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帝师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幻阵碑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二百一十五章 幻阵碑

    一幕幕的画面,还带有声音,出现在秦风眼前,秦风就好像是在观看3D电影一般,甚至还能够感受到幻阵中每一个人的想法。

    幻阵碑的记载,有的时候,很特殊,往往都是要隐藏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是要向后人表达什么意思。

    此刻秦风面对这平淡普通的一幕,并没有着急,而是继续看着。

    农夫听到这,吓得打了个冷战,都说柳树属阴,周围总会有奇怪的东西,况且这柳树三人环抱,已有百年之久,烈日当空的夏天,在这柳树底下居然还能感觉到丝丝冷意。

    农夫不敢多想,拿起锄头蹑着脚就要离开,却不知为何身旁传来一声猫叫;“瞄!”

    农夫回头一看,四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农夫知道这下是跑不掉了,脑袋灵机一动说道:“四位是过路的客人么,炎炎夏日,我却要赶往田间耕作,真是命苦啊。”

    四个老人听此一言,相视一笑,轻声道:“我等四人是闲游到此的外地人,路过宝地,看见炎炎夏日下竟有颗大柳树,想在此歇息片刻。”

    原来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农夫回头指道:“此村便是沟头村,我家祖祖辈辈生活于此,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既然天气如此之热,不知四位是否愿到寒舍一坐,喝杯凉茶再走不迟。”

    白胡子老头站出来说道:“实不相瞒,鄙人正有此意,只是不知如何向主人开口,如今阁下盛情邀请,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农夫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暗地里抽了自己一巴掌,多什么嘴,这四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往家领,那不是羊入虎口么?

    农夫见这四人早有做客之意,眼下也不敢怠慢,连忙前头带路,私底下再思他法。

    白胡子老头拿出一个胆形的黄铜瓶子,只见其余三位老人化为三道烟雾飘入瓶中,白胡子老头摸出一道符,口里念念有词。

    只见那符逐渐化为一道金光飘向瓶口,盖在上面。

    农夫大吃一惊,举起锄头做防卫姿态:“不知老先生是人是鬼,我只是一介农夫,不知何处惹到了你,如若无过,还请老先生大发慈悲,放过我吧。”

    白胡子老头听到这,哈哈大笑:“你放心好了,我是人非鬼,乃是道家上清派葛洪是也。”

    看到这里,秦风微微的有些怔然。

    葛洪?

    没有听说过风水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看过的风水典籍也算是比较多了,主要是老爷子收藏的比较多,小时候闲来无事,别人看武侠小说,他则是把这些典籍当小说看,所以,对于一些风水界历史上的名人,多少都了解一些。

    不过秦风并没有深究这个疑惑,而是继续看下去。

    农夫一听,原来是个道士,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农夫赶忙丢下锄头:“不知老神仙驾到,刚才多有冒犯,还请海涵。”

    白胡子老头说道:“不必拘礼,前面带路吧。”

    农夫双手做了个请状:“请老神仙跟我来吧。”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大半路程,山路崎岖,农夫常年行走倒也不觉得疲累,反观老道士,依然神采奕奕,却没有丝毫乏累之态。

    农夫想起刚才老道士在柳树底下说的话,便问道:“方才不巧我也正在那柳树底下歇息,无意中听到老先生说起沟头村上方阴云密布,炎炎夏日,万里无云,此话从何说起?”

    老道士沉思片刻说道:“既然你已经听到了,这事今日让我遇到,也算是缘份,我也不会坐视不管,便一并告诉了你吧。”

    “阴云密布并非常态,阴云也非常云,你未曾修炼过道术,自然是看不到。此阴云为天地异象,若非有妖物诞生,绝不会如此。”

    “那依老先生所言,我们村是要出妖怪吗?”

    “我且问你,村西头那户富贵人家是为谁家?”

    农夫仔细想了想,沟头村不过五十多户人家,如今战乱,大部分人食不果腹,称得上富裕的也只有老村长家中了,便道:“村西头富裕那户人家正是本村村长刘德胜家。”

    “你细想想,最近他家可发生过什么事情么?”

    农夫仔细想了想,还真有,老村长家中老母亲身患重病,昨夜刚刚过世。

    老道士捋着胡子说道:“既有死物,有有此异相,必成僵尸。”

    “啊,僵尸!”农夫小时候曾听老人讲过,生于红沙日,死于黑沙日,葬于飞沙地者就会成僵尸。

    农夫听到这里不面有些害怕,忙问:“老先生,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啊?”

    老道士笑了笑道:“虽然我葛某人平日里以炼丹画符为主,但是以我的道术,对付这区区一只僵尸还是手到擒来的。”

    农夫听了大喜:“倘若老先生能为我们村除去此害,我们全村必定对老先生感激涕零,来生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老道士摆摆手:“做牛做马倒不必,你且带我先到村长家中探探虚实吧。”

    两人急匆匆的赶往村西头老村长家中,沟头村并不大,往村西头只有一条路可走。

    走到村西头,农夫手一指:“老先生,这户便是村长刘德胜家。”

    老道士上下瞧了瞧,宅院正东和东南方向低洼,还有个小水坑,大门开在西南方向。

    老道士迈着正步进了院子,院落堂屋正挂着白幡,门侧贴着挽联,院内搭着灵堂,一众男人在磕头,屋里女人哭的撕心裂肺。

    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正摆放在堂屋正对门。

    农夫跑进屋内。

    不一会儿,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老道士心想,这大概就是村长刘德胜。

    村长来到老道士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斜着眼说道:“听说道长说我家闹鬼,不知有何依据?要知道,饭可以随便吃,话却不可以随便讲。”

    老道士早已算准,开口道:“贫道不才,却也不是坑蒙拐骗为生的江湖术士,刚刚进门之前,帮先生看了看风水,正东和东南方向低洼,有水坑,是犯了震水和巽水,大门开在西南方向。为坤门,也就是鬼门。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令堂可是患有脑疾?临死前目不能直视。”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