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与征服 > 第110章 谁的意思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110章 谁的意思

    第一百一十章谁的意思

    “如此皇族败类,该杀。”

    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门外的宗正寺属官们都没有阻拦,不知是无力阻拦还是不敢。

    “参见燕王殿下。”秦沫还在打量这个块头比秦语穆还大一号的壮汉,秦渊默已经赶紧躬身行礼。

    秦沫心中一凛,立刻跟着施礼拜见,“小子秦沫拜见燕王殿下。”

    “免了吧!今天本王就是来看热闹的,听说族里出了个能折腾的小家伙,本王过来看看,嗯!果然长的花容月貌。”

    秦沫张着嘴,看着燕王秦牧那张粗豪的四方脸,怎么都想不明白他的话是个啥意思。前半句还能说成褒贬不一,后半句那是在骂人吗?我已经不是美丽而是帅气了好伐?

    “燕王殿下,小子杀了很多兽人的,可否不要再以貌取人!”面对这个帝国军方的大BOSS,秦沫只能无奈的反抗一下。

    “什么燕王殿下,唤我做伯父才对,要不是你在北面干的不错,你当我容你在此胡闹?”秦牧大马金刀的做到了主位上,秦渊默和秦沫两人只好在一边站着,谁也不敢和他平起平坐。

    燕王秦牧看似四旬年纪,其实已经近百岁了,比着秦沫死去的父亲秦澜还要大几十岁,在大夏朝廷是三朝元老,无可争议的军方第一人。

    秦沫心里嘀咕着:“自己的叔叔伯伯一个个都这么牛气,为啥自己还会遇到这么多不公正待遇呢?难道真是皇上”

    “渊默啊!你也活了六十年了,在这件事上却怎么还是和稀泥?我皇族的声望要紧不假,可我大夏军人的规矩难道要为了他秦晓仁一人而改吗?”秦牧看似粗鲁,说出的话却有理有据,让秦渊默一阵惭愧。

    “启禀伯父,其实秦渊默也是刚刚知晓我那伯父秦晓仁的事情,他本来是来审理我的状子的,我只是来讨回我爹的遗产而已。”秦沫看着满脸发囧的秦老头,只好出言解围。

    “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一个破宅子也能搞得满城皆知?还不是想着搂草打兔子,一块把中军府给告喽?你当我眼瞎?”秦牧的画风转变了,从威严的大夏王爷变成了肆无忌惮的老帮菜。

    “伯父明鉴,那陈玄极刁难与我在先,扣着小侄的军功赏赐不给,我这次北征死了很多手下的,怎能咽下这口气?我这个恒王世子还算不算是皇族了?”

    秦沫的身份按理比那陈玄极高一大截,可却受此刁难,也不怪他心生怨恨,使了这记狠招。

    秦牧端正了身子,认认真真的说道:“算,哪个说你不算皇族,伯父我先去找他理论理论,以后若是有什么委屈,尽管来我府上找我,伯父定当为你做主,不要再任性胡闹。”

    “多谢伯父。”秦沫大喜,俯身叩谢,秦牧这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后要是有人再想刁难秦沫,就要先掂量掂量能不能承受军方第一人的怒火了。

    “伯父我有一幼女,还不到三十岁,修炼有成,你俩……见见如何?”秦牧的画风再改,满脸猥琐、促狭的对着窘迫无比的秦沫笑道。

    若说帝都城中最大的青楼,有许多家青楼都会当仁不让,称自己就是最大。但最能摆谱的青楼,却从来只有一家,那就是天香楼。

    其他青楼里最在意的从来都是客人钱袋的鼓瘪。天香楼里却不然,接不接客全看姑娘们的心情,或者说只要姑娘愿意倒贴,老鸨都不带管的。

    当然了,你想进天香楼,没钱没才的话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楼里姑娘大部分都是犯官之女,大家闺秀出身,无论学识、见识都是上上之选,想凭借几句甜言蜜语勾搭她们,几乎不可能。

    今天天香楼来了一个客人,不会吟诗作对,身上更不是绫罗绸缎,但却被姑娘们围了个结结实实。

    “公子是来会友还是听曲?”

    “公子可是一人?奴家陪你说说小话可好?”

    秦沫看着周围的姑娘,个个貌美,语态矜持,但火辣的眼神却让秦沫很无奈,自己是来找人的,不是来喝花酒的,真是遗憾啊!

    “我找青凝姑娘。”

    “青凝姑娘?青凝姐姐不见外客!不知公子如何称呼?我们可以替公子通传。”

    秦沫说出青凝的名字之后,姑娘们都不再调笑,看向秦沫的全部变成了审视的目光。

    “我叫丹凤眼。”秦沫并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认识他,但是若说出自己的名字,肯定会有更多人围观他。

    所有的姑娘都盯住了秦沫的眼睛发呆,有几个姑娘的樱桃小口都成了O形。明明是一双星辰眼怎么说成丹凤眼呢?

    但还是有人往后面走去了,看来是去给秦沫通传。其余人也没走,而是引着秦沫坐下,奉上香茗,继续注视帅哥。

    “青凝常住在你们这里吗?前几天我还在外面见过她。”秦沫闲着没事,开始套话。

    “青凝姐管着我们的,但他平时很少出现,有事的时候才会出来。”一个年龄最小的姑娘已经犯了花痴,对秦沫的问话毫无提防。

    “那和青凝姐姐非常要好的那个女子是谁啊?就是那个高挑个子,皮肤白皙的那个?”

    “我没有要好的女子,更不认识什么高挑个子皮肤白皙的人。”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从廊外传来,很快来到秦沫身边。

    青凝没有穿着他那身黑色铁甲,而是一身汉服,头发随意的扎起,面容清秀,竟然也是个小美女。只不过脸上明显的厌恶表情破坏了他清纯的模样,更像一个漂亮的恶婆娘。

    他看着围着秦沫站了两层的姑娘,眼中的厌恶更盛,冷声一句:“跟我来!”掉头就走。

    秦沫对着周围的姑娘们告了一声罪,才跟着青凝的背影而去,整个过程仪态优雅,贵族气息显露无遗,让一众姑娘们集体中毒,脸绽桃花。

    天香楼后院是好大一片亭榭廊阁,青凝领着秦沫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一处僻静雅致的小院,时值深秋,却依然有百花开放,院内屋舍三间,桌椅摆设一看就是名家手笔。

    “咚!咚!”两大坛子酒被青凝扔到了黄花梨的案几上,让秦沫一阵心慌,“这是要拼酒啊还是咋滴?要是喝醉了会有什么结果”

    “这是两坛最好的梨花白,上百年了,喝了它赶紧滚蛋,我们不再欠你什么。”青凝脸上厌恶的表情消失了,满是冰冷,说出的话更冷。

    秦沫看着两坛好酒,沉默良久,忍着心中的空落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她的意思?”

    “有什么区别吗?难道嫌这酒不够好?我为公子唤几个姑娘进来陪你喝如何?”青凝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冷笑,语带嘲讽。

    “若是她的意思,我立刻就走若是你的意思”秦沫俯身朝着青凝的脸上说道:“我会打烂你的屁股。”

    青凝的脸迅速红了,她蹭的一下退到了墙上,盯着秦沫看了足有盏茶时分,憋出一句话。

    “滚回去等信吧!”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