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9

孟涵步履整齐,微笑着回己的办公室,关门,扶着墙笑虚弱无力,不知现在的顾锋寒是什表情?

他念念的那人,在五年另一人纠缠不清,他难就甘情愿?一路在墙敲己的指甲印,着三十九层的风景。

站在湖边的人,又怎体站在三十九层的人眼的风景呢?

有站在,才俯瞰脚的湖光山色,烟雾迷离,不最一刻,绝不率先举白旗。

不信他有那颗的嫉妒的子,五年的日夜思念,足的子,灌溉参树。

努力分辨着玻璃窗的影像,现在的,比五年前更加懂,什该做,什不该做。

是苏晚顾锋寒懂吗?不觉有些笑,坐查阅今的邮件,方秋荻今再抵婺城的消息,一抹讥讽的笑意在角泛,真不愧是人精,方秋荻女人的六感,比不少男人敏锐,比凌千帆,比方非尽。前方秋荻银河有一些业务往,那候顾锋寒在外界露面,有什情是联系的,说算有些情,次方秋荻婺城,竟是的悄无声息。

二一早听见方秋荻的任何风吹草动,倒是凌千桅又无所跑三十九层“视察,”在办公区转了一圈溜顾锋寒的办公室,神秘兮兮向顾锋寒通风报信:“表哥,一消息一坏消息,你先听哪一?”

顾锋寒笑笑:“那你评判消息坏的标准是什了。”

凌千桅撇撇嘴:“意思,你不猜一的。”

顾锋寒摊摊手笑:“你神秘兮兮跑,不就是告诉我两消息,我就算不问你一说的。”

凌千桅泄气倒在沙,闷声:“表哥你果有浪漫细胞的。”

窝在沙偷偷瞧顾锋寒,见他一点反应有,叹了一声:“算了,反正年是张冰山脸了,早就习惯了!我是告诉你,我哥回了,坏消息是,他回是找你的麻烦。”

顾锋寒才抬眼瞧了瞧问:“他跟你说的?”

凌千桅不回答,跑他身边八卦问:“那长头的气质姐姐苏晚就是表哥你的Adeline吧?”

顾锋寒正在查一份签字的文件,听话才抬头,微有些诧异问:“千帆跟你说的?”

凌千桅摇摇头:“他我赶,我才不告诉他呢,不你是跟我说的话,我考虑一帮你那气质姐姐追手哦!”

顾锋寒笑:“你有?”

凌千桅撇撇嘴不屑:“才不是呢,我就是Angela不顺眼,姑姑跟我说女人不简单了!”鄙视完孟涵又堆一脸八卦笑,嘻嘻问:“你不在的那七年认识苏晚的?”

“你喜欢?那你什又带Angela回?”

“不喜欢你?我听哥说是方哥的女朋友。”

“前几年听说方哥了一女人一掷千金,己名的股份抛售了不少,气方伯伯差点登报跟他离关系呢,居是你的Adeline。”

“是方哥挖了表哥你的墙脚吗?不表哥你放,我绝站在你一边!”

凌千桅絮絮叨叨在旁边言语,顾锋寒打断的话,就他是默认了,顾做着推理判断,突顾锋寒抬头盯着说话,凌千桅顿兴致更高,一张脸就写着“八婆”两字,缠着顾锋寒问:“表哥你就告诉我嘛,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绝不在你面前提免惹你烦!”

一边说一边摆一随断子绝孙毒誓的pose,顾锋寒奈何望着叹:“什你千帆的奇强?己的管,喜欢管闲,你有闲,不考虑一怎说服你姑姑答应你那医生的,不老是拿我挡箭牌!”

凌千桅吐吐舌头干笑了两声,顾锋寒挥挥手:“我两很忙了,拜托凌姐你先清净两吧,有空再说有空再说。”

凌千桅颇不满从办公室,路碰孟涵毫不客气瞪了几眼,反正向女人不顺眼,今打探居有另一女人让顾锋寒辙,几乎是八辈子的奇被吊了,觉次的婺城旅真是不虚此行。

苏晚远远见孟涵遭受凌千桅的白眼不,暗暗叹气,又是被宠坏了的千金姐,前顾锋寒凌千桅的亲昵态度,中不由苦笑,孟涵有受了。

了班继续给贝菲打电话,依旧是关机状态,死贝菲,跑哪喂袋鼠了?听方非尽的口气,怎居凌千帆扯关系?不是才了一星期吗,怎世界就跟变了似的!

在急火燎拨电话,一辆黑色的宾利已停在身前,很眼熟的车子,苏晚脑子冒一念头,像什候见,一镜头应该是车窗摇,再一镜头是……

哦,,是次方非尽的父亲场的那辆车子,一次坐在车子的人不是方维鸣,是一干练精明又不失知气质的女子。一身剪裁合度的浅灰色套装,衬托玲珑的身段,面部保养很,却遮掩不住岁月的磨砺。方秋荻朝苏晚微微一笑:“Hi,苏晚。有空吗?有些找你聊聊。”

我你的人真有缘,苏晚无奈在中苦笑了一句,候方秋荻不是应该很忙的吗,怎有空找?再说……方非尽不是已经回了吗?

“嗯,方……方总有什情吗?”

方秋荻颇有气度一笑,说不的温亲:“你叫我秋荻就了,不见外的。”

“我是有相求,所才婺城的,我刚飞机。”方秋荻的脸,有一丝抹不的倦怠,似乎映证了现在说的话。

“我不明白,”苏晚无奈笑:“果是……一次所说的情的话,那……我秋荻姐令尊有担的必。”

“一次?”方秋荻若有所思的目光在苏晚面梭巡片刻笑:“我老爷子找你麻烦呀?”

苏晚略有些愣,难不是了码子的?“什,你找我有什吗?”

方秋荻笑了笑,打车门请苏晚,方秋荻父亲的口味很像,居绕了几条路黄杨路的那粤菜馆,方非尽跟说的瓜葛,苏晚不由了方秋荻几眼,坚毅的眉目,不失温的笑容,双目凌厉,方非尽比,似乎方秋荻遗传方维鸣更一点。

方秋荻十分的门见山,服务员替两人斟明前茶,便直述意:“我晚晚你应该已经知了我的一些情了,我次婺城,就是了件。”

苏晚点点头笑:“希望情不太严重。”

方秋荻一直若有所思笑望着,话锋一转:“几年我在外面,不知非尽怎,听他说一直你在做方圆,惜……”

“现在那候手方圆,似乎是一件情。”苏晚笑答,售方圆的钱,许现在的方说是杯水车薪,但总比现在坐等跌价让人趁火打劫的。

方秋荻着半说话,沉默片刻才说:“方圆的情,方说,许是始。”

始?苏晚诧异望着方秋荻,不明白话中的涵义:“除了方圆产,一次方有其他产业受牵连吗?”

“我希望有,”方秋荻微微一笑,脸满是无奈情:“非尽孩子做不懂分寸,我不知他是不是在外面罪了什人,”话虽说着,方秋荻的目光却丝毫不移注视着苏晚:“就目前言,有方圆产牵涉其中,但是果件继续拖,我不知最演变什子。你知,一旦方圆产申请破产保护,整方圆实业的名誉打折,候就不敢说是不是影响其他子公司了。”

“我不知什短短的一星期内,前我合良的几银行,突停止了贷款;我更不知什在我找凌援手的候,凌千帆爱莫助。”

方秋荻口说着不知,那表情的笃定,却显是已经找了答案。苏晚思索片刻问:“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针方?”

“听说你现在在银河就职?”

苏晚点点头,方秋荻东一榔头西一棒的,让有点摸不着头脑,底的疑惑似乎源一方向。矛头所指的方向,让不敢相信,不敢猜测,甚至不愿意。

“产业走坡路不是一两

(本章未完)

Chapter 28目录+书签-->