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高校DxD > HERO BD特典 恶魔高校D×D 0 第一话 红发的灭杀王子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HERO BD特典 恶魔高校D×D 0 第一话 红发的灭杀王子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翻译: byw(轻国ID)=心月星君(百度ID)

    圣经记载之神、四大魔王消失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

    冥界——吉蒙里领,一位王子呱呱坠地、初试啼声。

    集结在产房里的多位目击者,看到新生的王子漂浮在空中,释放着绝大的魔力。

    覆盖在新生儿身上的——是『消灭』的魔力。

    其质量对一个婴儿来说完全无法想象。受到这样的魔力影响,放置在房间里的家具、杂货装饰品等逐渐变形崩解。

    即使是生产时在场的医师,也无法接触这超常的魔力。

    抬头看着自己的孩子漂浮在空中的虚幻景象,男性——吉欧提克斯・吉蒙里嘀咕着。

    「……果然,继承了那种力量吗。」

    与找不到实感的吉欧提克斯形成对照,在产后疲惫的表情上露出笑容的是母亲维妮拉娜・吉蒙里。

    「呵呵呵,大王本家要发怒喽。……不,魔王的血族都会警戒的吧。」

    维妮拉娜出身于上级恶魔「七十二柱」排行第一位——大王巴力家。而『消灭』的魔力原本是巴力家的特性。

    孩子出生在吉蒙里家,却得到了巴力家的强大特性。

    「……或许这也是我选择你那一刻起就决定了的事呢。」

    吉欧提克斯一边这么说,一边尝试靠近毁灭魔力在身的自家孩子——婴儿在母亲维妮拉娜的魔力操作下牵引到了床上。

    无视周围人员的担心,维妮拉娜疼爱地抱起带着毁灭魔力的婴儿。

    「没关系。我来抱。——那么,亲爱的,这孩子的名字决定了吗?」

    吉欧提克斯走向抱着孩子的妻子,说道:

    「瑟杰克斯。男孩子的话就决定是这个。」

    维妮拉娜对心爱的孩子柔声细语:

    「瑟杰克斯……我亲爱的瑟杰克斯。你一定会背负上残酷的命运。但是,放心吧,继承了我的血脉,你——会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婴儿——冠以瑟杰克斯之名的命运的王子逐渐减弱了散发出来的魔力,终于停止了释放。

    将自己的手交叠在妻子抱着孩子的手上,吉欧提克斯为自己孩子的诞生而欣喜——同时为未来而忧心。

    —●●●—

    ——十七年后,吉蒙里城下町的公民馆。

    一个房间里,红发的少年正在弹奏钢琴。

    少年正是成长起来的吉蒙里家嫡男——瑟杰克斯・吉蒙里。

    瑟杰克斯弹着钢琴,聚集在一起的孩子们唱着歌。

    这是吉蒙里领自古流传下来的童谣。

    瑟杰克斯一到休息日,就来到这个公民馆给城下町的孩子们教童谣。有时候也教自己作曲作词的童谣。

    出生于情爱深重的吉蒙里家的他,对领民进行接触时毫无隔阂,也有着和平民一样的爱好,因此与吉蒙里领的居民非常亲近。

    「今天就到这里吧。」

    到了结束的时间,瑟杰克斯这么说。孩子们聚集到他周围。

    「瑟杰克斯大人!想继续听前几天讲的西迪领的童话故事!」

    「我希望能教我弹钢琴!」

    「瑟杰克斯大人瑟杰克斯大人,冥界三峰驼的驼峰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啊?」

    被孩子们一个接一个提出问题的瑟杰克斯在视野的角落里一瞥——看到略微打开了一点的门外站着自己的相关人员。

    「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下次有时间再跟你们说各种各样的事情。今天请先回家去吧。」

    『诶!』

    虽然孩子们对瑟杰克斯的话有不满,但没有一个表示异议,就这样向瑟杰克斯告别,离开了房间。

    瑟杰克斯开设的童谣教室结束后,吉蒙里的下臣进入室内,告诉他:

    『瑟杰克斯大人,出发的时间到了。』

    听到这句话,瑟杰克斯苦笑起来。

    『啊啊,知道了。真是的,气氛别这么凝重。』

    盖上键盘,他离开了公民馆的房间。

    第二天——

    冥界的首都『路西法德』。这是瑟杰克斯・吉蒙里造访之地。

    路西法德的圆形竞技场里,上级恶魔的年轻子女们自冥界之中受招集而来。

    魔王一族招集的「新生代恶魔同侪交流会」……是这样的名义。

    社交界的一部分……说起来很好听,事实却是另外一回事。

    会场内,以交流为名的暴虐行为到处蔓延。

    「看吧,怎么了怎么了?这就不行了吗?」

    继承魔王别西卜之血一族的年轻人和上流阶级的子弟进行较量……

    ……这是一面倒的。

    继承了魔王之血的不可能是弱者。即使是七十二柱出身的上级年轻恶魔也有着无法匹敌的实力差距。

    魔王一族的年轻人以绝大的魔力压倒了年轻恶魔。

    「站起来站起来,你这样可担当不了冥界的未来哦?」

    继承别西卜之血的年轻人嘲笑着。

    「呜……」

    贵族年轻人狼狈不堪地站起来,发出气焰攻击……被轻易无视了。

    这副样子尽数落入坐在高出一截的观众席前列——王族专用列中,愉快地观战着的魔王之血继承者们眼中。

    「欧里亚斯(七十二柱第59位)家的嫡子,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别西卜吗?」

    「没什么。前几天送来的献品好像比去年质量差了不少。农作物、果实之类都有些糟糕。」

    「哈哈哈!那样的话受到些许指导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叫他们连我等王族分予的领土都保全不了!」

    王族们毫不留情地嘲笑着被别西卜之血继承者痛击的欧里亚斯家嫡子。

    去年,欧里亚斯领的农作物受到未曾有过的病害侵袭,领地受到了很大打击。因此,上贡王族的献品质量也有所下降……

    三大势力的战争过后,恶魔世界的经济形势一直没有恢复,不仅如此,状况仍在持续恶化。很多学者认为,由于战争造成的人口锐减,恶魔种族在不断衰退。

    这种情况下,上级恶魔的各家仅仅是维持自己领土的形势都已经竭尽全力了。再者,魔王一族的政治是独善其身主义,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无法依赖。现在,欧里亚斯家就算出现了病害,也没有接受到政府方面任何援助。相反,在所谓的交流会上,这家上级恶魔的嫡子受到了阴狠的欺凌。

    如此一来,被王族欺负的贵族子女会去对领民们说「都怪你们不好好努力!」。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足为奇。冥界——恶魔的世界就这样自上而下地掀起一连串负面的连锁反应。

    发生在瑟杰克斯眼前的暴虐行为,展现了冥界现在的样子。

    在竞技场的边缘,注视着别西卜家年轻人和欧里亚斯家嫡子交手的是七十二柱出身的子女们。

    这些子女多数都因王族的欺压震颤不已。不为所动地看着这一切的,包括瑟杰克斯在内,有四名。

    在瑟杰克斯身旁看得一脸滑稽的是黑发双马尾的美丽少女。

    「为什么我们要来出席这么白痴的活动啊?」

    厌恶地吐嘈的少女——赛拉芙露・西迪有点着急。她是西迪家的继任宗主。

    她和瑟杰克斯在出生后不久就认识了。年龄更小,现在是十六岁。

    因为彼此的母亲是朋友,所以和瑟杰克斯经常往来。

    站在瑟杰克斯和赛拉芙露两人稍后位置的少年回答:

    「王族方面似乎非常在意同世代的贵族新生代。」

    说这话的,是阿斯塔蒂家出身的阿杰卡・阿斯塔蒂。他和瑟杰克斯同龄。

    听了阿杰卡的话,赛拉芙露打从心底里表示不爽。

    「哼,人家可不想为这么无聊的事情花时间。」

    赛拉芙露的身体覆盖上了攻击性的气焰。她的情绪非常容易激动,但也不会持续很久。

    「太显眼了,赛拉芙露。别忘了我们的力量基本上被视为是秘密。」

    听到阿杰卡的忠告,赛拉芙露耸耸肩。

    「知道了啦……不过,有这个不让家族之名蒙羞的命令压着,人家是真不清楚该怎么办了。」

    瑟杰克斯也只能向血气方刚的青梅竹马传达一个无言的表情。

    「……唔唔,困了。」

    离他们稍远,站在那里就开始打瞌睡的是法尔毕温・格喇希亚拉波斯。

    他比瑟杰克斯年龄大,是十八岁。

    瑟杰克斯、阿杰卡、赛拉芙露、法尔毕温年龄接近,从小就开始互相交流,彼此间有着推心置腹的信赖关系。

    他们身上带有某些事情,需要成为尽量不引人注目的存在。

    但是,瑟杰克斯看着这个交流会……对发生在眼前的激烈霸凌行为产生了严重的忧虑。

    对情爱深重的吉蒙里家出身,平时不仅仅是下臣,还会对领民多加关注的他而言,眼前的惨事令人痛心。

    欧里亚斯家嫡子正面承受了别西卜家年轻人的气焰,衣服破裂,皮肤灼烧,嘴巴和鼻子里流出鲜血。

    即使是在华丽的世界中诞生的贵族孩子,在绝对权力的拥有者面前照样被打得破破烂烂……

    实在是一个让人想背过身去不忍直视的光景。

    这种事情是魔王一族的定期行为。

    那就是,哪怕身为贵族,也绝对不能忤逆王族——这是必须让上级恶魔的年轻人自觉认识到的现实。

    魔王家族出生者和除此以外的家伙,就是存在如此大的差距——

    实际上,冥界是由四大魔王的血统家族所支配的。

    主要代行亡故魔王之职的,是四大魔王的实子——王子、王女们。

    也就是: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リゼヴィム・リヴァン・ルシファー)、维德雷德・巴萨伦・别西卜(ビドレイド・バシャルン・ベルゼブブ)、祖法美・特蕾亚克・利维坦(ツファーメ・テレアク・レヴィアタン)、达麦多斯・泽雷克尔・阿斯莫德(ダマイドス・ゼレイケル・アスモデウス)四名。

    不过,魔王笔头(即领头者)路西法的王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并不执掌政治、军事两方面的直接指挥权,而是交给了其他人。

    因此,实际上冥界的决定权掌握在魔王别西卜的嫡子——维德雷德・巴萨伦・别西卜王子手里。

    迄今为止,代理者们都没有冠上『魔王』之名……不过,在稳步推进三大势力之间的战争重新开始的准备。

    他们一直提倡彻底抗战。

    这时,别西卜家年轻人出现了疏忽大意。

    欧里亚斯家嫡子释放出的一击魔力,擦过了别西卜家年轻人的脸颊。

    脸颊上渗出血来。别西卜家年轻人用手指划过脸颊,手指沾了血——

    那个瞬间,竞技场的空气冻结了。

    让王族流血——这样的事……是绝对不能发生的。

    眼看着别西卜家年轻人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愤怒形于颜色。

    他的身体覆盖上危险的气焰,手中产生了巨大的魔力。

    「……混账。区区贵族……魔王一族的我、王族的我!居然流血了吗……!」

    杀意支配了竞技场。别西卜家年轻人放出了凶恶的气焰!释放出来的气焰将欧里亚斯家嫡子包围了——

    大家都认为欧里亚斯家嫡子将会灰飞烟灭的那一刻。

    竞技场里解放出漆黑的魔力,将别西卜家年轻人放出的强大气焰包围起来——将气焰的一切都消灭掉了。

    瑟杰克斯介入,保护了欧里亚斯家嫡子。

    他无法坐视这种毫无道理地被杀害的状况发生在眼前。

    对于这个行动,阿杰卡脸上浮现复杂的表情;相反的,赛拉芙露很开心。

    瑟杰克斯当场下跪,为自己的出格行为道歉。

    「……我多此一举了,非常对不起。」

    不作辩解,只是道歉。这样显得更加恶劣了。

    别西卜家年轻人眼角抽搐着,愤怒使得脸更加扭曲了。

    妨碍自己、抹杀自己的气焰,刚刚发生的这些事情对王族出身的年轻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吧。

    别西卜家年轻人叫道:

    「喂,那个红头发的!为什么妨碍我!?」

    别西卜家年轻人背后跟随的从者走近,向主人传达:

    「他是吉蒙里家的嫡子。」

    「吉蒙里?七十二柱排第几位来着?嘛,我都忘了,也不会是什么大家族。」

    从者含蓄地补充:

    「……那位的母亲是巴力家出身。」

    听到这句话,别西卜家年轻人的焦躁达到了顶点。

    露出了打从心底里厌恶的表情。

    「……大王家的。原来如此,这就可以理解了。先前,消除我气焰的是『毁灭』之力吧。……魔王之外妄称『王』之名的可恨一族。趁我们的魔王大人不在就敢给我们脸色看的愚昧之辈。红头发的,我来进行特别训练。」

    别西卜家年轻人全身覆盖上涂满敌意的气焰。

    理解到交手不可避免的瑟杰克斯回应:

    「谨受敕命。」

    这么说着,也提升了身上的气焰。

    「好机会,瑟杰克斯!打他个落花流水——」

    话没说完,赛拉芙露的嘴巴就被阿杰卡的手捂住了。

    别西卜家的人从手上放出气焰。每一击都是能在一瞬间消灭中级恶魔的质量。如果有机会主动认输的话会轻松得多吧。

    然而,对手是魔王一族出身的实力者,先前看到了这边的魔力,是不会允许故意认输的。

    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瑟杰克斯花费时间用气焰弹抵消掉对手放出的魔力。

    但是,看破了这一点的对手煽动着:

    「怎么了!先前的魔力拿出来给我看看!如果你继承了大王之血,就释放『毁灭』的魔力啊!」

    平心而论——瑟杰克斯认真的话,把眼前的王族瞬间化为灰烬是很简单的事。从与欧里亚斯家嫡子交手的情况来看,别西卜家年轻人的水平对瑟杰克斯构不成威胁。

    然而,杀害王族的污名意味着吉蒙里家的断绝。

    但是,对手是王族,观众席也坐着王族,没办法不显示『毁灭』之力。——不过,双亲说过尽量不要展现自己的力量被其他人看到。

    以魔王一族为对手会陷入如此的两难境地,瑟杰克斯之前是没有考虑到的。

    瑟杰克斯释放有所保留的『毁灭』之力,将别西卜家年轻人发出的能量块一一消除……没有在此之上的攻击。

    别西卜家年轻人放出的所有威力,所有角度的攻击,不是被瑟杰克斯轻松躲过,就是被他打消魔力。

    被这个结果震惊的,不仅是竞技场上的七十二柱子女,还包括观众席上观看的王族。

    ——一个上级恶魔的嫡子,面对魔王之血继承者的攻击,只用有所保留的力量便凌驾其上。

    继承魔王之血的恶魔,天生便具有绝大的魔力——固有的才能。籍此和七十二柱上级恶魔的能力画下一道分界线。

    对以天生的才能决定地位的恶魔来说,这一点是绝对的。发生颠覆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许是察觉了瑟杰克斯的斟酌,别西卜家年轻人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焦虑。

    手段激烈起来了。

    「那么,这个又如何!」

    别西卜家年轻人在上空展开魔法阵——从那里,他召唤出无数苍蝇。

    他的周围有数不尽的苍蝇飞来飞去。

    苍蝇——别西卜之血继承者的特性。特性『苍蝇王』——也成为了别西卜的别名。

    使用无数苍蝇、形成魔法阵,并且放出强大的气焰的话——像这次一样,就可以将他们密集起来创造出巨大的魔物。

    竞技场的苍蝇创造出了人型的巨大魔物,头部长着两根粗大的角。

    苍蝇创造的魔物,视线——不是移向瑟杰克斯,而是移向其他上级恶魔的子女。

    别西卜家年轻人的目标不再是瑟杰克斯,而是发生了变化。

    「都是你这家伙愚弄我的错!攻击那些家伙的话,你小子是没办法无视其他人的吧!」

    魔物扑向贵族的子女们。从巨大身体溢出的气焰的量和质,可以认识到这个魔物相当危险。

    ——然而,就算这样他仍然不是瑟杰克斯和阿杰卡他们的对手。

    即使让它过去,阿杰卡和赛拉芙露也会有办法处理的吧……但是,这么一来他们的力量就会暴露,那样的话——作为朋友不能无视!

    这是——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要负责到最后!

    瑟杰克斯提高了自己的气焰,在手上滚动『消灭』的魔力,向苍蝇创造的魔物放出。

    那是一个可以收在手上的小型球体。但是,高速发射的魔力球体,一接触到苍蝇创造的魔物,就扩大到将整个巨体包入——叭哒!干瘪的声音响起之后,苍蝇创造的魔物不留一点痕迹地消失掉了。

    魔物原来所在之处——地面挖出了一个深深的大洞。

    这般威力使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用畏惧的表情看着瑟杰克斯。

    「……啧!」

    即使如此,别西卜家年轻人仍然向瑟杰克斯伸手打算出招。

    瑟杰克斯这次下定了攻击决心,为了击出下一发魔力,同样举手向着对方。

    当全部人屏住呼吸提心吊胆地观望之际,两者之间出现了介入者。

    从天而降的是闪耀的银色——

    「——到此为止。双方,都请收手。」

    介入瑟杰克斯和别西卜家年轻人之间的是——一头颀长秀美的银发的少女。

    岁数大概和瑟杰克斯差不多。眉目端丽的少女。

    自从少女映入视线那一瞬间开始,瑟杰克斯就张大了嘴巴。

    ——完全没办法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别西卜家年轻人的从者跑上去对主人耳语:

    「殿下!……是路西法直属,六家笔头(领头者)路基弗古斯家的。」

    马上就理解了的别西卜家年轻人眯起眼睛看着少女。

    「……路基弗古斯……这样啊,就是传说中的那位。」

    别西卜家年轻人咂了咂嘴,当场转身往回走。不过,仍然厌恶地对瑟杰克斯说:

    「……可恶的大王之血继承者。……吉蒙里家的嫡子。你小子的样子我记住了。期待下次的见面。」

    留下这句话之后,别西卜家年轻人和从者一起离开了竞技场。

    瑟杰克斯只是跪倒在地,默默将脸伏在地面上。

    ……不管怎么说,总算过了这一关。

    欧里亚斯家嫡子走向瑟杰克斯。

    「……为了保护我,实在感激不尽。」

    「不,没什么。没事就好。」

    瑟杰克斯回以欧里亚斯家嫡子笑容。

    确认场面平静下来的银发少女——路基弗古斯家的女儿也准备离去。

    这时,瑟杰克斯叫住她。

    「谢谢你,都是托了你的福。」

    少女停下脚步,说了一句话:

    「如果隐藏住这份力量,就不会被任何人所怨恨。你啊,真是个笨蛋。」

    瑟杰克斯也只能苦笑了。

    「……我是瑟杰克斯・吉蒙里。……你是?」

    瑟杰克斯诚惶诚恐地询问人家名字。虽然没有期待得到回答……

    「——葛瑞菲雅。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

    她露出浅浅的微笑,回答了他。离开了这个地方。

    瑟杰克斯一直盯住她离去的身影,一瞬也没有移开过眼睛。

    那是因为——他,已经一见钟情了。

    —●●●—

    第二天,吉蒙里城——

    首都路西法德举行的交流会的情况传达到了吉欧提克斯、维妮拉娜夫妇之处。

    这让他们知道了儿子的活跃。

    「亲爱的,瑟杰克斯似乎在交流会上大出风头了哦?」

    交流会上,儿子的力量——与生俱来的压倒性力量被魔王一族和其他贵族的子女看见了。

    瑟杰克斯绝大的力量,只有吉蒙里一家中枢、一部分贵族——西迪、阿斯塔蒂、格喇希亚拉波斯、大公阿加雷斯、大王巴力知道。

    吉欧提克斯闭上了眼睛。

    「……总有一天,会被大家知道的。或许只是迟早的问题……那么,怎样向魔王那边说明呢?」

    实际上,不仅仅是瑟杰克斯。拥有绝大的力量——匹敌魔王的魔力的孩子,在同一时期,出生了四名。

    他们是瑟杰克斯、阿杰卡・阿斯塔蒂、赛拉芙露・西迪、法尔毕温・格喇希亚拉波斯。

    ……不,包括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的话,应该说是五名。

    既然魔王一族掌握着冥界的主权,那么这些出生在魔王一族以外家族的孩子,理所当然会被视为危险。

    知道事情的各家,还有大王巴力、大公阿加雷斯,迄今为止一直对魔王方面保守秘密。

    这件事昨天终于暴露了。

    作为双亲,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瑟杰克斯了。他们十分理解,他就是这样一个非常贤明,却总是无法将眼前遇到困难的人置之不顾的温柔过头的孩子。

    吉欧提克斯正在苦思今后应对之策的时候,从者带着书信出现了。

    「老爷大人。」

    接过书信的吉欧提克斯将它打开,确认内容。

    吉欧提克斯的眉头皱起来了。

    「……唔。」

    「亲爱的?」

    维妮拉娜讶异地问道。

    「是大王家发来的书信。——不久后的将来,血统传承的诸位大人们可能会继承『魔王』之位,恐怕,同时也会颁布重启三大势力之间的战争的勅令吧。」

    听到这句话,维妮拉娜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吉欧提克斯透过窗口仰望天空。冥界天空那独特的模样映入眼帘。

    「……今后,冥界将会动荡不安吧。」

    这是……为冥界的情势忧虑的吉蒙里家宗主的预想。代理者们自称魔王之名将引发危机感,背后反对的贵族有很多。

    凝重的空气在室内流动。为了改变话题,维妮拉娜询问丈夫。

    「……呐,亲爱的。虽然现在说这些有点奇怪——如果出生的孩子是女孩子的话,会取什么样的名字呢?」

    「嗯,女孩子的话——就起名叫莉雅丝。」

    对吉欧提克斯的回答,维妮拉娜微笑起来。

    「莉雅丝……又响亮又动听。好啊,总有一天我会为你生下来的。到那个时候……希望能有一个比现在更美好的冥界。」

    维妮拉娜站到丈夫身边,共同眺望着窗外的天空。

    那是发生在冥界最大的内乱也就是内战开始之前的故事——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