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 莉雅丝 IN WONDERLAND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莉雅丝 IN WONDERLAND

    网译版 翻译 laboys78928

    ── 这就是,所给予我的惩罚对吧。

    *

    这是最近发生在我 ── 莉雅丝・吉蒙里和兵藤一诚之间的故事。

    「就只有这件事……没有办法坦率的接受呢。」

    平常时对我的指示总是二话不说遵从的一诚,很罕见的没有附和我的命令。

    我们等人会透过邮件的寄送,或是在街道上发布描绘著魔法阵的传单,

    收到的人类为了如果想要实现己身的愿望,就能够藉此召唤我们恶魔。

    然后我们会倾听人类想要实现的愿望,并且帮助其实现,并收取相应的代价。

    这样的规则,就算是对于身为上级恶魔的我们吉蒙里家来说也是一样的。

    在那一天,我们打算完成最近累积下来的,还没完成的恶魔业务。

    但是,我的眷属恶魔、也是我最爱的人,兵藤一诚 ── 一诚对我提出了建议。

    「那个,这次虽然是爱西亚的业务……我可以一同前去帮她吧?」

    他正为了关于爱西亚在日后,要前去常客之处的预定向我提出意见。

    爱西亚将要进行的业务内容呢 ── 就是前往持有豪宅的委托人之处,

    并且帮助其搬迁这样的内容。

    果然只有爱西亚前去和帮助委托人的话,会让人放不下心吧。

    要是平常的我的话,对于一诚这样的意见马上就能谅解,

    但是,在那个当下我却提出了否定的意见。

    「不行喔,这种程度的委托,

    爱西亚若是没有办法独自完成的话,对今后的她是没有帮助的喔。」

    「但、但是,是有钱人的搬迁唷?前去帮忙的其他人也当日排休不会出现,

    果然那么多大行李,只有爱西亚和委托人去搬的话……」

    一诚所分析的情况是完全正确的。

    但是,我在这一天之前,不满的情绪一直在逐渐升高。

    吃饭的时候,一诚给予朱乃料理的赞美,比起我做的还要多。

    买东西的时候,他往往是陪伴著比起我更不熟悉日本的爱西亚,洁诺薇亚和蕾维儿。

    就算是偶尔也好,也希望他陪我去买买东西的啊 ── 。

    假日也是,他总是在客厅陪著小猫和奥菲斯。

    和伊莉娜聊著小时候话题的一诚,而我……对于小时候的他则完全不清楚。

    这真的只是非常些微的不满。

    如果是一个一个的发生,我想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吧。

    但是,和他互通了思念的现在,

    每一件每一件的事情也好、不满也好,一点点一点点的提升著 ── 。

    我很明白他对谁都是那样的温柔。大家都爱慕著他这点我也心知肚明。

    从立场上来说,我也绝对没有践踏她们这种心意的打算。

    即使如此,希望他对于我的事情也更加的珍视,

    这样的愿望在我的心中益发强烈。……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真的是相当任性的女人。

    曾经一度失去他,我……。

    因为不想再有那样心酸的回忆,也因为想要忘记 ── 。

    不只是希望他来跟我撒娇,我想我自己本身,也有想要对他撒娇的渴望。

    这一点大家也是一样的,我也不是希望只有我自己尽情享受这种感觉。

    但是……但是……。

    那个时刻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会说出「不行」这样的回答。

    明明身为『国王』、同时也是吉蒙里家的次期宗主 ──

    我却被自己冲动的情绪所驱使。

    随即,自身的天性、性格使然,让我无法收回自己一度说出口的话,我 ── 。

    「我果然,还是觉得对爱西亚一个人来说太严苛了!」

    不肯罢休的他对我说话的语气,也开始粗暴了起来。

    「不行!你总是宠著爱西亚是不行的。

    如果你再这样过度保护下去,爱西亚不论经过多久都没办法好好完成工作的!」

    「……平常的部长……不对,莉雅丝的话,

    明明会答应这个请求才对的呀……为什么会拒绝呢?

    为什么就只有今天晚上,你这么奇怪呢!」

    ── 奇怪。

    奇怪?我吗?平常的我……?

    是呢,我真的不像是平常的我也说不定,这一定很奇怪吧。

    但是,一但脱口而出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压抑住这种感情了 ──。

    「……我奇怪……你又明白我什么了呢?

    我是『国王』!是你的主人喔!?不要杯葛我下的指令!」

    大拍桌子,我激昂的向一诚发泄著这样的情绪。

    他的表情 ── 吃了一惊,随后,瞳孔中浮现了悲哀的神色。

    周围的眷属们,也注视著我和一诚,并且交换著复杂的表情。

    「……我只是……」

    还想说些什么的他,就那样陷入了沉默。

    …………我只是希望他能注意到而已。只是希望他能加更关注著我,这样。

    只是,希望这样 ──。

    ……不对,全部都是无法约束住自己的我的错。多么没有出息的女人啊?

    身为吉蒙里家次期宗主的我,做出了这样的事……。

    对著一诚和爱西亚发泄著这样卑劣的情绪……!

    ……但是,我啊……。

    静悄悄的室内,在我的耳边展开了一个联络用的魔法阵。

    从魔法阵中,送来的情报内容是 ──。

    我侧耳倾听著情报内容,整理了呼吸,并且在脑中转换好情绪。

    「── 已经对我们发下了离群恶魔的讨伐命令呢。」

    从大公阿加雷斯家之处接到了命令,我们等人前往了三个隔壁的城镇,

    深夜前去讨伐在废墟大楼中活动的「离群恶魔」。

    除非是相当难缠的案例,对现今我们一行人都实力大增的状况来说,

    讨伐命令的难度并不能说是很高。但即使如此也绝不能够掉以轻心……

    不过那一天的讨伐案件对我们来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就结束了。

    很快的危害人间界的「离群恶魔」就被我们给消灭,

    剩下来的工作就只有收拾现场而已。

    结束了讨伐行动的我,一口气解除了方才的紧张感,

    先前和一诚的争吵开始充斥著脑海。

    一诚也好、眷属们也好,都为了不再影响到我的情绪,

    不管是态度还是表情都是保持著相当程度的谨慎,这点我很清楚。

    就这么一句话,「对不起」说出道歉的话语就可以结束的事情。

    但是,若是说出道歉的话,就好像是我屈服于一诚迟钝的部分一样……

    多少有些讨厌的感觉。

    不对,我是包含著他这样的迟钝,爱著他的。

    但是,就只有那个时候,我也像个笨蛋一样的硬撑著。

    比自己认为自己的还要更像个小孩子,又让我加深了自厌。

    爱西亚向我靠近了一步,开口说道。

    「那、那个……莉雅丝姐姐……我……」

    她是想要来道歉的吧。希望你可以原谅一诚,这类的吧 ── 。

    真是温柔的孩子。对我来说就如同亲妹妹般疼爱的,可爱的爱西亚。

    全部都是我的错。让爱西亚脸上浮现这种难过的表情也全都是我的不对。

    但是,我只是摸著爱西亚一边的脸庞后,打断了她的话语 ── 。

    「对不起……,我先回去了。」

    于是我 ── 从那个地方逃跑了。为什么呢?

    只是觉得,在那个地方再也待不下去了吧。

    至少暂时让我一个人待著吧。至少给我一些整理心情的时间吧。

    然后当我的心情稳定下来之后,一定会道歉的。向一诚和爱西亚,以及大家 ── 。

    我展开了转移的魔法阵,回到了活动室。

    传送的光将我包围,魔力发挥作用的瞬间 ── ,

    我所传送到的目的地是 ── 。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白天的街道。

    ……白天?不对,现在应该是深夜才对。

    离变成白天应该还有好一段时间的。

    而且,我所传送的目的地应该是驹王学园神秘学研究部的活动室才对。

    ……时间和空间转移这种事,即使对魔王来说也近乎不可能,

    纯血的恶魔中对于这样的可能性持续研究著魔力性质的也就只有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

    或是阿邱卡・别西卜大人这类的恶魔了吧。

    我并不觉得自己可以在偶然的情况下做到这样的事情。

    若是如此……这到底是怎么……?

    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大家的身影。

    ……遭受到攻击了吗?强制被时空转移然后传送到这个地方来吗?

    是使用像加斯帕那样的能力吗?不,并没有被停止时间之时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一边重拾警戒的态势,我再度展开了魔法阵,再度投身入传送的光芒中。

    转移到的场所这开阔的风景是 ── 森林的内部。

    眼前是一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绿色风景。

    记忆中的场所明明应该在这个地方才对的,此处却没有旧校舍的影子,

    我步行前往新教舍所该存在的位置,但该处却连兴建校舍的痕迹都没有。

    有的只是,森林和花花草草的景色,布满著整块地区。

    ……这里是我所居住的城镇吧?所以,在这里应该要有驹王学园存在才对……。

    我急忙展开了联络用的魔法阵,呼叫著伙伴和苍那。

    但是,没有任何的人回应我,

    我只是在空间中展开了一个毫无用处的魔法阵而已。

    「朱乃!苍那!葛瑞菲亚!母亲大人!父亲大人!回答我吧!拜托了!」

    即使如此呼喊著,魔法阵所连接的对象也完全没有回应的迹象 ── 。

    想到这里,我开始描绘起转移到冥界的魔法阵,想要传送过去 ── 。

    魔法阵却没有反应,传送没有成功。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里……和我所知到的这个城镇有所差异吗?

    ……心中的疑惑不断加深,我开始前往某个地方。

    ── 兵藤家。

    我在日本的家,和重要的人们一起生活的,钟爱的场所。

    当我抵达那里之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兵藤家的确健在,但是,在那个地方的是 ──。

    暑假之前,兵藤家就被改建成六层楼高,宽广的大楼了。

    但是在我眼前的是……改建前的两层建筑。

    我确认了门牌,确实是写著「兵藤」,这边的确是住著叫「兵藤」的人家。

    突然间,玄关的门场开了。从门内出现的身影是 ── 一诚和爱西亚!

    他们都还在。但是,我觉得有某些地方和往常不同 ── 。

    「抱歉抱歉,睡过头了啦。总是让你来接我上学真抱歉哪。」

    「真是的,一诚君总是这样,你又熬夜玩游戏了对吧?」

    「没有啦─,先前买的RPG打到Boss战了呀,不知不觉就玩过了头了啦。」

    一边交换著这样的对话,两个人稍微行了个礼之后,完全没有在意的起步离去了。

    ……我被无视了?不对,他们的举止就如同和我形同陌路一般。

    「一诚!」

    我就像往常一样用他的名字呼喊著他。他转过身来,向我投来了视线。

    我靠近两人,注意到了两人的装扮。

    「这套服装……怎么了呢?

    连爱西亚也穿著同样的服装……这是委托人要求的工作吗?」

    是的,两个人都没有穿著驹王学园的制服,而是穿著隔壁镇上的高中所指定的制服。

    我的话一说完,两个人百般疑惑的看著我,

    「…………?」

    「?」

    ……就像是根本不知道我是谁的样子。

    一诚一边搔著脸颊,一边用困扰的表情向我说道。

    「那、那个,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突然被红头发的美女搭话,我还真的吓了一跳……」

    ──。

    ……我说不出任何的话语。他不认识我了?

    看上去也不是演技,而是眼前的一诚真的不记得我这个人了。

    爱西亚对一诚开口说道。

    「……一诚君,我想你一定有在某个地方遇过这位小姐。

    好好想一想吧,我不觉得她在说谎唷。」

    「你在说什么呀,爱西亚,我也对你的事情 ──」

    当我这样,对她说了这句话之后,她的反应也和一诚一样,

    「…………?」

    也对我完全没有印象的样子,说话的语气也和我所知道的爱西亚有些出入。

    一诚把双手抱在胸前,一边歪著头一边思考著。

    「唔嗯-唔嗯-。虽然我觉得如果我认识这么漂亮的人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说……」

    ……这个反应是我所知道的一诚,语气也一样,但是,总觉得不对。

    没错,从他身上感觉不到异能者特有的魔力氛围。

    不管是身为恶魔的波动,还是被龙寄宿在体内之人的波长,从他身上都查觉不出来。

    怀疑之心在我的心中不断的膨胀著。

    此时出现了一个和他们搭话的声音,刚出现的人向我们靠近著。

    「啊-!一诚君又这样!居然把青梅竹马的我放在一旁,

    早上就只顾著和爱西亚同学一起上学好过分!」

    是伊莉娜啊。和眼前的一诚等人穿著同样款式制服的伊莉娜,从隔壁的屋子中登场了。

    伊莉娜一出现,一诚露出了一副厌烦的表情。

    「被从早上就吵个半死的家伙逮到了!」

    「什么嘛什么嘛!只是和爱西亚同学成为情侣,

    就把青梅竹马的我搁在一边这种事很过份!很过份!」

    伊莉娜不断吐露著不满的心声。……情侣?一诚和……爱西亚吗?

    「这样才对吧!我好不容易能够和爱西亚交往了唷!

    早上一起上学有什么不可以的!是说,我们一起上学不是很早就开始了吗!」

    「噗-噗-!啊哩,这边这位红发的姐姐是?

    超级大美女!难不成,是一诚君花心的对象之类的!」

    把视线一像我的伊莉娜,表情也是从来没见过我一般。

    被伊莉娜说了这样的话,一诚焦急了起来。

    「你、你扯什么鬼话啊!你这样漫天扯谎!爱西亚非常单纯,肯定会相信──」

    「……你要,花心了吗?」

    爱西亚的眼睛开始湿润了起来,一诚慌张的继续说著。

    「不可能会花心的吧!我、我从中学和爱西亚相遇了之后,

    就一直喜欢著爱西亚,先前我就曾经跟你坦白说过了吧?」

    听到了这句话,伊莉娜露出来不正经的表情,爱西亚也满脸通红了。

    「哇-喔。谢谢招待。」

    「……一大早的,你让我说了什么啊……!你这混帐,伊莉娜!」

    一诚脸上也染上了赤色,似乎正在忍耐偌大的耻辱。

    爱西亚一边扭扭捏捏的,一边回答道。

    「嗯、嗯。我也是从中学的时候就很喜欢一诚君了唷。」

    「谢、谢谢你。」

    「吼唷-真是-!一大早就超火热的啦!这一定要跟桐生同学报告呢!」

    伊莉娜戏弄著感情相当好的两人,桐生的话,

    没错的话应该就是爱西亚等人的朋友吧。是的,桐生同学也在呢。

    我暗自观察著三个人的互动,一诚合起了双手向我陪罪著。

    「啊,这个……果然还是想不起来,我想您应该是认错人了。

    非常抱歉,我们几个必须要去学校了,先失陪了。」

    一诚和爱西亚牵著手,迈开了步伐,伊莉娜随即尾随在两人之后。

    「……真的真的不是你花心的对象吗?」

    「你很烦欸,伊莉娜!」

    「顺带一提我也还没有放弃唷爱西亚同学,我会跟你抢喔?」

    「哈啊!……还是完全不能掉以轻心呢!但是,我不会输的!」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啊──」

    ……三个人重复著这样的互动,从我的身旁离去了。

    ……他们的反应,联络不上的伙伴,以及根本不存在的驹王学园。

    「……这里并不是我所熟知的场所吗……?」

    正当我不禁脱口而出之时。

    『不愧是莉雅丝・吉蒙里。比我想像中动摇的更少呢。』

    「──」

    突然,我的脑海里传来了谜样的男子声音,男子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里的兵藤一诚对小姐你的事情,是完全一无所知的。』

    「……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是三大势力──

    也就是,神和天使、堕天使,以及恶魔都不存在的世界。』

    ── 恶魔所不存在的世界。

    对著受到冲击的我,男子自我介绍著。

    『初次见面,莉雅丝・吉蒙里。我是所属于英雄派的一员。现在则是残党。』

    ……英雄派的残党,『祸之团』的英雄派在以领袖曹操为中心的成员被击败了之后,

    组织机能就陷入停止的状态。现在只剩下残党在世界各地引起小规模的骚动而已……。

    「……这个状况,是你所造成的吗?」

    面对我的疑问男子愉快的发出笑声。

    『我所持有的神器「幻映影写」、

    其禁手「永久环绕著的幻想乡」之能力──将小姐你转移到了平行世界。』

    神器的禁手 ── 。

    我被……转移到平行世界?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强悍能力的神器……。

    不对,正所谓能崩坏这个世界的平衡,才会被称作禁手。

    而且如果这种能力是亚种的话,能力将更显异质,就更是要另当别论的情况了。

    要说为什么,神器将会以持有者思念力量为食粮,进行变化、甚至完成进化都有可能。

    男子喜悦的继续说道。

    『我一个人,以小姐你以及吉蒙里眷属全员为对手是不可能的。

    但是,若是只有一个人的话,我就能使用我的能力将其传送到平行世界。

    一旦成功转移后,不管是小姐你们之中的谁,我都可以充分的给予你们彻底的绝望。』

    ……「离群恶魔」讨伐结束之后的时机,我一个人使用转移的魔法阵。

    就是抓准了那个机会吧。看来,他当时就藏身在现场的附近窥探著出手的良机吧。

    不对,就连「离群恶魔」本身,都是这个男子所派遣的吧。真是完全著了他的道。

    ……连小猫和朱乃的感知能力都没有发现,完全隐匿了行踪的高手,

    应该是对于我们这边的侦查范围有了彻底的研究了解还是什么的吧?

    当他达到了禁手的当下,这样的高手也肯定变得更加难缠了。

    男子持续的断言著。

    『能充分发挥我能力的对手。──答案就是,整个队伍的支柱,小姐你了。』

    「居然不是选择一诚呢。」

    『我也考虑过那个选项,但那个男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异常了。

    连萨麦尔之毒都杀不死,甚至耳闻连在次元狭间都能自力回归成功。

    这样的存在,使用著荒唐能力之人,搞不好连平行世界都能够自力回归也说不定,

    要说为什么,兵藤一诚可是打倒了旧魔王派的首领夏尔巴・别西卜,

    以及我们英雄派首领曹操的男人,我可是对于他抱持著最大程度的敬畏唷。』

    虽然不甘心,但是这是正论。

    要是他的话不管是什么状况都不会挫志,都可以打破僵局的吧。

    「没错呢,他已经引发了不知道几次的奇迹了呢。

    从你们的角度看来,他的确就如同你说的,是这么令你们畏惧的存在呢。」

    『所以呢,我选择了你。在吉蒙里团队中和兵藤一诚一样重要的莉雅丝・吉蒙里小姐你。

    将小姐你转移到了这个世界,原本世界的吉蒙里眷属们现在一定是乱上加乱了吧。』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呢?嘛,这是早就明白的事了呢。

    我们这群人对你们来说,就是如同仇敌一般的存在吧?」

    『没错,我就是为了给予小姐你和吉蒙里眷属绝望而生的。

    为伙伴们的复仇──这当然也有一部分,不过要说最重要的,

    还是我们的野心,即使只剩下我,也想多少有些进展的这一件事唷。』

    集结在曹操之下的英雄派成员──也就是,神器的持有者,

    体内寄宿著异能,遭到迫害,流放的人非常多。曹操给予这些人力量,

    教导他们使用力量的方法。然后、让他们抱持著梦、以及野心。

    ── 用神器的能力,向超常的存在挑战。

    这对那些受到了轻蔑,收到了排挤的异能者来说,

    这样的话语除了美好之外,再没有比听到这些这让他们感觉更加舒畅的吧。

    持有特别的能力,成为超越人类等级的存在,对人类来说是,多么具有诱惑的语句啊。

    ……即使是恶魔,要是做了什么能够超脱他人,变得特别,

    恶魔们也同样要受到如同这些人类此般的诱惑吧。

    这个男子也是因为曹操的话语而抱持著野心,跟随著他的其中一人 ──。

    他的梦想,和野心还在盘旋著,仍旧在这些人的心中卷起了漩涡。

    曹操这样的男人,英雄派这样的组织 ── 

    他们使神器所有者心中萌芽的事物,的确根深蒂固。

    男子嘲笑般的拋出最后一句话。

    『对于身为恶魔,这样的小姐你来说,

    这个世界呀,就请你暂时,好好的体会一下个中滋味吧。』

    「──!给我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听到男子的声音。

    ……彷佛是已知,实际上却是完全未知的世界。

    恶魔和天使都不存在的世界。但是,却有认识的人生活著的世界。

    短时间内,我都在这个新的世界中仿徨著。

    *

    大约是过了两天后的傍晚。

    我从那之后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两天,一切风平浪静。

    是毫无波澜,平稳的两天。这也是当然的,既然这个世界三大势力都不存在的话,

    『祸之团』自然也不会存在。因为也没有他们需要进行恐怖攻击的要素了。

    但是,果然,不行呢。

    伙伴们和那个人不存在的世界……感受到的是难以忍受的寂寞,

    感觉上就是得不到任何的滋润,乾枯著的每一天。

    被转移到这个世界之后,稍微调查之后我理解了,

    在这里天使和我们恶魔登场的『圣经中的神』这个神话系统传说,

    和其宗教相关的事物,以及和其相关一切超常的人事物都不存在。

    但是,我也得知了像是北欧神话,佛教之类的他势力的超常存在都还健在。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并不是没有异能、鬼狐仙怪的存在。

    但是,我并不能良好的施展魔力这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恶魔和冥界不存在所造成的影响吗?

    就连传送术式,我也只能构筑成小规模的魔法阵……。

    但是,因为『圣经中的神』不存在,他所制作的神器也都不存在了吧。

    关于二天龙或许是被其他的势力封印的,和我所存在的世界里有诸如此类微妙的差异。

    二天龙没有被封印在神器里面。

    这也就表示这个世界的一诚并没有被『赤龙帝的手甲』所寄宿。

    ……在这个世界的他过著和异能所无缘的生活。

    同时这对爱西亚和伊莉娜来说也是一样的吧?

    在原本的世界经常在休息日造访的咖啡厅里,我正思考著今后的事情。

    ……总之,我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和这个世界所存在的异能,超常存在接触应该是最快的方法。

    从解析恶魔魔力而诞生出的魔法形式虽然在这个世界中不存在,

    庆幸的是从北欧以及其他势力所传播而来的魔法形式是存在的。

    我绝对会回去。回到那些我所钟爱的人们所在的,我原先的世界──

    重新整理好了心情之后,传来了年轻的男女交谈的声音。

    而且都是我所认得的声音。将视线投向该处之后──

    在那里的是这个世界的一诚、爱西亚和伊莉娜。

    ……这种巧合让人感受到一种奇妙的缘分感。

    ──。当我看到了剩下来的那位是谁之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洁诺薇亚也在那里──。一诚开口对洁诺薇亚说道。

    「嘿欸、那么,洁诺薇亚同学是在义大利主修日文的吗?」

    「嗯。我对于日本的剑道──武士的事情,从小的时候就相当著迷的原因呢。

    一直都独自学习著日本的事情。爱西亚・阿基多为什么会来到日本呢?」

    「我呢,虽然是孤儿,却被出身日本的父亲和母亲给做为养女收养,因而来到这里。」

    「原来如此,所以你的日语才会说的这么流利呢。」

    就彷佛可以认同似的,洁诺薇亚点了点头。

    ……洁诺薇亚也存在于这个世界呢。

    她过著和『圣经中的神』、教会等毫无关联人生的样子。

    还有就是,爱西亚。她比起我所存在的那个世界,过著更普通的生活,

    并且也找到了很好的生活方式,这一点让我感到非常的安心。

    太好了呢。这个世界的爱西亚能够做为人类继续生活下去。

    伊莉娜开始称赞著洁诺薇亚。

    「洁诺薇亚同学的日语也说的相当好了唷。」

    「谢谢你,紫藤伊莉娜」

    「唉唷,叫我伊莉娜就好了啦。」

    哈哈笑著的伊莉娜这么告诉了她。

    那样的笑容和原先世界里的伊莉娜完全是如出一辙。

    「那么,你也称呼我为洁诺薇亚就好。」

    回应著的洁诺薇亚的笑容,也和那个世界里的她是一样的。

    ……没有恶魔的意义就是,在这个世界里我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同样身为纯血恶魔的苍那、蕾维儿、莱萨、塞拉欧格也都不存在吧。

    小猫和佑斗的话……。妖怪依旧是存在的,

    而且也不会再被卷入教会的实验,我想她们两个也在这个世界上的某处吧。

    只不过,并没有和在这里的一诚他们相遇。

    朱乃呢……。在天使不存在的前提下,堕天使自然也不会存在,

    她的母亲和巴拉基勒也不会相遇吧。也就是说,朱乃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

    萝丝维瑟应该是在的吧?搞不好,她还在当奥丁的随从也说不定。

    而加斯帕……。吸血鬼在这个世界依旧存在的前提下,他也应该是存在的。

    我摇了摇头,离开了这个地方,为了不向这个世界的一诚他们败露出我的行踪。

    ──我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思考著诸如此类额外的事情,是不可能突破现在的窘境的。

    为了回去必须去寻找方法。而且肯定,

    原来世界里的一诚他们也会查觉到我的不对劲,采取行动才是。

    才刚立下了新决心的我,脑海里相隔两日后,再次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明明自己根本不存在,为什么兵藤一诚和爱西亚・阿基多等人还会相遇?你难道都不好奇这个问题吗?』

    不怀好意的声音这么说道。

    『因为那四个人是即使在不同世界,也必然会相遇的命运。特别是兵藤一诚和爱西亚・阿基多之间的缘分更是强烈。

    即使是在没有恶魔的世界,两个人都不再持有异能,他们依然会像这般, 自然的相遇,并且注定会走到一起。』

    ……一诚和爱西亚即使在这样的世界都会自然的相遇呢。

    这个男人是想煽动我的嫉妒心吧,但我心中的感受和他所期待的完全相反。

    在我心中充斥著的,是对于他们两人竟有如此深刻缘分的感动。

    那样的话,这个世界的爱西亚就能够得到幸福了呢。

    即使我只是明白了这点,对我来说也是十分美好的事情。

    男子继续嘲笑著我。

    『然而,小姐你──注定会因为世界线的不同,而无法和其邂逅。』

    我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受到冲击的样子,笑著说。

    「是啊。虽然很遗憾,那位一诚和我所深爱著的一诚是不同的。」

    一诚本身是没有改变的,但还是不对,两者有决定性的差异。

    因为我的一诚,是曾经对我做出誓言的那位男性。

    「我觉得这个世界的一诚和爱西亚感情深厚非常棒。不对,他们就是要这样才对。

    ──但是,原来的世界里的一诚,才是我最爱的人。」

    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都一定会跟我携手超越,

    向前迈进的他,才是我所知道的一诚 ── 。

    「我绝对会找到方法回到那个世界。那个人所身在的地方,那个人所存在的世界,

    才是我那曾经活过的场所。这一点是直到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回去可能要花上几千、几万年也说不一定,小姐你又能获得什么呢?

    为了一个交往都还不满一年的男人,你有必要将生命赌到这个分上吗?』

    「──嗯嗯,不管花上几千、几万年我绝对会回到那里。

    即使我和一诚共度的时光就连一年都还不到,我也愿意押上永远的时间,

    因为我最喜欢他了。我在那个世界里,就只谈过这么一次恋爱而已呢!」

    听到了我的宣言,男子的语气明显变得有些不愉快。

    就像我想像的那样,他的内心已经稍为有些动摇了,甚至变得有些焦躁。

    这个男人也如同我想像中般,持续著开口著。

    『──真是个坚强的大小姐啊。生命长度近乎永恒的恶魔──而且还是纯血的公主大人,

    为什么愿意为了一个交往最多半年的男人,把自己的永恒生涯全都赌上呢……』

    这是当然唷,他是我初次爱上的男性。那个人的身边,才是我所该存在的场所。

    只要是为了回到他的身边,我会毫不考虑赌上我的生涯。

    男子的语气缓和下来,这样说道。

    『──那么,这样的话又如何呢?』

    瞬间,我周围的风景扭曲了,开始改变了面貌。

    「──!」

    在惊愕的我眼前展开的是 ── 一切完全荒废的景色。

    建筑物崩塌了,公共设施毁坏了,完全感觉不到人迹的场景。

    柏油路上也布满了隆起的裂痕,到处都是崩塌的景像,草也好花也好都是乾枯的状态。

    天空微暗著,太阳的光线似乎到达不了地上。

    我身在的是一个,不管是什么都已经崩坏的世界。

    ……又再度,转移到不同的世界了吗?

    再度转移的现象让我脑海充满了谜团,

    而那个男人的声音,这次直接从天空的方向传了过来。

    『这里是所有的文明因为争斗而全数毁灭的世界线。

    谁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神话的势力也全数不在,全部崩坏,

    除了绝望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世界。将小姐你转移到这里之后,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可以说,回到原来世界的途径,已经全部消失了吧?

    即使如此你还是要妄言,你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吗?

    为了回到所爱的男人身边,你依旧抱持著同样的觉悟吗?』

    ……也就是说,不管是其他势力的神话体系,还是魔法势力都不存在,

    转移到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是吗……。

    我轻咬著嘴唇,即使如此我的脸上也没有失去了大胆的笑容,这么说道。

    「……既然可能性并不是零,我就不会放弃。我绝对会回去。」

    ──没错,绝对会回去给你看。不过──。

    「我是莉雅丝・吉蒙里。上级恶魔吉蒙里家的次期宗主。

    朱乃、小猫、佑斗、爱西亚、加斯帕、洁诺薇亚、萝丝维瑟、以及一诚的主人。

    驹王学园神秘学研究部的部长,同时也是兼具伊莉娜和蕾维儿的负责人呢。」

    ──好恐怖。

    难道已经没办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吗?这种想法变得越来越强烈。

    这就是惩罚吗?对一诚和爱西亚说了那么过份的话,对我的惩罚──。

    但是,我绝不要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所以我压抑住不安的心情,持续吐露著坚决的言语。

    就算只有表面也好,绝不会让他察觉到我的的软弱。

    要是稍微从现在的态度崩解的话,就如同身心会一口气被摧毁一样──。

    「我绝对会回去给你看。而且大家现在一定在为了帮我回去而采取行动呢。」

    『你真的相信你的伙伴能破解我的能力吗?』

    我相信,相信我的伙伴。

    ……但是,他们的力量能够延伸到其他的世界来吗……?

    不管是异能还是其他事物都不存在的世界,他们的力量能够构得著吗?

    这样的想法一浮现,就在我的心中逐渐变得强烈,

    对于他们的信赖,开始有些细微的阴影开始产生。

    别怀疑!要相信!不管是自己!伙伴!……还是那个人……!

    「嗯嗯,没错喔。不管是怎样的修罗场,怎样的存亡关头、

    他们都是和我一起超越,令我自傲的孩子们唷。

    你这种程度的术式,他们绝对不会输。绝对会让你灰飞烟灭,输的一败涂地。」

    ── 一诚!大家!我在这里啊!

    我要回去大家的身边!不管怎么样都要击败这个男人!

    我在心中激奋了自己的心情的同时,周围的风景又再次的改变了。

    空间又再次开始歪曲。

    ……第三次的转移?这次他要将我转移到何处呢?

    感到不安伴随著绝望的我,却随即听到了男子的声音开始产生了变化。

    『──!』

    吃了一惊般,男子好像一时之间挤不出话来。

    然后,突然吐出了惊愕的声音。

    『什、什么,这是……!不可能!真的被入侵到这里了吗!?

    是我的术式被突破了还是怎样!?这、这股力量是!』

    是谁袭击了那个男人吗?

    疑惑的我审视著周围的风景──像裂痕般的东西不断的蔓延著。

    空间裂开了?这、这到底是怎么──。

    天空的一角,灰色的广阔天空的中间,

    发出了如同玻璃碎裂般,梦幻的声音,空间中开出了一个洞。

    从那个洞中,传来了令人怀念万分的魔力波动。

    「──莉雅丝!!」

    一边大声喊著,一边飞进这个世界的身影是──。

    我的脑海里,再次响起那时他曾对我说过的话语。

    打倒莱萨之后,他第一次将我从险境下救出时,所说的话语──。

    ──不管重复几次我都会去帮助部长的。

    ……嗯,我知道唷。

    ──虽然我也只能做到这点事情。

    ……没有那种事唷,你将非常多的事情教导给我。

    ──但是我肯定会去帮你的。

    嗯嗯,是呢。一直以来,你总是这样帮助著我──。

    ──因为我是莉雅丝・吉蒙里的『士兵』啊。

    「莉雅丝!我来救你了!」

    从空中开出的大洞中现身的,是穿著赤色铠甲的人──。

    「一诚!」

    听到我的声音,他将脸庞转向了我的方向。

    张开了如同龙双翼的翅膀飞来,降落在我的面前。

    我将双手大大的张开,迎接著他。

    即使是透过了盔甲的拥抱,一诚身上的体温依旧传递了给我。

    啊啊,就是这个人,这就是我所深爱的他令人怀念的温度啊──。

    「太好了!你没有事情吧!莉雅丝,我来接你回去了。」

    「是一诚……没错吧?」

    我就像是要再度确认般问道。

    他将头盔的面罩收纳了起来,让我看到了他一如往常的笑容。

    「嗯嗯,没错唷。……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将手伸向他的脸颊,再次问了同样的问题。

    明明已经知道了,眼前的人就是一诚了,就是那个我所知道的一诚。

    但是拜托了,再一次就好,再一次的回答我吧──。

    「……是我所深爱著的一诚。也深爱著我的一诚对吧……?」

    他一边注视著我的眼睛,一边用力点头。

    「你说这是什么话啊!当然是最喜欢你了啊!

    我是属于你的『士兵』,你是我所告白的对象!莉雅丝・吉蒙里,就是你不是吗!」

    ──啊啊,终于重逢了。

    从我的脸颊上滑落了一行泪水。

    「……莉雅丝?」

    面对疑惑问著我的他,我露出了笑颜。

    「我一直相信能够再次的遇见你……」

    「……哭出来了呢,没事了,我现在就在这里。」

    嗯嗯,你赶过来了。已经没事了。我现在变得比平时还要善战了!

    就像是要改变他登场后的氛围,我们眼前的空间开始进行小规模的歪曲。

    从歪曲中出现的人影,是显得相当狼狈的施术者姿态。

    「……不可能!我的术式……神器的能力……被你所突破了吗!?」

    身著西装的年轻男性对一诚的登场非常吃惊。

    一诚猛指向那个男人。

    「唷-,英雄派的残党先生。你的能力已经被我们完全掌握了唷。

    把对方转移到自己所做出的结界,并在该处以各式各样的幻术击溃对手的精神。

    虽然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攻击能力,但是这个能力依旧相当令人惊异,

    阿撒塞勒老师是这么说的喔?」

    「…………!」

    一诚的话语让那个男人咬牙切齿了起来。

    看起来,那个男人的能力已经被阿撒塞勒完全解析了,也拟定出了对抗策略的样子。

    幻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这个空间是这个男子所创作出的箱庭。在里面加入了平行世界的幻觉,

    然后让我认为转移到了不同的世界。

    ……是如此的话,还真是不成样子啊。

    因为我被转移到那样的结界空间,在幻觉的世界中仿徨了整整两天啊。

    男子重整态势,作势要发动他的能力。

    「既然如此,就让你们两个同时看见绝望的幻象吧-」

    「不会让你如愿的!怎么可能一直中相同的招术呢!

    ……虽然这么说,但是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魔力呢。」

    一诚对手中无法随心所欲凝聚出灭杀魔力的我这么说道。

    「在这个空间中,一定程度以上的异能会没办法发动。

    这种能力老师也在一定程度上猜想到了。」

    所以,当我身在这个空间之时,

    我的攻击魔力和中规模以上的转移魔法阵才没有办法使用吗?

    真的是相当令人麻烦的神器能力呢。只要一但涉足这个空间,

    就只能让那个男人随心所欲了。

    但是,一诚却没有停止他的笑容。

    「但是,从外面展开的攻击就另当别论了。

    意外的,从外部攻击的话这个空间可是相当脆弱的。所以我也才能成功侵入这里。

    ──若是外面的大家就毫无罣碍了呢。」

    这么说著的一诚,将视线望向空间中所开的那个大洞。

    从该处感受到了朱乃、和萝丝薇瑟的魔力,她们要从外面破坏这个箱庭!

    「什……!可恶!」

    发觉到这点的男子将手伸向了洞的方向──。

    刻不容缓的,极大的雷光和包含各种属性的魔法攻击,如雨点般洒落在男子的身上──。

    解开了男子所施的幻术之后,我们身在的地方是C县废村的遗址。

    在整个废村上覆盖了结界空间,并且藉此构筑了幻术的世界。

    为了不让人接近这个废弃村落也施加了相应的术式,

    可以说是准备的非常周全,为了将我诱导到这个地方来费了相当的功夫。

    从那个「离群恶魔」的讨伐场所将我转移至这里,

    与其说是抓住了破绽,但同时也是他身为一定程度高手的证据。

    而且虽然我在里面体验了两日的时间,其实在外面只经过了数个小时而以。

    连对时间的感觉都被麻痹了,在里面的体验可说没有一样不是虚幻的。

    不可小觑的能力阿。在数小时内体验数日的分量──。

    从中脱逃也非常困难。

    根据不同的用法,就像一诚先前所说的那样,可以做到轻易的对手的精神崩坏。

    ……事实上,我的心灵也几乎要被击溃了。

    在那个状况下,不论何时精神面临崩溃,进而被做掉了都不奇怪吧。

    在结界中还施加了能力使用的限定条件这个效果,虽然没有直接的杀伤力,

    但还是令人畏惧的能力。果然,神器的力量非常可怕。

    「姐姐!」

    爱西亚飞扑到我的胸前。她脸上都是眼泪,完全哭花了脸。

    一定是担心我,连眼睛都哭肿了。

    「爱西亚,我回来了。让你担心了呢。」

    「是的……欢迎回来。」

    这是我所知道的,可爱的爱西亚。我抱著她,轻轻的摸著她的头。

    心中升起的是当时我否决一诚建议时的歉意。

    「……那个时候很抱歉,爱西亚,对你说了很过份的话呢。」

    「没有这回事。我,明明该理解姐姐的心情的……。

    姐姐才是,一直抱持著辛酸和不安的情绪……。没有察觉到真是对不起。」

    ……真的是非常温柔的孩子呢。我啊……是个多么愚昧的『姐姐』啊。

    「也要向大家道歉呢。非常抱歉。」

    我向大家道歉。大家带著笑脸,「没有关系啦!」这样爽快的回应了我。

    真的非常感谢,我有优秀的伙伴们支撑著我。

    从废村遗址就,一直被朱乃的魔力给束缚住的英雄派男子,佑斗对他说道。

    「老师有事情想要问你,所以告诉我们要将你活著转送到冥界去。」

    杰诺薇亚恐吓著他。

    「真棒呢,不用被我们斩就能了事。」

    和微笑著的佑斗对照的杰诺薇亚她的魔力,告诉我们她连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男子不免对这个状况自嘲起来。

    「连曹操和齐格飞里德都赢不了的对手,我的确不可能获胜呢,

    果然是应该知道自己有几两重吗……哼哼哼……。

    我即使在成员中攻击面也是上不了台面的呢……」

    我摇了摇头。

    「不,你的就如同一诚之前所说,是个很大的威胁。

    即使是我……说真的,见识到那样的世界也产生了畏惧之情。」

    是的,这个男子的能力就我看来并不会比英雄派中心成员还要差。

    「阿撒塞勒老师也对你单独一人能够进行这样的计画这点感到惊叹。

    我们也有被摆了一道的感觉喔。」

    接受了我和一诚的赞词,男子笑了起来。

    「……这样啊,这比什么都还光荣呢。……报了一箭之仇啊。」

    谈话途中,男子那种如同霸气的感觉就消失无踪了。

    ……以我们为对手,让我们见识到他能力的成果,内心中的战斗才终于终结了也说不定。

    我有几件在意的事想要弄清楚。

    「我想问你,两件事情。那个世界是……

    你所创造出来的幻觉?还是你真的再现了不同世界的风貌?」

    「……要是我的回答是后者,小姐你会作何感想呢?」

    面对男子的问题,我露出了大胆的笑容。

    「真是笨问题呢。──我现在身在此处,一诚也在这里。我只要这样就足够了。」

    我的答案让男子苦笑著。

    「……哼哼哼,把目标定成小姐你这个最佳解看来是我弄错了。

    就算我真的持有将你转移到异世界的能力──赤龙帝也绝对会前来救你的吧。

    当我的术式被破解的当下我就领悟到了。

    啊啊,我赢不了这个男人和小姐你呢──这样。」

    我说出了剩下的那个问题。

    「还有一件事,那个幻术曹操曾经见识过吗?」

    平行世界的幻影──。恶魔和天使都不在的世界,

    以及异能和异形都不存在,一切都荒废的世界。

    看了那样的光景,那个男人──曹操会有什么样感想?我对这点感到有些好奇。

    男子将视线投向了远方。

    「……啊啊,他见识过。感想只有一句『无聊』而已。

    ……那个人比起没有异能者,平稳的世界来说,

    更喜欢可以尝试自己实力的世界──他在渴求著那样的对手吧。

    ──想要变得比谁都还要特别,这是身为人类的存在,

    不管是谁都会多少抱持著的,不会更动的梦。」

    男子在留下了这样的话语之后,就被传送到了冥界──。

    后来我们才得知,那个男人在向我们抱了一箭之仇后就满足了,

    被我们送到冥界之后,他同时也丧失了他所有禁手的能力──。

    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留在废弃学校遗址的,只剩下我和一诚而已。

    ……也就是,大家都在体谅我,把护送我回家的任务拜托给一诚了。

    吼唷,就只有这时候,才有志一同的顾虑这么多。这样不是反而很刻意吗。

    突然变成单独两人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之时,他开口说道。

    「我,被大家提醒了。……我应该更加的重视莉雅丝的事情这件事。」

    ……大家,都注意到我在那个时候突然发了脾气的理由了吧。

    同是女孩子,这种地方总是容易在意到的呢。我摇了摇头。

    「不,是我的不对,我真的,非常的任性呢……

    一诚和爱西亚的那件事,我打算接受建议了,到时候大家一起去帮忙搬迁吧。」

    「好的!非常谢谢你!」

    用如同往常一般的笑容看著我的他,对我伸出了手。

    「那么,我们回去吧?」

    「嗯嗯。」

    我一边紧握著他的手,一边展开了传送的魔法阵。

    当传送的光芒逐渐将我和一诚包围之时,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欸,一诚。如果,我真的转移到了其他的世界」

    他带著不变的笑容对我说道。

    「我绝对会去接你的。即使赌上我的一生,我也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我知道的。是你的话一定会前来帮助我的呢。

    因为,一诚比起任何人来都更重视著我──。

    「嗯,最喜欢你了唷,我深爱的一诚」

    「我也最喜欢你了,莉雅丝」

    在魔法阵的中央,被转移的光芒包围著的我和他,将唇重合了──。

    ──没错,我和一诚将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只是,计算稍微有点错误了,为什么,转移的目的地会是我实家的吉蒙里城呢?

    ……就保持著一边接吻,情绪高涨的状态一边传送果然是不行的吧,

    接吻结束之后出现在我和一诚面前的,是母亲大人。

    「突然冒出来,还在长辈的面前做这样的事情……。

    简直太不检点。莉雅丝,一诚。给我过来这里。」

    进入了母亲大人的说教模式,回到兵藤家之时已经是中午了。

    从今天开始,在魔法阵的转移之时,得要多放点心思去细心注意才是。

    (全文完)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