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7

走进信实厦三十二面玻璃棱柱的电梯,苏晚有些许恍惚,已经了午餐的间了,信实厦四处静悄悄的,从玻璃棱柱现在四面更恢宏更高的建筑,鳞次节比,各有风情,不……不是的那杯茶罢了。

向外的是城市日新月异的见证,向内的是写字楼伏案埋头认真工的市人,苏晚一手撑住电梯的扶手,不不认真思考一己的未。

该哪?

一片茫,才意识,五年,与其说是方非尽辛辛苦苦打方圆的基石,不说是方圆给了一遮风挡雨的壳。了层壳,便像是□在风吹雨淋中,风吹是一阵痛,雨淋是另一阵痛,像一直在逃避些什,方非尽给了一最的避风港——方圆。

我在逃避什?

苏晚喃喃问,却无法给一答案,许一直知己是在逃避的,是不肯面罢了。欺欺人的说己是忘了些,其实不是,就像那拿着树叶挡住己眼睛的古人,他不别人,别人便不他了。其实不是——别人知在逃避,己却一次又一次的麻醉己,说己早已放的一切,早已放……那在世外桃源江白相遇的瑰丽的梦……

无论什候,回忆江白的相遇,觉那相遇同一瑰丽的梦,一在世外桃源生的,不沾人间烟火的梦。

江白曾经指着从镇租的言情说的书名问:“你是不是着名字,觉特别有感觉?”苏晚的是《在水一方》,听了句话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像苏晚迷恋张爱玲的候,江白在一旁斜睨了一眼,怪腔怪调嘲笑女孩子的幼稚:“有早一步,有晚一步,刚巧赶了……”

实就是,果光永远停留在那无涯荒野中的一刻,那将是且永恒的画面。

江白站在流水桥,略有些瘦削的身影孤立在有栏杆的石板桥,显格外萧索落寞,苏晚斜挎着的布包,从桥的另一头回,见一近乎形销骨立的少年站在石板桥突兀伸的一块石板,苏晚一边朝他挥着手一边跑:“喂——”

江白置若罔闻,偏头见一穿着素白裙子的女孩朝他挥着手跑,他确信并不认,斜斜瞥了一眼,又转头。苏晚一边跑一边冲着他挥手:“那很危险的,掉了……”

跑他跟前的候,苏晚微微有些愣住:“你是谁,我怎不认识你?”

江白斜了一眼气哼了一句:“难你谁认识?”

苏晚愣了一,认真了问题,很认真回答他:“是啊,镇的人我认识。”

江白有些诧异又有点不耐烦了一眼,不明白什年纪的女孩子胆的一陌生人搭腔,强忍着被人打扰的不快说:“吧,我今才镇,我不是镇的人。”

苏晚站在他身,偏着头了他半,有说话有走,很年苏晚常常,什那年纪的己,有那的勇气,周围的人说话,即便不回应,即便别人转身便背着嘲笑。很年了我保护,了在人面前微笑着沉默,矜持有礼。

“请问你有什吗?”江白回头问,眉微皱,细细长长的眼向挑,纵不喜欢被人打扰,仍保持着足够的礼貌。

苏晚抿着,在他诘难的眼神微微有些退却,仍微笑着指着他脚的石板说:“座桥年的候塌了,修的,像是有些不稳,你站面一点,别掉了。”

江白无力望翻了一白眼,不理解世界怎有管闲且认真的人。他最的耐让他转身告诉他己谢谢的关,不料转身一脚踩太靠,竟真的踩空了,一不稳便往桥掉。

苏晚惊失色,立刻伸手拉住他,一拉一扯,两人掉了河。

那条河叫柚河,河水清且浅,水草柔软绵长,河沙淤积堆深,两人掉,苏晚不游泳,在水直扑腾,呛了不少水,就在觉己因舍己救人牺牲掉己一条命的候,江白拽着的领子从河提了。

“咳……咳……,”苏晚不停咳,咳呛进鼻子口中的水,浑身湿透,白色的连衣裙沾着泥沙,狼狈不堪,一边咳一边说着话:“原……原……咳咳……原……你……咳咳……你游泳……咳咳……”

江白脸才露笑容,他突觉,在他另一次生命,遇见一女孩子,似乎是一件蛮有趣的情。他伸手帮拍拍的背,了半苏晚终缓气,抬头他,再己,脸唰就红了,抱着早已浸湿的布包挡着前,不意思的笑笑。

江白是一身湿透,短袖长裤沾着淤积的泥沙,却一点有苏晚那的狼狈,白色的连衣裙紧贴着苏晚的身子,现那年纪的少女刚刚育的曲线,抱着布包低着头向他致谢:“谢谢,不,我不知你游泳的,我回换衣服了,再见,谢谢……”

慌不择言说了许客气的话,抱着布包往跑,江白一路跟着,直快跑回门口苏晚才现他一直跟着,有些戒备回头盯着他:“你什跟着我?”

江白一脸轻松着跑的方向,指着已有些年纪的房子:“你?”

苏晚仍是一脸戒备点点头,江白指着隔壁的另一间房子,脸绽一阳光无比的笑容:“我。”

两浑身沾着沙子淤泥的人站在两间古旧的房子面前相视一笑,江白率先做了我介绍:“我叫江白,你呢?”

苏晚仍旧抱着布包,脸有着绯红的笑容,眼睛亮亮的:“你是……江老师的孙子?我……我叫苏晚,”江白迟疑点点头,细长的凤眼却漾温的笑容,苏晚的头又低了,脸的绯红一子蔓延耳根子了:“很高兴认识你,我进换衣服了,再见!”

跑进己,江白在身低低笑了一句:“傻姑娘。”

是江白梦泽镇的一,从此他住在了梦泽镇,夏完了,他在梦泽镇的高中注册始读高三,苏晚一班。

他从此一放,一温习功课,一在屋顶乘凉,一……

电梯在十七楼了又阖,赶在电梯门彻底阖猛烈按门的按钮,终抢在门关前的最一刻按了门,回头望着缓缓阖的电梯,又缓缓降落一楼——握住最的一刻抢了,许……是某冥冥中的暗示,一次,一定逃生。

许是昨的重遇,才迫使直面一切——那些,真的是了。

曾经在中暗暗祈求苍,让有机再江白一眼——曾经在底默默己说,一眼就,他幸福,一眼就,从此,甘情愿承受一切。

真的甘情愿承受一切了,不是另一方式。梦回魂牵一千次,不是幻影罢了,现实残酷摆在面前,又见了他,他很幸福,在名利暗涌的现实社挥洒,呼风唤雨。世人所羡慕的一切,他已经拥有,业功,爱情意,幸福二字,莫此,是……幸福并不包含。

方圆的磨砂玻璃橱窗,挂着一幅一幅的加框油画,轻松工氛围的同,彰显方圆的主打领域。从巴黎的卢浮宫,埃及的金字塔,从涯海角的烟波浩渺,苍山洱海的风花雪月,苏晚伸手,指尖滑油画的纹理,滑经年的沧桑。

长廊的尽头挂着的最一幅油画,是吴哥窟五点梅花的宝塔,须弥山的金字坛,幅名《毗湿奴的神殿》的油画,是某年婺城术展中人拍的收藏。挂在总觉触目惊,藏着又怕埋了幅画,是挂在方圆的长廊,经年累月,依旧湮在往往中。

朝着幅油画默默说:Angkor Wat,请等我。

打辞呈,白信封装,推走廊尽头的磨砂玻璃门,方非尽又是一脸悠闲,高架着两条腿在办公桌,进扬夸张的笑容:“刚刚从我老爷子那逃命回,不知是不是庆祝一劫余生呢?”

你劫余生,我是置死生了,苏晚在嘀咕了一句,仍是笑着递白信封。方非尽脸的笑容顿僵住,辞呈向是千篇一律的,除了少数故意给老板难堪的外,其余的无非是“因人原因,

(本章未完)

Chapter 06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