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第六章 十年

2012年7月的一个清晨,金基唐城小区的某座高档别墅,梁美娟正在哄着两个孙女起床。

梁太后已经54岁了,但是气色和状态都很好,脸色红润,发丝乌黑一片,说明近些年的生活着实没什么烦恼。

“宝宝,囡囡,奶奶的心肝宝贝……要起床了哦,太阳都晒到小屁股了。”

梁美娟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抚摸着床上的陈子衿和陈子佩。

小姐妹俩的妈妈都是身材曼妙的超级美人,就连爸爸唯一的优点也是“个子高”,所以6岁的她们,已经比同龄小朋友高出小半个头了。

“唔~”

姐姐陈子衿率先醒过来,她先看了看床边的奶奶,又瞅了瞅卧室门口的爸爸陈汉升,最后瞅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妹妹,撅着小嘴又把脑袋埋进薄毯里了。

“宝宝,怎么又睡了呀,一会上学要迟到了。”

大孙女不起床,小孙女压根就没睁眼,不过梁美娟一点都不生气,声音都舍不得提高。

“啧啧,真是双标啊。”

看到了这一幕,陈汉升有些略微的“吃醋”。

想当年自己读书的时候,亲妈那真叫一个暴力美学啊,每天早上先是“咣当”一声推门而入,把自己从美梦中唤醒;

如果这样没有效果,她还会“唰啦”一下拉开窗帘,让刺眼的白光照射进来;

如果依然没有效果,她又在厨房里“乒乒乓乓”一通操作,好像和锅碗瓢盆有仇似的,逼得陈汉升不得不爬起来。

怎么隔了一辈,梁太后就突然转了性子呢?

就在陈汉升感叹亲妈的双标、梁美娟哄着两个孙女的时候,突然,有个脚步声踩着楼梯缓缓走上来。

“蹬,蹬,蹬……”

步伐轻盈,不过迈动时的节奏又比较沉稳,这应该是一个年轻女子,但是又长期从事严肃性质的工作,所以才有这样的节奏感。

在这个家里,也只有从事律师行业、并且担任律所主任多年的萧容鱼会有这样的步伐了。

陈汉升对这个声音很熟悉,毕竟一家人生活的久了,从脚步就能判断对方的身份,他侧头看了一眼,小鱼儿意料之中的出现了。

或许现在已经“不适用”小鱼儿这个称呼了,因为“小小鱼儿”都已经6岁了,但是在陈汉升的记忆里,萧容鱼永远是那个穿着碎花裙子,高昂着下巴,威胁着自己说:“陈汉升,如果你再抽烟,我就去告诉梁姨”的白月光。

那一年,萧容鱼18岁,豆蔻年华,甜美傲娇,今年她28了,十年已过。

但是她依然很漂亮,而且由于为人母的原因,18岁时的小脾气和小任性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温润和典雅。

不过此时的萧主任似乎有些“生气”,冷着一张精致的脸庞,目标正是陈子衿和陈子佩睡懒觉的卧室。

“咳!咳!咳!”

眼看萧容鱼就要来到卧室门口,陈汉升赶紧咳嗽几声,好像在警示着什么,就连奶奶梁美娟也在催促:“快点快点,妈妈来了……”

说来也怪,听到萧容鱼的脚步以后,刚刚还在赖床的陈子衿突然爬了起来,还顺手推了推妹妹,陈子佩也是揉着惺忪的小桃花眼坐直身体,脑袋虽然还在懵懂中,却能拿起衣服自己穿了起来。

小姐妹俩,好像都有些怕这个妈妈。

没多久萧容鱼来到了卧室门口,她看到闺女们都已经起床了,再加上梁太后一直在打圆场:“宝宝今天可乖了,她们都没让我叫,人家是主动起床的呢……”

这时,萧容鱼的神色才微微松弛,她“监督”着两个闺女穿好上衣,然后又叮嘱道:“下楼洗脸刷牙,不许让爷爷奶奶帮你们挤牙膏,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噢~~”

小姐妹俩乖乖应了一声,声音软软糯糯的,梁太后心疼的不得了,但是却没有打断。

梁美娟也是当过儿媳妇的,自然知道母亲教育子女的时候,老人家最好不要打扰,否则容易引起家庭矛盾,倒是陈汉升嬉皮笑脸的浑不在意,甚至还不正经的插了一句:“孩子还小,干嘛这么严格……”

“哼!”

看到这个不正经的男人,萧容鱼冷哼一声不想搭理,甩着头发下楼了。

两个闺女出生后,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是放在手心里宠着的,不过这也是正常,老人家都是这样的。

关键,在外面混不吝的陈汉升居然也是个“女儿奴”,小姐妹俩不管提什么要求,他一定会尽力去满足,哪怕是要摘月亮,他都要尝试着能不能造个“果壳卫星”。

所以,萧容鱼和沈幼楚就开始担心了,长此以往的话,闺女们会不会养成一些不好的心态和习惯,但是沈幼楚的性格,即使板着脸两个闺女也不会害怕,所以最后只能萧主任做了这个“恶人”。

“如果他能狠下心管女儿,我才不愿意当这个恶人……”

这是小鱼儿的内心旁白,但是陈汉升根本没在意这些小事,两个闺女性格都很好,而且退一万步讲,哪怕她们骄纵又不讲理,又有什么关系呢?

谁说公主就一定要有好脾气的?

陈汉升注意力在别的地方,他痴痴盯着小鱼儿的身后,心里在无限感慨:“还是这么喜欢高马尾……”

10年了,很多东西都变了,但也有些东西是始终没变的。

萧容鱼摆出“严母”的姿态还是很有作用的,小姐妹俩乖乖的起床,乖乖的穿衣服,乖乖的刷牙洗脸,然后坐到桌上吃早餐,没有闹出一点幺蛾子。

“不着急的,我们起床就不赶了,还有很多时间呢……”

小姐妹俩吃着早餐,梁美娟就在旁边安抚着,爷爷陈兆军帮着孙女们整理书包。

想想也有些好笑,老陈以前对陈汉升的教育方式是“自己事情自己完成”,结果当了爷爷以后,他也是完全的改了性子。

“哎~”

萧容鱼默默叹了口气,其实今天还算好的,因为外公外婆回港城了,以往他们也在建邺的时候,四个老人都围着孩子转悠,自己想管教一下女儿都很难。

“爸,妈,我去上班了。”

萧容鱼吃完准备拎包出门,她倒不是不想送闺女上学,而是陈汉升已经把这件事抢到手了,而且一直坚持着,除非工作出差,否则不管风吹雨打,他都会准时去接送陈子衿和陈子佩。

萧容鱼和沈幼楚近年来对陈汉升态度的改善,很多都是因为生活里的这些小事。

“妈妈再见~,妈妈再见~”

陈子衿和陈子佩放下筷子和妈妈告别,然后每人都在萧容鱼脸颊上亲了一下。

感受着闺女们香甜的气息,萧容鱼心里高兴极了,她也弯腰亲了亲两个女儿的嫩滑脸蛋:“宝宝再见,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喔,妈妈爱你们~”

其实,随着小姐妹俩慢慢长大,她们已经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家庭有些奇怪——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只有一个妈妈,而我有两个妈妈?

不过那些故事过于复杂了,现在即便解释了,她们也不会明白,在陈子衿和陈子佩的心里,她们只是知道爷爷奶奶爱我、爸爸妈妈们爱我、我还有个一起长大的姐姐,我们是一家人!

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

“突突~”

庭院里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这是萧容鱼离开去上班了,陈子衿和陈子佩对这个信号异常熟悉,等到外面完全安静下来以后,她们的小肩膀一垮,身体也完全放松了下来。

妈妈走了,不需要再怕了。

“奶奶。”

陈子衿抬起头,小梨涡浅浅出现,真的就好像“缩小版”的萧容鱼。

“宝宝怎么了?”

梁美娟问道。

“我想吃冰箱里的奶油蛋糕!”

陈子衿声音脆生生的,而且她还撒着娇,真是能够甜到心底里。

“吃蛋糕啊……”

不过,梁美娟却犹豫一下。

这个大孙女不仅外貌和萧容鱼相似,就连“吃甜食”这个特点都继承下来了,可是她还这么小,吃太多甜食对牙齿不好,而且两个儿媳妇也都叮嘱过,每天的摄入甜食要定量。

“奶奶~”

陈子衿看到梁美娟犹豫,又撒娇叫了一声,还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爷爷陈兆军。

“宝宝,早上吃奶油不好啊……”

老陈试图和孙女讲道理。

“我就是想吃嘛~”

陈子衿又和陈汉升央求:“爸爸,我要吃蛋糕。”

“啊,这个……”

陈汉升内心也是不希望闺女早上吃这么腻的东西,但是自己又舍不得拒绝,所以咳嗽一声说道:“咱们听奶奶的吧,奶奶是家里的太后,奶奶说能吃,那我们就吃。”

“奶奶~”

陈子衿再次转向梁美娟,梁美娟瞪了一眼陈汉升,这个狗东西为了维持自己“好爸爸”的形象,每次都是

(本章未完)

第五章 小师妹和情人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