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朔北王即将成婚的消息,像风一样传向了各处。

许多人都为之惊诧。据传,朔北王不近女色,王宫之中连一个妙龄的宫人也没有。好事的人们之间,早就流传着一些风言风语,说朔北王是个断袖,不喜欢女人。

当然,再好男风的大王,也是要传宗接代的。人们很快想通了这一点,而当听说朔北王要迎娶的是中山王的孪生妹妹,长相与中山王几乎一模一样,好事者们则更是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谁不知道朔北王去年到京城的时候,跟中山王同宿一宫,同卧一榻……那事经过口口相传,早已经香艳诱人。

但是没多久,又传出了此事的另一个说法——朔北王根本没有与中山王断袖,当时去京城朝见皇帝的,本来就是假扮中山王的翁主本人。这说法拯救了朔北王拥护者们那颗被摧残的心,迅速在流言蜚语中占据了上风。但是说归说,并没有人敢去求证,冒名顶替朝见皇帝乃是欺君,朔北王如日中天,中山国跟着沾光,没人敢捅这蜂窝。

闲人们本就是看热闹的,闲话也不过在私底下说说,朔北王宫和中山国里,众人俱是忙碌,都在操办着婚事。

初华以为结婚就是结婚,像村里一样,媒人说合,上门提亲,定了日子,热热闹闹地迎娶过去就是了。便是有钱的富户,区别也不过是嫁妆多些排场大些。

没想到,在元煜和睿华他们这里,结婚这件事竟是如此繁琐。要按着六礼一步一步来,每一步都有讲究。元煜不是个爱拖延的人,回到云中城之后,立刻着宫正黄进办理此事。

黄进本是皇宫里掌礼的老人,无奈在朔北王宫这么多年只能管管鸡毛蒜皮的闲事,如今终于遇到了老行当,可谓激|情澎湃。他连夜草拟了礼册,呈给元煜,初华在一旁,看着那足有丈余长的帛卷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名目,眼都瞪直了。

“这么麻烦……”她忍不住嘟哝道,“我都答应嫁了,还要这么啰嗦。”

元煜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将她搂过来,耐心地解释,“这可不是啰嗦,成婚于你我都是终身大事,平民有平民的规矩,王侯有王侯的规矩,办得隆重方显重视。再说,就算我也不在乎,中山国那边的面子总要顾及。你也觉得刚与中山王相认就要离开,很舍不得,如今若是草草嫁了,岂非更对不起他?”

初华想说难道隆重成娶皇后那样就对得起了?可看着元煜认真的模样,话又咽了回去。

嫁娶首要之事是问卜。黄进请了一位致仕在家的老卜官,将元煜与初华二人的姓名和生辰拿去卜问。仪式是在庙里进行的,不能旁观,初华很是紧张。

“要是他问出来说你我八字不合,如何是好?”她不放心的问。

元煜微笑,摸摸她的头,“那就重新打回去重问,问到结婚大吉为止。”

初华窘然。

问卜的结果,不算天作之合,却也是大善。初华放下心来,元煜即刻命人赏了卜官,令黄进去筹备各色礼品。至此,初华也不能再待在云中城,而是要跟着睿华回去。

出发的前一日,用过晚膳之后,睿华问初华,要不要去向元煜道别。

初华望着他,又惊又喜。

这些天来,碍于睿华在,初华老实地遵守着礼法,待在宫里不出门。她想见元煜,大多是在夜深人静之后,使那贼人的本事。

明天就要启程,她方才还在心里盘算着,睡前早一点支开宫人好去见元煜,没想到,睿华竟开了这个口。

“去,去!”初华高兴地说。

睿华看着她这兴奋的样子,笑笑,让暮珠陪着她一起去。

可是要走之前,初华看看自己身上这衣服,却皱皱眉头。这些天来,她恢复了翁主的身份,自然也不再着男装。可是当下天冷,女装也是厚厚的,虽然端庄华贵,却着实没意思得很。

初华觉得,既然是告别,那就要漂亮些,于是走回宫室里,将沙邑买的那套纱裙拿了出来。这裙子,她只穿过两次。一次是在沙邑,元煜和马贩子安色伽谈事的时候,她无意中搅了局;第二次是征匈奴之前,她穿着去见元煜,想让他高兴高兴,答应让她跟着出征,结果把自己气走了。

现在看着它,初华生出许多感慨,穿上之后,站在镜前得意地欣赏,觉得自己真有眼光。

暮珠摇头叹气:“小可怜,你是有多没穿过裙子,这样的档次,中山国的贵族闺秀们看都不会看一眼。”

初华不以为然:“我觉得挺好看的,花了大价钱呢。”

暮珠继续叹气,又给她梳头。

“暮珠,”初华忙道,“我要梳你上次去京城的那个头发,左边两圈右边两圈的……”

“重双鬟是么,知道知道。”暮珠无奈又好笑,一边给她梳着头一边说,“你啊……要说你祖父有什么做得不好,那就是把你养得没个女子模样。”

初华立刻反驳:“才不呢,我祖父可好了!”

“是,是。”暮珠不与她争辩,拿着发绳,将她的头发盘起来。

初华头发长得很好,又黑又长。暮珠给她梳好之后,左看右看,嘟哝道,“可惜还差些首饰。”这些天戴的那些,贵重有余,轻巧不足,配不得这裙子。但初华上次连着衣裙一起买的那些小绢花,她又看不上,道,“女子可以穿得差一些,首饰却不可粗鄙,这些都是乡间人家爱用的,你可翁主,还不如用真花。”

初华哂然,那么多讲究啊……可她觉得挺好看的么……元煜好像也没觉得不好啊……

暮珠不理会她的低俗品位,想了想,从殿中摆看的鲜花里挑出些海棠来,用丝线缚在起来,搭配着些小珠钗,插在她的发髻上,看了看,露出满意的笑容,“好了。”

初华看着镜子,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在里面,广袖长裙,身姿婀娜……她笑笑,乐滋滋的。暮珠又给她披了一件裘衣,与她一道出门。

一路上,初华想着等会见了元煜,要说什么话,要叮嘱些什么,眼见着到了他宫前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两相照面,是田彬。

他看到初华和暮珠,露出讶色,忙上前行礼,“公……”顿了顿,笑着改口,“翁主。”

“田都尉。”初华明知故问,“你在此处做什么?”

田彬脸上讪讪,挠头笑笑,“公子,没什么……”话这么说着,眼睛却瞥着初华身后的暮珠。

暮珠面有赧色,嗔怪地扯扯初华的袖子。

初华也不再捉弄,说她去找元煜,笑嘻嘻地走开。

这二人的事,初华早就察觉了苗头,暮珠也不否认,但是,她明说并不十分喜欢田彬。可这次她跟着睿华来到云中城,事情有了些改变。

那是一个午后,暮珠跟着初华路过朔北军的营地,田彬正在领着军士操练。虽然天凉,他的衣服还是被汗湿透了,索性脱掉,光着膀子。她们没好意思走近,太阳很大,远远望去,田彬身上结实的肌肉泛着光滑的铜色,吼声贲张有力,将一根长矛用力掷出,穿透了十丈外的靶子。

暮珠目光闪闪,盯着那边,唇角勾起一抹笑,“他……似乎真的不错。”

没过两日,初华就看到田彬和暮珠在花园里说话,她笑得那一脸温柔,初华从来没见过。

没多久,暮珠告诉她,她打算向睿华陈情,让她给初华当陪嫁女官。

初华讶然,暮珠的家人都在中山国,从前问她,她还犹豫来着。

“是为了田都尉?”初华问。

暮珠一脸得意,笑而不语。

“睿华要是不同意怎么办?”初华又问。

“不同意,我就把着女官辞了,自己过来。”暮珠不以为然,“我母亲早就在唠叨着我嫁人之事,他们是不会怪我的。”

初华咋舌。中山国地处北戎之地,自古民风奔放,暮珠这样大胆火辣的女子,并不少见。

她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回头望了望,暮珠和田彬二人的身影,在灯笼的光下披着柔和的颜色,让初华忍不住加快脚步,想看看自己心中那个牵挂的人在做什么。内侍见得她来,要去通报,初华却将他拦住,说自己去,说罢,提着裙子走上了台阶。

这处宫室是元煜的书斋,天色还不十分暗,初华才到门后,就听到里面传来轻柔的说话声,“……不想表兄收藏了这么多的乐府诗,我曾经跟着父亲去太学里的藏室,里面收藏的乐府诗,不过寥寥数卷……”

初华愣了愣,放慢脚步,从门边往里面望去。

只见里面灯光柔和,书架前,一名妙龄女子站着,正翻动着手中的帛书,面容柔美。

初华心里沉了一下,那女子,她认得,是郭越的女儿,叫郭珺。郭越一家从京城迁来,暂时住在王宫。这个郭珺,似乎十分爱看书,常常到元煜这书斋里来借书。初华不禁皱眉,郭越一家对她不错,她对这郭珺本也挺喜欢,可是现在……初华望望天色,脸拉下来。

“乐府诗都是些杂歌,难登大雅,太学里收的不多并不奇怪。”元煜伸手

(本章未完)

第八十二章 倾心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