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实体结局篇 乱世风月吐芳华

如此的话,夏侯氏的态度,将直接影响到双方势力的力量均衡对比;

夏侯英作为夏侯岚的独子,自然对父亲的政见有很大影响,如今我焉可怠慢?

夏侯英比两三年前并无太大变化,依旧一双格外清妩的桃花眼,十分俊秀,只皮肤似稍黑了一点,气度也更沉稳些,应是多年的戎马生涯磨砺而成。懒 “秦王妃!”

他远远见了我,眉宇间已挑出一抹惊喜,快步踏上前来行礼。

我忙还了礼,微笑道:“我正想着有没有机会去拜会下公子呢,不想公子便来了。”

夏侯英一双桃花眼在我面庞扫来扫去,怅惘道:“王妃行踪缥缈,算来在下快三年没见王妃啦,只听得坊间……坊间有很多猜测,只是始终不能确认,一直很是挂怀。如今见王妃无恙,真是……真是欢喜得很。”

因露营在外,并无案几,侍从们只搬来两只简单的农家椅子来给我们坐了,泡上两杯清茶,让我们说话。

我拈了杯笑道:“妾身一向行事任性,倒叫公子见笑了。”

夏侯英忙摇头道:“王妃特立独行,风范雍容,天下无双,在下久已仰慕了!”

回应不起的仰慕,不要也罢。

我轻笑道:“听说夏侯公子前儿喜得贵子?妾身蜗居塞北,还未及道贺呢!亦柔妹妹当日便和我交好,若得回瑞都,必定前去要去述述旧谊呢!”虫 夏侯英讪讪一笑,啜着茶,一时无语。

我继续道:“对了,夏侯公子,明姬妹妹现在如何了?”

夏侯英噫叹道:“她?她实在是死心眼,比我可……”

我点一点头,叹道:“这事也怪我。当年一心只想把秦王拢自己身边,不肯与人分享,却不曾想过,男子么,三妻四妾本是人之常情,何况,若他有朝一日成为九五之尊,难道也只许他娶一个皇后不成?……依我看来,以明姬妹妹的聪明和美貌,成为贵妃之尊绝对合适。”

夏侯英微有轻晒,只是礼貌地没有表现出来。

我淡淡笑道:“夏侯公子,莫非认为秦王没有实力问鼎天下?”

夏侯英见我问得直接,倒也答得爽快:“秦王殿下绝对是最有实力问鼎天下的那位,可惜机遇不太好。”

他不是机遇不好,而是宁愿放弃天下,以图选择另一个结果。

而现在的我,宁愿他选择天下,而不是选择我。

不论有意无意,我都不能误了他的天下。

“哦!”我嫣然笑道:“这么说,还是我的不是了?他是因为去塞北接我,而误了回京的时间。不过,我可不认为秦王机遇不好。”

我侧首问一旁随侍的青飒:“我舅舅他们到哪里了?”

青飒会意,立刻道:“昨天的消息,说是已经渡过沧江了,五万人马,正兼程往晋州赶来。估计这两天也该到了!”

夏侯英面色微变:“肃州萧氏?”

我淡淡道:“不错。萧氏想立稳脚跟,也是时候觅得明主了。秦王世子身上流着萧家的血液,秦王妃是他们的至亲甥女,夏侯公子总不致认为他们会帮安亦渊吧?”

萧氏确实已经行动,人马也有三四万之众,但到底还是狐疑不安,我们最近得到的消息,是肃州军行动迟缓,虽已过了沧江,依旧持了观望态度,恐怕没那么快到晋州来。

这几年的守成态度,已将萧氏的锐气与进取消磨了不少,倒让我更想萧采绎了。

他若在世,得知我身在险地,只怕即刻提兵赶来了吧?

正说着时,外面守卫忽报:“黑赫昊则王子让人带了信函回来了!”

当日从栖梧出发前,我曾让人送了信函去给昊则,请他帮照看无悔,不想他还特地派了送了回函过来。

当下道:“请进来。”

一时果见我原先派去的信使,同了一个黑赫服饰的信使进来,躬身递上信来。

我正拆开看时,那黑赫的信使已然说道:“昊则王子听说公主赶来晋州,怕公主有危险,非常着急,特地写了信来,又让我和公主说,请公主暂勿冲动冒险,他即刻领一万骑兵赶来相助,务必……务必让公主成为大晋国的皇后。”

昊则王子信中,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更多了份关怀和着急,甚至很有些抱怨我不提前和他说明,好让他预作准备。

我笑着将信笺推给夏侯英,道:“夏侯公子,你帮我算下,按信件上的落款日期,一万骑兵从黑赫赶来,还有几天能到?——我身边这群卫队,就是混在黑赫骑兵中一起训练出来的,公子看他们的军容,还算整齐么?”

夏侯英领兵多时,自然看得出我的凤卫人数虽少,却极是精悍。

他瞥一眼那风尘仆仆、眉眼显然带着北方特征的黑赫信使,又看着手中歪七倒八的汉字,桃花眼中的清妩已然消失,换作略带迫人气势的凌厉眼神,唇边飘开很淡的笑容。

“秦王妃,我忽然记起来了,燕国见大晋内讧,正在浏河边境蠢蠢欲动。估计,明天咱们便会收到边境不稳的消息,夏侯氏这支军,得到浏州边境镇守了。”

“如此甚好!”

我展颜笑道:“帮我和令妹道喜吧!只要有我皇甫栖情一日,该是她的妃位,绝对跑不了!”

“这样的话,我也得回去准备一下了!”

夏侯英会心一笑,甩过大氅,已大踏步离去,再也不曾回一下头。

夏侯英,其实比夏侯明姬聪明多了。

我轻轻地笑,啜茶。

第二日,林翌所联系的安亦辰原属部将都已派人过来请安问侯,我趁机将黑赫、肃州援兵即将赶到消息让他们通知各自将领,让他们即刻领兵前来会合,听命帐下。

若是平时,即便我是秦王妃,也无权指挥他们;

但战争之时,群龙无首,独我地位最尊,又有黑赫、肃州两处兵马作为后盾,竟顺利将一群接近两万人的虎狼之师收到麾下。

是年冬月十五,围困晋州的新帝得报,东燕兴武帝陈兵浏河,往瑞都方向进发;镇国大将军端木适,辅国大将军程去非远在幽州、明州,远水救不得近火;奉国大将军夏侯岚自请出兵浏州,护卫京城;

冬月十七,黑赫骑兵万余人,在昊则王子亲率下,与秦王妃所领秦王部分兵马会合于晋州城下,从右冀进攻安亦渊军队;虫 冬月十八,肃州萧氏军四万余人,兼程赶来,从左翼剪其羽翼;

冬月二十,晋州城门大开,秦王安亦辰身先士卒,领兵冲出,与安亦渊交战。

晋州城外,血战数日,河中浮冰俱是成片的殷红;安亦渊终是不敌,引兵撤往京城,路上被一小兵割下头颅,奉与秦王请功。

秦王兵至瑞都,文武百官大开城门,出城十里跪迎,称安亦渊无道,死得其所;

夏侯太后传下先皇遗旨,亦渊无道,则由秦王承继大统。

冬月二十八,秦王安亦辰登基为帝,定年号恒显,册秦王妃皇甫栖情为皇后,皇长子安昊天为太子。

肃州萧氏护驾之功最大,遂升靖远侯萧融为肃王,依旧掌握原有军队,保西南一隅平安;

其余文臣武将,各有嘉勉;

夏侯氏无功无过,不予封赏,却册封了夏侯明姬为贵妃,即日进宫侍驾;

魏王安亦伦等已是至尊荣位,不再加封,只将安亦渊所夺去兵权归还于他,以显兄弟友爱,手足情深。

黑赫乃是邻国,并未向大晋称臣,恒显帝大赏金帛茶叶等物,又令边境设立互市,从此双方交通来往,亲如一家……

又:辅国大将军程去非回报,已斩宇文颉于明州,南越辖地,基本收归大晋。

东燕浏州遣使道贺新君登基,言语之间,已有俯首称臣之意。

冰火两重天。

数日之间,大晋的天下,已翻天覆地,掌握于那个自幼胸怀天下的男子手中。

安亦辰登基甚至册后时,我都不在宫中,甚至不在瑞都城内。

他对外的借口是皇后助夫平乱,疲累而病,故而缺席。

一忽儿多情公主,一忽儿私奔淫|妇,一忽儿救夫女将,我再不知坊间终究会将我传成什么样儿。

但历了那么多的生死情劫,流言蜚语,我早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我把凤卫临时和黑赫骑兵合作一处扎营,自己则带了从晋州一路随我进京的无恨——安昊天,住进了京畿一所别院中,静侯京城局势平定,便带了凤卫和昊则一起回黑赫去。

那所别院原也在安亦辰一名部将所有,因我看了那里满院的竹风萧萧,梅度暗香,心下欢喜,所以即刻有人安排了让我带无恨入住;而昊则一见我搬进去,毫不客气地自行找了客房住下,倒比在自己家中还自在些。

而我一颗心已全系在我那让我牵肠挂肚了好几个月的无恨身上,再顾不得昊则住哪了。

大约分开了一段时间,无恨特别黏人,一天总会几十遍地问我:“娘亲,娘亲不走吧?娘亲会一直

(本章未完)

实体结局篇 龙盘虎踞刀兵动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