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第二十四卷 校外学习的Grim Reaper Life.3 猫儿们的真相、然后比赛开始了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十四卷 校外学习的Grim Reaper Life.3 猫儿们的真相、然后比赛开始了

    我们从训练空间里回来了。将那个空间的修复和改善、以及之后的调查都交给吉蒙里家和冥界政府后,我们回到了兵藤家。

    由于周边一直遭到乳入侵,兵藤家的周围张开了好几重坚固的结界,而且也从三大势力那里借来了护卫的兵队。

    为了不让普通人察觉到,都施加了人类无法感知到的术式以此来隐藏身形,庭院和门前有恶魔和天使坐镇守护。

    为了不让我的父母再次受到袭击,在他们出门的时候,都会配备隐形的护卫人员。

    这是与邪恶之树一战以来最大的警戒事态。

    特别是庭院的警卫,是前些日子来我这儿打算入我『燚诚的赤龙帝』小队门下的罗伊坎·贝尔菲戈小姐的眷属们。

    不过,杰诺薇亚也说了,最坏的情况下这个家遭受到攻击的话,如果不是神明那样的最强等级的话,是不可能引发什么危机的吧。

    要说原因,是因为家里还有奥菲斯和莉莉丝在。能与龙神姐妹一战的神应该不多吧。

    虽说是最后也是最强的保险,但是目前为止遭到了这么多次的入侵,警戒也是需要加强的。

    可恶,各结界的情报倒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

    目前就是这样的情况。我们聚集在VIP房间里,准备联络冥府。

    好像一有事情就会聚在VIP房间里啊,也对,本来这房间的用处就是这样的。

    本尼亚在桌上展开联络用魔法阵,终于联系到了对面,终于进入了正题了。

    魔法阵出现了对面的头像。

    投影出来的是——比本尼亚的骷髅假面更加华丽的威严十足的死神。

    让人感觉其身处高位的风格,死神无表情地说话了。

    《居然通过阿波罗联系上我……。找我何事?》

    谈吐沉稳,又显威严,不愧是最上级死神之一——奥克斯。

    而和被投影出来的奥克斯面对面的是本尼亚。

    《好久不见嘞,爸爸大人》

    ——爸爸大人。

    ……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叫法啊!我在心中吐槽着,不过被这么叫的那位死神大人,看到自己女儿的突然出现,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

    一瞬的寂静——。

    然后,本尼亚的父亲一转刚才威严的口吻,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本、本尼亚碳,没想到,是你来找爸爸我啊……》

    ——本尼亚碳!?

    ……居然是“碳”啊!又是个出乎意料的叫法!

    刚才的威严早就消失不见了,转而是对女儿的溺爱!我还以为死神都是危险又冷酷的家伙……看来也各有不同啊。

    本尼亚直接开门见山。

    《爸爸大人,我有问题要问你嘞。——女儿受到了塔纳托斯大人的袭击,爸爸大人有没有头绪嘞?》

    《——唔!》

    奥克斯好像有些吃惊,稍作思考后。

    《……塔纳托斯吗。呼姆,原来如此》

    奥克斯注意到站在本尼亚彭边的我们。

    《旁边的是『DxD』的各位吧?我家女儿受你们照顾了。寒暄之类的就……先免了吧。机会也难得,我和你们稍微说下吧》

    然后奥克斯开始说起来了。

    《塔纳托斯是武斗派的死神干部。很多时候会采取超出哈迪斯大人旨意的举动,也几乎不怎么听命于哈迪斯大人》

    噢噢,很普通地和我说这话!或许是因为本尼亚在场的缘故吧,能如此冷静和我们交流的死神,让我太感动了。

    莉亚斯问道。

    “奥克斯大人,您的意思是身为最上级死神的您也不清楚塔纳托斯的举动吗”

    《最上级死神——换而言之就是冥府的干部。因为有各自的职责岗位,不会彼此疏远。不过就算知道也因为基于立场不会去插嘴过问的》

    对此杰诺薇亚没好气地耸了耸肩。

    “所以那个普鲁托,在『魔兽骚乱』的时候袭击了我们”

    奥克斯回答道。

    《还真是说到痛处了。冥府也并不是上下一条心的。有全部接受哈迪斯大人的旨意并付诸行动的实行派,也有稳重观望逐一判断的稳健派。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会相信这一点,我是属于后者的。因为我等是奥林匹斯司章死亡的神,如果故意引发死亡,就会导致各种连锁反应》

    稳健派的奥克斯——。

    我选择相信,从刚才起就很有绅士风度,是我见到的第一位如此正常的死神。

    想想他能把本尼亚教育成这样,应该和我猜想的一样吧……。大概没让本尼亚接触到冥府里那些不正常的死神。

    与巴尔小队比赛的那会儿,在阿库雷亚斯第一次遇到哈迪斯我对他的印象极其差劲,之后还受到了普鲁托一派的袭击。——再加上这一次,我对死神没抱有什么好的想法。

    本尼亚对道出事情的父亲提出了抗议。

    《不仅不阻止他们做坏事,还使其他神话受到牵连……还真敢说自己是慎重的稳健派嘞》

    奥克斯……则是没有找借口推脱继续说道。

    《……不管怎么说,塔纳托斯的举动,查清楚后我会告诉你们的。毕竟女儿受你们照顾了,作为父亲还是要帮你们下的。不过冥府的政治问题,在表面上不能太张扬……。我也会去练习普鲁托二代的》

    能接受来自冥府某种程度上的帮助,这也算帮上大忙了。

    我愿意相信本尼亚的父亲。如果真的背叛我们的话,我想本尼亚肯定会断绝父女关系的吧,不过能叫自己女儿“碳”的父亲肯定不会是坏人。

    不过,我很在意奥克斯刚才说的一部分。

    我悄悄地问向旁边的木场。

    (……普鲁托二代是怎么回事)

    普鲁托……初代在魔兽骚乱的时候被瓦利给消灭掉了。

    木场悄悄地回答我。

    (不管哪个神话,都存在很多有孩子的神明。你看本尼亚同学不也是奥克斯的孩子吗)

    啊,原来如此。神明大人也是有孩子的。奥丁的老爷子也好,宙斯也好,他们都有孩子。

    本尼亚半睁着眼地盯着自己的父亲。

    《爸爸大人,哈迪斯大人是不是又在想些什么坏事情嘞?》

    奥克斯也正面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本尼亚碳,哈迪斯大人的想法我了解的也不是很深。不过,塔纳托斯和哈迪斯大人还是要担心为好。你也好,还是在场的各位》

    “您的忠告会好好牢记的,不过如果您的主子听到您刚才的发言,会不会制裁您呢?”

    奥克斯听了莉亚斯的话,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发出了笑声。

    《如果真会被制裁到那时候再说吧。不过,正因为冥府不是上下一心,所以我才能说到这份上,当然哈迪斯大人也早就清楚这一点了》

    ……住在冥府的死神,有着他们特有的规则和关系。

    哈迪斯所看到的死神和我们所看到的死神想必也是不同的吧,而且死神之间也存在稳健派和武斗派的派别差异。

    我们得到了本尼亚父亲、奥克斯的协助,会帮我们打探塔纳托斯的消息。

    训练被迫暂停,就在我们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收到了西迪眷属的联络。

    说是下一任云外镜找到了——。

    我和莉亚斯、朱乃姐、蕾贝尔,四人一起借由魔法阵转移到苍那前辈和真罗前辈告诉我的地方。

    目的地是东北I县某座深山里的古旧神社。

    周围是茂密的树林、还起着雾。……让人一下子就明白自己踏进了异形的领地。

    我们四人走进神社后发现苍那前辈和真罗前辈已经等在那儿了。

    中央有一面闪着诡异光芒、巨大的椭圆镜子——、镜子上还长着嘴巴和眼睛。

    苍那前辈说道。

    “这就是继承能力的现任云外镜”

    介绍完后、云外镜张开嘴,《有着巨大力量的龙吗》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们马上就告诉云外镜此次前来的理由,希望它能帮我们叫出知晓小猫酱身世的近亲。

    我们没有带上小猫酱一起来。说不定会触及到她最好不该知道的事情,以防万一就没带上。

    毕竟,我们要找的是小猫酱已经过世的双亲,或者是他们其中一人。

    但是——。

    《不好意思,你们的请求我无法实现》

    回答的我们却是拒绝。

    我们不由得迷茫起来。

    苍那前辈听到云外镜的回答后“……果然,不行吗”低语道。

    云外镜继续说着。

    《暂且不说生者,与死者见面的秘术是关乎我族身价的。是不能随意使用的》

    真罗前辈问道。

    “但是先代曾给我们看过…”

    《先代是先代,我并不如先代会四处周旋。被释迦如来和阎魔大王盯住的这份力量继承了之后我就想早早消失在人前》

    居然还说了我也知道的释迦大人和阎魔大人的名字。果然和死者见面是件难事吧。

    蕾贝尔说道。

    “妖魔和恶魔……异形一旦死亡就属于消灭状态了,要把魂魄叫出来本身就是很困难”

    嗯,确实如此。小猫酱的母亲就是猫又,所以这个云外镜很难会为我们叫过来吧。

    也有想过靠瓦列里的圣杯来寻找下……但是可能会对瓦列里造成不好的影响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唤醒原本死去的人,果然会对现世产生不好的影响。这一点在邪龙战役那会儿十分透彻地了解到了。我虽然不认为小猫酱的双亲会是坏人……但是这么做会替换瓦列里的身心,果然还是放弃为好。

    就在我们困扰不已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个小小的身影。

    是有着七条尾巴的三色猫。

    我有见过这只猫!没错,这位大人是——!

    三色猫站在镜子面前,像人类一样说话了。

    “年轻的镜子哟,能否为老夫听取下这些孩子们的请求呐”

    《参、参曲大人……》

    三毛猫——被称作参曲的七尾妖猫看向我们。

    “好久不见了啊,龙帝小子”

    猫妖的长老,参曲爷爷!活了八百年的大妖怪!在与日本妖怪势力缔结和平时候曾经遇见的妖怪。

    现在,小猫酱和黑歌会定期去他那儿修行锻炼。两人如果说要去山上,那么大都是去参曲爷爷那儿修行去了。

    虽说黑歌每次都没拿出干劲来。

    “为什么您会在这儿?”

    我这么一问,参曲爷爷眯着眼说道。

    “没什么,刚巧听闻你们想要打听黑歌白音这俩姐妹的事情”

    然后苍那前辈补充道。

    “如果想要知道小猫学妹和黑歌的事情,我想猫妖长老的力量是必要的,所以就请他来了”

    这样啊,老爷爷的话一定知道小猫酱母亲的事情吧。

    参曲爷爷说道。

    “这件事,我作为猫妖的长老,可不能弃之不顾啊。那么,你又如何打算,镜子哟?”

    听了参曲爷爷的话后,现任云外镜像是下定了决心《我明白了》回答道。

    看来,参曲爷爷对其他妖怪也有很大的影响力的。所谓对症下药,说服妖怪,还是得靠妖怪啊。

    云外镜接受了我们的请求,让我们告诉它小猫酱和黑歌的详细情报,然后使用力量开始寻找。

    镜子闪着妖异的光芒,云外镜说道。

    《……她们的双亲的状态真的很复杂啊。父亲的家系所属的宗教是佛教,需要去和那边的地狱进行交涉》

    说起来佛教&印度神话体系也是有天国——极乐和地狱。所属宗教的不同,死后会去的地方也不一样。

    对于小猫酱她们事情有些了解的参曲爷爷问道。

    “能叫过来吗?母亲藤舞我觉得更麻烦吧”

    ——藤舞。

    原来这就是小猫酱母亲的名字啊。

    云外镜一脸苦涩的说道。

    《父亲那边……不知道生前干了什么,魂魄被棘手的封印束缚着。就算把他叫过来,也是不能好好进行对话的》

    小猫酱的父亲的魂魄被束缚着?他生前到底干了什么啊……?

    参曲爷爷对云外镜说道。

    “我这边也会请阎魔大王来稍微帮下忙”

    《这真是太感谢了》

    “猫又经常被认作是司章死亡的妖怪,也因此我和阎魔大王多少有些交流”

    参曲爷爷让我们准备一桶盛满的水,我连忙转移回家带着水桶回来。

    水桶里装满水后,参曲爷爷看着水的深处。

    “——”

    嘴里不停说着长串的咒语。

    大约过了十分钟,参曲爷爷抬起头告诉我们。

    “……看来,那边也对那个魂魄不好出手。说是恶魔的魔力和魔法师的咒术加在一起对死后的魂魄进行了好几重封印。就连阎魔大王那边也没办法”

    看来这件事十分复杂啊!小猫酱的父亲估计做了比我想象还要严重的事情吧,我们六人带着严肃的表情互相看着。

    “如果有魔王大王的力量和魔法师协会的帮助的话倒还是有些余地的”

    听到这句话后莉亚斯做出了回应。

    “这个时候多亏我们是『DxD』。我去问下他们”

    说完,除我以外的所有人,莉亚斯、朱乃姐、蕾贝尔、苍那前辈、真罗前辈使用各自的渠道,开始联络寻求帮助。

    就在等待途中,云外镜对我说道。

    “反正还需要点时间,需要叫下你们认识的人不?”

    我认识的人也能用云外镜叫过来吗?

    莉亚斯一边张开魔法阵,一边对我说。

    “对了,一诚,记得你的爷爷已经过世了吧?你们家也是佛教系,也是可以叫过来的吧?”

    “我、我爷爷?啊,原来如此,的确是可以叫过来呐”

    让云外镜把爷爷叫过来吗!正好讨论婚礼的时候爷爷也成了话题之一。

    ……我的爷爷。已经去世很久了。

    ……回想起生前爷爷的笑容,我就特别想见到他。

    如果能见面的话,真想在见上一面。

    云外镜说道。

    《如果要我叫过来的话,那么就把名字和生前所住的地方告诉我,这样会好找点》

    只要告诉它这些就能把爷爷叫过来吗。机会难得,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名字是——”

    我打定主意后把爷爷的事情告诉云外镜。

    云外镜沉默了一会儿——。

    “连接到了。那么,我把赤龙帝的祖父映照出来”

    说完,镜子上我的面容开始扭曲起来。

    哇哇哇哇!这就开始了吗!生前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能这么快就叫过来吗!

    我慌慌张张地在镜子面前正坐起来!感、感觉有点紧张啊!

    下一秒——镜子那边传来了声音。

    【——欧、派——】

    “爷、爷爷…?”

    我正想搭话——。

    【戳戳拧拧讨厌~啊!】

    镜子上照出了唱着熟悉歌曲的熟悉的老人!

    和我以及我父亲长得很像的老人——真的是我爷爷!

    爷爷看到我后,还是那张熟悉的笑容,对我说道。

    【好久不见了啊,一诚!人都长这么打了啊!还精神不?】

    …………。

    ……呜呜,爷爷!爷爷的声音和面容!和生前一模一样!

    我面对超乎常理的展开留下欣喜地男儿泪!

    “呜呜,爷爷!真的是爷爷!嗯,我很精神!不过,您怎么会唱那首歌啊”

    爷爷刚才唱的就是那首“乳龙之歌”,我实在太在意了忍不住问道。

    爷爷十分愉悦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的事迹都传到佛祖大人的世界这儿来了啊!最近这段时间,总是会被菩萨大人传唤过去接受褒奖啊!你在现世越活跃,****在这儿越舒坦!毕竟,死后可是顶着赤龙帝祖父这一头衔呐!乳龙之歌当bgm,每天在极乐世界欢歌跳舞!】

    爷爷还是和生前那样一直兴致勃勃地说着。

    这样啊,就连佛祖大人那儿我也变得有名了啊!话说,爷爷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吗……。

    赤龙帝的祖父,还真是变得不得了了啊……。而且在那边还一直用我的主题曲当bgm跳着舞!

    爷爷接着又告诉我。在极乐世界里,赤龙帝——我的活跃广为流传,和邪恶之树战斗的事情全部都知道。几乎所有的神佛都知道了,有名的神明大人还隔三差五地跑来询问我儿时的事情。

    我的活跃,使得爷爷死后也能过得舒坦,这也不错不是吗?

    享受着极乐世界生活的爷爷向旁边的莉亚斯搭话。

    【那边的那位,可是一诚将来的新娘子的其中一位啊?初次见面,我是一诚的祖父】

    “啊,请别这样,初次见面。我是莉亚斯·吉蒙里,爷爷大人”

    莉亚斯郑重地向爷爷打招呼。

    就连将来的老婆之一都知道吗!……真的对我的事情知根知底啊。

    爷爷看着莉亚斯的——欧派,然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朱乃姐的欧派。

    满足的露出笑容点着头。

    【嗯!嗯嗯!一诚!你小时候总说着“要和大欧派的大姐姐结婚”这个梦想就要实现了那!红发的小姐也好、马尾辫的小姐也好,都有着不错的欧派!你奶奶年轻时候也有对挺立的欧派,不过这两位也不输给你奶奶啊!】

    爷爷这么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会被阎魔大人骂的,所以快点说再见吧》

    这么快云外镜就传达时间到了。

    “诶?!这么快?!”

    我不由得震惊!我还只听了爷爷得意事迹啊!?

    莉亚斯对我说道。

    “与死后之人对话,宗教上来说就很严苛。况且你还是恶魔,本来是不能接触佛教世界的”

    ……确实我……转生成了恶魔,既然如今已是上级恶魔吉蒙里的眷属,就从属于圣经、基督教的神话体系之中了。

    明明分别时间已经到了,爷爷依旧是那么开朗。

    【话还没有讲够呐,不过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能再见呐。放心,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了,爷爷会过去帮你的,包在你爷爷身上!一诚!】

    “好、好的”

    爷爷右手一边画着欧派一边说道。

    【——去摸尽天下欧派吧。****年轻的时候,那可是摸了好多好多——】

    话还没说完,通信就被掐断了。

    《通信中断了。不好意思,只能到这儿了》

    我抓着云外镜向爷爷发出诉求!

    “年轻的时候怎么了!?看到了什么样的欧派!?爷爷啊啊啊啊啊!”

    哎呀!还是工口又嗨上天的爷爷啊!但是,还是那么有活力!我现在的活跃能让死后的爷爷过的好的话,我也会以此为豪,需要做的事又多了一件!

    就这样,我和爷爷短暂的再会结束了——。

    莉亚斯和各势力取得帮助后,再次对云外镜说道。

    “——看样子,会帮上忙。魔法阵会由术式进行解析”

    云外镜也《看来可行》说完后准备再次使用了能力。

    《魂魄的记忆由于受到了强力的咒术封印,记忆可能不会正常。正因为他们是亡者,所以有可能不会给你正确的回应,请记好这一点》

    说完后,再次使用能力,镜子里出现了那个人。

    ……根据事先得到的情报,小猫酱和黑歌的父亲是人类。然而,她们俩人却不是人类与猫又的混血儿。

    猫又的特征是能与异种族的异形交合,但如果对方是人类的话,那么生出来的孩子依旧是猫又。如果与人类以外的种族交合的话,生出的孩子就会带有那个种族的特征,所以黑歌才会缠着我和瓦利,希望得到强大的龙的遗传因子。

    镜子的画面就像电视花屏那样,很难看清对方的样子。

    和刚才我与爷爷那会儿完全不一样。

    【……我、我是……我、我是……】

    终于说话了……但是有杂音,听不确切。

    云外镜补充说明道。

    《看样子就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说话也是断断续续,只能听清只言片语》

    ……怎么会这样呢。我说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莉亚斯对着模样长相都不明了的那人说道。

    “塔城……不,白音和黑歌的猫又姐妹你可否记得?”

    【……猫、又……藤舞……】

    看来还记着妻子的名字……但是小猫酱和黑歌——女儿的名字好像忘了吗?

    参曲爷爷问道。

    “没错,就是你带走的猫又。……你对那孩子做了什么?不对,应该这么问吧。你把那孩子带到的那个地方后做了什么?”

    【…………把她带到……纳贝流士家……。在那里……我……想、……做出超越者……后天人工方式、制作出恶魔的变异体……做着这样的……研究……】

    …………超、超越者、后天人工、制作恶魔的变异体……?

    “超、超越者是能后天做出来的吗!?”

    我不自觉地喊了出来!

    小猫酱的父亲,与纳贝流士家分家的黑歌的原主人曾进行研究有所关联……?而且那个研究还是——后天人工制造出超越者的研究……!

    这、这还真是超乎想象的事情啊!?

    莉亚斯、朱乃姐、蕾贝尔、苍那前辈、真罗前辈她们也都没有料想到会这样,都十分吃惊。

    莉亚斯半眯着眼睛说道。

    “……看来,我们踏入了对某人来说不可触碰的领域了”

    ……看来没错。这可是超机密研究。啊,所以魔王大人的卫兵才会冲过去把大半资料给销毁啊。某人感觉大事不妙,所以才下令销毁的吧。

    话题进展导向了不妙的方向,我不由得心跳加速。

    冥界上层一小部分知道了内情,所以才会想要处理掉黑歌和小猫酱,浮现出了这样的推理。

    机密之下进行的后天制造超越者的研究,不销毁的话可就麻烦了。

    小猫酱的父亲继续说道。

    【这是……纳贝流士家那位大人的夙愿……也是番外……内比罗斯……大人的……命令】

    “内比罗斯……!这里居然会出现他的名字……!”

    莉亚斯她们都很惊愕。看来除我以外她们都知道内比罗斯。

    看着一脸迷茫的我莉亚斯为我说明起来。

    “……罗弗寇家是侍奉初代路西法一族,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吗?很久之前侍奉路西法的家族包括罗弗寇一共有六家。”(注:ルキフグス,之前借用原先翻译的路西菲格斯,查了下wiki,准确翻译是罗弗寇,赤龙六柱之一。以下的六位也都是赤龙里面的,有兴趣的可以去看《左门君是召唤术士》,里面都有登场。)

    那六家是罗弗寇、阿加利亚雷普特、撒塔娜琪雅、费洛提、萨格塔纳斯、内比罗斯。其中有现今还存活的家族,也有在之前的恶魔内战中,与政府断绝联系,不知所踪的家族。

    而内比罗斯就是不知行踪的一家。

    苍那前辈捧颔以推测的口吻说道。

    “……纳贝流士的分家与内比罗斯有关联……。三大势力战争的时候,内比罗斯的手下就有纳贝流士家,我有听说过这样的传闻”

    小猫酱的父亲仍在断断续续地说着。

    【……藤舞、是优秀的猫又……后天制作超越者的研究……她不仅出手帮助我……她自己……还倾心于我……我说的都愿意去做】

    看来小猫酱的母亲有在帮丈夫做研究。

    我问参曲爷爷。

    “您知道这件事吗?”

    “没有知道的这么详细。不过,到底知道藤舞喜欢上了一个做着不好研究的人类。我也有忠告过她不要继续下去”

    ……是这样吗。看来小猫酱的母亲喜欢上了一个很不妙的人。

    我有件在意的事情,这么问着那人。

    “那,那个,小——白音和黑歌,这俩名字的猫又……是你和藤舞阿姨的孩子,你不记得了吗!”

    一时的沉默。然后他这么回答我。

    【……说起来……藤舞……的确生了两只猫】

    ——什么!……这、这回答,太过分了吧!

    两只,居然说两只!这个叫法太奇怪了吧!?

    我控制不住自己抓住镜子喊道。

    “你不记得了吗?!乌黑耳朵和尾巴的美女、雪白耳朵和尾巴的可爱小女孩的姐妹啊!她们可是你的女儿啊!?”

    【……想不起来……名字也……记不起来……你这么一说、的确藤舞有对窝提起过这样的名字……】

    …………。

    …………我、我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么过分的话……。妻子……不对,为了研究把猫又带走……明明生下了孩子,却根本就不知道。更正下,是迷糊地记不起来。

    ……这种话,怎么可能告诉小猫酱啊……。……你的父亲为了研究利用了你的母亲,虽然把你们生了下来,但根本就没有记住你们……!

    愤恨不已的我已经气得发抖。蕾贝尔也一脸悲伤地握住我的手。

    蕾贝尔也和我一样的感受吧。

    小猫酱的父亲继续说道。

    【……对了、有一件事、想起来了……藤舞……把发饰交给了……黑猫……是为了不得已的时候……将研究成果隐藏起来……而知道这一点的……纳贝流士的……那位大人和……内比罗斯家的……】

    小猫酱的发饰和这个情报吻合了——。

    那个猫脸形状的发饰,原来是为了隐藏研究成果……?

    莉亚斯和苍那前辈看来得出了结论。

    “死神们盯上小猫的理由……就是这个了吧。那孩子的发饰,一直被当做是母亲的遗物”

    “塔纳托斯的目标应该就是后天制作超越者的研究。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但是现在知道了理由就有了很大的进步”

    能知道塔纳托斯的目标的确是很大的收获。

    虽然我也因为打击而说不出话来……。

    但是我注意到了一件事,开口问莉亚斯。

    “小猫酱的那个发饰,不是莉亚斯你给她的吗。小猫酱以前告诉我这是从你那儿得到的”

    “平常戴的是我送给她的。但是她还有一个。因为不想弄坏遗物所以就做了复制品交给她了。遗物可是需要好好保管的啊”

    原来是这样啊。又知道了一件小猫酱的事情了。

    云外镜说话了。

    《时间差不多了,要切断了》

    镜子里面的小猫酱的父亲——。

    【……等等、那个研究……怎么样了?我死后……有出成果吗……?……谁都好……。……列维泽姆、萨杰克斯、阿邱卡以外的超越者……制作出来的……后天的超越者……请一定……】

    云外镜的能力被切断,与小猫酱父亲的对话也结束了。

    到最后……依旧只关心自己研究的男人——。

    对话结束后,我们为了今后进行了讨论。

    “小猫酱的发饰隐藏着后天制作超越者的研究资料,知道这一点就有了很大的收获……!”

    总之先把这件事传达给信得过的组织,让他们进行情报分析吧。

    别西卜大人和格里高利应该很适合吧。大家都点头同意这个提议。

    与爷爷再会的半分喜悦,与小猫酱父亲对话的半分悲伤,带着这些,我们踏上了归途——。

    为了超越过去的自己——。

    “嗯,既然小猫酱下定了决心,那么我会为你加油的。不过我也得为黑歌加油”

    小猫酱小声地笑了出来。

    “嗯,请一定也给黑歌姐姐大人加油。……不过,希望加油的比重能稍微往我这儿多点”

    这之后,又陷入了少许的沉默。

    而先开口的是小猫酱。

    “……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事情,一诚前辈你是知道的吧?”

    ——唔。……小猫酱是要问我她父母的事情吗。

    我——没有辩解地点着头。

    小猫酱抬头看着天花板说道。

    “他们二人是怎么样的人,黑歌姐姐大人总是很暧昧……。但是就算不告诉我,我多少也是明白的。……总之,他们是那样的人,所以黑歌姐姐大人才苦于不想告诉我吧,我多少察觉到了”

    “小猫酱,但是,你的母亲——”

    我想至少把这事告诉她也好,但是小猫酱——摇了摇头。

    满面笑容地告诉我。

    “不用告诉我也行。因为,我现在和幸福。有那么多姐姐,佑斗前辈也想自己的亲哥哥,还交上了那么多朋友,关键……我还有了喜欢的人”

    脸上染上了些许红色,小猫酱对我说道。

    “我现在有了这么多的家人,我会好好为此战斗的。会好好生活下去的”

    黑歌——。小猫酱很坚强。比你想象的还要坚强。不,是变得坚强起来了。因为有莉亚斯,有我们陪在她的身边——。

    总有一天,就算将她父母的真相告诉她,我想她也一定能接受的吧。由我来……果然,还是不行。应该由黑歌来说。

    小猫酱在浴池里走了过来,一点一点靠近我。

    面对着我问道。

    “一诚前辈,『魔兽骚乱』那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我说的那句话”

    ——等我长大了,请让我的当你的新娘。

    那时候,小猫酱是这么对我说的。我当然不可能忘记。

    “当然,我记得牢牢的”

    小猫酱面红耳赤地,大声地告诉我。

    “到时候请一定给我答复”

    说完,她快速爬出浴池,冲向更衣室那里。

    “对了,桑拿室那里还有莉亚斯姐姐大人!”

    说完就把我一个人丢在浴池里了!

    我按照小猫酱所说的,往桑拿室那里看去——正好碰到打开门走出来的全裸的莉亚斯!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满足的双峰、绮丽的粉丝山峰!在我看来也是完美的紧致大腿、至极的酮体真是大饱眼福!

    “对不起啊,我并没有打算偷听的打算……不过总是找不到出来的机会”

    一边说着一边去淋浴那里把汗水洗净,之后也进了浴池。

    正巧,比赛也快乐,彼此交流下吧。

    “比赛,我会给你加油的。嗯,不用说你也知道的吧”

    “呼呼呼,我当然知道的”

    莉亚斯向眨了个眼,然后气势十足地说道。

    “就算我将你宿命的对手给打倒也不要怨恨我哦”

    “如果真打倒的话,还真会是个有趣的展开啊”

    这么说完后……感觉氛围渐渐进入佳境。然后就彼此靠近,嘴和唇就要贴近的时候。

    “深夜洗澡也不错嘛!”

    “说的是呐!突然把人家叫起来的时候的确很火大,不过现在想想深夜洗澡也很棒”

    “……虽然很困,但是会陪你们”

    杰诺薇亚、伊莉娜以及爱莎(困困模式)教会三人组跑进来了!(吐槽:改名捉奸三人组吧)

    三人看到我们不由得大惊。

    “都、都这么晚了还有在浴室里胸贴胸调情的!?”(注:乳缲り合う=调情、幽会)

    “不会吧!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姐、姐姐大人!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

    这一如既往的展开,我和莉亚斯互相看了看,不由得大笑起来。

    结果,我并没能一个人独享大浴室……不过能听到小猫酱的想法,能为莉亚斯送上加油的话语,我感觉也挺好的——。

    然后,终于到了莉亚斯小队和瓦利小队比赛的那一天了——。

    我为了帮莉亚斯加油,同时为了对会场进行警戒来到了比赛会场。

    比赛会场是冥界堕天使领地新建设的体育馆——『法芙娜·体育馆』。

    这名字是以之前帮助过阿萨谢尔老师的龙王的而建成的。门口还建有法芙娜的金色雕像和穿着堕天龙之铠(Down·Fall·Dragon·Azazel·ARMOUR)的阿萨谢尔老师。

    ……这个一看就知道是采用了老师自己的提议吧。主张太明显了!

    对了,我们来这里进行警戒的原因也是听了几濑兄的提议。

    “收到了塔纳托斯派的死神盯上了莉亚斯·吉蒙里小队与瓦利小队的比赛这样的消息。虽说还没确定真伪……不过以我从事幕后工作的经验来看还是有可能会袭击过来的”

    ……我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所以就让小队成员们一起来进行警戒了。

    如果真的是没事发生那是最好。比赛的情况也能靠手机直播来观看。

    可恶!明明是打算亲眼观看比赛的,结果现在只能靠手机看直播了!

    但是能让莉亚斯和瓦利的比赛平安无事进行这也值了。

    因为消息并不确定,所以并没有终止比赛。当然每次比赛都有森严的戒备。

    万一真出事了,比赛就会暂停,我们小队会和莉亚斯瓦利他们一起共同迎击塔纳托斯一派。

    不过,这难得的比赛还是尽可能他们两人同时也让观众尽兴。

    所以这是『DxD』的机密任务。对手是塔纳托斯派。……尚且不知会不会来,但是来了就一定打趴下!

    顺带一提这次并没有塞拉奥格和提欧里奥他们的协助。他们原本也想赶过来的,但是因为谜之恶魔在他们的管辖范围搞事,他们没能余力顾忌这边。

    西迪眷属也是为了以防驹王镇被谜之恶魔攻击,也都留在人间界。不过幸好有把本尼亚

    借给我们。

    因此,这事只能靠我们自己摊平了。

    又要不得不和那些能穿过结界的威胁进行战斗了。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穿过各地的结界的呢。

    我们「燚诚的赤龙帝」小队聚集在会场的附近。(波瓦保持的迷你龙状态)。

    虽然不是比赛和练习,但是碧娜氏和罗伊坎·贝尔菲戈小姐也一同前来。

    我向罗伊坎小姐道谢。

    “真不好意思,明明消息还不确定我却说要警戒。而且你还接受一起来”

    罗伊坎小姐微笑着回答我。

    “没事啦。反正我也有的是时间。再说了如果真的能相安无事是最好了不是吗?”

    就在我们打算决定警戒的分配的时候。

    “我也过来帮忙了,兵藤一诚君”

    ——这么说着,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几濑兄和几名特工!

    “几濑兄!”

    几濑兄让黑色的狗狗——刃坐下后,对我们说道。

    “既然对手是精通袭击和暗杀的专家,那么你们也就需要猎手他们的专家吧、”

    几濑兄看了看体育馆,笑着说道。

    “而且——我可不想看到瓦利他们的比赛有多余的虫子进来”

    噢噢!这还真是剂强心剂啊!刃狗小队一起来帮我们警戒了!

    “就是这样的说!才不能让他们妨碍到小瓦的比赛的说”

    说着这话的是头戴白色丝带魔法帽的金发美女魔法师——菈维妮亚·蕾尼小姐。

    接着向我们打招呼的是一位绑着头发,穿着特工制服的漂亮且兴致很高的大姐姐。

    “我叫皆川夏梅!你就是乳龙小弟弟吧?人家可想见你了!我可是有在追你的电视剧哦?”

    之后打招呼的是肩膀上搭着一只白猫的男性。是个不良风的帅哥。

    “啊——,我叫鲛岛纲生。嗯,我也喜欢巨乳”

    皆川姐姐轻轻拍了下鲛岛兄的头后说道。

    “正式成员还有其他几位。就放在以后再给你们介绍吧”

    虽然刃狗小队赶过来帮忙,不过我还是打算委婉拒绝。

    “几濑兄,这是我们自发的警戒。只是担心比赛会受到袭击才会来警戒的。……你们是格里高利重要的特工队,不好意思让你们来帮忙一起警戒不知道会不会来对手——”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几濑兄给打断了。

    “我来陪你们。正因为你们打算全力以赴,所以我们才决定来陪你们的。之前说辞不过是我的场面话罢了”

    “——唔”

    ……我无言以对。刃狗小队的各位也点头同意队长的话。

    他们的热情真让我感动!

    几濑兄说道。

    “阿萨谢尔他走之前也对我说道。——偶尔去陪陪他们的乱来”

    鲛岛摸着兄肩上的小猫说道。

    “猫又的小姑娘们被死神盯上,作为男人不尽全力对付死神可不行。作为猫使一定让我们帮上你们”

    皆川小姐也大大地点了点头。

    “没错没错,我们虽说是特工和精通暗杀,不过原本就喜欢热血展开哦!”

    几濑兄伸出拳头。

    “让他们来一场精彩的对决吧。就由你们和我们来保护。无事发生是最好的。但是万一发生了——”

    我也伸出拳头,碰了碰几濑兄的拳头。

    “直接揍死”“直接砍翻”

    我和几濑兄一同宣誓,互相下定决心!

    就这样,我们为了对付不知会不会来塔纳托斯,和几濑兄率领的刃狗小队一起警戒——。

    希望你们能有场精彩的比赛。

    ——瓦利、莉亚斯!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