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集 DX.2 膜拜吧☆龙神少女! Life.2 学生会的打算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集 DX.2 膜拜吧☆龙神少女! Life.2 学生会的打算

    这是从教学旅行回来一阵子,在某天放学后所发生的事。

    站在将棋社社办前的人──是我兵藤一诚,和学生会的女性成员们。

    「临检!我们是学生会!」

    我这么叫著,气势猛烈地打开了社团教室的门。

    门内出现的景象,是半裸下著将棋的男性社员们!

    「原来传闻是真的啊!学生会无法容许脱衣将棋这种不正经的东西!」

    「等、等等!这是有原因的!」

    一名戴著眼镜的男生因为我们突然出现而慌忙大叫起来,正要开口辩驳时,我跟学生会女性成员们毫不留情地训斥半裸的男性社员们!

    「不用解释了!跟我们到学生会去一趟!」

    就是这样,呃,我不知为何做著学生会的工作。

    你问为什么?哎呀,有各种原因啦……

    时间拉回几个小时前。放学后──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团教室中。

    「能不能借一下兵藤同学呢?」

    一名突然到访的人劈头就这么开口──是苍那会长。

    「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社长狐疑地这么问她。

    会长坐上沙发,喝了一口朱乃学姊泡的红茶后开始说道:

    「匙感冒了,是恶魔会得的那种类型。而且还并发了龙感冒的症状。」

    「……就是以前一诚学长曾得过的那种感冒吧。」

    坐在我腿上的小猫这么说道。啊──是那个喔,那真教人吃不消啊。既痛苦又什么事都没办法做。因为这个世界很广阔,所以也有只会传染给恶魔跟龙的感冒。

    「哎呀,又是从社长跟会长都会光顾的冥界商人那里传染来的吗?」

    朱乃学姊手抚脸颊,担心地这么说。这么说起来,我之前就是由于这番原委才会感冒的嘛。这样啊,会长那边也跟社长一样,向同一个恶魔道具商进各种货啊。他跟我一样是那样被传染的吗?

    「目前还在厘清原因,但匙目前无法动弹。」

    那个总是鼓足干劲,在学园里四处行动的家伙果然也敌不过感冒啊。毕竟那感冒真的很难受呢。

    会长的眼镜闪过一道光芒,望向我开口:

    「因此,我来这里是想跟你们借兵诚同学一用。」

    ……是要代替匙的意思吗?虽然我怀著疑问,会长还是继续往下说:

    「简单来说,应该要说是男生人力不足吧。因为我们是恶魔,所以跟人类的女学生比起来算是有力气。不过,我们平常在学校生活中隐瞒了这一点。如果匙一不在,就突然涌现力气进行体力劳动的话也不太自然。」

    的确是这样没错。她们都已经隐藏著恶魔的力量度过日常生活了,现在男帮手匙一缺席,女孩子就力量大增,做起需要力气的劳动工作,这样太不自然了。

    「所以我今天来到这边,是想拜托兵藤同学,能不能在这阵子代替男性劳动力来帮忙学生会的工作。其中也考量到你清楚学生会内幕──恶魔的事情,行动起来也比较方便。」

    看来她的意思是,要找男性帮手的话,就会找同样都是恶魔的神秘学研究社吧。

    社长听了这些话,转眼扫视我、木场──还有加斯帕。

    「加斯帕……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力量呢。」

    「对不起我这么虚弱──!」

    社长这句无情的话语,让加斯帕开口道歉。下次来锻炼身体吧,加斯帕。

    「但是,不能让佑斗去吗?」

    会长淡然回答社长这个问题:

    「找木场同学的话,我们说不定会有部分女性眷属自然就不工作了。讲得极端一点,也有可能败坏风纪。我不是对木场同学怀有疑虑,而是我们的女性眷属可能会引发一些问题。虽说已有在教育她们了,但她们毕竟还是女高中生,可能会产生想尽兴玩闹的冲动。」

    说起来,西迪眷属里面有好几名木场的粉丝呢。会长应该是认为她们若接近心目中憧憬的木场,可能就无法冷静地工作吧。

    木场听到她那样说,苦笑道:「真是棘手呢。」可恶!拥有令人羡慕的烦恼真好!

    会长再度将视线朝向我。

    「这样一来,兵藤同学就是最安全的选择了。他比加斯帕同学有力,跟木场学比起来似乎也较不会扰乱风纪。」

    「……但是,一诚学长很好色喔。」

    我腿上的小猫毫不留情地这么说!是的!我如同小猫所说般,就是个好色的人!

    会长也点点头说道:

    「这一点我完全同意。不过,我觉得不至于造成问题。」

    ………我、我被这意料之外的回答吓了一跳,会长这是在推举我吗?

    「哎呀,你还真信任一诚呢。」

    社长颇感意外地如此喃喃说道。

    「没错,他是你选择的人,我当然相信。」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啦!」

    社长一听到苍那会长这句话,顿时面红耳赤……怎么了吗?她的脸为何这么红?

    「但是,我觉得一诚同学一定能成为学生会的助力。他看起来虽然这副模样,却是个一本正经的人。」

    木场笑容满面地这么说,「虽然这副模样」这几个字是多余的啦,这个混帐!

    社长调整一下呼吸后,点点头回答:

    「……我、我明白了。一诚,就麻烦你去帮苍那的忙喽。」

    「是的!那么会长,请多指教!」

    会长展露微笑道:

    「不,我才要请兵藤一诚同学多多指教。莉雅丝,谢谢你,那我把他借走了。」

    我个人同样不会吝惜帮学生会这个忙。不但总是接受他们的关照,会长也是社长的朋友。因为这种事是互相的,对方有困难的时候我就会帮忙!

    ─○●○─

    ──于是,到达学生会后,她们马上让我坐在匙的位置上参加会议。

    「那么,我想进行一场临时会议。」

    会长这么说完后,便望向我讲了这段话:

    「正如先前所言,我向神秘学研究社借了兵藤一诚同学,代替因病缺席的匙,充当学生会里的男性劳动力。虽然可能会有诸多不习惯的地方,但校庆将近,希望大家和兵藤同学一起同心协力。」

    「「「「「「是。」」」」」」

    大家平静地回答。室内也鸦雀无声,气氛跟神秘学研究社恰好相反。在那里,大家总是和乐融融地谈笑。

    「请、请各位多多指教!」

    我也站起身行个礼后,匆匆坐下。好紧张啊!这个一板一眼的空间是怎么回事!就算环顾室内一圈,也没看到任何多余的东西。只有和人数相符的几套桌椅、收纳文件的架子,还有白板等物品而已。桌面也收拾得整整齐齐,看不到一丝凌乱。

    此外还摆著看起来鲜少使用的一台液晶电视及几台电脑。虽然姑且有一整套茶具……却好像没有配茶的点心。

    戴著眼镜,一头黑长发的副会长──真罗椿姬学姊一站起身,其中一名「主教(bishop)」──绑著双马尾的二年级草下同学随即站到白板前方。

    真罗学姊开始朗读文件:

    「接下来,我想统整一下各个社团在校庆中的预定活动。」

    草下同学一听到副会长的话,便用白板笔在白板上写了起来。

    大家也翻阅起手边的文件!我、我也急忙翻开拿到的资料!

    「首先从体育系的社团活动开始。棒球社的话──」

    于是,一场最与我无缘的无敌正经会议就此展开!

    三十分钟后──

    …………结、结束了!

    结束会议的我低头把脸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

    「呼哈……我从来没开过这么紧张的会议……」

    神秘学研究社也会举行会议,视情况而定同样会出现紧张的场面,却不曾有过像这种快要让我下腹发疼的情形。我忍受不了这种光是笔记稍微写错,似乎就会被责怪的气氛!……匙过去一直都是参加这种会议吗?那家伙还真厉害啊。

    包括会长的学生会成员们,几乎都为了进行下一项工作而离开学生会办公室。房里只剩下我和少数几个人。

    就在留著长卷发的二年级「主教」花戒同学,以及将长发扎成两束的一年级「士兵(pawn)」仁村同学即将离开之际──

    「你可是来代替小元的,请规规矩矩地工作喔。」

    「要麻烦你顶替匙学长的工作了。不可以摸鱼哟。」

    她们如此嘱咐我。嗯──匙那家伙,很受女性眷属信赖嘛。

    一名高挑的女孩──担任「城堡(rook)」的二年级学生由良同学拍拍我的肩膀,她身后站著同为二年级的「骑士(knight)」巡同学。由良同学开口道:

    「来,兵藤,我们走吧。」

    「走、走?要去哪里?」

    我这么问她。我们是要去哪里啊?

    巡同学拿著一个袋子,里面装著竹刀。她露出锐利的眼神回答:

    「要去巡逻跟处理杂务,你得好好完成小元负责的工作喔。」

    ……看来烧完脑细胞之后,好像要进行肉体劳动了。

    我、由良同学以及巡同学这三人,要巡视放学后的校园啊……因为两人走路的姿势都很端正,我也跟著用力打直背脊。

    ……这、这说不定会比预料中还要累啊。

    「兵藤,你不擅长用脑对吧?我这方面也不太拿手呢。」

    由良同学不客气地这么说。这女孩外表像名美少年,说话语气也有男性化的一面,跟洁诺薇亚很像。她算是修长版的洁诺薇亚?不过就算由良同学像男孩子,长得也很漂亮呢。

    「嗯,就像是你观察的结论,体力活的确比较适合我。」

    我同意了由良同学的话。跟处理杂务和文书作业比起来,活动身体还比较轻松。

    「回答得不错嘛,也就是说你可以负责搬东西之类的工作吧。还有,叫我由良就好。」

    原来如此,搬东西啊。不错,这工作很容易理解。是说,原来学生会也要做这些事喔?

    于是我跟由良同……由良、巡同学她们一起接下教职员室里老师的指示,不断将物品搬到指定的地方。

    「好,这样就可以了吧。」

    搬运完大量货物后,由良呼了口气,我则稍微休息一下。我并不是因为工作而筋疲力竭,只是总觉得光是帮学生会做事,就会让我精神上十分疲倦。是因为被人盯著看的关系吗?虽然只是暂时帮他们的忙,但毕竟还是身为学生会的一员,不能出现奇怪举动的这份紧张感一直纠缠著我,教我无可奈何。

    由良跟巡同学舒展著肩膀与手臂,由良向我开口:

    「好,接下来工作才要正式开始。」

    「正式?」

    我不解地这么问道,由良则是露出诡谲的笑容回答:

    「现在开始,才是我们这几个体力组成员一决胜负的时候呢,兵藤。来吧,我们这就动身前往各个社团的社办。」

    巡同学接著说下去:

    「上门确认每个社团的危险传言是否为真,也是学生会的职责之一。尤其这次的时间点正值校庆前,也得在事前先去看一圈那些有可能在校庆违反纲纪的社团才行。」

    「这种突袭行动是最有效果的。呵呵呵,首先从文化系社团开始调查看看吧。」

    由良不知为什么莫名高兴。巡同学看了她这副模样,叹了一口气说:

    「因为她啊,就是喜欢这种事啦──」

    是、是这样喔。我们的社团也是归类在文化系里,这样学生会能接受吗?

    事情就是这样,我便跟在由良与巡同学的身后,闯进文化系社团的教室里进行突袭。

    「临检!我们是学生会!」

    并同时做出这番宣言──

    ─○●○─

    ──就这样,回到本篇的开头。

    我跟著由良及巡同学,一起突击访问文化系社团的活动。去有负面传闻的社团看一趟下来──就发现了这种场景。包括一开始提到的将棋社,在即将举行校庆的这个时候,有很多规则破坏者在暗地里横行……

    虽、虽然我们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但其他社团也真是有够我行我素的了。

    我们也对运动系的社团进行了突袭,然后当场限制他们的行动。虽然有人想逃跑,却被我们迅速逮捕捆住,巡同学也用随身带的竹刀猛劈对方一顿。

    ……区区一般人是赢不过我们恶魔的嘛。

    之后向担任社团顾问的老师报告完,就结束这次的检视了。大部分学生似乎都很清楚抵抗学生会的突袭是件毫无意义的事,所以很多人在看到由良及巡同学身影的瞬间便进入放弃模式,完全陷入绝望。不过,偶尔还是会有人动手抵抗或逃跑就是了。

    也有人看到我就惊吓地喊著「他不是匙啊!」今天由我代替匙的工作,对各位真是抱歉啊……然后不要恨我啦!

    这种访察似乎不能定期进行,突袭才会有最好的效果。若每星期或每个月一次,固定于某一天检查,他们就只有那天会规矩,除此以外的日子都很散漫。由良跟巡同学告诉我,让他们心中深植「学生会会突然造访」这个观念是很重要的。

    但我也能稍微明白由良刚才会说得这么开心的原因了。

    不对,我不知道这份心情跟由良是否相同,但高举学生会的招牌,去揭发其他社团弊端的这种工作,该怎么说呢──带给我一股快感!应该可以说倚仗权力当靠山的感觉吧。

    虽然产生这种想法可能不太恰当,但我说不定开始有点享受这份学生会的力量了!

    接下来要去的地点是漫画研究社。

    「听说漫画研究社在私底下常常拿猥亵的作品给一般学生看喔。」

    由良这么说道。

    那、那种色色的谣言,连对驹王学园情色资讯知之甚详的我都没听过耶!我看这件事包括松田与元滨在内,还有其他共享情色资讯网的家伙们也不知道吧?……学生会好可怕!他们的情报网真是厉害!

    听说他们在去年校庆时也举办了黑暗成果发表会,结果演变成一场展售会。在校庆进行色情漫画展售会这种事真令人难以置信……我也是想看又想买啊!

    呃,就是这样。学生会眼睛一亮,猜想著「他们今年应该也会办吧?」。

    我们动身前往位于新校舍三楼深处的漫画研究社社办。三人在门前站定,由良朝我和巡同学使了个眼色点点头后,敲了那扇门。

    过了一会儿后,门内传出回应道「来了──」的声音,门扉随即开启。

    一名戴著眼镜的男学生看到由良跟巡同学的瞬间,就惊呼出声:「呜!是学生会!」然后里面的人们好像也都跟著慌张起来!

    「糟了,藏起来、藏起来!」

    就这样,在漫画社那些家伙正慌忙想隐藏某种东西的瞬间──

    由良推开眼镜男学生大喊:

    「我们是学生会!听说这里在制作不正经的漫画,散布给一般学生看,才登门造访!」

    由良大步进到社团教室,我和巡同学也跟在她后面。由良竖起手指,比向一名看似社长的女学生开口:

    「我们要检查这里的漫画。来,把社办里全部的漫画都拿出来吧。」

    「……可以啊。」

    漫画社的社长勉强回应,用下巴的动作指示社员。社员们便战战兢兢地拿出漫画原稿。

    我们三个人把原稿一份一份拿在手上进行确认,从热血少年漫画到萌系四格漫画,另外还有少女漫画都有。不过──

    「……这些只是普通的漫画。」

    这句话不仅是由良的感想,也是我的内心想法。嗯,都是普通的漫画。笔触以高中生来说不但算是很高明,也有服务读者的色色场面,却不是露骨的情色作品呢。虽然我很期待看到色情漫画啦……所以漫画社的负面传闻是空穴来风喽?

    此时,我听到女社员们与巡同学交谈的声音:

    「为、为什么野兽的兵藤会……?」

    「因为我们学生会的匙元士郎感冒了。所以他才代替匙,从神秘学研究社外派过来。」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外派木场场吗?」

    「是这样没错。」

    「如果突击访问的人是木场场的话该有多好!」

    女子社员们恸哭出声!还真是抱歉啊,来的是我!但就算是我这种人,也是经过会长为我背书的帮手好吗!

    当我们确认完漫画,手上空空如也时,漫画社社长的脸庞也洋溢著格外放心的神情说:

    「瞧,什么都没有对吧?好了好了,请各位快点回去。」

    漫画社社长挥了挥手,像在赶讨人厌的野狗般驱逐我们。

    由于什么都没发现,就在我们决定要当成学生会误判的同时──巡同学的眼睛一亮。她兴致勃勃地看著一台放在地板上的电脑主机。

    她走近那台主机,将手抚上下巴说道:

    「唔嗯,翼纱,这里似乎怪怪的耶。只有这台电脑周边的灰尘有像是移动过什么之后留下来的痕迹。」

    巡同学这么呼唤由良。啊,原来由良叫翼纱吗?由良应和她的话,动手检查电脑主机。不过的确,只有那台主机周围的灰尘痕迹有点怪怪的……

    「那、那里是……!」

    其中一名社员发出悲鸣。漫画社社长听到她的惨叫,便大骂「笨蛋!」。这反应很奇怪!

    「那种反应……兵藤!你来挡住他们!」

    「我、我知道了!」

    我听从由良的指示,站到漫画社员面前,化为让由良及巡同学进行调查的盾牌!

    卸下主机的外壳后,里头出现了好几册小薄本。哦哦,把书藏在这种地方实在是……!巡同学的观察力好强!这就是学生会的力量吗!

    「不──快住手啊────!」

    漫画社的社长发出惨叫了!由良开始检查那些书。

    「……这就是你们藏起来的书啊。我看看喔……这是!」

    检查过小薄本的由良把书的内页翻开亮出去,让大家都能看到。

    「被我找到了,漫画研究社!这就能证明谣言属实了!」

    小薄本中画的是──神似我的角色跟很像木场的角色激烈交缠,做著色色事情的漫画!这是什么鬼────────!

    因为内容太夸张了,所以我把小薄本从由良手中抢来猛看!……我、我跟木场在做甲甲的事情耶!

    标题写著《野兽兵藤×木场场之十五》────十五?十五这个数字,是集数编号的意思吗?这是第十五集?有做到十五册这么多了喔!

    由良把深受冲击的我丢在一旁,逼问漫画社:

    「这部作品很明显含有描写同性性爱的情节,是违反学园规定的漫画吧。」

    漫画社社长听到这句话,可以说是将错就错,开始乱说一通:

    「学生会想剥夺我们表现的自由吗?反、反对管制!」

    「我们不会说要你们别画,学生会只是不希望一般学生看到这种作品罢了。」

    「但、但是驹王学园有很多女学生……都在期待这场野兽与帅哥的爱情啊!」

    我才不想听到这种资讯好吗?真的假的────!我跟木场当主角的那种漫画在驹王学园里横行?而且还是已经出到十五集的系列作!到底有多受欢迎啊!需求量也太大了吧!

    虽然我知道有部分女学生用那种腐腐的观点看待我跟木场的关系,但想不到漫画社居然把这些画成漫画,还化身成为人气作品……!

    原来如此,我明白我为什么没获知有黄色书刊横行学园这项情报的原因了。因为BL本这种东西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之外,当然不可能接收到任何消息!一定只有女学生才会知道吧!天啊!我现在接收到一点都不想知道的地下情报了啊!

    「不管怎样,我们要没收这些东西,也要向顾问老师报告。」

    由良这么说著,没收了那些小薄本。啊啊,你全拿去吧。我受够了,拿去烧掉也行。

    「呜……!万念俱灰了!这套从今年春天开始连载的人气系列作,居然在第十五集屈服于公权力手上!」

    漫画社社长泪流满面,瘫坐在地板上。其他社员们的双眼也都盈满悔恨的泪水。

    接著那位漫画社的社长转向我开口:

    「拜托!请告诉我一件事就好!这样我就能了无遗憾!兵藤同学!请回答我的问题!」

    「呃,什么问题?」

    「实际上你跟木场场到底谁攻谁受?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谁知道啊────!」

    灭亡吧,这个BL制作社!我的心中强烈浮现出这个想法。

    说真的,饶了我好不好……

    「唉……该说这份差事很好玩,还是很辛苦啊……」

    我在离学生会最近的男厕洗手台旁边唉声叹气。

    ……学生会的工作的确有开心的地方,但也会获悉不想知道的事情而深受冲击。嗯──而且今天放学后的这段时间还没结束……

    算了,我今天是接替匙的职位,就再努力一下吧。

    ──就这样,在我离开洗手间的时候,偶遇了戴著眼镜,留著黑长发的真罗副会长。

    「哎呀,这不是兵藤同学吗?」

    「啊,副会长,你好。」

    她是一名比会长更冷峻的学姊,虽然十分美丽却很恐怖。是我不擅长面对的类型。

    「看来你有在好好执行学生会的工作嘛,我本来还有点担心你是不是能代替匙呢……」

    「谢、谢谢学姊赞赏……」

    她不怎么信任我吗?副会长的眼镜反射出一道光芒。

    「兵藤同学。」

    「是、是的。」

    「我认为你是个优秀的恶魔。是足以通过洛基和京都那一战洗礼的强者。」

    啊,被她称赞了耶,让我有点意外。但我冒出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副会长皱起眉头向我说道:

    「不过,性欲强这件事实在让人难以苟同呢。你不觉得以一名男高中生来说,这个时期应该要健全培育身心才对吗?提升性欲以开发战技这种事,简直愚蠢至极。既然你也是以上级恶魔的眷属身分跟著主人,在主人面前的行为应该要更诚实、贤明才符合情理吧?」

    「呃,是……」

    看来她对我颇有微词啊……这么说来,真罗学姊是名典型的优等生、班长那类型的女孩呢。这、这种女孩子感觉跟八卦话题扯不上边,看来她一定没有男朋友吧。

    「再说了,吉蒙里眷属们就连身为主人的莉雅丝同学,都不知该说是个性大胆还是太过爽快。大概就是她过度纵放眷属,导致你们自由不羁,眷属中除了你以外的人也……」

    「哎呀,是一诚同学跟……真罗学姊。」

    这时,一名帅气男学生出现在像连珠炮般念个不停的真罗学姊,和直接承受她这番说教的我身边。

    「啊,木场。」

    没错,来的人正是木场。在这种地方遇到他可真巧啊。

    就在我想著这些事的同时,真罗学姊突然尖声说道:

    「木、木、木、木场场……咳、咳嗯!这不是木场佑斗同学吗?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她虽然调整好声调,但还是看得出她内心十分动摇……这、这反应还真是新鲜啊。

    木场苦笑著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担心一诚同学,所以想说趁著来新校舍办完事之后,顺便来看看他的状况而已。」

    木场还是一样,是一个很讲规矩的家伙,他就那么担心我吗?

    真罗学姊强迫自己露出笑容说道:

    「你、你不用那么担心他啦,兵藤同学做得非常好喔。他帮了学生会很多忙!神秘学研究社的男生真是既强壮又值得信赖呢!」

    ……真罗学姊,这跟你刚刚说的好像有点不太一样耶?应该说,自从木场出现后,她的模样就明显改变。变得忸忸怩怩又满脸通红,她该不会是……?

    真罗学姊动作僵硬地和木场谈话,跟面对我时的反应天差地远。

    真罗学姊动作非常少女地在胸前把两根食指抵在一起,开口询问木场: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好啊,什么事呢?」

    「……木、木场同学……现在,有、有、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呢……?」

    哦~~问得好直接啊!话说,真罗学姊的心意连我都能清楚掌握啊!太好懂啦!个性认真又知性的真罗学姊居然能少女成这样!「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果然是真的啊。

    木场脸上仍挂著微笑,只为难地敛下一边眉毛。

    「嗯……我应该没有那样的对象吧。」

    真罗学姊听到木场的答案,表情一下子亮了起来。啊,学姊这样很可爱耶。

    「是、是这样吗?我、我知道了!咳、咳嗯!今天能与兵藤同学及木场同学对话,实在备感光荣。因、因为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先失陪了。贵安。」

    真罗学姊清清喉咙这么说完,就脚步轻快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

    她心情愉快到还一度回头,向我们这边挥挥手……她跟我一个人见面的时候,表情跟话语明明都那么严峻的说……

    「哈哈哈,真罗学姊自从西迪那一战以来,就只对我一个人别扭地说话。应该是我当时朝学姊发射圣剑波动的错吧……」

    木场搔著脸颊,说出这些离题的推测。

    我将手搁在木场的肩膀上,频频点头说道:「我觉得知性美女也满不错的喔。」

    「啊,椿姬学姊是很迷木场没错啊。」

    由良将宝特瓶对上嘴饮用后,轻松地回答我的问题。

    我和木场分开后,便回到学生会办公室。包括会长在内的大半成员都已经回来,因为工作告一段落而稍事休息。

    我、由良以及担任「主教」的草下同学一起围坐在食堂角落的桌子旁。这个时间点没什么人,座位空荡荡的。巡同学为了要报告突击访问社团活动的行动成果,而留在学生会办公室里。

    「椿姬学姊在排名游戏中被木场场打倒了对吧?她好像从那时开始就是这副模样了。」

    草下同学这么说道。这样啊,原来木场说的是真的。自从西迪战之后,真罗学姊看待木场的方式就不一样了。

    由良一口气喝光宝特瓶里的饮料后,继续说下去:

    「椿姬学姊本来就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人,因为她中意的男生类型是诚实的人,那样说来木场也符合这些条件吧。」

    「不过,她在那场排名游戏之前并没有喜欢他不是吗?」

    「不是有种输了之后,让人产生了第一次心动的情况吗?」

    虽然由良这么说……嗯~~是她说的那样吗?我不懂少女心啦。

    「不过说到学生会里的恋爱战争,就是花戒桃跟仁村留流子她们了吧。」

    草下同学默默地笑著这么说。花戒同学跟仁村同学?

    「她们围绕著元士郎,展开女孩间的攻防战。」

    「呃,由良,元士郎是指匙吧?也就是说,围绕著匙的……女孩间的攻防战?」

    草下同学用愉快的表情回答我这个问题:

    「就是这样没错,兵藤同学。这就是以小元为中心所展开,眷属之间的恋爱情节喔。」

    「你说恋爱情节,是指花戒同学跟仁村同学,对匙……是吗?」

    她们两个听到我这么说都点点头。我的天啊!学生会居然发生这种事?我一直觉得学生会的人们也变得跟我们吉蒙里眷属一样,伙伴间打成一片,相处融洽了呢──居然出现了恋爱情节……

    花戒同学就是对抗西迪那场游戏中担任「主教」,拿著装有我的血的血袋那个女生。她是个感觉有点苛刻的美少女吧……

    仁村同学则是比赛时,和匙一起挡在我和小猫面前的那位一年级「士兵」,她最后被小猫击败了。

    原来如此,她们都对匙有好感啊。啊,说起来刚才多嘱咐我一句的人是她们两个吧。她们都要我代替匙,为学生会好好加油。这样啊,原来那些话里也包含了那方面的意思吗?

    草下同学把手肘靠在桌上,撑著脸颊说道:

    「不过,这场恋爱关系里讽刺的地方是──小元真心喜欢著会长,只是会长也有自己的想法,她不过只把小元当成弟弟罢了。虽然就某种意义而言,这对桃和留流她们也算是件好事吧……」

    这样啊,原来匙喜欢的人是会长。毕竟那家伙很仰慕会长嘛。我到现在还无法忘记当他听到我和社长在家里培养感情这件事时,那副大受打击的模样。看来这正好证明,他对我的进展有多惊愕。

    会长还是只把他当成弟弟看待吗?匙啊,你要走的路还很漫长喔。不,尽管如此也有在进步不是吗?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就是了!

    「……花戒同学和仁村同学她们,都被匙的某种特质吸引了吧。这样说来,我记得花戒同学本来不是木场的粉丝吗?」

    这就是我的疑问。西迪一战那时我曾经藉由我的技能,从她胸部里听过花戒同学的心声,当时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对木场有好感。而仁村同学……我记得与其说她憧憬著匙,不如说就算偶尔见到她,也能感受到她很依赖匙的一面吧。

    草下同学歪著头,一边思虑著回答:

    「嗯,留流是一年级学生,因为在小元手下做学生会的工作,受到小元照顾的同时就喜欢上他了,是很典型的原因啦。」

    由良接著草下同学的话继续说:

    「而桃──花戒桃起初就像兵藤你说的那样,著迷于你们社团的木场佑斗。可是当她看到元士郎燃起了对你的敌对意识,不停磨练自己的模样,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就倾心于他了。跟遥远的帅哥比起来,她似乎选择了身边的热血少年啊。她虽然拥有憧憬偶像的少女心,却也十分现实。」

    是喔──原来如此。虽然她心仪的人原本是木场,但无意之间,心就被身边的匙深深吸引吗?唔~~女人心果然很难懂。

    双眼闪耀出灿烂光芒的草下同学开口:

    「可是,我对木场场的心意非常坚决!虽然我没有副会长那么热情,但木场场真是教人怎么看也看不腻呢。而且他最近变得比以前好聊,也更容易相处了。」

    发生可卡比勒来袭事件以后,木场散发出的感觉确实变得柔和了许多。

    「木场啊──那家伙真是在哪里都获人青睐啊。那、那么,我这个人怎么样?」

    就这样,我无意间也顺势问了自己的事。原本以为由良和草下同学应该会一脸嫌弃,没想到两人却认真地偏著头,发出「嗯~~」的沉吟声思考。啊,这种反应真是让我意外。

    「对你出手的话,感觉会被莉雅丝学姊和姬岛学姊她们宰掉……虽然我个人觉得你长得还不错,未来很有发展性就是了。不过,你身边的女生们力量实在太强……应该说,神秘学研究社的女孩子们几乎都很奇怪呢。」

    这、这样啊,原来我们这群人是这么被看待的喔……社长、朱乃学姊,你们在旁人眼里是令人害怕的对象喔……

    说起来,我啊!本来以为学生会的成员们都很讨厌我,结果从她们口中得到了一般的评价,让我打从心底感到开心!这或许是我第一次被社员以外的女生说成这样呢!糟糕!害我快哭出来了!

    而且,原来我们社团的女性成员让人觉得很诡异吗!毕竟有洁诺薇亚和伊莉娜这种人,或许真是这样吧!

    由良向感动不已的我说道:

    「跟元士郎和木场比起来,我可能会比较喜欢兵藤你喔。」

    ──唔!她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我惊慌失措,当场站起身来,用突然发疯似的语调问道:

    「真、真的假的!由良!」

    由良听到后,向我点了点头回答:

    「是啊,说不定我只是喜欢粗野的男孩子吧……你跟元士郎和木场他们比起来,拥有一种绝对的草根性,以男性来说更具魅力。」

    「这种话算是在称赞我吗……?」

    草下同学看著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的模样,轻笑著回答道:

    「翼纱她很常夸奖兵藤同学喔,会长和副会长也有赞赏你呢。虽然拜你之赐,小元萌生的敌对意识才会更加强烈。」

    是、是这样喔?原来会长跟那位副会长也会称赞我啊!这样……反而让我觉得不好意思耶!

    「哎呀……因为被我们社员以外的女生这么说感觉很新鲜,让我觉得有点开心又有点害羞……不,当然还是很开心啦!」

    我也词穷了!原、原来如此!学生会对我的评价还挺不错的耶!应该说对我印象很好?哎呀~~这样我拚死拚活打那些超次元级的战斗也算是有意义了!

    由良对感到难为情的我说道:

    「但是比起我们,你还是比较喜欢莉雅丝学姊跟吉蒙里眷属那些女孩子对吧?」

    「是……是那样没错啦!我只是姑且问问看而已!」

    那些女性眷属对我来说当然很重要。毕竟我和她们来往的时间比跟学生会成员相处的日子更长,也总是待在一起。不过一码归一码,我还是很开心啊!

    「没错,不珍惜莉雅丝学姊和爱西亚同学可不行喔,你这个色魔!」

    草下同学并不是在谩骂我,她的语气带著些许戏谑。

    由良把脸凑近我,轻声询问:

    「……我说啊,在吉蒙里眷属的女孩子里面,你喜欢哪一位呢?」

    「咦?啊、啊啊,社长和爱西亚,还有朱乃学姊、小猫以及洁诺薇亚我都喜欢喔。罗丝薇瑟也是个美女呢。话说你干嘛突然问这个啊……?」

    劈头就问我这种问题到底……

    由良和草下同学同时叹了口气说道:

    「这……还真是麻烦啊,对她们来说也是呢。」

    「是呀……他说不定比我们家的小元更过分。」

    她、她们的反应是怎样啦!这两人都眯起眼睛,傻眼地瞪著我!

    「那么,我还想再问一件在意的事情……」

    「啊,我也有件事想请问兵藤同学。兵藤同学,你啊──」

    她们两位更加逼近了!这、这次又要问我什么?不要再问我更隐私的事情了啦,放过我吧!她们两人面对不知所措的我开口询问──

    「兵藤和木场你们──」

    「到底──」

    「「谁攻谁受呢?」」

    …………那一瞬间,我还没听懂她们在说什么……

    但当我我搞懂之后,立刻全身发抖地大喊!

    「就说了我跟木场不是那种关系啊!」

    这些家伙腐到爆了啦……!说真的,你们放过我好吗!

    ─○●○─

    之后,在匙请假的那几天当中,我放学后就以学生会成员的身分,和西迪眷属们一起在学校里东奔西跑。哎呀~~和平时很少交谈的学生会成员们一起工作,让我觉得很新鲜。没想到能和大家在谈笑间愉快地完成工作。

    我也试著和严肃的真罗学姊,以及看似难相处的花戒同学与仁村同学搭上话,很快就了解到她们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人,只不过是天生性格严谨的女孩子罢了。

    我没料到还有这么多女孩子愿意认真理睬我,这件事让我很感动。听说明天病情痊愈的匙就会回来,我帮学生会的忙也只到今天为止了吧。虽然这几天做了许多第一次接触而不习惯的工作,但我觉得很开心!

    尽管心怀几许寂寞,我还是做完当天的工作,当我回到学生会办公室一看──办公室里摆著一个巨大的蛋糕!

    「这、这个蛋糕是……?」

    我这么问道。蛋糕上写著「兵藤一诚同学,辛苦你了」这几个字!

    苍那会长从蛋糕背后现身,向我说道:

    「这是我们为了兵藤同学而准备的蛋糕。」

    什么!这个蛋糕!为了我!

    「因为你代替匙为我们努力工作,我做这个蛋糕也是想要感谢你。」

    我的天啊!到最后的最后出现这么令人高兴的惊喜!那位严格的苍那会长亲手做蛋糕!而且她还是为了我而做!实在太开心啦!

    啊啊,我流出眼泪了!我本来觉得学生会是个作风正经的集团,居然在最后结束的时候为我准备这种东西,这不是存心让我感动吗?

    而开心的我身旁,学生会女性成员们全都脸色发白。

    草下同学询问会长:

    「这、这蛋糕是会长亲手做的吗?」

    「是啊,没错。」

    我身边的由良听到会长的回答,用手掩住脸,痛苦地说著「天啊……」这、这是什么意思……?

    真罗学姊一脸不满地皱起眉头说道:

    「我、我可是阻止过她了喔。」

    ……这句带著不安的话是怎样啦?虽然我怀抱著一丝担忧,会长还是静静地切好蛋糕,装在盘子里递给我说:

    「来吧,兵藤同学。请用。」

    她还拿了叉子给我,好让我可以吃。虽然,这蛋糕看起来似乎是一块外观非常漂亮的巧克力蛋糕……

    尽管觉得奇怪,我还是说了句「我开动了」,接著就大口把蛋糕塞进嘴里。剎那间──

    ……………………

    ……嘴里散播开来的……是痛觉!好痛!好辣!好苦!各式各样的味道在我整张嘴里四处狂奔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是蛋糕吗?但它没有蛋糕该有的味道啊!不如说,我完全尝不出一丝甜味!这种留在舌头上的粗糙口感是什么东西!它看起来明明就像非常滑顺的奶油!连巧克力的味道都没有!那究竟怎么会这么黑!到底用了什么当食材啊?咬起来也发出「咔嚓!」或「啪哩!」这类绝对不能从蛋糕里面传出的声音耶!

    难吃!除了难吃还是难吃!这种无敌难吃的巧克力蛋糕是什么!明明会长的好朋友莉雅丝社长就能做出最好吃的蛋糕!会长到底要从哪学来什么样的知识,才能做出这样的蛋糕?我拚命忍住袭向自己的反胃感,脸色发白,涌现的泪液和全身喷出的危险汗水都止不住!

    草下同学凑过来附在我耳边细语!

    (兵藤同学!忍著吃下去!会长做的蛋糕拥有足以致命的威力!她能使用不该出现的食材,做出只有外表似乎很美味的蛋糕,她就是这样的天才啊!会长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做这种蛋糕给我们吃,但是她一得知不合我们的口味,就因为介意而大受打击!)

    由良也过来向我咬耳朵:

    (令人意外的是,会长是个情感纤细的人!她深信自己很擅长制作点心!元士郎也总是忍著吃光!而且会长的姊姊觉得她做的点心很棒,要是贬低会长的料理,那位魔王可是会出现的喔!)

    真的假的!超难搞耶!你们西迪姊妹也太难搞了吧!这样啊,这是受到利维坦大人称赞的味道吗?这对姊妹的味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话说回来,我真的很尊敬匙!那家伙是强颜欢笑著吃下这种蛋糕吗!这蛋糕的威力要说是龙王杀手──不对,说这是天龙杀手也没问题耶!

    「…………」

    会长紧紧盯著我!这下糟了!说不定吃完这块蛋糕,还比那位魔王现身袭击好上万倍!而且这还是她特地为我做的!我、我要吃了!

    「谢、谢谢你!那我就不客气地开动了!呜喔────!」

    我奋力鼓起干劲,将假巧克力口味的巨大蛋糕送入口中!

    学生会的女生们看到我这副模样,都感动到全身颤抖,流下眼泪称赞「太厉害了,兵藤同学!」、「讨厌,兵藤同学好帅!」等等的话,但我已经没有余力回答这些赞赏了……

    那天晚上,我被腹痛所困,得到了社长的照护……那个蛋糕不管是对胃或是肠子都很刺激呢。

    社长苦笑著开口说:

    「你居然把那位苍那做的蛋糕全部吃下去了……那个人从以前开始,只有做点心这方面无能得像场灾难呢。」

    嗯,那真的是场灾难啊。之后匙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就传了一封简讯给我,上头写著「谢谢你代替我工作啊。另外,我也要向吃下那种蛋糕的你表达敬意。」没错,我努力地把蛋糕吃掉了喔,匙……我同样想对从今以后大概要继续吃那种蛋糕的你致上赞辞。

    我在床上痛苦呻吟著,社长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无论如何,辛苦你了喔,一诚。」

    啊啊,光是得到这个人的慰劳话语和如此的照护,就让我觉得幸好有去帮学生会这个忙。而且还与学生会的成员们彼此交心,也是个很大的收获。

    不对,唯独再吃一次那种蛋糕这件事,我还是敬谢不敏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