社长跟朱乃学姊尽管脸上挂著微笑,却散发出危险的气焰!

    「……难得穿一次泳装都毁了。」

    「唉~~连我也遭到波及了。」

    「呜呜,一诚先生好狠心。」

    「你一定要赔我一件泳装……」

    洁诺薇亚、伊莉娜、爱西亚还有罗丝薇瑟她们也不满地抱怨!咦?咦咦咦咦咦咦?大家是不是都对我发散出负面的气场啊……?

    我手中还抱著人鱼小姐,正要战战兢兢地离开现场时,被小猫牢牢抓住手臂!

    「……因为这是约定成俗的桥段,总之请挨我一拳吧。」

    「那也太残酷了吧!」

    于是我吃下了说好的爱之鞭!

    如此这般,我们称霸了佛钮司之战,也成功保护了威沛家的末裔。

    日后,莉莉缇法正式接受冥界政府的保护,在她本人的期望之下,低调住在吉蒙里领地的某座湖里。毕竟冥界没有海嘛。

    因为成功取得人鱼的相关报告,据说神秘学研究社刊登的UMA报导,以及取得冥界的学分这两方面都进行得很顺利。

    话说回来,波赛顿大人不知何时不见踪影了……那个兜裆布胡子大叔到底是来干嘛的!

    「……学长很容易被怪人喜欢。这个状况应该要说怪神吗?」

    小猫!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召来波赛顿大人也是因为我吗?哎呀……难不成我也容易吸引到怪神吗?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