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Life. Youth 正因为是年轻人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Life. Youth 正因为是年轻人

    和杜利欧的队伍打了将近两个小时──

    换句话说,就是比赛快要结束了。我──兵藤一诚,不断调整著呼吸。

    「……呼、呼……我对体力很有自信的说。但是这样一直跑一直飞,实在快不行了。」

    我大口喘著气,忍耐著侧腹的疼痛。龙神化的部分变化,只要咏唱过解放咒文,之后只要碰到想用的时候就随时可以将身体的一部分暂时变成黑色铠甲……不过,当然每次都会消耗体力。目前为止我已经用过好几次了。尽管如此,比起全身变化,目前还是局部变化比较适合用在这种战斗上。

    ──在两队的体力都接近极限的状态下,战斗进入最终局面。

    得分……来到「141-146」。

    后来,我们依然被杜利欧的神器、A们的实力,以及转生天使的特性发动耍得团团转。但是,原本一度被拉开的比数差距,也已经追回到这么近了。

    虽然对方的分数比较高……但还是有逆转的可能性。

    「一诚先生,下一个又是f6。」

    蕾维儿报告了新的球框出现的地点。即使体力快要耗尽,我们依然拖著这样的身体奔驰,朝向胜利迈进。

    ……铠甲底下已经是汗水淋漓,补充再多水分还是不够。不过,比赛也快要结束了。

    ──我要以胜利结束这场比赛!

    「我们要赢!」

    我鼓起气势如此大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伙伴们也大声呼应。

    球在杜利欧他们手上。他们拿著球,朝下一个球框飞了过去。

    我们也全力追赶著他们。以时间而言,比赛恐怕会在再下一次攻门的时候结束。换句话说,得分的机会并不多。

    ──必须连续得分,才有机会获胜!

    精神方面慢慢恢复原状的伊莉娜,和洁诺薇亚一起攻向拿著球的迪特汉,试图抢走球。因为,要是被他们的「国王」杜利欧或是担任「皇后」的迪特汉射门成功的话,比数差距又会被拉大。

    但是,剑术高手真罗清虎以梵蒂冈打造的灵刀施展二刀流,挡住伊莉娜﹑洁诺薇亚搭档的去路。为了支援她们两个,罗丝薇瑟使出特大规模的魔法全面轰炸,结果被蜜拉娜轻而易举地掷出的超巨大光之长枪(堕天使干部级)抵销掉。

    接著手拿光之弓箭的葛莉赛达修女也加入她们的战斗,结果罗丝薇瑟也无法出手支援伙伴了。葛莉赛达修女射箭的命中率近乎必中。

    身为指挥官的蕾维儿也做出确实的指示,同时以业火魔力妨碍敌队选手传球。但是,一名女性转生天使──另一位Q,耶西卡.拉格奎斯特(长金发、蓝眼睛,表情一直好像很想睡的教会战士,而且是美少女!)以光力使出坚固的障壁型结界术数度阻挠她。

    百鬼和爆华以他们突破力十足的攻势试图攻击对方的破绽,但是对方的男天使──10刘炳焕(以光力为主轴的中国武术达人)和尼禄并没有让他们成功。

    在如此的激战当中,维娜冷静地对我使了个眼色,和我一起攻向拿著球的迪特汉──但是随著一句「球不会交给你们!」,守备严密的杜利欧跟著介入,就此演变成双方「国王」和「皇后」的对决。

    我们毫不喘息地一直重复著这样的攻防,所以两队的体力都已经接近极限,每次行动之后动作就会变差,而且看得出大家都上气不接下气。

    无论敌我,每个人都已经到达极限了。

    就在这个时候,穿著铠甲大口喘著气,肩膀不住上下移动的洁诺薇亚对我说:

    「……我还有一招真正的隐藏绝招!……一诚!我有个方法,可以激发出紧要关头的潜力!」

    「……真的吗!在终场的这个时候听到这种情报真是太好了!你一定要展现出来给我看看!」

    没想到,洁诺薇亚竟然还有新招。

    听见我的意见,洁诺薇亚不知为何变得莫名有精神。

    「……好。那么,我准备一下。顺便告诉你!根据一诚的回答,我可能会立刻意志消沉,当场倒下喔!」

    ──!她是怎样!根据我的回答可能会倒下?她到底藏了怎样的招式啊!

    洁诺薇亚大口深呼吸,然后吶喊:

    「我的『国王』!兵藤一诚!请你!」

    她的声音响彻整个领域──

    「娶我当老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她、她说什么────────────!老、老、老、老、老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对这过于突然的发展,我也整个人僵住了!

    然而,播报员依然继续转播!

    『……什!什么──────────────────!赤龙帝队的洁诺薇亚选手,突、突然,在这种状况下反求婚了────────────────────!』

    没错,就是反求婚!我被洁诺薇亚反求婚了!

    居、居然在这种地方,对、对我做出如此重要的告白!也、也罢。要说很有这个家伙的风格是也没错,但是偏偏挑在这种场面是怎样!

    洁诺薇亚全身上下,连声音都在发抖,这么问我:

    「你、你的回答呢?拜、拜托你,一诚!快、快回答我!再、再这样下去从各种层面来说我都快倒下去了!」

    唔……回答吗!不回答不太好,而且都被反求婚了,身为男人当然得好好回答才行!

    就在我打算下定决心的时候。

    这次──换伊莉娜介入了!

    「等、等一下!那、那么,我──紫藤伊莉娜也要,请娶我当老婆吧──!拜托你了,一诚!」

    这、这、这、这是、怎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这次换成伊莉娜了喔!我居然在这种地方,被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告白了!

    播报员似乎也因为连续发生两次出乎意料的事情,陷入混乱!

    『什什什什什什什么什么什么────────────────!连紫藤伊莉娜选手也反求婚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状况啊!这是在排名游戏史上也从来不曾听说过的连续反求婚!』

    我想也是!在排名游戏当中被连续反求婚,正常来说是不会出现的状况吧!

    播报员低吟:

    『之前对姬岛朱乃选手求婚时也是,赤龙帝队又面临了在比赛当中求婚的局面!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总之,我也很好奇他的答案是什么!您说对吧,别西卜陛下!』

    『呵呵呵,确实如此。好了,赤龙帝阁下会如何回应呢?』

    啊啊啊啊啊啊,就连别西卜陛下也如此期待!

    「原来还有这种订定婚约的方式!原、原来如此,我又学到了一课!」

    罗丝薇瑟好像也得到了某种奇怪的勇气!

    …………

    ……话说回来,娶她们当老婆是吧。我向莉雅丝和朱乃学姊求了婚。我发了誓,要给她们两位幸福。

    那么,我喜欢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吗?她们对我而言重要吗?

    …………我当然喜欢!都接吻过好几次了!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她们呢!

    而且她们对我而言当然重要!洁诺薇亚都已经是我的眷属了!伊莉娜是我的青梅竹马……而且不进转生天使的队伍,特地选择了我的队伍!

    既然这样的两个女孩都对我反求婚,要我娶她们当老婆了──

    那么,既然目标是成为后宫王,我又怎么能够退缩呢,对吧,阿撒塞勒老师!

    我下定决心,做好心理准备,大大吸了一口气,然后一鼓作气说完!

    「……真是的!我知道了!一切都由我全部负责到底!来我身边吧,伊莉娜、洁诺薇亚啊啊啊啊啊────────────────────────!」

    瞬间,现场陷入寂静。

    然而,两名女剑士的身体和圣剑──都冒出了不可理喻的大量气焰!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发出欢喜笑声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

    「成功了!」

    「成功了!」

    「「和他订定婚约了!」」

    彷佛疲劳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似的在空中到处飞行,气势如虹地冲进敌队阵线。

    她们两人一起扑向持球的天使,而其他天使也上前防守,试图阻止她们,但是……

    她们以默契十足的搭档攻击,清空所有挡路的天使!

    对此,敌队的天使们也大惊失色,吓得发抖。

    「唔!在终场应该已经疲惫不堪的这个时候……!」

    「还有这种震撼力!这种动作!一点也不像是体力即将耗尽的人!」

    洁诺薇亚拿出王者之剑,将剑尖指向持球的选手。

    「喝!」

    洁诺薇亚屏气凝神──球便自行飘了起来,落到洁诺薇亚手上!她在这种紧要关头,发挥出支配的力量了吗!

    洁诺薇亚自信十足地说:

    「现在的我,感觉连魔王都有办法打倒啊!」

    「恶魔怎么可以打倒魔王啊!不过,我懂!我懂你的感觉喔,洁诺薇亚!」

    伊莉娜的状况好像也很不错,以奥特克雷尔的神圣气焰接连击飞他的天使同事们。

    洁诺薇亚对我说:

    「一诚!小孩至少要五个!三男两女!这件事我绝对不会让步!」

    伊莉娜也跟进!

    「我、我也想要两个小孩以上!因为我至少也想要男女各一!」

    这、这、这两个家伙在说什么啊!还在比赛耶!我忍不住抱头苦恼!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都开始害羞了!

    然而,大概是因为太高兴了吧,洁诺薇亚继续诉说她的梦想。

    「学校要念私立的!从幼稚园开始就要!亲身经历过的我最能够了解教育的必要性!」

    「咦!洁诺薇亚已经想得那么远了吗!我、我呢……应该选公立,还是私立……!」

    正当她们如此对话的时候,敌队的葛莉赛达修女飞了过来,对洁诺薇亚抗议!

    「你这个孩子真是的!没跟姊姊商量过就自己求婚,到底是什么意思!」

    「葛莉赛达修女,妹妹我找到好人家了,你一定要祝福我喔!」

    「回去之后,我要好好对你说教!」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上演了夸塔姊妹对决的戏码!

    由于被葛莉赛达修女紧迫盯人,洁诺薇亚忍不住把球──丢给爱尔梅希尔德。

    尽管已经很累了,爱尔梅希尔德仍然接住球。

    「…………呼、呼……」

    敌队的天使立刻盯上爱尔梅希尔德,试图抢球。

    看著疲惫不堪的爱尔梅希尔德,天使说:

    「不行了吗,吸血鬼?瞧你的举手投足应该是上级出身的吧,真亏你有办法在这种比拚体力的项目当中留到最后。」

    「……身为探员,我曾经周游列国……体力意外的还不错喔。」

    爱尔梅希尔德抱著球,把手伸进随身背著的包包里。

    「……我也该用最后的绝招了吧。军师小姐,我要用了喔。」

    她向蕾维儿确认。

    「……好的!请用!」

    蕾维儿也爽快地答应了。

    爱尔梅希尔德从包包里拿出小瓶子。里面装著红色的液体。

    是血液。

    「这可不是普通的血。首先是这个。」

    单手弹开瓶盖的爱尔梅希尔德,将血液一口气喝了下去。

    她的身体随即用力鼓动了一下,背上冒出地狱的业火。火焰化为翅膀的形状。不仅如此,爱尔梅希尔德的身上也开始冒出火焰。

    看见这一幕,天使们惊讶不已。

    「──这种火焰!是菲尼克斯的火焰吗!」

    「没错,是军师小姐给我的。而且因为她是处女,功效更是强上许多。」

    爱尔梅希尔德的动作并未就此结束,又拿出另外一瓶。

    「再来是另外一瓶──」

    一饮而尽的瞬间──她露出恍惚,几近浑然忘我的表情。

    「……啊啊,极致的美味……!甜美、温润、浓厚、绝对会上瘾……会让人无法自拔,让脑髓为之疯狂的凶恶美味……!」

    瞬间,随著轰隆作响的剧烈声响,爱尔梅希尔德身边的地面大幅凹陷,她身上也冒出夹杂著红与黑的气焰。

    天使们见状,纷纷惊叫出声。

    「──带著红与黑的龙之气焰!」

    「是赤龙帝的血吗……!」

    没错,她刚才喝下的,是我的血。寄宿著无限与梦幻的我的血──

    对于能够藉由喝下不同的血液发挥出各种异能的吸血鬼而言,我的血可不是兴奋剂足以比拟的东西。

    爱尔梅希尔德虽然是历史悠久的上级贵族家出身,但是以一般的吸血鬼能力而言,不比正常的上级吸血鬼突出。换句话说,以纯血家族而言,她只能算是普普通通。

    然而,尽管如此,列名于真祖卡蜜拉之一族的血统,并未背叛她──

    唯有一点,她的表现特别优秀。那就是──她能够摄取血液,藉此展现出血液的主人的能力。

    摄取蕾维儿的血,她就可以暂时以不死身的业火护身;喝下我的血──还能够拥有赤龙帝的气焰,发挥出极其强大的龙之力。

    爱尔梅希尔德就像是疲劳已经烟消云散了似的激发出特大的气焰,就连蜜拉娜从远方掷出的高密度光之长枪,都被她弹了开来。

    压倒性的力量,使得转生天使们也无法轻易接近她。

    ──要传球的话,就该趁现在!

    我对爱尔梅希尔德做出指示:

    「传球!空档在──」

    「这里!」

    出现在球框旁边是──想必是自行抵达那里的爱西亚。

    爱尔梅希尔德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了,把球丢向爱西亚所在的方向。

    完全没有人盯梢爱西亚。转生天使队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我和洁诺薇亚她们和爱尔梅希尔德身上,就连爱西亚已经跑到球框旁边也没有发现。

    ──在这个紧要关头,爱西亚……爱西亚自行掌握了这个机会。

    球成功传到爱西亚手上,我对拿到球的爱西亚大喊:

    「爱西亚!投出去吧──────────────────────────────────────────────────!」

    爱西亚摆出架势。忽然,爱西亚之前说过的话在我脑中闪过。

    ──……因为我大概是最会拖累大家的人。为了尽可能帮上忙,我只能像这样练习了。

    ──……身为社长,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这件事一直让我很不安……

    ──莉雅丝姊姊以莉雅丝姊姊才能办到的方式担任社长的职位。

    ──一诚先生也没有依照莉雅丝姊姊的做法,而是一边摸索自己的作风,一边从事恶魔的工作。

    ──既然朋友和喜欢的人都以这种做法为目标的话,我也想这么做。

    爱西亚投出去的球,完美地穿越了圆圈型的球框,追加了分数。

    我──忍不住摆出胜利姿势。

    『得、得、得、得────────────────────分──────!』

    播报员倾泻出亢奋之意。

    『没想到!没想到!到了这个最后关头,赤龙帝队得分了!这3分相当重大!因为这让逆转的可能性变得更为浓厚!这下不比到最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了!』

    在大到足以传进领域内的会场欢呼声当中,我走到爱西亚身边,摸了摸她的头。

    「投得漂亮,爱西亚!」

    「是的!我投进了!」

    看著这球的追加分数,想必让天使们恨得牙痒痒的吧。他们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

    这样就是「144-146」只差2分了!剩下的时间虽然不多,还是有足够的机会取胜!

    我对杜利欧说:

    「因为没有人盯爱西亚嘛。别小看我们喔,天界的王牌。我们队上──」

    我放眼望向自己的伙伴们,然后对杜利欧表示:

    「每个人,都是王牌啊。」

    「……一点也没错。」

    同样上气不接下气的杜利欧,露出自嘲的笑。

    「……抱歉,杜利欧。」

    放松对爱西亚的盯梢的天使向杜利欧道歉,但他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也有错──爱西亚妹妹也克服了一整年的难关。还是不该随便放松对她的盯梢。」

    在这样的对话之后,播报员再次询问解说员的意见。

    『法夫纳先生!您的主人爱西亚.阿基多选手成功得分了!进了这球之后,比赛的去向更加难以预测了呢……』

    被这么一问,法夫纳嚎啕大哭。

    『呜呜,不愧是小爱西亚!那招正是小爱西亚的秘传妙计,小裤裤投球!本大爷,活著真是太好了!』

    『什么!刚才的射门还有名称啊!「小裤裤投球」!虽然名称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射进这一球,让赤龙帝队的生命线勉强维系住了也是事实!』

    那个混帐……!居然对爱西亚妹妹那么令人感动的那一球乱取名称!这下感动全都泡汤了啊!

    ──不对,没时间对那个家伙生气了。

    剩下的时间──约莫两分钟。接下来终于是最后一个球框了。

    接著,装置投影出最后一个球框的地点。

    「一诚先生,在a1!」

    蕾维儿如此报告。我也用戴在手上的装置确认过了。最后的最后是在最角落的地方啊!

    我们拿著球,冲向球框。杜利欧他们从后面追了上来。他似乎决定在最后放手一搏,改变了天气,驱使剧烈的爆风雨袭击我们!

    即使疲惫不堪的身体快要被风吹跑了,我们还是绞尽最后一丝力量,朝著球框前进!

    ……明明都已经累成这样了,明明全身疯狂喷汗,明明体力都快要耗尽了,不知道为什么……

    不知不觉间,我的嘴角自然上扬。

    不知为何,面临这种绝境,我的心情却是如此昂扬。明明可能会输,明明球可能会被抢走,尽管如此,我还是以正向的心态全盘接受这一切。

    因为,这一切都没有「恶意」。我们的敌人并非「邪恶」。既没有任何人濒临死亡,也几乎没有死亡的危险。

    明明痛苦到不行,明明转生天使对金球虎视眈眈,但是在一点一点逼近球框的这个当下,我的心却是雀跃不已。

    没错,面对这个状况、这场比赛,我正在「享受个中乐趣」──

    就在我发现这件事的瞬间,我的脑中──响起一阵歌声。这个歌声……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声音不只一个。是两个人,有两个人在唱歌。我听见的是两个人的歌声。

    ──!

    ……吶,德莱格。一再掠过我的内心深处的这种感受……是什么?而且脑袋里面,好像浮现出某种话语,应该说是歌声,我可以听见两个人的歌声……

    对了,这是在大浴场碰到奥菲斯和莉莉丝的时候,她们在哼的那首歌。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这是──奥菲斯她们在浴室哼的……不对,不只这样。伟大之红……?是你吗?』

    我懂了,原来是这样。那是──她们两个哼的是──

    现在的我,好像可以理解了。

    就在我即将有所收获的时候,那个男人──天界的鬼牌(joker)挡在我的面前。

    「一诚老大,你好像很快乐嘛。」

    「……真是的,我真受不了自己……像这样到处飞来飞去,跑来跑去……明明超痛苦的……却又超快乐的!」

    我以部分龙神化的左臂,攻向杜利欧!杜利欧也变出特大号的火球,和巨大的冰之长枪,对我丢了过来。

    「……嘿嘿嘿,这样啊,我就觉得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一诚老大在战斗的时候,露出那种表情。因为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算长,我原本还以为只是我多心了呢……」

    我以刚体冲击拳,和龙神化的左手发出的红与黑的气弹,粉碎了那些攻击!

    尽管强烈的爆炸与嘈杂的声响尚未平息,我依然开了口:

    「当然快乐!我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如此由衷享受战斗、比赛的乐趣!」

    「我也是!偶尔有这种体验很不错吧!体验无关生死的全力战斗!」

    我们彼此以能力互拚,并且逼近对方展开互殴!杜利欧的羽翼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变成六对,浮现在头上的光圈也变成四重!笼罩在杜力欧身上的光力气焰也变得更为浓密,他身边更出现好几把特大号的光之长枪!

    面对这样的攻势,我以真红爆击炮──以及龙神化的左手发出的特大号龙神弹,加以迎击!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Fang Blast Booster!!!!』

    我和杜利欧发出的大规模攻击在白色的空间上空互相碰撞,引发了大爆炸!红色与金黄色的气焰残渣,在空中纷飞!

    但是,我不认为杜力欧会就此罢休!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爆炸结束的瞬间,我立刻朝杜利欧冲了过去──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想到,杜利欧也正面朝我冲了过来!

    带著龙之气焰的拳头,和带著光力的拳头交错而过,尖锐地打在彼此的脸上,深深陷了进去!我的头盔损毁,杜利欧也盛大地喷出鼻血,但我们双方没有退缩,继续毫无保留地互殴!

    我的铠甲接连遭到光力极为浓密的拳打脚踢破坏。但是,我的拳打脚踢也不断落在杜利欧的脸部、肚子、手脚上!

    对于恶魔而言,光是剧毒──杜利欧过于浓密的光,对我的身体造成难以忍耐,超越剧痛的疼痛……但是那又怎样。那又怎样!

    那个平常捉摸不定的男人──竟然愿意从正面和我短兵相接,彼此互殴!

    这样还不回应他的话,就不是我了!这样还不回应他的话,我怎么有脸面对在看这一幕的伙伴们,还有劲敌们!

    杜利欧英俊的脸庞渐渐肿了起来……但是他完全不管这些,和我正面互殴!在他眼中的──是熊熊燃烧的斗志!

    我们甚至数度对彼此头捶!双方的额头都喷血了。

    我们是好伙伴,所以这并不是互相厮杀。

    ──这是战友(劲敌)之间的破坏战!

    『这是互殴!双方展开互殴战──!两位「国王」只是一股脑地从正面殴打彼此的单纯战斗!明明只是这样,却让会场卷起一股疯狂的热浪!』

    在听见播报员如此兴奋的声音之际,我和杜利欧依然单纯地,且豪迈地往彼此的脸部打了一拳!

    脸上到处是血,鼻青脸肿的两个「国王」扬起嘴角,放声吶喊:

    「──为了梦想而战,真是最棒的比赛!不过,杜利欧──!」

    「没错,就是这样!兵藤一诚──!」

    「「胜利是……属于我的──!」」

    我决定负责处理杜利欧,把球交给洁诺薇亚!

    「洁诺薇亚!」

    接到球的洁诺薇亚高速飞了出去。

    「包在我身上!」

    这时阻挡在她前面的是尼禄!

    「──!尼禄!别碍事!现在的我很强喔!」

    一手持球,一手举起带有强大神圣气焰的杜兰朵,洁诺薇亚朝尼禄挥剑!

    「那真是太棒了!这样才有打倒你的价值!来吧!」

    即使接下杜兰朵的神圣气焰,尼禄也没有垮下;目睹他固若金汤的防御力,洁诺薇亚也不禁惊叹。

    最后,洁诺薇亚下定决心,将球暂时拋向上空,空出来的手上多了一把王者之剑。

    洁诺薇亚将两把圣剑交叉,庞大的气焰在她身上翻腾!不仅如此,她将寄宿在铠甲上的赤龙帝之力也加了上去。铠甲的宝玉闪现更加耀眼的光芒,将气焰送两把圣剑上!

    杜兰朵和王者之剑的神圣气焰的密度已经到达了超级凶恶的地步。洁诺薇亚一口气挥出两把圣剑,使得发射出去的波动彼此交叉!

    「十字×危机──!」

    洁诺薇亚的必杀攻击!往前方飞了出去!那股神圣气焰的质量极为惊人。要是中了那招,无论是转生天使当中的A,还是最上级恶魔,肯定都会受到致命伤。

    我和洁诺薇亚都认定,尼禄会为了避免正面受击而逃开。

    然而──尼禄却摆明了要正面接下洁诺薇亚的必杀技!

    「我不会退缩!」

    十字×危机的气焰吞噬了尼禄。下一秒,发生了特大的爆炸,周遭地形整块毁于一旦。

    在漫天飞舞的尘芥平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看见的──是尽管遍体麟伤却还是站在原地的尼禄……「天使队长」的英姿!

    或许是借助了神器的力量,但是耐打也该有个限度吧!那可是结合了赤龙帝之力和两把圣剑的气焰的,洁诺薇亚最大规模的招式啊!

    发出必杀技的洁诺薇亚实在是耗尽了体力,铠甲已经解除,两把圣剑上的气焰也明显减少。

    洁诺薇亚看见尼禄,吓到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居然还是不退缩,坚持正面接招……!」

    尼禄一步,又一步缓缓前进,举起拳头。他展现出来的,是超乎常理的执念──

    「……嘿嘿……我不是说过了吗,洁诺薇亚。我是『天使队长』……有小朋友们……看著我。所以,我绝对不会退缩……我早就这么决定了……!无论是任何时候,只要那些孩子……那个孩子看著我,就绝对不会退缩……你懂吗!」

    一拳揍飞洁诺薇亚的尼禄,趁机接住球。

    「……咳!」

    「洁诺薇亚同学!」

    「洁诺薇亚!」

    爱西亚和伊莉娜赶到倒下的洁诺薇亚身边。爱西亚开始帮洁诺薇亚疗伤。

    不过,揍了洁诺薇亚的尼禄似乎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在传球给同伴之后立刻昏迷,当场趴倒在地。

    「很厉害吧?毕竟他可是凭著那种毅力赢得热血的乌列大人的A资格的男人呢。」

    杜利欧自豪地如此称赞同伴。

    ……我知道。如同杜利欧心中也有不能退缩的觉悟,那位教会的英雄也一样,他也背负著必须站在这里的缘由吧。

    即使是这样,比赛也还没结束!我们为了抢回落到杜利欧队手中的球,朝天使冲过去。

    天使们巧妙地互相传球,试图找出我们的破绽,但我们也很拚命。怎么可能让你们找到那种破绽呢!

    在这个危急之际,我决定冒险进行第二个部位的龙神化!原本一个部位就已经是极限了,不过总该有办法撑个一瞬间吧!

    我将翅膀瞬间变为龙神化的四翼,获得只有一剎那的神速!抢走由迪特汉传给真罗清虎的球之后,我将球交给罗丝薇瑟!

    罗丝薇瑟对自己施展提升体能的魔法,加快速度,冲向球框,但是蜜拉娜和葛莉赛达修女挡在那里,让她无法投球。

    罗丝薇瑟──将球交给高速接近她的维娜。维娜穿越蜜拉娜和葛莉赛达修女的防线,准备将球丢进近在眼前的球框里──然而就在这个瞬间。

    刺耳的警笛声响起。同时裁判也宣告了。

    『时间到!比赛结束!获胜的是──』

    分数──依然维持著「144-146」。

    『──「天界的王牌」──!杜利欧.杰苏阿尔多选手的队伍赢得了胜利!』

    这段广播,让会场一片欢声雷动。

    …………

    ……听见比赛宣告结束,我当场虚脱倒地。

    ……无论结果如何,比赛都已经结束了。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吧,许多选手都倒在地上。

    ……我又看了一次分数……但是,结果并没有改变。

    …………这样啊。

    ……输了啊。

    ……真是的,就只差那么一点。

    ……不过,我的心情并不坏。明明输了耶,真是不可思议。

    或许是因为我第一次体验到如此快乐的战斗吧。双方赌上的并不是性命,而是以彼此的自尊心,还有不服输的精神彼此冲突──

    杜利欧拖著疲惫的身体,缓缓走到我身边来。

    「…………我们输了。」

    我这么说。杜利欧在我身旁一屁股坐了下来。

    「……嘿嘿,我们也赢得很勉强。打到后来,只觉得你们到底要准备多少隐藏绝招才肯罢休啊。」

    「是不是?我们家的军师大人为了活用我们的力量,想要多少绝招,她都有办法准备出来喔。」

    我们的隐藏绝招几乎都是蕾维儿想出来的。不过,能够将那些点子的大部分都付诸实现的我们也够夸张的了。

    「一诚老大你们能够准备出那些招式,天分也够可怕的了。」

    杜利欧也心有余悸地这么说。

    正当我们两个「国王」如此对话的时候,另一边的洁诺薇亚和尼禄也走向彼此,一面大口喘著气,一面互亏。

    「……你依然是个体力笨蛋呢。」

    「原本也是腕力笨蛋的你没有资格说我。」

    然而,两人随即露出笑容,互相握手。

    「谢啦,尼禄。」

    「不客气,该道谢的是我──还有,我是『天使队长』啦。」

    在另外一边,同样负责恢复的迪特汉与爱西亚也彼此握手。

    「……你的恢复力很棒,爱西亚修女。」

    「……不,您让我接触到恢复的新型态,我也觉得很荣幸。」

    「看来没有机会让法夫纳派上用场呢。」

    迪特汉说的没错。那个家伙从头到尾就只有当解说员呢。不过,那个家伙会出场的时候,多半都是攸关生死的危机。

    「这就表示,这是一场热烈但和平的比赛。」

    ──爱西亚也这么说。

    「但你还是让那只龙多学点教养比较好──贴身衣物可是很尊贵的东西喔。」

    「……它、它其实没有恶意。」

    但我觉得它是个变态喔。

    此外,蜜拉娜和伊莉娜也在比赛后彼此问候。

    「……那、那个……」

    伊莉娜对个性低调的蜜拉娜伸出手。

    「握个手吧!我们都是同事,今后不需要那么客气也没关系──蜜拉娜修女,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好的……伊莉娜修女……!」

    ……看来,透过比赛,大家都有所收获,更了解彼此了呢。

    ……这或许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比赛。没想到战斗之后可以如此神清气爽。

    我和杜利欧相互握手。两个人都鼻青脸肿的,却还是堂堂宣言道﹕

    「──下次我不会输的。」

    「──下次我也不会输。」

    还真敢说啊,不愧是鬼牌!「D×D」的队长!

    播报员吶喊:

    『两队的「国王」彼此握手,互相拥抱!会场的观众也全都站了起来,为两队鼓掌!』

    就这样,「燚诚之赤龙帝」队对上「天界的王牌」队的战斗,以「天界的王牌」队的胜利落幕了──

    ─○●○─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比赛结束之后,在我们「燚诚之赤龙帝」队的休息室里回荡的──是爆华的痛哭声。

    在广大的休息室里,爆华一次又一次捶著墙壁。

    「在下!我!明明奉命成为『赤龙帝的獠牙』了……!如果我更积极行动!更积极奋战的话……!我的主人……就不会输了……!我的主人……比较强……!」

    我把手放在爆华身上,对他说:

    「──爆华也表现得很好了。对手确实很强。就只是这么回事。」

    爆华当场瘫坐在地上,流下斗大的泪珠,同时说出他的心声。

    「……我……是希望可以有一场像您和塞拉欧格大人那场战斗的比赛……我一直很想来一场那样的比赛……!」

    …………这样啊,你想要我对塞拉欧格之战的那种比赛是吧。

    那场比赛对我而言也是特别的一战。光是知道你向往那场比赛,我就很开心了。

    「谢谢。预赛的败战,并不是完全的败北。今后还有机会。放心吧,我一路走来也被撂倒过好几次──我们在下次比赛之前一定会变得更强。追上去就是了。我、我们,一直都是站在追赶前人的那一边。」

    看见我带著笑容这么说……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爆华流下了男儿泪。

    ……爆华还会变强。既然他拥有坦尼大叔的血统,一定还会变得更强。

    我也看向百鬼。

    「……百鬼,不好意思,突然就要你上场参加实战,谢啦。如果没有你的隐藏绝招,我们应该会输更多分吧。」

    「……不,是我的修练还不够。而且──学长才是最不甘心的一个吧?」

    百鬼拿著毛巾不断擦汗,同时这么说。

    「…………」

    ……真是的,当学弟的不要说出这种切中要害的话好吗。

    ──不过,我可不会让学弟看到我心有不甘的表情。

    我──既是学长,也是「国王」。我早就决定,在这次大会当中要哭,就只有在优胜的时候。就像莉雅丝对待我的态度一样,身为学长,身为「国王」,我不能一直在伙伴们面前表现出心有不甘。

    「是啊,我是很不甘心,但是这场比赛也让我们学到很多。什么输了就没有意义、输了什么都得不到之类,根据我的经验,话不能这么说喔。听好了,爆华、百鬼。」

    没错,我有过很多经验。败北的滋味──被逼入绝境的窘况──

    「自责的心情,会让败北的人变得非常强。毕竟──为了拭去后悔到想死的感觉,就只能获胜了。」

    这件事非常重要。

    那时的后悔、那时的遗憾,只有新的胜利与成功能够消除。

    这些事情,对于某些人而言或许是理所当然……但越是体会过后悔到想死的心情的人,越懂得那是比任何事情都还要重要的事情。

    百鬼拿毛巾在脸上用力擦了一阵之后,迎面对我说:

    「……我决定了,在参加大会的这段时间内,要在你手下体验过一切,胜利和失败都是。我现在决定了──我下次不会输。即使对上神祇也是。」

    「很好,那当然!」

    没错,即使是神祇,只要在比赛当中碰上,就只是该打倒的对手!就是这么简单!

    我也有话想对爱尔梅希尔德说……只可惜,她因为过于疲劳,倒在休息室的长椅上起不来。

    我对蕾维儿──还有维娜说:

    「该怎么说呢,我好像在刚才的比赛当中掌握到自己的新的可能性了。」

    「……难道,是『龙神化』的……?」

    对于蕾维儿的问题,我直接表示:

    「──也有,不过主要是另外一个。『A×A』──我要在这场大会中撬开那扇门,你们等著看吧。我隐约想通方法了。提示就是──浴室。」

    听我这么说,蕾维儿和维娜都是一脸狐疑……

    不过,我还要变得更强,想在变强之后和那个家伙──和那些家伙再战一场。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