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The Return of the King.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三卷 球技大会的鬼牌 The Return of the King.

    迪豪瑟.彼列,在单人牢房里静静睁开眼睛。现在收容他的地方,是用来拘留政治犯的冥界监狱。

    在单人牢房里醒过来的他,重重叹了口气。

    ──他作了一个梦。梦见的是儿时的回忆。

    彼列家,简而言之就是贫穷贵族。他在深山里一栋并不算大的宅邸里长大。

    他的父亲的能力算是上级恶魔的平均水准,但是几代以前的祖先似乎是个非常不得要领的宗主,在之前的三大势力战争和新旧政府的内战当中接连做出了严重的失态之举,导致彼列家的兵力几乎完全遭到撤除,声势也明显下滑。

    祖父、父亲两代,乃至于迪豪瑟年幼的时候,彼列家都为财政吃紧所苦,只能在勉强不至于家道中落的状态下维系著这个家的存续。

    在家族分崩离析也不足为奇的状况之下,彼列家的宗主们依然秉持著一个理念。

    「我们要以家族和领民为重。必须强化族人之间的联系,保障领民的生活,彼列家和彼列领才能够赖以成立。」

    这是祖父和父亲打出的中心思想。

    或许是因为这样吧,彼列一族并没有分散到领土的各个角落,而是聚在一起,共同巩固这个家。即使生活不如其他贵族,只要族人聚在一起、同心协力,就能够保护领土和领民。秉持著这个想法,祖父、父亲、叔父、远近亲戚们,全都致力于死守彼列家以及领土。

    或许是这种方式奏效了,领土然不特别繁荣,但也几乎没有为了日常生活烦恼的领民,彼列领的税制大抵可说是良好。

    相对的,领主们的生活比起其他贵族还要落魄许多,甚至因此遭受部分上流阶级的恶魔们侮辱……

    有必要为了领民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活水准吗──贵族们都这么说。

    迪豪瑟──以祖父和父亲为荣。以恶魔而言,祖父和父亲的魔力都不是特别高,论战斗也算是比较不擅长。尽管如此,他们依然受领民所爱戴,更重视家族。

    迪豪瑟极为喜爱彼列家和彼列领。

    从年幼的时候,迪豪瑟自己也经常和堂亲、表亲见面,他和克蕾莉雅更是有如亲兄妹一样一起生活、一起成长。

    同世代的其他前七十二柱──上级恶魔的小孩那种奢侈的生活,迪豪瑟无福享受,但他从来不曾感到匮乏。

    就在这种状况下,迪豪瑟发现到寄宿在自己身上的特异能力,周遭的人也逐渐认知到他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迪豪瑟是千年才有一个的人才,是魔王级的怪物。

    在迪豪瑟开始参加排名游戏,并且打出成绩来之后,彼列家的财政一口气好转。也因为迪豪瑟亲自参与宣传活动奏效,彼列领的特产的销售范围也扩大到冥界全境。

    其间,他的堂妹克蕾莉雅也自己独立,带著眷属成功进军人类世界。自己的活跃成为族人的未来、将来的一大助力,对迪豪瑟而言是无上的荣誉。

    以家族为重。这个观念同样存在于迪豪瑟的心中。

    能够送克蕾莉雅去人类世界,他开心得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就在那之后不久。彼列家收到了克蕾莉雅的死讯──

    他追查原因,心想即使被任何人怨恨、面临生命危险,只要有人夺走了重要的家人的性命,他就要揪出那个人。因为他相信,克蕾莉雅不可能做出会遭到肃清的失态之举。

    于是,他的执念让他找到了原因。克蕾莉雅是因为追查有关「国王」棋子的情报,而被处理掉的──

    ……然而,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事──克蕾莉雅之所以开始追查「国王」棋子的情报,是因为加诸在他身上的嫌疑。

    ……他原本想以得天独厚的这份能力,救助整个家族。他只想让家族里的所有人过体面的生活,不再被其他贵族揶揄。

    ……以结果而论,自己为了彼列家好的所作所为,却导致了她的死亡,这让迪豪瑟不断责备自己──

    ……在阿格雷亚斯交手的时候,听赤龙帝──兵藤一诚说到克蕾莉雅的灵魂的去向,让他觉得宽慰了一些。

    但是,他的罪行并不会消失。

    ……他原本想用这身能力让他所珍视的人们得到幸福。这是命运为了让他达到这个目的而赐予他的力量,他对此深信不疑。

    ──结果,他却给民众和其他势力带来困扰,还造成了牺牲。

    ……为了赎罪,迪豪瑟决定余生都要在此平静地度过。

    即使他回到外面,一定也只会造成别人的困扰。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一旦在使用力量的时候出了差错,只会造成一连串的不幸。

    单人牢房的角落随便放著摊开的报纸……这是看守为了让他得知外界消息的善意……现在在外界,排名游戏的国际大会已经开始了。

    他回想起在接受侦讯的时候,一名刑警忽然对他提到的事情。

    『我儿子今年九岁。他说他很喜欢你……世间的小孩普遍崇拜的,都是现在正流行的胸部龙赤龙帝,或是人称狮子王的塞拉欧格王子。小犬毫不理睬胸部龙和狮子王,而是为你著迷。』

    刑警露出复杂的表情,但还是以自豪的语气继续谈论他的小孩。

    『身为父亲的说这种话有点像是在自夸,不过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在学校的成绩也很优秀,在家里也不忘复习预习。学校的老师也说「他是其他学生的楷模」,如此称赞他……这样的小犬,空闲时间总是用来看之前录下来的你的比赛。每一场比赛他都看过好几次,即使我问他「你都看不腻吗?」,他的回答也是「才不会,冠军(champion)这么帅」。房间也全都是你的海报和周边商品。』

    刑警毫不掩饰地对迪豪瑟说:

    『小犬对身为警官的我说了。「原谅冠军好不好」、「冠军又没有做什么坏事」……我是站在公家立场的人,不得不像这样逼迫违法犯纪的你。站在那个孩子的立场,我大概完全是个坏人吧。』

    迪豪瑟这么说:

    『……请告诉那个孩子。还有其他比我更了不起的英雄。别的不说,你的父亲就比我更了不起了。』

    刑警默默摇了摇头。

    『……冠军,对那个孩子说这种话也没用的──对于男生而言,即使小时候崇拜的英雄有好几个,只有最崇拜的一个绝对无可撼动……一位原本是人类的转生恶魔朋友这么对我说过。』

    『…………』

    『说了这么多……但其实我也是你的支持者。所以,我心中非常遗憾。我很想看到你在即将开始的国际大会当中大显身手。很想看到一场让我能够挺起胸膛自豪地说,这就是冥界最强选手的比赛。』

    ──国际大会。

    ……如果自己没有犯罪,能够以一介选手的身分参加比赛的话──想到这里,迪豪瑟摇了摇头。

    ……不可以想。身为罪人的自己,不应该有这种想法。

    ……再也不该接触排名游戏了。犯下那么重大的罪行,不可能有人等著自己复出……

    在单人牢房里,心中千头万绪的冠军伸手掩面。

    就在这个时候,看守现身了。

    「迪豪瑟大人,有人想探望您。」

    走进会客室,在里面等著他的──是一名初老的男子。长得和他很像。

    ……是彼列家的现任宗主──也就是他的父亲。

    在会客室里看到的许久未见的父亲──看起来有点憔悴。

    隔著会客室的玻璃,父亲露出爽朗的微笑。

    「迪豪瑟,抱歉,这么晚才来看你。」

    「……父亲大人。」

    父亲像是在闲聊似的提起了那个话题。

    「你有在看比赛吗?」

    「……我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不过听说过不少消息。」

    「……恶魔的职业选手个个都不断连败。就连众所指望的新人赤龙帝,不久之前也在经过一阵缠斗之后,以些微之差败给了天使的队伍。恶魔是排名游戏的本家,却一直输给其他势力。」

    「……有神级选手参赛,也有排名在上位的职业选手去协助其他势力,所以原则上也不能说是恶魔太弱……只是……」

    「……只是?」

    父亲如此反问,但迪豪瑟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

    迪豪瑟把「如果是我的话」的部分吞了回去。那是不被允许的言词。犯下罪行的自己没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他再次感觉到,自己心中仍留有依恋。而且在刚才的短暂对谈当中父亲也隐约察觉到这件事了,迪豪瑟也很清楚。

    「……母亲大人还好吗?」

    对于迪瑟的问题,彼列家现任宗主点了点头。

    「她很好。我今天原本也想带她来这里……只是能够接见的好像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就让她看家了。」

    「……对于母亲大人而言,我的所作所为大概都是不孝之举吧。刚参加排名游戏的时候她也经常反对。」

    母亲对于迪豪瑟参加排名游戏一直没有什么正面的感想。无论他表现得多么活跃,母亲都不愿意来看比赛。

    但是,那并不是因为母亲讨厌迪豪瑟。

    现任宗主说:

    「……我说过好几次了,你不需要太介意排名游戏的问题。她只是不想看见你战斗的状况罢了。看见自己的独生子在战斗,她会害怕。虽然你根本不可能会输就是了……尽管如此,大概就连你受伤的画面,她也不想看到吧。我会连同她的份一起观战的,放心吧。」

    迪豪瑟向父亲道歉:

    「……父亲大人如此为我著想,我却……沦落到再也无法参加游戏的状况了。明明在我得以参加游戏之前,父亲大人是那么为了我尽心尽力……」

    做父亲的,让自己的儿子迪豪瑟尽可能接受高水准的教育。他让迪豪瑟接受的教育,和出了魔王的世家是同样的水准。

    同时,对于财政极为吃紧的贫穷贵族彼列家而言,那也不是一笔普通的支出,但父亲仍然在不至于造成领民困扰的范围内尽最大的能力妥善周转。

    迪豪瑟知道。

    为了持续支付他的教育费,父亲极力缩减穿去社交的服饰,母亲也将重要的宝石脱手。

    对于贵族而言,那些东西有多么重要,年幼的迪豪瑟也很清楚。

    所以,他在排名游戏首次得到胜利的时候,他买了最高级的服饰送给双亲。但他并不认为这样就足以报答双亲一直以来放在他身上的期待。

    光是父亲能够穿上最高级的贵族服,迪豪瑟就已经感到很幸福了。

    发现了他的想法,现任宗主拉了拉自己的衣袖。

    「哈哈哈,这身衣服……是几位魔王陛下也经常穿的名牌的东西呢。迪豪瑟啊,我和彼列家的臣子、领民等所有人能够享福,全都是因为你的功劳。彼列的人,大概没有任何一个会责怪你吧。」

    彼列家现任宗主,开始切入正题。

    「我想把你从这里弄出去。」

    「──!」

    迪豪瑟不知道该说什么。父亲又继续说:

    「我动用了所有依赖你的名声而建立的交情和管道,想让你再次恢复游戏选手的身分。我已经去低头求过魔王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了。至少原谅我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现任宗主强势地这么说,但随即想起一件事情,如此表示:

    「啊,大王派的管道已经不能用了吧。」

    迪豪瑟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父亲加入了亲大王派的派阀,又有迪豪瑟在冥界的评价作为助力,爬到了相当高的地位。

    他却说不能用了是什么意思……?

    现任宗主像是要回答他的疑问似的说了:

    「啊啊,没什么。我只是为了你和克蕾莉亚的事情跑去质问巴力家的第一代大人。哈哈哈,就是,该怎么说呢。我一时冲动,就揍了第一代大人。所以,大王派的人脉或许不能用了。抱歉,我也还不够稳重呢。」

    父亲豪迈地笑著……第一代巴力,无论是在整个冥界,还是在恶魔当中,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超越魔王的大人物,暗中支配一切的人。而父亲揍了这样的人……

    迪豪瑟想通了。重视族人的父亲,得知有关他和克蕾莉雅的真相之后,便出手揍了第一代巴力。

    对于父亲这么做,迪豪瑟的心中涌现一股激动。

    「也因为这样,我现在正在逐步投靠别西卜陛下的阵营。」

    「父、父亲大人竟然自己做出那种事情……!」

    他不忍心看见父亲和族人为了自己碰上更多麻烦了。

    然而,父亲抬头看著天花板,如此说道:

    「佳尔芳……你的母亲,她最近开始透过记录影片,看起你的比赛来了。说来真是讽刺。在你被关进这里之后,她才想到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一路走来的轨迹,看得十分专注。」

    ──!

    ……母亲透过记录影片……在看自己的比赛。在看她原本坚持回避的东西。

    现任宗主继续说了下去:

    「看见她那么做,我就决定了。无论如何,无论要怎么做,我都想送你去参加大会。放心吧,只要领民和你平安无恙,我们大可以从深山里的宅邸重新出发。哈哈哈,我已经很习惯贫穷贵族的生活了。啊,说这种话会被祖先们骂吧。」

    就在这个当下。涌现在迪豪瑟心头的激动,压抑在心中的情感,从双眸不停流出。

    父亲露出温柔的笑容。

    「我想看你在国际大会上战斗……你的支持者也都如此盼望。我这边每天都不断听到他们的声音。有迪豪瑟在的话,状况肯定不一样;有冠军在的话,恶魔的战绩肯定更好。无论是这支队伍还是那支队伍,如果是皇帝(emperor)彼列一定打得赢。大家都激动不已地大声疾呼,或是难过地如此呜咽。无论如何,我想要把你从这里弄出去。还有很多人等著你呢。」

    父亲雄壮地举起手在自己的胸脯上拍了一下,对迪豪瑟,对自己的儿子说:

    「我是个没有才能,也没有出息的恶魔,却有幸成为你的父亲──所以,我想守护自己的儿子的名誉。」

    冠军只能任凭斗大的泪珠不断落下,泣不成声地感谢父亲与母亲、族人与领民,还有支持者们。

    「…………父亲大人,我……我……!」

    ──冠军喜欢排名游戏。

    「听说赤龙帝的母亲打了你……她想必是个比我还要称职的家长吧。因为我……就连责骂你也办不到。」

    ──冠军喜欢比任何人都还要肯定他的排名游戏。

    「迪豪瑟啊,我们一起赎罪吧。彼列家不会舍弃你。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舍弃自己。不要舍弃自己的可能性,还有仰慕你的支持者们的期待──」

    无意间,迪豪瑟在脑中回想起曾几何时,他的堂妹克蕾莉雅对他说过的话。

    『迪和瑟哥哥,我非常喜欢哥哥在比赛中的模样。比赛时的你相当帅气。你是彼列家的,也是我的骄傲。』

    ……克蕾莉雅,你愿意在远方看顾我的战斗吗?

    我能够以让你和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族里的所有人引以为傲的冠军之姿,继续战斗下去吗?

    ──冠军要回来了。

    「──我希望,你能够再次让我们,还有仰慕你的所有人,看见排名游戏的冠军,皇帝彼列的风范。」

    ──冠军要回来了!

    「…………遵命,父亲大人……!」

    迪豪瑟的眼中,皇帝彼列的双眸,点起了熊熊燃烧的火焰!

    ──最强的冠军,即将归来!

    不久之后,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冥界。

    ──排名游戏国际大会,皇帝彼列闪电参战!

    在必须受到严格的行动限制以及监视的条件之下,他获准暂时出狱。

    莉雅丝.吉蒙里和瓦利.路西法即将在预赛当中对上,对于兵藤一诚而言,也即将面对在排名游戏国际大会当中第一场和神级选手的比赛。

    战力之差──普遍认为是极为悬殊,就算是赤龙帝,面对坐拥传说中的魔物堤丰,还有奥林帕斯、阿斯嘉阵营两位第二代主神的队伍也不可能赢,所有人都如此预测。

    然而,全世界即将透过这场比赛再次认知到,「红龙(Welsh Dragon)」是何等存在──

    同时,预赛的战斗也即将进入终场,为了进入决胜淘汰赛的抢椅子大战,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