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5

周一午方非尽又公司,苏晚着打的辞职报告,望望旅游版块五六人的办公区,再玻璃橱窗另一边的姐姐妹妹,由生点滴不舍,有不散的筵席,理有人比更清楚了。聚散皆有定,离合本无缘,脑子竟冒伤感的一句话,就像毕业的候一,虽已经三届的师兄师姐在散伙饭痛哭流涕的景象并信誓旦旦保证己将决不至,真了那一,是忍不住掉了几滴豆子。月亮惹祸,是月亮惹祸,苏晚我安慰,许是因己先给己构了离别的氛围,所不觉有些伤感吧。

“菲菲,”苏晚忍不住在中暗暗嘲笑了己——怎变伤感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明明贝菲住在同一屋檐呢,着,口是忍不住叮嘱了几句:“谈广告,跟旅游景区的人搞活动,嘴巴放甜一点”——些在方圆立初期是苏晚一抓的,现在贝菲已经基本应付了。是贝菲嘴巴比脑袋动快,常常说一些很无厘头的话,在长着一副幼齿相,几回说错了话别人是一笑了,是……谁知碰什呢?迟早是挑梁的,吃了亏再长教训固深刻,那子……苏晚又摇摇头,少碰点壁总是的。

贝菲笑肺且灿烂无比:“知啦知啦,我一直谨遵太谕旨,见圆脸的夸人爱,见方脸的夸人有福,哪怕人长着一张狐狸精二奶脸,夸是生的人坯子嘛,是不是?”

苏晚嗤的一声笑,是贝菲一回客户沟通的耳提面命,贝菲记,伸手摸摸贝菲的头:“乖,姐姐次给你买糖吃~”

“男人腰女人头,不乱摸的——,”贝菲一脸的义正言辞,苏晚蓦一愣,贝菲原苏晚笑着纠正是男人头女人腰,苏晚竟一脸的怅,是讪讪朝笑了笑,就回头了。

“男人腰女人头,不乱摸的——,”曾经向江白抗议的,的候人就喜欢摸的头,江白是。常常叽叽咕咕说了半,他一句话不答,是浅笑着摸摸的头,像……像在摸宠物狗一,很不满,相不满,义正言辞向江白抗议,江白又付诸一笑的,或者嘲笑记反了顺序,反正——的目的是逗他跟说话已。

江白拉的手,搁己腰,拽着的手狠狠摸了两,云淡风轻说了一句:“现在扯平了,”着瞬间涨红的脸,闷笑不止。

害从此在他摸头的候,竟乖乖的不敢有一句抗议,生怕他再“牺牲”己的腰让扯平一。

苏晚——你真你真,狠狠鄙视了己,怎现在些情记清楚——摸着桌的日历,十一月十二日,星期一,打网页查婺城暹粒的航班,动慢吞吞的,极不像一贯干净利落的风格,票价并不贵,一周有两次航班,方圆的网页就有预订机票的服务,一恍惚,差点按了预订,才辞职报告递呢,谁知该定什候的航班?

我是怎了?几做怎魂不守舍的?

底一声音悄悄回答了己,苏晚缓缓的转动着左手指早已摩挲的毫无光泽的戒指,一圈一圈转着,快冬了,的手又有一丁点儿红肿的迹象,戒指一圈一圈转着,勒的有些红痕,戒指滑指尖,戒指内圈刻着的字迹,经年的磨损,字迹早已不辨了,却记清楚,Francis,七字母,一一跟刻在一,那清晰,那深刻,一刀一刀的,同的一,伤痕累累。

网页暹粒二字,同深不测的黑洞一,带着无穷的吸引力,吴哥的流光溢彩,落日黄昏,就一点一点的,的魄给圈住,许……许……找那颗属的千年古树,埋藏掉所有的,就逃那些甜蜜的痛苦的回忆了吧?

给己灌一杯温水苏晚终缓神,褪那枚陪伴几千日日夜夜的戒指,缓缓放。方非尽有,手机他一条怜兮兮的短信:替我准备跌打损伤狗皮膏药吧…………

中午贝菲有些活干完,苏晚三餐是极其规律的,一点错乱不,先楼面快餐店准备行解决一,刚刚踏信实厦的门,一辆停在不远处的黑色宾利缓缓驶,挡住了的路。

深色的车窗缓缓摇,一陌生的中年面孔现在苏晚面前,微微疑惑,忖并不认人,中年人朝露一客套的笑容:“苏姐,我老板有些苏姐谈谈。”

你老板?

苏晚微蹙眉,面的深色车窗挡住了坐在座的人的面孔,苏晚不假思索回答:“不意思,请问你是那一公司?”

最近似乎有什需面的客户吧?正着的候面的车窗摇了,一张有些熟悉略带沧桑的面孔现在面前:“苏姐,幸。”

在脑子回闪了一刻,苏晚就了,是昨在鉴明珠的日式所,有一面缘的方老爷子方维鸣。

说是间接的老板了,苏晚不不收方才片刻的不悦,微微笑:“原是方总,”往身的信实厦瞟了一眼,向方维鸣笑:“方少周一午不班的,恐怕午才。”

“我不是找非尽的,是从附近路已,”方维鸣的脸有着岁月所刻的痕迹,同刀刻一般清晰,却并不显老态,反给人一精神矍铄的感觉:“苏姐是准备吃饭的吧?正前面有一粤菜馆,请苏姐赏脸吃便饭吧。”

方维鸣苏晚显了令人吃惊的客气“关爱,”苏晚本拒绝,却找不一理由,知方非尽父亲关系有些僵,做兵的又怎敢在候违抗顶头司的顶头司?

黑色宾利沿着黄杨路一路底,是一风味极其的粤菜馆,装修十分的雅致,前坐在副驾的那位中年人进了门服务员报了姓氏单位,服务员就引着三人往楼的包厢走,苏晚脊背一凉——方维鸣是早定了位子,请君入瓮的,所谓路不是幌子罢了。

方维鸣有什找呢?苏晚暗暗在方非尽从头脚咒了一遍——脚指头稍微一,概猜方维鸣的意了,怕是……者不善了。

工的需,及方非尽的人,在需女伴的场合,方非尽一定他的“救命恩”相挟,在拿定了不脾气的尺度,软磨硬泡做他的女伴,理由相合理:“偶尔帮你的救命恩人抵挡一狂蜂浪蝶,求不算分吧?”

其实是的格外关照,不是不清楚的,方圆创立初期有一段艰难的路程,不是顶着方氏太子爷的名号就诸顺风顺水的,有碰一些特别有格调的客户,有方非尽棵树罩着,仍免不了吃点口头豆腐,若是有方非尽般虚张声势,不知做什呢。

服务员才的一盘酥炸羊腩,金黄酥嫩的,方维鸣颜悦色指着近两寸长的羊腩块笑:“听说婺城冬冷,羊温,益进补,听说苏姐工很辛苦,女孩子嘛更注意保重身体。”

“谢谢方总关,”苏晚浅笑着试了一口:“的粤菜听说是婺城最的了,我吃最正宗的,吃不,不知是不是真的。”

方祖籍是潮汕,抵那一带的人乡有着特殊的豪感,方维鸣一听便笑了:“再正宗比不乡做,不……做,已经很难了。”

服务员陆陆续续又了几菜点,苏晚慢慢试着各点,一边听方维鸣讲各菜的经典处,等吃了七分饱,方维鸣才不轻不重说了一句:“听非尽说,苏姐是年一他打江山的元老人物了,眼方圆不日就转手了,非尽回做点正经了,不知苏姐有什打算?”

苏晚略有些伤感,从方维鸣口中说方圆转手,是无挽回了,五年的汗水努力,人非草木,孰无情?“暂有考虑问题,许先给己放假,再考虑的。”

方维鸣脸色微变,早间顾锋寒面,听顾锋寒提己那不器的儿子苏晚的情。其实他苏晚的情知的比顾锋寒清楚,五年前儿子头一次败,就是了女人,那候他年轻,一糊涂,由他在外面玩尽兴了,收回,比像凌兆莘的孙子,在外面玩是一回,经营的公司一点不含糊…

(本章未完)

Chapter 04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