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顾锋寒认真翻阅手的几份文件,主是方圆运营,几项主业务的展概,顾锋寒了几页问:“我……方圆有合的几酒店,基本是长期合,什……华庭商务酒店方圆合了两年,中止了在所有城市的分销业务?”

方非尽脸略有些尴尬,默了半晌笑:“华庭在婺城的主管在我谈分销业务的候,提了一些非分的求。”

顾锋寒哦了一声,现苏晚在方圆,他便仔细几年的工生活情况全查了一遍,他不明白,什一无踪;他不明白,方非尽哪一点让死塌;他不明白,他七年的点点滴滴,竟轻易抛诸脑。

诚方非尽待是不错的,他记秘书柳子衡调查的报告,方圆前三年的酒店分销合同是苏晚负责的,华庭商务酒店方圆合了两年中止合,资料显示最一次续约合同是苏晚谈的。生了什不知,是方提了一些分的求,方非尽却此中止了华庭酒店所有的合,见位方少,算是情。

他待就不了吗?许感情东西法论公平——他不知方非尽苏晚间,底谁付更一些,他知他苏晚间,先动的那是他,许是因,从一始,他在面前就输了。

他跟在身四年,才连哄带骗拐手,明明是很朗的人,在他面前却总是闪躲。是……方非尽一现在他面前,却是那的坦。

就是区别吗?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吗?在,有他一丝一毫的影子吗?

无数次追悔,什在最一次分前吵架,什了那一点点笑的尊拒绝解释,什在阿婆重病的候脾气……五年无数次梦萦魂牵的是,他甚至愿意世间的一切换取活着,活着,让他做什是愿意的,哪怕……哪怕将他忘却,哪怕恨他,哪怕永不原谅他,……活着。

活着,是不见他罢了。

笃笃笃。

苏晚推方非尽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顾锋寒有身边的几位高管点点头打了招呼:“找我有?”

顾锋寒站身,微微笑:“是的,必你知银河最近柚县、婺城政府合的旅游商圈的项目,前你的履历,是土生土长的柚县人,在旅游宣传方面,经验十分丰富,算是方圆的国元老。所我……你在项目比其他人更有优势,请你银河集团做顾问,是方总刚刚说你已经递了辞呈,所我找你了解一你的意向。”

顾锋寒话音未落,苏晚已轻笑着拒绝:“顾总太客气了,什元老不元老的,那纯粹是赶鸭子架,我是凑巧拍了几张柚县的照片已,哪谈什优势?”

“关柚县梦泽古镇的商业,我有一草案,考虑不太周详。接何打造旅游品牌,我需一柚县比较了解的人做顾问。Adeline又何必妄菲薄呢?别说是方圆,就是在整银河集团,找不二比Adeline更合适职位的人了。”

苏晚笑:“顾总太抬举了,顾总投资柚县,相信柚县的政府人员一定有很柚县更深入更了解的人提供给顾总选择,我一产业几乎一窍不通的人,实在很难给顾总庞的项目提什有建设的意见。”

“政府官员……,”顾锋寒轻嗤一声:“Adeline难不比我清楚是些什人?再者……我现在打造的梦泽古镇旅游品牌并不针国内,考虑国际市场的需求。我现在了解柚县的人不清楚国际潮流,清楚国际潮流的人不懂梦泽古镇的价值,Adeline曾经在费城留,又在柚县长,正是我现在最急需的人才。”

“在费城留?”在一旁一直插话的方非尽忽惊诧问,疑惑着苏晚,苏晚顿十分尴尬,盖弥彰解释:“中途就因一些退了,情又不是什值炫耀的情,所一直你说。”

方非尽喔了一声,有继续问,脸已有些黯,苏晚认他五年了,竟从有跟他提己曾经在费城留的情!反倒是顾锋寒一外人,的了解的比己清楚,听他一口一Adeline……方非尽蓦有些惊疑,不知什他总觉顾锋寒苏晚间怪怪的,是碍场合,有立即问。

话说步,顾锋寒再强求什意思,他站身向方非尽告辞:“今就不打扰方总了,听说方总是桌球的高手,次我凌总打球的候,方总不介意一切磋切磋吧?”

方非尽一愣,旋即淡淡点头应了一声,顾锋寒又转头向苏晚笑:“刚才说的情,Adeline是考虑一何?我行动电话写给Adeline,有我联系?”

他拿笔在一张便笺写一号码递给苏晚,带着两位高管秘书走进十七层的玻璃电梯,离前脸仍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仿佛在嘲笑,嘲笑些抵抗,头将是徒劳无功。

苏晚拿着淡蓝色的便笺,愣愣站在原,顾锋寒写给的电话号码,赫是五年前回国所的手机号码!

接工做一半的候,苏晚拿了银河集团递给凌厉实业的“水边的阿狄丽娜”的计划草案。银河凌厉虽同属顾氏旗,却是两独立的集团公司,产旅游些传统行业一向是隶属银河旗的,网络电讯等新兴行业则由凌厉实业经管。公司达一定规模的结果就是——再简单的一件,走一冗长的流程。

是一份完的商业计划书,前提是仅从商业角度言。

果真的照草案实施,那不是又增添一纯商业化的,贩卖义乌商品市场纪念品的商品基已。

苏晚捏着份草案恨不骂娘,顾锋寒怎容忍一份策划书摆在己面前,最离谱的是他居在面签了字批准通?

顾锋寒坐在湖苑设计独特的巨阳台,翻着银河旗锦绣产按照他的求所做的计划书,巨幅的玻璃幕墙缓缓拉,迎面的是冬日镜湖吹的阵阵寒风,湖苑所采的挪威Nexans坪加热系统保证了室内的温度,让他丝毫感觉不冬日的寒意,有舒适,清凉。

嘀嘀两声,顾锋寒折搁在一旁的笔记本,务秘书柳子衡传一封邮件,顾锋寒角弯意的弧度,轻轻一触,邮件应声:十点三十八分苏姐电一次,十点四十三分苏姐电二次,十一点零八分苏姐电三次……

顾锋寒伸食指,在笔记本屏幕画着圈,屏保一一七彩的水泡随着他的食指滑动升,扩,缓缓破,漫无目的画一屏的七彩水泡,在他眼前晃动,似乎折冬日阳光的色彩。

Bamboola低沉醇厚的声音在一旁响,You know I love you, I''m thinking of you when we apart. You''ve made a difference to my life……

知他爱,知他有离不,但是……选择了离他,留他一人痛苦,一人伤神,一人行尸走,苟延残喘。

终是有些在意的东西,落在他的手,倔强,终是低头,却不肯一次举白旗,非寸土寸金的退让——打电话公司找不他,是不不联系他间独有的号码。

手机在微晶玻璃茶几震动、旋转,直一曲唱罢,他才按接听按钮。

“你,请问是顾总吗?”

“晚晚,是我。”

苏晚拿着话筒的手顿一抖,从拿那份计划草案现在,从一初的愤怒平静气,已经做了足够的理准备,终不不拨通顾锋寒写给的人行动电话,预备又有一场不避免的口舌争,不料……

“晚晚。”

他清冷的声音中透着一丝丝沁入扉的柔,仿佛梦回千转中江白唤的那声音。

电话中传一声深呼吸,接着是苏晚平静不带一丝语调的声音:“顾总,关前几你我提的情,我……”

“什情?”

“就是,”苏晚一顿,一瞬间听明白了顾锋寒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中透露的涵义——一次拒绝了他,一次,主动权已经不在手了。

“顾总提,水边的阿狄丽娜项目,需一名同了解柚县

(本章未完)

Chapter 10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