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Life.1 我是「国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Life.1 我是「国王」

    春天即将结束──

    一边参与大会的比赛,也开始了恶魔工作的同时,高三的校园生活也持续进行中。

    现在站在讲台上的,是三年B班的班导──罗丝薇瑟。

    「事情就是这样,球技大会将在不久之后开始。我们可不能在班级对抗赛当中落败!」

    充满干劲的罗丝薇瑟,在升上高三之后成了我们的班导。

    和我同班又是同一组的松田和元滨看著罗丝薇瑟,不禁莞尔。

    「罗丝薇瑟真是气势十足啊。」

    「没办法,她是第一次带导师班,总不能落于人后吧。」

    松田和元滨如此表示。

    我被分到了三年B班。升上三年级的时候重新分过一次班。

    虽然重新分过班,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同班同学包括老面孔松田、元滨在内,还有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桐生,都是熟人。不过也有新面孔,分别是班导罗丝薇瑟,还有木场也成了同班同学!

    这是为了在发生恶魔方面的事件,或是必须以「D×D」的身分出动时,方便我们立刻集体行动,学校方面才做了这样的安排。和吉蒙里家有关的高三学生都聚集在一起了。

    同样的,以匙为首的西迪眷属高三生也都聚集在C班。

    状况就像这样,真希望我们三年B班可以一路和平度日到毕业!

    我转过头去对坐在我正后方的木场说:

    「班级对抗赛和社团对抗赛两边当然都不能输,不过新神秘学研究社更是输不得呢。」

    「就是说啊。要是到了我们这一代就输球的话,我们要拿什么脸向毕业生报告啊。」

    木场斗志高昂地这么说。

    或许是出自身为副社长的自觉才这么说的吧,但是木场这番话害我很想笑,最后还是忍不住喷笑了出来。

    「怎、怎么了?」

    木场对于我喷笑的反应显得相当疑惑。

    「嘿嘿,我只是想起一年前的球技大会时,你那副钻牛角尖的样子。」

    木场因为有关圣剑的事件而烦恼不已。那个时候,他整个人都在晃神,根本顾不得球技大会。

    回想起那个时候,木场的脸色瞬间变红。

    「……别提那个嘛,一诚同学。」

    而坐在附近的洁诺薇亚一脸歉疚地表示:

    「我得加入学生会队参赛。真抱歉。」

    说的也是,洁诺薇亚虽然加入了神秘学研究社,但也是现任学生会的成员。身为会长,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基于会长的立场,她也必须以学生会队的身分参加球技大会才行。

    伊莉娜竖起拇指对洁诺薇亚说:

    「完全不成问题!因为我会负责打倒洁诺薇亚!」

    或许是稍微动气了吧,洁诺薇亚语带挑衅地对伊莉娜说:

    「那么,我至少会彻底打倒伊莉娜。」

    「你说什么!」

    哎呀,她们把脸凑在一起,两个人之间都迸出火花来了。

    我和她们两个也是在一年前的事件当中相遇的呢。天晓得在一年后,我们会变成同班同学,其中一个甚至当上了学生会长,当时还真是完全没想到。毕竟,我们相遇的时候完全是敌对关系嘛……人生真是难以预料啊。

    「这个嘛,要是对上了,我们也会正大光明地一决胜负。」

    带著笑意看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如此互动的我这么说。

    「……说的也是,我们输不得。」

    爱西亚轻声冒出这么一句话。该怎么说呢,总觉得她的气势相当吓人,声音和表情也非常紧绷……

    这时,桐生一边拉爱西亚的脸颊,一边这么问:

    「爱西亚,你莫名地有点吓人耶,没事吧?」

    「我、我没护!因、因为我护贺长,当蓝呼不得!」

    说什么当蓝啊……她是不是给自己太多压力了啊?

    这么说来,最近她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经常陷入沉思。而且老是在社办留到最后处理公务……

    「……没错,因为我是社长。」

    ──爱西亚轻声对自己这么说。

    「「…………」」

    听见她这么说,原本还在大眼瞪小眼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也一脸担心地看向爱西亚。

    「大家听好了,B班要一同奋斗!目标是冠军!」

    『喔──』

    环绕在她周围的,是另一个莫名充满干劲的罗丝薇瑟,以及有点提不起劲的同班同学们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

    ─○●○─

    在如此这般的高三生活当中,新的「工作」状况对我而言也相当重要。

    我们「兵藤一诚眷属」开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意。

    生意──换句话说,就是恶魔的工作。

    就像还在莉雅丝身边的时候一样,我们继续听取委托人的心愿,并且在实现之后收取代价,依然做著这种自古以来延续至今的恶魔工作。既然已经成为上级恶魔了,这次我必须以「国王」的身分带领爱西亚等眷属们,经营「兵藤一诚眷属」才行。以公司来比喻的话,我现在已经是「兵藤一诚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了。比喻得更具体一点的话,更像是「吉蒙里企业集团连锁店的店长」吧。

    ……话虽如此,由于我约莫一年便升格为上级恶魔是前所未闻,在主人身边工作的期间只有一年左右同样也是史无前例的短暂,老实说,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如果是在主人身边工作了好几十年、好几百年之后得知「几年后或许能够升格为上级恶魔」的状态,独立的准备应该也能够毫无滞碍地进行吧。

    工作了一年左右的我居然得主导所有业务,这是在一年前满怀梦想立志要「成为后宫王!」的那个我无法想像的事情。

    然而,我的主人莉雅丝平常很温柔,在这方面却异常严苛。

    「你就试试看吧。既然仅仅一年就成为上级恶魔了,比起邪恶之树的攻击,这种事情根本算不了什么吧。」

    ──就像这样,完全是斯巴达教育!

    至于我们工作的地盘,现在是将莉雅丝.吉蒙里眷属所领有的范围当中,其中三分之一交给我们负责。

    ……不过,「升格为上级恶魔!」→「准备独立!」+「确保地盘!」→「开始工作」这一连串的流程,要叫成为恶魔才一年的我,在升格之后这么短的期间之内完成,根本就是不可能!

    而我现在成为「吉蒙里企业集团连锁店的店长」了,当然也享有连锁店的福利,获得集团提供的店铺──也就是活动据点。

    我们的工作地点,是设置在驹王町的阿撒塞勒老师的实验室之一。

    实验室位于从兵藤家步行十分钟左右的地方,设置在一间补习班的地下。那间补习班似乎是由神子监视者(Grigori)不知不觉间暗中买下,还擅自建盖了地下室。而我接收了那个地方。

    补习班的电梯有专用的脸部辨识系统,通过系统认证为相关人士的人才能下去地下室。

    这天,我们也在结束社团活动之后,等到夜已深沉,才和眷属们一起前往补习班,并且直接一起进电梯。

    「我还是不太习惯搭电梯进工作地点呢。」

    洁诺薇亚这么说。我也是这么觉得。

    电梯下楼之后通到一条长长的走廊,顺著走廊前进,尽头有一扇、右侧三扇、左侧两扇,总共会出现六扇门。右侧的房间从电梯这边算起,依序是淋浴间、男厕,还有女厕。

    左侧的房间从电梯这边算起,依序是仓库、茶水间兼休息室。

    然后,最重要的是尽头的房间,也就是办公室。门上挂了一个牌子,写著「兵藤一诚眷属事务所」……其实我还挺爱看见这个牌子的。

    打开这扇门之后,里面是约莫十五坪的宽敞室内空间,就像办公室一样摆了好几张办公桌,桌上放著文件和电脑,此外还有档案柜、传真机、访客用的沙发和茶几等等最低限度的必须设备。当然,为了因应恶魔的工作,也准备了足以展开魔法阵的空间。总之,因为才刚开设,还欠缺很多东西,不过勉强还有个办公室的样子。

    走进办公室,我便前往最里面的大桌子──主管办公桌,也就是所谓的总经理桌……原则上,这是「国王」用的桌子。我原本说只要普通的办公桌就好了,但是被蕾维儿一句「没得商量!」给驳回,摆了这张大桌子要我拿出「国王」风范坐镇在这里。

    ……我很能体会爱西亚坐在神秘学研究社的社长办公桌前面为何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心境。感觉自己好像跑错地方了,担心自己没资格坐在这里──她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爱西亚、洁诺薇亚、蕾维儿、罗丝薇瑟把东西放在各自的办公桌上,然后分别开始准备工作。

    身为经纪人的蕾维儿实质上形同副总经理,一走进这间办公室就透过魔法阵开始检查接到多少委托。

    爱西亚坐在自己的桌子前面等待蕾维儿的指示,洁诺薇亚很舒适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罗丝薇瑟则是开始制作召唤用的传单。

    我坐在总经理办公桌前面,等待蕾维儿的报告……因为工作也才刚起步,手边并没有多少文件……还真有种无所事事的感觉。

    蕾维儿检查完毕之后,便配合各个眷属分配委托人的案子。治愈系的委托给爱西亚,比较动态的委托给洁诺薇亚,有魔法方面需求的委托就交给罗丝薇瑟。当然,我们会过滤掉情色方面的委托!大家可都是我的宝贝眷属,我怎么可能容许那种委托呢!

    确认蕾维儿坐到位子上之后……

    「那么,大家今天也要努力工作!」

    我如此宣告开始营业。

    「「「是!」」」「好!」

    接著爱西亚、蕾维儿、罗丝薇瑟应「是」,洁诺薇亚应「好」,几乎已经成为开始营业的惯例了。

    蕾维儿立刻针对工作分配开始报告。

    「──以上,今晚就照这个行程活动。那么,麻烦各位了。」

    蕾维儿报告完毕之后,我的眷属们便透过魔法阵跳跃到对著传单许愿的人们身边。

    而我最主要的工作是目送大家离开,等到眷属们回来之后听取大家的报告,并且制作文件。这种工作当中「国王」负责的部分就像这样,莉雅丝也是这么做的。

    蕾维儿基本上负责记录,有时也会根据愿望的内容转移到委托人身边。

    我偶尔也会出个小差。多半的状况下有爱西亚她们就够了,不过我还在莉雅丝身边工作的时候就开始照顾我的常客,像是森泽先生和小咪露等客人多半都是为了找我而许愿,所以也继续由我负责。

    现在还是有客人会指定「请骑脚踏车过来」,即使当上「国王」之后,我还是骑著脚踏车前往客人身边。不过,我变成恶魔也才一年多,以恶魔而言确实还算是见习期间,所以姑且不论当前的地位,不要忘记初衷还是比较好。

    啊,我们是以连锁店的定位开始营运了没错,不过充其量只是在莉雅丝的地盘之内活动,所以我们双方紧密联系,以免我们的工作和她们互冲。对于连锁店而言,她们那边等同于总店,所以理所当然的,不时也得仰赖莉雅丝的指挥。

    ──就像这样,我突然开始的「恶魔工作」也已经上了轨道。

    ……我得非常小心,避免出错才行。我还没有离开莉雅丝完全独立,只不过是负责地盘的三分之一罢了。

    ……不久的将来,我会得到专属于我的地盘,而且必须在那里继续工作才行。地点应该不会在驹王町吧。不,或许会是距离这里很近的地方。不过,也有可能会在很远的地方。

    要在人类世界得到地盘,好像得经过冥界政府和吉蒙里家的认可,最后再得到身为主人的莉雅丝许可,经由高层们的判断,再将准备好的地方交给我负责……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自己的地盘……希望不要在我还没准备好的时候接到相关的报告。再怎么说,我还是想在驹王町住到大学毕业为止。

    可是,要是高层命令下来的话,也容不得我说这种话了吧……状况的变化有时候会让我感到不安。

    正当我左思右想,歪头低吟的时候,有人叫了我。

    「『国王』啊,请用咖啡。」

    「喔,谢啦,爆华。」

    替我送上一杯咖啡的──是爆华.坦尼。

    爆华(迷你龙状态)在这里帮我们做事。原则上他算是我的臣子,所以彻底协助我和眷属们。

    以恶魔的工作而言,他确实将我和眷属们放在第一位著想,许多贴心的举动也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像是他会立刻补充不足的物资,还会顺便买点心和茶水回来呢。

    ……看他的工作表现,会觉得他在冥界被称为「破坏的爆华」一定有什么误会。

    之前听蕾维儿说,他在冥界的时候动不动就找强者打架。还听说他最讨厌被拿来和父亲还有哥哥们比较。

    ……我个人是秉持著爆华不主动提我也不过问的态度。不过,原则上,根据我得到的资讯,坦尼大叔的长男是他的继承人,文武双全,非常受到领民们的爱戴。次男则是冥界知名的研究者,平常以人类型态生活,而且在魔王领的专职机关担任要职。

    蕾维儿说爆华肯定对父亲和两个哥哥感到很自卑……不过我没有兄弟,父亲又是普通人,所以不曾对亲人感到自卑……以这点而言我算是很幸福。

    不过,我最好奇的是──爆华到底是看到什么,知道了我的哪一点,才决定要当我的臣子?这件事我还没详细问过他。不,收了人家当臣子却连这种事情都没问,我也觉得身为「国王」这样好像不太对,但是……

    「你是喜欢我哪里啊?」

    像这样做作且自恋地问他又很不像我的作风。如果我问了他大概就会回答吧……不过,我希望时机成熟的时候能够自然问到就可以了。

    我现在也还在招募&找寻新眷属以及参加大会的队员,不久的将来大概就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就像这样一边想著第一个臣子,一边工作。

    几个小时后──

    第一个从魔法阵当中回来的,是洁诺薇亚。她手上拿著作为代价的物品。

    「我回来了。客人给的是骨董桌上型时钟。一诚、蕾维儿。麻烦你们确认一下。」

    蕾维儿把代价物接了过去,开始确认价值。

    「辛苦你了。我看看……看起来确实是年代颇为久远的东西。交给鉴定师好了。」

    代价物可以用专用的机器粗略地计算价值,不过在需要正式鉴定的时候我们习惯交给专门的鉴定师。至少吉蒙里家是这么做的。

    接著,轮到罗丝薇瑟回来了。

    「我也回来了。据说,这好像是很稀有的游戏软体……」

    蕾维儿也检查起罗丝薇瑟得到的代价物。

    「辛苦你了,罗丝薇瑟小姐。好的,这个我也会交给专业的鉴定师。啊,一诚先生,您要看一下吗?」

    蕾维儿猜想我对游戏软体会有兴趣,于是这么问我。其实我也有兴趣,所以马上看了一下罗丝薇瑟的代价物……是在我小时候小有名气的一款游戏。

    「啊啊,是这款游戏啊──我好像是听过这个很稀有没错。总之交给鉴定师吧。」

    我决定这么做。这种代价物好像是可以让眷属收下没错,不过吉蒙里眷属的做法是将代价物全部确实送到吉蒙里本家的仓库去。我也仿效那样的做法,将代价物送回吉蒙里本家。

    之后,鉴定出来的金额会汇入名为「兵藤一诚眷属」的户头里面。我不知道其他的恶魔家族是怎么经营事业的,不过我这边──吉蒙里家采取的是这种系统。

    啊,原则上,这间办公室的设备费用,都是拿我靠恶魔工作和「胸部龙」的版税赚到的钱出的!由于存款的金额过于庞大,原本都是交由葛瑞菲雅为我管理,而关于这方面款项的使用我已经请她解禁,各项用品都是用我的钱准备的……令我感慨万千。

    顺道一提,我看了一下很久没确认的户头,看见的是一长串我从来没见过的数字……

    嗯,该怎么说呢,就算陷入紧急危难状态,我应该还是可以很轻松地保住眷属们的生活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魔法阵第三次发光。回来的是爱西亚。

    「……我回来了。」

    爱西亚手上抱著的法国娃娃大概是对价物吧……但是她一副心不在焉,好像在想什么事情的样子。

    「辛苦你了,爱西亚小姐。」

    蕾维儿原本想接手代价物……但是爱西亚没有发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爱西亚小姐,爱西亚小姐!委托人给的代价物请交给我!」

    蕾维儿叫住她。

    「凹呜!对、对不起!我忘记给你了!就、就是这个~~!」

    爱西亚也回过神来,连忙把娃娃交给蕾维儿。

    「真是粗心啊,爱西亚。」

    我这么说……但身为朋友的洁诺薇亚却是一脸担心地看著爱西亚。

    就在所有人都先回来了一趟,稍事休息的时候。蕾维儿来到我身边,凑到我耳边来说:

    (不好意思,一诚先生。)

    「嗯?怎么了?」

    蕾维儿瞄了一下爱西亚。

    (我有点事情想和您商量。是有关爱西亚小姐的事情……)

    ……看来是不方便在这里说的事情。

    我带著蕾维儿离开办公室,进到仓库里开始密谈。

    蕾维儿一开口就说:

    「是这样的,其实有点难以启齿……不过顾客意见调查表上头,写了有关爱西亚小姐的事情……」

    蕾维儿拿出意见调查表。那是完成委托之后顾客回馈的意见,是相当贵重的资料。

    我看了一下内容。

    ……上面写的是有关爱西亚的工作态度的意见。

    我一边确认意见调查表一边说:

    「嗯──原来如此。客人觉得爱西亚的状况不太对劲。」

    没错,意见调查表上写著,爱西亚在接受委托的时候也会一脸凝重地想事情,或是勉强接受委托最后却失败,很不像平常的她。

    蕾维儿也一脸担心地说:

    「比起不满,客人那边的反应多半都是表示担心……直接将这件事告诉爱西亚小姐我也觉得不太好……」

    的确,要是把这种事情告诉她的话,她反而会更介意,把斗志继续用在错误的方向上,或是变得意志消沉吧。单论委托本身的话最后还是有实现了愿望,以结果而言倒也不坏就是了……

    短时间内,客人可能会因为担心而避免召唤她吧……话说回来,幸好都是一些会担心爱西亚的人,让我放心多了。

    「大概是太逞强了吧。社团活动的时候也看得出这种徵兆。」

    没错,无论是在家里的生活当中,还是在神秘学研究社的活动时,她都莫名地充满斗志。我们在社办聊球季大会的社团对抗战的时候,她的气势也很吓人。

    斗志高昂到会说出「输不得!」、「一定要赢!」这种话,一点都不像爱西亚……最近,我总觉得她因为身为神秘学研究社的社长而过度逞强了。

    蕾维儿摸著脸颊,不知道该做何判断。

    「大概是因为新的环境而感到困惑吧……或许应该调整一下行程安排才对……但要是在言词和安排上有否定爱西亚小姐的斗志的感觉,可能反而会对她造成打击……」

    再加上爱西亚对蕾维儿而言也是同校的学姊,有太多让她难以启齿的因素了。

    「她大概是在摸索该如何以社长的身分自处,又该如何经营社团活动吧。」

    我如此脱口而出。我想大概是这么回事吧。

    关于这一点固然有爱西亚必须自己克服的部分……但话虽如此,既然是我可爱的爱西亚的烦恼,我又怎么能够视若无睹呢!

    我也得若无其事地加以协助,也想和现任的神秘学研究社副社长木场和洁诺薇亚、伊莉娜,还有前社长莉雅丝好好商量,好好支援爱西亚。

    最重要的,大概是爱西亚本身的成长吧。

    在这股力量觉醒之后,大家都期待我所扮演的「赤龙帝」,我也力求表现。我经历过失败,也有过惨痛经验。不过目前为止,我还是以自己所扮演的「赤龙帝」一路闯荡至今。

    现在大家也期待著爱西亚所扮演的「社长」,她自己也力求表现。只是,就算以莉雅丝为目标,想要变成莉雅丝的话就不太对了。因为爱西亚就是爱西亚。

    我希望爱西亚可以找到她应该扮演的「社长」定位。她也必须办到。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做。如同爱西亚一直以来支持著我,现在轮到我支持她了。

    ──我想,应该找个机会把这些想法告诉爱西亚。

    洁诺薇亚、伊莉娜应该也察觉到她的困境了,所以我大概会先找她们两个商量吧。

    ……我又歪头苦思了。嗯──从成为「国王」那阵子开始,我的烦恼就变多了。好怀念一年前那个把「后宫王!胸部多多梦想多多!」挂在嘴边,只凭色心行动的我啊。

    不,现在的我还是最喜欢胸部!目标也还是后宫王!

    可是,立场不同了,所以要想的事情也变多了……或许,升格为上级恶魔就是这么回事吧。

    看著烦恼的我,蕾维儿轻声笑了一下。

    「为了眷属而烦恼也是上级恶魔的工作。毫不烦恼的『国王』反而还比较有问题。」

    至少我绝对不会变成那样的「国王」啦。难得爱西亚和蕾维儿她们愿意来到我身边,我也要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尽最大的努力。

    「爱西亚的问题,就由大家一起协助她。之后再跟大家说一声吧。」

    「我知道了。」

    得到蕾维儿的同意之后,我们的密谈也就此结束。哎呀──有蕾维儿这个机灵的经纪人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这下我一辈子都无法忤逆她了吧……

    我们两个从仓库回到办公室之后,洁诺薇亚一边嚼著饼乾一边说:

    「你们在仓库里偷偷摸摸完了啊?真亏你想得到要利用那里啊,蕾维儿。」

    她居然说这种话!

    我和蕾维儿瞬间变得满脸通红!

    「笨、笨蛋!我和蕾维儿才不是去做那种事情……!」

    罗丝薇瑟也满脸通红地表示:

    「在工作中做色色的事情!这个职场可以接受那种不认真的态度吗!」

    爱西亚也紧咬著这个话题,泪眼汪汪地说!

    「一诚先生!在家里不行吗!这、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该在哪里和一诚先生……这样那样才对了!」

    不,我觉得当然是在家里比较好吧!应该说,拜托不要再用那个门把埋伏我了!事先报告之后再用那个会更让我开心!

    我身旁的蕾维儿也举手扶著下巴,不住点头,一副被说服了的样子。

    「原来如此,还有仓库这招啊。突破盲点了。」

    蕾维儿?你、你该不会是想对仓库追加奇怪的使用方式吧!

    爆华则是不知为何大哭了起来。

    「我的『国王』即使在值勤仍然不忘与眷属共享肌肤之亲!在下爆华真心感到佩服!」

    我的眷属和臣子根本没救了!现在是因为我太好色了,眷属和臣子也对这方面特别宽容吗!

    话说回来,仓库是吧……好像有搞头!不、不对!难得也有间休息室,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在那里和爱西亚,还有洁诺薇亚、蕾维儿、罗丝薇瑟进行眷属之间的交流──

    『一诚先生……请赐与我「国王」的慈悲……』

    『来吧,让我生下「国王」的小孩吧!』

    『……我是经纪人,自然要深入管理一下。』

    『……这、这是怠忽职守!可、可是,偶尔来点职场恋爱好像也不错……』

    ……呼呼呼!转个念头想的话,这样的职场似乎再棒不过了!这样啊,这就是专属于我的城堡啊!店长、总经理,太赞了!

    阿撒塞勒老师!老师留下来的这间实验室!我会连同情色方面,广泛地加以活用的!

    正当我妄想著这些色色的事情的时候。

    「我、我泡茶来了。」

    从茶水间拿著托盘端茶过来的人影出现在办公室里。

    ──是爱尔梅希尔德。

    她今天穿著驹王学园的女生制服。因为既然要和我们一起行动,做同样的打扮也比较方便。她那张像娃娃一样标致的脸蛋和苗条的肢体配上熟悉的制服有种反差感,感觉很新鲜。

    爱尔梅希尔德最后决定要协助我们的工作。因为她说,一直待在兵藤家却什么都没做,让她很过意不去。

    没错,她也寄居在兵藤家了。不过,超自然阵营的女生住进我们家,事到如今好像也不值得一提了。因此,她表示既然在我们家叨扰了,自己也想帮点什么忙,所以坚持在这里帮忙泡茶、整理文件。

    由于她不是加斯帕和瓦雷莉他们那种不怕日光的昼行者,平常都把兜帽拉得很低,衣著上也尽量避免让肌肤暴露在外,但因为现在是晚上,穿学校的制服也不成问题。

    ……混血儿在太阳底下不成问题,血统纯正的吸血鬼却不行,总觉得有点复杂……是不是越接近真祖就越是这样啊﹖

    当然,她住的也是地下室的房间。假日的白天她也很少上楼来。虽然她照到日光也不会当场死亡,只是能力会显著下滑而已……不过拜托一下神子监视者的话,他们应该愿意提供──或是开发解决的技术吧。下次商量看看好了。

    爱尔梅希尔德拿托盘端茶给大家。

    「好,谢谢你,爱尔梅希尔德──等等,危险危险危险!」

    看著爱尔梅希尔德的动作,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爱尔梅希尔德似乎不太擅长做这种事情,这次还是一样,手上的托盘一直晃来晃去,巡回室内的脚步也是小心翼翼。

    她每次都是这样!茶泡得怎样姑且先不论,但原本是千金大小姐的爱尔梅希尔德怎么可能有过为大家端茶水的经验,光是拿托盘端茶分给大家就吃尽了苦头!

    而且明明做不来,却因为与生俱来的高傲个性而不时坚拒我们的善意。

    「这、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就在如此坚称之后没多久,她就绊到脚,失去平衡,眼看著托盘上的茶就要全部飞出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洁诺薇亚从空无一物的空间当中,瞬间拿出圣剑王者之剑。

    「喝!」

    她拿著圣剑屏气凝神──飞了出去的托盘和茶杯全都像是时间暂停了似的,当场漂浮在半空中。

    洁诺薇亚缓缓挪动手中的剑,托盘和茶杯便随著她的动作在半空中移动,顺利抵达空著的办公桌。

    洁诺薇亚立刻将圣剑收回亚空间,喘了口气。

    「呼──幸好没有摔到地上。」

    「不、不好意思……」

    对此,爱尔梅希尔德也乖乖道歉。

    「洁诺薇亚,刚才那是支配的能力吗?」

    我针对刚才的绝技询问洁诺薇亚。

    洁诺薇亚点了点头。

    「嗯,这种程度的话我算是用得比较上手了。前提是如果成功的话啦。」

    洁诺薇亚一直为了灵活运用统合为一的王者之剑的能力──活用七种特性,而不断钻研。只是,凡事总有擅长不擅长的问题,想学会不擅长的特性似乎相当困难。

    尤其「支配」的能力更是号称最为困难的一种……然而她已经可以应用在这种日常生活中的事情上了啊……

    洁诺薇亚看向蕾维儿,露出苦笑。

    「因为我们家的『主教(bishop)』大人开了很严格的训练课程嘛。」

    蕾维儿也接著说:

    「只要条件凑齐了,可能就会有办法解决,而且多少能用一点就可以成为我们的武器,所以我正在请洁诺薇亚小姐依照特别课程进行训练。」

    蕾维儿的特别课程啊。其实她也有开给我呢。

    应该说,蕾维儿几乎对每个队员都提出了「新的招式」,拜托我们尝试实现那些招式。

    蕾维儿真的很厉害,想到的方法真的都很有意思。我还真没想到她会找我商量「那种手段」呢。不过,要是真能实现的话,大概所有人都会吓破胆吧。

    好不容易把顺利被救回来的茶水分完之后,爱尔梅希尔德坐到椅子上,喘了口气。

    洁诺薇亚喝了一口茶之后,开口说:

    「你不擅长泡茶吗?虽然说只会战斗和吃的我也没立场说这种话就是了。」

    爱尔梅希尔德低调地表示:

    「因……因为在家里所有事情都有佣人帮我打理……」

    我想也是。恶魔也一样,在上流阶级当中,杂务基本上都是交给佣人去处理。

    蕾维儿一边喝茶,一边附和道:

    「既然是贵族,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

    「可是,蕾维儿会做糕点对吧?」

    我这么说。虽然是贵族出身,蕾维儿却很会做蛋糕。她现在还是一样偶尔会找空档亲手做蛋糕请我们吃。她本人表示,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木场做的乳酪蛋糕。木场的乳酪蛋糕也是一绝啊。

    蕾维儿接著这么说:

    「冥界也有很多贵族家的小姐的兴趣是料理喔。」

    「这么说来好像也是。莉雅丝和苍那学姊也都会做菜。」

    莉雅丝在家里也会煮东西给我吃,苍那学姊……原、原则上也算是会做菜。

    出乎意料的,我身边的恶魔千金小姐们,即使没有佣人也能够自行打理日常生活起居。

    爱尔梅希尔德表示:

    「…………我会学!」

    大概是自尊心有点受伤吧,她强而有力地这么回答。

    洁诺薇亚接著也这么说:

    「更重要的是,我觉得爱尔梅希尔德经常在空无一物的平地走到快跌倒。这点比爱西亚还严重。」

    啊啊,的确。经她这么一提,爱尔梅希尔德在家里好像也经常绊到东西。论粗心度或许是在爱西亚之上。

    「……这!」

    爱尔梅希尔德原本想抗议,但声调随即降了下来。

    「……请多给我一点时间。」

    ……看来她也有自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高傲又充满攻击性的典型纯种吸血鬼……原来有著如此令人意外的一面……有些事情平常没有一起生活还真的看不到呢。

    经历了这么一段插曲之后,我们继续处理这天的工作。

    到了营业时间即将结束的时候,蕾维儿一边看著时钟一边说:

    「一诚先生,工作到一个段落就先结束吧。等一下──」

    「是啊,说的也是。」

    没错,这天我们有个见面会。

    我们要见的──是几天之后的比赛对手,杜利欧所率领的「神圣使者(brave saint)」队,「天界的王牌」。

    ─○●○─

    我们要和「天界的王牌」见面的地方──选在兵藤家。其实选在教会的相关设施也可以,只是双方彼此顾虑之下,地点迟迟无法定案,最后乾脆选在已经是「D×D」集合地点之一的兵藤家,敲定了一切。

    至于为什么要办这个见面会……是因为想趁这个好机会,和还没有互相自我介绍过的「神圣使者」的主力,在对战之前正式打个招呼。

    其他吉蒙里眷属和莉雅丝的队员原本也想一起打招呼,但很不凑巧的是,他们的比赛快到了,现在似乎正在进行深夜的练习。

    她们改天也会找机会自己和「神圣使者」的主力打招呼的样子。也就是说,这次只有我们兵藤一诚眷属,也就是「燚诚之赤龙帝」队和杜利欧他们见面。

    我们透过地下的魔法阵邀请他们进来,然后在兵藤家楼上的贵宾室齐聚一堂。

    我们围著长桌,双方队伍分别坐在两侧。

    我在最里面的位子就座之后,对方的「国王」──杜利欧也因应我的动作在对面坐了下来。坐在我身旁的不是「皇后(queen)」,而是蕾维儿。队上有「皇后」位置的选手,但是眷属当中还没有「皇后」。

    顺道一提,队伍当中负责「皇后」位置的维娜小姐,「这次」愿意出席。平常除了队伍全员出席的练习之外,她并不会露脸……不过,对于知道她的真面目的我而言,她想来也没那么容易就是了。维娜小姐坐在最角落避免受到关注……不过她脸上戴著面具,所以反而特别引人侧目。

    好了,接下来要互相介绍彼此的队伍,不过对方似乎不是全员到齐,来的好像只有四大炽天使(Seraph)的A(ace)和比较具代表性的选手而已。

    还有,「天界的王牌」队的教练也来了……没错,他们和我们不同,另外雇用了指导队伍的教练。规则上,这完全不成问题,而且听说排名游戏的职业赛也可以雇用教练。

    不过,以职业赛而言,不雇用教练,由「国王」指挥自己的队伍好像才是常态就是了。我也是后来才听说有教练这回事,以排名游戏而言似乎是非主流的规定。

    而且职业选手多半都是贵族,全是会说著「不需要什么教练!由我来指挥就可以了!」那种傲慢类型的人。

    莉雅丝提过,雇用教练这个概念还不普遍的原因之一,是选手的总人数还没有真的那么多。而且恶魔很长寿,肉体年龄也不太会老化,能当现役选手打一辈子也是个重要因素。

    也对,可以打一辈子的话,自然也不会有想当教练的退休选手了……说不定,这个部分也是排名游戏的问题呢。

    在这样的状况下,国际大会的规则也规定可以雇用教练,实际上非恶魔的参赛队伍也出现了很多找熟悉游戏的人当教练的案例。

    然后,「天界的王牌」队也请来某位知名选手当教练。或许也是因为这样,他们的队伍也和我们一样,连战连胜。

    ……虽然目前好像还没对上神级的队伍,不过面对由出现在神话当中的魔物混编而成的强大队伍时,他们也取得了完全胜利。

    那位教练,是连我也知道长相和名字的名人,第一次听到这项情报的时候我还大吃了一惊。蕾维儿对他们也是严加提防。

    不过那位教练……似乎会晚点到。

    据说他表示过可以先开始,所以我们立刻就互相介绍彼此了。在这次见面会开始之前,蕾维儿先交代过我们──

    『一诚先生、各位,这次见面会当中或许会出现战术性攻防的场面。即使见面时再怎么和谐,也要当作和对方的情报战已经在台面下展开了。毕竟,对方的教练是那位大人。』

    对此,伊莉娜表示:

    『真是的,这只是打招呼,纯粹是天使们来找我们打招呼罢了。情况不会搞到那么紧绷啦。』

    就算她这么说……我也不能忽视蕾维儿的意见,姑且还是保持警戒好了。话虽如此,对方以一起对抗过邪恶之树的杜利欧为首,还有葛莉赛达修女以及各位「神圣使者」,把场面搞得太紧绷也很没意思。

    好了,先由我们开始打招呼吧。

    「呃──我是『燚诚之赤龙帝』队的『国王』,兵藤一诚──」

    就像这样,介绍由我开始,接著我们这边先完成了所有人的自我介绍。

    再来换「神圣使者」方面自我介绍了。不过,大家的长相我多多少少都认得,各个A和主要成员的情报都在对抗邪恶之树的时候大致上告诉过我们了。

    伊莉娜站了起来。她也是「神圣使者」的一员,原本是米迦勒先生的A,不过这次见面会是以国际大会为准,所以坐在我们这边的座位。

    伊莉娜对著「天界的王牌」队伸出手说:

    「一诚,他们就是『神圣使者』的主要成员,同时──」

    「也是『天界的王牌』队喔,一诚老大。」

    接著这么说的,是对方的队长──亦即「国王」,也就是坐在我正对面的杜利欧。

    转生天使那边开始依序介绍。

    悄悄站起来的,是一个五官深邃,面相很适合留胡子的高大黑发男子。他穿著神父的服装,体格壮硕,而且我记得……他是德国人吧。根据情报,他的年龄应该差不多在三十五岁左右。

    他对我们秀出手背,上面浮现出A的字样。

    「初次见面,各位幸会。我是迪特汉.瓦尔德泽米勒,担任拉斐尔大人的『A』。今后请多关照。」

    无论是说话方式,还是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他是个风度翩翩的绅士。

    爱西亚一直在注意迪特汉先生。其实,原因正是出自这位先生的能力──也就是他的神器(sacred gear)。

    迪特汉先生也发现了这件事,露出祥和的笑容。

    「爱西亚修女。我所拥有的能力和你很相似,所以一直很想跟你见上一面。」

    「你、你好!我也是!」

    ──爱西亚一脸紧张地如此回应。

    正如他们所说,情报当中指出迪特汉先生的神器,具备的是恢复能力!只是,他不像爱西亚能够发挥在任何人身上,恢复的对象只限定在信徒──也就是视同天界阵营的人身上。

    不过,正因为他的恢复能力有限制,才不会对神器系统造成弊害,而免于像爱西亚那样遭到放逐吧……真希望神器系统能够有所改进。

    下一个转生天使──是个活力十足地站了起来,年纪和我们相仿的少年神父。最大的特色是像刺猬一样倒竖的金发。

    「我叫尼禄!尼禄.雷蒙迪!是乌列大人的『A』!兴趣是拯救受苦受难的人们!专长是痛扁恶魔和吸血鬼!」

    ──真亏他可以毫无恶意,爽快又大声地说出这种话来啊!他毫无讽刺或是批判之意,完全就是平常都这么说的感觉。

    一旁的迪特汉先生挑眉表示:

    「……尼禄,你对眼前这几位先生小姐说那种话是什么意思?」

    尽管长辈如此纠正他,他本人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双手扠腰,豪迈地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别提那种小事嘛,迪特汉老大!对面的各位也别放在心上!简单来说就是我最擅长对付坏蛋,大家记得这一点就好了!」

    少年神父──尼禄看向洁诺薇亚,举起手来。

    「嗨,洁诺薇亚!好久没有直接碰面了!」

    「……是啊,你看起来过得很好嘛。」

    他和洁诺薇亚认识啊?也对,既然都是教会的战士,见过面也不稀奇吧。既然如此,从名字来判断,他应该也来自义大利喽?不过,洁诺薇亚本人却叹了口气。

    「你们认识啊?」

    我这么问。

    「这个嘛,在教会底下当战士的人,就算不愿意也会听到直属于梵蒂冈的这个家伙,还有杜利欧.杰苏阿尔多的事迹。」

    说的也是。既然都是实力坚强的战士,在组织内总会听到传闻,偶尔也会见到面吧。

    莫名兴奋的尼禄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是英雄风格的面罩。

    他兴高采烈地介绍起那个面罩来了。

    「这是『天使队长』!无论何时都绝对不会退缩,是小朋友们的好伙伴!也是我的另外一个面孔!请务必让我和『乳龙帝胸部龙』对决……不对,是同台亮相一下!」

    天、天使队长……我在比赛的转播中也看过好几次,之前也听说过天界一样推出英雄作品来了。

    伊莉娜说:

    「我之前好像也提过,受到一诚的『胸部龙』的影响,天界也觉得有个专为信徒们设计的英雄好像不错。所以,尼禄就自告奋勇了。」

    接著杜利欧也这么说:

    「我不是要帮他说话,不过我们孤儿院的小朋友们也挺喜欢的喔。」

    「杜利欧!这种时候可以多加油添醋一点吧!以『胸部龙』为目标!总有一天要超越『胸部龙』!就是这样,请多指教,『胸部龙』!」

    尼禄对我这么说。我也受到他的热力所震慑,只能回答他「好、好喔」而已。

    这、这个家伙还真是活力十足啊。洁诺薇亚之所以叹气也是因为跟不上他的活力吧。洁诺薇亚也已经算是很豪迈的人了……但是始终都那么亢奋的尼禄似乎让她觉得很麻烦。

    在活力十足的少年神父之后──是身穿黑色修女服的美少女!我也一直对那个女生很好奇!她也和尼禄一样,年纪和我们差不多。我认得这个女生,名字应该是蜜拉娜吧!我记得是俄国人!带点灰色的蓝眼睛非常漂亮。戴在头上的头纱底下还露出一点带灰色的金发(ash blonde)。

    或许是因为轮到她了,那位修女红著脸,害羞地说:

    「……我、我是蜜拉娜.沙塔洛瓦……担任加百列大人的『A』……原则上是正教会的修道女。请多指教……」

    ……啊啊~~啊啊~~啊啊,连声音都这么可爱……!绝对正义加百列小姐!手下的A也这么可爱,真是太棒了!原来俄国的妖精真的存在!顺道一提,「修道女」是正教会对修女的称呼。

    话说回来,呼呼呼……听说加百列小姐的「神圣使者」全部都是女性!不仅如此,以Q(queen)葛莉赛达修女和这位A蜜拉娜为首,各个都是美女、美少女!真是太棒了!真希望我可以认识她们所有人!

    正当我内心兴奋到不行的时候,杜利欧又补了这么一刀!

    「顺道一提,听说蜜拉娜的胸部非常大,这件事在女转生天使之间也相当有名呢。」

    ──!得到惊人情报的我,视线瞬间投射到蜜拉娜的胸口!

    隔著会遮蔽体型的修女服无法目测啊……可恶!我又忘记学习元滨的绝招了!大概是因为坏蛋们断断续续地接连来袭,再加上我本身也持续不断在变化,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学会他的探测器技能!

    「啊呜。」

    反应慢半拍的蜜拉娜以可爱的声音这么一叫,同时以双手遮住胸口。她并没有生气的感觉,而是害羞的反应!好新鲜啊!真的很久没见到这种娇羞少女的反应了!

    我们家的女生们都很开放,这样是很不错,但是对于男人而言,看见这种生涩的反应也相当开心……!

    「杜利欧,这样算是性骚扰喔。」

    葛莉赛达修女对鬼牌如此吐嘈。

    ……这时,我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便转头看向气息传来的方向──

    「…………」

    然后便看见爱西亚鼓起脸颊的可爱模样!她似乎在用眼神控诉说「我也是修女」!不,她八成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知道啦,爱西亚!可是,我遇见的具备特殊能力的教会修女,实在太多美女、美少女了嘛!

    洁诺薇亚这时赫然惊觉到什么,便开口说:

    「唔!这也是鬼牌队的战术吗!将蜜拉娜修女是巨乳这件事告诉一诚,企图让他在比赛中失去注意力!」

    对此,杜利欧瞬间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捧腹大笑。

    「啊哈哈哈!原来如此!我都没想到这一点耶!那么,我们就在战术当中利用蜜拉的胸部好了。」

    蜜拉娜的脸变得更红了!然而尽管害羞,她还是表示:

    「……如、如果我的胸、胸部能够为队伍的胜利有所贡献的话……我愿意奉献……」

    居然坚强地这么说!你、你愿意喔────────!

    这招胸部战术有可能成形吗!这下不妙了!非常不妙!完蛋了!我一定会中招!

    如果还是「士兵」的话,我大概会惊叫「真的假的!」并且开心地露出色欲薰心的表情吧。但我现在是「国王」!是大家的「国王」!不可以让大家看见我丢脸的模样!可是,对方的战术太美妙了!蜜拉娜的胸部肯定是强敌!

    夹在欢喜与自制之间受苦的我,带著一脸苦涩的表情说:

    「……蕾维儿,我该如何是好?」

    听我这么说,蕾维儿依然淡定。

    「──能够战胜对方的战术的话,之后我的胸部任您爱怎么揉都可以,所以在比赛当中请您战胜烦恼。」

    ──!我的经纪人大方说出这种话!……真是令人感激!真是令我感激不尽啊!登峰造极的超级经纪人!有了这记强心针之后,我郑重对杜利欧说:

    「如果你用蜜拉娜的胸部攻击我的话,我也只会硬接,然后回来揉蕾维儿的胸部!」

    在如此令人不知道该做何感想的状况之后,葛莉赛达修女对维娜说「辛苦你了」,维娜也只是冷静地回了一句「平常就是这样」。而我的发言对象杜利欧也表示「哎呀~~一诚老大果然很有意思~~」,笑到眼角都挤出泪水来了。

    ──这时,有个人乾咳了一声,让场面恢复平静。

    「咳。我可以继续下去吗?」

    在这么说的同时,下一位「神圣使者」站了起来──是个年约三十多岁后半,神情精悍的日裔男子。

    一头长黑发在后方绑成一束──也就是所谓的武士头。

    在他的手背上闪闪发亮的,是J(jack)的字样。

    「我是拜炽天使麦达昶大人赐予『J』职责之人,名叫真罗清虎。今后请多关照。」

    啊,是麦达昶先生的J!我之前见过麦达昶先生一面。他好像非常沉迷于日本文化,还在真正的忍者身边修练……

    忽然,他的名字让我有点好奇。

    「莫非,你和真罗椿姬学姊有什么关系?」

    没错,真罗这个姓氏,和日本的异能力集团──五大宗家之一,「真罗」一样。既然是足以成为转生天使的人才,大概就是那个家系出来的吧。既然如此,他和我们所认识的真罗家的人,也就是真罗椿姬学姊应该有什么关系才对,我在脑内如此连结。他的相貌也不禁让我想起真罗学姊。

    男子──真罗清虎似乎也认识真罗椿姬学姊。

    「椿姬吗?她是我亲戚的女儿。」

    真罗清虎立刻如此回答。果然是同一个家族的人啊。

    杜利欧为我们补充:

    「清子是真罗宗家的血亲,算是现任宗主『真罗白虎』的叔父。不过他突然对基督教产生了兴趣,便只身前往梵蒂冈以战士的身分战斗,因此得到天界的好评。」

    是喔──有真罗的人变成基督徒了啊。最后还变成转生天使。原来还有这种案例啊。

    杜利欧的说明似乎有一部分让真罗先生颇有微词。

    「……杜利欧大人,可以请你不要叫我清子吗……」

    对此,杜利欧哈哈大笑。

    「可是,人家说清虎也可以念成清子,而且我觉得这样比较可爱。」

    这种随性的部分还真有杜利欧的风格!的确,要念成清子也不是不行,但是身为日本男儿,名字最后是个「子」字还是会有点抗拒吧。

    真罗先生又乾咳了一声。

    「……咳嗯,总之,我是真罗家出身的转生天使。尽管是五大宗家出身,但我的身心都已经奉献给主、天界,以及麦达昶大人了。」

    真罗先生的介绍结束之后,今天最后一位「神圣使者」──葛莉赛达修女站了起来,郑重向我们打招呼。

    「我想各位都已经认识我了,我是加百列大人的『Q』,葛莉赛达.夸塔。我们家的洁诺薇亚平常承蒙各位照顾了……」

    『好说好说。』

    除了洁诺薇亚以外的我、蕾维儿、爱西亚、伊莉娜、罗丝薇瑟都如此回应。洁诺薇亚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复杂。

    如此一来,来访的转生天使们也全都自我介绍完毕了。鬼牌杜利欧、四大炽天使的A、麦达昶先生的J,以及加百列小姐的Q齐聚一堂。由于他们转生天使具备扑克牌的特性,只要凑齐牌型就能够发挥强大的力量,光是在场的成员应该就已经可以发动能力了吧。

    ……四大炽天使当中,米迦勒和拉斐尔、乌列都带著手下除了A以外的「神圣使者」,和666(trihexa)一起前往隔离结界领域了。剩下的天使当中比较有影响力的,就属加百列、麦达昶等其他炽天使成员。他们似乎是在留下来的转生天使中募集参加大会的选手。

    话说回来,既然见过A、Q、J了,10(ten)以下的成员也令我非常好奇。另外,听说还有另外一位Q(炽天使圣德芬的Q)是女性。我也很想认识她。

    「其他成员……都没有来啊。」

    我不经意地这么说,杜利欧便苦笑道:

    「要来一诚老大家叨扰,再怎么样也不能把一大票人都带过来嘛。队员大部分都在看家。我原本还想带『10』和另外一位『Q』过来的……」

    但那位10还有另外一位Q表示「和这些成员相比,我们还不成气候」,便辞退了这次的见面会。

    「他们也非常强喔。」

    伊莉娜也这么帮不在现场的同事们说话。当然,既然可以拿到那么大的数字,实力肯定无可挑剔吧。这么说来,听说他们也找了双子炽天使,麦达昶和圣德芬两位的A入队……但是,他们还有任务要顾,好像要在预赛后半才能正式参赛,赶不上这次的比赛。

    对于蕾维儿而言,目前只有听说过其存在的「另一张王牌」──第二张鬼牌(extra joker)的去向似乎才是最为让她介意的一件事。不过好像也不在杜利欧的队上……

    洁诺薇亚看著眼前的成员,再次出声感叹。

    「无论如何,这都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聚集在这里的,全都是我还是教会战士的时候曾经听说过的知名强者。如果时代不同的话,这里的战力都足以正面对抗最上级恶魔加上所有眷属了吧。」

    没错,正如洁诺薇亚所说,聚集在这里的成员都是在教会战士时期就被称为强者的人。当然,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也包含在内。

    ……这群人八成就连上级恶魔也能够轻易葬送,时代不同的话,聚在一起的时候大概都是要去攻打冥界了吧。

    天使方面的介绍也结束之后,杜利欧用力拍了一下手。

    「──好了,大概就是这样了吧。我们先聊一下,等教练来如何?」

    或许是因为杜利欧队长很开朗的缘故吧,尽管是不久之后的对战对手,室内的气氛和氛围都很爽朗。

    之后我们大概闲聊了十几分钟。正当我们聊得和乐融融的时候,有人敲了门。

    「一诚,我带晚到的客人来了。」

    老妈隔著门对我这么说。

    大概是那位教练吧。门一打开,那位教练一露脸──瞬间气氛为之一变,场面逐渐变得越来越紧张。

    「失礼了。我对日本的地理不太熟悉。」

    那个人──是最上级恶魔。身穿正式服装,一头银发,欧洲人的五官,外表看起来是二十多岁后半,长相眉清目秀的男子。

    暗绿色的眼睛,深邃地让人感觉深不见底。

    男子带著一抹浅笑,向我们打招呼:

    「幸会,『燚诚之赤龙帝』队的各位。我是『天界的王牌』队的教练──鲁迪格.罗森克鲁兹。今后请多关照。」

    ──鲁迪格.罗森克鲁兹!

    ……从人类转生为恶魔,在冥界以及排名游戏业界创下无数传说的人物!身为最上级恶魔,在游戏当中的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维持在第七名的位置。

    没错,而且……这个人就是杜利欧他们的教练!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我还打从心底大吃一惊呢。不过,冥界媒体的反应比我还大就是了。

    这个人是我们和塞拉欧格那场比赛的裁判,也算是照顾过我。

    ……更重要的,他也是我是为目标的转生恶魔之一。

    我站了起来,向他打招呼,并且为了之前的事情道谢。

    「幸会,我是『燚诚之赤龙』队的『国王』,兵藤一诚。之前承蒙您担任裁判,真的非常感谢。」

    鲁迪格举起一只手表示「不,光是让我看到一场精采的比赛我就满足了」作为回应。

    原本坐在杜利欧旁边的迪特汉站了起来,让出座位。大概是想让鲁迪格……让教练坐在身为队长的杜利欧旁边吧。

    鲁迪格对迪特汉道了声谢,然后在我斜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我强烈感受到他的气场非凡。无论是走是坐,姿态都美丽如画。而且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威严。

    我见过许多原本是人类的转生恶魔,但他身上的氛围和之前遇见的每个人都不同──

    蕾维儿直接切入核心问道:

    「没想到,鲁迪格大人会担任这支队伍的教练……」

    蕾维儿将冥界媒体的意见直接说了出口。正如她所说,对于冥界的恶魔而言,强者鲁迪格.罗森克鲁兹本人竟然不登记参赛,而是以教练的身分参加大赛!──这件事至今依然是大会的焦点。

    对此,鲁迪格轻轻笑了一下。

    「呵呵呵,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巧合,或者说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吧。他们和我的『目标』一致,所以才在这次大会中合作。总之,无论如何,还请手下留情──兵藤一诚。」

    我崇拜的人隔著桌子要求和我握手!为了避免失礼,我立刻伸出手回应。

    「不、不敢当,我们才要请各位多多指教!」

    鲁迪格只是露出爽朗的微笑。

    「别那么僵硬。要和你们对战的是杜利欧他们。」

    杜利欧也笑著说:

    「是啊是啊,一诚老大真是的,心思都放在鲁迪格教练身上,我都觉得有点心寒了。」

    哎呀~~遇见转生恶魔当中的活传奇,注意力难免会往那边跑嘛!而且又是敌队的教练,就算不是冥界的媒体也会好奇到受不了吧。

    为了让现场的气氛回到鲁迪格教练到达之前的感觉,蕾维儿站了起来。

    「好了,这样大家都打过招呼了,不如来些新的茶点吧。我烤了蛋糕。还有,也该泡新的茶了。」

    伊莉娜因应她的发言,悄悄站了起来。

    「我去楼下端茶和蛋糕!」

    说著,她便离开房间下楼去了。

    鲁迪格一一确认我们「燚诚之赤龙帝」队的每一张脸孔。

    忽然间──他的视线停在维娜身上。

    鲁迪格问:

    「……那位戴面具的小姐,是维娜.雷斯桑对吧?」

    「是的,请多指教。」

    「……彼此彼此。你的战斗表现相当亮眼,之前参加过排名游戏吗?只是……隐约可以感觉到是在『不同规则之下』的经验就是了。」

    「这个我就不置可否了。」

    ……虽然对话很短暂,但这应该是在试探我们吧。应该说,他该不会是看了维娜的战斗,隐约察觉到什么了……?

    表面上,蕾维儿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坐在她身旁的我感觉得到,她多了几分紧张的感觉。

    ……她大概是觉得,对方正在探查我们的情报,而且正在看我们会做何反应吧。

    忽然,鲁迪格察觉到爱西亚的变化,便开口问:

    「哎呀,爱西亚.阿基多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呢。」

    「……啊,不好意思。因为,我最近有很多心事。」

    为了替爱西亚说明,我试图插话:

    「啊,这个嘛,爱西亚是──」

    然而,鲁迪格却打断我的说明,这么说了下去:

    「担任社团活动的社长的你,现在正是最难熬的时期吧。爱西亚.阿基多,这种时候不需要客气,有问题就该问前任社长或是其他前辈。担任这种职责的时候一个人闷著不会有什么好事。」

    「好、好的。」

    爱西亚如此回应……

    …………不过,对方好像把我们这边的状况调查得很清楚呢……!

    蕾维儿说:

    「……您好像很清楚爱西亚小姐的状况呢。」

    鲁迪格脸上依旧带著爽朗的笑容。

    「因为是敌队的选手嘛。」

    「…………原来如此。」

    蕾维儿也尽力带著微笑回应……不过神经好像很紧绷的样子。

    之后我们又稍微闲聊了一下。鲁迪格始终维持绅士风范,爽朗地和我们对话。

    这时,伊莉娜用餐车推著新的红茶和蛋糕回来了。

    「蛋糕和新的红茶来了~~」

    伊莉娜一面将蛋糕端到客人面前一面这么说。

    「帮忙切蛋糕的是爱尔梅──」

    「伊莉娜小姐!也、也让我帮忙吧!」

    蕾维儿打断了伊莉娜的发言,帮忙倒红茶。

    之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这天的见面会顺利结束了……

    只是,在结束之后,蕾维儿只对我说:

    「……不好意思,我刚才的态度有点可疑。但是,我还不想让鲁迪格大人知道爱尔梅希尔德小姐和我们在一起。」

    她是在说伊莉娜端蛋糕的时候吧。伊莉娜原本差点说出爱尔梅希尔德的名字,而蕾维儿认为这样不妥。

    蕾维儿表示:

    「鲁迪格大人好像对爱西亚小姐的事情调查得很清楚。理所当然的,他大概也钜细靡遗地调查了所有的队员吧。」

    「……你是故意隐瞒爱尔梅希尔德的事情对吧?」

    蕾维儿点了点头。

    ……这就表示,她有打算让爱尔梅希尔德入队。正因为这样,她才隐瞒爱尔梅希尔德的情报,不让对方知道。

    蕾维儿一脸紧绷地表示:

    「战斗已经开始了,一诚先生。那位大人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为了进行最终确认──是来亲眼观察我们的神情、态度、生活、气氛、氛围的吧。」

    意思是说,鲁迪格是来亲身感受我们在这个家的状况吗……

    「……真是太可怕了。」

    「那位大人可是能够爬到第七名,挤身上位的选手。人家说,鲁迪格.罗森克鲁兹大人连对手的精神都能够击破,将死全局。心灵被那位大人粉碎的前七十二柱上位恶魔,可谓不计其数。」

    之前维娜提到的那支队伍──那位选手正是鲁迪格。

    ……没错,我们即将对战的,就是杜利欧所率领的「天界的王牌」队,该队的教练更是最上级恶魔,职业排名游戏选手第七名──鲁迪格.罗森克鲁兹。

    ─○●○─

    当天晚上──

    莉雅丝和朱乃学姊,还有其他和她们一起参加大会的吉蒙里眷属们,似乎各有各的事情,会比较晚回来,所以今晚我没有办法和莉雅丝一起睡。

    应该说,自从大会开始之后,莉雅丝便时常带著朱乃学姊不知道到哪里去。她不肯告诉我详情,不过事情好像和大会有关。基于大会的系统,只要申请出赛就会接连排定对战组合,莉雅丝她们不久之后就有一场比赛,当然会有东西想要事先准备好吧。

    ……我这边也是,对上杜利欧他们的下一场比赛固然重要,但是大会当然不止安排这场比赛,既然已经申请了,再下一场比赛、然后再下一场比赛、然后再之后的比赛……就像这样都已经接连排定了。实际上,对上杜利欧他们的那场比赛的下一场,也是让我非常在意──应该说,是对我而言意义非常重大的比赛。

    不过,虽然分成了两队,但是就同属吉蒙里眷属这一点而言,我们的凝聚力和感情还是和以前完全没有两样。但是,若局限在大会来说,我们两队又是彼此的竞争对手。有些事情还是得一码归一码。

    总之,今晚就和爱西亚一起睡吧……我们的小爱西亚从今天的见面会结束之后,心情就一直很不好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我色眯眯地看著同是修女出身的蜜拉娜,惹她生气了吧。嗯嗯嗯,我想在睡前告诉爱西亚,她才是我心中最棒的修女!不对不对,应该再次告诉爱西亚,她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比较好吧?

    ……可、可是,蜜拉娜也很可爱,又听说是巨乳……

    ……不行不行!我甩了甩头,把「我心目中的美少女修女」从蜜拉娜切换成爱西亚!

    总之,我要告诉爱西亚,她在我心目中有多重要!

    ──我如此调适了心情之后,趁爱西亚去洗澡的时候换上睡衣……这时,忽然有人敲了门。

    一个人声隔著门传了进来。

    『一诚先生,可以打扰一下吗?』

    是蕾维儿的声音。

    啊啊,是睡前的确认吧。或许是想找我商量鲁迪格的事情。

    「请进。」

    我如此回答之后,蕾维儿便开门走进房间。

    正当我想著要在睡前好好促膝长谈一下的时候,却因为看见蕾维儿的模样而大惊失色!

    ──因为她穿著白色的半透明性感睡衣出现在我面前!

    想当然耳,她过于丰满的胸部也完全呈现在我眼前,尖端部位曝光的程度也非常夸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蕾维儿的脸红到极限,整个人也忸忸怩怩的。她把头发放了下来,嘴唇上还涂了淡淡的口红。

    蕾维儿带著意志坚定的眼神说:

    「既……既然莉雅丝大人和朱乃小姐都不在,就表示您今晚要和爱西亚小姐共度一夜对不对?」

    「对、对啊,是这样没错……」

    「既、既然一诚先生原本都是三个人一起睡……」

    我用力吞了一口口水!平常协助我的工作,冷静沉著又能干的经纪人,现在露出这么害羞的表情,同时又以那种煽情的半透明衣著来到我面前……害我内心涌现了一股冲动!

    蕾维儿强忍著害羞的心情,以拔高的声音说:

    「……今、今晚的第三个人,就是我了!我、我也想管理一下一诚先生的夜生活,所以就自告奋勇前来了!」

    管、管理夜生活──

    ……竟有此事,没想到居然还有能够如此撼动人心的话语……!她、她到底想要怎么管理,我完全无法预料!

    心意已决的蕾维儿一步又一步地走向我,来到我的面前。

    ……半透明的性感睡衣已经近在咫尺了!硕大的乳房在我的眼前发挥出压倒性的存在感!我、我的经纪人,我的「主教」真的拥有一对很赞的胸部呢!

    蕾维儿以颤抖的手抓住我的右手──然后往自己的右胸拉了过去~~~~!

    我的手体会著软溜的极致触感,同时逐渐埋进丰满的胸部里!多么丰盈的肉感!而且柔软!我感觉到自己正在面临无比幸福的一刻,彷佛五根指头全部都在满怀感激地赞叹!

    这、这让我再次认知到,如此丰满的乳房随时都在我的身边!

    蕾维儿抬头以苦闷的眼神看著我。

    「……洁诺薇亚小姐她们问我们是不是在办公室的仓库里做苟且之事的时候……明知逾矩,我还是冒出『对喔,利用那个地方的话,或许就可以即刻因应一诚先生的不时之需了』这种想法。」

    「不、不时之需……?」

    「我、我的身心都已经是我的『国王』一诚先生的东西了。无论是在勤务方面……或、或是在其他方面,即刻因应您的需求都是我的职责……在、在您想要摸女性的胸、胸部的时候,能够随时供应……我想这也是我的职责……」

    …………一道血流自然在我的鼻子下方形成。

    ……这、这个女孩在说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说、说出这种话来,不就表示在工作告一段落之后可以……

    「呼──我想休息一下,顺便揉一下胸部耶~~蕾维儿,可以吗?」

    「好的,乐意之至!」

    ──这岂不是要我妄想这种情境吗!

    不、不对,以「国王」的立场而言要这么做也OK是没错!以情境而言确实是棒透了没错,但是在工作的时候揉胸部,再怎么说也…………

    …………也、也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后宫王做这种事情是不是没问题啊!可恶!这种时候如果阿撒塞勒老师在的话,我就可以得到最适切的建议了!老师,快打倒666回来吧!回来帮我解决这个疑问啊──!

    莉雅丝和朱乃学姊两位大姊姊不在──这种日子的晚上,兵藤家──我的房间就会像这样发生非比寻常的状况!

    平常,我都和莉雅丝还有爱西亚三个人一起就寝。但是,一旦莉雅丝不在,住在一起的女生之间的制衡关系好像就会随之瓦解,出乎意料的访客就会像这样出现在我面前。

    这种时候多半都是朱乃学姊会在不知不觉间钻到我的床上,但是就连朱乃学姊也不在的时候……就会像这样,发生无法预期的事情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摸蕾维儿的胸部,一边认真思考今后该怎么工作!就、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人走进房间!

    我看了过去──发现是刚洗好澡回来的爱西亚!

    「……一诚先生?……和……蕾维儿小姐?」

    一如往常穿著睡衣的爱西亚,来回看著我和蕾维儿──也就是不住抓揉蕾维儿的胸部的我,和身穿透明性感睡衣的蕾维儿!

    「爱、爱西亚!这、这个是那个……!」

    我忍不住想找藉口解释──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蕾维儿非但没有放开我,反而拋开平常低调地撒娇的作风,扑上来搂住了我!

    「爱西亚小姐,我原本正打算不顾礼节先和一诚先生就寝。今晚我想要管理一下一诚先生的夜生活……」

    蕾维儿软溜的柔嫩女体紧紧贴著我的身体……!

    爱西亚手上的浴巾掉到地板上,手足无措了起来。

    「……先就寝?管、管理夜生活……?一诚先生和蕾维儿小姐之间有这样的约定……?我、我都没听说……」

    那当然了,我也没听说啊!事情就这么突然发生了!

    就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时候!

    ──房间的灯突然熄灭了!瞬间,我感觉到有两个气息在房间里到处高速移动!

    那两个气息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将我和蕾维儿还有爱西亚往床上拉了过去!

    在黑暗当中,我看清了那两个气息──那两个人是何方神圣。

    ──是洁诺薇亚和伊莉娜!

    真、真是够了!这两个家伙是怎样啦,把房间弄暗之后还用动作扰乱,又不是间谍或忍者!

    因为我是恶魔,在黑暗当中还是看得很清楚。我和蕾维儿加上爱西亚,三个人被挤到大床的中央,而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分别占据了左右两侧,包夹住我们。

    洁诺薇亚把脸贴得超级近,就这么问我:

    「一诚,今天的见面会,你从途中开始就一直盯著那个修女的胸部对吧?」

    从背后探头到我肩上的伊莉娜也跟著附和道:

    「对啊对啊!达令的视线可逃不过我们的法眼!」

    她们是在说蜜拉娜吧。这两个家伙也和爱西亚一样,很介意我的举动吗……

    「这、这个……我也无可奈何啊!杜利欧都那样强力推销了,视线当然会飘过去嘛!」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她那生涩的反应和据说就藏在修女服底下的巨乳就足以让我妄想个没完,害我看得目不转睛也是真的!

    洁诺薇亚牵起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不甘心地说!

    「唔……我对胸部的大小还有点自信……但是要跟蜜拉娜.沙塔洛瓦比的话再怎么样也赢不了吗……!」

    你这个家伙!这样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做出那种事情来……!我也只能说谢谢招待了啊!洁诺薇亚的乳房那健康的弹性和极致的触感让我的脑袋开始沸腾!

    在我的意识集中到洁诺薇亚的乳房摸起来是什么感觉的时候,她问我:

    「更重要的是,你应该有话要对爱西亚说吧?」

    感觉到视线的我,在我身旁的爱西亚面面相觑。

    「…………」

    爱西亚本人一脸不开心地鼓起脸颊。

    「不、不是啦,爱西亚,我、我……」

    「……我、我原本也是修女。」

    「嗯,这个我知道。」

    「……谁教一诚先生喜欢的是像莉雅丝姊姊那么大的胸部。」

    要、要是否认了这点我就不再是我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承认,然而──

    爱西亚露出一脸毅然决然,下定了决心的表情之后,豪迈地脱掉睡衣,变回初生婴孩般一丝不挂的模样!

    尽管满脸通红,爱西亚依然鼓起勇气,牵起我的双手──然后贴在自己的双乳上──!

    我的双手得到软溜软溜的极致触感!──同时我赫然惊觉到一件事!

    ……我感觉到的肉感已经丰厚到无法一手掌握了……!

    不时就在摸爱西亚胸部的我在这个时候总算切身体会到。

    ──爱西亚的胸部,确实还在变大!

    ……当然,现在还不到莉雅丝和朱乃学姊那个程度,不过乳房的尺寸也已经快要追到洁诺薇亚跟伊莉娜的等级了……!揉、揉起来的手感,弹力和饱满度,都已经不是一年前比得上的水准了……!

    ──比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爱西亚的胸部尺寸已经有所成长了!

    爱西亚的脸红到不能再红,以强烈的语气说:

    「我、我也有所成长!绝、绝对会长到和洁诺薇亚同学还有伊莉娜同学相当的程度……不,一定会长到超越蕾维儿小姐的大小!不对,我要成为足以超越一诚先生心目中的蜜拉娜小姐的波霸修女!」

    ──!

    …………爱西亚毫不退缩地强烈宣言。

    ……平常那个怯生生地泪眼哀叫,老是被莉雅丝和朱乃学姊压得死死的爱西亚,居然会……

    尽管有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在协助她,但是她已经能够做出这种宣言了!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看见这个状况,也感动落泪。

    「……没错,这样就对了,爱西亚。」

    「呜呜,我们还一起试过各种丰胸方法呢!顺便告诉你,达令,虽然只有一点点,不过我也得到成果了!」

    伊莉娜还如此补充说明……

    蕾维儿也感受到莫名的感动,不住点头。

    「恶魔和人类不同,即使在成年之后也能够让自己的身体成长。成长的理由有很多,像是魔力等等……而这个状况或许是因为爱西亚小姐的心意,让转生后的身体有所成长。」

    对啊,我之前也听说过,恶魔在长大成人之后胸部还是会成长。爱西亚或许就是在实践那个状况,又或者是本来就在成长。也有可能是双管齐下,逐渐走上最强之道──

    就像这样,我一边感动地想著这些,一边享受著爱西亚的双峰……哎呀──把脸埋进这对胸部里睡觉也很不错吧──我开始这么觉得。

    大概是因为我摸爱西亚柔软的胸部摸得太享受了吧,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回过神来,如此抗议。

    「等一下!你打算专攻爱西亚的胸部吗!我今天可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和你度过一整夜才来这里的耶!」

    「就是说啊!达令,要是在这里不行,今晚就到那个房间去,睡在我的胸部上吧!」

    而蕾维儿也参加了这个战局!

    「不行!今晚已经决定由我管理了!洁诺薇亚小姐和伊莉娜小姐请回自己的房间去!」

    正当她们三个互不相让地主张著自己的权利时,爱西亚娇喘了一声。

    「……啊呼……一诚先生,再、再这样揉下去……」

    她开始扭来扭去,似乎是在我的揉捏之下开始进入难以言喻的状态了!感觉都快要无法回头了!

    正当我思索著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应该在这里睡,还是照伊莉娜说的在那个情色房间睡──但就在这个问题都还没有定案的时候,又有人出现在这个房间里面了。

    「……真是的,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啊……」

    出现在眼前的,是刚回到家的莉雅丝。她看著这幅光景,似乎也只能叹气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