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短篇 2016年9月号龙杂志附赠册子短篇 《爱的形式》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2016年9月号龙杂志附赠册子短篇 《爱的形式》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翻译: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洁诺薇亚、伊莉娜、爱西亚。

    一般被称为「纯真无垢」、说得难听点叫「不知世故」的恶魔和天使。

    向这样的神秘学研究部三位女生逼近的,是桐生蓝华的魔爪。

    危险啊教会三人组,桐生的好意里混杂着恶意!

    那是某天的午休时间。

    那天室外很晴朗,因此我和爱西亚与伊莉娜一起在校园的一角共进午餐。吃完饭后,我洁诺薇亚从教室里拿过来的纸袋中取出了一册本子。

    「洁诺薇亚,那是什么?」

    伊莉娜讶异地发问。

    「嗯?这个啊。这是从桐生那里得到的『薄本』。」

    没错,这是在桐生处拿到的薄本。伊莉娜很有兴趣地看着这个本子。

    「确实是很薄的本子呢。从封面来看……是漫画?」

    如她所言,封面上描绘着漫画风格的插图。

    我一边把本子给爱西亚和伊莉娜看,一边介绍从桐生那边听到的说明。

    「嗯,好像是叫『同人志』。听说都是业余爱好者和职业人士出于商业目的进行二次创作、或者写下表达自己想法的创作物。」

    在日本似乎非常盛行,在各项活动中都有很多出品。可以说是被称为漫画和动画大国日本的特有文化吧。

    爱西亚歪着头问:

    「那么这个『同人志』的内容是什么呢?」

    「标题是『王子×野兽~野兽捕获完成~』。听起来就挺吓人的。这封面上的两个男子——就是一诚和木场。」

    我将封面上的男性指给两人看。爱西亚和伊莉娜十分惊讶。

    「诶!?一诚君和木场君的漫画!?好厉害!」

    伊莉娜大吃一惊。

    我从桐生处得到说明的时候也很吃惊。那是当然的吧。因为身边熟悉的两个人成为了创作物的对象。

    我把在桐生那里听到的告诉两人。

    「啊啊,很厉害吧。没想到有这两个人的漫画呢。似乎是漫画研究部在阴影中制作的漫画,这所学校里主要在女学生之间流传。据说是系列的第二部了……」

    系列第一部在二十册的长篇连载之后已经完结了,听说已经绝版了。这一本似乎是女学生们期待已久的新作,桐生说要入手这个她也费了一番周折。

    这个情报让爱西亚非常感动。

    「漫画研究部的各位为了出版漫画非常热情地参加到了社团活动中呢。总觉得好厉害啊。光是作为创作者就值得尊敬了。因为我是怎么也办不到的。」

    伊莉娜也点头同意。

    「我完全理解哟,爱西亚桑。学生能够描绘漫画,足以感到自豪了。」

    我也有抱有同样的想法。懂得创作的人实在是太棒了。仅仅是这样就让我感受到了才能。从过着战士生活的我的角度来看,这完全是不同世界的能力。

    然而,这本『王子×野兽』也有不足为外人道的一面。

    「不过,这本书似乎是在学校的里世界流通着。好像是不能拿到台面上的东西。听说学生会也将目光放在漫研的本子上。」

    据说前作被学生会严格检查,多次受到没收和注意。即便如此,漫研的部员也没有放弃,在避开学生会耳目的情况下延续着系列,最终迎来完结。我很想对这份热情表达敬意。

    不管是什么时代都存在着异端审问。应该是有了想要跨越这个限制来表达的内容吧。他们的热情可以说是冲破了学生会之网。

    但是,伊莉娜点头同意学生会的意见。

    「这样很正常吧。把漫画带到学校里是违反校规的。作为社团的发表物,虽然应该不会引发什么冲突,但还是觉得不应该在校内流通。」

    被说了这样的话……听起来也没错。

    我咳嗽几声改变话题。

    「嘛,那种事先放在一边。三个人一起看看这个吧。桐生说,作为驹王学园的女学生,这个系列过目一次是不会有损失的哦。」

    「这应该会很有意思。」

    「是!我喜欢漫画,所以非常期待!」

    看来伊莉娜和爱西亚都很感兴趣。即使是嘴里说出严厉意见的伊莉娜也战胜不了对以一诚和木场为主角的创作物的好奇心。

    三个人围在一起,打开书本。

    翻开书页,少女漫画风笔触描绘的一诚和木场登场。

    「……嗯,漫画里的一诚眼睛里闪耀着光芒。」

    和真正的一诚比起来,线条略嫌纤细了吧。他的裸体我经常看到,有着更加强健的肌肉,真是个男子汉。我觉得木场私底下时而显露的表情足以充分体现这一点。

    「一诚君,闪闪发光呢。」

    「漫画里的一诚桑也很帅。」

    伊莉娜和爱西亚认真地看着漫画里的一诚。嘛,我也喜欢看一诚的漫画。

    往下翻页,一诚和木场的接触似乎逐渐增加。再这么进展下去……两人手把手的交流越来越紧密了。

    「……??」

    「呐,这个……」

    「……总觉得,男性同伴之间的关系好过头了,都粘在一起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有些难以理解的我们三人继续阅读——

    一诚和木场……嘴唇重叠在一起的页面来了!

    「「「——!」」」

    三人同时吃了一惊,不知不觉间离开了本子!

    什、什么啊,现在这是……?一、一诚和木场……渐渐变得要好……接,接吻了吗……?为、为什么,至今为止的男性朋友之间会……

    伊莉娜在稍微缓过气来之后,调整了一下呼吸,用高八度的声音发问。

    「等、等等,洁诺薇亚!这、这、这这这这这个是!」

    爱西亚的脸部表情剧烈颤抖、冒出热气,完全无法掩盖动摇的样子。

    「啊呜呜呜呜呜!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一诚桑和……木场桑这样……啊呜呜呜呜呜……!」

    嗯,一诚和木场……真是不得了啊。

    「……不,说实话,我也吓了一跳 。难、难道说,是男性之间的……这就是同性恋吗?」

    伊莉娜气喘吁吁地应答。

    「是、是啊。男孩子之间、那、那、那那、那个样子……真是的!都给我看了什么东西啊!我可是天使哦!?如果直视这个,就要堕天了!」

    「对、对不起。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书……」

    我坦率地向爱西亚和伊莉娜道歉。

    受到一诚的影响,我也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可疑的书籍和影像制品,但还是第一次接触直接表达同性恋的东西。这部作品描述的是我的伙伴,这一点也很叫人惊讶。

    已经平静下来的爱西亚说。

    「……不过,我觉得它之前描述出了一诚桑和木场桑平常的样子。两个人总是那么密切地讨论,似乎交流着对我们都不能说的话。」

    说得没错,正如爱西亚所言,一诚和木场两个人经常在一起。不,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休息时间能看到在学校的角落里交谈,修行也大多是两个人共同进行。说不定,一诚和木场对话的时间比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时间还要长吧?

    「换句话说,也是有现实基础的,就是这么回事。嗯,我记得还看到过类似于漫画这样的其他情景。那两个人……男性同伴之间秘密的一面也太多了!」

    这样啊,漫研的部员们就是以此取材把这个本子创作出来的吧。认为两个人的关系超越了友人、伙伴的一线,成为了爱的组合。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个薄薄的本子——『同人志』!

    「女学生之中有一部分大概就是这么看待一诚和木场的吧。」

    我的话让伊莉娜和爱西亚歪头沉思起来。

    「……那么,一诚君,或者木场君,有没有喜欢对方呢?」

    「一诚桑正在和莉雅丝姐姐大人交往吧?和木场桑之间却那样……」

    那么,木场是怎么看一诚的……?不,等等,确实想起了让人在意的事。木场经常对一诚送来热情的视线。模拟战也打得非常开心。有时我和一诚结伴购物,一诚也经常通过手机和木场愉快地聊天!

    ……原来如此,女学生们说不定意外地揭露了真相!

    ——真正抓住了一诚之心的,不是莉雅丝部长和我们,而是木场。

    我叹息着对两人说。

    「……爱西亚、伊莉娜,或许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误。想要和一诚在真正意义上亲密起来,不应该去模仿莉雅丝部长和朱乃副部长,而是要学习木场的行动。」

    「「——!?」」

    我的话让两人大受冲击,然后似乎也直面了真相。

    「……是、是啊。一直和一诚君亲切相处的木场君。自然的对话、接触,回想起来,这一切都不是白费工夫!」

    「向、向木场桑学习和一诚桑交往的方法的话,就可以使关系变得更好吗!?」

    怎么说呢,这个本子如实表现了我们所不知道的与一诚的交际术。如果再早一点看到这个的话,我们和一诚之间的关系可能会更加接近。

    ……虽然感觉到切齿的悔恨,但是在毕业前接触到这个本子还不算晚。我再次强烈地向两人表达想法。

    「听好了,读了这本书,我们不就相当于改为学习木场对一诚的交际术了吗?我们与一诚关系变得更好的必要事项,不是年长二人组官能的迫近方法,而是像木场那样自然的接触方法!」

    「是!」

    「我知道了!」

    就在我们三人怀着这样的想法,打算继续读书的时候——

    「在那边有什么事吗?」

    突然有人说话。回过头来,看到学生会的真罗椿姬副会长站在那里。来到这样一个校舍的角落……是利用午休时间进行巡逻吗?

    副会长把视线移向我们的本子,眼睛里光芒一闪。

    「……那是,漫画吗?不行啊,不能把这样的东西带到校内。」

    副会长皱着眉头走过来,拿起我们的本子。

    「真是的,就说莉雅丝桑的眷属自由过头了……这、这是!?」

    副会长惊愕于她手上本子的标题。

    「想尽办法也没有入手到的新系列!初版一发售就卖完了,再版的日期都还没有确定呢!」

    看起来就像发现了宝物似的一脸恍惚的表情。

    「「「…………」」」

    在我们三人十分惊讶的时候,真罗副会长咳嗽了几声后说:

    「……这个没收了。这种本子学生会是要回收的。迟些得去说一下漫研……对了,这本书是怎么入手的?」

    「从同班同学、叫桐生的女学生那里拿到的……」

    听到我的话,副会长嗯嗯地点头:「桐生桑啊,我记得。」

    「桐生桑那边我会跟她说的。你们也要在下午上课前回到教室。那么,再会。」

    副会长说完以后便离开了。

    ……本子被拿走了。之后我必须向桐生道歉。遇上了这样的麻烦事,就必须向人家说明原因并且想办法把书还给人家。

    后来,我跟一诚和木场说起这事。「可恶的桐生!」一诚被激怒了。木场只是苦笑……那个时候我听一诚说了,这本书不是真实的,只是一种妄想。

    嗯,妄想吗。妄想的创作物。

    然而,当看到一诚和木场自然地谈笑时,就觉得存在着作为女性的我们无法进入的性别之壁。或许我没办法成为一诚真正的朋友。

    但是,这样也不坏。因为,我要和一诚——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